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章 骨感

第二章 骨感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张宇站在人民武装部一号大型会议室主讲台上,用一句很简单的话,拉开了军事改革会议的序幕。这是自人民军的陆军自1914年2月25日建军以来,第一次进行军事改革,一次全面的体制改变。

“世界上没有想不通的人,也没有走不通的路。只要我们有决心、有毅力做好的事情,那就一定能行。”

陆军并不是一支正规军,至少在张宇的心里还未把这支部队当成一支真正的正规化部队,一支打不倒、压不垮、拆不散的英雄团体,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陆军从诞生之日开始到现在都未尝一败,从打倒广西军阀陆荣廷,到借护国和护法战争之机扩大势力区,陆军的敌人是一个不如一个,到了现在,最能征善战的第一师也仅仅是在新疆境内打打小土匪、杀杀异教徒等等。

“国内形势很清晰、很明朗,无关乎党派、无论及政见,各省各派军阀是谁强谁为王,自认为有半斤几两的直系和奉系军阀爆发直奉大战,不就是一个为权利为地盘的战争么?真正考虑到百姓生死的,只有咱们人民军。可军人的使命是什么?我们在座的各位有没有理解这个问题,好好想过没有?”[]大国无疆2

张宇没有直接指出陆军内部的一些问题,其实也不叫什么问题,陆军一直维持着几年一仗的规律,所以才能在14年到22年打下了四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有人就这么分析着规律,认为军队必然又将强势出击,为人民『政府』拿下一块接一块的地盘,接着又是一些年的休整,然后再上路,直至统一整个中国。

而事实上,人民自治『政府』的能力的确很大,目前的自治区也处于很好的一个态势,虽然经受了一次大地震考验,但区内发展还是非常良好的,向西有西藏和青海两省可供继续拓展,但这种拓展与军队无关,而自治区的东面,从与俄罗斯帝国接壤地方开始,一路往南看,可以发现大半个蒙古已经是自治区的,山西的阎锡山、河南和湖北的吴佩孚、湖南的陈潜、广东的莫荣新,如果陆军真要继续吃进,那只好对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动手。

广东地理位置和盘踞势力复杂,孙中山是压不住广州军『政府』内部矛盾的,迟早陈炯明和莫荣新俩人会大打出手,江西的龙济光也不会袖手旁观,陆军这时候进去只会成为众矢之的,还不如等他们自己先『乱』一『乱』,广州军『政府』走向分崩离析的时候才是出兵的良机。

而湖南这个省是最诱人的一个地方,其实际控制人陈潜和人民自治『政府』关系很不错,“和平收复”的机会相当的大,是不可能作为出兵动手的对象的。而往北走的那厮吴佩孚,占着湖北、河南已经不少年,英国人是他背后的坚决支持者,而事实上他家的亲戚特别多,尤其是背后管制着安徽、浙江、江苏的孙传芳,俩人沆瀣一气把长江中下游把持得是牢牢的。

山西的阎锡山也是一好人物,用第三师戴成勇的话来说,他一个团就能把阎锡山给活捉了,然而要他去把吴佩孚或者孙传芳的脑袋给拧下来,他说至少还得第二师做支援。所以这些军阀虽然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动,但都不能动,原因很简单,自治区需要一个安静的氛围、一个发展的时间、一个成长的黄金时期,尤其是新疆、甘肃、陕西三省,如果不具备一定的基础而再贸然发动战事,突入了中国传统的政治、经济圈,帝国主义列强和军阀们的眼里,不光是人民军,连人民自治『政府』都将成为焦点,人怕出名猪怕壮,尤其是人民『政府』现在还不够结实的时候更不需要贸然出头,也没到出头的时候。

“传统的步兵已经不符合时代的发展需要,军队的专业化、机动化、合成化必将成为发展主流,军队依靠两条腿进行战术机动作战的日子必将一去不复返……欧洲战场上英国使用了坦克作为进攻的利器,新武器诞生之后所带来的是新战术变革,当今这个世界已经进入电力工业时代、内燃机交通时代,部队进入摩托化甚至机械化的时代已经不远!”

