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十九章 寂寞

第二十九章 寂寞

“没人会看到这一切,也没有人愿意去相信这一切。所有的人都趋之若鹜地奔向那纸醉金『迷』的繁华,刻意回避繁华背后的所有肮脏。真理早已被金钱所埋葬得失去所有的踪迹,人『性』的悲哀被那蒸蒸日上的经济繁荣掩盖得完美异常,但这一切都是虚像而已,这一切欲盖弥彰的掩饰终究会有一天昭示于天下,昭示这罪恶的一切。”——《所谓的繁荣》

“狗娘养的自由主义,总有一天会把自己的丑陋的尾巴给『露』出来,我乔森非常确信这一点,上帝作证!”

乔森跌跌撞撞的走在繁华的街道上,夜幕下的纽约早已过了华灯初上的时候,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轿车干净的表面反『射』着都市的繁华,谈笑风生的绅士、淑女埋汰着芳华。而乔森明显不属于这里,他只是一个破产的人,一个穷得只能住在贫民窟的男人不值得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流连繁华的街头,这只会让他更为痛苦,但他却喜欢痛并快乐着,很喜欢这样。

“婀娜多姿的身材,白皙如雪的肌肤,吹弹可破的粉嫩……女人不过是一种动物,一种喜欢不菲化妆品、喜欢把各种各样的化学『药』剂往脸上身上涂抹的怪胎。也是一种流连百货商场、沉『迷』攀比炫耀的怪物,美丽的外表即便用上最时髦的肉『色』丝袜也遮挡不住她们丑恶的内心,该死的自由主义催生的拜金主义女!”

乔森骂完了街上那些来来去去金发飘扬、香味弥漫、肉『色』灵动的女人,狠狠的灌了一口白酒后,甩了甩不知道上一次何时清洗过的头发,颓然的倚靠在路灯下,潺潺流淌的污水沟就在脚下的漏雨栅下哗啦作响,枯黄的灯光下只有乔森一个人晃动着一瓶中国白酒,一种俗称二锅头的烈酒,这种放在以往让乔森很不以为然的酒,是不能和中国过来的青岛解百纳、贵州茅台、四川五粮『液』等媲美的,禁酒令颁发之后让这些酒的黑市价格翻了五倍,禁酒令解除之后价格降了,不过此时乔森也因经营不善让公司破产。总之,他现在真是爱死这种又便宜又够劲儿的东西。[]大国无疆29

“大公司、大企业、大财团、大托拉斯,都是一个大字,从没有小公司、小集体、小作坊、小盈利等的存在。所谓的反托拉斯,不过是政客们吹嘘政绩所标榜的东西,他们升官发财需要依仗谁?选票与政治献金等价,功绩与垄断起飞…可笑的自由主义经济,把美国、把整个资本主义、把整个世界都给吹胀起来了。波澜壮阔的泡沫也已形成,真不知道会在哪一天轰然涨破!”

乔森把酒瓶里的最后一滴喝掉,把酒瓶子翻了个底朝天看了看,没有看清楚任何东西,也没有了一滴酒可以再让他沉醉。晃了晃空空如也的酒瓶,最后轻叹一口气,非常精准的扔进了一个黑暗的角落,经常来这里的他知道,那个角落有个乞丐,一个比他还要牛的人,竟然能恶臭漫天的垃圾堆周围酣眠沉睡,牛人需要有好的照应,一百个酒瓶能卖一点钱,曾是一个小资的乔森非常慷慨的扔了一个过去。

站起身来,飞驰而过的一辆墨黑『色』华睿顶级轿车差点没把他撞飞,不过也让他神经反『射』般的跌了一跤,骂骂咧咧的站起来,指着那辆几乎看不见红『色』尾灯的轿车吼道:“去你大爷的,有车有什么鸟不起,大爷我以前还有个车队呢!”

没有被刚才的惊吓打坏了兴致,毕竟乔森兜里还有一瓶未开封的烈酒,今晚的非常好,他的心情也随着酒家老板的九九折而有些高兴,莫名的一种行为。哼着已经忘了名儿的曲子,大摇大摆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清风徐徐心情『荡』漾,乔森的气『色』非常不错,看着婚纱店巨大靠街橱窗里的洁白婚纱,在灯光的照耀下非常的雪白,白得耀眼、白得喜人,看了看下面的价钱,连这个东西也可以分期付款,乔森一阵哆嗦,赶紧『摸』了『摸』兜里的二锅头,晃晃悠悠的继续往前走。

“没钱,银行可以借。想要好东西,只要有预付款就行。汽车、房子等等,都可以。”乔森看了看周围的高楼大厦,摇了摇头后自言自语说道:“银行、企业、商家等苟合一起,想法设法的把顾客当前的钱包给掏空,又费尽心思的蛊『惑』人们超前消费,把未来的钱也给消费了,机关算尽太聪明,总有一天恶果袭来会粉身碎骨。”

在街上逗留不久,乔森回到了自己的居所,不过在此之前他谨慎的『摸』了『摸』胸口,他今天把身上唯一值大钱的怀表卖了,换来了两瓶酒、一个笔记本子和一支钢笔,当然身上还有些余钱,生活不易,这些钱不能挥霍下去。

