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四十章 战(三更之一)

第四十章 战(三更之一)

“看到那个提着武士刀的少佐吗?他好像正和士兵们说着什么鸟语。”观察手放大了观察镜的倍数,然后仔细辨认了一下那些赤身且头戴月事布条的日军士兵,说道:“龟儿子,一个个就像被打了鸡血似的,每个人脚下都有一捆手榴弹,正喝酒践行来着。”

观察手没有多言,很快观察了一下小楼上的膏『药』旗子,略微换算之后报道:“距离975米、风向东南、风速每秒1米、气温21摄氏度,建议修正值……”

用不着观察手多说什么,狙击手很快调整了一下瞄准位置,压着扳机的食指慢慢加力,当看到日军军官放下军刀,端起酒杯正要向敢死队员们敬酒的时候,“膨”的一声巨响,强大的反作用力让狙击手整个身子几乎一颤,12.7毫米反器材狙击步枪特有的硝烟口左右顿时冒出一米多长的气浪,高速飞转的弹头几乎是在枪响入耳的瞬间便钻入了那位日本军官的腰部,强大的破坏力立刻让他的身子断成了两截,动脉的鲜血还未喷涌而出,刚才举在空中的酒碗已经哗啦摔破。

清酒混合着热气腾腾鲜血顿时出现在亡命之徒面前,所有的人都做好了去死的准备,但却没有想到还未走出楼房就被吓傻了。不知名的狙击手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枪,竟然能一枪把人打成两截,而且此时的军官虽然已经死透,但脸上刚毅的表情还和举杯之前一模一样,不看他只剩下半截的下体和鲜血横流的地面,没人相信这丫儿已经挂了。

“效果明显,已经被吓傻了一大片,咱们转移吧!”[]大国无疆40

观察手没带半点笑容说道,和狙击手一起很快收拾器材转移阵地,不管对面有没有狙击手,他们也不能在待下去了。不在同一个地点连续开枪,这是狙击手的准则。拥有不止一个阵地以供转移,这也是狙击手的习惯。所以,转移阵地后不久,在距离更远的地方,普通狙击枪够不着的阵地,他们借助大口径反器材步枪却能轻松完成任务,于是乎他们接连『射』杀了日军军官,接连转移阵地。在到死都不知道敌人在哪儿的情况下,这种强力型的狙杀极大的打压了日军的士气。

当路障被降低了高度,达到了坦克的爬升高度之后,进攻部队继续出发了。不过还没等坦克部队准备好好给日本来上几炮,一架海军航空兵的俯冲式轰炸机看上了这栋『插』着日军膏『药』旗的建筑物,于是乎一个俯冲下来重磅炸弹砸穿了楼顶,炸弹跌落到了底楼后,巨大的爆炸立刻让它夷为了平地,弄得坦克连长和侦察连长直摇脑袋,不约而同说道:“真牛啊!”

“八嘎!”

正当几位手持一八式自动步枪的士兵在相互掩护之下,准备进入已经成为废墟的小楼里的时候,幸存的日军士兵却突然站了起来,看到已经接近自己的中国士兵,很明显对方是要抓俘虏。谩骂一声之后,几位日军士兵没有丝毫犹豫,退掉了枪膛里的子弹,端起三八步枪就怒喊着冲向了几位中国士兵。

“砰砰砰……”

几发精准的点『射』很快让准备拼死一战的日军士兵胸前冒出几朵血花,然后轰然倒地,充满着愤怒与悲怆的眼神仿佛是在向几位中国士兵抗议。然而几位侦察连士兵压根儿就没把日军士兵这种行为看在眼里,都要短兵相接了,还要站起身来退掉枪膛里的子弹以免穿透力太强的三八步枪子弹误伤己方,进入小楼之前,最后一名士兵拔出自己腿部的手枪,对着日军士兵一人补上一枪后,将手枪『插』回裤袋,这才向前跟进。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过和日军发生正面刺刀白刃战,如果真要大干一场,除非手里的自动步枪、手枪都成了烧火棍……

清除掉一个接一个的据点,以以往的战术来看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在海军航空兵的倾力帮助下,进攻部队的速度加快了不少。从敌情通报上来看,他们都不约而同遇到了一点棘手的问题,那就是到目前为止没有抓获一个日军俘虏,没有俘虏也就没有获得详细情报的可能。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日军受伤的比健康的还要危险,只要敢靠近,保准儿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所以部队见到的要么是尸体,要么只能是碎肉,伤患日军一律用来补上两枪,让他不再痛苦,也让部队更加安全。

