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九十五章 新兵有你

第九十五章 新兵有你

:今日九千三百字大章,加更就没了,要不然一日近两万更,小子实在有些吃不消,恳请各位支持,当然新兵都开始征募了,要想弄个军中好角『色』的要尽快书评区留言了哈,还有就是谢谢大家了,新人新书能走到现在,今天还突破了两千推荐大关,感谢各位了。

“新兵入伍本应是由各部队到不同的地方招兵的,哪个部队去你们那里招的兵,你就必须到哪个部队,统一招兵和分配的。但是这回是陆军第一次较大规模的扩编,所以我们需要基数庞大的新兵数量。但为了保证征兵质量,我们这次采取的是统一招兵,集中训练然后择优分配。”

“那您的意思是,我能分到第一师?”

“很抱歉这位同学,我目前是无法就你的这个问题给予肯定答复。也请你注意,现在我是对你进行政治审核的考官,并不是一个咨询官,你有任何问题请下来之后再请教相关人员,下面我将问你一些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

“是,长官!”小伙子非常干脆的回答道:“长官,我一定如实回答您的任何问题。”[]大国无疆95

“好!”政审官拿起了小伙子的个人材料,其中有个人重要身份信息、相关『政府』部门证明、个人简述材料,当然能写出一份个人简述材料的,证明其至少具备一定的文化功底,这样的人是军队包括政审官喜欢的。

“请问,你是一个农民家庭出生,也就是贫寒出生。受过扫盲教育和一定时间的中学,按理说你应该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小伙子,如果能放弃年龄的顾忌而继续将中学读完,将来很有可能进入大学深造成才,为何放弃学业转而想参军入伍呢?为何要加入人民军?”

这个问题已经在王定国脑海里不知思索过多少时日了,从决定放弃学业那天起他就开始琢磨着怎样给家人一个答案,怎样给关心自己的朋友一个答复,尤其是给询问该问题的军队一个答案,想了多日的答案今日算是要派上用场了,整理了一下思路之后慢慢道来。

“首先我认为人民军是一支具有光荣传统的部队,从建军开始便是一支为民的优秀部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从护法到护国人民军表现出了训练有素、纪律严明、作风顽强等等一系列优点,在学校里读书也是为了以后能更好的回报社会,强烈的历史使命感和责任感让我对军队产生了无限的向往,并坚定的认为我如果能加入这样一支充满责任感和荣誉感军队,我能更好的发挥自我价值,而且……”

“而且你还想说,部队里也很重视文化教育,到了军队上亦可以进行文化知识学习。”政审官一眼就看出了王定国的小伎俩,看了看资料后又提出了一个问题:“王定国,你认为一名优秀的陆军士兵应该具备怎样的素质?”

“我认为,优秀的士兵应该是服从命令,坚决服从命令和遵守部队纪律的士兵。当然良好的心理素质和战斗技能,顽强的毅力和吃苦耐劳的作风都是所必需的,当然我更相信没有天生就注定不是优秀士兵的孬种,只有不勤奋刻苦混天度日的懒汉,我相信我一定能成为优秀的人民军一员……”

“这样啊!行,最后问你一个问题,有没有想过加入中国复兴党?或者说对我党有独到什么看法或者认识,不妨说说!”政审关说到这儿,已经提笔在王定国的鉴定结果上签下个人意见和署名。

看到这一幕的王定国自然是满心欢喜,但还是努力的掩饰心中的喜悦,紧紧绷着脸以防自己突然发笑接着慢慢说道:“报告长官,我现在已经是光荣的复兴青年团一员,我时刻以能成为该组织一员而光荣,但我更知道我们是复兴事业的后继军,是伟大复兴事业的后备人才,我时时刻刻准备好加入更富责任感和荣誉感的复兴党!”

“很好,王定国你的检查已经通过,你即将迎来的是家访环节。最近七日之内请勿离开居住地,我们会派出相关人员对你和你的家庭进行一个访问,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了解你的个人家庭情况,如果有什么困难或者不便现在可以提出。”

见到王定国摇了摇头,政审官微笑点了点头然后将调查表还给了王定国,接着对下一位开始政审工作,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前来政审,能来的自然是有一定文化功底的人,他们的情况很重要,尤其是之于陆军而言,有文化的士兵自然更有好一点的发展前途,当然并不是说没文化的就不能成为一名好士兵。

“嗡嗡”作响的吉普军车沿着蜿蜒盘旋的山间公路行驶着,自治区已经做到了村村通公路,但不同的地区有着不同的公路等级发展现状,广西的一些地区村村通的公路也是水泥路,而四川这些后起之秀的有些还是碎石路,农村里不少家庭最近都兴起了修砖瓦房,所以不少自卸卡车是被雇来拉水泥、拉砖石、拉建材,不少家庭的房子是涣然一新,两层楼的小洋房住的是舒舒服服的,但这碎石公路可就被碾压得坑坑洼洼了,吉普车开在上面仿佛在走搓板路一样,起起伏伏摇摇晃晃……

“指导员,你没事儿吧?”

