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001章 普通人普通事

第001章 普通人普通事

“壮族的婚姻,和其他民族一样都是自由恋爱和父母包办两种形式。而且壮族历来是实行一夫一妻制的,当然现在我们的婚姻法更是有此规定,这一古来的婚姻制度很有利于壮族一夫一妻制的优秀传统继续传承下去,而且法律又上给予了强有力的保障,所以这套制度一定会继续下去。当然,在壮族中,『妇』女和男子古来以往都是家庭的劳动力,男女的家庭地位是平等的,不过仅有男子有继承权……”

“你倒是快点说说婚姻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民族特别的什么习俗或者禁忌之类的?”

“婚姻制中,壮族盛行‘不落夫家’也叫‘坐家’,现在这种习俗依然昌盛,不过已经略有改观!确切说来,青年男女结婚后,新娘便返回娘家居住,遇重大节日和农忙时节才到丈夫家短暂居住,直到怀孕之后才长住婆家。”

“难怪我说壮族怎么这么多节日,弄来弄去原来是为了给坐家家的新婚两口子嗦。大哥,你和你媳『妇』儿难道也要坐家?我家那口子幸好是个孤儿,也是个汉族,否则这媳『妇』三天两头坐家,我还结个屁的婚。”张宇笑呵呵的看着一身大红装的大哥,今儿是他大喜的日子,熬了这么多年修成正果的美好溢于言表。

“不知道,反正我肯定是受不了这种折磨的,但还是尊重女方父母意见吧!要坐就坐,反而让新婚男女保持适当的房事节奏,免得没两年就成老夫老妻,那事儿变得索然无味可就麻烦大了!”[]大国无疆1

张雨生也是嘴巴里吐不出象牙的人,看到兄弟媳『妇』的肚子是挺大了,而自己那口子却还扭扭捏捏不肯嫁,要不是一番衷心劝导炙热追求,估计还得熬着,不过现在不用羡慕张宇这小子了,他今儿也要成亲了。

“说的也是,不过你可是咱自治区的头号人物,咱就一起坐车去接人,接着民政局注册登记,然后回到家又是一顿酒席,这就算是结婚了。你不会真打算弄得这般低调吧?女方父母就同意这般委屈地出嫁女儿,都说中国人嫁女儿可都是喜欢搞得越热闹越好,巴点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家这天在风风光光嫁女儿。”

“你不是不知道,你嫂子家的情况比较特殊。你知道为什么当初她就是不同意嫁给我吗?其中最大的障碍就是他父亲,这人受过一点教育,脑子就灵活过头了,非得认为他女儿没那个福分和我成亲,我这是好说歹说才把他丫儿给撂倒。对了,你看看我这样子帅不帅?”

“都他娘-的37岁老男人了,说啥也是半只脚伸进中年的人了,干啥玩意儿还说自己帅!”张宇鬼笑着将大哥从头到脚的看了一遍,微笑着点点头说道:“想不到啊,一晃咱俩都做哥们儿十三年了,咱都快从当初的愣头青变成中年汉,皱纹就像抹不掉的颓丧早已在不知不觉间爬上了脸,往后可能会越来越多,不过现在好了,你成亲了,我的娃也快降生了,咱俩很快就不再这个世界的局外人啦!”

薄薄的轻雾还笼罩在群山绿野的时候,当清晨第一只飞鸟刚刚叽叽喳喳飞出巢『穴』,当山野之中似有似无的鸡鸣,一队全黑『色』“华睿”汽车车队已经在这青山绿水之中高速前进,从柳州上柳桂高速公路后,车子就一直保持着八十公里的时速前进,主车道上同向奔行着一辆辆客车、货车、超长挂车、轿车,即便是在清晨,高速公路上的汽车依然是川流不息。

“想不到,真的想不到!当我们还在工业文明世界中乐不可支的时候,世间仍有一片安静的乐土。山青水绿之中歌声嘹亮,淳朴乡村中安详自得。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游历这些歌地方,带上老婆孩子,自由自在的活在这片天地里。”

