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十二章 大阅兵

第二十二章 大阅兵

“听说,下午总司令和陈司令要一起到广州港欢迎舰队入港?这是不是真的?”负责『操』控雷达等电子设备的一名少尉技术官向自己的伙伴问道,还不忘整理自己的着装,力争要做到最好的一面,把自己帅气的样子呈现给人民看。

“好像是吧!一直以来,从海军建军以来咱们一直都是神神秘秘的,当了这么多年的兵,还是头一次在军舰上穿常服!”三级士官说到这儿,一把就把少尉手中的小镜子抢了过来,自个儿给照照,胡子是不是剃干净了?帽子戴得正确不?小样儿够帅气不?照了老半天后才还给少尉。

“看到你丫那样子,我就想起了一句真理!”

“啥?有啥你就直说,咱老白今儿心情特好!”

“真正的猛士,敢于直面自己未化妆的脸。”少尉看了看白士官的样子,摇了摇头后说道:“本来这句话是说给女人听的,不过见你这副臭美的样子,我猛然发现这句话原来挺适合你!”[]大国无疆22

“是啊,我怎么比得上你呢?都说美人迟暮、英雄谢顶,是人生中最大的悲剧。”老白笑呵呵的看了少尉两眼,趁他不注意一把就把帽子给掀翻了,说道:“你的悲剧就在于此!”说完,叮叮咚咚地就跑开了。

“卑微的表面,掩饰着内心的变-态!”说着,少尉抹了抹自己没几根头发的脑袋,摇了摇头后只剩叹气。在专业技术上他无意是最成功的,当士官能当上少尉军衔的放在海军乃至整个人民军中都没多少,不过学习太用功的结果就是英雄谢顶。不过也好,当兵的啥时候不戴帽子,穿上军装、戴上军帽,少尉还是牛人。

军舰正在珠江口航行不一会儿就要抵达广州港,要参加站坡的官兵们都正整理着自己的着装,韵白的海军常服、雪白的手套鞋袜,与长时间艰苦训练的海军官兵健壮的体格相搭配,那挺拔的身姿和帅气的棱线非常让人舒服,不过就是海军官兵们作训苦了点儿,黄『色』的皮肤已经显得黝黑,不过在一身雪白的常服衬托下,显得格外的精神、帅气。

年8月11日,一个阳光明媚晴空万里的日子里,广州首次迎来了人民自治『政府』的最高军事长官。张宇是在上午九时从柳州的空军基地乘机出发直抵广州,分别视察了陆军第四集团军第四师在佛山和东莞的驻地后,中午在广东省的人民武装部做短暂休息后和当地的党政机关干部开了一个小型座谈会,当然下午三点之后的内容才是此次广州之行的主要目的所在。

11日下午3时02分,波光粼粼的珠江迎来开始海军的首批舰艇,先行到达广州港的一艘悬挂满旗北海号护卫舰向入港舰队鸣笛致意后,开始引领作战舰队主力舰只进入广州港,而就在这时候各军舰开始悬挂满旗。

按照国际惯例,悬挂满旗的时间、排列顺序有着严格的规定。悬挂满旗的时机,一般是迎接『政府』要员、重大节日、迎接外国军舰来访、出访编队离码头前、到达被访问国港口和在国外停泊时等等。今天之所以要悬挂满旗,自然是因为进入广州港对于海军而言无疑是一个盛大的节日。

满旗悬挂于两桅横桁之间,并分别连接到舰首、尾旗杆,两桅顶各挂红旗一面,舰首、尾旗杆各挂海军旗一面。满旗的排列两方一尖,方旗是指长方形的旗子,尖旗是指三角形旗子,燕尾旗可作方旗用,梯形旗也叫长旒旗,可作尖旗用。从舰首旗杆顶到主桅顶、从主桅顶到后桅顶、从后桅顶到舰尾旗杆顶,设有3根细钢丝。接到悬挂满旗的命令后,信号兵用电动滑轮将满旗顺着细钢丝徐徐升起。

城市近在咫尺,舰队越来越靠近港口。离入港舰只中的第一艘也就是海口号驱逐舰越来越近,快要进入岸上人群视线范围内之时,身着韵白常服的官兵们纷纷来到甲板上,整队之后奔向各个站位,分列两边后军官和士官站于舰艏方向,全体舰员面向舰外,双手跨列置于背后、双腿叉开挺胸收腹目视前方,人民军海军舰队首次在人民面前站坡以示敬意。

此时的广州港早已是万人空巷人声鼎沸,围观群众的视线中出现一艘艘大淡灰『色』涂装的军舰还有那鲜红的红旗之时,就已经开始沸腾。甲午海战之后,中国海军算是彻底消失于海洋之上,如今视线里的一艘艘军舰正傲然驶来,曾经的耻辱与今日的希望顿时发生激烈的碰撞,人们按捺不住心中的热情使劲儿的向军舰挥手示意,这让维持治安的海军陆战队官兵们心中很是自豪,持枪而立的军姿站得更加挺拔了,不能面向军舰的他们,也能从安全线另一边的群众精彩纷呈的表情中知道身后的江面上军舰正慢慢驶进,或者说已经开始抛锚停泊。

“立~正!”

