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六章 过渡

第三十六章 过渡

“从过去到现在,我的高飞的心始终未变。”

廖朝东是不折不扣的共和国首席试飞员,试飞院接到的三大中航集团所有的新型飞机都和他有过不解的缘分,从简单的教练机到最魁梧的轰炸机或者运输机、民航机等,他的飞行小时和飞行架次难以计数,他所统帅下的试飞小组更是试飞院的王牌试飞小组,企业所需要看到的飞机设计『性』能基本都能被他们飞出来,有时候他们还能根据自我经验和体会向企业提出合理建议改进飞机。

然而,这次的试飞任务已经不同于过去。以前换来换去都是活塞式螺旋桨飞机,只要技术好的飞行员,基本能玩转所有机型。但是试飞院这次接到的试飞任务可就不是传统的活塞式螺旋桨飞机,是一架货真价实的喷气式战斗机,泰山计划航空科技方面研究的结晶之作交给了廖朝东来驾驶,即便他已经在造价不菲的模拟器材上飞了近百个小时,但真正触『摸』到真机之时,心里的激动还是难以平复。

“廖朝东,我只问你一句,敢不敢上?”空军司令蒋阳英中气十足的问道试飞员,为了见证新飞机试飞他特意从北京赶回成都,昨晚更是顾不得休息而加班加点看完新飞机相关技术资料,次日一大早便离开招待所来到试飞院。

“报告司令员,保证完成任务!”虽然此时的飞行员休息室里只有廖朝东和蒋阳英两人,但紧张的氛围已经凝固到了冰点,廖朝东非常相信科技人员们,自己过硬的飞行技术也是重要自信来源。[]大国无疆36

“我听说这架战鹰不同于过去所有的飞机,有近千余项高科技技术整合于一体。就连你这身抗压服、飞行头盔都是高科技的结果,战鹰上的新科技更是数不胜数,我说这话的意思希望你不要忘了飞机上的特别高科技,那就是弹『射』逃生系统,那个系统是经过多次验证的,零高度都能安全逃生。所以一旦试飞失败,必须跳伞逃生……”蒋阳英说着,走近了廖朝东,拍了拍廖朝东的肩膀说道:“这也是我来之前,『主席』让我带给你的要求。飞机的损失对我们而言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但人才要是没了,那就罪过了!”

“谢谢司令,谢谢『主席』!”廖朝东再次向空军司令敬礼之后,拎起放在桌子上的造价十余万的飞行头盔,踏着轻快的脚步向跑道上走去,凌晨三点开始十余位技术专家和技师就开始对飞机进行试飞前的最后一次检查,直至拂晓检查才结束。而后地勤人员开始为飞机充电、加油等,就等着试飞命令下达的那一刻到来。

清晨的阳光此刺破云层照『射』大地的刹那,试飞工作指导组的试飞开始命令正式下达。停放在机库里的没有任何身份标识只有一身防锈黄『色』涂漆的喷气式战鹰,在牵引车的拉动下徐徐驶出机库,在所有技术人员的注视下慢慢来到跑道的一头,接着又是一阵繁复的核查工作。这一时间里,试飞员也早已起床、洗漱、吃早餐,领取试飞报告后在休息室等待的时候,飞机的试飞最后核查工作已经进入最后阶段,而这时也就有了空军司令和试飞员的一番对话。

8点15分,廖朝东在地勤技师组长的飞机检查结果正常的报告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在此之前他与技术组共同检查了一下飞机主要设备,满意之后这才签字登机。塔台里除了空管人员之外,已经聚集了试飞工作指导小组、空军部分高官、泰山计划项目负责技术专家组等重要人物,而廖朝东已经做好准备,在检查了飞机『操』控系统、通信系统等之后向塔台发出了准备就绪的报告。

塔台发出试飞空域已经净空,试飞可以开始的命令之后,廖朝东启动了发动机。装备在试飞战鹰上的发动机很快喷『射』出火焰,不久之后火焰越来越长,直至圆锥形的火焰尾部已经呈淡蓝『色』,不久之后廖朝东释放了战鹰的束缚,黄『色』涂装的试飞战鹰逐渐在跑道上加速起来,滑过塔台正面跑道后不远便慢慢拉起,战鹰刺入蓝天之后只剩下蔚蓝『色』的尾焰分外耀眼。