“你别顾着欣赏两边风景,我这会儿紧张死了。都不知道是不是得了那啥,叫婚前恐惧症的东西?”张雨生此时自然没坐在那辆装扮喜气极了的花车上,而是坐在了其他样子几乎一样的车内,不过由于日子特别,所以张雨生很是起劲儿地要和小弟坐在一起,这世界估计只有他算是自己一个亲人吧。结婚了,父母亲朋都不在,张宇成了他唯一的一个精神寄托。

“放心,一切有我。是不是啊于然?”张宇笑呵呵地踹了一脚前座的椅背,这聪明的于然知道啥时候该装木头呆子,有些时候需要张宇的特殊提醒他才知道该发言了。

“是的,总司令已经叫人详尽调查过了,下了高速路上的这条乡道上,会有多少只鸟要飞过、有多少道拐弯和桥梁都知道,今天没人搅合您的大婚的。”于然一身黑『色』西装,就差戴个墨镜儿显示他的特殊身份了,跟了张宇多年学到的东西不少,油嘴滑舌也是其中之一。

“听见了吧?你就安心的当您的新郎官,要是紧张,你看看那边的山上,轻雾缭绕、雾气冲天,你说是不是有神仙在里面啊,还不赶紧拜拜?”

“我看你一天到晚真的没个正经的,今儿可是我大日子你别胡来。我给你说啊,这壮族和我们汉族一样习惯于日食三餐,但有少数地区的壮族也吃四餐,不过你别想大嫂家是不是吃四顿,没你的份,言外之意就是你丫最好注意你现在的身份。”

“没趣儿!”张宇嘀咕一声,拍拍前座于然的头,那厮立马明白是啥意思,赶紧将公文包递了过来,张宇很快就在车里开始办公起来了,公事私事儿两不误,不过一旁的张雨生可是气得够呛。

“但是,壮族的早中餐比较简单,一般吃稀饭,晚餐才是丰盛的正餐,多吃干饭,菜肴也较为丰富。日常蔬菜有青菜、瓜苗、瓜叶、大白菜、小白菜、油菜、芥菜、生菜、芹菜、菠菜、芥蓝、蕹菜、萝卜、苦麻菜,甚至豆叶、红薯叶、南瓜苗、南瓜花、豌豆苗也可以为菜,以水煮最为常见,也有腌菜的习惯,腌成酸菜、酸笋、咸萝卜、大头菜等。快出锅时加入猪油、食盐,真是绿『色』自然得很,很对你的味儿哦。”

“我倒是想问问有没有大荤可以吃吃,绿『色』的我吃多了。咱家的那老婆子一天到晚就想吃素,都怀上了还要吃,也不为孩子想想,要不是我虎威一发,估计她还惦记着萝卜白菜,你小子别在我面前装疯卖傻,看到青菜咱立马上火,说说有没有啥特别的。”张宇不是不帮哥哥开导,这一说上大话题,张雨生立马不再紧张,就已经说明张宇的方法奏效了,立马把公文包扔回给了于然。

“哦,这个嘛。壮族对任何禽畜肉都不禁吃,如猪肉、牛肉、羊肉、鸡、鸭、鹅等,有些地区不吃狗肉,也有些地区却酷爱吃狗肉。猪肉也是整块先煮,后切成一手见方肉块,回锅加调料即成。壮族人习惯将新鲜的鸡、鸭、鱼和蔬菜制成七八成熟,菜在热锅中稍煸炒后即出锅,可以保持菜的鲜味。而且猎食烹调野味、昆虫也是他们的一大喜好,烤、炸、炖、腌、卤成熟法也是他们所擅长的,嗜酒,口味辣麻偏酸,喜食酥香菜品。主要特『色』菜有:辣血旺、火把肉、壮家烧鸭、盐风肝、脆熘蜂儿、五香豆虫、油炸沙虫、皮肝糁、子姜野兔肉、白炒三七花田鸡、岜夯鸡等……”

“你说过,伯父家是不是有点家底的?这些特『色』菜今天都会上吗?总不会他老人家嫁女儿了,都舍不得弄来吃吧!对了,有没有什么酒水之类的,五谷杂粮弄出来的那才叫好。”张宇继续和大哥讨论,时间在慢慢流逝的同时,车队自然也离目的地越来越近,这张雨生的紧张劲儿也就是舒缓下来了。

