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九章 准备

第三十九章 准备

一架从北京飞到江西鹰潭的空军专用运输机顺利降落在机场跑道上,飞机刚刚停下不久,轮胎与地面的摩擦青烟味儿还未飘散多远的时候,当护送它的战斗机还在盘旋准备降落的时候,一辆挂着空军牌照的轿车已经把飞机运来的重要人物接走,前来接机的是空军司令蒋阳英,接走的人是共和国三军总参谋长庄家明。

“直接去作战指挥中心,我需要得到第一手情报!”庄家明在车里一边啃面包填饱肚子,一边快速浏览了一下蒋阳英提供的空军侦察情报。

“陆军和海军的高级参谋已经做好了汇报准备,包括我们所搜集整理的前线详细作战情报,都在指挥中心。”

车子很快驶出机场,在四辆悍马武装车的护卫下直接去了位于黄岗山余脉的一座永久『性』地下工事,三军联合作战指挥中心早已组建完毕,从外交部和日本『政府』谈判破裂之时便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受到重重护卫的车队很快通过好几样繁杂的检查之后,这才得以进入指挥中心。

“在台湾地区对日作战,把指挥部设立在沿海地带与二线地区没有多大分别。为了节约我军宝贵工程兵资源,我就自作主张把这个基地改成了指挥中心。”蒋阳英不知道是害怕总参谋长不满意还是其他,刚进入地下基地不久便介绍起来。“不过,有线、无线通讯设备都是一流的,我们经过反复检查和演练,足以满足我们的通讯指挥需求。”[]大国无疆39

“指挥中心设在哪儿并不重要,关键是能否积极协调参战部队,真正做到协同作战。”庄家明看了看四周十步一岗、百步一查的安保,又瞧了瞧敷设在通道壁侧大大小小的管道、线路,也没说什么。

作战指挥中心设置在地下二十五米深处,头顶上除了有一座山体作为掩护,中间还有五米厚度的钢筋混泥土以及五十毫米厚的装甲钢,储备的物资足以让该基地与世隔绝两个月不愁用度,所装备的通讯、电力、医疗等等设备都是国内一流,甚至在作战指挥中心直属的战役模拟处装配了三台计算机,可以对中小规模的战役进行计算机模拟。由此可见,作为“主办方”的空军,为了这次的作战是下足了本钱的。

“战役计划早已发放至各个参战部队,从前天起各部队将领就陆续抵达这里,随时准备参加战前会议。”蒋阳英在会议休息室最后提醒到庄家明,他的殷勤有点让庄家明感觉不怎么舒服,但蒋阳英的热情实在难以抵挡。“会议将在十五分钟后开始,总参谋长,我有个不情之请!”

庄家明的预感变成了现实,端着茶杯笑『吟』『吟』的说道:“我就知道堂堂空军司令来接我,一路上忙前忙后的保准儿没有好事儿!”庄家明看了看蒋阳英的军装,肩上的将军星星不是一般化的闪耀,咧嘴一笑说道:“趁还有些时间休息,你有啥话就直说!好好一个空军司令,搞得就跟投机商人一样。”

蒋阳英『摸』了『摸』额头笑了笑,真要到他说话了却又有点小紧张,『摸』了『摸』裤兜才发现没有可以香烟,尴尬的挺了挺身子后说道:“总参谋长,我希望我们能把作战计划有所改动!依照我们划出的战区,倘若日军陆地作战失利,无非有两种结果。第一就是接受台湾回归中国的既成事实,尽快和我国达成停战协议。第二,日军扩大战争规模,在本土集结更多的部队,同时利用其海军优势发起攻势作战……”

“你的意思是要让我给空军放权?”还没听完蒋阳英的话,庄家明就知道了空军的小九九,摩挲着下巴说道:“你说的两种结果我们都在作战计划中考虑到了,台湾的陆地作战难度并不是很大,关键就在于能否准确把握日军是否会主动扩大战争规模,能够抵挡得住日军单方面发起的全面『性』战争!不瞒你说,来之前海军司令陈绍宽也求过我,他也像你刚才那样说,为了灵活应对突发情况,就得给海军放权,尤其是潜艇部队。”