姚万东看了看后座的连指导员,这上山下乡做家访的工作本应该由他们这种班长来做的,但连指导员非得要来看看几个村的兵员情况,当然没想到这公路竟然被碾成了这样,弄得第一师某连的这四人行简直找到了感觉,那就是在新疆境内开车的痛快感,不过车子刚才经过一个很大的坑洼,整个车里的人几乎都要被抛了起来,前座的司机和姚万东系着安全带都还好,不过后座的连指导员可就抖得七荤八素了。

“没事儿,这和咱们那地儿差不多,不就是搓板路嘛!”

近一个小时后,车子终于带着一身的泥浆到了第一个目的地所在,那就是一口气有三个人通过检查的板桥村,姚万东负责的正好是这里,在一个岔路口停车之后,他一个人下车准备去村委会询问这三名准“士兵”的家在哪儿。“小姚啊,照这样一个公路情况,更远的高树村的就我代你做家访了,还有咱们下午可得早点出发,五点半就在这儿集合。”

“是,指导员!”姚万东站在路旁敬礼之后,吉普车又咆哮着继续在坑洼路上奔行,车子在这样的公路上开自然是有些不便,但行人走路还是没问题的,碎石公路即便是在下雨也具备一定的通行能力。

姚万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容仪表后,看了看公路岔路口不远处的那个墙壁被涂得雪白的村委办公室,大老远的就看到墙上写的一些标语,什么“保护树木人人有责”、“树文明新风,造优秀村社”、“上报出生人口,方便人口统计”、“一人参军,全家光荣”等等,寻常人家怎么可能在自家墙壁上涂写这些东西,所以姚万东非常肯定那就是一个村委办公室,带着微笑慢慢走去。

姚万东看见办公室里有一位老人正戴着老花眼镜看报纸,敲了敲门后礼貌的问道:“老爷子您好,请问板桥村的村主任在吗?我找他有点事儿。”

“哦!”罗村长应了一声后才抬起头来,看到一身绿军装的姚万东后立马站了起来,乐呵呵的便过来握手攀谈,拍着姚万东得的手亲切的说道:“军官同志啊,咱村儿可等到你了,几个孩子每天都来问我这老头一趟,咱们可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给盼来了。对了,来来来先坐下再说!”[]大国无疆95

“老先生,还是我来吧!”看到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给自己搬凳子,姚万东立马抢先拿到一个凳子赶紧坐下,这才说道:“老先生,首先得给您纠正一下的是,我不是军官而是士官。我是到您村来做家访工作的,请问您知道村长在哪里吗?或者你知道王定国、戴利、杨宏伟三人的家在哪儿吗?”

“哦,你是说他三人。我就是村长,我这就带你去一一做家访工作。”罗村长说着,就拿起自己的拐杖要出发,殊不知昨夜可是下了大雨的,碎石公路都有些难走,更莫说他这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稀泥巴路可是不能走的。

“您老歇着就行,您老让我知道他三人还在家等着就足够了,一会儿我慢慢去找…”

“这样啊,要不我用高音喇叭吼一嗓子,让他三人过来接您?如果你非得要自己去,那正忙里忙外修砖瓦房的就是杨宏伟家,而院子里外都有货车进出车辙印记的就是王定国家,货车是他二哥用来跑货运的。这院子有过人高而且上面还敷设有碎玻璃渣的就是戴利家,他家是杀猪做生意的,闻着血腥味儿都能到他家门口。”

“哦我记住了,谢谢您!”姚万东谢过村长后,便沿着村委会前的泥巴公路慢慢往村子里走,碎石公路并没有横穿该村,而是从村旁掠过,所以姚万东不得不走一段被货车碾压得不成样子,一阵雨后更显泥泞的路。不少在地里劳作的人,很快看见了这个深一脚浅一脚往村里走的军人,正给小麦锄草的一些人更是停下手中的活计,痴痴的看着那一抹绿『色』。

