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十六章 除旧迎新

第十六章 除旧迎新

“今天,是我们集团回国建设完工,所有项目全部正式投产的第一个春节,是我们成功路上第一个值得庆贺的春节,我相信集团的未来会在各位的团结努力下走向更加辉煌的一天。在此,在这新春佳节即将到来之际,我谨代表亚美集团、中重集团懂事会向全体员工,向所有支持和关心亚美集团发展的朋友,问一声新年好。愿每一个人都能新春大吉、工作顺利、合家欢乐、学习进步。”

作为国内首家超大工业集团,中重集团旗下拥有钢铁、水泥、汽车、运输、电力、工程建设等等数家公司和几十家工厂,光是各级别员工就拥有近6.5万人,当然其中很大一部分人仅仅是作为中重集团的一个劳动力而存在,但不少人也是从简单的体力活走向复杂的技术活,从最低的工资待遇逐步走到了能领取非常优渥的待遇的,所以没人会觉得这几万人中不会出现什么人才。

当然,对自己集团有信心是好事,不过在信心十足之前还必须做好更多的工作才行。

“老『奶』『奶』好,这是给您的新年礼物,望你收下,我代表集团,祝您新年快乐!!祝您全家幸福健康,合家欢乐!!”

拜年会之后,随后的活动就是集团主要各部门领导分成几组,携带不少丰厚的礼物和红包,挨家挨户地去问候,而张宇分到的第一家就是一个困难户,年迈的老妈妈本来就只有一个儿子,国内混『乱』的局势让他家失去了土地,在没有活路的情况下,儿子只好变卖所有的家产带着老妈一起到美国,总算是在亚美落下了脚。儿子本来就在江南造船厂当过些日子学徒,很有点技术功底,所以在美国锻炼些日子后就被安排回到了中国。现在母儿两人分到了一个两居室,日子慢慢过的好了起来。今晚不巧,儿子当班,所以张宇只好给老妈妈带去新春祝福,并留下丰厚的困难户补贴。[]大国无疆16

张宇的问候好像错了,年迈的老『奶』『奶』不仅没有半点高兴的样子,反而流泪不已,这可让张宇慌神了,赶紧问清究竟才知道这老『奶』『奶』一家之前的日子可不是一般化的贫穷,在美国的时候每天能喂饱肚子就要感恩戴德了,没想到儿子的工作一转变竟然给家里带来如此之大的变化,想起前些年春节的寒酸清苦,对比起今日的殷实富裕,已经是非常感动,然而这不懂事的张宇还要带着大包小包的礼物红包来问候一番,这眼泪也就如同黄河溃堤一般,再也收不住了。

终于劝说年迈的老妈妈不要流泪,做点好吃的等着自己的儿子回来享用。“早知道我就该多放几美金的!”嘀咕完,擦拭掉眼角的那丝眼泪,张宇赶紧转换了一下心情,乐呵呵地接着向第二户人家走去。第二户是一个双职工家庭,按照集团的规定那简直就是公司的功臣级别家庭,所以除了礼物备足两份之外,而且还有一个特别礼物。

“各位新年快乐,大家都在包饺子啊,一会儿我能吃点不??”刚敲门进去,就看见三口之家正在围着小桌子包饺子,张宇看着小孩满手都是面粉,甚至白乎乎的脸上都糊上了一点,顿时说道。“这是给你们家的新年礼物,感谢你们家在过去的一年为公司作出的贡献。在此,我代表集团非常感谢你们的不懈支持,这是公司的一点心意,小孩也有份的哦!!”张宇拿出了三个红包,一一递给正在发愣的两夫妻,只有那个小孩子看见红包伸手过来接着。

丈夫只顾着可劲儿地擦手,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一旁的媳『妇』早已惊讶地嘴巴呈形了,什么时候受到过如此好的待遇?俩人都被打开门后所发生的一切所惊呆了,只有小孩拿着红包后笑呵呵的声音回『荡』在屋里,也很快让俩人回味过来,等刚准备说要谢谢的时候,张宇又开口了。

“集团打算开年之后就开办一所学校,孩子可以免费入学。以后就算是出差到美国去,孩子也可以跟着过去,那边也会同时开办学校。小学、中学都会有,免费的,当然还有更多的纪律问题以后你们可以详细地去咨询,我就不打扰你们一家了。”张宇笑呵呵地告别了这一家,轻轻关上门之前补充说道:“厨房里的水已经沸腾了,饺子可以下锅了哦!”

