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十六章 一路快行

第十六章 一路快行

:最近有书友称本书发展太慢、情节进展太缓,在此小子给诸位一个保证,往后的章节进度会加快,也希望诸位能踊跃在书评区发言评论,只要不是无故的谩骂都可以,在此特别感谢投票的、打赏的、发言评论的兄弟们。

清晨的阳光伴随着叽叽喳喳的鸟鸣欢迎新的一天到来,沉睡了一宿的大地渐渐从梦境中苏醒,无论是寒冬、酷暑、初春,还是深秋,每一个早晨都有淡淡的青雾萦绕大地,那是还未消散开来的睡梦……

新的一天已经到来,休息一夜的工人们开始从帐篷里一一钻了出来,春寒料峭的天气里气温还是有些低,早早起来的工地厨师们早已蒸好来了满头、煮熟了鸡蛋、切好了酸菜、摆好了分发点,就等着工人们洗漱完毕过来排队领早饭吃,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没有足够的食物和营养供应,工人们是没那个能耐做得长久的。

从1926年末至今,也就是1928年的3月4日,一年多的时间里整个湖南湖北地区就是最大的民工蜂拥地,来自云贵川甚至陕甘两省的近五十万工人充斥在各个建设工地上,无论是工业城市的工业区建设,还是覆盖全省的密集交通公路网工程,来自各地的民工和两湖地区的百姓一道,热热闹闹地建设了一年多的家园。

中国铁路建设集团中第二和第四集团是专门为湖南地区服务的,他们承建的贵阳至长沙、桂林至长沙、邵阳至北海的铁路修建对贵阳和湖南西部、湖南南部与广西东部等地区的发展相当重要,两大集团自然是卯足了劲儿抓进度,三大铁建工程有将近四十万人齐上阵,这样的热闹场景可不是修公路、建高速等工地所能比拟的。[]大国无疆16

“师傅,中午的海椒就不要放太多了。你们湖南人吃得辣,咱们这帮云南过来的就吃不消了。”端着大瓷碗的一施工工人,领到三个大馒头、一碗稀饭和一个鸡蛋后,笑呵呵的和本地招来的厨师说完,这湖南人很是热情好客,从他们的饭菜里就能体现出来,那可个火辣劲儿弄得昨晚不少人上完厕所某地儿都是火辣辣的。

“莫的事,少放点儿就是啦!我昨天才刚上班,头一次给你们做晚饭,我还以为你们这些崽儿都吃得辣呢,弄了半天才晓得都吃不得。”

工地上春节之后在开工期之前,不少工人就陆陆续续前来报到了,有的还带上了同乡好友,大伙一起出来务工挣钱,所以每到工期的时候工人数量就很多了,不得已施工方就扩大招募量,把这些远道而来的工人们招了下来,当然也得增加伙食供应规模,就从当地和工人群中招了一些会煮大锅饭的人充当厨师,体力活大叔大婶们是干不好,但这煮饭炒菜蒸馒头的事情他们还是会做的,所以这才有刚才那番对话。

太阳还没升起多高的时候,沿着已经划好的铁路线星罗密布的工地里,已经是一片热闹的场景。工人们吃饱喝足之后扛起铁锹、拿上铲子、推上推车,一路上嘻嘻哈哈的谈着去年春节回家时候的种种事情,吃苦耐劳的工人们昨年可都是挣了钱的,回乡之后自然是欢欢喜喜过了一个热闹年,春节期间的吃喝玩乐都值得拿出来炫耀炫耀。

“嗡…嗡…”

去年挣了不少钱的人,自然就是此时驾驶着嗡嗡作响的工程车辆人员,他们算是工地上的高薪技术工人,一天下来的工作量自然比任何人都高,正是有了他们的存在,所以一个个小山坡、小沟壑都被改造,太大的山自然用不上他们了,会有专门的隧道施工队伍去折腾,而今天这段施工队的任务就是要干掉挡在正面的一个山坡,施工方案就是从两边齐头并进逐步挖掘,贯通之后再行休整,持简单工具的大批工人队伍自然不是此时上阵,他们的任务是完成铁路两边路基、排水沟等的修筑。