一路泥泞的走到了村子中,姚万东立马看到了那堆放了大堆河沙和众多被篷布覆盖砖块的工地现场,虽然现场有些泥泞,但阴天里还是有不少人在忙里忙外。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了一身军绿常服的姚万东,赶紧大吼道:“宏伟啊,快出来,有个军官找你……宏伟快点…”

响声刚落,一个帐篷里边窜了一个人出来,身着单衣赤着脚丫子便奔了过来,跑道姚万东面前后立马立正敬了一个不算标准的礼,说道:“长官,杨宏伟向您报到!昨晚守夜,所以刚才正补觉呢!”

“他就是来带宏伟孩子走的?”几个外村来帮忙做活的人赶紧停下了手中的活,纷纷围了上来,浑身灰浆的几个小工赶紧『摸』着裤兜,掏出不算好的烟但很是热情的递给姚万东一支,不一会儿姚万东手里就有了一小把。

“杨宏伟,你父母在家吗?”姚万东尴尬的看了看手中的一小把烟,歉然的对周围的人笑了笑后继续说道:“一会儿我要和你父母还有你单独谈一会儿,如果他们都不在那就直接和你谈谈…不过你是不是应该回去先把衣服和鞋子穿上…”说着,姚万东指了指杨宏伟的赤脚丫子和单薄的内衣。

“长官,没事儿我身体好着呢?我爸去乡里的砖瓦厂商量事情去了,中午就回来。妈妈正在老房子里收拾呢!我领你去见见她,您先和她聊!”说到这儿,杨宏伟有赤脚奔回了,一阵搜罗后找到了凉鞋穿上了一件外衣后便领着姚万东去找他妈去,周围的工人也乐呵呵的给杨宏伟使眼『色』,之后便散去又开始忙活起来。

“以前的房子是茅草房,外面下大雨屋内就下小雨,冬冷夏凉的,家境好点后就下定了决心要修一座好点的房子,这不就忙了忙外的在修砖瓦房。”一路上杨宏伟是带着姚万东向老房子绕去,时不时赶走那些碍事儿的野狗,快到破旧老房子的时候杨宏伟突然停下问道:“对了,还没问问长官您是哪儿人呢?”

“我啊,我是柳州人。”

杨宏伟听到柳州俩字只能鬼笑一下,便领着姚万东进了他家老房子的院落,破落的泥巴围墙和低矮的茅草屋,院坝里不少地方已经长满上了青苔,站在这样一个院子里姚万东突然想起了自家以前的房子,当初的破败家园已经被楼房取代,贫困的家境已经被殷实所取代是,探亲假中还知道了家里已经能够每天吃上一顿肉,生活已经很不错,但眼前的一切又让他想起了很遥远的小时候事情,那时候的自己是多么期待逢年过节,因为只有那个时候才能吃到白米饭和少许的肉,如果没有人民军或许……

正回想的时候杨宏伟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一个围着脏围裙的四十五六左右的母亲笑呵呵的看着军服笔挺的姚万东,赶紧在围裙上擦拭了一下手后和姚万东握手,当初人民『政府』上山下乡的工作人员,也就是俗称“红帽子”,他们不仅给农村带来了很多福利变化,还带来了握手这一个友好交流方式,自治区几乎上至花甲老人下至幼小孩提都会握手示好,而这时候杨宏伟给俩人都放上了一个凳子后,也很知趣的离开了小院子,在院外候着。

坐下来后,姚万东从包里拿出了杨宏伟的个人资料和一个记录本,浏览一阵后又看了看眼前这位慈祥的老母亲,说道:“我是来对杨宏伟做家访工作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对他的家庭有所了解。我们都知道杨宏伟这孩子没受过什么教育,但还是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很孝顺父母、团结乡里的好青年,身体素质也很不错。这么好的一个孩子肯定是有很好前途的,您会愿意将他送进部队吗?”

“我,孩子很想去参军,咱们做父母的自然是支持的。咱家老大现在有了出息,在城里干活很挣钱他也很孝敬我们,老二既然想去,那就…”

“对不起,我不得不打断您一下!”姚万东很抱歉打断了慈祥老母亲的话,在记录本上写了一阵后说道:“老母亲,我不得郑重提醒您一下,部队是一个锻炼人的地方,军队并不是学校,也不是一个工厂,我们是一个随时要为民作战的集体。简而言之,那就是打仗是要死人的,我们用艰苦的训练提高作战技能,用严明的纪律组织部队,用先进的武器装备军队等等,但注定是不能保证绝对安全的。我想知道的是,您是否真的愿意就将您宝贵的儿子送进这样一个集体?”