“怎么,只有一个人?”张宇来到了第三家,一个拥有中级技工职称的员工家,不过冷冷清清的氛围让他有点惊讶,当然肯定不会傻兮兮地去破坏这宁静。

“对,总监坐!”一张椅子很快伴随话音放置好。“到美国之前,为我就是孤家寡人一个,这些年跟着集团学了不少本事,也挣了不少钱。但这找媳『妇』的本事儿还真没学过关!”说完,技工很快给张宇添置好一杯酒。桌上的几碟小菜样子非常精致,一看就是从外面餐馆买回来的,酒也是正宗茅台。

“缘分到了自然会有的,咱们集团内不是还有不少的好女子单着吗?”张宇抿一口酒算是做了最好的新年祝贺了,当然也不忘记顺手把红包递了过去。“爱情和事业都很重要,但有些时候感情的东西要靠缘分,光是等待和空努力是不行的,缘分到了自然就有,但事业就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成功。这是对你过去一年来的成就奖励,不就说明了你能力的出『色』吗?只要你愿意耐心等待,总有一个好女孩从茫茫人海中走入你的世界,而那时才真的叫做事业感情双丰收!”

“谢谢总监,来咱再干一杯!在美国那边就没和你碰上几杯,这回让我抓住机会了,可得好好喝一杯才行!”说完,又给张宇满上。“咱们其实都一样,大男人志在四方,你和董事长都还没找媳『妇』呢?咱小人物急个啥呀?对了,总监,有好女孩可得记得我贺某人哦!”

俩人推杯换盏一阵,自己心里还记得有活的张宇很快就打发了剩余的几杯,赶紧奔赴下一个地点,力争在二十四点之前完成所有的任务。

“各位辛苦了!!一会儿夜宵,我请客哦。”回到保安大楼,张宇看见刚刚巡逻回来的一队人,新年的晚上他们仍然在执行巡逻任务,不能不让张宇送上两句鼓励的话。

“你的情况怎么样??大哥!!”看见大哥歪歪斜斜地坐在藤椅上,气儿还喘得有点大。两兄弟挣的钱是不少,可是到现在为止,他们都是住在公司,连已经成为两家集团总裁的张雨生,也只是拥有一户一套一的房子,而住在三楼的张宇更惨,一个卧室一个洗手间就没多余的了,所以每次忙完回来,张宇总爱到大哥的客厅沙发上去躺一躺,而一般这时候,张雨生只能坐在藤椅上,俩人一躺一坐慢慢商量事情。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我系想这句是最能代表我的整个送礼的整个过程。从美国纽约到中国西南柳州,从繁华世界大都会到穷乡僻壤小城镇。艰苦漫长的建设、无休止的加班、不停歇的学习进步,没有一个员工说过我们的过失,无论怎样困难的任务,他们总是加班加点的保质量完成,我们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他们都能为公司的发展壮大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没有华丽的表现词汇,没有丝毫的炫耀,他们仅仅是把一个个细小的零件做的愈加精良,把自己的岗位工作做得更加完美,这就是他们回报我们的最好语言。我真的还能说什么?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我也是差不多!”张宇说着,『揉』捏了几下太阳『穴』,好酒都是后来劲儿,看来自己还真是有点醉意了。“对了,新年拜会你也不打算去问候问候陆荣廷?咱们之间好像连怎么个征税之类的东西都还没谈妥当,要是就这么轻易让咱们溜走了,他的财富梦怎么能得以实现?”

