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二章 旭日东升

第三十二章 旭日东升

“人生坎坷起伏匆匆,漫步旅途行『色』匆匆。我俩大概有十来年没见过了吧?怎么样啊,老董?”

从欧洲准备返回亚美集团总部述职的邓华林,自从外派至欧洲之后已经十余年未返回美国,更别说回国看看,昔日的英俊少年此时已经有点啤酒肚,身子骨也不再那么利索,尤其是那双犀利的双眼,仿佛随时都在闪烁着特殊的光芒,仿佛在打量对方、评价事物,究竟能值多少钱、能有多大用,商海沉浮之中已经让邓华林变了样,连唐贵银都觉着自己和这位好友陌生了许多。

“是啊,想当初文徵华带着你们一大帮人远赴欧洲去开拓市场的时候,走的时候你丫还泪光闪闪,但现在看来只能说是满眼金光。”唐贵银拍了拍邓华林的肩膀,摘下老花眼镜笑呵呵的擦了擦,示意老朋友坐下说话。

“变了,真的变了。”

邓华林品了品茶几上热气腾腾的普洱茶,还是那个味儿,不过回到总部喝起来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眯了眯眼后靠在沙发上舒舒服服的长叹一声,转过头来很是认真的看了看老董事长,满脸的皱纹在无声的述说岁月的无情。[]大国无疆32

“是啊,去年春节老董事长和张总监都以各自名义向咱们这些老家伙送来新年礼物,一人两瓶茅台啊!酒是家乡味儿,水是故乡情啊。”唐贵银站起身来,有些佝偻的身子移动还是很灵便的,取出自己的那两瓶茅台,笑呵呵的放在茶几上后,皱着眉头看了看邓华林,说道:“你虽说年岁不大,但的的确确是咱们集团里的老人物了,不过以你的嗜好恐怕早就把酒喝光了。今儿是个难得的好日子,咱们开一瓶,好好喝一杯!”

“这话老董事长就说得不对了吧?我的酒可是真没喝,一直藏着呢,你的这酒也不能开,你老是集团的支柱,少喝酒多喝茶。”邓华林婉言拒绝了老董事长的好意,其意思很明显,那就是这时候不是喝酒的时候,而老董事长已经有了岁数,不能再肆无忌惮的喝酒。“在欧洲完成奥迪汽车公司组建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快要回来了,年轻人们成长得很快,集团一定会把我们这些开荒者另有他用,所以正式挂牌的那天我就收拾好行李了。”

“真的?”唐贵银淡然一笑,看了看邓华林后,轻轻抚『摸』茶几上的茅台酒,说道:“在欧洲过得不愉快?还是因为其他?”

“总不能一辈子卖军火吧,况且老在法国呆着也不是回事儿,德国那边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就想早点回来看看。”

邓华林其实心里已经有了个小九九,他知道这次回来算是熬出头了,十来年的历练可不是一般化的锤炼,具备独当一面的他已经可以高升要职,而且奥迪汽车品牌创建、亚美汽车于欧洲市场拓展等等工作都完成得不错,所以他知道自己高升了不过就是不知道将会去哪儿。

“你直接问叫你回来是为啥的了!老实给你讲,这次回来算是有重要任务交给你,当然凡事儿都有两面『性』,对你而言可以说是一好一坏两个消息,究竟想先听哪个?”

“坏的吧,我最喜欢苦尽甘来。”邓华林立马整顿身姿,端端正正的做好后准备聆听所谓的坏消息。

“坏消息就是,从明天开始你将正式脱离亚美集团,你的人事档案、组织关系等等都将转回国内,从此你将不再为亚美效劳,换句话说你将不再是亚美集团的人了!当然,你肯定会说你永远是我们集团的好员工,不过我得告诉你好消息,别急着反驳!”