飞机的起飞非常完美,飞到一定高度之后,飞机开始围着试飞院机场做各种试飞规定的盘旋飞行,每一圈下来都是对飞行员和飞机的一次考验,更是让地面的人紧张不已。而后进行的越来越多的机动动作更是让不少人捏把汗,最让人揪心的便是飞机飞出了成都城乡地区进入人烟稀少的成都平原农村地区上空之后,技高人胆大的廖朝东开始提前完成后续的试飞工作,比如测试飞机的最高升限、爬升速率等,在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机动动作之后,廖朝东开始向中国航空史上的首次突破音障前进。

“呜呜呜……”战鹰在高速平飞的时候发出一阵阵难听的鸣叫,呜呜声绵延不久之后,声音逐渐加大,不一会儿飞机就像撞上了一层从天而下的超硬塑料薄膜一样,飞机的头部刺穿了薄膜,将薄膜钻成了一个凸起的圆锥形,机头刺穿了圆锥形顶部,而机身后部还留在薄膜那一头,忽然响起的破空声让整个山野为之震动,“膨”的一声巨响,战鹰突破了音障……

廖朝东刚刚驾驶战鹰返回地面,在滑行不久之后弹出了尾部设置的减速伞,不一会儿飞机就稳稳停放在了跑道上。空军司令蒋阳英更是第一时间冲了上去,迎接早已被汗水弄得周身湿透的廖朝东,而且上去之后就是一拳,说道:“叫你小子随时可以弃机逃离,结果你小子还提前完成试飞项目,有气势、有胆魄!!”

“司令,老实给你说,这飞机飞起来太有劲儿了。刚才我返程之前还做了一次眼镜蛇动作,比起螺旋桨式飞机来,这飞机的速度、爬升率、升限、『操』控『性』等等,具体『性』能如何,还不能由我说的算,反正新飞机非常优秀……”

此次飞行试验并不是实验喷气式飞机,随之实验的还有大量的电子仪器设备,比如最新开发出来的新型雷达、计算机数据采集及分析仪等等,而且试飞战鹰上没有挂载任何武器弹『药』,倒是数据储存设备不少。因此落地之后,地勤人员们第一时间就开始进行数据收集工作把十余条数据线接在了飞机各个部位的存储器接口上,将已经收集到的数据复制到另一个地方去。

为了新飞机的优秀品质,当然也是因为有太多数据需要处理,所以在试飞院的数据收集中心已经安置了十台计算机,它们都用来收集、处理刚才试飞过程中所飞出的各种数据。因为目前共和国泰山计划推出的计算机计算能力还不如后世的家用电脑,新的、更好的还未走出实验室,所以为了处理试飞数据只能采取多机分工处理的办法,即便这样也已经是世界领先且大大提高飞机设计制造的能力了。

“今年春节之前应该能够完成第一阶段的试飞任务,详细数据处理结果和第二阶段试飞工作将在明年三月份开始,预计在明年中旬将结束试飞工作,可以在三零年年底拿出试飞详细数据汇总情况。到时候我们的科研单位、企业便可以利用这些数据对飞机真实情况有个彻底了解,推出实用型量产飞机时日不远了……”

离开试飞院的之前,空军司令蒋阳英和民航总局局长简单谈了一会儿,而后便与试飞工作指导组专家们交流了一番,得到这样一个好消息空军司令自然相当满意,提前答应空军的科研赞助资金将会很快拨付到位,希望科研人员们再接再厉,争取早日让涡桨运输机、喷气式客机等大型飞机也相继问世。最后,蒋阳英拿着一份简单的试飞成果报告和未来计划,很快搭乘空军专机前去西安,张宇正在位于西安的国防大学调研,他需要知道试飞的详细情况。

航空工业方面的新突破可不仅仅是空军方面的利好,海军也很快得到了新飞机试飞成功的消息,陈绍宽司令除了在司令办公室里浅浅『露』出一笑之外,很快笑容便烟消云散,把头痛的焦点回到了青岛、旅顺等军港建设问题上,这些并不让他感到恼火,海军东海舰队最近总是在浙江东边、钓鱼岛东北的东海海域和日本海军遭遇了,双方除了没有展开对战之外,示威之类的事件已经层出不穷,其激烈程度和谈判桌上的争锋相对不分上下。