潦草的在本子上记下了一些琐碎,乔森佝偻着身子从家里唯一一张破床上站了起来,不过考虑到房屋的承受能力,他没敢伸直腰杆,不过咕噜噜叫的肚子提醒他不该花钱买酒喝,应该弄几个牛肉罐头回来才行。

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可吃的,乔森为自己的酗酒行为懊恼了两秒后,小心翼翼的收拾好笔记本,在只剩下半边门的破柜子翻腾了好一阵,总算是才找到了昨晚吃剩下的一点食物,在外人看来或许它也就是半中国生产的牛肉罐头,只有中国的出品的罐头才可以让人觉得真正的物美价廉,一罐能够让乔森吃上好几顿,真的可以说是超值了。

“看来,明天又得去买几罐回来才行。”除了味道不怎么样,食物的价格和分量让生活在温饱线上下挣扎的人们还是很满足的,当然乔森还特别喜欢廉价的烈酒二锅头,不过今晚是不能妄想了,赶紧坐回破床,用脏兮兮的衣服擦拭一下银白『色』的叉子,准备好好品尝一番这宝贵的食物,但望了望罐头里面剩下不多的食物,真的让他有种要自我崩溃的感觉。

树枝和棍棒做骨架、破铁皮和残缺不堪的木板做遮挡,这样的贫民窟房屋能有上几百座规模的大工人集结区,在纽约有数十个。当然还有不少没有成群聚居的散工,因为他们连做出一个贫民窟的本钱都没有,工作从未固定的他们,每到夜里只好逆风而安、随遇而住。

乔森是个有工作的人,只是最近才走到崩溃的边沿选择了自我的放逐。无产阶级的『共产』主义思想起源于德国,乔森就是一个很纯正的无产阶级信仰者,从德国移居到美国来就是为了看看世界各地的工人阶级生活情况,在到美国之前他的足迹早已遍布世界主要的工业革命国家,也就是当今的几大工业强国,当然这一切都是发生在他破产之后,一个资本家想实践无产阶级理论,一个可笑的狂妄的笑话铸就了他今日的失败。

离开让他一次次心碎的德国故乡,乔森踏上了向外寻找真理感悟真理的道路,来到的第一个国家便是德国的死对头法国。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破坏力没能从德国的身上得以体现,乔森也没能对这场让近亿人见上帝的战争感受太深,但到了法国他才发现罪恶的资本主义原来不能用吸血者来形容,他们的修饰词还必须加上野心家这个词儿,因为凡尔登、索姆河等地方那削平的山头、依旧殷红的战壕遗迹等等,都让乔森深深感受到一群妄想者出于对世界的瓜分欲望而兴起的大战,破坏力惊人的同时,痛苦自然是建立在广大的劳苦人民身上,这一切都让乔森觉得深深的罪恶,以至于他没有去参观法国新兴的工业区,见识见识另一种盘剥方式,很快就横渡英吉利海峡来到了工业革命的始祖,也是当今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不过早已不是最强盛的国家,那就是英国。

号称日不落的大英帝国,他的领土或称之为殖民地的全球势力分布,能让大英帝国永远享受在太阳的沐浴之下,横行世界上百年累积出来的财富很快呈现在乔森面前。战争没有给英国留下太多的伤痕,相比起伤痕遍布的法国,英国真的可以用毫发无伤来形容他在一战之中的本土创伤,所以最先闯入乔森心灵的就是大笨钟的钟声依旧响亮,不紧不慢地给富态十足的绅士小姐们记录着生活的点点滴滴,咖啡、红茶、宴会、豪车、赛马、丝袜、香水、游艇等等,这些词儿是充盈英国人生活的亘古名词也有新鲜最『潮』的生活新词汇。当然,乔森也在地铁、夜间客车、街道角落等地方见识到了伦敦另一部分人的惨淡生活。

如果说欧洲各国的缓慢康愈,甚至出现了新一轮的繁华,偶尔出现的工人为了自身福利做出的罢工之类反抗斗争,都很快在资本家的小小出血补偿之后得以解决,这些工人自己不知道工资福利看似上涨的同时,自己说不定被剥削得愈加惨烈了。总之,欧洲的体验考察没能让乔森获得足够的感悟,这让他极其的向往当今世界最大的工业国家,也是最有潜力替代英国成为世界最强大国家的美国,这个标榜着自由和民主的国家,一战以来商业更是愈加发达。

山姆大叔最大最直观的欢迎使者便是高耸的自由女神,气势磅礴的雕像的确让人震撼,精细灵巧的塑造手笔让自由女神『性』感异常,但乔森没有被自由女神那友善平和、宽容安详的颜容打动,仅仅是对这当初法国赠予美国的超大礼物感到难以置信,而后还是相信这世界尤其是资本主义世界,肮脏永远多于光明。

