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十五章 不好惹的

第十五章 不好惹的

甲午战争之后,满清『政府』准备修筑第一条铁路,即从北京直达汉口的铁路。可惜的是满清『政府』国库空虚无力修筑,后由湖广总督张之洞出面,在汉阳等地兴建一系列重工厂,而后又因东北局势紧张而作废。

该铁路的卢汉线首先开始动工,不过他的修建是由中国向列强借款而修建,1898年完工的一百余公里的卢汉线在比利时人手里彻底完工,它的通车也标志着帝国主义列强利用借债关系掠夺中国铁路权的噩梦开始。

满清『政府』很快和比利时达成协议,将京汉铁路剩余路段交给比利时人修建,而承建公司为了加快工程速度,偷工减料以至于工程质量低劣,黄河大桥的桥墩经常被洪水冲毁,等全线通车时,只有1214公里左右的工程一共耗掉了四千多万两白银,平均每公里三万多两白银的造价,比自治区目前修建的高速公路造价还要高。

湖广总督张之洞和直隶总督袁世凯一道验收工程后,该铁路便改名为京汉铁路。该铁路的贯通让北京和武汉更紧密的联系起来,再通过武汉发达的水路运输网,将两地的商品经济流通速度大大提高,有力的推动了长江流域和华北地区的共同发展,铁路被满清『政府』赎回之后不久民国成立,军阀混战这些年,依旧没怎么影响到该铁路的运行,而当湖北成为自治区的一部分后,该铁路的命运已经走到了一个重要的关口上来。

“一条铁路的贯通对于沿线地区的经济发展来说是相当重要的。1906年也就是京汉铁路通车之前,河南的漯河只是一个有几户手工作坊和一些商业店铺的小寨子,铁路通车以后,它就变成了一个交通枢纽,真可谓是火车拉出来的城市。”[]大国无疆15

“是啊,这一路上印象最深的就是漯河了!曾经的一个小寨子,如今已经是四万余人的一座小城市,南来北往的客商让当地的工商业发展得很是不错。位于京汉铁路沿线的漯河成了豫东平原的货物、农产品和牲畜的集散地,从两湖地区直上北京除了走水路和官道,这坐火车无疑是商贾们的最佳选择,漯河能有今日,平汉铁路是功不可没!”

人民自治『政府』交通运输管理部下属的铁道建设局,组织人员秘密勘探了尚在运营之中的平汉铁路,自治区占据湖北之后并没有成为铁路运营的障碍,反而积极准备对平汉铁路的利用,但该铁路途经河南、直隶、北京等自治区未控制地区,而且北京方向的直奉大战正打得火热。

自治区有对平汉铁路进行全面勘测准备进行改造的计划,但没有那个时机向吴佩孚等人提出,所以建设局只能组织人员便宜行事,对平汉铁路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勘测,如今工程技术人员们已经回到了武汉,正在省委的会议室里等候省长宋阳平和有关交通方面的部门领导,他们的考察结果需要汇报一下。

“我一直很纳闷,为什么京汉铁路不是走的直线,经过开封和周口后直抵北京不是挺好吗?而且这两个地区可都是很重要的城市,工商业发达、人口密集…”宋阳平提出了一个考察队员们曾经的问题,不过随着考察的而结束这一切的因果都明晰了。

周口是河南四大名镇之一,是豫东最大的商品、货物贸易集散地,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满清时期,周口还是闻名全国的军事重镇。曾国藩上书建议过清廷,指出江苏徐州、山东济宁、安徽临淮、河南周口,这四处驻兵的重要『性』,特别是周口,它是豫东和京师的门户

从明代中期以来,周口就是一个水旱码头。从汉口到周口,从周口到开封,更是一条通往北京的老官道,而且从开封出发至安阳后抵达北京,也是一条最佳、最直的线路,但京汉铁路就是没有通过这里。取代周口的漯河,在当时只不过是一个小土寨,土名儿叫做漯河湾,经济实力弱人口不过几千人,完全没有修筑一条铁路的价值,之于为什么会弃周口而择漯河,袁世凯是个关键人物。

