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七章(续)利益,战争

第七章(续)利益,战争

“绑架”一词之于人与人之间或许经常发生,但国与国之间要实现“绑架”之事,是极其不容易的。而德国为了摆脱一战之后各国强加于自身的各种赔偿,经济窘况的他们只能另寻出路,而且是一个好的发展之路,既能摆脱经济的困顿又能发展好本国的经济,继而早日重回大国之列。华尔街为了一己之私利、美利坚为了发挥其国际影响力,更主要的是维持欧洲的实力均衡,德国的局势过于暗淡对美国对整个欧洲而言是没有好处的,伟大的经济学家们策划出了一个很好的道威斯计划,结果就是反被德国利用,一步错步步错,希特勒将他对国际事务的控制力和利用。

“为什么我说,要很重视希特勒这个人呢?原因很简单,希特勒于对世界各方力量的系统的分析定位,可不是一个疯子、也不是靠运气,他非常聪慧的利用了自己手里每一张牌,尤其是对各国政策的分析定位,更是到了天才般的地步,或许这与他背后的团队有关,但不可否认的一点,他是个善于利用优势、避开劣势的人。”

“希特勒知道,完全依赖国际金融资本的支持是不够的,还必须利用宗教的力量。西方的基督教对于犹太人历史仇恨由来已久,不仅是因为犹太人杀死了耶稣,更重要的是因为新的银行体制和货币发行机制,必将引领世界进入了低利率时代,这明显与犹太人的高利贷矛盾非常激烈。”

“犹太人的高利贷行为,吸引了大量富余资金,银行正常地储蓄受到严重的威胁,『政府』的债券发行工作更受到很大的限制,犹太人成为现代央行体制的阻碍力量。而要使改组后的德意志银行真正的成为德国的中央银行,对于原有的金融既得利益者的铲除是必须的,但是对于西方的法制国家,如果剥夺这些人的合法财产?要知道他们都是一贯标榜自己是文明世界的自由人,人权是至高无上的。”

“所以,希特勒就利用了这一点,这个西方世界普遍仇视犹太人的这一点?”张宇适时的提出了反问。[]大国无疆7

“是啊!要想以干净利落的解决这一问题,教会和国际金融资本是不能出面的。况且,资本家是不能给『政府』有侵犯私人财产的权利的,否则自己将来的安全也得不到相应的保障,所以仅仅剥夺犹太人的财产,以及贬低将他们贬为贱民是不好『操』作的,那是封建时期的做法不符合文明世界的要求。能够做的,就是利用宗教针对特殊人群的人身消灭,信仰宗教的人在西方是绝大多数,而教会的力量是巨大的,人民的力量更是无穷的,当教会开始干预金融,犹太人的悲惨命运开始降临。”

“所以,屠杀犹太人不是希特勒个人的原因,而是西方世界由来已久的极端的种族主义,只不过希特勒将这点和其自身目标相结合起来。咱们中国那些租界地区高高挂起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不正是他们的种族主义体现吗?所以对于犹太人的屠杀,希特勒是有各方面的支持的,宗教教会很高兴之外,西方很多国家直接把本国的犹太人送到德国,让他们住进德国的集中营,这一切都是延续着欧洲人迫害犹太人的传统而已,不过二战战败之后,只有傻子才会说自己支持过纳粹,可曾想起当初自己看到犹太人被害是谁在拍手称快了…”

张宇听到这里,笑呵呵一下后,也说道:“是啊,我读过莎士比亚的剧作,也就是那部很出名的威尼斯商人,里面一个叫夏洛克的人物,在莎士比亚的描述下就成了一个罪恶而又贪婪的放贷者,一个犹太人!”

“一个时代里的畅销小说,是最能够反应那个时代社会的心态,否则怎么可能畅销?”张雨生淡然一笑后,接着说道:“由于犹太人受到各方的盘剥压榨,导致犹太人的经营必须攫取足够的暴利、必须足够的贪婪,而这样的结果又继续导致社会民众对于犹太人更大的愤恨,成为了教会和执政者转移社会矛盾的目标,所以仇富是有很深刻的背后利益主使的,而西方的富人慈善的背后也是有历史教训的。”

“资本主义发展了以后,到了产业垄断阶段,金融已经成为了产业和一个国家经济的制高点,这样的掌握国家前途命脉的产业竟然被卑劣犹太人异教徒所控制。新的银行体制是在以国债为抵押的货币发行基础上建立的,比以前用金银的货币发行成本极大的降低,从而产生了著名的劣币逐良币的效应。”

“并且,由于货币也是一种有成本商品,成本实际上就是对应着利率,所以新的银行体制可以让利率降低,提供更多的货币,促进经济发展。资本主义世界很大程度上需要这中繁荣,因而道威斯计划最重要的一条,那就是要改组德意志银行和改革货币,这样的做法直接会与原来的金融既得利益者发生激烈的冲突,他们就是犹太人的金融领域,而改组德意志银行也是国际新兴金融资本对于犹太人传统的金融势力发起进攻。发展到希特勒上台的时候,他就是利用这种矛盾,并且将其进攻力度和幅度加大到空前的境地,顺带实现一点特殊目的罢了!”

