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八章 被逼的

第八章 被逼的

“什么?请您再说一遍…好,我会立刻向总司令转达!”

一通电话之后约十分钟后,张宇便急急忙忙坐车赶回柳州。他这一路狂飙不要紧,人民军倒立马丧失了一个记录。那就是军车从未闯过红灯,零次交通违章记录。而这次张宇的专车是一路风驰电掣,下了高速公路后也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惹得一片惊讶声之后,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事情闹得很大,目前还没有人或者组织出面表示承担责任,对于关押人员一事……”

“是谁先挑起事端的?”张宇打断了通讯员的话,神『色』凝重的看着手里的一篇篇电报,事情发生之后上海方面就不断发回电报。事情闹得很大,张雨生只好把大山里呆着的张宇给叫唤了出来,快速浏览了几封电报后,张宇脸『色』已经变得铁青,拳头更是握得死死的,青筋暴起的喝道:“日本人,又是日本人,约翰牛也要『插』进来热闹……总理事什么时候到?”

“我已经到了,就在隔壁!”[]大国无疆8

雨生打去电话催人快回的时候,他已经身处人民武装部了,亚美服饰公司此次遭受到的经济损失是小,但闹出了人命,哪怕只有一条也会让整个自治区动怒。前亚美集团之于自治区而言是何等的重要,没有当初的亚美集团也就没有现在的自治区,也就没有风风火火的复兴事业,即便亚美集团拆分为几个大型公司之后,它们也是自治区的大功臣,就算不是亚美服饰公司的人、也不是自治区的居民,日本人也不应该有如此人神共愤的行为。

“事情的因由很简单,1927年8月14日,上海的日本纱厂无故开除中国员工,这事情还未平息之际,列强们在上海召开会议宣称将对中国工商业实行特别法案,什么码头捐之类的提案都被它们的外人会议所通过。先不论在中国国土上自行立法是否可行,就这法案只要出台,那势必将大大损害中国民族企业的发展。这个会议的结果,自然是激起了上海各界人士的不满。”

“之所以列强们会这么做,那是因为民族企业发展迅猛,不大的市场空间里有了太多的竞争者,尤其是纺织业更是大受影响。亚美服饰公司在上海一直是高端市场的绝对主角,当然也是遭到限制的头号对象。为了反制对手,反对列强们的决议,亚美服饰连同其他民族纺织企业一起,在上海党组织的领导下,决定发动工人群众一起反对列强,大罢工、大游行之外,根本没有想到日本浪人和英国巡捕房竟会开枪『射』击,造成了15人当场死亡,被捕、受伤的人无数。其中受害者中,有七名是亚美服饰上海纺纱厂的普通职工……”

听到这儿,张宇咧嘴一笑后怅然坐下,盯着桌上的茶杯看了看之后,看了看四周屋子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说道:“你有什么对策没有?是继续举行大游行,还是大罢工?”张宇对大哥的这套老办法很反感已经不是一两天,上次的民权运动虽然深深唤起了中华民族沉睡已久的尊严意识,但是代价是沉痛的,然而悲剧再次重演,张宇却没有了发火的勇气,因为他知道再发火,也不会挽回那些逝去之人的生命,也不会改变目前的事实。

列强们侵略中国经济是由来已久的,从鸦片战争开始,一系列不平等条约逐步让中国大部分城市成为通商口岸。列强们利用一系列特权在通商口岸开办工厂,利用中国廉价的劳动力和原材料赚取高额利润,微薄的工资、高强度的劳动,列强资本家将中国人当成了一个个赚钱的工具而非人类,纺织业对工人们的压榨尤为严重。

亚美服饰是张雨生在美国创建的第一家企业,当然也是整个亚美神话的起源,发展至今已经在鞋业、服装、首饰等方面成绩斐然,是欧美上层社会的主供应商,在高端消费市场领域里地位显赫,而更重要的是回到国内之后开走大众化路线,运动服、休闲服、皮衣等各种各样的新颖服装开始走俏市场,成为该公司的新的利润支点。

