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九十七章 责任

第九十七章 责任

如果说巴黎和会是帝国主义列强暂时重新划分势力范围的一次分赃大会,那而后的华盛顿会议就是巴黎和会分赃不均的补充会议。巴黎和会虽然调整了列强们在欧洲的关系,但并没有对远东和太平洋的殖民地和势力范围划分清楚,在东亚、中国以及太平洋地区的矛盾十分尖锐,日美之间的矛盾尤为激烈。

为了解决列强们的矛盾,尤其是凡尔赛合约未能解决的列强间海军力量对比,尚未搭建起一个相对稳定的帝国主义列强和平体系,尤其是列强在中国利益问题。作为巴黎和会主导力量之一的美国诚邀英国、法国、意大利、日本、比利时、荷兰、葡萄牙和中国参与该会议,并于1922年4月17日正式向北洋『政府』发来邀请电文以及由美国驻京大使提交相关文书,各国相约于5月10日正式召开大会。

消息传开之后,北洋『政府』态度非常积极,虽然知道主导大会的必将是美、英、日三国,,他们主要是要讨论限制军备问题,但也会有关于远东和太平洋问题的讨论、协商,发生在去年的中国国内大规模民权运动,深深震撼了列强的同时,也让北洋『政府』的国际威望下降到前所未有的低谷,虽然它们本来就没什么尊严。虽然已经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中国很多地方已经恢复了对列强势力的敬畏,但心里的阴影还徘徊在心间,所以列强们必须对各国在华利益做一个明明白白的了断,当然也需要北洋『政府』的见证与同意才行。

“此次大会北洋『政府』未通知我方,包括广州军『政府』。看样子它们是打算好好在列强们表现一把,但我听说这次的全权大使竟然是顾维钧,他这么一个民族主义分子还能被委以重任,可见他在北洋『政府』内部的根基有多深厚,不过还真是出乎我意料了。”说完,张宇浅浅喝了一口茶后笑眯眯的看着张雨生,想知道大哥会就此事作何看法。

“此次大会不过又是一次分赃大会而已,不过这次被弄上案板的是海权利益以及中国。为什么呢?海权利益是指这辽阔的四大洋究竟跟着谁姓,大西洋、太平洋当属争夺的重点对象,实现利益归属是要依靠拳头的,海军力量对比协商不过就是变着法子想对海洋进行一个势力范围划分而已。然而我最感兴趣的是,罗曼诺夫王朝已经复辟,为啥美国不请俄国人去旁听一下?当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可悲的是咱中国又成了鱼肉了。”[]大国无疆97

“我算是认清这些国家的本质了,说什么文明大国?你看看美利坚、法兰西、英格兰、连狗日的比利时都还在那儿蹦一蹦的,就和山间的麻雀一样,叫嚣得最凶的反而没有几两肉,英国人和日本人是死皮赖脸的想谋个好处,注定得不到好下场。倒是这个……”张宇说着,从自己书桌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大哥,顺便丢去一支烟说道:“你和嫂子打算什么时候成亲啊?最好赶紧的,我没多久就得回新疆一趟了。”

“啥?你回新疆?回?”张雨生把烟扔在了一旁,他没那个习惯抽烟而且现在正处于恋爱阶段,女友是做护士的最怕他抽烟有害健康,拿起文件之后打开了封线取出资料后,浏览几眼后说道:“你干嘛说回新疆,难道你带我上船参观的那次算上了?”

说到这儿,张雨生放下了文件,做了做手势示意张宇靠近点,神秘兮兮的问道:“我说张宇,你那船上到底有啥好家伙,那些集装箱里面到底装的是些什么?你的那飞船到底有多先进,是不是不能飞了?”

“不知道,我尝试过重启控制系统但是失败了。严重的是我们那时代的集装箱和咱们这会儿的不一样,太空运输对货物重量和体积的限制都很小,所以咱们那箱子是300吨一个的标准集装箱,就算是咱们能打开飞船后舱让集装箱可以正常进出装卸,但咱有那个能耐运走三百吨一个的箱子吗?”

