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十八章 人在归途

第二十八章 人在归途

青山绿水半壶茶,碧波『荡』漾一人生。中国人对于人生的态度是很恬淡的,不高的要求往往能够带给人幸福,简单的满足也是一种莫大的快乐。

“今年回家收入不行,比不上你,也比不上他,不管挣了多少钱,回家过年都得笑哈哈!冬瓜皮,西瓜皮,民工们做事不赖皮,挣钱多挣钱少,咱们的日子都是好……”顺口溜唱着的时候,又到一年年终之时。每年的这个时候回家心最浓的就是在外务工多时的进城民工们,在外吃苦劳累近一年,为的就是能满载而归过个好年,欢欢喜喜的过一个年。

背井离乡离开农村进入城市、进入工厂、进入各个建设工地。拔地而起的一座座高楼、一幢幢房屋、一片片工厂,修起了一条条公路、架起了一座座桥梁、铺起了一道道铁路、打通了一座座隧洞。还有工厂工人、汽修师傅……

“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红围巾!咱老婆最喜欢的就是这红红的东西,要是给他带上一个,保准儿她不了哈哈才怪!”百货市场里,许许多多穿着平底胶鞋、身穿洗得发白的衣服,长期在工地上干活让双手长满老茧、顶风晒日而晒得乌黑的脸庞,这些平时很少来超市、百货市场等地方逛的建筑工人们,每到年末的时候是最受欢迎的了。

“工友,这围巾要是你喜欢,一『毛』钱三条围巾!”小店老板看着一群工人师傅们来买年货回家,在小店门口被那花花绿绿的围巾所吸引,自家小店本是做床上用品出售的,围巾、洗脸帕、手套等也搭着卖,一见客人上门赶紧就迎了上去,乐呵呵的继续说道:“你是不这到这东西有多好,一角钱我给你十根,那是兄弟价钱,咱也是来自农村的,给兄弟的保准儿是实惠价。怎么样,看好了就打包来三条?”[]大国无疆28

“三条是用不上,我这大妞和二娃都进学校读书去了,一年到头『政府』给了穿不完的衣服、鞋子等等,这老婆也只有一个,咋能戴三条围巾呢?”水泥工笑呵呵的抚『摸』着手里的红围巾,内蒙古那边的羊『毛』衫他虽然是买不起,但给老婆买上一条实打实的针线围巾还是可以的。“要不我再要个皮手套,两样一起一『毛』钱,咋样?”

“得,算您识货。快要过年的大家都不容易,一『毛』就一『毛』,我给您包起来。”老板看了看其他几个东看看西瞧瞧的工人,打包的动作也不落下,笑盈盈的问道:“几位兄弟要不也来两样,保准儿一个价。对了,我这店里还有好东西,出口到欧洲、美国的尼龙丝袜,那个欧洲就是金发碧眼的那些人的国家,那个丝袜,就是穿起来特好看,非常薄而且很滑,女人都喜欢……”

“老板,不要那个!咱的家乡这两天都穿『毛』衣了,咋能穿丝袜呢!”水泥工笑了笑,从裤子里折腾了好久,把一个用绳子系在裤子上的小布袋从裤子里掏了出来,好一阵翻腾后把一张崭新的一角钱递给了老板,老板自然知道这些民工们藏钱的方式有些特别,一年到头挣几个钱很不容易,没有取笑人家,赶紧接过钱同时恭恭敬敬的把货给递过去。

“刚才那老板说的啥尼龙丝袜,你们见过吗?是不是和咱工地上的尼龙绳一样?”

“不会吧,把那绳子做成袜子,那不得比棉『毛』裤还厚实!”

“管他呢,反正咱媳『妇』肯定不喜欢!这大过年的,我也得带点东西回去,逛了一大圈还真没看上些啥,不过这媳『妇』每天起早贪黑要整理家务、煮饭准备猪食啥的,每个时间可不行。咱得给她弄上一个闹钟什么的,不行要来就得来个值钱的,这公司的年终奖反正是到手了,搞个收音机回去,大伙认为咋样?”

此言此出口,同行几人一个个都被吓了一大跳,其中一个长得敦实的很的砖瓦匠,回过头来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包工头,说着:“我说老大,你倒是升官发财了,要不到了年终了先给哥几个来个实惠的,公司的实惠算个屁啊,您老人家给的那才叫哥们情分。”

“对对对,要不我们去看看电影,反正咱们有民工证,不管看啥都打折一半。或者逛逛动物园,那只长着花花草草的人民公园都是免费的,也没啥意思。咱得去看看大象什么的,听说最近从黑人的非洲买了一只长颈鹿回来,还有啥狮子、老虎的,好看得很啊。大伙都想去瞧瞧,要不您给个实惠?”