然而上海作为中国重要的纺织工业加工销售集散地,列强们尤其是日本在该地区凭借其独到的优势而具有很大的市场占有率,亚美服饰之后,自治区一大批民营企业又开入上海滩,这让原本不景气的纺织行业更受中国企业的强势冲击,列强们没有好的手段,只能采取卑劣的行径进行不正当竞争,发展至要推行特别法案来对中国企业们加以限制,其实也证明着中国企业的强势崛起已经不能为列强们所制,但谁又能想到事情发展至此,竟然会闹出这样一个结果。

“我们必须反击,尤其是被关押的人务必解救出来。而他们所谓的特别法案,鬼大爷才会承认!”张宇站起身来,一脸严肃的看着张雨生:“我希望你也要收敛一点,别把那党的东西都学了,明知道是个祸,你还要让人去闯、明知道会出事你还要折腾,如果复兴事业必须建立在人民群众的流血冲突之上,那我们还是卸甲归田吧!”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让列强们横行霸道肆无忌惮?难道就置工人们的利益于不顾,我们在美国、英国、德国等等地方开公司办工厂,什么时候对他们国家的工人怎样你心里清楚,为何他们到中国开工设厂就能为非作歹?”

这么多年来,俩人很少像今天这么吵过。就算那次接巴黎大会中国的待遇不公,继而由复兴党发动各大城市人民掀起轰轰烈烈的民权运动,而且张宇始终被蒙在鼓里毫不知情,而后张宇事后也没有发难,压在人民心间的石头是需要掀开,不解开对列强们的畏惧心和自卑感,复兴事业是不可能的。

但这次,事情才刚刚开始,列强们就不像上次一样继续不干涉、不表态,反而一开始就给中国人一个下马威,十五条鲜活的生命就是一个他们强硬态度的警告。如果中国人还要继续“疯”下去,估计好戏还会在后头。而对张宇来说,他自然是不很希望再看到流血事件继续发生的,就像他说过“三十世纪的中国人从来没受过鸟气”的话,中华强盛时期出生的他是不能接受同胞被屠虐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事情已经发生就不谈挽回的话题,而且错又不在我们。”张宇说着,从裤兜里『摸』出烟,拆封之后扔给张雨生一根后,自个儿也很快吸上。烟雾腾起,他也慢慢有了思绪。

“首先,组织一个谈判团和英日方面展开谈判,务必为受害者讨回一个公道。其次,通电表示,坚决不承认列强们和前清『政府』签订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包括他们所谓的特别法案。有任何问题,让他们来找我,或者我们的军队。最后…最后什么我还没想好,你是管政治方面的,你比我能干一点儿,反正我的意见就是:咱们都是爷们儿,裤裆里有家伙的人物,怕个鸟啊?要是真打起来,谁怕谁!”

张雨生没有立刻表态,他心里此时很『乱』很『乱』。张宇是个急『性』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道理对他而言是行不通的,有仇基本上当场就要报。尤其是现在人民军有些实力了,张宇要是真想搞出点事情出来那是轻而易举的,而这一次事情闹得非常之过分,张宇能够及时稳住想到和自己商量一下,这让他的担心减少了几分,事情发生后就赶到这里还等着他就是怕张宇做出过激行为来,不过现在看来,张宇要比自己想象中的成熟些了。

“让超级强国里长出来的娃能有今天这般忍耐力,真是着实不易。”张雨生心里感叹一阵后,猛吸一口烟说道:“你刚才说的很对,这次事件我们不能再忍,务必做出点事情出来才行。否则复兴党好不容易在全国各地建立起来的群众基础可就要作废了,咱不能为了芝麻丢了西瓜不是!”说完,张雨生捏灭了烟头,他知道要做什么了。

张雨生离开后不久,张宇又吸了一支烟、看了一遍电文,寻思一阵之后拨通了一通电话。一个钟头过后,人民军参谋长庄家明和空军司令蒋阳英都赶到了张宇办公室。人民军参谋长的位置本来是给唐仁辉准备的,但那厮酷爱带兵打仗也不愿就此沉沦办公室,所以去当了第一军军长,陆军改制之后庄家明作为第二师师长进入了昆明陆军学院进修学习,成了人民军的总参谋部部长。

这位带兵出身的将领当上人民军四大部之首参谋部部长后,他是充分发挥了这一职位的特殊『性』,除了继续向海空军加大投入和建设力度之外,更重要的是陆军出身的他没有忘记“报恩”,陆军四大军的战斗力在他的关怀下是有了很大的提升。张宇叫这么一个好战的参谋长和一个与之不相上下的空军司令过来,其意思自然是相当明显。

“废话我就不多说,我希望总参谋部能尽快拟定出几套作战方案出来。方案的目的自然是解放全中国,同时要注意列强们的干涉,也就是说要解决好洋鬼子的问题。”

张宇的意思很直截了当了,他清楚此时是应该让总参谋部做好相应准备了,否则一旦事端扩大,列强们在华军事力量几乎都是海军,而人民军连一个应急预案或者相关计划都没有,这无疑将会使人民军陷入被动。[]大国无疆8

“我需要时间!”