一声高亢的命令通过欢迎台两旁的巨大喇叭传来,港口的海军陆战队士兵闻声立刻向后转,立正之后保持军姿昂视前方,进入广州港的军舰已经一一就位,高大的南宁号和梧州号巡洋舰位于正中,海口号和三亚号分列两侧。军舰上站坡的官兵中,有一小部分很快离开了站位,他们是『操』控礼炮的官兵,就位之后就等着开炮命令的传来。

“礼炮齐鸣,二十一响。预~备,第一炮,放!!”从泊位最左侧的海口号,到最右侧的三亚号,每一艘舰艇上都有礼炮,在指挥命令的协同下一起鸣放,是按照海军的最高礼节鸣放二十一响。

礼炮鸣放完毕之后,人民军总司令张宇和海军司令陈绍宽分乘坐两辆华睿敞篷轿车从左右两端出发,行驶至中间之后两车距离十米停下。海军司令陈绍宽用车载话筒高声喊道:“总司令,海军入港舰队停泊完毕,请您检阅!!”言毕,再敬一一个标准的军礼。

就在这个时候,港口的右侧天空中传来阵阵的嗡嗡声,就在人们举目眺望天空中的那片银光闪闪之时,张宇的检阅车已经在高高奏鸣的海军进行曲伴奏下,在陈绍宽的车子引领下来到泊位的右侧,即三亚号驱逐舰的前面,海军第一次也是临时组织的一次“阅兵”随着张宇的检阅车缓缓向最后一艘军舰驶去而正式拉开帷幕。

“呜…呜…!”

张宇的检阅车还未驶抵三亚号驱逐舰正前方的时候,该舰艇的信号兵就按照舰长命令鸣长笛一声,此时该舰艇上的舰员纷纷改站坡时候的姿势为立正,舰长一声“向右看”的口令传来后,官兵们纷纷行注目礼一直目送至检阅车离开其泊位。紧跟着的第二艘军舰是梧州号巡洋舰,鸣笛、立正、行注目礼……

在伴奏音乐之中,当检阅车快要抵达南宁号巡洋舰泊位的时候,海军航空兵特派机群的十二架f-01战斗机,已经以三机排为品字后以雁形低空飞过泊位的舰艇上空,还与三亚号驱逐舰之前,十二架中的三架飞机开始拉开发烟罐,低空掠过舰队上空的飞机尾后很快拉起红黄白三『色』烟柱。

突然而来的飞机让现场很多群众惊愕不已,尤其是特设的外宾观礼台上,很多洋人错愕得几乎嘴巴都能塞进一个鸡蛋了,停泊在不远处的四艘军舰对他们来说丝毫没有震慑力,即便那南宁号和梧州号203毫米的大口径舰炮高高扬起,除了两艘舰艇上不少地方都有蒙布遮掩,看不到的地方让洋人们有点兴趣,不过和他们国家动辄几万吨排水量的战列舰比起来,人民军海军的巡洋舰还入不得他们的法眼,虽然周围的几万名群众一个个都兴奋得泪流满面,他们都还是无动于衷。

但世事难料,当天空中嗡嗡作响的飞机出现后,他们的表情就开始急转直下,所有的人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争相抢夺望远镜想一看究竟,那在阳光照『射』下银光闪闪的单翼金属飞机是如此的漂亮,海航部队特意为之准备的未涂装战机起到了很好的“闪耀”效果。而后超低空掠过军舰上空。[]大国无疆22

当所有人都以为飞机要刮到巡洋舰的桅杆,但令他们差异的是十二架飞机中竟有三架飞机开始冒出好看的烟雾,高速的飞行让它们很快形成一根根烟柱极其漂亮,且十二架飞机没有一架撞上军舰,一次超低空飞行不仅展示了海军航空兵的战机之外,还将飞行员的优秀素质给完美体现出来。

那些飞机可都是刚出厂的飞机,尚未进行涂装、加装武器什么的,紧急加装了发烟罐后,便交给了海航调来的飞行员们,在中航第二集团做了为期两天的适应飞行后,便直奔广州这边的海航基地,同时做好飞行表演的准备。当然,也只有尚未涂装的飞机才能在很远的地方让观众们知晓他们的到来,金『色』的阳光照『射』在金属蒙皮上会发出特别的耀眼光芒,能够狠狠的刺激一下洋人们的眼球,也把中国人民的热情彻底升华。