最前面的不是轰隆作响的工程车辆,而是一批特殊的工人,他们头戴红『色』帽子、身挂黄『色』背心,他们正『操』控着手扶式小型钻孔机,在要被挖去的地方钻上很多的孔,尤其是岩石上更是钻得很深很大,由于采用的是单次小规模的爆破,所以没多久爆破工人们便准备完毕,所有人和车辆都在安全范围内等候着爆炸声的传来。

“预备,起爆!”轰的一声伴着一阵摇晃,飞沙走石一阵之后,履带式推土机一马当先冲锋在了最前面,就位之后很快咆哮着冲向那些土石,血盆大口很快吃进满斗的土石,一个后退后,慢慢的开到停放就位的十轮自卸重卡面前将铲子里的土石放进车斗里。

在人类机械化施工的面前,脆弱的山石显得特别的柔弱,在挖掘机、推土机等工程车辆面前,小山、小沟壑、小河等等都显得是非常的弱不禁风,大江大河、雄山深谷面前,工程施工才会被稍稍阻碍下来,但聪慧的人们会用一个个隧洞、一座座桥梁去征服它们,没人能够拦得住铁路大动脉的修建。

“知道不?我有不少老乡在中国路桥第三施工公司干活。他们分公司去年的任务完成量超前了,获得了总公司的嘉奖。你知道,这意味着啥?意味着他们去年全体分公司的职工都获得了一笔奖金,我滴个乖乖,一百块钱啊!”

施工段的工程车辆维修处此时算是整个工地最清闲的地方了,施工大军在如火如荼的折腾,做饭的大叔大婶们都在忙碌着中午的饭菜,也只有他们才有空在这儿闲谈,因为没有工程车辆出事儿、也没有谁急需送油,几个技师只能在这儿闲谈,但不能吸烟。

“是啊,要不咱们去找咱们经理商量商量,咱们也不是不会开那些个玩意儿,我一兄弟和我同样是学技术的,结果人家玩的是叫啥坦克的一种拖拉机,咱只能呆在这儿等着检修那些个玩意儿。施工进度不快,咱们哪儿领道嘉奖啊!”

“小王,你这话可就说错了!咱们这是在修铁路大动脉,是艰巨而又光荣的任务。你想想这铁路、公路、高速公路,谁修建得最快、谁对经济发展的刺激更大、谁更需要技术?那覆盖整个自治区的水泥公路、沥青马路什么的,能和咱们这个相比吗?高速公路也比不上咱们这个。再说那玩意儿开着车过一次就得收不少钱呢!”

“这不是嘛!去年春节,我一亲戚结婚,请了一大帮亲朋好友一道去迎亲,向汽车租赁公司租了一个中巴车和一辆轿车,呼啦啦的从北海开到玉林去接人。这高速公路是要收费,不过来往各有各的道,公路又修得好,所以这速度就是快…”

“还有啊,这一路上看见了不少好东西!”说到这儿,一身油污的工人从兜里『摸』出一支烟来,放在鼻口里深深的嗅上一阵后再次放进兜里。“你们也不猜猜我都看到了啥?高速公路上超长挂车、集装箱运输车什么的都不算稀奇,我给你们说,那天咱们的迎亲车队看到了一长队军车车队,这清一『色』的绿『色』挂车上你们猜猜都拖的是什么东西?”

“啥东西?干啥玩意儿那么神神秘秘?你有话快说有屁就快放!”一个工人已经把烟都叼在嘴上了,要不是等着听结果,估计此时他已经出去抽上了,反正这会儿又不是他们的忙碌时候。

刚才的那位笑呵呵的,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走到检修棚里,指着一个角落里堆放的履带,大声说道:“我看那些大挂车上都拖着有履带的车,矮矮的身子还有个浑圆的脑袋,对了,还有一根长长的管子,不过很多地方都有遮掩,咱是看不清那特别的拖拉机长什么样子,但我估『摸』着,很有可能就是小王的兄弟开的那种,它们叫做坦克!”

