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六章(续)这些年 (明日双更)

第六章(续)这些年 (明日双更)

“能将天堑变坦途,唯有中国道桥。”不会停下脚步的除了自治区的铁路和水电建设以外,自治区的公路建设步伐也是从未停止下来的,尤其是在自治区又扩大了之后,广阔的田地里怎么能少了四通八达的公路呢!

对于自治区而言,如果说中国道桥第三施工公司在广西西南沿海地区修建的高速路网是一次伟大的尝试,为该省的经济发展物流流通速度提高了一个档次,让人民认识到高速路网的意义所在,是一次意义非常重大的尝试。

而就可以说交通运输部策划的战略级高速公路线,中国道桥三大施工公司鼎力支持之外还“擅自”增添了许多进来,共同构成了一条史无前例的战略高速公路。从广西重要的港口城市北海出发,上高速路后一路往北可以抵达重要燃油动力工业城市玉林和重要港口城市梧州,而后过贺州之后转向自治区最重要的工业城市柳州;也可以从北海出发经南宁后北上,经来宾后达到柳州。

也就是说就因这一条战略高速公路,广西省大部地区就具备了高速路互联能力,无论怎样行使都可以抵达重要城市柳州。继续旅行下去,从柳州向西出发,经过电力设备重要工业城市河池之后进入贵州境内,经贵州省会贵阳和重要地区城市遵义之后,跨过长江直抵沿江重要工业城市重庆,再往西北方向行驶,高速公路经过了重要工业城内江和资阳之后抵达成都。

到达四川“首府”成都这一重要城市后,再往东北方向行驶,经重工业城市德阳和绵阳之后出广元到陕西汉中,一路直往东北就到达战略高速路的终点也就是中国古都西安、也是自治区陕西省省会。[]大国无疆6

途经如此众多重要城市的高速路无疑为各地区的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契机,托运繁琐的铁路运输不再限制中小企业的发展,通过载重汽车他们可以借高速公路进行物流周转继而实现了自治区的经济流通,公路运输的小、快、灵优势完全借助高速公路体现出来,可以说它带动周边发展的效益比铁路还要强上几分,尤其是针对发展规模不大、业务要求比较高的企业,他们的货物在各地区上市速度和供应成本,都与企业的效益直接有关,有了收费较为合理而且方便快捷的高速路后,选择高速路进行公路运输反而会提高总体效益,当然高速公路并不能取代铁路运输,两者的意义和重要『性』没有可比的需要,但有共存的价值。

效益不错和意义都不错的高速公路受到了好评,这就变相地给予了三大公司更大的信心,他们的目标比起铁路建设的四大金刚而言更为宏大,第一施工公司希望早日打通至乌鲁木齐和包头的高速公路,这样一来凭借民营企业在这些地区庞大的物流运输要求,要知道这些地区的农牧产品可都是很好的工业原料,只要高速公路能通往这些地区,必将给沿线周边的农牧业发展带来更好的经济效益,因为借助高速公路,会有更多的企业进入这些地区收购农牧业产品,届时让海南岛上的人吃到新疆的葡萄干、蒙古的正宗羊肉代价必将更小,会有更人愿意品尝那些美食,自然这高速公路上也就会有川流不息的车流了,所以高速公路挣大钱的想法绝不是梦。

而第二施工公司的梦可就要现实一点,他们经历过云贵高原修桥架路的考验后自然更加稳定和成熟,“柿子捡软的捏”的道理谁都明白但并不是都懂得。作为发展势头最猛的四川境内有着数不尽的物流需求在内,扎跟于四川境内大修高速路网,就如同第三施工公司当初牢牢扎进广西省里一样,成都、重庆、内江、南充、泸州等等地区都是一个个交通枢纽城市,将他们连接起来的高速路网必将大获丰收,当然最令人向往的就是修起从重庆出发到湖北武汉的川汉高速,这也必将是一项巨大的潜能投资工程,按照自治区的发展态势,新并入的地区都将是发展的重点,两湖地区必有超强的发展潜力,所以综合再三,在『政府』的特殊“指导”下,他们选择了潜能投资。

同第二公司一样,第三施工公司将广西境内折腾得差不多的时候,猛然发现以后的筑路市场,高速路修建工程上西北地区有了第一公司、云贵川地区有第二公司,自家要想好好发展就得赶紧找个有潜力的大市场,湖南这个人口大省又是新并入自治区的待建大区,必然有着难以评估的潜能,光是未来自治区的各种基础工程建设所能带来的物流就够他们赚回高速路成本,更不用说那些民营企业疯似地扎进新地区谋求发展,除了看重新并入地区巨大的人口资源潜力之外,廉价的劳动力和大堆大堆的促进地区发展特许政策,都是这些民营中小企业所惦记的。

