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九十九章 生死不离

第九十九章 生死不离

“老天爷不给我们活路在,咱得自己找活路!”

瑟瑟寒风中,颓倒的废墟周围站立着很多很多衣衫褴褛的灾民,滴水成冰的冬季寒夜里发生难以想象的超级地震,美丽的家园几乎瞬间变为砖石瓦砾,有幸从被窝里逃出到安全地域的人不少,这与西北地区简单的房屋布局有关,很多家庭都是一间大屋,灶台热炕头都离门口很近,意外发生后不少人都是很快掀开被子打开门后都玩命的往外跑,人是活下来了不少,但屋舍彻底坍塌了,吃的、喝的、穿的都被掩埋在了里面。

“全部排成队,一个接一个的来领棉服和热粥!”

满是废墟的县城已经没剩下几栋竖起的建筑物,但灾民皆感幸运的是,学校和『政府』机关的大部分建筑都还未倒下,呼呼寒风中探照灯的亮光下就剩下那些建筑物,即便不少都有呲牙咧嘴的裂缝,但只要没倒下,那灾民心中的希望就没有倒下。

『政府』还在代表活下去的希望就还在,被掩埋的人已经很久没有发出声响,而活着的人也快被冻死,而就在这时候寒夜里噌噌发饷突然发亮灯光,是来自县『政府』架起的众多临时电路所供应的探照灯发出的希望之光,不久之后轰隆隆作响的拖拉机、挖掘机和小卡车,虽然数量不多但给每一个灾民聚集点运来了一件件军棉袄和一桶桶饮用水,在每一个聚集点很快利用废墟搜寻而来的木料,燃气了一堆堆大火供灾民保暖,而更主要的是架起大铁锅开始熬热粥、分棉衣。[]大国无疆99

“你放心,孩子们都在学校的运动场呢!他们可安全着呢,你就甭『操』那份心。”戴着红帽子的『政府』工作员为关心自己孩子的灾民介绍情况,分发热粥和军用大棉衣。“您就好好喝着您的热粥,这棉大衣可是军队用的,咱们粮食储备局的仓库里有吃不完的粮食和用不完的棉衣棉被,大伙就甭担心以后的活计,咱们往后的路还长着!下一位…”

热腾腾白汽是热粥和开水锅里发出的,当然一个多小时以来灾民们难得舒心一笑所发出的热气也在其中。吃了点热食、穿上了保暖的棉衣后,灾民们在红帽子的带领下很快开始了大规模的营救工作,地震才过去一个多小时,被掩埋于废墟之下的人都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当逃生者们没有了死亡的担忧之后,他们便成为了营救的重中之重。

“一二三…起!”

轰隆隆作响的吊车开始发出生命的怒吼,将压在幸存者身上的一根根房梁、一块块巨石全部起吊,工程机械设备所具备的工作能力在此刻得以很好体现,往往很多人都抬不动的东西,将它给系稳当了,吊着轻轻松松就能把它们给搬开。

县城里有不少的工程机械车辆,修建县县通水泥公路的时候,不少民营基建企业都入驻了县城,当然由于他们大多住的是双层帐篷和工建活动板房,所以工人们都没有受到地震伤害,而且公司所有的那些机械设备很快成了救人的关键物事,当然这其中免不了由『政府』统一组织起来,修建公路的所有工具除了压路机以外,榔头、铁锹等等都调去各处参与营救,尤其是那些修路时用来吊运下水管道、巨型条石等等吊车,更是发挥出了很大的作用。

“『主席』,目前各灾区县城里都开始展开了大规模的自救行动,各县里的所有工程机械设备都已经启用,而且他们按照应急机制启动了地下封存仓库,棉衣棉被和帐篷都已经动用一部分,净化水设备已经全部启动,所以……”

“所以你的意思是恐怕到时候会出现饮用水不够的情况!”张雨生当然知道地震之后,由于大规模的地质活动和屋舍倒塌,必然会造成很多水源的污染和破坏,即便是深井里的水也不能饮用,在各县预备的净化水装置就是为了此时而准备,皱眉深思一阵后问道:“除了这个他们还缺什么?”