“坦克?”一个工人收拾收拾地上的油污,放下小铁锹后说道:“我说那东西是不是和咱们修的那挖掘机一样,那长长的管子有多大啊?是炮还是什么…”

“这我就没看清楚了,当时那批车队闪着黄『色』的应急灯一路驰行,大概时速六十多一点儿,但咱们的迎亲车子是走超车道奔行过去的,一百多的时速要不是他们够多,我还真没看清那玩意儿竟然……”[]大国无疆16

“快点来人,出事儿了!”维修处的人正乐呵呵的聊天,正起劲儿的时候门口跌跌撞撞冲进来一个人,抓着小王就说道:“赶紧的,有个工人肚子疼得非常厉害,卫生所的人说是急『性』阑尾炎,你们这儿不是有车吗?赶紧开去接人上医院!”

“哦,好好好!”维修处的人一溜烟儿的赶紧去把那辆分公司总经理送来的检修的吉普车快速查看了一遍,顺便加满了汽油和冷却水,王师傅很快就把车子发动倒了出来,载着报信儿人风驰电掣般的去接人。

犯病的工人是在一个正修着泄洪沟渠的地方,一群工人正围着分公司的医疗急救员和犯病伤患,剧烈的疼痛已经让这名工人疼得脸『色』发白,两名急救员在工地上最多遇见的就是破口创伤或者感冒发烧什么的,这急『性』阑尾炎是没法处理的,赶紧给病人打了一针止痛剂后,病人的呻『吟』声稍微小了一点儿,由于阑尾炎多为混合感染,所以急救员赶紧给他再打了一针抗生素、打上了点滴,也就在此时维修部的王师傅驾车赶到了现场。

“走,咱们赶紧送他上医院!”

不一会儿吉普车便载着患病工人和一名急救员出发了,从施工工地到最近的大医院有不少的距离,尤其是这一路上重车往来甚多,修筑铁路用的运输公路很多地方都坑坑洼洼十分不平,摇摇晃晃的吉普车在沙尘漫天的施工公路上快速驰行。

吉普车刚刚开上涟源至邵阳的水泥公路,还没行驶出多远就迎头遇到了一大队军车,看到这批军车王师傅心里有了底,赶紧减慢车速、按喇叭、变换车大灯,军车队伍很快注意到了吉普车的异常举动,很快就停了下来。

“老乡,什么事儿需要我们帮忙吗?”军车队伍停下来后,很快就有两名佩戴红袖标的士兵小跑过来问道驾车的王师傅,他们是行军队伍中的执勤士兵。不过还没等驾驶员做出回答,后座的急救员已经把车窗摇了下来,两名士兵立马看到了车里的那位脸『色』苍白还打着点滴的病人。

看到这番场景,其中一位士兵立马拔腿就往回跑,赶紧向上级汇报情况。而另一名士兵则指示王师傅赶紧把车停靠在路边。不一会儿军车队伍里就跑过几个袖标是红十字的还提着急救箱的医务兵,一名少尉和两个士兵扛着担架也赶了过来。

“医生,他具体是什么情况?”

“病人患了急『性』阑尾炎,打了一针止痛剂和一针抗生素,现在情况有所缓解,不过他已经出现发热和精神不佳的症状,我们正把他往条件好的大医院送。遇到你们真是……”

少尉点点头后,示意医务兵正赶紧把病人从吉普车里抬出来放上担架,行军的队伍是第二集团军第十师某团的一个营,他们从永州出发准备经邵阳后去常德。将病人转移至行军队伍的急救车里后,军医很快对他进行了检查,急『性』阑尾炎并不可怕,也并不是非做手术不可,军医很快给卧床休息的病人改为静脉输入电解质,考虑到不久前已经注『射』了青霉素,所以再注『射』了一针链霉素与之联合,当然这也是因为病人并未发生厌氧菌感染,用不着使用氨苄青霉素、庆大霉素、甲硝唑等。

除了正在治病救人的救护车外,行军队伍还留下一辆载着几名士兵的悍马车陪同,而王师傅和急救员两人也在一旁看着军医有条不紊的给犯病工人治疗,仿佛这一切根本不算啥大病似的。

“这军医还就是不一样,咱们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们却好像病人只患了感冒似的。”看了看急救车里,王师傅小声的对一旁的急救员接着说道:“我刚才可是被你吓惨了,还真以为会出大事儿呢!结果他们打打针、喂喂『药』,哪儿像你说的急需做手术嘛!”

