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四十二章 炮击

第四十二章 炮击

清晨的『露』水还在草枝上晶莹剔透,薄薄的晨雾笼罩在乡间的稻田上空。沙沙的行军声由远至近传来,整齐富有节奏的韵律透出这队军队的训练有素,安静的田野里只剩下大头鞋而后沙路的摩擦声,偶尔的穿『插』着水壶、弹『药』盒等的碰撞声,那是特殊的腔调……

山坡树丛里,一堆绿草以极低的速度晃动了一下,不一会儿还传出了三声“呱呱呱”,声音咋一听上去就和青蛙的鸣叫没啥两样,但有经验的老农一定会听出来,这青蛙要么喉咙出『毛』病了,要么就不是青蛙的叫声。不过,正处于行军状态的一个小队日军而言,呱呱声已经不再是青蛙的叫声,而是他们肚子饿得不行而发出的哭叫。

12日开战当日,在台日军的大部分军需物资仓库就在轰炸中焚于一旦,从高空看去曾今的仓库如今已经一片狼藉,偶尔能够看到的超级大黑坑,那一定就是军火库被轰炸之后产生的大爆炸。总之,目前在台的日军第二师团、第五师团,其现有物资仅能够支撑起三天的生活或者一场他们眼中的中小规模战争,但可惜的是战争进行得速度飞快,从开战至现在,不光第三师团玉碎归西,台湾西部大部分土地也已经失去,第五师团和第二师团的联系被拦腰切断,于是乎两个精锐常设师团陷入了各自为战且饥饿难耐的境地。

所以,为了满足前线部队的需求,不少后方部队的粮食供应被严格限制。这才有了远距离渗透日军防线的侦察兵们,看到的都是一群没精打采的巡逻兵。

“空军的兄弟干活也忒带劲儿了,搞得人家走路都快没气儿了。不过看那还行的行军队伍,这第五师团的精锐之名也不是吹的!”满脸油彩的侦察兵吐掉了嘴里的草根后,看着远去的日军巡逻兵们说道:“谁叫他们没事儿到咱们中国的国土上溜达,饿死了活该!”[]大国无疆42

说完,检查整理了一下测绘完的图纸,没被『露』水打湿也没被压皱,满意的冲不远处的搭档竖起了大拇指,再仔细查看了一下周边环境之后,确认了安全这才悉悉索索的站了起来,一路上连续躲过了好几批日军巡逻队,然后穿过了封锁线,这才回到了自己部队向上级汇报侦查情况。

12日夜,中日双方军队没有爆发大规模的战事,在通霄、三义的第十一师所属战线,由于第五师团救援第三师团部队中途被勒令转至新竹驻防,而且把两战线之间的日军部队全部集中后撤,两军之间立刻形成了将近五十公里的真空地带。但区区五十公里的距离,对于已经在13日凌晨便与十一师汇合的第五机械化步兵师而言,考虑到不理想的交通条件以及日军后撤时候对公路、铁路的破坏,两个小时之内是绝对能够抵达新竹的。

事实上对于第五师的侦察营而言,他们是用了两个小时,不过这两个小时还包括向敌方派出渗透侦查力量的时间,还未到日上三竿,侦查结果就出来了。代替第十一师进攻的第五师很快制定出了作战计划,后者经过高强度的登陆战后暂时转为预备队,并临时担负为第五师保障后勤运输的工作。

新竹作为日本殖民侵入台湾的一个重要据点,在1920年合新竹、桃园为新竹州,后改为新竹市。新竹市北半部位于头前溪、凤山溪、客雅溪冲击而成的新竹平原上,该平原最大宽度十七公里左右,南北最大宽度不足八公里,地势平缓的它成了很重要的农业生产区,当然也成为机械化部队作战的天堂。