“所以,对于犹太人的迫害,背后是有教会的支持和国际金融资本的支持的。这样的力量明显是超越国家主权的,教会在中世纪就能凌驾在国家之上,金融资本国际化和垄断后主宰了国家的经济命脉,有这样的力量支持,希特勒才有可能在前台充当众人拍手称快的大屠夫。

“看来你有点懂了!不过你就这样看待希特勒,实在有些肤浅了。刚才我们所说的,让德国崛起还是不够的,必须要有更多的经济政策做支持才行。希特勒靠犹太人的财富让德国整军备战,然而剥夺财富只会是一个社会财富转移过程,不产生新的财富并且还有损耗,真正使国家经济发展的是,他借助国际金融的力量,摧毁了犹太人陈旧的高利贷模式的金融体系,建立了现代的央行金融体系。”

“后来,按照中央银行间接发行货币的方式,他发行了大量债券,也就是银行发行货币的抵押物,反正有国际金融为之买单。就此,货币投放量就极大地提高,比依靠金银进行抵押货币发行的方式有了巨大的进步,有了货币投放,经济就活跃起来了,德国崛起的经济基础就在于此。”

希特勒上台是有史以来最大经济危机的末期,采取了血腥的凯恩斯主义,以国家积极财政政策向军工发展,带动债券和货币发行,造成国家经济发展的一波波高『潮』,但国家积极财政政策必须有足够的消费带动,但是德国国内的消费并没有起来,他只有依靠战争来消费了。”

张雨生说到这儿,伸手向张宇要烟,老婆怀孕以后的日子里又是最忙的时节,整天想问题想得脑子都大了,只能偶尔抽支烟散发一下思绪,而他自然知道张宇任何时候身上都会有一包未拆封的好烟。俩人一人一根抽起来后,张宇想了想刚才张雨生讲述的东西,反复琢磨后很是受教。

“社会保障的改革、科学研究,包括对于相对论和原子弹的研究、国家高速公路网的建设等等,他做了很多基础建设,与激进的经济政策相配合后,德国的经济得以快速发展,继而摆脱了一战失败后的重大赔偿责任。希特勒要发行这些天量的债券筹集资金,就必须打压社会的借贷高利率,打击放贷为生的犹太人成了自然选择。通过打击犹太人,使他成功建立了国家金融和垄断体制,这样的国家垄断是非常符合国家社会主义的精神的,国家经济的发展也造成了底层工人阶层的狂热,一个第三帝国歇斯底里的狂热…”

“这我知道,在德国人民都称希特勒为神一样的人物。不过普通德国人的收入没有提高,垄断的投资没有普通老百姓消费能力的提高,继而带动投资回报和良『性』循环,就像我们自治区一样,将经济做成一种良『性』的循环,虽然也有一点点侵略『性』!他敢于将本国的经济基础即货币发行根基所在拿出来让国际资本介入,敢于把国家的命运和世界的经济走势相捆绑加快德国的经济复苏,敢于挥舞这国际金融和宗教信仰这两把双刃剑,如果他能够及时收手,那他就是个完美的赌徒。”

张宇说到这儿,半眯着眼看了一下张雨生,自治区经济发展的强势背后是由眼前的这位神人一手策划的,要想短时间内缩短甚至超越列强们,除了弄出堪比后世改革开放般的发展速度之外,张雨生还得悉心经营,将自治区的发展速度、发展局势控制好,并且还得展望未来合理布局,可谓是用心良苦功德无量。

“为了经济发展的持续,新的投资就向军工领域转移,以军工为带动的国家积极财政政策,其发展之后只能要么赞助战争、要么参与战争,反正必须要战争来消费,因此军国主义化和大规模的战争将不可避免。毕竟金融资本的利益诉求实在太过强大,而且是非常倾向于战争的。”

“说到这儿,我不得不提一个国家,那就是在一战发了一点财的美利坚。希特勒打击犹太人的时候,它是获利是最大的。欧洲大量的犹太人携带着巨额财富逃往美国,给美国带来了大量的财富与人才,而美国国内繁杂的外来人群共存状况,也决定了他们实行人权平等的必要『性』。而且以商立国的他们,对人对事的衡量标准,是财富不是人权。贫穷的华人、印第安人、黑人等等,都成了他们继续发扬种族主义的载体,在宣扬人权、吸引他国社会精英前往的背后,他们的人权就和茅坑里的屎『尿』一样,臭不可闻!”