“就是啊,工头!公司给咱们的年终奖是不错的,但给你这种带衔儿的工头可是比咱们高,看部电影、逛个动物园算什么,要不咱们去照两张相?”

“看个球的电影,逛个屁的动物园,这咱的奖金哪儿有你们说的那么高,不就多了五块钱嘛!一人一包烟,咱们回去直接打个的士、免得坐绕来绕去的公交车错过了晚上的火车,再多的我可给不起。再说,我得给我父母买点东西,咱能拿去随便折腾呢!”

一行人是在百货市场逛了近两个小时,每人都是双手不得空的时候才悠哉悠哉的坐着出租车回到工地,在施工方主办的年终宴欢腾一阵后,拎着自己的大包小包行李,高高兴兴的坐着公交车早早的向火车站出发,进城务工而办理的民工证在此时得到了很好的作用,由于是大包小包出行,空间有限的公交车肯定是不能再像平常那样容纳很多乘客,城市公交公司早应『政府』的春运时间安排表而已启动了预案,公司的预留车辆也上路运行,但突然增多的乘客流明显对于有限的公车数量而言还是太少。

“通知,从柳州发往成都的临客l114号列车已经驶抵一号站台,请各位乘客收拾好您的行李检票上车。开往成都的临客l114号列车已经……”

“通知,从柳州发往贵阳的民工专列021号列车已经驶抵临时站台,请各位回乡的民工兄弟姐妹们做好上车准备,列车将于二十分钟后准时发车。”每逢到春运,自治区的的货运列车安排几乎是零次,尤其是从四川成都到广西柳州这趟西南钢铁动脉,春节前后的十日也就是二十天的时间没有一趟货运车次安排,而从成都至宝鸡这趟大动脉也是一样。

火车站里早早就人满为患,摩肩接踵的男男女女将火车站的大大小小空间几乎站得满满的,流通的人群速度也是极其缓慢,人群中还有几个哨岗特别的引人瞩目,不高的圆形水泥柱上矗立着一名持枪警戒的陆军战士,不管他带没带实弹都对别有用心之人是个警示。而人群中时不时还有呈十二人一队列一身军绿,但是左手手臂上却一个红底黄『色』“警戒”两字的巡逻士兵,干净的白手套和他们的军装一样整洁,人群实在太过拥挤的时候他们负责引导分流,人少的时候巡逻警戒。

候车室里人头攒动,即便检票之后坐车离开了一批又一批,但很快进来的旅客们又将双层候车室给填得满满当当的,急着回家的心情溢于言表。不管广播里怎么通知,总有人犯『迷』糊。

“干警,麻烦您一个事儿,请问一下这二楼候车室还有厕所吗?我有点急。”

“下楼,往右转后你可以看到一个红『色』警灯闪烁个不停的房间,那是警卫室,他们那儿有附属厕所,要是您太急,可以去哪儿解决!”执勤警察很快把这位闹肚子的人给安排了,立马领着一个人去了二层的超大公共厕所,分为男女两个部分的厕所都有残疾人专用设施,能够都能同时容纳三十五人方便的地方,男厕所怎么可能爆满以至于有人得不到空位,这走进去一看这才发现不是方便的人太多,而是进来吸烟的实在太多,外面是公共场合不能吸烟的,赶紧是一阵劝导,让这厕所迅速恢复了“营业能力”。

“请问还有今天回成都的火车票吗?站票也行!”军人、残疾人士特殊售票窗口,一名没有肩章的军人向售票员问道,并递交了他的军官证和车票钱。

“抱歉,今天的票没有了,一张站票也没有!如果您急着回去,最早的坐票已经预售到后天,站票明天晚上十二点五分的还有。您是要最早的站票还是坐票?”[]大国无疆28

售票员看了看军人递来的军官证,虽然证件是对了,但单位所属却填的保密,往常都是一串串数字什么的,还是头一次看到保密二字的单位填写内容,不禁抬起头看了一眼玻璃窗外的军人,和一往购票的军人一样,不过这脸却有好几道伤痕,虽然每一道伤痕都不宽也不长,但还是让面容有些狰狞。

“头儿,你也要买票?”

正思考着究竟该买坐票还是站票的少校正在犯『迷』糊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就是自己曾经的一个学员,俩人是军礼往来握手之后,少校这才说道:“怎么?你也要回家探亲?”

