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章 意外的相识

第一章 意外的相识

“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也无法可说。不妨请你们老板自己出来看看,我不知道我自己全身上下哪点遭你觉得不对劲儿了。我就是一个来应聘的机械工程师,虽然没有什么大学的毕业证、肄业证之类的东西,但我相信我有足够的能力胜任公司分配的工作。”

这声音发生在一位身高一米八五的‘超高华人’和一位金发美国女秘书之间,男的叫张宇,进这家美籍华人公司来就是讨一口饭吃,冲的就是这家公司高薪招收机械、化工等行业的技术人才,工程师级别的人物更是待遇颇高,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这家公司号称绝对没有任何的种族歧视,这对在美国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华人们而言,简直如同天上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生死关头捏住的救命稻草,所以对于肚子里已经有些空旷的张宇而言,这种公司是打着灯笼火把也难再找到一家的。

从初始的测试到接下来的面试招聘官,这两个环节还是由美国人来负责,正当张宇还怀疑这家公司究竟是不是以华人为主的时候,他却被通知获得了通过资格,也就是说半只脚甚至半个身子已经踏入这家公司,而剩下的最后一个环节也相当简单,就是见见老板,让老板了解了解自己未来的员工。

对于这样一个结果,张宇自然非常满意,当他还在梦着自己如何如何升官发财为公司做出多大贡献的时候,负责交接的秘书怎么都不相信眼前的事实:一个华人能有一米八几的身高、仪表端正、相貌堂堂。转念一想,她的老板不也是华人,同样有着近一米八的身高也同样帅气,但仍旧让她怀疑的一点就是张宇自称他就是那位已经获得应聘资格的华人机械工程师。细心的秘书反反复复查看手中的资料,这个只写了出生年月地点的家伙,连家庭背景、学历、工作经历什么都没有的人物,更加令人怀疑了,所以一阵争吵就在所难免了。

“好吧,刚才算是我的失礼,我诚恳的向您道歉,不过我请您相信我陈说的是事实。另外,如果你始终不愿相信我的真实,那不妨请贵公司老板出来,让他亲自见我一面,考一考我,让他决定是否录用我。恪尽职守的美丽秘书,您觉得呢?”一直争论下去,只会让双方更确信自己的答案,冷静下来的张宇很快变化了态度。[]大国无疆1

“好的,先生。我可以让我们的老板特别接见你一次,但是能不能把握住机会就是你的事儿了。”说完,秘书捏着轻飘飘的资料踏着轻快的高跟鞋很快消失在走廊拐角,约么五分钟之后她微笑着走到张宇面前说道:“我们老板听说您是一位华人非常高兴,您和他的对话将不会有任何的时间限制。请吧!”

“好的,谢谢。”张宇突然觉得有种不安的感觉,说不清为什么,就冲刚才女秘书进出前后的态度,难道真的如外面的人所说,这公司的老板有“怪癖”,还特别喜欢黄『色』皮肤的,想到这儿张宇不禁一阵冷汗,不过为了工作他还是毅然整理了一下衣冠跟着秘书出发了。

“你就是张宇?”刚刚一进门,在一张放满各种文件资料的书桌后的一个年轻人便对着张宇说道。“先请坐,我们有时间慢慢聊!”说完,年轻人示意秘书为张宇端来一张皮椅。

屁股刚一落座,张宇突然有种‘回家’的感觉,刚一门其实张宇已经注意到这家公司老板的办公室布局,俗话说老板和员工天生就是敌对关系,知己知彼才能高薪高福利,然而一阵快速扫描的结果却令张宇心底有一种回家的感觉,并且伴随着一阵更加强烈的不安,尤其是坐上了转轮皮椅看到老板的装束之后。

秘书知趣地离开之后,张宇正式开始了和老板的对话,千篇一律的对话无非就是围绕着工作和未来待遇的问题纠缠,当然兴趣爱好和家庭情况还是需要微微了解一些的。

“明天开始,你就可以正式上班,试用期为一个月,薪水为正式工资的一半,公司可以提供免费住宿和三餐供应,但无医疗保险。。。。”年轻人说着说着,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什么的时候,对面的张宇已经皱起了眉头。“我说的医疗保险不是其他意思,简单的工伤之类事故公司可以为你提供一定帮助,当然公司也有医务室,发烧感冒之类的可以免费救治!好吧,愿意就可以在这份文件上签字了。”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张宇虽然嘴上答应了一嘴,但心底的不安感觉已经更加强烈,另一个时空里经过严格训练的他不会闻不到异味,但这丝异味怎么也不能让张宇产生危险的感觉,只好将它当成第一次应聘上班的恐惧感吧!