唐贵银再次起身,不过这次不是去拿酒而是去找资料,保险柜里没翻腾两下便找到了想要的东西,回来递给邓华林的同时说道:“好消息就是我党以及所制下的自治『政府』已经有统一中国建立新中国的打算,目前已经完成国内大部分地区的统一工作,不过接下来的大规模建设任务遇到了难题。”

“这与我的好消息有关吗?”邓华林忍不住打断了老董事长的话,年轻人就是年轻人,他还是有点受不了口水话太多。

“当然有关,经研究决定后自治『政府』决定成立一个大型跨国集团,取名就叫做中国进出口贸易集团,而你就是该集团的董事长。先别高兴得太早,关于该集团的构建计划、未来目标等资料你回国之后将会看到,真正困难的是国内现在急需用钱,又不肯让咱们集团的资金动用太多以免影响业绩,所以你的任务就是尽快完成集团组建,换句话说就是要变成又一棵摇钱树。”

“那我能卖什么呢?您是集团的老大更是我党的老干部,该不会和我一样一点儿小道消息都不知道吧!”

“你刚才不是说你就是个卖军火的吗?干了这么多年的军火贩子,放眼全世界都没几个比得上你。不过你别烦,老总监给我透了点底,『政府』会有一个专门的机构负责审批可出口项目,以往不能外卖的或许都将成为主打项目,加上本来就可以自由买卖的,你丫儿的春天可真的来了啊!”

邓华林没有『露』出笑容,良久之后才淡然一笑,晃了晃脑袋后说道:“看来张宇老总还真把我当成老军火贩子了,我估计就咱回去之后,十有八九都是接着卖军火,或者是那种铁打的暴利专卖东西,要不然哪儿能和国内数不胜数的民营进出口公司相抗衡。不得不承认,市场经济化发展至今的中国,咱们国家可不缺实力强劲的公司企业,当然咱们也不差!”

邓华林说的是老实话,纵观如今的自治区,从最西边的新疆到如今最东方的山东、上海等地区,遍地都是集团或公司,能够想到的正规合法行业里都有大大小小的公司存在,连亚美集团的传统汽车行业老大如今都已经感受到民营企业的冲击,在四川重庆、在湖南株洲等已经有民营汽车公司出现。

可以说不久将来的新中国内自然是处处竞争激烈,作为亚美集团老人的邓华林等,担心的并不是中国全面对外开放后国内的经济社会会被国际企业所左右,他们都把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和忧患意识集结到了国内的竞争者上,而他们正是在复兴党不遗余力推行市场经济自由化诞生出来的大批民营企业。

竞争激烈符合市场中不变的丛林法则,而无论是『政府』所有制企业还是民营企业,要想再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获得足够的地位和利益,就应该与时俱进同时不断创新。国内虽说有非常非常庞大的市场,但事实上不少省份尤其是新并入地区的很多人都是贫困的,不少行业的民营企业的利润主要是来自于老自治区的营销和对外出口,所以说数以十载的锻炼早已让不少企业成精了,被放进竞争惨烈的外贸行业里,邓华林是有些压力的。

“有压力才有动力,而且你的集团将很具有特殊优势。首先集团资本方面不用发愁,本钱起码以千万计算。而且你是『政府』所有制企业,信誉上很有担保,在从事大宗商品买卖的时候,就更有优势。国内解禁的什么飞机、军火、医『药』等等东西,只要市场需要,我估计你是不会错过的,凭借强大的自身优势,难道你还害怕集团不大发?”

“呵呵,老董事长就是明白人,两三句话就道破了其中玄机,关键还是在于创造需要。这些年全世界几乎没啥战事,‘海军假日’这词儿就是这么来的。军火方面要想创造需要是有点难度的,而其他东西还都好说,关键看到底能有哪些东西能够让民营企业们自由买卖?哪些又是我们才能专卖的?不过现在说都还尚早,回国后就知道了!”[]大国无疆32

