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十章 军人

第十章 军人

“自由的土地上,从未缺少托拉斯的存在!金钱的帝国,从不缺乏利益的勾结。”

论世界万千,美国的经济发展的模式独具风格。在常人所看来根本不可能的崛起模式指引下,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的快速繁荣景象活生生地展现在了世人面前。一个金钱主义的国度年,短短三十余年时间内,就有二十四个托拉斯企业从那片自由的土地上茁壮成长起来,1899年猛增至九十二家,而到了1902年已经发展到800家以上,石油、钢铁、水泥、农产品、牛肉、通信等等,只要有行业存在的地方就绝不缺乏托拉斯垄断企业的存在,有商机的地方绝不会少了龙头的独霸。

其中最为出名的莫过于洛克菲勃所建立的超大石油托拉斯企业,也就是新泽西美孚石油公司;几乎控制整个美国钢铁生产销售的jp摩根联邦钢铁托拉斯(联邦钢铁公司),他们还在铁路运营上占据绝对优势。他们也就是十九世纪后期至二十世纪初,美国存在的两大超级托拉斯垄断组织。

美孚石油公司1870年成立,1900年就已经垄断了美国石油生产的90,美孚石油公司除了直接生产石油的部门,还拥有七万公里的输油管,以及许多根本与石油生产无关的企业,如冶金、电气、制糖等。联邦钢铁公司建于1901年,它控制了美国钢铁生产的三分之二,拥有自己的矿山,铁路以及其他各种附属企业,仅仅其矿山就雇佣工人十一万人。

美孚石油公司和联邦钢铁公司都拥有自己的银行,美孚石油公司的大通银行和联邦钢铁公司的花旗银行,俩家都是美国当代九大银行之二。而通过这种关系,这两家托拉斯又控制了许多与自己有债务关系的企业,包括亚美集团的不少股份。[]大国无疆10

加上通过其他的种种关系,他们也控制了美国全部国民财富的三分之一,工业资本与银行资本的结合,形成为金融资本,构成了资本主义经济帝国的重要特征,也成为美国两党制度的支柱,但是在这儿二十世纪初他们的政治斗争从来没有与经济挂钩,两者之间的合作还是经常有的,比如这次亚美集团的上市筹备工作之前,俩家都非常有意愿和亚美展开合作。

一心要回国带动中国工业、经济强大的亚美集团,而今也仅仅是一家涵盖汽车制造、机械设备、工程机械、服装、油漆化工、化工玻璃等几个行业,而引以为豪的也仅仅是它的服装和汽车,剩下的一些都是因为制造汽车和机械产品而衍生出来的工厂,而回到一穷二白的中国,需要建立能源、钢铁、石油等数个重型工业才能满足在中国建设汽车工业的需要,而这一切在美国本土都比较容易实现,培育纯粹的应用型人才的方案便应运而生,这一方案也就是建立于和两大托拉斯企业的合作基础之上。

“经过一定培训的工人们,将分配到美孚石油、联邦钢铁的数十个工厂里充当免费工人使用,而根据我们和两大集团的协议,我们可以陆续派出共计3600名技术学员过去工作学习。”

“我这耳朵是不是听错了?他们愿意你这同样是托拉斯的企业派遣工人去学习炼钢、开采冶炼石油,不是他们的脑袋秀逗短路了,就是你下了血本不要命了!”张宇知道此时回国发展的困难,对于招募不到海外华人留学生,也找不到真心愿意为中华民族复兴事业而贡献的外国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古训一直提醒着俩人,这才有了技术学校大力为别人的集团培养人才的方案提出并快速实施。

“我答应了他们交换股份的条件,并且我方负责所派员工工作期间的待遇给付。总之,作为一家注定要舍弃的集团,我认为必要的牺牲肯定是值得的,而且他们也不会损失什么。难道会怕你几个只会懂得『操』作、设备必要维护的技术人员,就把他们的商业机密给弄走了,那我们集团怎么还敢招募外人。”张雨生说着,『摸』了『摸』已经因为思考问题而经常『揉』搓,已经有些发亮的额头,无奈的说道:“和他们交换部分股份也不是什么坏事儿,这会儿他们的股票只需要几十美金就能买到一股,你可知道金融危机来临之前他们股票能够卖到几百块一股。算下来,我们还赚了呢!”

