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一章 时不待我

第三十一章 时不待我

“号外号外,人民军与孙传芳部正式交战…号外号外,人民军……”

繁华的外滩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突然出现的报童喊叫声很是响亮,街上的行人纷纷被报童们的“号外”声所吸引,不一会儿就围着报童争相购买报纸一览究竟,报纸上赫赫大字和他们所预想的一样——“中国最大两军阀之战”。

在不少人看来,从民风剽悍地域广袤的西部走出来的人民军其实也是一支军阀队伍,与所谓的皖系、奉系、直系等不同的是,该军阀团体组织严密、宗旨分明、治民有方,在西部割据十数年下来实力不容小觑,但无论如何都脱离不了军阀的“习气”,那就是只要一个不顺眼、不称意,那按军阀的作风就是打了再说。这不,人民军主动提出和孙传芳谈判交涉的时候不少人还拍手称快,不过眨眼之间双方立马兵戎相见,成王败寇的道理和意义皆莫过于此。

“我看,这孙传芳算是完了,咱们这江浙一带所以地盘都得跟着姓张了哟!”

“这也未必,都说这军阀交战,谁要是先承受不了损失,承认战败、退守地盘就可以了,孙传芳要真是打不赢人民军,估计割地赔钱是少不了,但倒也不至于变成一无所有。况且,这人民军哪儿有那么厉害?孙传芳的部队不也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么?”[]大国无疆31

“就是就是,咱不管谁输谁赢,就看这仗打起来了,今年又是干旱灾荒年,这物价可是眼看就要飞涨的。先不论谁是最后胜利者,咱们都得好好过日子,先去抢粮食了,去晚了可就价格翻番咯!!”

拿到报纸的人各有各的意见,知道人民军和复兴党好的当然支持人民军,当然也包括受够了孙传芳的人,但也有力挺孙传芳的,不过还有一部分人是谁也不支持,照他们看来不过又是中国国内的又一次军阀混战,人家直系奉系能打,这人民军和孙传芳怎么就不可以,反正这中华民国算是早就名存实亡了,谁爱打就打去。

当众人还在议论纷纷各持己见的时候,又一份报纸出来了,不过这次的报纸是免费发放的,而且还是第一次出现在上海滩的新报纸,来自自治区的人民日报首次在上海滩发行首批三十万份免费报纸,而且首刊就是讲述中华民族内部矛盾与军阀割据混战等问题,尤其重要的是该报纸上披『露』了以孙传芳、张作霖、段祺瑞等人为首的军阀是如何的不堪,就中华民族未来发展问题也做了深刻的探索,其论点就在于应该尽早组建一个高度集权、高度负责的中央『政府』,尽快结束中国的混『乱』局面才是走向民族复兴的正途。

免费报纸刚刚发完,而后接踵而来的是限量派送的便携式收音机,自治区为了尽快赢得战争中的主动权即民心,可真是花了不小的功夫。拿到收音机的不少人都能够直接聆听到自治『政府』的各大广播,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播放复兴党、人民军的各种政治主张奋斗目标等。各大城市内也突然出现不少的快嘴,他们凭借自己的一张嘴和丰富的知识储备愣是成为舆论战的第三利器,不过所谓的面向所有军阀尤其是孙传芳部的舆论战也是一场不对称作战,面对无孔不入的无线电广播、四处散发开来的免费报刊、难以寻根究底的宣传人员,可以说是无解的。

与各大城市里的舆论战热闹非凡相比,真正的战场上就没有那么激烈了。作为首次参加实战的第五和第六集团军,两大集团军都是人民军陆军中的“新兵”,而且两军都是一个机步师携三个摩步师为主,加上集团军直属部队后,此次陆军向孙传芳发起进攻的兵力达到了超过十万人,加上从第三和第四军各抽调来的一个师留守两湖地区担任战略预备队,可以说人民军总参谋部此次的决心可不像百姓揣测的那样。