“你小子算是混出头了,临走之前我得提醒一下你接下来的日程安排。明天起程回国,在十一月一号之前的日子里你都是自由的,这段时间算是你难得的假期,究竟如何安排这短时间你自己肯定比我清楚,如果愿意你甚至可以挑选一家高等院校进去学习充电。而十一月份将是进出口集团构建的一个关键月份,上方希望能在一个月之内完成集团所有杂七杂八的工作,并且能在年末投入正式运营。”

“明年的三月份,在我们的新兴城市珠海将会有一个航空展,展出一些航空工业成熟产品,像民航客机、运输机、多用途飞机等等。四月份将在广州有一个中国军事工业防务展,单兵轻重武器及弹『药』,部分重型武器以及军用车辆。六月下旬在上海将有一个中国工业技术成就展,届时会有很多企业前来参加,展示各种先进工业技术及其产品。每一个展览会的主办方都会有中国进出口贸易集团,这些展览会一方面『政府』为了整个中国工业着想,另一方面来看,何尝不是在照顾你呢?所以啊,你小子可得好好把握机会。”唐贵银笑嘻嘻的,半眯着眼品了品茶。

“照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我从花旦变主角儿了。”说到这儿,邓华林拉过唐贵银的手,轻轻一握后说道:“『政府』给我很大的支持和帮助,但我依稀觉得还是有点不够。要想在十二月份完成集团的构建,最缺的就是人才,所以这方面我还得请亚美集团这个好娘家倾情帮助一把啊。”

“我就知道你小子会有这么一说,不仅国内上方重视你集团的成长问题,我们集团方面也非常重视这件事情。按照常规,你集团应该急需不少国际贸易方面的人才,还有管理方面的熟手,技术上的人才其实用不着多少。要是真如此,那你可以从亚美集团金融投资公司里抽调一部分人才,到时候国内的各大高校再提供一批高素质人才,也就差不多了。”

“那就先谢谢老董事长了。”邓华林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但笑里藏刀的他一贯做法再次上演,说道:“娘家这么好,那就再帮俺一把吧!我可是听说波音公司挺喜欢航空类产品的,虽然他们的制造能力不行,但在美国国内的航空运输领域还有颇具实力,我的希望老董事长自然知道了吧!”

邓华林非常清楚集团的各种大小事务,尤其是集团的新秀也是当前最为赚钱的亚美风险投资公司。1928年2月1日上午,亚美风险投资公司就正式挂牌成立,该公司拥有启动资金3500万美金,这样的资本放在全世界都是极其罕见的。公司投入运营没多久,该公司就以350万美金的超高价格,全资收购了威廉;爱德华;波音的波音公司。而后又以1200万美金强势进入股市,呈批量的拿下通用和福特两大汽车公司的一部分股份。

邓华林的如意算盘打得叮当响,国内的民用航空事业已经发展得非常成熟,但航空企业却不少,三大航空集团就算是有民航、海军航空兵、空军三个大用户也不够让他彻底满足,急需拓展国际市场的想法已经不是一两天。而现在『政府』解禁了该领域的很大一部分,航空企业可以走入国际市场,邓华林自然希望能够把握住这个好机会,在国内航空企业与国际用户之间牵线搭桥赚取利润,当然这头把交易还是要让自家人帮忙一下,尤其是针对美国这样一个超级市场,不管是美国民间还是美国军方。

“这,只要你需要、你能办到,那你就放开手脚做。这资本主义国家什么都不好,就是在这法律制度监管上太对我们有利了,我看你不仅想要美国市场,欧洲那边自然也有打算吧……”

俩人是在办公室里好一阵商量,直到天『色』渐黑才终止了谈话。晚上邓华林冒雨前往了亚美集团各大分公司,不仅仅是去看看老朋友们,另一方面则是为未来的“两大集团”美好合作打下基础,尤其是和亚美风险投资公司呆了很长时间,协商好了人才支援事宜之后,邓华林这才赶回集团招待所休息、收拾行李,次日下午便乘坐客轮返回中国。