这种“推土机”式的战术效果非常明显,伤亡小、速度快、效率高,唯一不足的就是破坏力太大,部队所过之处基本变成一片废墟。但这种战术的价值就体现在它的速度快,不到十点半,小小的台中港就被拿下了,等候在外海多时的工程兵部队亟不可待的入港,检查港口设施、制定修复方案、搭建临时码头、清除日军沉船等等,在一大批工程作业船的帮助之下,首先搞定的是日军沉在港区内的几艘巡逻艇和破渔船,同时利用预制件搭建入海式临时码头以满足滚装船快速卸货的临时码头也在紧张施工。

此时在鹿港、宛里登陆的第十一师、第二十一师分别完成了任务,尤其是拿下了重要的纵贯线海岸支线的宛里火车站,突击部队成功夺取了纵贯线内线铁路的三义火车站,切断了纵贯线的北来通道。第十一师成功向彰化进军,准备切断纵贯线南线完成对台中地区的第三师团残部包围。

中午一点许,正是各个参战部队短暂进食休息、补充弹『药』和『药』品的时候,真正唱好主角的陆战旅的炮兵营、各参战师的直属炮兵们,日军在中午的几次分散突击都被他们打退。也就在这时候,真正的大牌闪亮登场了。

由滚装船负责运输的第五机械化步兵师,其大部分车辆装备都是直接开上滚装船便可乘船出发,卸载时也由高到低陆续驶出便可,虽然临时码头吞吐量有限,但好在滚装船的运输效率高,其装卸速率更是无法比拟。第五师的全体官兵在下午四点便已经整装待发,把港口留给后勤部队,让他们利用该港口源源不断从厦门等地运来物资补给。

对于只剩下向台湾中部山区逃窜的日军而言,此时人民军已经完成了三面包围,他们要想活下去就必须突围,要么打通纵贯线沿铁路逃走,向离他们最近的第五师团靠近,但围在东北和西南两侧的人民军是两个响当当的摩托化步兵师,在台湾平坦的西海岸地区用一支驮马化的部队和摩托化的部队抗衡是不理智的,此路绝不可走。

于是乎,他们只剩下投降或者向东溃退,投降是万万不行的,回去之后非得被掐死不可,小泉六一是坚决不打算投降的,只有溃退这个办法。毕竟,逃入中部山区尤其是八仙山地区之后,便可暂时躲避整个师团被全歼的风险,甚至可以疯狂一点,一口气跑到花莲港去,那里还有一个独立混成步兵旅团,中国军队要想追击到哪儿去,大日本帝国的海军已经来了。

仗打到现在已经没有多大的悬念,当第五师团的救援部队还没到达竹南的时候,一路上被飞机轰炸得不成样子损失惨重,接到第三师团的决定和本土的最新命令后,第五师团的救援部队返回了新竹加强防守。而人民军陆军第四集团军在台中地区展开后,以逸待劳的第五机步兵师很快体现出了效果,负责为第三师团断后的第六十八(歧阜)步兵联队很快被他们吃得干干净净。

本来第三师团从遭受轰炸开始直到抗登陆战结束转为节节抵抗、有限反击,已经死伤,东拼西凑为第六十八联队补充弹『药』补给后,往东逃窜的小泉六一只剩下不足半个步兵联队,其精锐的名古屋、丰桥、静冈三大联队已经快不成建制,直属的炮兵联队只剩下炮兵没看见炮,工兵联队和辎重兵联队也是损失惨重,骑兵联队就更不用说了。在向第十一师发起反击的战斗中,用骑兵向摩托化师进攻的结果不言而喻,剩下的骑兵都成了辎重兵,负责驼运物资补给,否则他们不可能走到岛那边的花莲。

此时的第三师团算是没有了丝毫日军常设师团的牛气,有的只是怨气和不甘。他们怨恨中国人不宣而战,又是飞机轰炸又是战车突击的,完全没有按照欧洲大战堑壕连成线、炮战数天天的传统战法,其火力之强大实属罕见,往往组织的反击部队根本看不到敌方士兵的样子就已经在其火炮、飞机的遮断打击下半途而废……

不甘的方面也是如此,堂堂一个常设师团竟然败退得如此之快,即便从早上七点算起到下午五点钟第六十八步兵联队被歼灭,整个第三师团几乎可以宣称全军覆没的时间不到十个小时,要是放在欧洲大战期间,这样的精锐师团少说也能在堑壕对峙战中坚持一两周。可事实上,在面对中国军队的钢铁攻势面前,技战术、武器装备、战役思想等等全部落后的第三师团能够坚持十个小时已经够强悍了。