“请让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司令来趟我办公室,顺便端三杯咖啡进来!”挂了给秘书的电话,陈绍宽『揉』了『揉』酸胀的额头,整理了一下桌子上散『乱』的文件后,恢复严正的仪态等候两大舰队司令的到来。

“罗勇、尚东海,你俩请坐!”陈绍宽没等一会儿俩人就赶来了,最近一直呆在海军作战研究处的俩位司令隔海军司令办公室其实并不远,俩人收到消息很快来到了陈绍宽的办公室,而这时秘书的咖啡才刚刚端上茶几。示意俩位司令先坐之后,陈绍宽在保险柜里搜罗一阵,拿出一式两份的报告走到俩人面前,一人一份。

“从外交部反馈来的情况看,谈判进展得很不顺利。我方坚持日方必须在年底之前撤出全部驻台军队和机构,小日本的态度就很坚决,拒绝交出台湾。”

“那还谈个屁啊!直接开打不久得了,难道是陆军怕死?”从梧州号巡洋舰晋升为东海舰队司令的罗勇是个直肠子,尤其是在面对日方屡次挑衅的情形下,他已经快到忍耐的极限。

“是啊,司令。我们完全可以依靠自己的实力,打日本一个措手不及……”从南宁号巡洋舰舰长晋升为南海舰队司令的尚东海是个海军世家出生,是个地地道道的福建人,其不少直系亲人都是甲午海战中牺牲的民族烈士,要说对日本人的恨那是相当之大的,所以名字都被致以“东海”二字。[]大国无疆36

“措手不及?东海,你这话就有失水准了。咱们目前的实力和战略目的是什么样子的?你非常清楚,光靠我们三艘巡洋舰、十几艘驱逐舰是不能和日本海军正面对抗的。况且,收复台湾是得民心的正义之举,更是一次地区『性』的战役,并不是要和日本大打出手闹成全面战争,这于国于民都没有好处。”

“国防部究竟有何打算?总参谋部那边迟迟没有消息,我们上交的作战计划应该得到回复了,究竟同意还是否决?都应该给个明确答复才是!”罗勇依然很激动,东海舰队在前天的一次例行战备巡逻中,一艘驱逐舰和日本的轻型巡洋舰发生亲密接触,鼻艏直接报废,幸好巡逻前将重要电子设备卸载下来,否则激烈的亲密碰撞非得撞坏不少电子设备,东海舰队也没多少舰艇拿来“示威”……

“依我看,三军总参谋部打算以陆空军为战役主力,海军负责解决日本对台支援力量,确保在一定时间之内海权掌握于我军之手。陆军发起战役进攻需要大量的后勤补给,因此我们至少需要开辟一个大型港口以供运力庞大的海运进行物资运输,空军将始终为战役提供空中支援……也就是说,我们的目的是确保陆军能够成功登上宝岛,以及之后的运输线安全!”

“或许我们的任务并不这么简单,现在敌我双方都是剑拔弩张,不过随着时间推移都会产生疲倦或者暴躁等情绪,任何的擦枪走火都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战争唯一对我们不利的就是和日方舰队发生正面冲突,借助空中力量优势、信息获取优势,我们完全可以击败日本海军,但是在黑夜或者恶劣天气里,发生舰炮互『射』型战斗,以驱逐舰抗衡巡洋舰、以巡洋舰抗衡战列舰,即便我们的舰艇具有很好的目标搜寻、数据获取、自动化『射』击等,但舰艇的数量、装甲防护、火力大小等我们不占优势,也就是说我们舰队对决战中的胜算将不会太大!”

“我们一直把战役计划的重点放在扬长避短方面,不过可惜的是计划迟迟未得到总参谋部的答复。如果空军、陆军方面有更多的考虑,我们计划可以说是废纸一堆。”尚东海非常诚恳的说道,喝了一口咖啡之后,看了看陈绍宽和罗勇,说道:“我们不妨积极主动一些,派去分量更重更有说服力的军官前去参与总参谋部的战略谋划,或者说让总参谋部统一组织我们三军进行战争计划拟定……总之,我的意思很简单,我们不能单干!”