“我还不是被你急的,一路颠簸下来那病号疼得叫得,把我都给吼『乱』了。咱毕业后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疏…”

王师傅已经没注意到急救员的话了,他的眼神儿全都注意到了急救车前的那辆悍马车上。车一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正摆弄着那挺重机枪,几名士兵正散开在四周持枪执勤,虽然这里明显没有什么危险。不过军车上的那位士兵,一身的『迷』彩服和军车的涂装没什么两样,除了那杆乌黑黑的机枪让人觉得碍眼,王师傅深信不疑的觉得开悍马的感觉一定比开吉普车好,撇下急救员一溜烟儿就过去和士兵们搭讪。

“大兵兄弟,抽烟不?”

王师傅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来,虽然不是什么好烟,但也算是一个心意,笑呵呵的给看得见的四名士兵一人一根,还乐呵呵的跑到悍马车的驾驶室,给驾驶员也递去一根。不过士兵们虽然接过了香烟,但并没有点着,卡在头盔上后还以王师傅会心的笑容。

“你们这车和我那辆吉普车相比,肯定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吧?”王师傅指了指对面路旁的一身灰尘和泥浆的吉普车,而这边的的急救车和悍马车虽然还是有些泥浆,但很明显比那吉普车要好看得多。

“要不?你坐进来试试?”

王师傅乐开了嘴,这辈子还真没进过军队里看看,还别说『摸』枪什么的,而今可以进军车里瞧瞧,那自然是乐开了嘴。在士兵的注视下,叼着香烟打开了车门,坐进了硬皮车座上,看了看车子的内部,没有车内装饰更没有舒服的座椅,连车门把手都是金属制成的,给王师傅的直观感觉就是这车子就是一金属壳。

“咋样?还觉得这车子比你那吉普车要好得多?”『操』控机枪的士兵蹲了下来,微笑着说道:“咱们这车子可不是能和你们私家车能相比的,就这座椅,你瞧瞧是给人屁股垫衬的吗?蒙了一层皮而已,就比钢板好那么一点儿。”

“也是,我感觉这车最好的地方肯定是越野『性』能,这点咱的车肯定是比不上你们的。不过论乘坐『性』能,那这车可就不如咱的老吉普了。”说完,王师傅指了指头顶。[]大国无疆16

“怎么?你想『摸』『摸』重机枪?”

王师傅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兄弟,这不违反你们的规定吧?我这人长了这么大,还真没『摸』过枪,尤其是咱们人民子弟兵的枪!”

“想『摸』就『摸』,老乡你就别那么磨叽!”悍马车前座的驾驶员转过头来,指了指头顶的大杀器说道:“这东西没啥好稀奇的,咱『摸』了好几年。你『摸』『摸』不会犯错误的,不过你得赶紧,我估计急救车里的老乡没一会儿就该下车了,那些野蛮并且牛得很的军医会很快给他检查好、开好『药』,别说急『性』阑尾炎,就是你手脚断了血流不止,他们也把你当小白鼠看待…”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话?”

“当兵这么多年,好不容易遇到个有趣的老乡,能不多说两句吗?”说完,驾驶员示意王师傅可以顶替武器员,穿过顶窗后在众多装甲钢板的护卫下,玩玩上面的那挺重机枪,反正又没有给枪上子弹。

王师傅是一脸欢笑的『操』控着重机枪,要是悍马车奔行起来,持枪顶风而立的感觉一定特别棒,想象着越野车在公路上疯狂驰行,而自己『操』控着重机枪不断对目标实施扫『射』……爽了近三分钟后,王师傅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悍马车。

在军医的检查下,病人的病情得以确定,急救车需要把病人转移到邵阳更大的医院去接受治疗,所以送他来的王师傅和急救员当然要一同前去,将病人转移到了条件更好的医院,急救车和悍马军车到时候也就可以离开了,他们得抓紧时间去赶上大部队。

三辆车子很快一前一后向邵阳开去,悍马车一马当先,而急救车位于中间,王师傅的吉普车走在最后,在急救军车的呼啸警报音伴随下,三辆车子闪烁着应急灯一路快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