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十章 谁的香港 (加更求支持)

第二十章 谁的香港 (加更求支持)

在广州东山新河一带,不宽的公路两旁有很多树木,在一片碧绿之中,一幢幢漂亮的洋房矗立于此。红砖清水墙,浓郁的西方雅典柱廊,一栋栋独家小院里,住着的都是达官显贵、富商巨绅之人。

年,基督教美国南方浸信会在东山兴建神道学校校舍、培道学校校舍,并将其机构由长堤全部迁来这里,后来又创办学校、医院和慈善机构等。辛亥革命之后,广州不断迎来返国投资的爱国华侨,东山浓厚的宗教气氛、完善的生活设施和符合他们的宗教信仰和生活习惯,于是东山成了归国华侨们选择长居的好地。

黄葵石、杨远荣和杨廷蔼两兄弟,他们算是最早在东山大兴土木的人,欧洲大战之后更多的华侨开始回国发展,昔日尽是郊野菜地的东山,一座座欧美建筑风格的私家洋房别墅拔地而起。

在东山洋房中最具气势的,就要数陈济棠在梅花村兴建的公馆。该公馆占地五千余平方,建有4栋两层砖石、混凝土结构的楼房,各栋之间有天桥或阶梯相通,院内遍种青竹花草,传统园林的假山流水和六角凉亭与西式廊柱相映成趣,又因门前大路两侧种植有梅花,梅花村便因此而得名。

恤孤院路,是两广浸信会1920年在建华侨住宅区时,在恤孤院旁开辟而得名。略显狭促的街道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百米长,但在这条街道的上的房屋建筑,却是这里最好的风景,尤其是其中的逵园和春园。[]大国无疆20

逵园由美国华侨马灼文所建于1922年,高三层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房子,首层、二层的仿希腊式柱,楼房上方建有突出的拱门楼,门楼上塑有“1922”字样表示该建筑建造于1922年。逵园的庭院遍植花木,特别是郁郁葱葱的蒲葵树,所以人们也长称这里是葵园。

从逵园向南继续行走,到路的尽头便可看到春园,一座同样是由美国华侨所修建的园子。宅屋坐北向南,再往前是绿树环抱的新河浦小河,周围是池塘、蕉林环绕的空旷的田园风光。

“选择在这样一座毫不起眼的洋房做谈判地,在这偏僻清幽人迹罕至的地方,美好的环境是有利于我们的谈判工作的,我们确信这一点。诸位,请坐!”萧奈天微笑着示意英方谈判团先行坐下,人民自治『政府』虽说才将广东并入不久,也算是这里的主人,略尽地主之谊、彰显礼仪之邦风范,这是应该而又必须的。

“先生们,事已至此,当前的事态已经很明显。我们的目标所在贵方非常明晰,广州沙面租界的顺利交接,包括我们在汉口达成互惠互利协议一事,都为我们今天的谈判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在此,我希望我们能在香港主权交接问题上能尽快达成一致。”萧奈天非常直接的指出了自治『政府』谈判团的目的所在。

秦始皇一统中国之后,在南方设立了南海、桂林和象郡三个郡。香港隶属于南海郡番禹县,汉朝属于博罗县,东晋和隋朝都属于宝安县,唐朝改宝安县为东莞县后,香港仍旧是该县一部分,到了明朝后成了新安县的一部分。

年1月26日,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英国强占香港岛,未能捍卫国家领土完整的满清『政府』最终和英国签订了不平等的南京条约,将香港岛割让给了英国。而后的北京条约再把九龙半岛界限街以南割让,十九世纪末英国又强迫满清『政府』签订展拓香港界址条约,租借了九龙半岛界限街以北地区以及附近的262个岛屿,租期为99年。也就是说人民自治『政府』在介入之时,香港已经由英国统治八十余年。

人民自治『政府』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香港必须回归中国,成为自治区的一部分。但英国方面肯定是不甘愿世界三大深水自然良港的香港、最大的远东势力地、近百年的经营,香港早已变成了英国的一部分,突然之间要他们归还给自治区,这无论如何也让他们难以接受。