按照常态,首先发难的应该是第六或者第五集团军,他们分别负责拿下安徽和浙江,按常理说应该是首先交战的部队,但事实上真正打响东进计划第一枪的却是第一集团军和第二集团军各抽调两个师所组成的第二方面军,在临时客串方面军最高指挥官的第一军军长唐仁辉率领下实施了大胆的快速突击战法,在第二军工兵旅的帮助下成功渡过黄河后,第二师和第七师向山西太原快速前进,而就在此时第八师和第十七师过运城沿黄河直下目标直指新乡。

当第一方面军的第五集团军刚沿武夷山余脉,进入浙江境内在常山和全歼孙传芳一个师后兵分两路向温州和金华进攻的时候,第六集团军的速度更加疯狂,该军第四师沿平汉线坚决向北突入河南境内后,仿佛是要和黄河对岸的第八师碰头,但却在漯河直接转向东方直下周口,迫使安徽守军向阜阳一带增兵的同时,第六军安然拿下安徽重镇安庆。

各方面军都实现各自第一阶段目标后又,只利用两天时间等候后勤补给、休整部队等,而后第二师和第七师在太原一带坚决打击阎锡山部并作势向东进发,至阳泉后猛然掉头返回山西,一举将阎锡山部彻底击溃,而后克朔州、下晋中长治打通和第八师第十师的联系,将整个山西收入囊中。第八师和第十师也不是吃素的,从新乡到开封,再一次渡过黄河后该唐仁辉的目的再也清晰不过,他主要目的在于打通平汉线与孤军深入至周口一带的第四师联系上,而后共同拿下整个河南打通平汉线利于部队物资运输。

第二方面军的好意当然能让第一方面军“感动”,本以为第六军会克安庆后再接再砺拿下安徽合肥,但该军主力却丝毫不按常理出牌,在安庆渡长江后向宣城进发,与正在向杭州和宁波一带进攻的第五集团军形成呼应,而后第六军大部向江苏重要城市也是孙传芳重要据点的南京进攻,参战人数海量的“斩首行动”便是如此,第五军拿下杭州之后再会去哪儿就不言而喻了,上海成了他们的不二之选,事实也的确如此。

第二方面军方面,第二师和第七师完成山西战略后,贯穿河南连入直隶的平汉线段也恢复通车,不用为后勤补给而担忧的时候,也到了第八师和第十七师表演的时间,当然第四师在与通过铁路机动而来的第三集团军第十八师会同后,也开始了真正的军事进攻。

第一方面军有第二、第七、第八和第十七师,其奋斗目标变成了北进,第二和第七师出山西入直隶直指石家庄的同时,第八师和第十七师由南至北也向石家庄开来,而就在这时候直系方面才猛然发现人民军一开始大肆宣传向孙传芳作战,但现在却大肆向北开来,上当受骗的他们不得不立马调兵遣将做好防御,要知道直隶一旦丢了,整个华北地区可就完了,事实也的确如此,在强大的四大主力师面前,结果不会有第二样。

第四师和第十八师的目标是战略要地徐州,像一颗钉子一样牢牢的钉在那里,将孙传芳部拦腰截断,不过他们并不是孤独的,当第五军拿下无锡和上海之后,与等候在那里的运输船队和海军护航舰队会和,第十四师和第二十师登船出发将在连云港登陆,随同出发的还有一大批提供给徐州部队的物资补给,第五军剩余的部队留下维持上海正常治安秩序的部队后,其余主力开始向常州、南通一带进发,第六军的部队在南京的战斗需要支持,有了上海港的支持两军也不再为后勤补给所担心。

当第十四师和二十师在连云港成功登陆后,第二阶段的战役目标提前实现,而就在此时一个意外的惊喜发生了。本来第六军就在攻南京之时,部队占滁州切断安徽方面对南京支持,当得知第五军过镇江拿下扬州,南京已经被形成了两道包围圈,深陷于城内的孙传芳部除了战败投降别无他路。