年,前清『政府』任命袁世凯为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他接任直隶总督之时,也是京汉铁路全线复工的时候。盛宣怀虽是中国铁路总公司督办,但在京汉铁路的修建过程中,为了协调行政管理,前清『政府』规定京汉铁路的北段由袁世凯监修,南段则由湖广总督张之洞监修。大权在握的袁世凯,如果想让京汉线走周口的话,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但为什么袁世凯不主张铁路从家门口过呢?袁世凯有自己的想法。加上袁世凯还是权势显赫的1总督兼北洋大臣,如果袁世凯对铁路的修建方案提出修改意见,盛宣怀只能遵从。

在袁世凯看来,卢沟桥到保定铁路沿线修建了不少天主教堂,这一段是义和团运动最激烈的地区。义和团在抗击外国侵略者的同时,焚烧教堂、拆毁铁路。这给镇压义和团的袁世凯留下铁路沿线不安全的印象。而且他认为,铁路从周口经过,离他的老家项城太近,打起仗来易遭兵匪之患,百里之内不得安宁。

所以为了家乡的安全,他建议铁路西移一百多里地。铁路督办和工程师只好照办,结果就是京汉铁路从周口西边的漯河经过,造就了一个小寨子到小城市的蜕变。而且由于技术和资金双困窘的缘故,开封一带的黄河是著名的悬河,被称为黄河的豆腐腰,如果选择从开封建桥,不但建桥投资大,建成后的风险也非常大,所以张之洞又给京汉铁路改了一笔,将铁路从郑州经过,一条铁路经过两个人的改动便铸就了两个地区的发展崛起,一个漯河、一个郑州!

“目前的工作重点是整理调查数据,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改造计划出来。当然我指的是工程方面,至于其他的,会有相关部门去处理!我省非常支持诸位的工作,也希望各位能尽快完成计划案…”宋阳平是听不懂太多技术方面东西的,他所知道的就是这平汉铁路当前是不能断、将来是必须要改,否则自治区的铁路网不与平汉铁路相衔接,这往后走麻烦可就大了。

年8月的自治区强拆租界、废除列强各种特权一事,之后英国舰队和自治区的人民军展开了对峙,很快双方回到谈判桌上以和平的对话方式解决矛盾,当然英国方面其实并不需要什么特权之类的东西,他们在乎的是长江流域是否还能对他们开放,广袤的中国市场是否就此会对英国封闭,至于什么遵守自治区方面的法律法规,这些方面就不是该他们考虑的事情。

自治区方面考虑的就是务必让中国回到和列强的同等地位,虽说不能在国际事务上长袖善舞,但在自己的地盘上还是得自己做主。就像后世的改革开放一样,列强们可以在自治区开工设厂创办公司企业,但前提条件必须是遵守自治区的法律法规,尤其是在自治区不会再有什么领事裁判权之类的东西,反过来自治区还可以给予外国企事业一定的优惠。

双方的谈判至1918年1月初才算是正式达成协议,人民自治『政府』和英国签订了一份互惠互利协议,谈判中介美国和法国也在协议上签字。该协议是自治区首次和列强达成的有效力法律文件,协议确定了列强废止在自治区范围内的特权和废除了不平等条约,允许各国公民个人、公司团体在自治区从事商业贸易、观光旅游等,同时任何人都务必遵守自治区的法律和政策。

可以说表面上看来自治区是亏大了,就因为一个汉口租界一事,自治区把整个沿江城市都开放出来,偌大的自治区仿佛要迎来外国商品的大规模倾销,这势必要给自治区的工商业带来很大的冲击和影响,但事实并不这样。

一直以来自治区出口欧美地区的商品,从服装首饰、食品糖果、家用电器、汽车轮船,总之自治区除了没有出口飞机之外和军械武器之外,能卖的能赚钱的都在对外倾销,自治区敞开怀抱欢迎列强们的投资,引入外来竞争者并不会给自治区工商业强势冲击,反而会激起自治区公司企业的奋勇前进,到底中国市场是谁的,还是得靠实力说话。