年9月2日下午,人民自治『政府』外务部在刚刚完成肃清工作的直隶保定,也就是自治『政府』目前控制地域中离中国传统政治中心北京最近的一个地方,从北京城而来的英、法、美、日、俄的驻华大使和外务部的萧奈天展开了一次会谈,其会谈内容因保密要求而未向外界透『露』太多,但会谈部分内容依然以报纸和广播的形式公开于众。

会谈其核心部分自然是各国关心中国国内局势,尤其是在直奉两系军阀严阵以待准备和人民军在京津一带乃至未来的整个东北地区展开厮杀,其目的不言而喻。人民军自然想推翻腐朽的军阀统治和无能的民国『政府』,创建属于最广大人民的共和国。而两大军阀自然不甘愿传统势力和利益被剥夺,但是实力明显不能和横扫国内数个军阀的人民军相比,所以只能借希望于国际实力的干预。

而各国列强此时也有不同的打算,英国失去了传统的长江中下游势力地区后本来是非常不满的,法国也有同感。反观美国方面,人民自治『政府』的各种政治主张和政策历经实践,统一之后的中国没有什么地方有害于美国在华利益,并且值得注意的一点就是自治『政府』是和美国长期贸易合作的伙伴,自治『政府』大量的金属矿石虽然来自于澳大利亚,但粮食、钢铁、水泥、石油等等资源,很大程度上都是从美国进口,毕竟美孚石油公司断言过中国是一个贫油国家,未来的双边贸易未来非常美好,况且从另一方面来讲,具备一定实力的中国何尝不是遏制小日本的利器。

总之,最能影响各国态度的就是谁能带给列强切实的利益。打个比方,如果东北的张作霖不能够给日本一个长期的合作好处,那日本是不会和奉系眉来眼去的。而且不久之前自治『政府』掀起的超级大工程招标会,各国都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不少的利益,当然与美英法等国相比,日本没有获得太好的利益,日本是个岛国,资源匮乏、工业实力不济等因素都是影响它获得订单的因素。

从另一方面来讲,从此次招标会来看就能分出世界各国的工业实力高低了,不少人最后的直观印象就是,美国和英国实力强劲,法国也不错,但日本的工业实力估计还不如中国的自治『政府』,虽然很多聪明人没有去自治『政府』各地看看,但从国际上热销的过各种工业产品而言,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中国的工业在不断崛起并且实力不俗,但可悲的是有的国家并没有长脑子,以至于“脑子进水”这词儿都不能应用于身。

会谈的最轰动结果就是自治『政府』和各国达成了外贸协议,该协议虽然冠上了外贸两字儿,内容上也仅仅是协商进出口关税、撤销租界等等纷『乱』的东西,但从协议的另一层意义来看,各国『政府』已经倾向于中国,即使小日本的嘴巴最硬,但也逃脱不了被近五亿人大市场的吸引。

除了协议之外,外务部重申了各国在华企业、个人等应在中国的注意事项,遵纪守法之类的自然不必赘述,但有一条却值得关注,那就是外务部代表人民军将津京地区和东北地区化为了战区,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伤亡,各国在华机构和个人应及早撤离。

此举一出,其真正意思再明显不过,那就是再直白不过的战争宣言,消息传出的当天第二方面军就在唐仁辉的指挥下一改老战术,不再沿平汉线前进,反而转为向天津扑来。而第一方面军却在海军的掩护和大规模船队的运输下横渡渤海海峡在奉天登陆,交战并不激烈,在优势火力和宣传攻势的打击下,两军很快拿下了天津和大连,而后便是北京与沈阳。而被这两路军队表演所全部吸走注意力的人们忽视了另一个情况的发生,那就是驻守西南号称最擅长于山地作战的第三集团军派出了第九师向西藏进发。

北京是直系军阀的老巢,更是早已名存实亡的中华民国首都,拿下北京之后的意义相当重大,但古都北京不应该遭受战火蹂躏,所以在完成对北京城的包围之后,唐仁辉首先做的是围点打援,彻彻底底断绝了段祺瑞、吴佩孚等人的念想之后再行发起谈判攻势,争取能够和平解决北京问题。