姚万东并没有半点说谎,从人民军建立到至今,经历了两次大规模的战役和数百次的作战行动,尤其是姚万东所在的第一师更是随时准备出动,新疆是一个多民族杂居地区势力构成复杂,人民军采用高压政策与人民『政府』的怀柔政策相配合,到现在也无法保证新疆境内是绝对安宁的,第一师是陆军六大师中建师以来,牺牲和负伤人次最多的,这当然与他们的责任有关,但这并不是一个畏手畏脚驻足不前的理由,也不是可以让姚万东对一位慈祥老母亲隐瞒什么的理由。

“我愿意……”正当老母亲无法回答姚万东的问题之时,杨宏伟突然冲了进来,噙着眼泪立马在老母亲面前跪下,使劲的磕了几个响头后说道:“我没有将部队当成一个成才的地方,我甘愿前去奉献自己的青春包括生命。您不是一直教导我和大哥,要记得人民『政府』的恩德,没有他们我们至今都还在给地主家打长工,吃不饱穿不暖,住的也会是今天这副『摸』样的破房子,哪儿能有钱盖新房……”

看到这一幕,姚万东站起身来拍了拍杨宏伟的肩膀,说道:“我去戴利家看看,一会儿再回来找你。”说完,姚万东便出门而去,找了一阵后便看到了一家紧靠公路的大房子,尤其是那高高的院墙还有那围墙上的碎玻璃,都和老村长说的一模一样,况且大院前不远的地方还有不久前才屠宰过一头猪的现场,地上的猪血正散发着阵阵腥味儿……

走上去敲了敲门后,很快就有一个肥得很的中年男人打开了大门,看到是一身军服的姚万东立马叫喊了出来:“老四,有个军官来找你了,别看书了快点出来…”吼完之后,中年男人才给姚万东自我介绍到:“我是他爸,本打算今天上街卖猪的,结果老杨家给我盘了下来,所以正好在家。他妈刚出去割猪草去了,屋里坐屋里坐……”言毕,当然是赶紧擦了擦手和姚万东握了握手,散给一支香烟。

一进院子姚万东才发现这正前方是一座两层高的红砖楼房,而左右都是两个大猪棚,有不下二十条大肥猪正吃吃睡睡中,当然院子里少不了的是一阵难闻的猪屎臭味儿。中年男将姚万东带进了大客厅里后,端茶倒水、瓜果糖类是端了两大盘上来。[]大国无疆95

“这不要进部队了,老四这孩子整天就把自己关在屋里苦读,还一天到晚念叨些听不懂的鸟文,王定国那小子也每天上门来陪着一起学习,这进步可大着呢……”中年男热情的介绍着自己的孩子,不一会儿楼梯间便传来叮叮咚咚的声音,王定国和戴利俩人一起出现在姚万东的面前。“这壮实一点的孩子就是我家的戴利,那位就是老王家的宝贝三儿王定国,这小子可是读过几年书的哦!”

“大家都坐下吧,今天的家访工作是我们部队自行组织的一个环节,按照计划你们俩包括杨宏伟都将被分到我所带的新兵排接受训练,不过为了『摸』清每一个新宾的家庭情况,所以我们才有了这么一个家访环节。既然这是戴利家,那我就先对你进行家访,王定国同学请你在院外去等我十五分钟,一会儿我出来同你一路……”

客厅里很快剩下三人,戴利自然是不敢坐下,挺直了腰板在一旁站着,而戴利的老爸则是一脸堆笑的又递来一支香烟,不过姚万东并没有抽上而是抓紧了时间问道:“家访并不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但也很关键,我所想了解的是,你戴利是否愿意加入中国人民军?您戴利的父亲,是否同意您孩子的意愿?如果你们都同意,那我们才可以进入下一个访问话题…”

这话一出口,立马让一旁的戴利两眼直冒光,赶紧靠近自己的老爸,使劲儿的做动作提示父亲,这肥肥的中年男也是乐呵呵的看了看自家的娃,然后俩人是异口同声的说当然愿意。不过这中年男立马发问了:“这位军官,我能不能问一下?我儿子什么时候才能做成您这样的大军官?”