日军防守新竹非常困难,除了过于开阔平坦的地形之外,还有就是对驻防于此的日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滨田联队而言,物资匮乏、时间太短。首先,没有足够时间根本修葺不出强大的防御工事,以往修建的抗登陆设施几乎是毫无作用,疯狂修建出来的野战工事,能不能扛得住中国军队的狂轰滥炸,没人知道。其次,物资匮乏直接造成了人没有富足的吃喝、武器没有足够的弹『药』供应,日本军人可以不吃不喝,但枪械没有了吃喝,那就和烧火棍没啥区别。

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如果以轰炸为战争开始标志,那么从开战以来日本三大师团基本是在各自为战,而事实上真正与中国陆军面对面交战过的、知道其实力的,却只有已经覆灭的第三师团。也就是说第二和第五师团是知道了中国空中力量的强大,但还没有认识到中国陆军的无敌。也正是因为对对方的不熟悉、不了解,又出于新竹重要的战略地位,所以第五师团是不得不派出一个精锐联队驻守于此。其用意无非两点,第一就是如果该联队成功抵住了中国陆军的进攻,那证明第五师团足以战胜登陆敌人。另外就是该联队玉碎,不仅可以让第五师团了解到中国陆军的实力,也能为其大部队防御台北、基隆等地区赢得时间……

俯瞰整个新竹平原,扼守新竹市的重要战略要地莫过于十八尖山。该山因由十八个浅山头连绵于丘陵地带而得名,最高点在介寿亭附近,标高128.9公尺,由十八尖山山顶远眺,西北向可望见新竹市区街道景『色』,右边是头前、凤山二溪,正前方是台湾海峡,也可向东南面瞭望大霸尖山、清泉五指山群峰与竹东方向流贯而来的头前溪,视野极佳。

十八尖山地区如今已经成为一个公园,公园呈新月形,蜿蜒三四公里恰好环抱了新竹市的东、南郊区。另外,森林公园面积40万坪,规模宏大。在清代十八尖山因山势翠郁、层峰连绵、宛如屏风,故被订为学宫之案山。日本侵占台湾后,以官民合作方式将新竹东方的十八尖山辟建为游览公园,即十八尖山森林公园。

在广阔的新竹平原上要防守作战,自然不能脱离利用十八尖山的地理优势,但最高峰也不到130米,这样的山头充其量最多堪当一次小规模的阻击战,没有太大的地理优势可供日军利用。然而日军就是在这样一个不是很有利的地形上发挥出了他们单兵素质水平,从第五师侦察兵的侦查结果来看,十八尖山地区俨然已经被日军建设成了很具规模的防御战线,一条条堑壕、一座座沙袋碉堡、一道道鸿沟……面对这样的防守架势,如果以单纯的步兵进攻,即炮兵火力打击与掩护、步兵协同进攻等方式作战,伤亡不容乐观。

但是,战争的发展是伴随着人类文明而发展的,有时候它的存在反而能够引领文明的进步,这也是战争充满了魅力的原因,充斥着血腥与杀戮的祸源。

年11月13日12时23分,中国陆军首支与外军交战的机械化步兵师登台亮相,不过亮相的标志是以炮兵集群火力打击的方式开始。该师拥有中、大口径火炮全部参与了对日军十八尖山阵地的炮击,自行迫榴炮、自行加榴炮等等在23分那一刻开始直至13时34分结束,抛开了日军炮兵的炮兵大战时间,剩余的一个小时的时间也里足够让该师向日军阵地发『射』上万发炮弹,而在这过程中,对日军而言就是度日如年了。

毫米榴弹炮!”