庄家明非常干脆的回答道一个现实的问题,总参谋部是一个战略『性』的部门,统筹战争规划和军力调动部署等都是工作重点,但不负责具体战役战术行动指挥,然张宇刚才说的目的很简单,当然也很有战略『性』,参谋部要考虑到各方面的情况后才能准备出相应的作战计划出来,时间无疑是很重要的。

“作战计划中可以将海军和空军使用一部分,时间我只能给你一个月。”张宇说到这儿,把自己的烟盒扔了过去,他知道庄家明的烟瘾还是挺大的。“时间紧,任务重,我希望这次参谋部要切实负起责任来。如果事态继续升级,我们或将与之发生冲突,请两位务必做好准备。另外,海军的陈绍宽司令已经在赶来的路上,而后他会去参谋部的……”

从湛江到柳州只有三百六十多公里的直线距离,从命令发布至陈绍宽的湛江海军司令部,到他达到柳州进人民武装部同张宇述职。张宇的一通电话过后两个小时左右,陈绍宽已经抵达他的办公室。

“怎么样?海军有了航空兵了,是不是感觉要爽得多了?”张宇示意陈绍宽先坐下,看了看脸上还有油污痕迹的陈绍宽,这个海军司令是个耐不住寂寞的水兵,喜欢和部下同吃同住在一起,尤其是被他都当成儿子一样的军舰。“海军从23年10月,正式接受了两艘驱逐舰、四艘护卫舰、三艘潜艇、十二艘鱼雷艇。25年6月的第二批装备中只有四艘驱逐舰和两艘潜艇,其余全部是飞机,因为你在建设海军岸基航空兵。现在成果如何?有什么困难没有?”

张宇把海军交给陈绍宽之后,就很少过问海军的发展问题,只问有什么困难、需要什么帮助、还要什么支持等等,从未干涉陈绍宽对海军发展之路的探索和艰难发展。海军目前编有一支由四艘驱逐舰构成的作战舰队,负责常规海域的战备巡逻任务。一艘驱逐舰和四艘护卫舰构成的近海防御舰队,在巡逻护卫于近海的同时随时准备支援作战舰队,另一艘驱逐舰留港轮值战备检修。除此之外,海军还编制有一个陆战旅、一个岸基航空兵合成师、一个潜艇支队。

“我认为最有前途的还是航空兵,事实已经证明这一点。美国、英国、日本等都在兴建其航空母舰,我们的路没有走错!”陈绍宽还是非常强硬,为了海军的发展壮大,他可是没把自己的面子问题放在眼里,从空军里挖人、从各大企业里要人、从大学里拉人等等,他能做的就是尽快建立一支高素质的海军部队,即使其规模不大。

“海军的那个航空师现在怎么样了?”

“这只是一个实验『性』质的航空师,究竟海军航空兵应如何发展、我们的编制是否合理等等问题,要解决好它们还有一段很长的考验期。当然,目前该师编有三个主力团和一个运输大队,三个主力团分别是俯冲式轰炸机团、鱼雷轰炸机团、战斗机团,每团编三个飞行大队即九个飞行中队27架作战飞机、4架战备。”

陈绍宽说到这儿,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厚厚的资料递给张宇,并说道:“俯冲式轰炸机、鱼雷轰炸机,包括那战斗机,都是1925年10月以海军航空兵的名义,向中航第一和第二集团发出的飞机的研发要求,反复斟酌考量后才拿出了具体的要求。三款飞机都使用同一型号的中航动力发动机。对战斗机的要求,我们和空军没什么两样,就是希望战机具有良好的扛腐蚀『性』,毕竟海空飞行空气中盐分比较大,长期飞行下来容易对战机造成化学腐蚀……”