打扫完战场、收拢部队进行短暂休整、接受物资补给、转运伤员等工作很快在参战部队中展开,停在台湾海峡中部的海军医疗船此时已经人满为患,医疗船上的舰载直升机来来回回不知飞了多少趟,把战场上急需手术治疗的重伤员转移到条件完善的医疗船上,然后再用直升机转运回国,或者直接住在医疗船上。

当第四军的军属野战医院完成构建的时候,各师师属医院的压力顿时减轻了很多,激烈的战斗造成了四百多名士兵阵亡、上千名士兵重伤,轻伤的数目也不少。而从初步统计的战果来看,第三师团已经几乎被全歼,在第五师的追击下溃逃部队损失了不少人后还是成功脱身,在交通条件愈加不好的地区用机械化步兵追击溃军效果不大,但总体而言12日凌晨七点许直至下午6点,共计十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在海陆空协同作战之下,以四百人阵亡、两千余人受轻重伤的代价几乎全歼第三师团两万余人,已经翻开了中国反侵略历史上的新一页,同时也书写下共和国军队对外作战的首篇华章![]大国无疆40

“总结起来看,参战部队反应日军作战有三大特点。其一,作战顽强宁死也不愿意投降,武士道精神已经深入骨髓,所以参战部队多次遭受日军的尸体炸弹攻势,装甲力量的损失也正是因为这个方面。其二,日军单兵素质很高,纪律『性』强,其较高的『射』击精确度造成了我们很大的伤亡,幸好三八步枪的杀伤力不是很大,不少伤患会很快痊愈也不会留下后遗症。但我们设想一下,如果日军有着和我们一样的装备,估计我们的损失会更加严重。”

“第三,日军战术执行能力很强,能够抓住每一个反击机会发起有效反击……”庄家明在作战会议上,向到会人员介绍前线部队赶制出来的对日作战心得体会,这对后续部队掌握日军真实情况,更好完成任务大有裨益。

“同样日军也有缺点,首先是灵活应变能力较差,尤其是军事指挥官被狙击手狙杀之后,他们的战役目的和计划一直会执行下去,直至全体阵亡或者完成。其次,武器装备不行,部队的轻重火力、炮兵火力等比较弱,如果不是单兵素质过硬,他们的战斗力究竟有多强还有待商榷。最后,日军物资后勤困难,医『药』、粮食、弹『药』补给等比较困难,不少来到台湾后不适应的日军士兵因缺乏『药』物而身体素质直线下降,士兵受伤之后一般结局就是『自杀』或者让其他士兵帮助结束痛苦。”

“小日本说是亚洲第一强国,要真是这样,咱们快速反应旅直接空降东京得了!”快速反应旅旅长郝林海咧嘴笑呵呵的说道。

“你还真怕老邓把肉都给吃光了,净剩下一些烂骨头?”庄家明看了看郝林海,拿起指挥棒指着墙壁上的地图说道:“第三师团残部已经向东溃逃,我们暂且不去过问他们的动向,小泉六一这个师团长职位还是让他多当些日子。下一阶段,海军陆战队将留在台中地区辅助后勤部队完成物资囤积、铁路抢修、机场建设、后勤维护与保障等工作,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工程部队可以向他们借调部分人手加快机场修建。”

“也就是说,剩下的作战任务全部交给第四集团军。第二十一、第十九摩步师沿纵贯线铁路向南推进,第四军炮兵旅、第五机步师、第十一摩步师等作战主力将向东前进,传说中日军的又一个精锐师团即第五师团,就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郝林海听了一段庄家明的话就猜出了个大概,却又引申出了一个大问题,说道:“那总参谋长,我们快速反应旅就没任务?”

“不是没任务,而是还不是时候!”

“什么时候才是时候?”郝林海有些心急,从教导师过渡到快反旅,该部队一直是陆军中的隐形王牌,他们急需一个战役一次机会证明自己,但从解放战争、现阶段的台湾战争来看,快反旅又快没戏了。

“如果日本『政府』知道堂堂第三师团竟在十个小时不到灭亡,他们会怎么想?尤其是防守于高雄等地的第二师团、台北地区的第五师团,他们又会有何行动?全世界都会很快知道日军第三师团已经没戏,日本『政府』要么让两大师团固守待援等候海军支援,要么就主动出击在野战中击败我军直至赶下大海,也有可能是默认第三师团覆灭事实,重启谈判、交回台湾、撤离部队。”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