反观欧美企业方面,他们在汉口、上海等地开办的企业主要是轻工业,食品加工、纺织工业、银行贸易等,所以他们关心的主要地区还是长江沿线城市,尤其是武汉和重庆万县两地,要想进入更多地区,他们还没有那么多的大企业,反而是自治区控制下的亚美集团、亚星客车、东风重卡、神州特种汽车、中国进出口贸易集团、中国远洋航运集团、中国重型工业造船集团、中国民生制『药』集团、三大制『药』公司(泰安、泰康、泰极)……

自治区数十家大型公有制集团公司,还有无数个民营公司企业,它们的产品充斥着欧美市场的时候,已经说明自治区根本不惧怕对外开放,反而“害怕”列强们闭关锁国起来,那样反而对自治区不利了。

而互惠互利协议签署之后,除了列强们的企业在自治区内要受管制、要交税款等很好之外,更为有利的一点是自治区的货币即人民币将首次和列强们的货币在各国银行里直接汇兑,同样是实行金本位的货币制度,一英镑等同于7.32克黄金、一美元是1.50克、一法郎是0.29克、日元是0.75克,经过商议之后,自治区的一元人民币被协定于含金量0.25克,即一美元正式定价于等同六元人民币。

有了货币汇兑协议之后,即往后在美国花旗银行、英国汇丰银行、日本正金银行等,都可以将外币兑换为人民币,这无疑有利于彼此之间的经济交流,换句话说自治区的某家企业在欧美各国的产品销售获益之后,不再需要在他国兑换成黄金之后回国,然后才兑换为人民币获得真正收益,在此之前自治区除了黄金白银之外,是不允许私人保留外币的。而协议达成之后,任何人都可以交付一定税款之后,把自己的利润带回公司或者家里甚至存在银行,只要不在市面上直接流通,保有黄金也好、外币也罢都是公民的自由。[]大国无疆15

而外国企业或个人到自治区来,可以携带大笔现金或者黄金,因为自治区市面上是只允许流通人民币,但自治区的农业银行、工商银行、人民银行、建设银行、发展银行等都可以为之全额兑换成可自由流通的人民币,这样一来就对他们的投资消费有利得多了,通过他们的带动,人民币的影响会影响至全中国,凭借强大的『政府』信用和黄金储备,估计到时候自治区还未统一全国的时候,货币制度倒先统一起来了。

不过和列强等达成什么协议之类的事情,是不属于一个省或者说某个技术部门需要揪心费神的,无论谈判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果,都无法改变的一点就是平汉铁路务必要掌控在自治区手里这个不争的事实,通过平汉铁路自治区可以很快控制住河南、直隶甚至是北京,这其中抛开对民间社会的益处,对自治『政府』的发展而言,不失作为一个至关重要的铁路应有的战略价值。

“在直奉战争结束之前,平汉铁路的问题我们无从谈及。还是先说说广州方面的事情吧!昨日陈炯明发电来声称邀请我方代表莅临广州共商大事,究竟作何并没有声称,但其用意我们稍加揣摩便得得知,他这是希望我们给予他承认,承认其广州军『政府』的统帅地位,或者说他就有其他目的存在…”

“情报部门没有相关消息?”

“暂时没有!”张雨生说到这儿,递给张宇一份文件,说道:“关于和山西阎锡山的谈判问题,目前已经取得了实质『性』的结果。他非常不愿意放弃他在山西的军阀独裁地位,更不愿意接受我方的谈判条件放弃军阀身份,连我们允诺的私人财产和家属绝对安全、一大笔补偿等条件都给予了正面拒绝。总而言之,他是不相信我们敢于向他动武,或者是我们没那个胆量向他挑战!”

“挑战?”张宇咧嘴一笑,站起身来撑了个懒腰后说道:“第二集团军的戴成勇一天到晚都在叫唤着啥时候让他们军也成立机械化部队,不求像第一集团军那样弄出一个装甲师,但至少也要给他们鼓捣出一个机步团才是,也好方便以后集团军的长远发展。你猜我怎么回答,我说戴小子,你给老子听好了,要是你的装甲车在陕西闹得太凶,把隔壁的阎老西给吵醒了,那收拾山西的任务可就非你莫属…”

“我猜戴成勇会立马回答你,他一定说那就更应该装备好点儿才是,一个机步团肯定是少了,像第四军一样拉出一个机械化步兵师,这才够热闹。不过甭管换不换装,收拾山西的任务都交给他们便是!”