“反正,我觉得亏了。工资都是咱们发放,结果还是在替他们干活,弄得我们好像是在求他们一样。而且,咱们的股票说不定到了金融危机爆发之前,恐怕更高!”张宇说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他是听说出差几个月的大哥回来,将训练中的保安队搁置一旁后心急火燎地赶回来的,就等着在关于各方面人才之事有个确切的着落,结果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着落。

“刚才不是和你说了吗?集团运筹整体上市是本来就确定的方案,美孚石油和联邦钢铁只是相当于提前购买了一部分而已,而且我们的股票还是和他们进行差额交换。他们看上了我们赚钱的汽车工业,知道这是一次稳赚不赔的买卖自然愿意拿出自己的一部分以作交换。而且还答应我们的额外要求,即便是我们吃亏一点,不就是3600个人的工钱吗?这点钱你哥还舍得花。”

说完,张雨生从文件包里拿出一叠东西出来,递给还在擦拭汗水的张宇。“这是什么东东?”厚厚的东西捏在手上,张宇感觉这玩意儿非常不简单。

“没什么,一些可以被收购的企业资料,都是一些小工厂小企业,没什么好看的。倒是后面用绿绳子捆扎的那叠资料,他们都是些美国众多优秀大学的毕业生和教授,我打算组建属于亚美集团自己的各种学科实验室,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全靠你一个人辛苦的剽窃。而且,我们派出去的工人们,也仅仅是未来的纯应用型人才,依赖于现实中的工业设备和原料。但两大托拉斯肯定是不会让我们的技术人员学到机密的,有些东西还是需要靠自己。比如说你倒是后再多多剽窃一点,一切东西不就都成了?”

“你小子说话可不可以留点口德,你以为我愿意啊!你还不是把我的那些营销管理教科书拿去看了,还一个劲儿地说我。”张宇把绿『色』绳子捆扎的那厚厚一叠的人物资料单独拿了出来,解开系绳浏览了几个人的资料,不是哈佛就是麻省理工,即便混得最差的也是加州理工,还真是些人才宝贝,要是把他们一个个利用起来组建出化学、材料、机械、电子等等实验室,估计成果会一打一打的出来。

“对了,我叫你弄的那批军火什么时候能准备好?”张宇看了一会儿资料,放回张雨生的包里并说道:“这些人都不错,有机会就不要让他们溜走了。就算他们不会出什么成绩,但也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有总比没有好。”

“保证能够在我们回国的之前准备好。保安队训练的怎么样了?他们可是咱们回国之后军事方面的支柱、起步的基础。你小子可别一天到晚嘻嘻哈哈的,弄不好可是要掉脑袋的事情。”张雨生临走之前不止一次叮嘱张宇,未来回国之后军事方面的实力是如何如何的重要,当然前提是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工业实力才行,否则回到国内光是展开军事斗争而毫无国家建设,一切还不是等于零。

“没啥问题,一切都挺不错的。最近都在忙『射』击训练,队员们的士气和斗志都是非常优秀的,没啥好担心的。”张宇对于那群人的的确确有时候要求太过严格了,不过令他惊奇的是这时代的民族同胞们具有一个共同的优点,那就是特别的能吃苦耐劳,服从命令、绝对服从命令做得简直让后世同样为半个军人的张宇感到汗颜。“钢铁的事儿,你必须抓紧一点。冶炼技术学不到无所谓,关键是要学会各种基本『操』作技术,以后咱们有的是时间改造也链技术!”