“至于箱子里装的是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就好像西南航空公司接受客户行李托运一样,不打开看看你能知道那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吗?况且我还没那个能耐打开那一个个密码各异、多层保护的箱子。”

“为什么?”

“你是猪变的还是智力不行啊?外层空间运输环境可是比地球大气层内运输环境恶劣得多,而且和咱们这会儿的集装箱差不多是一样的使用,必须考虑单独存放于太空港或者星球城市港口的安全『性』,尤其是要具备一定的防『射』线、防小块陨石撞击、防大幅度温差变化、防盗等功能。没想到这些功能的最后一项果然难住了我,货物清单上也没有写明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玩意儿。325个重量不一集装箱,总重83850吨,发往12个太空港……”袅袅烟雾中,张宇慢慢回忆起往事,而一旁的张雨生则是越听越茫然。

“那你得想办法把那些箱子打开才是啊?要不然,咱们就任由它们沉寂沙漠之中?放着宝贝不利用、有好处不占,咱还是人吗?”张雨生越说越急,抓起桌上的香烟就准备抽上一口,可看了看想了想又放了下来。“我说你不是一直都挺有能耐的吗?东西是死的,可人是活的,活人不能被『尿』给憋死了!”

“我又不是没想过,关键是咱们要有很多步骤。首先得想办法让打开那船的尾部舱门才行,否者那些大个箱子都是一个个叠放于一起的,堆了三百多个箱子,舱室空间已经很小了。咱们得把它弄出来后,才能想办法一一打开看个究竟。让飞船打开后舱门我应该可以办到,咱得弄出一个能承受三百吨货物起降的升降平台,再就地架设一台龙门吊床,将箱子弄上一台大型牵引车上,然后拉到我们的目的地去……”

“是啊!中重造船集团已经有四百吨级别的龙门吊床,亚美特种汽车也能弄出大型升降平台车,牵引车就更用不着担心了,河池那边造出的大转轮不就是用咱们的大拖车给拉去装电站的吗?估计最困难的就是你说的那个啥箱体保护措施,竟然还带密码的,你们那会儿还真够牛气的啊!”张雨生揶揄完后,吧唧两口苦茶后等候张宇的答案可等了老半天就是看见张宇在那儿一个劲儿的抽烟思考,就差挠头抓耳了。

“如果你真认为这么简单,那我就没啥说的。你还是看看我给你的文件吧,我还等着你的答复,那个问题咱们以后有的时间商量,有时间我也可以再带你回去参观一趟,或许会对黄土高原环境的治理有用,但打开那些箱子的确是暂无办法。”张宇说完,让大哥先看文件去了,自己接着皱眉苦思这个难解的问题,已经有些日子没想起过过去的那段人生,感觉自己已经彻底融入了现在的这个社会,都快忘了那塔克拉玛干沙漠里还有一份属于自己的“未知财富”。

张宇正想问题的时候,这书桌对面的张雨生也在想问题,不过他是快速浏览完文件后一个接一个的想,书房里好一阵沉寂之后才由他打破了宁静,放下文件说道:“战略储备是每一个国家所必须的,虽然我们目前仅仅是一个自治区但也需要建立自己的战略储备。我们目前只有一个粮食储备局,而且只在各市级城市建立储备仓库,这显然是不够的…想不到的是这问题竟然由你们军队提出,我还真有点难以置信。”

“我这还不是给『逼』的,人民军有了海军和空军也就相当于一次很大规模的扩编了,而后陆军又要扩编,我就在想不断成长的人民军迟早会成为国内军阀和列强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别看现在我们和列强们的关系还是不错的,真要是打起了统一大业的战,估计他们是最先站出来反对和干涉我们的,出兵的可能『性』不大,但暂时中断与我们贸易、切断我们的海洋贸易线是极其可能的,我们可不能太依靠海外资源了,石油、铜矿、橡胶等等……”

“另外,现在部队撒得是越来越分散,当前部队的人员规模虽然没有多大变化,但随之地域越来越大所带来的后勤补给压力不断升高,我们在新疆、甘肃和陕西的部队几乎是依靠四川和广西的物资供应,漫漫补给线随时可能出现意外情况,如果发生大规模的战事,那后果就更加不敢想象,所以我寻思着就打算给军队建立一个物资储备体系,但军队很大程度是可以和社会相交融的,何不两者连同一起来做这个战略储备工作。”