想到这些庄家明头都大了,别看人民军规模小,但实力确实相当强大的,所以一盘小小的台湾战役菜根本不够这些饿狼分,海空军都希望能在战争中多捞一点上台机会,毕竟陆军的主角儿地位是无可撼动的。幸好共和国军事制度还尚未把陆军分离出去,由总参谋部部长兼任着陆军司令,所以要真再设置一个陆军司令,恐怕这会儿庄家明就得更头大了。

“真没商量了?”

“真没有!”

“那可不可以把日后驻台空军部队规模扩大一点,后勤方面由我们自己考虑。这个可以不?”

“这个,可以有!”

庄家明真的拿蒋阳英没有办法了,不久之前他答应了海军司令陈绍宽,同意了海军航空兵部队在完成台湾本岛收复作战之后,增大在台驻扎部队规模以积极应对日军可能挑起的大规模海上战事。而这会儿空军又积极求战,庄家明别无二选。俩人又在商议了计划之外的其他事情,比如航空工业方面的新进展,空军落实未来装备发展与建设方面的计划和进展等,之后俩人一同前去参加解放台湾作战战前会议。

参加此次会议的有陆军第四集团军邓拉本、政委林中则、第四军部分高级参谋,陆军快速反应旅旅长郝林海、政委刘启龙、快速快速反应旅部分高级参谋,担负陆军战役预备队的第三集团军第六师师长及政委、以海军司令陈绍宽为首的海军代表、以空军司令蒋阳英为首的空军代表、以临时充任战役后勤主管的三军总后勤部长董梁伟为首的后勤力量代表,除此之外还有浙江、福建、广东等地民兵预备役高级干部、总参谋部战役特派特战队高级军官代表、军情局代表。总之,能够容纳两百人开会的会议室基本上坐了个满席。

“此次作战,不同于解放本土大陆作战即我们完美成功的东进计划。收复台湾的重要『性』我不再重复,在座诸位也早已借中日反复谈判之际做好了充分准备。同时,我们也应该认识到我们在做准备的同时,日本方面也在做准备。”

年即清朝光绪二十年,中日因朝鲜主权问题爆发甲午战争,战争以中国遭受巨大损失而主动要求停战,在作出重大让步签订《马关条约》后战争得以结束。在满清『政府』的重大让步中,割让台湾全岛、澎湖列岛就在其中。

日本对台湾的统治始于1895年,从1895年到1919年,台湾本岛上的武装抗日运动此起彼伏,因此日本践行的是武官总督制度,而1919年之后台湾地区的武装抗日激烈程度有所降低,日本开始推行文官总督制。无论是武官还是文官担任台湾总督,其执行的都是日本同化台湾政策,推行三段警备制、保甲制度和警察制度,在经济上掠夺、政治上强势统治、文化上同化、军事上安抚与镇压结合……但日本『政府』的统治效果并不大,从1895年至今有超过二十多万台湾人反抗日军而被杀害,足以说明日本的同化政策效果并不大。

“时任台湾总督的太田正弘很早就意识到共和国会对台湾下手,所以他一方面催促日本本土派来强有力部队的同时,加大对台湾人民的暴动镇压力度。但自解放以来,我党我军就利用空运优势对台湾本土抗日势力空投物资补给,也直接派遣不少特战人员参与抗日运动当中。”

“日军在台湾地区的防御力量并不大,最近以来放弃了部分地区尤其是偏远山区和东南地区的防御警备工作,为了应对我军的跨海作战。重点守卫基隆、高雄等港口城市以及连接台湾两头的纵贯铁路线。台湾本岛上原有日军军事力量等同于一个独立混成步兵旅团,从10月26日、29日、11月1日,日本『政府』分三次向台湾运来大批部队和物资补给,日军调来台湾的第五师团已经在新竹、台北、基隆一线驻防;有日军‘两大精锐之一’称谓的第二师团也在台南、高雄一线驻防,第三师团在台中一带布防。”