“目前还未出现物资短缺情况,但各县基本被封闭的事实已经形成,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各灾区县都将出现很大的物资消耗量,食品、饮用水能支撑一定时间,但随着一些伤患的救出,医疗设备和物资都有,但医疗人员明显匮乏。”

“也就是说,他们目前缺的就是救援力量,而不是物资!”张雨生抓住了问题的关键点,通讯员和灾情情况汇总工作人员的点头证实了他的想法。

“这黑漆漆的寒夜里,怎么才能最快速度送去一批医疗工作组呢?”张雨生嘀咕一阵之后,想到了一个人,抓起桌上的电话便叫接线员赶紧给他接通人民军总司令张宇,不过他又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放下电话后向电报接发组问道:“海原机场不是说每隔半小时汇报一下情况吗?一个小时零二十一分钟都过去了,第四封电报应该到了吧?啥情况啊。”

张雨生的话音刚落,电译员放下耳机就跑步过来说道:“报告『主席』,海原机场第四次情况汇报,半小时前『政府』组织了一部分力量加入抢修队伍,目前机场紧急抢救『性』建设已经接近完工,9点15分保证恢复通航能力,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海原机场自开建以来还未夜间通航过,们问今夜是否会有救援飞机抵达?而且灾区目前下起了小雨,如果夜间没有飞机抵达,他们将集中力量去救援灾民,不过他们保证会有足够的精力确保明天引导救援飞机起降。”

“你回复他们,他们能在9点153完成机场抢救『性』建设已经是大功一件,十分钟之后我会向他们发出是否会有救援飞机抵达的确切消息!”张雨生说完,他又看了看一旁的气象专家谢福嵩,得到一个眼神答复后,抓起桌上的电话,那边的张宇已经等候了一些时间了,当然刚才的对话他也听到了不少。“怎么样,清楚现在的局面了吧?我只问你,有没有信心在小雨情况下降落海原机场?有还是没有?”

电话这边张宇是真不敢吱声,转头过来看了看身旁的王助、巴玉藻等人,心里有了底气后回到道:“陆军第二师和第三师先遣突击力量已经向海原和固原挺进,他们就是爬也会爬进灾区去救援的。人民军的空军,自然也不是吃孬饭的!!”

放下电话后,那边的张雨生有了主意和安排,这边的张宇自然也不会落下。“通讯员,立刻联系洪国远和廖朝东俩人,别的啥也不说,就问他们敢不敢给老子夜间降落海原机场!”

张宇说的这两人,一个是自治区首位飞行小时达到3000的首席f-01“飞雕”战机的试飞员,除了飞过空军的首款战斗机之外,他这人还兼任了空军运输机的试飞工作,而另一位是前中航集团首席试飞机组组长,自治区众多的航线都是他们组飞出来的,包括兰州至海原这趟特别支线,俩人的飞行技术自然非常过硬。

“司令,能不能考虑一下中航第二集团的那款飞机?”张宇在等候回复的时候,王助在一旁适时的提醒道:“直升机或许更适合于此时这种情况,西科斯基带领的中航第二集团直升机研究工作组,他们也肯定很想自己的作品做出一点特别的贡献……”

中航集团是在1921年11月5日正式被工业部宰成块的,一分畏四的它变成了三大集团一大独立动力公司,第二集团被特意安排在较为偏僻的贵州境内,如此安排除了让该集团带动地方经济发展之外,更多层次是为了发展需要一定保密的飞行器科研、生产和制造,比如直升机和战斗机,直升机尤其是重中之重,而且在宰割成块之前,西科斯基等人已经在前中航集团取得了不小的研究进度,到了贵州之后因为工业部的照顾有了更好的条件,所以很快有了具体的实际成就,那就是让中航第二集团的首架直升机样机试飞。[]大国无疆99

年4月中航第二集团的代号为“竹蜻蜓”的样机做了首次试飞工作,这款以另一个时空的首款大规模使用直升机贝尔-47为剽窃对象,由于张宇提供的资料并不是很详细所以很多部分还是直升机科研组的功绩所在,所以在很多地方超越了剽窃对象。