张宇说到这儿,从书桌里拿出一份地图,上面有很多红『色』钢笔圈起的地区,张宇开始指着这些地区解释自己的想法:“你知道为了当初的作战行动,我们在新疆乌鲁木齐、甘肃酒泉兰州以及天水、陕西西安等地建立了物资储备基地。前些年的各种剿匪维安行动中它们都发挥出了极大的作用。但我的想法是,如果我们和俄罗斯帝国发生纠纷怎么办?如果我们要发动向东战事了,部队后勤问题怎么解决?包括我们辖区内发生自然灾害又该怎么办?远水是救不了近火的!”

目前陕西甘肃新疆的工业实力还相当薄弱,这些年来自治区对三省的重点工作是放在维护稳定、收获民心、解放农业和发展交通等等方面,除了粮食、棉被等能够为军队所采购之外,如果当地真的有了很好的重工业基础,军队所需要的油料、弹『药』、医『药』等等补给就不会再依赖于老区了。

“我也知道,这两年陕甘两地的干旱比较严重,军队不可能在市场上购得足够的粮食和肉类食品,如果硬要当地采买反而会拉大物价的上升幅度,而单纯的依靠四川的供应又限制于川陕公路的通行能力问题,当然运输成本也极其高昂,如果此时有较好的战略储备体系就不会存在这些问题,或者说这些问题就不会那么严重。”说到这儿,张雨生点了点头后抽出一支钢笔直接在计划案上签了自己的大名,虽然刚才只是浏览了一遍,但他已经有足够的理由让这个计划案尽快实施。

“你就不再仔细看看?”张宇拉长着脸,很是吃惊的看了看大哥后补充说道:“这个可是一个要耗费10亿左右的大型工程,靠近绥远和山西的陕西榆林、延安和西安,甘肃的酒泉、兰州、天水、银川和固原,新疆的哈密、乌鲁木齐、库尔勒、喀什、叶城、和田。将在这些地区兴建十四个大型战略储备中心,还有一部分重要地区也要建立中小型储备,这玩意儿可不是像修公路、铺铁路一样风险低效益高,这明摆着是一个折本的买卖,你这么吝啬的人都不眨一下眼睛?”

“其实我更想给你说的是,既然要做就做大一点,何不把云贵川和广西一块加进去,谁说过这些地区就一定安稳不会出现意外?我老实告诉你,其实你这个想法我早就找人在做了,当初为什么我大力支持你的西部扩张计划,为的就是以防1920年12月份的海原大地震,这可是一次几十万人的梦魇,但可喜的是它没有发生!但华盛顿会议的召开又提醒了我,这世界的历史好像被咱俩给延迟了,有些事情还是必须得打起警惕,谁知道这地震是不是也要姗姗来迟。”[]大国无疆97

“可一次要酿成几十万人不幸遇难的事故,就是咱们那会儿能够救得了的?你大概不知道那屈吴山有海拔一两千吧,要真是海原发生地震,就凭我们的两条腿能救得了多少人,地震带来的山体滑落一下就能让灾区沦为与世隔绝的孤岛,你要是能给我们每一名救援人员长上一对翅膀,那我自然没得话说。”张宇说完,将文件翻到另一个核心内容上,看大哥今天这么兴起,估计会直接签发了,扔了过去后便等着收回。

“你可别以为我什么都没做。除了告诉当地人这里会发生地震,我能做的都做了。刚拿下甘肃那会儿,你还记得我们的政工队伍有几批?为什么一个很不起眼的海原能成为一大工作重点?这些年甘肃和陕西的公共工程建设,你没见有不少人是海原周边地区的吗?而且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8.5级的地震之所以造成那么大灾难,不是因为当时地震掩埋了多少人,而是因为海原对外交通阻断,县里能吃的都被吃光了,轮到人吃人的地步都还未有人来救援,当然缺乏医疗救助也是造成几十万人逝去的一大缘由。茅草屋、土混墙即便是塌了,也压不死多少人的,关键是饿死的人不计其数……”