张宇刚一走出公司大门,刚才还待过的老板办公室就有了另一段对话。

“立刻叫人跟踪调查一下他,不过千万不要『露』出什么马脚!”年轻人很是轻声地对着另一人说道,他心底有太多的疑问和不解,能够连过两关且获得优秀评论的年轻华人,中国人什么时候出了这样的奇才,满清外派留学生不见得有这样水平的留学生出现,而且既然是来应聘,谁还会穿一身非常不合体的衣服来。总之,有太多的疑问让人心生警觉。

第二天的早上八点,正式上班的张宇并没有一丝的兴奋之感,昨天应聘之后发生的事情让他很不愉快,已经不乏一次想要辞职不做的他想了想那高的离谱的违约金,还是硬着头皮来上班了,不过在此之前他需要先搞清昨天的那件不愉快之事。

“我很失望,非常非常失望!”

“不要提你失不失望的问题,我只想问你一句,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张宇刚一进公司就被秘书叫到了老板办公室,感觉正和他意的时候,秘书轰然的一声关门声提醒了他这个房间只有他和年轻老板了,所以张宇直接表示了心中的不满,而没想到桌子后的年轻人更快,直接把刚才还占理自我感觉具备优势的张宇噎住了。

“不要给我说你是大户人家的儿子,因家庭突遭变故所以让你这么一个品学兼优的爱子流浪海外,甚至到了只有住公园的份儿;也不要给我说你是什么天才之类的话,这个世界已经有了一个自学成才的爱迪生,基础文化教育都没影儿的满清是培养不出你这样的怪物的。而且,身手还不错嘛!”年轻人一开口便说出了昨天所发生事情的主要缘由,那就是怀疑与对抗怀疑,跟踪与反跟踪,直到最后被跟踪那人实在忍不住出手伤人。

“你在国内也是这样暴戾?如果我说得没错,估计国内肯定是犯下了命案才奔走到美国来的吧,纽约警察们还真是吃白饭的,让你这么一个怪物招摇撞骗这么长时间!你应该不属于这个时代,对吧?或许你也看出了我的来头,我无所谓,但你的处境非常令人堪忧。”

“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我的毕业成绩为合格,而不是和其他学科一样的优秀,刻意的伪装永远会『露』出不可避免的瑕疵,真实的永远是真实的。”张宇被人识破了身份,第一次执行任务的失败加上第一次“实战”身份伪装技巧的他终于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明白了当初基地为什么给他一个合格而不是优秀的原因,也明白为什么不能执行外勤任务的缘故,连一个小小公司的老板都很快发现了自己的来路不明,自己还有什么话可说。

“我不是严格的八零后,你呢?”年轻人也同样觉得自己『露』了底,当然自觉地说出自己的来历,不过这么说没有一切顾虑是因为眼前的这人同样是中国人,好不容易到这二十世纪来“玩一把”,大家就应该讲和最能互利互赢。“哦,忘了告诉你,我叫张雨生。很多人都说我这名儿跟明星同名但不同样,两者之间。。。。。”

“我本名不叫张宇,我只知道我跟随我母姓,本名还没到解禁时间是不能说出来的。还有,你刚才说的什么八零后?什么八零后,我毕业那年就是千禧年,3000届联合工大工程机械专业毕业生,你呢?该不会是八零届的师兄,可你一点也不显老啊?”

张宇的这番话出口,算是没有把张雨生当成外人,不过这下被噎着的就是叫张雨生与歌星同名的年轻人了。“啥?3000年的毕业生,哥们,你没开玩笑吧!这里可是1910年的美国纽约,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日子都还没来临的时候,你还给我说你是三十世纪的人物?昨天被那七八个人打傻了吗?要不然,不是你有病就是我有病了!我看过的小说,无论是科幻的还是架空的,都是同时代的才行,俺们可是二十一世纪的四有青年。”[]大国无疆1

“二十一世纪?”

接下来几天时间,同是天涯穿越人的俩人开始围绕着各自的身份、家庭情况进行了仔细的讨论,更多的时间是交流各自对于这个时代的看法,年轻人之间总有许多共同的话题和喜好,几天的相处下来关系自然改善了不少。

“哥们,我说你是怎么跑到这个地儿来的,就你那么说三十世纪不是挺好的吗?干嘛非要到二十世纪这昏天暗地的世纪来溜达,身为中国人可都不愿回想二十世纪上半叶的惨淡历史的,你倒好反而亲自过来体验一趟了。科技那么发达就该穿越到更好的时代去才对啊?”

晚上职工宿舍里,两人一人弄上一打啤酒和一小叠牛肉,开始了又一个睡觉之前的深夜谈话,好奇心十足的张雨生始终想搞明白自己这个高级员工的来历,简简单单的五六天时间便将公司筹划的技术项目理顺得清晰,深厚的理工科知识量让张雨生兴奋得直喊天上掉下的不是林妹妹,而是又一个爱迪生式的人物,虽然他是后世高等教育鼓捣出来的,用的都是别人的知识理论,但放在这个世界已经是至宝了,可以辅助张雨生梦想的绝对主力。

“你以为我想过来啊,咱们那会儿科技再怎么发达,怎么可能有将人类送回千年之前的技术。倒是你,二十一世纪的网虫?连二进制计算机都能被『迷』得鬼『迷』心窍的人才!”