低空飞行过受阅舰队后,拉烟表演也宣告结束,随后十二架战斗机立刻拉高,在三千米高时分成两个小编队,一个编队该平之后继续往前飞,而另一个编队很快飞回出发点。这一切岸上的观众们都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注意力已经回到了阅舰式上,只有洋人们还拿着望远镜不断的观望。

当张宇的车驶过海口号驱逐舰又回到泊位地正中的时候,已经分为两支小编队的战机表演队已经在左右两侧不远地方做好了准备,通过机载无线电设备统一行动的他们很快做出了让洋人们诡异的动作,左右两侧的战机都在降低飞行高度,当距离江面不足百米的时候,左右两支小编队的所有战斗机一起改为平飞,六架一个小编队的他们组成了一个箭形,左右两侧的飞机很快以极高的速度向中间靠拢,并且有箭形的尖头飞机拉起红『色』的烟雾。

在岸上所有的人眼里,往天空中看去就好像两支银『色』箭头红『色』箭身的箭矢,以极快的速度飞行着并且很快就将迎头相撞一样,不过很快两个箭矢突然变得竖起来了,也就是说战机都改为了侧飞,观众们能看到左侧飞过来的战机机身、右侧飞过来的战机机腹。高速飞行的两支小编队在南宁号巡洋舰的上空交汇,看上去差点来此惨烈空中大碰撞的飞机错面飞行表演让岸上的观众们彻底痴了,一时之间整个广州港顿时鸦雀无声,天空中只剩下那两支已经互溶的红『色』烟雾还有嗡嗡作响的飞机引擎声证明刚才那一幕是真的。

而后,十二架战斗机又做了一系列中空和高空特技。其中最让人尖叫的便是下滑转弯的集体表演,看上去驾驶着这些飞机的飞行员们就好像一个个醉汉一样,在空中做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动作,单机的多次横滚表演更是让人眼睛都睁爆了,更不用说什么斜筋斗、跃升倒转之类的特技,数万名群众早已成了尖叫的海洋,不是害怕空中的战机突然失速坠落,而是为飞行员们的一次次精彩表演欢呼喝彩,其中不乏金发碧眼的洋人们,高超的飞行特技早已把他们的种族鄙视彻底消除,此时此刻人们在尽情的欣赏天之骄子们带来的炫目展示。

精彩夺目的战斗机特技表演过后不久,观众群们的右侧天空很快传来更大的嗡嗡作响声,这回不用望远镜很多人也看到了正凌空飞来的一群大鸟。之所以是称之为大鸟,那是因为这些飞机比刚才的战斗机大得多,而刚才的那些战斗机已经化为忠诚的卫士守候在那些大鸟周围。领头的是四架做了单机特技表演的战机,他们以箭字引领飞行队伍,看上去好像一个三叉戟形状的领飞队伍,身后紧跟排成金字塔形的七架海航轰炸机,而机群两侧各有三架战机护卫,机群收尾的是两架战斗机,这两架此时拉出的烟柱是蓝『色』的,其象征意义不言而喻。

轰炸机群中空飞过港口区后便返回各自基地,十二架战斗机中的十架将直接入驻为它们紧急修建完成的海航基地,而另外两架要护送轰炸机飞回其广西境内的航空基地,临时修建起来的基地能让这些飞机起降,但还不能为这些大家伙提供地勤保障,所以它们只能飞回老基地。

当战机飞行表演过后不久,海军四艘军舰的入港仪式进入到收尾阶段。在一队队海军陆战队的护卫下,封锁线被撤掉了。一艘艘军舰早已搭好了舷梯,广东省的部分『政府』官员、市民代表、工商界受邀人士等,尤其是自治区邀请的南洋而来的贵客们,他们首先登上南宁号或梧州号做登舰参观。

而另外两艘驱逐舰已经将所有舷梯开放,允许观众们参观部分区域,但照相有地方限制、和官兵们交谈内容规定、禁止故意扯掉某些部位的覆盖物,不到一个小时,南宁号和梧州号也开放了,当然参观规定同样适于这两艘舰艇,并且有些部位还有荷枪实弹的海军陆战队战士守护,任何人不得靠近。

回到休息处后,休息室里只剩下海军司令陈绍宽和张宇的时候,张宇首先打开了话匣子,先喝上一口冰红茶,让饱受广州这炎热之苦的身子有些凉快后说道:“8月11号,这是个好日子啊!往后就把这天作为海军的国防开放日吧,适时的展『露』一下我们的健硕肌肉,效果是挺不错的。今天小伙子们的表现都不错,尤其是海航部队,更是值得鼓励。”