“所以你就用了点手段?宝鸡到银川的公路修得那么好,原来还有你的一份功劳在里面。而且我这才想起来,第二师以前有一个营深入过屈吴山扫『荡』匪『乱』,结果当时不少海原周边猎人主动帮忙带路,为了在该地区树立拥军、拥政典型,庄家明为他们请了一个参谋部嘉奖令。我说他们怎么那么积极,原来是你的政工队伍在那里已经深入人心了。不过当时我根本没在意这小小的一个海原竟然还有这么一番故事,你也没给我提起过会地震这件事…”张宇言外之意就是有些不满,这样一个超级大灾难竟然还要遮遮掩掩的。

“我这不是已经做了吗?当时军队的任务很重,而且我已经在那里投入了相当的力量,海原的基础小学规模你知道有多大吗?海原的粮食储备局的钢混结构仓库里堆了多少物资你知道吗?海原现在有几个规模较大的‘避难’公园你知道吗?为啥海原这么一个小县要在那儿修起一个民航机场?比他更大的平凉都没份儿……这些『政府』出面用公共工程来做,理由很充分而且还很得人心,难道把军队调去在那儿候着就有用?还不如由咱们出面做好预防工作。”张雨生说完,看了看张宇刚才扔过来的待签文件,又是一个要钱大项目。

“怪不得中航集团要出飞艇了,你高兴得就跟小孩儿一样。基础小学修得那么大是指那绿化空地和运动场够大吧?一旦有事,那里就是最好的避难场所和『政府』救助工作展开地域,到时候真要想空投点什么也很方便,而如今地震没有发生,你又紧跟时代发展脚步,弄出一个民航机场做备用,估计投入使用后就更加方便救助灾民了,以防地震灾难、降低灾难破坏力的力度更大了,你也就信心更足了,所以我今天要不是给你弄出一个战略储备计划,估计你还得藏着掖着。”

说到这儿,张宇又想起了一件事情,立马睁大了眼睛很是怒气的问道正认真看报告的张雨生:“我说当初人民军要建立空军了,我当时就在纳闷你干啥玩意儿那么积极?接着就是民航公司成立,我滴个乖乖两家公司将近亿元的投入你愣是眼皮儿都没眨一下。接着又是什么民航运输用飞艇,美其名曰运输方式多样化更好发展中国的航空事业,我看你是在准备届时救灾可选途径更多更可靠。你丫儿的小算盘什么时候才不打在我身上,我就那么值得你那么利用过来利用过去吗?我在美国被你当理工天才用,回国后推成军阀,接着民权运动时候弄成‘演员’,而如今你可是在把我直接当‘工具’玩弄。”

“你也差不多啊?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管着你的工业和军事,春节醉酒交通肇事案我可是没说你什么,我知道人民军发展至今一直是光辉形象、与民交融的,我知道你丢不起那个脸,当时的人民军更落不下那个面子,你做了我也没说什么。你我都在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像你发展陆军机械化、海军水下化,这些我没有过问你反而大力支持,咱们不是还协同完成了大型企业的相继改组么?这其中还不是为了更好给予你支持和帮助,要是可以你以后也可以利用利用我。”说完,张雨生哗哗的在报告上签发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扔回给了张宇。

“我刚才不是小小激动了一把么?你就甭生气,我这人虽然最不希望眼睛里有沙子,但我可不是一个心里阴暗心胸狭隘的人,只要是为了更好实现咱们的共同梦想,你想怎么利用我都可以。”

张宇说完,笑呵呵的看了看文件上大哥签下的大名,有了这个签名陆军的大规模征兵行动就正式进入到『政府』工作的环节,符合要求且被招入相应部队的士兵,他们需要建立士兵档案、消除原住地户籍、核实并优待军属家庭等等都是需要和『政府』相配合的,军队是不可能照看到士兵家属的,而且将来士兵退役复员了,『政府』还将负担起更重的责任,当然本来『政府』就应该负起很大的责任和义务,尤其是在某些危急关头更要发挥主导作用。!~!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