张雨生等人在美国创立基业的日子里,时时刻刻想到的是“早日回国”与“卧薪尝胆”,每每遇到困难的时候想到的就是“坚持再坚持,一定会成功”。如今回到国内发展良好后,回忆起当初的岁月,张雨生心里真不是个滋味儿,洋人的蔑视、讽刺、打压一直到合作、恭维、让步等等,不仅仅是张雨生感慨颇多。

“你还是多说说德国的事情,希特勒是如何腾云驾雾和雪崩离世的,都对我们很重要。美国那厮,你说这鸟国作甚?”

“哦,话题扯远了!那个反正就是西方世界为了祸水东引,也就有了对希特勒的不断纵容,从扶德抑法到扶德抑苏,『共产』主义的崛起对于世界格局和资本主义世界的金融资本的威胁很大,计划经济将改变资本游戏的规则、威胁金融资本的权利。但谁能想到,咱们这时空的苏维埃是那么经不起折腾,被西方世界联合起来没多久就给灭了,前不久连其首领列宁都去见马克思了,这『共产』主义也就没法威胁到西方世界了,当然咱们这会儿说的不是这个事儿。”[]大国无疆7

“不过呢,对于希特勒的异常崛起,支持德国的国际金融资本是不愿他不受限制的,倡导国家社会主义的纳粹德国变得过于强大,就会破坏了金融资本的游戏秩序,希特勒没有力量能够限制制约,金融资本所支持的德国巨额债券的偿还就无从保障,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方向与金融资本是背道而驰的,所以国际资本对希特勒的容忍是有极限的,可惜的是小胡子并没有看到这点。”

“而且对于教会而言,已经被个人神话的希特勒,所倡导的法西斯成为了一种新的价值体系和意识形态,这显然是原有的各种宗教势力和意识形态所不能接受的,尤其是法西斯对于民族的洗脑,取得了极端民族主义和极端爱国主义的支持,在教会看来这实质上就是一种邪教,是世界宗教格局所不容的。”

“更重要的是,德国的巨大军事成功带来了西方国家现实的生存威胁,这样的结果就是西方世界把他的邪恶放到了『共产』主义之上,当与『共产』主义的矛盾不存在了,就会将矛头转向邪教法西斯,干掉法西斯之后立马和『共产』主义翻脸,由此开始那个闻名遐迩的冷战!”

张雨生此时和张宇商议的是另一个时空的历史发展因果,前提条件是以苏维埃为代表的红『色』『共产』主义还健在,但这个世界明显有些异同了,究竟会如何发展,此时还不是俩人商议的重点。

“在金融资本和宗教势力的支持偏转了方向后,即使在德国的闪电战取得了出人意料的成功后,西方世界不再绥靖了。然而希特勒在其取得成功的惯『性』思维仍在作用,他和他的法西斯根本没有预料到国际资本和宗教势力已经不容他们了。如果他能意识到这些,估计他就会适时止步,也就不会有在敦刻尔克故意放走英军主力,还有幻想着与英国媾和的痴念。”

“这我知道,西方对于希特勒绥靖基础在苏维埃的东扩,吞掉了众多波罗的海国家后,整个欧洲地区都感到了深深的寒意,所以他们需要强大的德国承担阻挡『共产』主义的屏障,并且希特勒本人对于红『色』也是极其敌对的,更是国际资本和宗教势力长期信任的刽子手。”

“对,也就是这样的前提下,绥靖政策一步步发展到顶峰,让希特勒骄傲得都顾不上国家的颜面和诚信,突袭波兰时,英法联军观望,还傻傻地等待希特勒灭亡波兰后象征『性』的打打就签署和约不再打战,再不好他们也会认为战争不会比第一次世界大战惨烈。”

“但事实再次证明,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的道理,连续挑战国际资本、宗教势力、西方国家政策等底线成功的希特勒,将自己的臆想放大得过于庞大,以至于展开了对法国的突袭,让马奇诺防线沦为无用论之最佳实践。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血火果实被希特勒轻轻松松得到并扩大,这一下就彻底让希特勒的德国走向了军事上的巅峰,但却没意识到他和他的德意志已经被国际资本等所抛弃。”

“欧洲的历史是一直抗拒统一的,国际金融资本不允许某个国家的力量过于强大。德国希特勒的霸权取代了国际金融资本的游戏空间,德国把自己放到了全球力量的对立面上,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资本再次从英德之间的激战获益颇丰,并且成功将世界金融中心真正转移至美国,全球金融独霸世界的障碍就是希特勒的德国。一山不容二虎!”