当然,孙传芳是不会轻而易举就举手投降的,在己方已经非常不利且处于很被动的时候,他能够选择停战谈判,其目的要么是拖延时间争取能够说服国内一些势力出兵援助,或者是力邀外国势力加以干涉,当然也不排除他是在漫天要价就等着坐地还钱。然而,不管他目的如何,人民军还是愿意和他谈判。

一个能把“秋高马肥,正是作战消遣”当做座右铭的好战分子,孙传芳的本『性』当然是不能被参战部队所忽视的,事实上军阀之间的混战虽说中国国内是由来已久的,但每次都会分出个胜负,比如直系奉系,包括已经被全根拔出的阎锡山部、皖系等,战争虽然不会让太多人死去,但还是会造成某一方痛苦,要么胜利、要么被消灭,当然如果能像直奉之战那样背后有洋人调停,也会出现各回各家的结束模式,但就人民军和孙传芳两方而言,没什么好谈的。

谈判进行了两次总计不超过四十五分钟便宣告破裂,战事重启之后,即便第六集团军方面出于保护文物和城内人民安全考虑没有动用重武器,但孙传芳部也没有坚持多久便宣告崩溃,孙传芳最终被他谩骂的“叛徒”所杀害,而后第六集团军进入安徽境内扫『荡』孙传芳残部,而第五集团军部向早已进入山东的部队跟进,山东作为中国和列强尤其是日本最有争议的一个地区,光是靠第四师、第十八师、第十七师和第二十师显然是难以预防突发『性』情况的,所以第五集团军剩余两个师尤其是其军属的炮兵旅需要进入山东境内以防万一。

山东境内六个主力师、直隶境内四个主力师,两大方面军齐聚黄河两岸,一时之间中国北方成了整个世界的关注焦点,统治人民军的复兴党、自治『政府』究竟想干嘛,其目的非常容易判断。如果继续发起攻势作战,拿下整个直隶山东后继续北进,攻下北京后将正式宣判名存实亡的“中华民国”被彻底推翻,中国将会出现一种新的政治形态和一个『政府』。如果人民军只是拿下直隶山东后而驻足不前,就将表明他们是愿意承认自己还是民国一员的,中国『政府』将迎来前所未有的一次改革,不排除和残余的直系、完整的奉系组建联合『政府』的可能。

当然,让战斗力太出乎人意料的人民军一统整个中国,不管是残余的军阀不甘,就连不少列强也极其不甘愿。前者不甘是因为他们必将失去赖以统治的地盘和人民,皇帝老儿般的生活将一去不复返。而列强们不甘则是因为他们不清楚人民军将会组建出一个什么样的中国『政府』,这个『政府』会不会影响到自己在中国的传统利益,他们的态度主要取决于利益的得失。如果统一起来的中国更加有利于自己,那也不排除他们力挺复兴党的可能。反之,亦然。

就在众人纷纷就中国局势发展做出各种各样预测,直系奉系也首次化解恩怨联合起来调兵遣将,在人民军还在忙于山东和直隶境内的各种清剿战事之时,他们抓紧一切资源和时间做好京津一线防御,并且段祺瑞以中央『政府』的名义发表各种宣言以诋毁、抨击和号召全国人民反对该军的『乱』国行为……反观人民自治『政府』方面,当接替上海、南京、合肥、杭州等主要城市留守野战部队的部队完成交接工作,当各省人民『政府』陆续开始筹建,从云贵川和两湖地区抽调而来的武装警察部队、公安民警负责起地方治安的时候,当各地秩序陆续恢复的时候,在上海万国大酒店人民『政府』外务部和总务院,首次就这一时期内的国内事件召开新闻发布会。[]大国无疆31

发布会上,曾代表人民自治『政府』和孙传芳谈判,也曾远赴巴黎参加世界大战之后的巴黎和会的萧奈天成为了主角,他首先向列席会议的中外数十位记者通报了人民军的各宗战役和当前局势,其次重点介绍了发生在华中地区尤其是河南、山西等地,也包括川陕地区的罕见干旱情况,并就灾害现状和『政府』举措向记者们做了说明,其重中之重就是向各位记者阐述军阀割据的不利、中央『政府』的无能、人民生活的悲惨、建立新中央『政府』的必要『性』等问题,当然这些都还无关紧要尤其是对于外国记者们而言,他们更加关心的是中国是否就此开始会走向统一,而统一之后的新中国究竟会持怎样一个政治态度和外交策略,说到底就是关心列强在华利益是否会被殃及。