“有是有,不过都是些米酒、红薯酒和木薯酒,度数都不怎么太高,其中米酒是过节和待客的主要饮料,有的在米酒中配以鸡胆称为鸡胆酒,配以鸡杂称为鸡杂酒,配以猪肝称为猪肝酒。饮鸡杂酒和猪肝酒时要一饮而尽,留在嘴里的鸡杂、猪肝则慢慢咀嚼,既可解酒,又可当菜。壮族还有许多著名的菜肴和小吃,马脚杆、鱼生、烤『乳』猪、花糯米饭、宁明壮粽,状元把、白切狗肉、壮家酥鸡、清炖破脸狗、龙泵三夹等等……”

“大哥,这烤『乳』猪都是小吃?有没有搞错,这么超级美味儿居然是小吃?”

“什么啊,我说的是著名菜肴和小吃,烤『乳』猪是名菜,哪儿是小吃,你个呆神!”都说人一紧张就觉得时间过得慢,无聊的时候尤其严重。有了话题闲聊,迎亲队伍是‘很快’就抵达了目的地,柳州市幽兰的一个壮族小村寨。[]大国无疆1

壮族的房屋类别,其实是需要分地理位置的。居住在坝区和城镇附近的壮族,其房屋多为砖木结构,外墙粉刷白灰,屋檐绘有装饰图案。而居住在边远山区的壮族,其村落广西龙脊的壮族山寨房舍则多数是土木结构的瓦房或草房,建筑式样一般有半干栏式和全地居式两种。

干栏也叫木楼、吊脚楼。壮、侗、瑶、苗、汉等族都有,多为两层。上层一般为三开间或五开间住人。下层为木楼柱脚,多用竹片、木板镶拼为墙,可作畜厩或堆放农具、柴禾、杂物。有的还有阁楼及附属建筑。一般干栏都依山傍水,面向田野。一个寨子一个群落,既雄伟又壮观。有些村寨,家家相通,连成一体,就像一个大家庭。居室格局,各处自有特点。

杨紫芯的家就在山村一个大山寨之中,山里除了修建公路的工程车和收获季节进山收购货物的小贩,已经很久没有迎来如此大批的车队,而且还是清一『色』的豪华车,这村里除了来过几辆甲壳虫以外,还是第一次迎来华睿轿车。

村里有名的才女要出嫁的消息早就传遍了四周,整个山寨的人们提前了好几天就在准备相关事宜,迎亲车队刚一进寨子的那一声声车笛长鸣终于让他们的忙碌停了下来,村里未到读书年龄的孩子和一些老人听到车笛声是第一批走出寨子迎接的人群,随后赶到的便是村里的正在帮忙筹办宴席的人们,大家沿着那条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的进寨水泥公路一字排开,在经过村长的一系列礼节之后,车队满身湿汪汪地开进了寨子,乌黑的车身被泼上象征喜庆的清水后更显剔透,每一辆车都犹如一面镜子,将欢笑人群的笑脸倒影其中……

“按照第一计划进行部署,立刻联系已经达到的小队,确认目前的周边安全情况。”张宇在还没下车的时候,已经在做自己分内的事情了,对于大哥结婚而言,这些也就是他分内的事儿,想了一下后对于然继续说道:“还有,这村子依山面水,后山林深草密,多派人进去搜索搜索,必要的小道要点派人守住,于然今天就看你的了。还有,新郎官,是时候该你行动了。”

壮族服饰主要有蓝、黑、棕三种颜『色』。壮族『妇』女有植棉纺纱的习惯,纺纱、织布、染布是一项家庭手工业,用自种自纺的棉纱织出来的布称为“家机”,精厚、质实、耐磨,然后染成蓝、黑或棕『色』。用一种叫大青的草本植物,染成蓝或青『色』布,用鱼塘深染成黑布,用薯莨可染成棕『色』布。张宇刚一下车便发现村子里的所有人今日都穿上了盛装,张宇已经在广西混了这么多日子,虽然对美食还没怎么研究透彻,但衣着还是分得清的。