“抱歉,我不是军官。我是一名二期士官,是一名小小的班长不是大军官。按照人民军现役士兵服役条例规定,士兵军衔的授予和晋升需要符合一定的条件。服现役第一年的义务兵,授予列兵军衔;服现役第二年的列兵,晋升为上等兵军衔。义务兵服现役期满,被批准为第一期士官的,可授予一级士官军衔;即被授予第几期士官,则授予相关士官军衔。中级士官是指二、三、四级士官,如果您的孩子要想成为向我一样带领一个班的二级士官,需要五年时间。”

“那您用了几年时间升到二期士官的?军官又要怎样才能做上?”戴利很是小心的问道。

“士兵除了提干这一种途径外,是不能晋升为军官的。在部队里立功、表现优异可以晋升士官等级,也可以通过考取军校获得相应军官资格,而士官专修学校毕业的可直接授予二期以上士官军衔,当然刚才我所说的是在和平时期,在战时的军衔变动很大,部队可以应战时需要提升重要作战人员的士官军衔或者由士官转为军官以便担任某职,从一名士官升为一名尉官的不在少数……”

听到这席话,中年男立马抓住戴利的手,说道:“老四,你到了部队可得好好干,不说要变成什么什么军官,但至少也得给我弄上个二级士官才行,服役两年你就溜回来了那还叫当兵吗?一旦有了战事,那你更得好好表现,说不定就给捞了个将军当当……”

“还有一点要叮嘱你们的是,军队虽然在大力加强部队的文化素质建设,部队里提供一定的学习时间但并不是希望士兵们将所有的精力投入文化学习为了考取军校当中,而且并不是人人都有机会报考军事学校的,军队是一个要以作战为主要目的的集体,如果人人都希望借读军校这一途经谋得更好的人生发展,那是大错特错的。还有一点,军队是一个适者生存的地方,是一个以暴制暴的崇尚荣誉和奉献的集体而不是一所培养高素质人才的学校……”

“这我们都知道,当兵自然就该干兵事儿,我对这孩子的希望就是好好干对得起到时候身上的那身军装就行,在军队里谋取一个好前程那可不是我对孩子的希望所在…”说到这儿,中年男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看了看起身准备要走的姚万东,转过头来对着戴利说道:“你赶紧去把你妈叫回来,收拾着置办一桌饭菜出来,还有去把王定国、杨宏伟还有他们家人也一起叫来,就说咱们中午一起聚一聚。”

“这吃饭了算了,咱部队有规定…我一会儿还要给王定国家做家访,恐怕……”

“这有啥,吃顿饭而已,你看现在也快到中午了,你下午肯定还有不少工作安排,就在咱家吃了饭也好继续工作不是?带红帽子的『政府』人员到我们这儿来做工作,我们每次都会热情款待,这次难得您来了,自然不能落下。”说完,中年男人立马怒瞪戴利一眼,让那小子赶紧去办事儿。“姚班长,我跟你一路去王定国家,他家的狗可凶了……”

“王定国正在院外等着我,您就不用去了,我保证一会儿一定回来吃这顿午饭,行不?到时候我还得跟你们讲讲一些安排。”说完,姚万东便离开了戴利家,还没跟着王定国走出多远便听到中年男大吼道着“戴老四,我去买酒了,赶紧回家淘米煮饭……”,热情劲儿是隔了老远都能感受得到。

“王定国,你的情况是最为特殊的,有那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不继续读下去,进了军队可就不像现在这般自由了,而且军队里也不是轻而易举就能读军校的,要不你就干脆别去,等读完了中学就去考陆军学院,将来学业有成了毕业之后直接成为军官多好!干嘛非得要去从小兵做起……”

还在路上姚万东就说服起王定国起来,村里的人都说这孩子很有前途,而且学校开发的成绩证明和入伍休学同意书的意见栏上也注明了这些情况,活生生的一个将来的大学生愣是要进军队,这可就让人纳闷又惋惜了,其中真正的缘由恐怕只有王定国自己才知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缘由让你不得不休学,然后苦于没有出路便想起了要参军入伍,军队里苦可不是你现在能想象的,如果现在和我说出实情,我保证不会为难你。而且你同样可以回去继续读书,将来考军校照样没问题。”