自治『政府』发出外交照会,希望收回香港的消息传回英国的时候,不管是英国的议会还是平民百姓,都难以接受将香港归还的要求,租界可以不要、特权可以没有、中国人可以在他们的国土上和洋人平等,但惟独不能接受香港的离去。但人民自治『政府』没有任何武力解决的迹象,英国方面也不好以武力威胁,接受谈判的建议后,英国方面很快组成了由英国香港总督金文泰爵士为首的谈判团参与会谈,目的就在于要保住香港。

金文泰出生于印度北方邦的坎普尔,父亲当地任职军法署的上校署长,家庭背景很好的他被送回了英国接受教育。早年就读于伦敦的圣保禄公学,后来升读牛津大学莫德林学院。大学期间,金文泰修读了古典文学与梵文,取得了赫特福德奖学金,翌年在第一次的古典文学考试中取得一级荣誉,并分别赢得了爱尔兰奖学金与克雷文奖学金。取得学士学位后,随即投考公务员试,而且在考试中名列第四,成就优秀的他本可以有很多的选择,但他选择到香港工作。

金文泰在1899年获香港殖民地『政府』聘任为官学生,并随即来港并被安排至大陆学习广东话,庚子事变爆发后被迫回港,此时他已经学会了广东话并很快通过了通过考试,获任助理总登记官,协助时任辅政司骆克爵士对新界地区进行人口登记。

年升任署理辅政司,并且同时兼任了行政、立法两局议员之职。在此期间,金文泰的才华与办事能力非常好,得到上司的高度赞扬。前港督卜力爵士曾说他是“殖民地部的东方司最有才干之人,作为一位思想家和学者,日后必有大为”。的确,这位儒雅的学者的确做了不少的好事,也为自己赢得了功绩。

金文泰大力支持成立香港大学,当香港大学于1912年正式成立之时,他亲自为大学撰写拉丁文校歌,捐赠大批重要中国典籍,并着力为大学的中、英文化关系研究进行筹款。校方为表答谢,建议向金文泰颁授荣誉博士学位,1925年因公外出的金文泰返港出任港督之后,香港大学才得以向他颁赠荣誉学位。

金文泰热爱中国文化,是英国皇家亚洲学会的会员。他除了熟习广东话和官话外,又通晓中国诗词、擅善书法,是个非常地道的“中国通”。当然也正是因为他太喜欢中国,太热爱香港,他自然是非常不愿意将美丽的香港、倾注了他很多心血的地方归还中国,英国『政府』把这样一个保岛顽固派弄来谈判,其意图自然非常明显,那就是香港回归确属没门,当然这个中国通为首的谈判团自然是知道中国人的习惯,那就是先礼后兵,不管分歧有多大,至少都得坐下来谈谈才是,谈不拢就另当别论。

“尊敬的萧先生,我相信你我都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香港岛是我国和大清帝国签订了合法条约的,南京条约明确规定了香港岛已经属于我大英帝国。而九龙半岛以及为数不少的岛屿,都是我方『政府』和大清帝国签订了租用协议的……”

“很抱歉打断您的话,我不得不重申一个事实,那就是我方坚决否认前清『政府』和任何国家达成的不平等条约或协议,关于这一点我们之前的汉口谈判所达成的互惠互利协议上已经说明了这一点,并且贵方也予以承认人民自治『政府』的做法合情合理,贵方是给予肯定的。”

萧奈天说到这儿,让一旁的秘书给在场的英方代表分发资料,同时他介绍说道:“既然英方也承认和前清『政府』签订的协约在自治『政府』面前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力,并且当前这些资料也充分说明,贵方在这些年内从未向我国支付任何租金,贵方有二十余年未执行和前清『政府』的协议,是贵方违约在先、是贵方不承认且不执行当初所谓的协约,我方岂会有遵守之理?”

