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十七章 和您一谈

第十七章 和您一谈

“开春之后就没有再下过雨,从春节到现在每天都是阳光普照,照这样下去会造成春耕收成不好啊!”一位老农杵着锄头和张宇聊天,虽然他并不知道眼前的这行人真实身份。接过张宇递来的有一只烟,点燃之后猛吸两口说道:“年轻人的烟不错,敢问是『政府』公务员还是商人啊?”

老农指了指水泥公路上的三辆越野车,陕西境内大兴基础设施建设,在公路上来往的车子老农见得多了,客车、货车、工程车等等都能认识,但就是没看到过这会儿停在路边的越野车,高大威猛的车子有很考究的黑『色』涂漆,宽大的轮胎和高高的车桥证明此车有些异类,如果老农是看过自治区发行量很大的汽车周刊,估计他就会知道眼前的车子是自治区汽车工业上的又一新品,它叫做亚美路虎越野,是由亚美集团重庆第一汽车制造厂生产。

此次张宇到陕西来转悠,座驾就是该工厂为人民军中高级指挥官生产的路虎越野车,当然更多的是面向国内外市场,几千块钱一辆的售价可谓不低。当然,前因是军队不方便使用轿车,曾经的吉普也已经淘汰,悍马车排量太大,所以越野『性』能不错、乘坐舒适的路虎越野就成了最佳选择。

军方的需求大大刺激了亚美集团的汽车研发团队,好一番努力之后才有了路虎越野和锐步轿车,当然按照亚美集团的习惯,自然是轿车首先走向国际市场。不过吉普车已经开始登陆美国市场,估计路虎越野的全球销售也是指日可待。不过为军队中高级指挥官、『政府』重要部门等提供越野车,这订单已经够重庆制造厂忙活的了,将来广阔的民间市场更是魅力无穷。然而,张宇虽然坐着新的座驾出行,在延安火车站下了专列之后,坐着新座驾四处溜达了一下,新车的美好感觉已经被干旱的预兆所冲淡,几个月都未下雨的陕西、甘肃,还有山西等地,指不定就会爆发大规模的干旱,这感觉弥漫心间,张宇哪儿有心情去体会新车的美好。

“哦,我呀,我就是一商人!听说你们这儿的麻风树种的不错,长势尤为喜人。23年种下去的树,两年下来就窜得老高还挂果了,今年都是第五个年头了,连续获得了好几个丰收年,这卖相可就不得了啊!商人本来就追逐利润么,所以就过来看看,能不能把你们这儿的麻风树给移栽到我家乡去,到时候承包个几百亩的…”[]大国无疆17

张宇还未说完,老农就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半眯着眼吸上一口烟后说道:“年轻人,这麻风树是好,咱家屋前屋后、荒坡土地上都种了一些,搭配着其他树种一起种效果是不错。不过这麻风树果子不仅生命力强,而且产量高啊!就是因为这产量高,所以它的价格才便宜,收购它的又只有『政府』,种它几十亩还不如咱种一两亩的玉米收入高。所以大伙都把它种在不要紧的地里,一方面涵养水土防止了水土流失也绿化了环境,另一方面呢,当然是有了它总比把土地荒着好,一年下来的果子还能卖不少闲钱!”

“老伯的意思是说没人会把肥沃的土地拿来种麻风树?”张宇紧追不舍的问道。

“呵呵,刚才也给你说了。这麻风树的果子不值几个钱,谁愿意以它为生计之本?而且这树有个怪病,那就是耐火烧、耐干旱、耐高温,越是不『毛』之地它还长得越好,你要是把它弄进肥沃的土地里,那繁殖能力会让你吓破胆。”

说到这儿,老农给张宇指了指远处的那些山,黄土高原曾经的沟壑纵横漫天黄土,现在已经看不到了,能瞧见的是一株株已经两三人高的麻风树,枝繁叶茂的快要连接成片,照这样的情形发展下去,再有个五年,黄土高原将重回绿『色』。

“看到了吗?那些山脊不『毛』之地,原本以为是一文不值,结果把麻风树种上去之后却变得能值几个钱了。这公路两旁都不敢种麻风树,原因就是它的生命太强,种白杨树之类的还好些!总而言之,这麻风树不值钱,除了对这黄土高原的环境改变有所贡献,我还真没找出它还有啥优点!”