装备中航动力公司提供马力的增压活塞轴发动机,该单旋翼直升机由一副直径11.32米的旋翼提供升力,并由一个尾桨来平衡反作用力矩,为了实现方向『操』控和改善稳定『性』,机身尾部还安装了水平尾翼和垂直尾翼,整个机身构造非常简单,空重不过858公斤,而它的起飞重量却达到了1340公斤,能达到每小时160余公里的最高速度,以135公里的巡航时速可达到400公里的航程,当然也正是因为它有有地效时5060米的悬停高度、无地效时的4480米的高度,王助才敢于在这个时候向张宇推荐它们。

“第二集团不是正忙于验证它们吗?而且这会儿它们才不过15架而已,全部调到灾区去救援也得转场三次以上,真要让它们参与到救援工作也是天明的时候了……”

“不,第二集团有一批竹蜻蜓在兰州,而且他们最近就在对山地飞行进行验证,数量不多只有三架但很明显是一支宝贵的力量,而且这直升机是单人驾驶『操』作,机舱可运载三名乘客或者150公斤货物,也可以改成医疗救助飞机,运一个担架和一名随行医生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还有…”一旁的巴玉藻站了出来,他回到自治区后的航空成就不菲,但很多时候光鲜的一面都是王助,他主导研发的飞艇项目还未得到空军的赏脸,但还是受到了民航公司的欢迎,用更为廉价和安全的飞艇为旅客服务,西南民航和中国平安航空公司都是持欢迎态度的,而且俩家公司都从中航第三集团购买了不少飞艇来执行一些航线运输,对于有钱又不赶时间的人而言,坐飞艇既可看风景又可较快抵达目的地,市场空间自然是很大的。

“飞艇的速度虽然只有每小时80公里,但十五吨的运载量无疑是可观的,而且它的舱室可以一次『性』运载100人的医疗队伍,加上海原机场那么大的一个空地,是很好的飞艇降落场地,一次『性』可接纳至少八艘飞艇的起降,没有机场的县乡就更合适于飞艇了,所以我希望司令能考虑征用飞艇进行运输……”

俩人一唱一和的出发点都是好的,但张宇就是不给于肯定答复,接过通讯员递给的电报浏览几眼后才笑呵呵的说道:“一个都不会少的,整个民航界都将被征用,军用运输机、民航客运飞机、直升机、飞艇等都要征用,这会儿咱们自治区的航空运输力量将集中起来,为了数十万人的命途而奔波,谁也不会成看客的。”

张宇打发了王助俩人,获悉了只有廖朝东机组因为集团直升机山地、沙漠验证试飞项目提供后勤运输任务而在兰州的情况后,对一号台的通讯员说道:“发电给廖朝东,让他的机组做好准备,让他们和飞机都处于最佳状态候命于兰州机场,卫生部会很快从兰州市各医疗抽调力量组成自愿突击队,会有医疗物资和医疗组前去搭乘飞机直奔海原的。”

“二号通讯员,你马上联系中航第二集团,让他们联系到在兰州试飞直升机的工作组,让他们去兰州空军机场待命,到时候会有相应任务发给他们。另外让中航第二集团集结其余直升机,不管是拆分开来铁路运输、公路机动也罢,详尽办法也要让在明天抵达成都双流机场,能抵达兰州更好……”

“三号通讯员,你立刻通知民航局相关人员过来开会,叫上中航第三集团的主要领…”

张宇的一系列命令之后,整个自治区的航空界全都发动了起来,广西各空军基地里灯火通明,地勤技师都被发动起来对众多的运输机进行检修,做好随时领命出发的准备,而两家民航公司所属飞机、飞艇的工作组也在忙碌,他们虽没有半夜出击的可能,但只要天一亮肯定会迎来成串的命令。

晚上10点10分,灯火通明的兰州机场内由中航第二集团后勤运输队队长廖朝东率领的机组,运载着由兰州三大人民医院筹集的二十名外科医疗组和储备仓库启封的1吨急救医『药』和饮用水净化器的飞机,在瑟瑟寒风中勇敢起飞,向东北方向的海原机场而去,180公里的直线距离,对于巡航时速都是260公里的运输机而言,半个小时左右即可抵达海原。