日军军曹的呐喊声还未结束,硝烟弥漫的阵地上立刻传出了一声剧烈的爆炸声,沙袋、原木、碎石、尸体等等随着剧烈的爆炸同时飞上了天,而军曹的呐喊声也在炮击声中颤栗。没有多少士兵能够听清他的提醒,在他们看来,中国人不是疯了就是有钱得疯了,大口径的榴弹炮就像是不要钱一样『乱』炸,很少是单颗炮弹落地,往往是铺天盖地的大口径榴弹炮落在阵地上,那感觉就如同大地震一般。

毫米榴弹炮…”

军曹的素质非常高,在欧洲战场上历练过的他能够从炮弹的飞行声音中就能辨别炮弹的口径和种类,这种技术可不是常人能有的,往往具备这种素质的人都是在战场上挨炸经历丰富的人,这位名叫羽田的军曹就有这能力,不断报出炮弹的种类与口径,通过有线电话报告给后方的指挥官,但很多时候他说话的声音基本都被爆炸声所覆盖。

“嗡…嗡…”,梦里的爆炸声之后,在防炮洞里的几个士兵耳朵里基本都是这种声音,还没等他们仰起脖子抖动一下身上的碎石,又是一群炮弹狠狠的撞在了阵地上,顿时“扑~扑”的泥土滑落声音传来,用原木支撑的防炮洞摇晃个不停,仿佛随时都要发生坍塌,哗啦啦掉落下来的石块、泥土,叮叮咚咚的砸在钢盔帽子上,这样反反复复一次持续很久,不少士兵几乎快要疯掉。

“小原次郎,振作点!”一位日军士兵重新带好自己几乎要被碎石块砸烂的头盔,看到身旁满脸惊恐、拳头捏得死死的,紧张得汗水不停滴落的小原次郎,赶紧冲着他的耳边大声喊道:“就快过去了,挺住,一定要挺住!”

小原次郎听到战友的提醒,在剧烈轰炸中已经快要疯掉的他只知道机械式的点点头,豆大的汗珠一颗颗接连跌落,双手颤抖不停,一阵恍惚之后赶紧死死的捏住三八步枪,心里的害怕与惶恐溢于言表。

看到小原次郎稍稍稳定一下,石原井咧了咧干裂的嘴唇,重新整理了一下头盔之后,正准备换个蹲姿的时候,一声巨响在不远响起,强大的气浪几乎把靠近堑壕不远的他掀翻在地,用于躲避的防炮洞摇晃得非常厉害,背靠的那个原木就快倒下……意外就在石原转个身去扶正木桩的时候发生了,受不了猛烈轰炸的小原次郎突然发疯了,佝偻着身子,端起三八步枪就冲了出去,硝烟弥漫之中不断高喊着“妈妈咪呀……”[]大国无疆42

“八嘎,八嘎!!”

石原井非常想冲出去把小原次郎拉回来,就在他探出头去准备唤醒小原次郎的时候,一颗榴弹炮不好不坏正落在了离石原井不远的堑壕中,而疯了的小原次郎根本不知道背后的危险,因为在那一刻他的身子已经被撕裂成了几块,而石原井也非常不幸,支撑防炮洞的原木轰然倒了下来,重重的泥土和木头一下子压在了他的身上,而刚才和自己同蹲一个洞也差不多处于崩溃边沿的三个士兵被活活埋在了土堆里,而他也在一阵阵的炮击冲击波中,在沉重的覆盖物重压下停止了呼吸。

“联队长,中国军队的炮击太猛烈了,这样下去,我们将会是首支被敌军用炮击给活活歼灭的整编联队啊!”

参谋长向滨田联队联队长报告阵地上的情况,猛烈的炮击之下除了带来前所未有的巨大伤亡之外,更主要的是不少士兵的心态发生了动摇,承受不了压力而疯掉的大有人在,而疯狂『乱』窜的他们最终结局自然是在炮击中永生,躲在堑壕里、防炮洞里的也不好过,大口径榴弹炮轰击下不被活活震死就是活埋……

“趴下!”