“与此同时,教会极其不愿意法西斯意识形态,竟然可以超越自己宗教的精神力量在民众中的地位,宗教在完成了对于异教徒的清洗后,双方意识形态上的分歧也就越来越大,德意等国的偏重天主教的教派与英美的新教教派的分歧日益凸显,当德国完成对法国的占领后,军事上可以说到大了巅峰,但整个命运也到了一个转角,盛极而衰的道理不无道理。”

“嗯!”张宇又抽出一支烟点着,他很少连续抽烟的。“往后走的战争的确看得出德国走向了没落,既然做好了进攻莫斯科的计划,怎么可能没有足够的物资供应。临时决定攻占基辅等工业区也是为了获得其资源罢了,原因也就是你说的那样,国际金融资本已经撤离。没有了足够经济支持,德军在军事上的失败注定是迟早的事情……”张宇的总结赢得了张雨生的点头赞赏,俩人都看来都已经明白一些道理。

“可不幸的是,现在什么都不一样了!道威斯计划虽然延迟了时间发生,同样是实施了,希特勒也同样被判刑进监狱了,美国的确是很努力的在让世界资本消融德国债券…一切的一切只不过都是时间有所迥异,但世界却少了一个主角,那就是苏维埃!没了这位红『色』北极熊威胁到整个欧洲大陆,只有一个腐败的诺曼诺夫王朝凌驾于人民之上,希特勒是没办法赢得那些绥靖政策的,除非……”

“除非什么?”

张宇也感觉到,如果第二次世界大战不爆发,不给西方世界来一次轰轰烈烈的大破坏,将整个世界的目光和重心转移开来,中国要想在亚洲翻云覆雨,是有一定难度的。如果能以较小的代价为长远的发展做好准备,这种付出肯定是值得的,就好像当初在别人还是小人物的是灭掉他们一样,比如做掉姓蒋的。

“除非为西方世界尤其是希特勒的德国,为他塑造一个强大的敌人,就像红『色』北极熊所代表的『共产』主义一样,不仅仅威胁到了欧洲国家的主权安全,还威胁到教会的精神统治、国际资本的共同利益、资本主义世界的发展根基。红『色』北极熊、犹太人,这两个威胁巨大敌人存在,西方世界就会纵容希特勒横行霸道。希特勒上台后压榨屠虐犹太人是肯定的,而且能比拟他统帅之下的德国,想来想去都只有北极熊合适!”

“那你的意思就是支持俄国境内的残存布尔什维克党?让他们有朝一日能够重建苏维埃的难度很大。谁都知道罗曼诺夫王朝是对俄国进行了彻底的清洗,直到今年才停止下来,这其中遇害的党员不乏少数,变质的更有其人,还有被冤枉的,一次五年的大清洗,其惨烈程度比咱们那会儿的十年『乱』都还要猛烈。况且尼古拉二世吸取了一定的教训,主动对人民好点儿以维护自己的统治了。所以现在的斯拉夫人已经被吓破胆了,又感受到了皇恩浩『荡』,穷得发疯、弱到极点的布尔什维克党,究竟还能延续了多久?别给我说他们有信念什么的,信念可不是能当饭吃的。”

“这你就『迷』糊了,这诺曼诺夫再怎么说也是一个落后的封建王朝,他能够暂时对国内放松奴役强度,并不代表他骨子里的封建帝王血『液』就没有了。俄国在他的统治之下始终只能是一个强大的农业大国,近些年来更是由于其国力的下降,已经在国际事务中看不到俄国的身影。一旦国际金融上有什么波动,诺曼诺夫王朝,你认为这样的封建腐朽统治还能延续得了多久?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布尔什维克现在落难,但我非常看好他们,总有一日会重建苏维埃取代封建王朝,届时世界又将回到原有的轨道上来,只是时间有所改变而已!”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你这样的纵览全球、分析局势合理布局,你小子的阴谋算盘打得可真不小。倘若红『色』北极熊重新站起来,这世界好玩儿的可就多了。”

利益争夺,战争来往。

一个国家的政治、军事、外交等等,都是为了本国或者本民族利益,无论短期还是长远。军事始终是战争的延续,而战争就是为了利益的蛮狠屠虐,可怜的是谁?生下来,活下去,生活中没有“可怜”。无论你是市井小民,还是泱泱大国,只要有利益在,战争始终离你不远,或许就在您身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