机上的飞行机组自然希望能顺利飞越屈吴山、海原机场的硬件条件能够过关,尤其是是这寒夜里的夜间降落,飞行员技术虽然很出『色』吗,但大地震之后机场的照明、跑道等等是否符合条件,他们还是有顾虑的,但11点10分成功降落于海原机场后,他们心里的石头算是落地了,机场的发电设备满足了照明的要求,跑道正中还挖出了一条小小的沟,里面全部流淌着燃油,降落的时候机场方面点燃了油沟,长长的火龙无疑是给飞机提供了最好的指示,所以这让飞机于照明不错的机场降落准确『性』更加强了,而且由于飞机载荷并不多,跑道的修复工作也很出『色』,所以降落很是平顺,卸下医疗工作组和物资后飞机加满油踏上了返航之旅。

其实当廖朝东的飞机还在天空中飞行的时候,自治区的其他方面工作也进展很快,10点23分,载着1500吨物资的特别列车驶出柳州火车站直奔成都而去,十分钟后由卫生部筹集的医疗组坐专车出发。除了甘肃和陕西境内正忙于调集物资囤积于各大机场之外,四川、贵州、云南的部队和工程建设公司都被发动起来,除了调集物资之外,还争取在天明的时候整合出救援力量,届时将统一搭乘航空器前往灾区。

“好,告诉廖朝东,他和他的机组立下了救灾首功,通往灾区的夜间航线被开辟的意义试飞重大,但他们也需要休息,今夜就不让他们出动了,你自己组织空军在兰州的力量,好好利用这条黄金航线……”

“是,我知道!”

廖朝东的飞机回到兰州之后,张雨生就打来电话向张宇表示祝贺,陆军第二师和第三师的突击部队早已进入到灾区,虽未靠近各大灾区县城,但已经在乡村地区展开了救援行动,此时各大县城地区的居民都不是很危险,而那些乡村地区的人才是最需救援的,所以陆军的行动无疑是意义重大的,但生死航线的开辟意义更为重大。

“成都至兰州602公里,兰州此时只有六架运输机,成都驻训部队的12架运输机可以向兰州转场飞行。为了确保安全,每个机组限飞两个航次,谁敢多飞,以后就别飞了!”张宇向通讯员下达最新命令的时候,转悠了一阵后又补充说道:“告诉在成都的蒋阳英蒋副司令,他亲自去兰州指挥空军的行动,确保飞行安全的前提下安排飞行任务……”

整个地震之夜,灾区的人民在饱受苦难之余在『政府』的帮助下慢慢好转,至少地震没有酿成太大等人员伤亡,预计死伤和失踪人数应该能控制在1万人以下,另一个时空因当时的『政府』昏庸无能没有任何救援行动,所以地震直接造成的伤亡不到十万,而地震造成的与世隔绝,灾民们缺医少『药』、缺吃少穿,人吃人、狼吃人等等最终造成了数十万人的死亡,但历史有了改变,人民『政府』和人民军的强势救援下,地震的破坏力无疑会降低到理想的程度。

漫漫长夜,平时往往一睡就过的寒夜但此时此日却显得异常漫长难熬,但又显得特别宝贵。难熬的是为了展开更大规模救援的『政府』和军队,他们是巴点不得这太阳公公提前上班,给人类提前带来光明和温暖。而认为时间宝贵越漫长越好的也是他们,被掩埋在废墟下的幸存者生命忍耐力是有限的,地震发生的24小时是“钻石期”、地震发生72小时是“黄金期”,地震发生于晚上八时左右,最为宝贵的莫过于整个夜间。

但时间终会慢慢流逝,太阳冲出地平线的时候,各主要灾区里已经救出了一万余名掩埋在废墟下的幸存者,而空军兰州救灾飞行行动指挥部,在蒋阳英的指挥下,18架运输机一共飞行了21个架次,为从兰州运去了146名医生护士、30吨物资。而在天明之前,地勤技师们完成了其中4架飞机的临时改装,撤去了临时座位后回归运输机的本『色』,拂晓之时四架飞机陆续出动,为受灾县乡空投物资,从天而降的一朵朵白『色』降落伞,为灾区送来了一朵朵希望之花。

12月16日,上午柳州机场候机厅内,广播突然发布这样一个通知:“各位旅客,接航空局特别通知,飞往成都的西南航空公司n0021航班、飞往昆明的zp0018航班临时取消,退票窗口目前已经全部开放……”[]大国无疆99