麻风树的大规模种植就是为了治理黄土高原的水土流失问题,新疆、甘肃、蒙古、绥远等荒漠地区都在种,这种来自三十世纪改良品的怪物,一亩的果子产量高达八九百公斤,大大规模种植下来的结果就是这果子几乎成了一文不值,收获的季节里收购单位是在以一吨多少钱来计算它的价值。就算它是含油量高的能源作物,经过一定工艺处理后可以获得相当多的化工产品,但自治区目前的对该树种的加工能力有限,供求关系是严重的不均衡,以至于造成该树成了农民心中的一种可有可无的作物,有了它只能是绿化环境,不少农户甚至没那个心思去收获,直接让果子烂在枝头,让麻风树在不要紧的土地里自生自灭,可结果就是它们越长越好。

“难道你们就不知道这麻风树可以提炼柴油?可以加工成各种各样的化工产品?”张宇意识到这麻风树成了他们那个时候同样的一个角『色』,那就是对于人类而言,它是可有可无的。不过他还是想搞清楚更多的情况。

“知道啊!可我们也知道化工厂里的仓库,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用完前年的果子!”

老农的话彻底把张宇雷住了,自治区的麻风树化工技术还不是很成熟,要真是能力足够的话,估计这麻风树可就会成金饽饽了,到时候供求关系一饱和,农民们的热情一定会立刻被激起,都不种粮食改种麻风树了那可得了,究竟应该保持怎样的一个供求关系制衡,关键就在于那些化工企业的加工能力,太高了不利于农业、太低了不能生产出足够的化工原料,这个问题还得小心才是,不过从目前来看,麻风树的加工能力有限,对农业的发展是很对的,该有多大的能力还得好好研究研究才行。

“还有就是,这麻风树有点怪!去年是风调雨顺的,这麻风树的长势就不怎么好,你看今年都好些月没下雨了,这狗日的麻风树竟然越长越喜人了。倒真像当初的农科技术员说的一样,它们就是喜欢严酷的环境,日照充裕、天气干燥、降雨量少等条件,倒还有利于它们了!”

“老伯,我看你的普通话说得是有模有样的,敢情你是个读书人?”

张宇为老农递去第三根烟后,这才相信第二军军长戴成勇给他说的一个小秘密,那就是陕西这地方的男人特别能抽烟,两个不熟悉的人只要烟来烟往,很快就会成无话不谈的朋友,加上他们本来又热情好客,真要是和陕西人攀谈上了,不要怕没聊的话题,就怕没有坚持谈下去的勇气。

“我?”老伯乐呵呵的指了指自己,笑着摇摇头后点着了烟,张宇的烟是云南玉溪那边的卷烟厂特供的,所以口感非常不错,老伯非常珍惜着这第三支烟。“我是咱们村的村长,去年在镇上培训过,村上的学生娃也都说普通话,咱虽然年过半百,但学会普通话那是不成问题的!”

张宇笑着点了点头,示意身后的两位卫兵给搬来两个马扎,给老伯和自己安好之后,俩人是坐下来慢慢谈,张宇还就是不信自己吹牛方面的本事儿比陕西老伯的低。

“刚才老伯说怕今年会有大旱,我可是听说这陕西、山西等地,以前发生干旱,没有吃没有喝只好逃难,但谁又能逃出干旱区呢?所有的人都没有吃没有穿更没有喝的,直接被饿死的人不堪其数,卖儿卖女更成了家常便饭。总之,那可都是要死很多人的。咋你说起要干旱起来,一点儿都不害怕呢?”

“哼,干旱?就是超级大地震我这把老骨头也不怕。为啥?有人民『政府』在,有什么可怕的!”老伯说到这儿,把锄头拉了过来,抚『摸』着陪伴自己一家人饱经多年风霜的老家伙,说道:“人民『政府』来之前,咱们是被要求必须种鸦片不种粮食,一到灾年不闹饥荒才怪。而人民『政府』来了之后,不仅教我们整治土地、减免赋税、兴修水利等,还在每个县建立了应急物资储备局,咱们县长说了,就是咱们县闹他个三五年的大饥荒,咱们也不会饿死。你说咱有啥可怕的啊?”