沈阳是张作霖的老巢所在,当人民军海陆两军协同而进登陆大连的时候,张作霖就已经感觉到末日到来。日本方面的态度捉『摸』不定,换而言之就是日本是不可能因张作霖这一军阀而出兵中国,在美英法等国都力挺复兴党的情况下日本是不可能站在世界的对立面,而且出兵东北之后最大的受益者便是人民军了,到时候奉军和东北百姓都将连同人民军一起反抗侵略,所以日本不仅没有答应张作霖的帮助要求,反而主动撤出其在华主要人员和机构,大部分迁出机构和人员都去了日本控制下的朝鲜半岛。

年4月,清朝战败,中日之间签定了《中日马关条约》,双方承认朝鲜是自主之国,于是日本控制下的朝鲜朝廷宣布终止与清朝的册封关系。1896年,高宗在俄国支持下称帝登极,成立大韩帝国,从此朝鲜改为韩国。1904年,日俄战争以俄国战败结束,大韩帝国政权彻底被日本控制。

年,乙巳保护条约。韩国成为日本的“保护国”。1906年,日本在韩国设立日本派出的“统监”政权。1907年,日本强迫高宗退位由皇太子继位。而后,日本于1910年8月迫使韩国『政府』签定《日韩合并条约》正式吞并朝鲜半岛,设立朝鲜总督府,开始了长期的殖民统治。

当然,压迫之下必有抵抗。1919年3月1日,朝鲜半岛因日本禁止在学校内使用朝鲜民族语言,展开大规模反抗活动。柳宽顺等青年学子发表“三一独立宣言”,并把独立宣言传遍全国。这些独立活动引起国民的反抗,并冲击各地的日本警察机关,而引致日本警察的暴力镇压,史称“三一运动”,而后独立运动的领导人先后在海参崴、上海、汉城成立了临时『政府』。三处临时『政府』并于上海成立“大韩民国临时『政府』”,该临时『政府』当时获得了中华民国孙中山领导的护法『政府』、法国、波兰等国的承认。[]大国无疆32

独立运动以及所谓的临时『政府』影响虽大,但实力很小,根本无法撼动日本在朝鲜半岛的统治,所以此时的朝鲜半岛俨然是日本不可或缺的“领土”,所以日本把迁离中国的机构和人员置于朝鲜是在向人民自治『政府』宣讲两层意思,一是中国的局势变化与日本已经无关,但中日两国之间的合作与贸易应该源远流长。二是日本把朝鲜当成自己的领土,在这一方面此时的自治『政府』即未来的共和国应该加以承认,最不济也应该默认其在朝鲜半岛的殖民统治。

当然,没有和日本牵扯到台湾问题的时候,中日之间还并未存在太多分歧与矛盾,并且没有受到金融危机打击的日本此时也并未走向军国主义化,并未对中国产生必夺之心,但此时的和睦并不代表长久的美好,没有预见未来的能力,那就只能在现实之中勤恳努力。

在另一个时空里张作霖是易帜归顺民国『政府』的,而在这一时空里他也很快做出正确选择,同意了人民军派去的说服团意见,命令东北军停止无谓的抵抗,当然这并不是投降。北京方面,段祺瑞等人也很快放下武器打开城门,到1929年9月17日为止,中国除了台湾地区以外,中国基本完成了统一。

年9月20日,整理一新的北京城重新开放,各地战事早已结束。同日以张宇等人为首的自治『政府』高层及相关『政府』机构开始踏上北去之路,他们从柳州坐火车出发之后,经湖南到湖北武汉之后,再走平汉线直达北京。随后几天,这条北去之路一直繁忙不堪,除了为北进部队运输物资补给、为各地运输商品之外,更多的是自治『政府』各大『政府』机构向北京城转移,旧民国中央『政府』已经被北京临时军管『政府』所取缔,现在要做的就是人民自治『政府』建立统一的中央『政府』,让世界东方真正迎来旭日东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