“陆军当前的体制是很具备执行各种基础战术任务能力的,我们的师、团、营建制体现了一定时期的军队战略战术需要,如今这一制度已经沿用八年有余,国际国内已经出现了新的形势和军情变化,为了陆军更好的发展,改革势在必行……”

陆军此次的改革可以说是全面的,当然也可以说是不彻底的,其核心就是军队向摩托化和技术化转变,实质就是陆军将更专业化以适应未来的大规模集群化战争,总而言之,摩托化是过渡、机械化就是目标。说俗一点,就是军队中或要出现坦克、装甲车等新式武器了,有了新武器就得有新战术、新编制,所以所谓的军事改制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年4月5日,人民军陆军军事改革命令由人民军总司令张宇正式签发,和改革命令一道签发的还有《关于人民军改制指导意见》、新的《人民军士官管理条例》,还有一个新军事力量体系改革意见。

“人民军只有三个军种,陆军、空军和海军。整个自治区能拿枪的人,除了人民军,也就剩下武装警察部队、公安部队,还有改革以后各省市的民兵部队。总而言之,人民军是要向更好的方向发展,‘垫脚石’就是曾经的民兵预备役师……”一位老兵对军事改革发表的看法是正确而又明晰的,人民军容不下三个预备役师和教导旅,时代发展趋势和人民『政府』发展战略促使人民军必须做出改变。

无论会有多少人看待这次变革,命令签发以后各军很快坚决执行起命令起来。驻四川的预备役第一师、贵州的预备役第二师、云南的预备役第三师,都一一改名为人民军第七、八、九师之后,由驻新疆的第一师、甘肃的第二师,接纳第七师一部分,连同1922年招募的新兵一道,组成陆军第一军,军长唐仁辉、政委吴东平,直面西北即新疆、甘肃和青海等省份。

第二军,以接纳不少新兵的驻陕西的第三师为主,并入第七师余部和整个第八师后组成第二军,军长戴成勇、政委郭一鸣,第二军以陕西、蒙古和绥远为主,北京、山西、河南等省是其未来目标。第三军以驻南宁第六师为主,并入前云南预备役第三师也就是改名后的第九师,军长穆达、政委雷勇,大西南是他们的长居地,东南亚或许会是他们的攻防目标。

第四军是以驻梧州的第五师为主、并入驻海南的第四师一部后成为陆军四大集团军中规模最小的一个军,军长邓拉本、政委林中则,本打算将驻柳州的教导旅并进第四军里面扩大其规模,但教导旅的架子更大,而第四军另有任务所以便放过了教导旅成了陆军四大军中最小一军。

教导旅改制为陆军快速反应旅,常年驻守柳州的任务注定它与其他部队不同,而且这次变革以后该旅就更加不同于其他部队了,他们走向了和空军的“合作之路”,四大军或许还要比拼一番决定哪支集团军成编出装甲实验部队出来,早日脱离坐汽车、摩托车的“苦海”奔向机械化部队美好未来,他们已经开始要借助飞机的力量机动作战,对于紧急事件快速反应就是他们的使命,而空军的打算就是借快反旅实验其未来建设空降军的可行『性』。

然而速度最快的莫过于海军,驻防海南岛太久的王淼生自己给自己找了条特比的康庄大道,那就是带领被第四军刮走的一部分加入海军,成为海军陆战队的首批队伍,虽然规模只有一个团,但海军的的确确需要一点陆基力量,尤其是熟悉海洋的第四师这样的部队更是巴点不得全部并入海军,但邓拉本可不想自己挂着一个军长的牌子,手下却只有一个师的部队,硬是将第四师划拉走了一大半,剩一个团给海军做发展根基已经是相当“人道”了,而后者以很快从其他地方编入一些战斗人员,勉强为自己的海军陆战队拉起了一个旅的部队。

到此,很快人民军最高统帅部和参谋部决议,以陆军第四军作为装甲力量试行点,空军可以与快反旅相互配合学习,研究空降军成立的可行『性』,而海军则以海军陆战队第一旅当然也是唯一的一支陆战力量为基础,发展由海至陆作战思想、战术等等。

然而中国有一句话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陆军虽然说是一次改制,一口气让不少并肩多年的战友分离开来,这算是一个坏处,但好处还是不少的,传言国防科技大学和国防大学都将开办在陆军的锅里,如果真像言传的那样,两所院校落在陕西和四川两地,陆军或多或少会得到更多的好处,但空军和海军也没过于羡慕陆军,而且俩都是得了便宜会卖乖的,不像陆军老大哥那样张扬,有啥好处都使劲儿往肚子里吞,谁叫两军都还弱得不行呢,唯有抓紧一切契机发展、少招风惹事儿才是正途。