“呵呵,老子那会儿正在宿舍『操』控一架天文望远镜,没想到随便看看,结果突然见到一团非常炫目的白光出现在浩淼黑深的宇宙,非常好看,我就想起很多人说的那样,对着流星许个愿,我希望我包括我的国家都能达到发达国家的标准,而且不要再受美利坚、小矮人、高丽神棍的恶气,结果我就来到了这个时代,而且还是直接落在了美国。后来我才明白,或许是老天让我想要什么就要靠自己创造吧,而且还是从中华民族的屈辱史重新开始。”

“那你也应该掉在十九世纪吧,比如鸦片战争时期什么的?而且你对着的不是流星,或许是彗星云团,许个愿望就能穿越,那还要科学家搞『毛』啊?”

“可我当时许下的愿望是能开着奔驰轿车,或者是在全副武装的悍马车队护送下四处溜达,自己的国家也能像二十一世纪的美国一样,哪儿有事儿,哪儿就有我们的航母舰队。让大使馆被炸、飞机被撞、领土被恶意分割、祖宗的文化传统被剥夺,种种因国家实力造成的冤屈全部滚蛋。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得听听你的故事才能确定出答案。”说完,张雨生又拿起了瓶子喝了起来。

有谁愿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居住,而且还是一个处处充满歧视、充满不公的国度,一个自己恨透的国家有什么理由让自己过得舒服,内心的渴望如同破茧之前的蝴蝶一样难以承受,但之前许下的心愿却如同鬼魅一般时刻纠缠心间,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这不仅仅是一场游戏,更不是一场空梦,只有在半醒半睡之间才能获得一丝丝的宁静,而达到这样境界的最好方式就是喝酒,从大学时代就学会的酒水生涯。

“非常非常不好意思,我就是被一团白光体带到这个鸟不生金,鸭不下钱的社会。我怎么来的就比你复杂得多了,且听我细细道来。”接着张宇就开始了他的诉苦大旅程,把这么些日子的艰苦也一并给年长于自己的‘大哥’倾诉出来。

张宇本来是一个刚从宇宙第一联合工业大学毕业的研究生,年少就成孤儿的他从小就希望能驾驭着自己的飞船翱翔于浩淼的宇宙,探索新星球开发属于自己的领地。毕业后,他就用自己的那份遗产和大笔『政府』促就业贷款买了一艘星际十万吨级的货轮——天宇一号,大学时代的同学们也是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出技术,在要好同学父母的太空维修厂进行了非常棒的改装,并且顺利取得了航行资格,很快就在网上接到了第一笔公司分下来的冷业务。

小本买卖的他也就不会嫌弃那种孤苦航行几个月的业务,但是他的运气似乎在改装飞船和获得飞行执照时候就用完了,第一次航行就被别人摆了一道。星际海盗打劫张宇,一要钱二要货,搞到最后才弄明白货主居然还是和海盗是一家子,那些家伙想的就是骗取保险公司意外险、张宇的免费货运,说不定还能把张宇连船带人一并拿下。

结果,张宇慌不择路的『乱』跑一通,远远脱离了航线,一不小心就窜进了一团突然出现的白光体当中,醒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和他的天宇一号飞船就被埋在中国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中,厚厚的黄沙早就把天宇一号庞大的身姿隐藏完好,而张宇自己本身也好象是睡了几千年一样。

安置好飞船后进入中国腹地才发现自己来的不是时候,中国正处在风云变幻的清末而且革命党的势头越来越强劲,辛亥革命不久就将爆发,国内是一片白『色』与蓝『色』的混战,见不惯官家打架百姓遭殃的一幕幕惨剧,张宇只好来到了美国,并希望能在美国立下自己的根基,将来国内局势稳定了便可回到华夏大地施展自己的才华,看上了亚美公司并且接受招聘,接下来发生的事儿张雨生也知道了。当然,对于这番自我解释张宇也不知道是不是能让张雨生相信,不过从张雨生满意的笑容来看已经能够过关了。

“你有什么打算吗?总不可能放着一身的本事儿不用,甘心当一个小小的员工吧?我这二流大学毕业生都还知道人要活着有理想有追求,必须为自己的身份有所作为,尤其是面对如此令人心碎的祖国,难道你不想做点男人做的事儿?”

“不好意思,我生下来就是军人世家的子弟,如果没有你的出现,我同样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啊?你是军人世家?那你刚才咋还说你只是一个大学毕业生。”张雨生读书时代就训练出来的好酒量可不是吹的,再怎么醉,但他的耳根子还是有些清醒,为的就是能够随时听到女友打来的电话铃声,长期的训练很容易让他听到了那刺耳的四个字。一阵『迷』糊糊地思索之后,又说道:“难道你们那个时代还有民兵存在的必要?”这句话出口,他的眼睛已经快闭成一条线了。

“呵呵,算是吧!张大哥,你喝醉了,睡吧!”张宇夺过了张雨生手中的杯子,让他躺下盖上被子之后,张宇也回到了自己的床上,暗暗思索一阵后也睡去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