民营企业们立下了根、稳住了脚,第三施工公司的高速路已经给他们建去了,让他们与老区实现完美互联,企业的产品和市场得到了拓展,自然这过路费是够人赚的。所以第三施工公司进入的地区就是湖南,首个目标就是桂林出发,经永州、衡阳、长沙、岳阳跨长江后直抵湖北重要城市武汉,这与第二施工公司的计划都差不多,因为目标都是直指武汉,不过显然第二公司因工程路程更短、基础更好会先行完成,不过湖南境内庞大的人力资源也是不容小觑。

众多基础建设公司都是卯足了劲儿在兴修各种工程,完成自治『政府』规划的同时也为自己的企业带来无穷的利益,但最终获益的还是人民,当然这其中得到好处不少的就数『政府』。

“一次兼并行动,没想到给自治区带来了如此大的变动。整个自治区无论公司大小『性』质所属,都被两个省的加入调动起来,这一片工商业一片热闹的景象让我想起了一战期间,那些日子仿佛一夜之间又一次来临了。”

张宇当初被提醒要做好应付国内格局洗牌的准备,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所以人民军是经过一系列筹划和准备后,无牺牲的情况下拿下了两个人口资源大省,有了这两个农业大省的加入,加上国际金融形势的回暖,自治区的工商业就迎来了一次大利好吗,整个经济发展形势都快被判定为经济过热了。

“湖南人口2985万余人,湖北人口2530万余人。加上我们多占着龙济光和陈炯明的一些地盘,两湖的面积绝不是21万和18万平方公里,资源富足、人口众多的两个省加入进来,而且两地都处于无工业发展的状态,如此庞大的一个原始市场怎么不让老区的公司企业们疯狂,我估『摸』着用不了多久咱们的那些大企业也会蠢蠢欲动,而且我们又在两湖地区大兴基建工程,这修铁路、修公路难道不刺激工业发展?小公司小企业们都蜂拥而入,难道他们不会坐立不安?”

张宇接过大哥递给的一份文件,是关于对两湖地区的合理开发意见,总务院的批示张宇很多时候都会过目一下,毕竟有时候他也能提出一点合理的意见出来,虽然没有三个臭皮匠,但俩个穿越者的合谋计策,要错也错不到多少。

“这样一个热闹场景,搞得我都有了要去开工办厂的想法。”张宇看到总务院的指导意见中,指示刚完善不久的两湖各级『政府』,一定要重视土地政策的实施、重视基础设施建设、重视招商引资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当然更重要的是不能与陕甘新三省,在招商引资方面展开恶『性』竞争,接下来的就是『政府』直属的一些企业发展意向,这些大型企业的入住无疑是对两湖地区发展的超级利好消息,当然也就是看到这儿张宇心中的疑问就更多了。

“头儿,这湖南湖北是很重要,但并不是重要得非要一步登天式的发展吧?湖南的长沙、湘潭、株洲、衡阳等地区,湖北的武汉、黄石、荆州、十堰等地区,你一次『性』弄出八个重点工业建设城市,你不怕一口吃得太多而噎死了?”

张宇说到这儿,站起身来给拉来一张地图就给书桌对面的大哥指点。“看到我指的地方没有?在四川的西南部,我们在修建大型的钢铁城市攀枝花,而且我给你说那些钒钛对于社会和军事而言相当重要,而且蒙古境内的包头咱也准备修建钢铁城市,而且那里的稀土金属很重要。你丫儿竟然想到要在武汉和黄石弄起两个钢铁城出来,你以为这是种粮食呢?多了就可以放进仓库里屯着!”

“在湖南湘潭建立机械工业我不过问,柳州之外的咱就只有个成都和昆明,有了湘潭后在机械工业发展会更为有利。当然在湖南株洲和湖北十堰兴建汽车城这也很好,咱们的四大汽车制造企业也该走出广西到外省发展了,四川有了个重庆和资阳明显不够,加入一个株洲和十堰后会更有利于发展,但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要修那葛洲坝水电站?现在三大水电集团除了在攀枝花折腾的第一集团,哪个不是爱上了小水电建设的,第二和第三集团在云南和贵州发展得好好的。咱们又不缺电力,你到长江上修道水电站,除了防止列强们军舰从长江航道驶入,窥得自治区的究竟,或者防洪。其他,我还真没想出来为啥非要修那玩意儿不可?”

“去年长江水灾泛滥,两湖地区受灾严重。而今年却又爆发军阀混战,人民军最终以微乎其微的代价获得两个地区,并且很快就会让它们成为我们自治区发展进步的着力点,借助对它们的开发利用,我们的经济发展又将登上一个台阶。我们有这个实力做,为何不做?而且我只是一个意见而已,从工程策划到实地调研一直到最后建成发电,这不知道要花多少年的时间,这你是清楚的,我只不过是为以后两省的重工业找市场而已,就像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急需营养输入。”

“在你看来,西北和西南地区的重工业都是有市场的,广袤的西部地区还有数不尽的工程要施工修建,会有很大的市场等待它们去融入和成长。以老区带新区,一代接一代,最终咱们就会有很强的综合实力,而不是到了统一之后才来大兴土木,效率虽高但见效慢。而你这种办法却让我们在不断统一的道路上,又发展了工业和经济的双发展。代价就是要适时的拓展新区,为新工业布局寻找着力点?”