“空军是在海源地震救援行动中『露』了大脸的,立下的功劳我们都很清楚,而且有三大航空集团在那儿做支撑,空军的发展是很有前途的。尤其是在当今世界我们还是首次将空中力量军事化、正规化,战争打的就是不对称战争,陆军说是我们强有力的拳头,进攻是利刃、防守是强盾,而空军就可以说是我们人民军的法宝所在……”

张宇没打算自己把空军司令的位置做多久,蒋阳英成长起来后他就打算交出大权,海原大地震空军表现很不错,这算是蒋阳英走向正统之前的一次能力展示,同时也竖立了他自己的威信,张宇这才在二三年年初交出了空军司令这一大权,只剩下三军总司令一职在身。[]大国无疆2

“这我知道,总司令对三军尤其是空军是极其用心的,空军是一个高技术兵种,有强大的自治区工业实力做基础,空军的前途自然是一片光明。”

蒋阳英不擅长于恭维,他是一个真正学习型将领,跟着张宇从飞机研发到设计生产定型,他无时无刻不在学习着,空军不同于陆军,可以说人类战争史绝大多数都是陆军方面的,陆军的发展遵循着很强的历史规律『性』,而人类的飞行梦才圆不久,以各种飞行器为作战基体的空军,要想有所经验借鉴、战例学习都是不可能的,空军的发展很大程度上都是依靠张宇的指导和空军自己的探索,当然成立至今海空军的发展战略都是由张宇一手杜撰,虽未错误但毫无基础战术,发展方向可以被指出,但真正要形成具体的战斗力,还是要海空军自己去琢磨、去探索。

军事航空泛指用于军事目的的一切航空活动,主要包括作战、侦查、运输、警戒、训练和联络救生。在未来,夺取战争的制空权是左右战争发展方向的关键,也是空军的主要目的。军事航空活动主要是由军用飞机完成,军用飞机分为作战飞机和作战支援飞机两类。

“我们都知道,空军的典型的作战飞机有战斗机、攻击机、战斗轰炸机、战略战术轰炸机等等,而支援作战飞机包括军用运输机、通信联络飞机、侦查机、军用教练机等,直升机在侦查、运输、通信联络、搜救等方面的功用,海原大地震的时候就已经展示了这些方面的优势。”

“随着时代的进步,我们相信肯定会出现两个分类中会出现适用于新用途的专业飞机,但我们无论如何盘算,可供我们发展两分类用途的飞机,也就只有三种飞机,c-01‘蓝鹰’飞机、f-01‘飞雕’战斗机、z-01‘竹蜻蜓’直升机,所能想到的、需要的用途,都将以它们为发展蓝本,衍生出相应的机型。”张宇对空军的熟悉程度是相当高的,这也是作为一个二世为人的穿越者应有的觉悟和做法,重视空中力量是必然也是必须的。

“是!我们的发展基础就是这三款飞机,在很长时期内空军都将以发展壮大为主,三款飞机会带出很多的衍生机型用于不同的用途,不同的方面会有不同的战术,我们需要时间才能熟悉并掌握这些,未来究竟如何变化我们无法预测,但我们能做的就是好好成长起来,具备一定根基和基础的情况下,也能更好适应未来的各种变化。”蒋阳英深知这空军发展的不易,不断发展的世界迟早会有一天全球都重视起空中力量来,蒋阳英不认为自己的空军是一群笨鸟,但先飞先获得优势的道理还是明白的。

“是啊,就前中航集团的c-01蓝鹰运输机,这飞机的好我们就不用多说了,看看两家民航企业是如何利用它们发大财的就知道了。以它为基础,3000公里的航程和2吨多的运载量是极其可观的,发展成作战半径1200公里的轰炸机、军用运输机、通讯联络机是不成难题的,而且我们已经做到了,将来是不是需要飞得更远、运得更多的我们不知道,但目前我们知道它是很好的,放到全世界去也是最先进的。”

“而我们的f-01飞雕战斗机,这飞机是全球第一款单翼全金属高速作战飞机,以二十毫米航炮或12.7毫米重机枪为武器,以格斗手段夺取制空权为主要目的,其实还是可以发展出一些特殊用途机型的,挂载炸弹、对海对陆作战等等,作为战术支援飞机使用是很好的,而且我们已经在尝试飞行员架机俯冲『射』击、投弹,这恐怕会改变未来海陆军的作战模式……”

“啊?”听到蒋阳英的闲聊话,张宇差点把嘴里的茶给喷出来。“这很好,很好,敢于尝试各种新奇战术是件好事,不过一定要注意飞行员的安全,咱们的飞行员们可都是一个个宝贝,不过你真认为空军可以用于对海作战?用飞机凌空轰炸敌方军舰、用作战飞机投『射』鱼雷或者什么的,你们也尝试过了?”