很快,乔森凭借自己德国男人一向拥有的一技之长,在纽约找到了一份临时工,为什么技术出『色』的他只能委屈地去做做临时工而非合同雇佣工人,这还主要是因为他所打工的对象也就是服装厂的老板太过于凶猛,乔森被临时雇佣进来都是因为他的生产规模在不断扩大,需要有足够的技术力量进行机器的维护和保障,但他可不愿意过了这个生产高峰还要乔森这类没用的机器维护工人,所以乔森算是在他自己财源枯竭之前找到了一个营生,以便继续他的考察之旅。

但好景不长,托拉斯雄踞的行业里时时刻刻都是竞争激烈,为了那一丁点儿残余的市场份额,小厂家们撕破脸、打碎了牙,结果倒闭的还是不少。失业之后的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应该做出一番事业,否则还未发现真理就饿死街头了,于是乎他暂时封存了为工人阶级寻找未来的梦,转而当上了一个追名逐利的资本家,这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改变,年轻时候的梦想早已被残酷的现实所摧毁,一切的欢喜都经不起事实的折腾…

“资本主义的国度里,技术垄断、先进管理、产品领先等等,它们能够带来无穷的裨益、数不尽的钞票。然而,同情、怜悯等等都只会换来无尽的痛苦,作为一个企业、作为一个资本家,或许我一开始是成功的,但接下来……”

躺在床上,没有被子的乔森是用一件破旧的军大衣充做棉被,把没有多少油灯吹灭之后,淡淡的月光穿过棚子的缝隙照『射』进来,依稀能够让乔森看看如今的住处,和以往的小别墅相比的确有很大很大的差距,不过再大的差距也只够他潸然一笑罢了。[]大国无疆29

暂时放弃了曾经的梦,他在美国很快创建了第一家公司,这起步资金是他玩的一个小花招而已,向银行贷款来作为贸易公司全部起步资金,这是一次疯狂的投机,不过很幸运的是他的投机成功了。美国蓬勃兴起的房地产业让原材料供应、劳动力、工程机械等市场大为红火,而他凭自己不低的理工科水平涉足工程车辆租赁市场,首次推出计时制,比如某某人来租赁一辆挖掘机,费用按照每小时多少钱计算。

也有计天或者计月的,总之他采用差异化的市场策略吸引客户,他的公司很快获得成功,公司最鼎盛的时候拥有324辆各型工程车辆,每天光是收去租金就够他乐呵。但有道是“时运不济,命途多舛”,风光的背后他是爱情事业双丰收,就快要完成两大事业的双成功,雄心勃勃的他想到了为工人们服务,为广大被压榨得没多少收入的劳动力们,他选择走了一条未涉足的行业——建筑业。

本来工程车辆设备租赁公司充沛的流动资金开始渐渐被建筑公司所拖累,公司买地、建房、装修、推广等等,所有的环节都想好了,但谁也没意识到这个行业的水太深,和宏远地产这样的大型地产企业做竞争,先不说他的写字楼、住宅群等质量如何,光是价格战,用不了两次、甚至一次,他都抵挡不住别人的折腾,而且自由的国度里根本谈不上什么法律,实力不济的他要么被兼并、要么撤出这个行业。

“公司规模不大,员工待遇给得又太高,比亚美集团的还高,公司业务的利润也不大,这样的企业不倒闭才怪!”脑海里回『荡』着别人的鄙夷之声,乔森躺在破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往日的繁华和今昔的残破形成鲜明的对比,或许用不了多久这块贫民窟所在地也会被『政府』出售,接着高楼大厦或者一幢幢别墅、一栋栋公寓就会拔地而起,而他就该何去何从。

“失去土地、流离家乡,农民们无疑是最悲惨的一种人。苦苦劳作、低薪苟活,工人们过的生活悲惨沉沦。”乔森轻轻的翻了一个身,深怕自己的动作会影响太大把这豆腐工程似的棚屋给弄坏了,虽然不能看到其他的棚户们究竟在干啥,但他知道这周围住着家庭,五六岁大的孩子是煤矿工或者清点员,捡煤石、数清工件数目等等,一天能挣几个钱?除了能买到一牛肉罐头,是没法和做苦力的父母比,当然父母们的日子也不好过,每天至少十四个小时的劳作。

而看看再远一点的地方呢,高耸入云的办公大厦写字楼,青葱环绕碧水悠悠的别墅,一辆辆红白银黑的轿车,总之有人能在一天之间挥金如土,也有人在一天之内饥寒交迫。乔森看清楚了资本主义的实质所在,他发现很多国家的繁华主要集中在部分工业部门和城市之中。

贪污奢华、投机取巧、拜金主义等等的社会风貌肆虐着很多人的内心,贪婪的欲望充斥着整个心灵的人遍地都是。人『性』与爱心、社会公平与正义的自由经济社会,随着生产和资本不断集中,投机炒作的力度不断加大,从而更疯狂地营造出更大更喜人的繁荣景象,但这一切都在不断地加深资本主义社会的固有矛盾,也在让原本恶劣的社会环境愈加丑陋。

“终究会有一天,呵呵,狗娘养的资本主义世界会来一次前所未有的大地震,到时候住棚子的人会更多,我也就不再寂寞了!”乔森眨了眨眼,沉沉的睡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