张宇很快就分析了大哥的想法,人民军每一次作战之后都会引起一次经济发展热『潮』,『政府』仅仅是指挥几家大型基础建设集团,对新并入地区进行基础设施建设,虽然很大程度上带动了新地区的就业、老区的工业发展,但事实上真正的主角还是那些民营企业,他们去开拓了工业产品的市场,并带动了新地区的经济繁荣。

如此一来自治区从建立开始到现在,都维持着很高的速度发展,到了发展缓慢或者遇到国际外贸出口不景气的时候,除了深度拓展自治区内部市场,增大人民的消费力和消费欲望,以带动经济发展之外,通过经济渗透影响周边省份的作用很有限,而最有效的手段就是让人民军队发动战争,并入新的地区和市场,为经济发展带来新鲜的血『液』,接着让经济继续腾飞。

这样的做法已经有了三次,第一次自治区由广西一省囊括进云贵川、第二次就是并入陕甘新、第三次就是26年这次,将湖南湖北并入。由于并入的省份人口越来越大、地域越来越广,第二次拓展之后,自治区的经济增长速度再快也不能很快让陕甘新饱和,所以一直拖到二五年左右才出现了停滞。按照这样一个推论,湖南和湖北人口更多、市场更深,自治区估计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消化完毕,下一次拓展至少也在五年之后。[]大国无疆6

不过,张宇有点儿担心的是:一旦有一天都全国都统一了,国内的经济实在太过昌盛、工业实力过于庞大,要想经济持续发展下去就一定需要更大更好的市场,海外拓展不成,人民军是不是也要用武力来解决呢?朝鲜、越南、俄罗斯、日本等等周边国家,究竟谁会是第一个经济入侵受害国?这样的拓展究竟何时才能结束……复兴的道路本来就是要披荆斩棘,哪一个大国的崛起不是建立在拓展的道路上,否则怎么可能有崛起的资本和实力,而中华的复兴自然也是不能脱俗。

“资源”与“市场”都是工业强国成长的基础和必备的食物,失去了它们就会失去生命。自治区目前的作为还是比较小规模的,但一轮接一轮下来,如同滚雪球一样,实力终究会有一天愈加膨胀,而膨胀到了整个中国都不能满足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将进入拓展的视野里,但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拓展着或者梦想着拓展的国家,为了“资源”和“市场”,纯粹的利益争夺不仅仅是人类活动的中心,更是国与国之间恩怨情仇的反复。

“强者愈强、弱者愈弱。帝国主义列强对中国进行着拓展,我们亿计的人口和丰富的资源都是他们所觊觎的,但我们何需他们来利用?我们中国人自己都还嫌不够崛起之用呢!要想真的复兴起来,对他们进行拓展,是一件迟早的必做之事。”张雨生拿回自己的报告后,是这样对张宇说的,而且他并没有危言耸听,这是国家利益背后不争的事实,在这丛林法则为准的世界里,国家之间岂有真情兄弟?

“你比较牛,我还真是弄不懂你的那些个算计。没事儿我回基地去了,泰山计划正如火如荼进行着,也就是为了咱中国以后的拓展资本忙碌着,你丫儿就没事儿别烦我了。下一次拓展的时候,再来叫我出山就行了!”

“对了,我还没跟你说呢!这泰山计划有你照看着我很放心,不过据安全部的情报反应,这直系和奉系之间的恩怨估计难了断得清,还得打上一场战才能搞清楚谁是老大谁是老二。而这广州军『政府』方面,陈炯明上台后肯定会是烧上几把新官火的,他丫是个积极的灭党分子,估计那个叫国什么党的党派,他们是最反对陈炯明的独裁执政的,一定会加以屠灭,我是深怕有些党的逃难分子钻入我们阵营里搅合,除了让安全部警惕之外,你也得防范一下才是。总之,军事方面东西还是你做主,政治上的阴谋是我的地盘。在我的地盘,得听我的……”

“去你大爷的!”张宇骂完后,很快告别了张雨生便直奔九万大山之中而去,那里才是崛起的、拓展的资本所在。从1923年开始实施到1926年年末,这成绩是出的相当多,提前完成泰山计划的内容绝对有可能,或许张宇是该考虑加点菜,当然此时最重要的还是叮嘱一番军事方面防御部署,然后再扎进山区好好和科研学者们探讨探讨东西,谁叫别人都称他为“天才总司令”呢!

总之,一场国内军阀势力的格局洗牌,给予了不同方面不同的反应,最终获益的人谁也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争斗会越来越少,直至某一天不再争权夺利军阀混战。然而,对于自治区而言,虽然人民军拿下湖南湖北轻轻松松,但真正控制起来,可就有点难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