“正合我意!”陈绍宽满意的点点头后,接着说道:“事实上陆军和空军方面都有这样的考虑,不过从中央军事委员会、国防部等更高层次的部门来看,他们对日作战的态度还并不是很积极,换而言之就是根本没有重视与日本之间这场必然的战争,即便他们非常清楚外交部的努力是毫无作用的。”

“告诉一个你们不知道的消息。陆军更是不久之前开始大规模的休整,几大野战军都纷纷返回或迁至新的防区,除了陆军的快速反应旅依旧保持着全年高度戒备之外,其余部队就好像不会有战事了一样。更猛的是新的野战军也就是第七、八、九和第十,四个新野战军的筹备工作已经展开,总参谋部长说了明年之内就要让四个军有点样子,但却又说在明年内战争必然也是必须爆发……如果所有的动作都是用于『迷』『惑』日本,那我别无二话,还表示非常赞成。反之,我就有点看不懂了!!”

“还有一个消息就是刚才不久,我国又有一架新飞机试飞成功,空军司令蒋阳英更是亲临现场,其重要『性』只能说明新飞机是一种划时代的飞机,的的确确够拉开一个新时代,它就是喷气式战斗机。”陈绍宽淡淡一笑,小抿了一口咖啡后说道:“很显然,我们的航空工业已经遥遥领先于世界。也就是说,对日作战我军打得好,那我们的海军航空兵和舰队都将迎来美好的春天,如果不打,那依靠现在我们的缓慢投入,走向远洋海军还很遥远。所以,我们越是急切着想和日本开打,上头就越不想打。这下你们懂了吧?”

贸然开启大规模战争,对于处于大规模建设中的共和国而言会造成很大影响,即便不发起战争动员,军事开支是一个只有投入没有产出的,战争会导致共和国各种能源物资价格上涨、劳动产品成本上升,继而带动整个物价的上扬影响百姓生活,更为担忧的是一旦进入战争,大量的运输资源将被占用,可以说只要爆发战争,不管是否发起了战争动员,影响国计民生、影响社会秩序等是必然的。

对于日本而言,它们更不需要的就是战争。首先,共和国的突然崛起打『乱』了它们坚持了很长时间的对华战略,紧紧依靠中国廉价人力资源和广阔市场是日本经济发展的主动力,共和国的对外开放政策实施之后,各国的剩余资本大量流入中国境内参与各种投资,其中不乏日方资金。但可悲的是,共和国拥有相对强大的民族工业体系,重工业更是日方不能企及,在对华贸易中日本和其他国家总体上必然始终处于下方,日本需要时间重新评估对手,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很重要的军事。

日本海军很强大是不假,但其太平洋对岸还有一个美利坚合众国,在日本没有将中国列为战略威慑之前,他们主要的潜在敌人始终是美国,需不需要为了一个台湾而得罪四亿多人的大国,需不需要把明知道不如对手的陆军送上台湾和中国死拼,需不需要和中国以及支持他们的众多国家站到对立面上……

日本是一个善于学习的国家,明治维新就是他们积极学习西方的明证,而后多次根据西方军事『潮』流改变自身,无论是陆军体制还是海军舰艇,日本始终都在学习,也正是因为学习,他们面对新的事物之时,需要时间考量自己辛苦积攒下的东西能否与之一较高低,需要考虑自身利益和未来发展战略是否与之冲突。

或许正是因为学习得太多,另一个时空的日本才会在29年的金融风暴中倒下,学习了希特勒不正确的军国主义化以逃避金融灾难的压力,成为了一个军国主义化国家的同时也奠定了惨烈的结局。然而现在不同的是,金融灾难并没有爆发,造成金融灾难的过渡投资资金流入了中国市场、金融泡沫逐渐被四亿多人市场的全面开放利好所冲淡,各国都在借助中国的大规模建设风暴走入又一个经济高速发展年代,善于学习西方的日本自然难以割舍,因此才愿意和共和国外交部来来回回不断的谈判。

“回去之后加强部队官兵的思想教育工作,不要放松警惕,也不要暴怒大意!”和两位司令商议一番,送走尚东海俩人之前,陈绍宽再次发出叮嘱。不久之后,他携带一些文件坐上去西安的海军专机,他也要见一见张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