“另外,香港岛的割舍是因为英国发动的第一次鸦片战争所致,用一场非正义的战争掠夺一个国家的领土、剥夺一个有主权国家的领土完整权利,我方不可承认英方的做法有何道理所在,香港岛是属于中国的一部分,任何国家和势力都不能将其从中国割离!”萧奈天的这席话措辞非常强硬,谈判之前他所接受的使命、得知的谈判底线等就注定要让他务必强硬,他要是硬不起来,军队的枪炮会替他硬。

谈判在上午十一点就宣告暂时结束,中方没有安排下午的会谈,反而准备好了极为丰盛的午餐款待英方谈判团。午饭过后人民自治『政府』谈判团诚邀英方代表前去观摩陆军某部队的一次常规演习,这算是谈判休息时间里的一个特别安排吧!

陆军的第四集团军的第四师,是个标准的摩托化步兵师。该师也是陆军六大王牌师之一,是常年准备进军广州、应对由海而来威胁的主力作战部队。该师采用车辆实施战略战术机动、徒步进行作战,除了没有编入坦克团和防空团,该师拥有三个主力团、一个直属炮兵团,步兵连是基础战术单位,配有三个步兵排和一个汽车班,并不是所谓的摩步师就装备摩托。总之,陆军的摩步师和后世的没有什么两样。[]大国无疆20

演习仿佛是经过精心安排的一样,当谈判团进入观摩阵地拿起了望远镜之后,参演的部队才开始准备“作战”。通过望远镜,谈判团可以看到一会儿要进攻的目标,当然也可以看到此时正进入战场的部队。

第四师参演部队使用的是不同于当初自治区销售给协约国的普通卡车,如今的陆军已经是用上了第二代军用卡车,越野『性』能和运载『性』能更好了。不少卡车背后都牵引着各种口径的火炮,行军队伍中还有不少的有安有长长天线的悍马车随行。

演习的观摩人员中大部分都是此次的谈判成员,而第四师的直属炮兵团也特别作怪,清一『色』的牵引式榴弹炮在牵引卡车拖拽下抵达炮兵预设阵地,弹『药』车、侦察车、指挥车等很快就位,炮兵们很快开始布置阵地,训练有素的炮兵们很快完成了榴弹炮的炮击准备,一门门122毫米榴弹炮一字排开,慢慢抬起那威猛的炮管,而身后的弹『药』箱已经准备好。

牵引式122毫米榴弹炮是陆军用于取代部队中的75毫米山炮的,成为步兵师属炮兵团的基本火炮,一个炮兵团有三个炮兵营,共有36门榴弹炮,采用八人制炮班。该炮可以发『射』杀伤爆破榴弹、燃烧弹、烟雾弹、照明弹等,最大『射』程11.8千米、最大『射』速每分钟6发、高低『射』界从负3度至63.5度,左右方向『射』界49度。参演部队将炮兵阵地设在观摩阵地前不远处,而要进攻的目标也处于正前方,很明显是要展示一番人民军陆军部队的炮兵实力。

当负责进攻的部队(一个团)机动到距离敌方阵地五公里之外之时,各级部队很快下车进入出发阵地,车辆等开始后退并隐藏。也就在这个时候,炮兵团已经完成了敌方目标勘测解算,进攻部队的炮兵引导员也发回了隐藏目标,炮击目标栏中很快罗列了需要打击的目标。下午3点15分,随着三个进攻的信号弹升空,摩托化步兵师对敌固定阵地进行演习正式开始。

“膨…”最先开火的只有一门炮,它发『射』的是校正弹,炮弹的落点很快反馈回来用于目标修正,不一会儿后准确的炮击信息便传遍每个炮班,微微调整角度之后,一枚枚炮弹和装『药』包开始装入炮膛准备发『射』,火力集群覆盖要的就是速度。

“一号就位!”

“二号就位!”