“不知道,反正前些日子我派人去打探过。陆荣廷那人物对那天的事情其实并没有怎么在意,反正我们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咱们辛辛苦苦地建立起这么多的基业出来,自然是不会轻易放手的。他完全有足够的能耐握住咱们这条命脉,慢慢地玩死我们!”

对于目前的处境两人各自心中自然清楚得很,与陆荣廷决裂肯定是必然的,不过没想到竟然会怎么快,没人会怪罪自己当初的一时年轻气盛,但既然是必然的决裂,也不能再理会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注重现在、把握将来才是正途。

“咱们的计划很有必要公开化了!”凝望天花板一阵子之后,歪斜着躺在藤椅上的张雨生首先发言了。“集团里绝大部分老员工都知道咱们回来的目的所在,而我们自身也随着时间的累积开始具备更强的实力,只要处置得当咱们有能力快速有效地拿下广西这块地盘。毕竟横穿广西的铁路和公路都已经修通,咱们在整个广西的群众影响力也是巨大的。”

“你的意思是要开始着手准备和陆荣廷的正式决裂或者说冲突?那需要准备的不会涉及太广的范围吧!和他这么一个军事主义者对抗,最多也就是互相掐架而已,谁要是先挂谁就是输家,你弄那么复杂是不是还有其他什么想法!”张宇听出了大哥话外音,对于和一群刚刚放下大刀端起单发步枪的前清军队,张宇有十足的信心收拾他们,但其他方面可就不好说了。

“咱哥俩是好不容易穿越一把,就这么活生生地被一群封建官僚军阀给压制住了,还对得起这么一个穿越身份吗?反正我是准备要开始建党了,政党必须有而且要尽快有。“张雨生结尾的语气显得非常的坚决。“总之,咱们不能枉费这一趟,总不能眼看一幕幕历史惨剧再次重演,而且是当着咱们的面儿上演。”[]大国无疆16

从艰苦的美国创业,经历了多少的汗水浇灌才让让心底的梦想滋生出那一点点嫩绿,已经走到这一步的俩人已经不可能再有回头的机会,需要做出的抉择也就是什么时候扩大化俩人的梦想,而不是纠结在其他的问题之上。

“政党、军队、群众,三者之间的关系必须建立起来,并且要有足够的互相依存、持久健康发展的关系,而这其中最直接的联系莫过于利益,民族利益这范围太大,对个人而言没那个能耐承担如此重大的责任,小小的肩膀是扛不起民族大业的重任。咱们只能作为引导着,用实际利益与未来利益做引子,逐步让所有的人团结其起来,最终团体扩大化,直至扩大到整个民族整个国家!”

“利益的形成莫非就是两种,第一就是以工业带动整个社会的经济进步,惠及更多人的利益才能形成整体利益,经济利益的互绑才是有效的。而后就是以整体利益带动团体意识的进步,进而形成整体大众意识、大众利益、政治利益的绝对无缝连接。国家不过就是一群利益团体的共同集结而已,无论是一党专制还是多党合作制,都是不同利益团体为了谋求更大利益且同时兼顾一定的共同利益而已。总之,咱们可以建立出一个政党,控制好军事力量和工业力量,逐步带动社会其他利益的整体进步,真正做到了和人民大众的利益互溶,一切都不将是困难!”

张宇的补充得到了大哥的点头赏识,又是一阵各自的思考之后,张雨生又先开口说道:“那就那么干!你好好弄军事方面的,而我则放心大胆的做该做的。正式上工之后,我就尽快召集集团各部门主要领导人、各岗位优秀员工、社会上有一定影响力的人等等,和他们交换意见之后,咱们再确立下一步的具体措施。另外,集团的直属小学我打算不仅免费对所有与员工子女开放,面向全社会开放更能促进全民素质的共同进步,尤其是教育主体本来就是青少年一代。”

“呵呵,你还说得够直接的。没多少文化功底的这一代人,就算是拼了老命估计也没那份儿蹦成科学家之类的,科学事业还是得依靠这会儿的青少年一代的,咱们完全有那个必要将教育的制度更加细化,这样才能快速有效的提升咱们中国尤其是西南地区的教育水平,乃至未来的科技与工业水平!”