一旁的陈绍宽听到这话,僵硬了老半天的脸终于『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严肃、认真、活泼、积极,他一直这样要求自己,尤其是在入港仪式上,当着中英香港问题谈判团、当着几万广州人民群众的面,他的严肃感觉有点过度了,这会儿笑一笑猛然发现笑都是一种痛,僵硬的肌肉得到笑容的缓冲后这才感觉好点儿。

“四川的重庆、广东的广州、湖南的长沙、湖北的武汉,这四大城市都是热的出奇啊!”陈绍宽韵白的将服已经有不少的汗渍了,八月的广州可是艳阳高照,气温没上三十二三摄氏度也能有二十八九,加上过于热情的阳光和陈绍宽自己的严肃过度,不一会儿就把他热得汗水直冒,张宇也好不了哪儿去,回到休息室后最先要的就是冰红茶,歇息凉快后立刻灌了两大杯才算舒心。

“这么热的天,一会儿让守卫战舰的海军陆战队换岗勤快点儿。参阅官兵们也挺不容易,那个战舰上不是都有空调吗?甭给老子省钱,都把空调开着,这么热的天要是热出个病来怎么像话!”张宇说着,指了指陈绍宽又指了指自己的电话,让他赶紧下命令,不过这陈绍宽只在一旁笑,其意思再明显不过,那就是用不着张宇说舰艇上也得把空调开着。

“现场的群众们热情很高,看得出来从此之后他们是要对海军抱极大希望的。尤其是在看飞行表演的时候,那群众们的热情简直就让现场的温度飙升了十几度,把四艘军舰掀起来起来的热情很快给赶超了,我估计这会儿回到基地的飞行员们是最幸福最自豪的了,今天没有安排演习,但他们还是再一次成功了,而海军官兵们肯定是被气炸肺的了,以后的演习就别指望着他们留情面,虽然他们从来没留面子。”

张宇听到这段话倒是来了兴趣,走过来坐在陈绍宽一旁的椅子上,笑呵呵的说道:“你这番话啥意思?是不是要让我出面,让他们一笑泯恩仇?让他们泯恩仇的代价可是有点儿大的,难道你们已经做好准备了!”

“海航从建立之日到现在,经历了无数次的大大小小的训练演习。在洞庭湖湖畔的海航基地,是我们训练鱼雷轰炸机、俯冲式轰炸机飞行员对海协同攻击的一个基地,当然北部湾还有一个,训练战斗机飞行员的基地就更多了。按照上舰要求,我们首先在陆地上设置未来的航空母舰飞行甲板,要求所有战机飞行员都能在预定的距离实现起飞和降落。而后又让造船厂为我们制造了一个海上训练船,其主体就是尺寸为长两百米、宽二十五米的飞行甲板,它已经让飞行员们实现了从陆地到海洋的适应!”

“有发展航空母舰的想法了?”张宇非常直接的问道。

“想,做梦都想!”陈绍宽站起身来,向张宇敬了一个礼后,说道:“为了让海军舰艇部队具备防空作战能力,让海军航空兵部队具备对空、对海作战能力,我们已经损失了10架战机、3名宝贵的飞行员生命,我~我~我希望我们的努力能够有所回报,哪怕仅仅是一个尝试也行!!!”

陈绍宽最后一句话显得有些激动了,很显然人民军的海军的确很弱,可以说是弱不禁风经不起任何折腾,和列强们的海军比起来什么都不是,和雄伟的中华民族复兴事业难以相衬。

“人民军的海军起步之时本来就是一无所有,任何的尝试和努力都是值得的,因为海军本来就一无所有,也正是因为这样,每一次得到,海军将士们都倍感珍惜。我们热爱海洋,更热爱那片蔚蓝的天空!”陈绍宽说完之后,再向张宇敬礼,不过他的手臂再也没有放下。

站起身来,张宇走向自己的公文包,抽出里面的那份文件。红大头的机密文件,陈绍宽已经交给他一个多月了,但张宇只是浏览了报告标题后就再也未碰过。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换句话说就是进窟窿容易,脱身困难。抬起头来,张宇看了看已经有些泪眼婆娑还敬着礼的陈绍宽,无奈的摇摇头后,抽出文件没看内容,直接在最后一页的总司令签字栏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而后直接扔给了陈绍宽,还有一句狠狠的怒吼——“滚!”[]大国无疆22

颓然的坐下,望着略显血『色』的冰红茶,触手的冰冷很快渗透心扉,烦躁悸动的心灵得到平复,闭上眼一口将杯中的冰茶全部喝下去后,张宇站起身来又去把休息室的门打开了,他知道陈绍宽会在门口等着,事实也的确如此。看了看一脸委屈的陈绍宽,张宇突然有种想笑的感觉,拍了拍陈绍宽的肩膀,淡淡笑着说道:“进来吧,我有事和你商议,你这个夺命鬼!”

“关于香港的?”

“恩!”!~!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