“那…”情急之间,张宇没想好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思索一阵之后,说道:“那要是外省的人逃难过来,粮食还够吃吗?『政府』说不定就会去救逃荒落难外省人民去了,那老伯家有足够的粮食过日吗?没有水又怎么办?”

张宇的一连串问题,根本没有把老伯难住,吧唧一口烟后说道:“你顺着这条公路一直往前走,不出两里地就能看到一个大水库,那就是村儿的共有水库,咱们从上个月开始就已经关闭闸门蓄水了,有用不完的水呢!”

“再说了,咱们自家门前也有一个用沙石混水泥做成的蓄水池塘,除了在里面养鱼养鸭,到了危急时刻还不是咱们的保命水么?咱家的仓库里还有三千多斤去年的收获的小麦玉米,还有三百多斤大豆杂粮。另外,咱家就俩老口。儿子媳『妇』都出去务工了,他们不愁吃穿。孙儿孙女都去基础学校读书了,过的更是神仙日子。想饿死咱们自治区的人,那老天爷得多干旱些年月才是…”[]大国无疆17

“也是啊!这些年下来积攒了不少钱粮,自治区的桂云贵川四省都是风调雨顺的,没吃的直接用铁路、公路运过来便是。有人民『政府』在,那就有吃不完的粮食。可老伯您还没回答我的另一个问题,我换个问法。假设临近陕西的山西、河南爆发干旱,肯定会有很多灾民涌进自治区,到时候『政府』肯定会出面救援,你们会有所表示吗?”

“这个,海原大地震的时候,咱们可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虽然自治区还未将山西并入,但山西人也是咱中国人的一部分,谁没有个落难倒霉的时候,就应该互帮互助,哪儿来那么多讲究!”

张宇笑呵呵的点了点头,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当自治区的『政府』富有了、人民生活殷实了,在实力面前天灾也就显得不怎么可怕了。试想一下如果没有富有的现实,而还是另一个时空的那样军阀横行,估计这山陕甘等地区包括华中华北,在这民国年间将会有多少人流离失所失去生命。

“那老伯,您认为我们自治区是不是应该把周边的省并入呢?换句话说,就是要人民『政府』成为咱们中国的领导?您认为目前中国这样的四分五裂,是不是应该结束了?”

张宇问出了一个长期困扰着他的问题,要说统一中国,目前第五集团军已经在组建了,二八年中期的时候该集团军便能形成战斗力,海空军也得到长足发展。广州军『政府』、孙传芳、吴佩孚、张作霖、阎锡山等人都不足为虑,自治区有足够的兵力发动解放全中国的战争。战争自然不足为虑,但统一之后的问题才是关键,一千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五亿七千多万的人口、近两万千米的海岸线、四百多万平方公里的海疆,偌大一个神州大地是不是该由复兴党说的算、该有人民军来守卫、该有人民『政府』来统制…总总问题可不是吃喝拉撒那么简单。

“我知道,这走南闯北的做生意最主要的就是要有个和平的环境。不能够安生过日子,谁还照顾你们的生意是吧?在我看来,人民『政府』是挺不错,是个真心实意对人民好的『政府』、人民军也是真真切切文明之师威武之师、复兴党更是一个很好的党派,但我总感觉少了点儿什么…”

“老伯,您不妨说,这自治区的法律可是规定了公民有言谈自由的!”

“这个问题的答案,你得问问你自己。对于我这个老陕西而言,说句不好听的话,那就是说人民『政府』没有爷们儿,做什么都感觉怕这怕那的。就好比当初说要治理黄土高原一样,非得要什么专家调查、现场取证、科学分析、实验论证等等,搞了半天才亮出真家伙。直接让我们人民跟着他走不行吗?做什么都把人民看得太重、把经济建设看得太紧要,北京城的那些人军阀气太重,而我们的自治『政府』又书生气太强…”

“能不能说得简单一点儿,比如说在哪些方面让您觉得这人民『政府』爷们儿气不够?”