俩人不断交换意见,总之天南海北的各种问题都拿出来讨论一番,在这临近1914年的时刻,俩人依旧讨论个不停,直到墙上的机械挂钟叮铃铃地报出整点时刻,抬头才看见三根针在“12”那个数字下方重叠了,不知不觉之间俩人迎来了穿越之后的第四个年头。

“四年了,咱就好像是在这儿读了研究生一样,就像是换了一个地方就业一样,就像是换了一个生活方式继续生命一样。。。。”

“别感叹了,我叫了部分保安队员喝酒吃夜宵,你要去吗?”说完,张宇就站起身整理整理衣服就要准备去赴约了。“当然,你还可以趁机说说怎么个扩编保安队?军队的事情,咱俩还是得和众人一起谈谈才为妙!”相视一笑,张雨生只好拿出自己珍藏的好酒和从美国那边带回来的一瓶红酒,跟着张宇就出去了。

“各位都是跟着集团多年的老人了,也都是明白人。咱们也就不说废话,今天这除夕夜咱们能一起过也算是上辈子的缘分,先为我们能有缘解释一场、共同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工作干杯!”

昏暗的灯光下,保安巡逻队的休息房内传来阵阵酒香,伴随着一阵阵热食的喷香味儿,顿时让房间内的氛围欢庆了许多,节日的气氛难得地涌进了一直以来保持高度戒备的保安室内。

“大伙肯定也知道,要想在这混『乱』的年代实现咱们的复兴大业,没点能耐那是不行的。枪杆子里才能出政权,更何况咱们现在才两百来条枪,这点实力是远远不够实际需要的。”张雨生红彤着脸颊,酒气十足地替十几个保安队员一满上酒杯,能在这春节十分坚持岗位的也都是责任心十足的老队员们,一圈酒喝下来,大伙都是群情激昂的很。

“董事长,就冲你这句话,咱们就再该干一杯!我瘦皮猴跟着集团混之后,就从来没想过这条命还会是自己的。要不是有你们,有集团的帮助和撑腰,我估计早就惨死街头了。能活到今日这般痛快,倒先得感谢董事长和总监,我敬二位一杯!”

又是一杯酒下肚,这脸上火辣辣的感觉更加猛烈了,无数的蚂蚁仿佛在肚子里猛烈的撕咬,那感觉犹如火烧。“这酒就不能再喝了,什么东西都得有个度才行。喝过了就对身体有坏处了,咱还是吃点菜再聊!”说完,张宇第一个提起筷子夹起一块鸡肉开吃起来。

酒足饭饱之后,众人打着饱嗝才开始说起正题来。“董事长,这您制定的计划都实施到这一步来了,其他方面都取得不少的成就了,咱们这军事方面的可得加把劲儿了哦!”唐仁辉最先剔牙完毕,开口说话。

“恩,反正你们就等着带兵就是了,至于什么时候有多少人,还是问问你们的司令张宇吧!我反正就只能提醒你们多注意不断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做一个有学问的人。”张雨生说完就翘起二郎腿不开腔了,众人也跟着有模有样地学起来,大伙都一个劲儿的盯着张宇。

“我脸上可没剩下什么肉丝儿啊!那个董事长讲的话,那就是命令!他说咱们要扩编就得扩编,该开战就开战,这该换新装那就得换新装备!”张宇一阵揶揄之后,才回到正题上。“反正,以后的路会越走越困难,同志们必须要有足够的心里准备才行。或许新中国成立的时候,咱们大伙已经不能再像现在这么把酒言欢共庆祝春节,但这奋斗的路上,有了你,有了我!成功,那是必然的。”

“司令的意思就是咱们要正式建军了?”一旁不怎么开腔说话的庄家明也冒了这么一嘴。

“等着吧,冬天都要过了,春天还会远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