“这事儿我知道,你不用担心这个。”张雨生说完,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勾勒掉那些已经完成的东西,看了看那些未完成的项目,心里顿生未来之路还很长的感觉,不过钢铁、石化等方面的有了着落,以后迁回国只需要购买足够的设备,也就差不多能够生产常用的钢铁,冶炼出能够使用的燃油。完成了这个,也算是一个比较大的功绩了。

钢铁可以说是一个国家最为最为重要的一大基础工业,是其他工业发展的物质基础,是一切发展的保障.没有钢铁,运能巨大的铁路、水运都因为无法制造出火车、轮船、钢轨而失去最为重要的运输力量;没有钢铁,不能建设高楼大厦促进国民就业,不能修筑水利工程发电防洪;没有钢铁,就造不出枪、炮、军舰、战车等等,就不能有强大的军事实力。总之,钢铁之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相当于其组成身体的根根硬骨,失去了它的支持,任何强壮的人都将成为一堆软肉任人宰割。

中国的落后也就是从材料工业的落后开始的,当各国材料工业已经极大进步,开始使用轻便化步兵炮、后装步枪、铁甲舰的时候,满清还在使用火统、红衣大炮、木质帆船。当兴建起一大批新式工厂,尤其是钢铁厂时候还在模仿别人铁甲舰的时候,帝国主义国家已经开始了有钢铁堡垒之称的战列舰,实力之间的差距并不是源于军队士气的寡弱,而是从开战之气前的工业实力对比就已经确立了谁是胜者。

中华民族要想翻身做主人,就必须在工业实力上狠下功夫,这也是为什么张雨生要借助亚美集团如今还在美国本土的优势,大力开展和其他工业集团的合作,而他下一轮更大的计划就是并购一些美国西海岸周边的小型的工厂,比如炼钢厂、水泥厂、石油化工厂等等,其现成的工业设备是未来快速运送回国的基础,而提前培训技术人才也是为了回国工业建立之后不至于没有人才可开工生产。

关于钢铁生产方面,钢铁生产设备和企业规模一直向大型化方向发展。1870年前的大英帝国高炉平均日产生铁也就25吨左右,但到了现在,美国联邦钢铁的高炉能够达到近200吨的日产量。在产量方面,1875年全世界生铁产量为1400万吨,钢产量为190万吨。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业化进程越来越快,其钢铁的巨大需求也直接刺激了钢铁冶炼技术和产量的迅速提升,张雨生估计当今世界的生铁和钢产量也就在8000万吨和7000万吨左右。

可以说,帝国主义国家的强大与其基础工业的强大是不无关系的,钢铁工业的强大可以让帝国主义国家追逐钢铁巨型舰船的大西洋航行比拼,为的就是一个蓝飘带奖,一艘泰坦尼克号的损失也不过是帝国主义国家们强大的一大体现,轻飘飘地就能制造出上万吨的新超大豪华邮轮出来以继续洲际航行,如果是放在这个时候的中国,依靠那可怜的工业实力,真的是难以想象的。[]大国无疆10

“没事儿我就回去了,今天的才训练才进行到第二个项目。”说完,张宇端起茶盅一口气喝完,急匆匆地放下茶杯就跑步下楼了,还有个队员在那儿等着他呢。“好了,可以休息了!”张宇急匆匆地赶回了体育场之后立马下达了命令,安排了军姿定型训练后,张宇才去和大哥碰头,结果一说上事儿就忘了这边儿,回来一看才发现150个人,个个都还像标杆一样矗立在那儿,张宇这才赶紧下命令休息。

命令的到来如同解除了勒紧在脖子的绳索,不少人立马如同放了气的气囊一样,迅速地焉了下去。“完了,这下乐子大了。”张宇嘀咕完这句,很是抱歉的看着这群被严重放了鸽子的准军人们,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他让队员们在平时的基础上多休息了十分钟。

“刚才我又不在,干嘛不自己停下来休息休息!”张宇也和众人一样,一屁股下去直接坐在草地上,对着身旁几位正在按照很久之前张宇教授他们的放松肌肉法,慢慢『揉』捏自己大腿和其他部位肌肉的队员们,很是疑『惑』的问道。