“是啊,头儿!有四年没有回家看看了,都不知道家里现在有啥详细的变化,这书信再多、再勤,也顶不了自己回家看看。”少尉看了看曾经的校长、再看了看售票窗口里等候着的售票员,说道:“怎么?头儿,她们没票卖给您了?”

“不,有票!不过是明天才有得站票回去,大后天才有坐票回家。这到成都的票从来都是紧张得很,你也是回成都?”少校说着,示意窗口里面的售票员还给他军官证,不打算回去了。

“不,我回重庆,比你的近,而且是明天。您要回去怎么也不让部队给车站打个招呼,预留张坐票不就行了。我们部队就很早给车站商量好了,预留了我们部队需要的车票数,我这就是来取的。”

“你这话可提醒我了!”少校冲少尉一笑,把军官证递了进去后,好不容易挤出了个笑容,说道:“请问一下10001部队是不是预留了一张柳州至成都的车票?你可以打电话问一下您的上司我的番号属于该部队的,我就是取票的人。”

“是有这么一个番号特别的部队,而且也只预留一张坐票。”售票员再次确认了军官证后,立刻打通了一个电话,对部队和军官番号、证件序列号等进行了核实之后,把一张预留的将在晚上七点出发的一张软卧票递给了少校。

“这是不是弄错了,我们部队不可能预留软卧票的。”

“的确是这样,预定这张票的费用是由一个军官自己掏钱,他说就得给您定一张最好的票。打电话的时候他还说了,要是您把软卧票退了,那他会安排专机送您回乡。”售票员说完,把车票和军官证一起还给了少校,但此时却发现少校的脸上那些伤痕不再恐怖,『露』出笑容的少校军官还是挺好看挺帅气的。

拿到票,少校并没有急着提行李离开,而是等候那位少尉把自己部队预留的票拿到之后,拉着少尉走到一个角落,这才说道:“你手里有没有到成都的硬座票,我必须得换一换。”

“头儿,这不好吧!您的顶头上司说了,这票不能被退,那肯定也不能被换。您还是好好躺着软卧回家过春节吧!”

少尉当然知道眼前的这位少校是曾经培训过自己狙击的陆军狙击手丛林特别训练学校前任校长林学文少校,但他并不知道林学文不是回成都过春节,他是一个孤儿,在是美国和张宇一起奋斗的一百五十号人一员。

他自认为不是个带兵打仗的料,当初的一百五十号人中很多人都是事业有成,算来算去就他混得最差还是个少校,不过他的命运早已在他结束学校校长一职的时候得以改变,不过少尉肯定是不知道,尤其是少校脸上怎么突然多了那么多的伤痕,自然也不知道少校是因为四川省方面为他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叔父一家,他是想赶紧去见一见,不过这张宇为他订的卧铺票太过沉重,他实在不好意思。

“校长,这票无论如何我肯定是不能和您换的,能够直接为您订购一张软卧的人,我可是得罪不起。您脸上的伤肯定也不是无缘无故就会留下的,你就当这是为人民服务之后应该得到的奖赏,坐软卧回家不算啥!部队里还有很多急着回家的战友要票呢,我得赶紧回去。校长,再见!!”

少尉说完,向林学文敬了一个礼之后笑呵呵的走开了,留下他一个人在售票大厅的角落里,孤零零的拎着一个基本没装什么东西的提包。从陆军狙击手丛林特别训练学校离开之后,林学文成了第三集团军的直属特种侦查营的狙击训练教官,第三集团军治下的云南表面上看风平浪静,其实每一天都有很多事情发生,尤其是没有杜绝大烟种植的南亚一带,经常会有铤而走险的走私贩子私自进出边境,更为可恨的是他们武装贩卖烟土。

几年下来,没有牺牲和导致一个战士负重伤,倒是不少人的皮肤,尤其是脸,因为长期在丛林里窜来窜去,被各种植被割伤的情况时有发生,尤其是没有夜视装备下的夜战,不出意外那是开玩笑的。总之,十几年的军旅生涯下来,林学文虽说还是一个少校,但他杀过的人、消耗的子弹、『摸』过的枪、带过的兵,已经让他足以升至将军级别。事实上张宇就是这么打算的,全心全意为他找到失散的亲人,只是为这些150号人的部队每个成员尤其是林学文而做首件事情,最重要的是陆军将很快成立第一支特种部队,全能尤其特别擅长狙击的林学文已经内定为该部队的一号或者二号人物,当然这得在他首次探亲之后,少校军衔用的还是他隶属于第三集团军直属特种侦察营营长的军衔,春节过后很难再说他是少校了。

“前面的赶紧走,后面的快慢慢儿跟上!”