“日本海军主力舰队于10月28日离开日本本土,在东海与我东海舰队对峙之后去向不明,直到近日才出现于那霸港休整。而日本的在台航空力量主要分布于新竹、台北两个地区……”[]大国无疆39

日军在台陆军军事力量,有一个地方守备『性』的独立混成步兵旅团,作战主力是第二师团即仙台师团、第三师团即名古屋师团、第五师团即广岛师团。能在不空虚朝鲜和本土战备防御的情况下,一次『性』派出三个常设师团驻守于台湾,既可以看成日军对共和国人民军的重视,也可以看成蔑视。

那个作战力量只相当于一个独立混成旅团的地方守备部队,辖五个步兵大队与一个炮兵队、通讯队、工兵队、辎重队等,总人数约5000人。步兵大队辖三个步兵中队与一个机枪中队(四挺重机枪)、炮兵队辖一个山炮中队与二个野炮中队。主要做为守备用途、具有小规模的野战能力是它的特点。对于这样一个等同于人民军民兵预备役部队的部队,第四集团军基本上可以忽视它的存在,得把重心放在那三个常设师团身上。

日军第二师团又称仙台师团,自1888年编成于日本仙台,其步兵联队编有第四(仙台)、第十六(新发田)、第二十九(会津若松)、第三十(高田)共计四个步兵联队。现任师团长是赤井春海。甲午战争时期,第二师团参加了威海卫攻坚战。日俄战争之时,转战于九连城、辽阳、沙河以及奉天。人民军收复东北地区后转到朝鲜境内驻扎,于1929年10月26日被日军运抵台湾参与随时可能爆发的中日台湾战争。

第三师团又称名古屋师团,于1888年由第六(名古屋)、第十八(丰桥)、第三十四(静冈)、第六十八(歧阜)。甲午战争中跟随着第1军在元山、仁川登陆成功后,接连攻下平壤、海城以及牛庄。日俄战争中,隶属于奥保巩大将的第2军,参加了南山、辽阳、沙河和奉天会战。之后,第3师团被派进入西伯利亚干涉俄国革命,在诺曼诺夫王朝眼里该师团是俄罗斯帝国能够复国的功勋部队,现任师团长是刚上任不到一年的小泉六一。

第五师团又称广岛师团,1888年编成于广岛,所属步兵联队有第十一(广岛)、第二十一(滨田)、第四十一(福山)、第四十二(山口)。1894年7月甲午战争爆发,第五师团抽调了两个步兵连队,以此为基础组成了大岛混成旅团,改编之后立即奔赴了朝鲜半岛。1894年7月27日,在朝鲜的汉城南面与清朝的淮军打了遭遇战,战时持续了整整一天,清军溃败退入牙山。

这场战役是日本现代陆军创立以来首次与外国的陆军对阵,而且运用了现代化的战术,在世界作战史上是值得记录的一笔。之后,大岛混成旅团攻陷平壤,参加了鸭绿江渡河战役、牛庄战役等等。可以说第五师团是日军一支战斗力强大的精锐部队,现任师团长是原口初太郎。与第三师团在10月29日作为第二批力量运抵台湾,第三批主要是作战物资和补给。

“第三批运抵物资除了三大师团的弹『药』补给之外,有一批飞机,三菱八七式轻型轰炸机和中岛高置单翼九一式战斗机,其组建的两支航空队分别驻守于基隆和高雄。另外还有一批日本大阪兵工厂刚刚完成定型不久的八九式奇咯中型坦克,从目前得到的情报看,驻守于台中一线的日军第三师团利用二十四辆坦克组建了一支特别装甲部队,以应对我军登陆部队中的装甲力量!”