张宇当然知道未来执行那种战术的飞机叫什么,俯冲式轰炸机和鱼雷轰炸机不就是那两种战术所引出的两种战术飞机,当然自治区目前没有专门研发这样的飞机,空军用战斗机来进行尝试,已经很出乎张宇意外,因为他根本来没来得及给海空军说未来两军的具体战术发展模式什么的,没想到他们竟然自己开始折腾起来了,陆军没事儿弄装甲,海空军想到了协同,还真让张宇大感欣喜得紧。

“这…这去年海军的陈绍宽司令在和您商议海军未来发展方向问题后,紧接着美国那边的饿华盛顿会议进入商议什么海军军舰吨位对比的协商,这陈绍宽司令就找到我说他要尝试一种新的想法,要真是做得好,那可就为海军快速成为世界一流海军找到捷径了,方法很简单,那就是让我派出了一个战斗机小队给他实验想法,后来飞行员们的报告上写的就是,他们被陈司令叫去对海舰艇和对陆地固定工事进行攻击,鱼雷、炸弹什么的都扔过……”

“陈绍宽那小子做这种好事儿,怎么也不给老子打个招呼呢?”张宇小声嘀咕一阵后,笑呵呵的问道蒋阳英:“他没给你说他的想法实验得怎样吗?借了一个战斗机小队就没补偿你什么?他丫真舍得把他那些宝贝军舰拿出来模拟攻击…”

“没说,他那人有啥好东西都藏着掖着,深怕谁知道了似的,借我一个小队没谈什么回报,就说欠我一个人情,将来海军一定会报答的,而且他说滴水之恩定当会涌泉相报。”蒋阳英非常奇怪张宇的这一连串反应,赶紧说道:“司令难道看出了什么?我只知道美国的华盛顿会议对整个世界未来的海军发展动向很重要,对陈绍宽尤其很为关键,但列强们还是一如既往的重视大炮巨舰,我估『摸』着陈绍宽司令一定是看出了什么端倪,把飞机弄上军舰是个不错的主意,如果…”

“如果什么?你是个聪明人,陈绍宽还比你要聪明,你是被他当娃耍了知道不?我看你也明白,这以后你空军可就要多个对手了,陈绍宽那厮说啥涌泉相报,你就真信了?”说完,张宇看着书桌对面一副大彻大悟模样的蒋阳英,摇摇头后笑着劝道:“你就放宽心,这海军再怎么发展空中力量,咱中国能有多大的领海给他折腾?一千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上空还不是你蒋阳英空军的天下?”

张宇一番劝说后,蒋阳英算是把心中的邪火给压了下去,立马转愁容为笑脸,说道:“这飞雕战斗机的『性』能是不错,最大3800公斤的起飞重量,5000米的最大平飞速度能达到每小时480公里,最大飞行高度9000米、全负载包括挂载一枚100公斤炸弹时的作战半径达300公里,而且装备备弹650发的四门20毫米机关炮,可以说是一款非常优秀的战斗机,这陈绍宽该不会看上它了吧?”

“反正,我觉得这小子有那个念头,用飞机来扔鱼雷和炸弹的特殊想法,你可得好好注意一下,海军能够折腾出这些想法,说明他们的创新意识和能力是难以估量的,空军可得迎头赶上,不过我看你不妨和陈绍宽合作合作,互相学习学习。往后他能在海上折腾,你就敢在陆地上鼓噪,谁说海军可以多元化,空军也可以……”

“这,时时刻刻都是欺负陆军老大哥,都是陆军受憋屈,还真是苦了陆军了!”蒋阳英又一次得了便宜卖乖,不过这次乖,真的验证了张宇说过的那句话——“现实是骨感的”,为了更好的发展、更好的前途,是人都有竞争的意识和手段的抉择,现实就是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打磨下,变得越来越骨感起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