壮族『妇』女壮族服饰男装有右襟与对襟两种,右襟衫反膊无领,衣纽从右腋下开至腰部又转向正中,再开出三四寸而止,衣襟镶嵌一寸多宽的『色』布边,用铜扣纽,再束上长腰带;对襟开胸,长仅及脐的紧身衫,这是在劳作时穿着的。而女装为无领右襟,只是衣袖比男装大些,宽大近尺长至膝盖,镶嵌绲边边条有宽细,一般在二三道以上。肩内贴布反衬在外,起缝三线,名叫“反膊衫”。男女衫的扣钮均铜纽或布纽。男女裤子式样基本相同,裤脚有绲边,俗称“牛头裤”。已婚『妇』女有绲花边的肚兜,腰裤左边悬挂一个穗形筒,与锁匙连在一起,走动时发出“沙啦吵啦”的响声。男子礼服惯穿长袍,外面套上一件短褂,通称“长衫配马褂”,起先是头戴顶圆帽,后来改戴礼帽。

而壮族未婚女子喜爱长发,留刘海以区分婚否,通常把左边头发梳绕到右边约三七分可用发卡之类东西固定,或扎长辫一条,辫尾扎一条彩巾,劳作时把发辫盘上头顶固定。已婚『妇』女则梳龙凤髻,将头发由后向前拢成鸡(凤)『臀』般的式样,『插』上银制或骨质横簪。

男女都穿布鞋,中年『妇』女上山劳动爱穿自己制的猫耳布鞋,俗称鞋猫,形似草鞋、有耳、有跟,用一条扁纱带将鞋耳和鞋跟串起来,任意绑扎调节松紧。张宇自然不能环顾四周太多次,看着众人热热闹闹的围着张雨生进了传说中家境相当殷实的伯父家,他们这些人只有呆在门外的份,也应该呆在外面,好好坐在凳子上等候消息。

“怎么样?都安排好了吗?”张宇没和村长拉扯太久,没一阵后村长也乐不可支的去折腾新郎官了,剩下的张宇很是孤单的地坐在那儿,就在那儿等候张雨生的好消息,看到安排完任务的于然回来,张宇自然问起了他。

“安排好了,这村子的村民大部分都进去折腾总理事去了,这杨家嫁女儿的事情可是当前村子里最大的一件事情。”于然看了看,笑呵呵的说道:“总司令啊,这依我看,村里已经很大程度上调整了相关礼节,咱们的迎亲已经算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不过主人家不会把招待宴省掉的,这可是犯了壮族人家的大忌讳,所以一时半会儿我们是脱不开身的,饭是一定会吃的。”

“怎么说呢?饭吃不吃其实不要紧……你也坐下吧!壮族是个好客的民族,过去到壮族村寨任何一家做客的客人都被认为是全寨的客人,往往几家轮流请吃饭,有时一餐饭吃五、六家。平时即有相互做客的习惯,比如一家杀猪,必定请全村各户每家来一人,共吃一餐。招待客人的餐桌上务必备酒,方显隆重。敬酒的习俗为‘喝交杯’,其实并不用杯,而是用白瓷汤匙……”

张宇自然对广西境内人口最多的壮族很是了解,于然也是,接过话来笑呵呵的说道:“就是,这壮族人家的客人一到家,主人必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给客人以最好的食宿,对客人中的长者和新客尤其热情,你看看那边的老伯们不正在忙碌着准备美食吗?”

“哦,对了!话说回来,咱们一会儿用餐时须等最年长的老人入席后才能开饭,长辈未动的菜,晚辈不得先吃;给长辈和客人端茶、盛饭,必须双手捧给,而且不能从客人面前递,也不能从背后递给长辈;先吃完的要逐个对长辈、客人说‘慢吃’再离席,晚辈不能落在全桌人之后吃饭。没执勤的兄弟都给叫来热闹热闹,在这个地方哪儿能有啥危险的,最大的危险就是不敞开肚子吃弄得主人不高兴,不嫁女儿给我们总理事,那可就罪过大了!”