“啥方面,我就觉得这行军打仗方面。听听广播、看看报纸的人都知道,这东北的张作霖、北京的吴佩孚、江浙的孙传芳等人算什么,人家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大动干戈,战争有什么可怕的?人民军完全有实力把中国给统一了,免受列强们的欺压横行之苦,结果呢?非得要欺负到头上来了,忍无可忍的时候才跳起来要闹腾一宿,殊不知这样的作为有多伤百姓的心…”

“所以您的意思就是这个『政府』要真对人民好,那就早点一统中国,把全中国变成如今的自治区一样?”老伯的话说到了张宇的心坎里去,他何曾不想早日一统中国实现复兴事业的关键一步,也不枉然自己的这重生的命运。

“就是这个意思。要是老夫年轻二十年,不,年轻十年,早就去把那些人民大会代表们一个个狠揍一顿,啥时候能考虑考虑自治区外人民的幸福安康?像你们这种走南闯北的商人更应该去狠揍他们一顿,干啥不把国家给统一了,非得要让那些地区的军阀继续祸害人民?照他们这样做,就算以后一步一步完成了统一,谁又能真心实意的跟着『政府』走。当然,没人规定『政府』必须这么做,咱们自治区的法律没说见死不救是死罪……”

老伯的这番话是字字如刀,一刀一刀的割在张宇的心间。的确他此次到陕西来,目的自然是为人民军的又一次扩张做准备,按照总参谋部的设想此次的扩张范围限制在了外蒙古大部分、绥远、山西、河南,也就是说人民军将会以第二集团军为主力在这个范围内展开军事行动,其目的自然是将这些地区并入自治区来。

然而老伯的话却深深的提醒了他,像人民军这样老太婆磨刀般的速度,真要统一中国实现民族复兴,那岂不是要再等近十年。人民军往往并入一个新的地区后,会很快让当地的贫困落后局面得以改善,人民的命运会得到很大的改变,但可惜的是自治区每次扩张范围都是有限的,从只有一个省的广西到拥有十余个省的大半个中国,自治区用了整整十四年,要照这样的龟速统一下去,这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能完成的统一大业,复兴中华的目的和意义究竟何在?不止是张宇,很多复兴党党员都有些模糊了。

离开老伯的田地之前,张宇送给了他一条香烟,说是要感谢他和自己聊了小半个小时,当时究竟是不是因为这个而谢谢,老伯不清楚,但张宇心里却很明晰,他非常感谢老伯的一番话,也感谢他提醒了自己应该找回自己。

从西安到延安,中铁第一集团已经完成了该铁路线的建设,而要前往第二集团军最远的一个基地——榆林基地,张宇等人从延安出发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第二集团军作战部队编制是第三师、第十师、第八师。出于某种目的,驻扎在湖南境内的第十师将划进第五集团军作战序列,新成立的陆军第十三师将成为第二集团军的新成员。

第二集团军的第八师,将湖北的防守任务交给第五集团军的第十四师后,他们将会回到陕西。到时候由第十三师留守陕西,陆军第二集团军可以有两个主力师执行作战任务。新成立的第五集团军,编有第十师、第十四师、第十五师,他们将负责起两湖地区的防务。

驻扎于云南、贵州境内的第三集团军,包括在新疆、甘肃等地区的第一集团军,除了不可公开『露』面的第一师,留下防卫新疆、云南必需的防卫力量即第二师和第六师,那陆军的第七师、第九师和第十师,甚至包括第四集团军的第四师或者第十一师,这些部队都是可执行任务的强大力量。

也就是说,张宇手里可以动的牌非常多,完全有能力集中六个师近八万人的部队,只要储备足够的物资补给,是完全有能力发动一次大规模军事行动的,并且不考虑空军和海军的辅助,一口气将阎锡山、吴佩孚、孙传芳、陈炯明、龙济光等势力收拾掉是不成问题的,至于一直和日本人眉来眼去的奉系军阀张作霖,想收拾他还是非常容易的。

想到这一点,张宇立刻打消了去榆林基地视察的打算,越野车队立刻掉头返回延安火车站,张宇需要尽快和第二集团军的戴成勇见面,他就不相信每年好几个亿培养出来的陆军是只吃饭不干活的,究竟谁够爷们儿,谁更会军阀混战,在展示自我之前,张宇需要让陆军做好粉墨登场的准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