“关于日本作战飞机和坦克的战斗『性』能方面,我们尚且缺乏太多有效情报。根据来之不易的侦查照片,我们请了航空工业和装甲战车方面的专家进行研究分析。总体而言,日军的飞机『性』能是比较落后的,不足为虑的同时我们应该注意到第三师团所装备的24辆坦克,对于轻步兵而言这可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根据我国专家的推断,该坦克全重不超过12吨,越野能力一般。装备武器是一门37毫米火炮以及一挺7.7毫米重机枪,其武器系统比我军的步兵战车强。而防护力究竟有多大,没有详细图纸和技术资料的情况下,专家们不敢妄言。但可以清楚的是,我们的轻型步兵武器肯定是无法撼动的,而这种坦克也并不是我们主战坦克的对手。”

军情局刚刚从国内走向世界不久,即便花大量力气在亚洲范围内布置自己的情报网,尤其是在潜在敌人日本的情报网也是相当弱小的,通过多番努力能够这样一个收获还是相当不错。而军情局战役特派联络官,结合已掌握资料向大会介绍日军在台力量,通过他的介绍可知道三点,那就是日本陆军在台力量强大、空中力量可忽略不计、海军主力动机不明。

“现在的情况显得略微复杂,日本海军主力舰队动机不明的情况下,我军发起登陆作战,一旦日军舰队突入登陆场,以其战列舰、重巡洋舰等装备大口径火炮的舰只发起大规模炮击,而我们的登陆作战又迟迟未得到纵深推进,那我们的登陆部队将会遭受到重大损失。”

庄家明看了看会上的一两百号人,接着说道:“还有一种情况是,我军成功登陆之后,在发起纵深作战的时候,日军舰队突入台湾海峡切断我军后勤补给线,即便不对我军的登陆部队造成严重威胁,也必将影响我们的后勤物资补给畅通,继而影响战斗力的正常发挥。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日军的确是有这个打算!”

“共和国建国阅兵大典上,整个世界知道了共和国的陆军现状、空军实力,日本这样一个学习型国家,他们同样在坦克、航母上屡次向西方学习或者自行实验,自然非常清楚装备了坦克、飞机的人民军会有怎样一个战斗力。让日本陆军战斗力排名靠前的师团前来驻防台湾,还费尽周折运来根本来不及大规模生产的飞机、坦克。”

“如果他们只动用一到两个师团,包括其海军,就说明他们根本不识时务、自高自傲。而他们现在却动用了三个师团,不仅想方设法加强部队战斗力,还让其海军成为我们一个不得不担心的隐患所在。这也就说明,小日本明显是信心不足,害怕他们的飞机坦克不是我们的对手,军舰成为我军战机的移动靶子。也知道我军高度现代化是极其依靠后勤补给的,所以收缩部队窝在大城市和铁路沿线地区坚决防守……”

“面对这样一种情况,各部队、各单位要做好充分准备。不管日军怎想、怎么打,我们管不着,也用不着担忧。反正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庄家明站起身来,拿起一支长长的指挥棒,对着墙壁上悬挂着的台湾地区超大地图说道:“各部队严格按照作战计划执行,尤其是第四集团军,即将面对日军三个加强版的常设师团,你们有信心没有?”

邓拉本听到这问题,嗖的一下站起身来,向总参谋长庄家明敬礼,用浑厚的声音回答道:“报告总参谋长,保证完成任务!”

“第四军的第五师是我军首批机械化部队之一,更是我军响当当的第一机械化步兵师。一个整编集团军还弄不死小日本的三两个师团,那就是笑话了。”

庄家明的话算是给邓拉本敲了一个警钟,都知道明年会是人民军的重大年份,谁也不想到时候改革的第一把刀落下来宰到的却是一个精锐野战集团军。邓拉本也知道庄参谋长的苦心,所以胸脯挺得更高了,要真按邓军长的脾气,机械化步兵师的第五师搭配一个摩托化步兵师足以洗平日军了,何必还要让整个第四军去台湾旅游?还拉着第三军在后面做预备队,要是仗打得真要动用预备队,那即便不被其他集团军笑死,邓拉本以及整个第四军都会觉得无地自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