“长官,你不是说我们已经算是军人了吗?前天晚上你都还说军人要以服从命令、绝对服从命令为尊则吗?我们要是趁你不在自个休息了,那还叫军人吗?”瘦皮猴出于身材的原因,肯定是在头排老末的位置,不过这样却方便了训练时张宇时时刻刻可以观察得到他,不敢有半丝偷懒且这会儿也方面和张宇对话了。

“别他娘的拍马屁,我是认真的问你们!”张宇前不久就给他们坦白的说了自己和大哥的筹划,因为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对人隐瞒什么,更没必要为此对着将来的得力助手们遮遮掩掩,张雨生俩人也是一致同意,有什么事儿绝对会让参与者知道,就好比技术学校里的那些学员们一样,进校之后就会被告知张雨生等人的详细目的和计划,愿意的留下、不愿意的也可以留下不过将来肯定是用不着回国过艰苦日子的。“老老实实得给我说,有半句撒谎我会让你觉得这很不好玩儿!”张宇最后一次发问了,不过是有点带威胁的问。

这下,四周以张宇为圆心围成一圈的好些人就开始沉默了,这样的沉默一直持续了近五分钟,终于有了一个人发言了,张雨生一看就知道他就是号称保安队中的大才子,林学文是也!他可不是“零学问”,正儿八经读过洋务运动的新式学校的大才子,与众多受训队员关系紧密的林学文,他的发言能够很大程度上代表所有人的意见。

“刚才,长官问我们为什么不趁你不在,大伙来个集体大偷懒?那我需要问一问长官,你们为什么不偷懒。董事长和你已经创下这般大的基业,就是放在美国和那些大企业相比,也毫不逊『色』了。但为什么你们能够为了民族崛起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我们同样也是带把的男子汉,怎么就不能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了呢?”

林学文抱在怀里的步枪被擦拭得相当干净,并没有因为多次的『射』击而造成半点的外表损害,张宇也最为欣赏他的枪法,很是有意思要培育他,培养这位难得喜欢军事的才子,要不是这样的话,他估计早就在工厂里当领班,或者能力再出众一点都可以在集团里当管理阶层了。不过,这位爱徒一上来就给师傅上眼『药』,这可让张宇有点为难了。

“虎门销烟的林则徐、勇撞敌舰的邓世昌,他们同样是民族的一份子,虽然他们的现代科学知识懂得不多,但他们却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出了力所能及的事情,那就是为了民族的尊严和国家的主权奉献一切。”

林学文说完,看了看四周以前不是杀猪的就是砍树的,要么就是搞苦力搬运的,然后又才说道:“或许我们不能像您一样,像董事长一样,像其他集团高层一样,具备这样那样的丰富知识,但是我们有力气、有意志、有抱负,同样都是孤儿,都是祖国的弃儿,为什么就不能做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而我们能做的或许就只有听从命令,不顾一切的听从命令,仅此而已!!”

“要我们去造汽车、造机器为将来的事业打基础,恐怕还不如给我们一人一杆枪来得正确。这样我们才能看见你们奔波劳累的时候,自己能够心安、自己能够觉得自己的确可以享受一定的待遇,因为我们已经是军人,战争来临之际必将上阵杀敌为国捐躯,军人就必须服从命令听从上级。别说要我们站军姿训练军人姿态意志,就是立刻回国参与各种斗争我们也不会说半个不字儿。。。。”

“好!!!”林学文的随机演讲很受队员们的赞扬,纷纷拍手称快,这可让还坐在地上的张宇突然感觉好像自己还做错了什么似的。

“立~~正!!”一声命令很快就从张宇的口中发出,找不到反驳理由的他,只好这样结束这有生以来的最大一次“争辩失败”,令心底感觉到异常舒畅的失败。

“同志们!!我张宇,今天在这里,在这远离祖国上万公里的地方,替我们多灾多难的民族大家庭,先谢谢你们了!!”说完,张宇直接向所有的人敬了一个最为标准的军礼,中指摩挲太阳『穴』的感觉和以前是如此的不同,训练场上站着的150名士兵,同样还以标准的军礼,挺拔的身姿在夕阳的照『射』下,背影拉得老长老长。

军人心中疑和平,军队永远信战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