自治区内主要的高速公路一到春运期间,最堵的不是高速公路上,而是各个收费站点前,尤其是主要城市与高速公路的进出口,由于铁路在春运期间几乎没有货运列次安排,而想在春节期间搞物流的人只能走公路,基础公路网对于他们这些超长挂车、重车而言实在太慢,而且管制也比较严格,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走高速公路了,只要交够过路费,从自治区的北海可以开到甘肃的兰州去。

货运车辆,不管是集装箱车、特种运输车,还是那些挂车半挂车,其实不是造成拥堵的主要原因,而是那些急着回家的私家车,一到春节期间私家车仿佛就中邪似的全体出动,城市里大街小巷空空如也,而这主要交通大动脉高速公路上却是往来频繁。但进入要收费的高速公路之前,缴费必须排队,排队就意味着形成长龙,然后就是拥堵……

“成柳高速公路交警总队提醒诸位驾驶员,春运期间高速公路将实行严格交通管制,任何超速驾驶、疲劳驾驶、醉酒驾驶、超载超限驾驶,都将受到严格处罚。其中醉酒驾驶依照最新交通法规将直接予以15日拘役、100元罚款、直接吊销驾驶执照、上报通报批评教育……”

各大进出口来来往往的车辆特别多,一个个身穿反光服、戴白手套持高音喇叭的交警不停的疏导等待进入高速公路的车辆,以往的备用收费站早已启动,但有进必有出,整个收费站呈现车满为患的情况,没有办法只好让交警和扩音系统通知各个待入车辆准备零钞、待出车辆备好票据,收费站快速收费、验票放行,拥堵的情况得以一定好转。[]大国无疆28

双向全封闭、设计车速在每小时60公里以上的机动车专用高速行驶公路,在自治区主要有两种类型,一种单向有两个车道的,即速为每小时60公里的主车道和限速为每小时100公里的超车道。另一种是单向有三个车道的,这种公路主要是存在于车流量很大,比如成都至重庆的、柳州经南宁至北海的等这些因货运车辆较多而形成较大车流的线路,相比于前一种它把限速为每小时60公里每小时的主干道、每小时100公里的客车和小汽车专用道、每小时120公里超车道。

广西、云南、贵州、四川等四个省有很完善的高速公路网,而陕西、甘肃、湖南三个省的部分高速公路已经完工,在对铁路、公路两大运输大动脉进行专项管制,自治区的春运压力其实并不是很明显,当然航空方面,能坐飞机出行的人自治区已经很多,不过愿意不菲价钱乘春运特价班机回家过春节的还是比较少,但即便这样各大航空港也是忙碌得很,有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是坐飞机的航空快递货物比旅客还要多,不少春节不回家的人都会选择给老家的人快递一些礼物回去,要是用平常的邮政系统可就太慢了,邮政系统推出的航空快递业务在此时是深受欢迎,所以坐飞机的货比坐飞机的人还多,当然旅客也比较多。

“从柳州到成都有1280多公里的公路行程,咱们这趟客车每隔6小时将会在高速公路休息区休息一个小时,也就是说大概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们将抵达成都的荷花池车站。也就是,各位老乡们,我们现在进入高速公路是下午3点15分,明天下午三点大伙就已经到成都了哈!”

“车内有空调、热水器,各位可以将食用随身携带的方便面,一路也有热水可饮用。有任何方便需求人,客车上是不能解决的,每隔六小时我们在休息区休息的时候,就请各位做好相应的工作,另外本车每完成一次运输任务都会在公司安排下进行检查,出发之前已经做好了长途驾驶准备。还有,本趟客车采用的是三个司机轮换驾驶,请各位放心我们的师傅绝不会出现疲劳驾驶……”

年的春节春运相比于往年形势更为严峻,基础公路、高速公路、民用航空、铁路已经全部高负荷运行的情况下,堪堪满足庞大的客流需求,两湖地区的大规模建设还把长江运河的客运运输量给极大提高起来,这两个地区的铁路、高速公路都还未完工,所以有限的交通条件难以承担春运的庞大客运需求,所以交通运输部特意调派了不少客运车辆加入这两地区的客运公司里,还让建议不少基础工程承建方错开春节放假日期和开工日期。

“今年不回家过年?”

“不,工作岗位需要有人。请收好您的票据,注意行车安全,祝您春节快乐!”

“谢谢,希望您也可以常回家看看,春节快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