联队长没来得及回话,天空中就传来一阵呜呜尖叫,赶紧招呼自己的参谋们趴下,话音刚落一群炮弹便从天而降,将不少反应慢的人活活撕成碎肉,躲在修葺完好的防炮洞里的人也鼻子流血,耳朵边上的嗡鸣声也响个不停。

摇了摇身上的泥土,中村俊慢慢站了起来,设置在大型防炮洞里的指挥部此时已经一片狼藉,跌落下来的断木头把刚才还好好的桌子拦腰敲断,地上到处都是抖落下来的泥土和碎石块,几个参谋至此还撅起屁股趴在地上,见此场景,中村俊走过去就是一人一脚。

“八嘎,快站起来!”中村俊,挥舞了一下手里的武士刀,愤怒的看着那些有失帝国军人尊严的参谋。

“立刻给师团长发报,我军遭受空前火炮打击,损失惨重……”中村俊立刻给参谋长发布命令,同时看了看已经快成废纸的作战地图,指了指一些阵地,说道:“立刻派人前去联系,被切断联系的部队要尽快恢复通讯。”

“嗨!”接到命令,参谋长立刻分派人手去执行。而后,很快找来一张备用地图放在弹『药』箱上,为中村俊提供指挥便利,并说道:“联队长,我们不知道对中国军队的军事体制、军事装备,特高科的人是该死的。但目前我们的困难是,和中国军队展开炮战不久我军火炮就几乎全部损失,而敌军的炮击却凶猛无比……”

“确实如此,看来我们都低估中国人了!”中村俊知道中国是发明火『药』的祖宗,但近代以来中国懦弱的表现的的确确和今天的表演差距太大,能把古老的火『药』进化成如今的现代化热兵器,中村俊心里唯一剩下的想法不再是去恭维中国人的造诣,而是担心自己和部队的命运。

“立刻让前沿部队增派观察哨,严防炮击之后敌军发起突然进攻。另外预备队做好战斗准备,准备随时增援前线部队作战!”中村俊趴在弹『药』箱上,在轰隆隆的炮声和不断的摇晃中,仔细看了一下地图之后,再次命令道:“通知前沿部队,必要时刻可以放弃一定防线,放中国人进来,让我军与之搅在一起,让他们的炮火优势无从发挥,发挥我军的近战优势。”

“嗨,联队长英明!”

参谋长狠狠的点了一下头后,一个敬礼之后立刻转身前去执行命令。留下中村俊一人在地图面前深思,地处于后方的联队指挥部很少遭受炮击,零星落下来的炮弹并未对中村俊的思考产生影响,反而让这位嗜血的屠夫更加疯狂。

正如中村俊的设想和安排,日军在十八尖山各个防御阵地至少被第五师的火炮犁了一遍,花费巨大精力和人力修筑的工事群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焦土,少了零件的尸体和燃烧着的木棒交相辉映,坍塌的堑壕混杂着破碎的沙袋混『乱』不已,士兵们恍惚地从地里爬起来,泥土和硝烟让军装难看至极,更可悲的是不少人都目光呆滞不知所措。

“构筑阵地,构筑阵地!”军官们已经顾不上清点被活埋了多少士兵,同样是人肉做的军官们也死伤惨重,为了避免更大的伤亡,此时最要紧的就是修复工事,应对中国人的进攻。

在军官们的拳打脚踢和谩骂之下,不少已经近乎失神的士兵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寻找工具修葺阵地。而就在他们正在零星的炮击中忙碌于工事修复的时候,天空中传来了令人心寒的呜呜声。第五师的炮兵前沿观察员看不透浓浓的硝烟,但远远的就听到日军在叮叮当当的修复工事,那铁锹撞到弹片上的脆响声足以证明日军还有不少活口,于是乎他再次呼叫了火力急袭。

“隐蔽,隐蔽!”

用不着军官们的招呼,士兵们已经在听到炮弹的破空声中坚决的趴下,没有足够的时间回到防炮洞,他们能做的就是赶紧趴下。但趴下就能避免灾祸吗?杀伤力惊人的榴弹炮根本不管它爆炸的百米范围之内是否有活物,巨大的冲击波和四处飞『射』的弹片是无情的死神镰刀,它们不会顾及前方会有什么阻碍,都会带着巨大的能量飞奔而去直至停止,鬼才知道它们撞上了肉体还是大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