“另外,研发计划书上就要求,俯冲式轰炸机务必能携带500公斤级航空炸弹,并且应具备良好的俯冲『性』能,并且机身应该坚固可靠,尤其是双人飞行机组的座舱保护。而鱼雷轰炸机顾名思义必须与俯冲式轰炸机不同,投放鱼雷时的飞行高度和飞行稳定『性』都很重要,所以我们要求该型飞机必须有很好的低空飞行『性』能,要有1.6吨左右的载弹量,这样就可以使之挂载800公斤的鱼雷成为战舰杀手,亦可以充当轻型轰炸机使用。”

“后来的事情我都知道了。27年2月份,你们就接受了定型之后的一批飞机,设计指标都完成得不错,也很快组建了训练部队,有了这么一个合成化的航空师。实际使用起来之后,你们觉得很满意?”没等陈绍宽说出要求,张宇就先开口说道:“要是真好使,那就不要怕花钱,我可是知道海军这些年的军费可是年年有结余,探索发展这么多年下来军费都节约出老大一笔了,要真是看准了方向,那就别怕花钱!”

陈绍宽听到这席话,脸上立马『露』出了笑容。他的确是看上了那两款轰炸机,无数次的实验已经为海军提供了清晰的证明,那就是在航空力量面前,大炮巨舰是落后的。陈绍宽想要大规模装备的“飞鸟”鱼雷轰炸机和“飞燕”俯冲式轰炸机,『性』能都很不错,可以与“飞雕”战斗机是航空兵眼里的“三大飞哥”,当然也是陈绍宽的喜爱。

“飞鸟”鱼雷式轰炸机的最大起飞重量有五吨多,装有两挺重机枪作为防卫,425发全额配弹的情况下,能挂载一枚800公斤航空鱼雷,在五千米高空达到每小时380余公里的最大平飞时速,或在海平面达到最大平飞时速每小时370公里。其作战半径300海里(即540余公里),足以满足海军的近海防卫需求。

而“飞燕”俯冲式轰炸机,空军的蒋阳英也喜欢它,也就是也为其超时代的『性』能。机翼两侧、后座分别设有重机枪一挺,机翼的机枪共备弹425发、后座防卫机枪备弹350发。挂载一枚500公斤炸弹时最大飞行高度8.5千米、5千米最大飞行时速400公里、作战半径也是300海里。这样的『性』能就是放在另一时空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也能排到俯冲式轰炸机中的头几名,甚至是第一,所以海军喜欢之余,空军也很感兴趣。

“组建海军的航空兵力量,主要目的是为了海军以后的长远发展。当然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加强人民军的对海防御能力,尤其是对列强们可能从海上发动的入侵加以防御。要真按照你这么说,岂不是海军已经准备大规模建设航空兵了。陈司令,你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让这三款飞机上舰去,换句话说就是这些飞机要成为舰载机,让海军航空兵成为真正的舰载航空兵。有没有想过?”

“司令,你这不是为难我吗?都知道这问题本身就是我日思夜想的,巴不得这些航空兵们早日能够上舰。可咱们得有条件不是?”陈绍宽看了看张宇,手里的那份报告还没有看完,不过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海军航空兵,只有借助舰艇的力量才能走得更远、做得更好。老是在陆地上呆着,咱就是在空军抢饭碗了。而要想让他们离开陆地可以,咱们得造航空母舰才行,有了航母还得有护航舰队、有补给舰、有医疗船、有……反正把航空兵搬上海去,那得引发很多连锁反应。而且,前些日子我和中重造船集团的工程师们商量过了,这造航母、造巡洋舰、造补给舰什么的,他们说其实并没有太大的问题或困难。动力、装甲防护、火炮等各种技术都很过关,完全具备造舰的实力,但…”

“但是什么?你有话就一口气说完,别老是吞吞吐吐的!”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们在做推演和实际演戏的时候,发现让航空师组织兵力对我们的那支作战舰队,也就是四艘驱逐舰进行模拟攻击的时候,任凭怎么组织防空编队,就是提前告诉他们飞机会从什么时候、什么方向、什么高度发起攻击,驱逐舰始终是种小舰艇,那驱逐舰上的四十毫米炮和二十毫米炮防空能力是不错,但实际结果往往是编队全军覆没而航空师的攻击部队最多‘损失’五六架战机。”

“而且,这驱逐舰几千吨的小身板怎么可能承受得起800公斤航空鱼雷的攻击、一枚就足以把它给炸两截,更莫说俯冲式轰炸机投下来的500公斤航空穿甲弹,那估计结果会不比五马分尸惨。更为严重的是,让鱼雷轰炸机和俯冲式轰炸机同时发起进攻的时候,这驱逐舰编队会很快败落,毫无招架之力!”