姚万东停下了脚步来,郑重其事地和王定国说话,但王定国还是没有半点表情,尴尬了半天后才说道:“我没有什么特别的缘由,就是想参军入伍奉献青春,至于能不能在军队里有个好的发展前程,这些都不重要。至于说什么特别缘由的话,那就是我已经年龄很大了,读完中学考入军校然后才加入部队,说不定还有一番实习,到时候二十好几的我怎么去适应军队?而且我扪心自问,我没那个本事成为一个要领兵作战的将领,当然也不是能精于计算头脑灵动的商人,也不愿就此一生做一个生活平淡无奇的普通工人,我相信在军队里我才能找到真正的自我。”

“也是,军队的目的简单、方式简练,最大化杀伤敌人保全自己就是目的,以最简单有效的途径杀死对手就是方式,士兵用不着有太多复杂的顾虑和情绪,好好训练、听从命令、完成任务、奉献青春,我想你一定是一个很好的兵,我跟你一样都是很简单的人。对了,有没有想过到我们第一师来?知道我们第一师是陆军里的什么不对吗?”

俩人有说有笑的慢慢走去王定国的家,一番简单的家访之后姚万东先让王定国还有他父亲到戴利家等着,他独自去找杨宏伟再谈谈,一个村同时参军三人的确有点不容易,尤其是三个家境都是由穷到富的简单纯朴家庭,中午时分戴利家里摆上了一桌很是丰盛的酒席,当然按照惯例是没有酒的,在百姓家吃饭可以,但饮酒的惯例上山下乡的红帽子们可没有留下。

“按照规定,新兵要集中接受3个月的新兵训练,然后就是多项目的集中考核,会淘汰掉一些人但绝不是全部。每天早晨5:30起床出『操』半小时左右,然后吃饭和休息共计一个小时,接下来就是学习或教育时间,12点至下午2:30都是午饭和午休时间,而后至下午6点都是『操』课时间。6点至7:30都是吃饭和听新闻广播的时间,7:30之后会有文化学习安排或者体能训练,但都是晚上9:30之前熄灯上床睡觉。”

“而接受新兵训练阶段主要有以下课目,队列、内务、条令条例、轻武器掌握、防护和基础战术基础,战备基础和体能训练。会有很多你们不熟悉的运动项目进入训练内容,比如格斗基本功、引体向上、俯卧撑、仰卧起坐、单腿深蹲起立等等,但你们可以预见的是将有无数次的100米和3000米组合练习跑,考核之时会对这些项目进行考核,体能尤其关键……”

“报到时,注意有‘三带二留一记’的说法。第一是指可以带上一些文化学习资料,军队里可以有时间自学,函授、自考、技术培训都有,有的想到部队去报考军校的更要带上一些资料。而第二个带是指携带方便的文体器材,有特长的到部队后,遇到什么文艺晚会便可大展身手,当然也包括用于剃须、理发等之类的个人用品。第三是带带上一套便装。新兵入伍后,部队会马上发放服装鞋帽等相关物品,不必携带过多衣物。但非公外出不得着军装,准备一套便装可方便届时使用。”

“二留是指,留下有关个人身份信息的东西。留下个人贵重物品,可携带一定数目的零花钱。一记是指记住家庭的详细且确切的通信地址及邮政编码,方便以后在部队里与家里保持联络。”

家访已经接近完毕,姚万东向三名即将加入新兵队伍的小伙子说道,席上当然还有他们的家人。“那考核的标准是什么?不合格的会被劝退吗?”戴利的母亲小心翼翼的问道。

“经过三个月的训练,都是身体合格的新兵,若认真训练都还达不到合格标准的,自然不能被部队所需要。但只要是认真训练的,就没有理由达不到合格的条件而被劝退。当然在新兵考核上表现优异的,不用我多说你们也知道,优秀的自然能被挑去更好的部队服役,当然更好的意思大家也应该都懂。”

陆军的首次大规模征兵活动,1922年3月2日开始到5月1日正式落下帷幕。这是陆军首次在广西之外的省份大规模招募新兵,当然在此之前海军和空军已经在各省招募了一定数目的士兵,但条件太高,光是一个至少要有小学文化水平的入门条件,连身体检查都还未开始就已经让许多人望而却步,而陆军的限制条件相对较低,能识字断句更好。

5月4日,在各大征兵组织所在地都是热闹喧天,最终从征兵各大关头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名光荣新兵的人都将正式离开家乡,而后乘坐军用卡车或者征调而来的民营客车汇聚于各大集训基地,在基地里他们将接受完三个月的新兵训练期,所以究竟能有多少人在八月加入到各大部队中去,此时还不得而知,但不可否认的是,陆军将迎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新兵风暴,而不少人将成为陆军中的一员,毕竟新兵有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