面对种种刁难问题,萧奈天一一做了回答,首先是在如何处理灾害的问题上,自治『政府』早已经启动应急预案对区内灾害予以救赈,而国内其他省份的赈灾工作也已经展开,粮食、医『药』、饮用水、救灾帐篷等等都在陆续运输和发放,严厉打击违法犯罪和囤积居奇的同时,萧奈天表示人民『政府』会动用大笔资金向世界主要粮食生产国进口粮食,因救灾持续时间较长、灾害波及范围广,所以缺口物资量很大,光是要让受重灾没吃没喝的近四千万人群度过灾年就需要近千万吨粮食,当然实际上采取一定的减灾措施后,一些省份的农作物能够恢复一定的产量并不需要如此多的粮食。

而后萧奈天还就中国未来走向上做出了回答,但他的话是纯粹的官话,中华民族的未来发展应取决于人民大众的意志走向和切身选择,人民『政府』之所以能蓬勃发展至今就是紧密依靠人民群众……一番聊胜于无的话中很多人都能得出一个结果,那就是人民『政府』不排除会变成“中央人民『政府』”的可能。但就各国记者所关心的在华利益问题上,萧奈天借汉口租界事件一事向各位记者表『露』了实情,那就是国与国之间应平等互利互相尊重,换句话说中国将是一个开放『性』的国度,来华经商、旅行、学习等都是受欢迎的,在华的各种合法财产和人身安全都是受保护的,最后还重申了汉口租界事件处理所相同的意见。

最后萧奈天代表人民『政府』向各位记者宣告了一个很特别的通告,那就是自治『政府』将会在山西、河南、安徽、浙江等等新并入自治区的省份,在创建各级『政府』之后将开展大规模的土地改革、基础公共设施修建和工业建设,自治区内包括国内任何企业都是主角,当然更欢迎有实力的国际企业加入建设队伍中来。换而言之就是说,人民『政府』已经打算用预算将近300个亿的工程来吸引各国的投资,用现实利益引导各国的态度转变层次,当然这也是刺激自治区内部发展的良策,二十多年来自治『政府』已经把“扩张、建设、发展、繁荣”这条路子走得驾轻就熟,此次不过是多了几个省份、对经济发展和人民增收更为持续有利而已。

外务部和总务院的新闻发布会可以说非常及时,中国国内的繁杂的局势已经让列强们『摸』不清头脑,尤其是英日两国更是深怕自己的在华利益一朝之内全部损失殆尽,一时之间各国在华现存租界里紧张氛围甚是浓厚,而在中国外海海面上也穿行着不少军舰。当人民『政府』放出“改革开放”的翻版政策之后,尤其是拿出了三百亿人民币的超级工程大蛋糕的时候,不少国家都立马动心了,要知道另一个时空的1929年是一个资本主义世界金融灾难爆发的年份,就是因为资金的流动『性』不足而造成的股市泡沫而后的金融瘫痪,进而催生了德意志和小日本两个军国主义化国家,这才有了疯狂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所以就在国际资本继续寻找投资地的时候,中国这一有着数亿人口的大国在人民『政府』的主张下真正的敞开了怀抱,庞大的建设工程将采取公正公开的招标方式进行,国际资本或许不需要自己出手参与建设,光是利用自己充沛的资金在其中从事投资工作就能稳赚不赔,而且庞大的工程自然也能拉动建设物资,比如钢铁、水泥等的价格,加上为了救灾而大举向国际市场购买粮食,可以说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将迎来前所未见的大利好,所谓的金融大灾难在悄然之间消失不见,有的一定是大企业加班加点生产、各大农场搬运粮食出售、海面轮船飞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