经过多次演习和模拟推演,海军方面是相当确信未来海军的发展方向是航母化,当然他们也发现飞机并不是万能的,一到晚上集攻击『性』十足的火炮和厚实的装甲防护为一体的军舰,是他们称霸的时候,夜间攻击的演习海军也尝试过,即便有了照明弹的帮助,演习的结果很不理想,除了差点酿成一串串空难事故,夜间演习的结果加上战争不一定就是在白天爆发,所以综合起来的结果就是:海军相信空中力量的强大,但大型水面舰艇还是必须有的,尤其是炮战和防空战的能力非常重要。[]大国无疆8

陈绍宽此次是被紧急叫来的,自然没有准备好什么特别的汇报案。所以他把百余次的演习结果和相关推论,挑选了几次重要的给拿了过来让张宇看看。当然,他心里也清楚,没事儿张宇是不会召唤他回来的。

“所以,海军要求要建设大型水面防空舰艇,最好是一款专长于防空的巡洋舰?”张宇快速浏览完报告后,『揉』捏一阵酸胀的太阳『穴』后,说道:“既然你都把这些给我看了,肯定有什么特别的想法,甚至已经有结果了吧?刚才你都说了,一个堂堂海军司令都去和造舰工程师商量事情了,还记得我这个总司令?估计,海军大规模订购三款飞机的单子都要发布了,是吗?”

“司令,咱们还是先不说海军的事情。你急急忙忙的招我回来,该不会是和我商量海军发展这么简单吧!来之前我在地下停车场可是碰到了庄总参和蒋司令。”

“其实还就是那么简单,就算和谁有冲突,也不是让你海军『露』面的时候,空军也是。但我丑话可说在前头,要是真有那个列强的海军不长眼,你的那个航空师甭管是拿来做实验的也好,作战的也罢。到了战时,都得给我把真功夫拿出来,否则我只好让他们改姓空了…”

张宇说到这儿,把那些上海滩流血事件的电文递给陈绍宽看,言外之意就是要让这海军也做好相应准备,是骡子是马,甭管肥不肥都得拉出来溜溜,因为列强们已经欺负到脑袋上来了,不『露』『露』小脸别人还真把人民军当懦弱的军阀看待。

“那您怎么还把空军的蒋司令叫来呢?难道他们也要做好准备?”陈绍宽放下电文,目瞪口呆的看了看张宇不做回答但微微发笑的表情,就知道这次是有人再发火了,当然这也是一个机会,只要海军抓住了这难得的『露』脸机会,海军以后的日子可就更加好过了。“总司令,海军全体将士随时听候命令准备出战!”

陈绍宽心里就跟明镜似的,上海滩列强们制造的流血事件闹得是沸沸扬扬,这件事情一定不会就此了结,各方面的态度都很强硬。所以事态进一步升级的可能『性』很大,张宇及时召集三军做好应急准备,也就是在做最坏的打算,对于弱小的海军而言,无论是对『露』脸的机会垂涎也好,履行职责也罢,到了这样一个民族利益和尊严至高无上的时候,他们别无二话。

“我给海空军的指导意见就是,做好一定的准备,但不能放缓发展脚步,还得好好发展。其次,真要你们上的时候,我会给你消息的……”

说完,张宇把陈绍宽的那份大杂烩报告递还了回去,并说道:“海军手里还有不少剩余军费,既然是你们省吃俭用结余下来的,那就任凭你们使用,需要什么东西、要发展什么项目等等你自己做主,钱不够再打报告、人不够就招,反正不会让军队缺钱花。”

张宇支持海军的态度,从他和陈绍宽的这席话上就已经表『露』得很明显。列强们把耻辱和悲哀利用海洋给中华民族带来了一次又一次,那人民军也需要借海洋来给他们还回去,因为这都是被『逼』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