……

当所有的炮位都宣告就位之后,炮击命令随同指示红旗的挥下,阵地上立刻传来震耳欲聋的炮击声。橘红『色』的炮口火焰闪耀,强大的反作用力使得所有的榴弹炮都猛然一沉,震起的烟尘将一门门火炮笼罩起来,不一会儿“敌方阵地”迎来了第四师直属炮兵团、三个主力团的直属炮兵营的七十余门火炮的猛烈打击,剧烈的爆炸立刻将敌方阵地的各种预设工事炸得七零八落,飞沙走石地动山摇。

强烈的炮击也就是进攻之前的火力准备持续了近半个小时,事实上炮击尚未结束的时候进攻部队已经出发了,他们将趁着敌方笼罩于炮火之中顾不上防御而突入阵地,而炮击支援后期的炮火徐进弹幕为他们提供了最好的掩护屏障。步兵连排成严格的战斗队形高速突进,当距离敌方阵地只有五百米之远的时候展开为冲击战斗队形。

在敌轻武器『射』击范围之外,各级部队的直属火炮部队陆续做好了随时的炮火支援准备,81毫米、120毫米的两种迫击炮是战场上适时的火力支援武器,当然也是对阻挡进攻部队火力点予以打击的利器。冲击部队炮火的掩护下很快接近敌方第一道防线阵地,高强度的炮火打击下该防线已经没有多大的防御力量,部队很快突破了该防线,在准备向第二道防线发起进攻的时候周围预设的爆炸点开始爆炸,敌方发起了反击。

一八式自动步枪、班用轻机枪、通用机枪,清一『色』的速『射』武器很快敌方的反击打退,迫击炮也发挥了很大的对敌杀伤作用,部队很快继续进攻……

演习结束之后,送谈判团前来的大巴车在两辆悍马武装车的护送下离开了演习场返回广州市区,两支谈判队伍各乘一辆客车,英方的谈判代表离开之时,不少人都看到了他们的脸『色』有点灰暗,而萧奈天等人自然非常满意这样的一次表演,要是把第四集团军的炮兵师拉出来溜达一下,估计效果会更好,可惜的是该炮兵师未被允许英国人参观,更莫说现场看火炮『射』击,不过第四师的一个炮兵团外加三个营几十门火炮的威力还是可以的。

“论玩火『药』,咱们中国人才是祖宗。”萧奈天在车上非常满意刚才的炮击表演,从英国人的表情上来看收获的确不小。“我估计这下他们就不会再把我们中国人当农民看待了,咱们现在哪儿是大刀加长矛?咱们可是自动步加大炮,比他们自己的部队还要牛气得多!”

“队长,好像英国人在欧洲大战的时候,用的好些火炮都是咱们卖给他们的吧?咋不把当初的那些外贸火炮拉出来亮一亮,虽说今儿『射』击的火炮口径小了点儿,但这炮弹的威力可是够猛的。要是英国人真拒绝交出香港,就是把他们那远东舰队拉来,咱们就靠着陆军的火炮也不怕。”

听到这话,萧奈天的脸上立刻止住了笑容,咬咬下唇皱眉思索。在他看来这英国人的的确确是不想让香港回归的,而且金文泰这个人很明显是个书生,书生就是不懂军事,但他却非常热爱祖国。也就是说他是个地地道道的英国人,有着约翰牛高傲的不可一世的牛劲儿,真要让他交出香港是很困难的,而且究竟该不该让香港回归,能做主的都在英国本土。但是香港的民众非常支持回归大陆,人民『政府』收回香港的态度也很坚决,所以双方的分歧很大,搞不好会出大事情。

车队首先回到了广州沙面附近的英国大使馆,送走了英方代表团并约定明日再继续谈后,自治『政府』谈判团这才回自己的驻地。刚一回到酒店的临时办公室里,萧奈天立刻命人给柳州发报,称:下午的军事演习非常有效果,能够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但效果并不大,上午的谈判分歧相当之大,对明日的谈判不可抱太大希望,恳请『政府』早做准备。

发回消息后萧奈天又看了看临走之前拿到的一份绝密文件,该文件是自治区总理事亲自交给他的,并叮嘱这是谈判的最低底线,超过这个底线,那自治区不惧和英国兵戎相见,而人民军总司令也说过,“就算是把香港岛炸回原始状态一『毛』不值,那也是中国的土地,容不得英国人在那儿撒野!”!~!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