“还有就是,于然啊,这会儿也没什么事儿,我们还是聊聊你,或者是这支队伍吧!你至少跟我也是有四年多了,谢逸那小子在军校了过得不错,打报告说应该让你也去学习学习,我寻思着你今年也二十八了,给我当一辈子的警卫队长兼助手,我看得出你有更好的前途,在我这儿到顶也就是一上校,你……”

张宇的话说到这儿已经很明显不过了,张雨生的助手一般都是两年一换,学习到本事的助手们很快就会外派做事,最出『色』的人已经在做到了市长的位置上,其才能得到了更大的平台施展、其所学所想得到最直接的展示,而张宇身边的人却…

“司令,你的话我明白,我知道你对我的照顾,但我并不这样认为,真不这样认为。”于然当然想过自己的未来,如果继续这么呆在张宇的身旁,作为内卫队队长的他迟早有一天不会胜任这项艰巨的工作,有人会比他更强更懂得如何保护首领,如果说军队是一群热血男儿的集体,那内卫队就是一批军中精英们的殿堂同时也是坟墓,军人的价值是体现在战场之上,没有经历过血与火的内卫队显然不能让一个军人明白其价值的所在。

“一个人能走多远,要看他与谁通行;一个人能有多优秀,要看他受谁指点;一个人能有多成功,要看他有谁做伴。我一直都看得出,你是热爱军队热爱奉献的,你的心和内卫队里很多人一样,向往着火热的军营、赤诚的雄心,只有一个营大小的内卫队明显太小,而且很不适合你,也不适合目前里面的一些人,谢逸是我的一个尝试,尝试赋予你们更好的前途,就像我们即将进行的军事改革一样,圆更多人的梦、成更多人的愿。”

“其实,队员们对能入选内卫队都很是自豪,但长期以来我们都是过着紧张有余、实战为零的日子,情绪肯定是有的,毕竟军人自古都是热血好男儿,都是您嘴里念叨的好战分子,但又担心真出事。总之,矛盾不断的日子里我们已经走过了好几个年头,就像我们人民军的旧军事政策一样,时代在进步、人心在变化,新的军事改革必将取代旧的制度……”

“呵呵,看来你丫还真学到不少东西。”张宇站起身来,拍了拍于然的肩膀说道:“真坏人不可怕,怕的是假好人。我一直都是一个大坏人,估计一次军事改革会让很多相处多年的战友彼此分离,这个大罪人无论如何我是当定了,都是大老爷们有啥话是不会藏掖在心里的,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男人之间的兄弟友谊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特殊情感,一起扛过枪、蹲过壕、打过仗…将陆军进行一次彻底的改革,不为你也不为我!”

“总司令,如果真要这么做,我相信每一个军人都会坚决执行命令,包括我在内。”于然站起身来,给张宇敬上一个礼后便跟着一道进院子,好好准备吃顿婚宴,当然或许这也是他还有一部分内卫队队员最后一次和张宇聚餐,往后的内卫队就不再有他们的身影,野战部队、军事院校等等地方将会有他们的奔波的身影,因为改革势在必行。

婚礼的进程大部分其实都是以男方为重点内容,女方这边即便再麻烦,也有结束的一刻,当然一切都如张宇的猜想,他真的是忍口不多吃,热闹的婚宴一直持续到下午两点才结束,而回去的路上张雨生没再和张宇同车,有了新娘的他早就乐呵呵的坐进另一辆车里,而张宇却有幸和张雨生的岳父岳母同车了,车队很快就在一片祝贺声中离开山寨直回柳州。[]大国无疆1

“伯母,听说您很能唱歌,壮族的老少男女都是能歌善舞的好手?”张宇这次自然坐到了前座去,为了不让载着两位‘贵宾’的豪车内氛围过于冷清,张宇主动找个话题来谈谈。

“是啊,壮族人民能歌善唱,村里有定期举行的唱山歌会,称为歌圩。歌圩日期各地不同。以农历三月初三为最隆重,大山歌圩有万人以上参加。有请歌、求歌、激歌、对歌、客气歌、推歌、盘歌、点更歌、离别歌、情歌、送歌等等。本打算让你们在这儿过上一夜,村里会安排最会唱歌跳舞人办场舞会好好热闹热闹……”

“是是是,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热闹…”脑袋一转,赶紧将话题转移开来。“大嫂紫芯才华横溢,其中肯定少不了伯父的悉心教导。”

“也没啥教导不教导的,张总理事来向咱求婚,就说他是普通人,咱家闺女也是普通人,没啥身份差异就能成亲结好。”

“对对对,咱都是一群普通人,普普通通的人。”张宇乐呵呵的回答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