柳州白莲机场候机大厅里不少心急火燎等着赶回目的地的旅客,听到这个罕有的消息后并没有任何异议,海原发生大地震的消息已经在此前公布开来,人民自治『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后对铁路、公路和航空很快采取了管制措施,航班被取消自然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先生,我们这里只负责退票,如果您想将这钱捐给红十字会,一号候机大厅中央已经设置了一个捐赠点,任何人都可以在那里快速完成无记名捐款…”说完,退票员微笑着将机票退款递给要捐赠灾区的乘客。

同样是在机场,西南航空公司和中国平安航空公司在白莲机场内的机库里,还有停机坪上,围绕着一架架客机而工作的人们,此时也是一片忙碌,地勤人员们正为一架架客机装上货物,有的在为飞机做起飞前的检查,加油加水的也是忙个不停。卫生部启动应急预案后很快由应急仓库拨出一大批急救物资设备发送至机场,争取用最短的时间发至成都,而先遣医疗救助队已经坐空军的运输机直飞兰州。

“塔台,这里是

“塔台,这里是

不到一个小时,取消了航班的西南航空公司执行柳州直飞成都航线的两架在港客机,很快在地勤组的帮助下做好了出发准备,载上了50名从第一人民医院组织而来的增援医疗组,还有四吨急救物资,很快在已有空军接管的塔台允许下一一起飞,他们将在中午十二点左右降落于成都,经短暂休整、补充油料之后直奔兰州而去,如果条件允许将直接海原县民航机场降落,所以两架客机上无一例外都带上了一名空军引导员,没有他们的协助和引导,没飞过成兰和兰海两个航线的民航机组恐怕是找不到海原机场在哪儿的。

从十五号夜里自治区就对成都至柳州铁路进行了特别管制,该线路上所安排的客运和货运列车全部取消,列车被征调来运输前去救灾的军队、中铁两大集团技术人员和设备、医疗物资,然而要救近火,最需要的还是近水,所以川陕甘三省的行动就特别重要,陆军第一师、第二师在天明之后都向西安和兰州两大机场集结了部队,准备搭乘运输机奔赴海原之后,向个灾区挺进。

16日下午,灾区的人们发现天空中不再是一架架长了铁翅膀的大鸟下蛋,而是转悠着旋翼的直升机、慢慢悠悠移动的大飞艇,有了各县县城为出发基地,那里修葺出了一座座救助帐篷、一个个医疗救助基地,和物资储备库,当然有了基地后,直升机便成了翻山越岭快速前往各村社展开救援和运输的主要力量,而飞艇则成了救助力量范围扩大化的主力,救援行动在地震十二小时候彻底扩大到乡村,而人口聚集地比如各大县城的救援工作的重点除了掩埋于废墟下的幸存者外,大规模囤积物资、展开医疗救助和消毒防疫等方面。

人民军无疑是救援力量中的中间力量,陆军及时组织了人力向灾区挺进,空军大规模运输救援人员,他们的空投更是效果很好。而两家民航公司的客机、飞艇都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尤其是中航第二集团的直升机更是在病患紧急转移上功勋显著,从偏远的农村将伤重患转移到县城里的医疗救助点,没有速度快、机动灵活的它们,将有不少人失去宝贵的生命,当然声势浩大的救灾行动,每一支力量都是宝贵而有功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有更多的力量投入到救灾行动中,民间自发组织起了救灾行动,筹集物资、捐款捐血等等,对于自治区而言,灾区的数十万人并不是孤立无援的。

“生死不离,我们决不放弃!!”

一次8.5级的大地震,虽然带走了众多宝贵的生命和财富,但无形之间拉近了人与人的距离,剧烈的摇晃让山河移位,但移不走的是团结统一的心,摇近的是人民自治『政府』和灾区人民的距离,摇大的是人民『政府』和人民军的名声威望,彰显的是整个自治区的团结,体现的是人民力量的强大,因为无论何时,同是炎黄儿女的我们始终都生死不离………

:海源地震和汶川一样,是国人心中难以释怀的痛,小子笔力有限,也不愿为兄弟们伤疤上再洒盐,入不得法眼,就请原谅,也为那场带走了23.4万人生命的地震亡灵致哀,同时感谢永恒的破灭,感谢您提供的资料、意见。。。!~!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