“是啊!这军费年年涨,开支也渐多,怎么规划都感觉不够用。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咱们这兵马连动的臆想都没有,粮草开支都在年年疯涨。”张宇说到这儿,『摸』着下颚纠结着狠狠的摩挲两下后说道:“是不是咱们军队的扩编来得太快,跟咱们的经济实力不相匹配了?可咱们就算是走上军国主义化道路,也没见得经济被军事拉动多少啊,排除了这一点,那就只剩下一个原因,我们的财政预算中军费比例太少了!”

张宇说到这儿还真来劲儿了,立马就开始一笔一笔的算起来。“我给你算算帐啊!这军队每一天需要消耗多少费用你知道吗?空军的一个中队光是一个起飞降落架次,那就得花掉好几百块钱,海军一艘舰艇随便出去溜达一圈,那重油消耗量也是以吨计算,每天天还没亮我就在算,新的一天已经到来,这一天里得吃掉多少大米面粉和蔬菜猪肉、这一天得耗掉多少弹『药』油料,有时候还得想想是不是又要扩编了?又要换装了?一个接一个的开销大单像巨石一样砸下来,几个亿的军费真不够花!”

“一直以来,我坚信的一点就是军费预算绝对不能超过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之十二,这是一个底线。而我们一直维持在百分之六点八至七点三左右,这是一个非常合理的比例。毕竟我们当前处于大建设时期,需要的是稳定而是军事战争,去年的财政预算给出了七点一个百分点,今年人民军的军费拿到了六十多个亿,就算其中有一部分是军队为泰山计划做出的硬『性』支出,但剩下的钱也够开销的了!”

“我发现和你谈什么都可以,但是谈钱就会出问题。”张宇不想继续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多的纠缠,看了看谈判团和阎锡山的商议结果,摇摇头的说道:“看这样子阎锡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咱们是不是得给他点颜『色』瞧瞧,再怎么说咱们也算是中国头号军阀,别人不给面子咱得自个儿找去!”

“山西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难道人民军还需要我来一个战争动员才能拿得下山西?我最关心的是广州这边的陈炯明,这龟儿子酒壶里不知道酿的是什么酒,邀请咱们过去共商大事,难道他是打算和咱们一起瓜分天下就此做他的皇帝老儿?或者说他对咱们自治区有想法,可咱们的情报机构并没有发现他的军队有任何调动、集结现象!”

“管他想做什么,广州这边的事情你自己摆平。我把阎老西收拾了,要是情形好就顺道把河南河北一块儿给收拾了。现在有了两湖,咱还得有两河不是?”说完,张宇戴起军帽拍拍军装后就准备离开总务院。

“对了,泰山基地那边儿又打电话要你去,有空你也回去照看着点儿!”

张雨生有点放心不下这泰山计划,每年近十个亿的投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一张张人民币都是自治区工厂用一辆辆汽车、一件件衣服等等挣回的,耗资太甚的泰山计划规模过于庞大,前辈子只有做老百姓份儿的张雨生心里至今都还有点受不了如此庞大的工程,不过从张宇的表现来看,这小子一天到晚都没有个正经,嘴上虽说不重视,但心里是非常在意泰山计划的。

“知道了!”话音刚落,轰的一声张雨生的办公室门就被张宇狠狠的摔了一下,一天到晚给张宇加派重活,不发点脾气还真不知道张宇是不好惹的。

:关于书评区书友建议,说本书关于国内的描述部分过少了,情节应该加快一点。关于此问题,就像曾今有书友提议书中的技术『性』东西不要太多一样,小子会注意到这方面的问题。书的情节会加以变化,争取早日走向统一,真正的大国博弈、血火战争才是本书的重点,期待您的支持和建议!!~!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