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四十三章 时间问题

第四十三章 时间问题

:今日看了书评区的评论,真的很感激各位兄弟的支持,一路走来,始终有你们的陪伴,大国之路,一定会走下去的。

“对十八尖山的争夺战关系到新竹地区的控制权,谁能占据这广阔新竹平原上的唯一有利地形,谁就能借地理优势而掌握战略主动……”中村俊一开始对十八尖山进行防务考察的时候是这样说的,但现在他的心里却不这么想。

“没有火力优势,没有后勤补给和兵员补充,守住战略要地反而会受困于山地。”

从13日中午开始的炮击中,中村俊连续躲过了好几次惊险,但依旧沉思于地图面前,不断根据前线汇报来的情况加以分析并发布各种命令,他心里的想法验证了现实中的事实,第五师团精锐的第二十一滨田联队已经被中国人的炮火所牢牢压制和打击,以前郁郁葱葱的森林公园如今已经化为一片焦土。

早知道这样,中村俊就应该放中国人进入新竹市市区内,利用复杂的建筑物和交错的敌我战线抵消中国人的炮火优势,发挥日军的近战优势,可现在想撤也撤不成了。中村俊再看了看布防图,转过头去看了看挂在墙上的一个硕大“武”字,血脉里的熊熊战火彻底燃烧起来。[]大国无疆43

后方的中村俊还未做出更为积极有效的应对措施之时,第五师对十八尖山的地面进攻已经开始,日军本以为炮击之后中国的飞机会来下蛋,没等到飞机却等来了轰隆隆开进的步战车和主战坦克。还在日军『射』程之外,步战车上的大口径机炮和坦克上的重机枪等就开始对日军防线进行扫『射』,普通的沙袋和堑壕根本抵挡不住威力巨大的机炮炮弹和大口径机枪子弹的蹂躏,躲在战壕里的日军士兵即便不抬头也能感受到对方火力的强大,因为一袋袋沙袋已经被打穿,哗啦啦的泥土和细沙正一个劲儿的滑落在他们的身上或者战壕里。

“啾~啾~”一个长点『射』打在战壕边沿,弹头飞速撞击于坑面溅起一串串细沙,躲在战壕里的日军士兵就根本敢抬头了,只要一『露』头保准整个脑袋都会被削掉。而另一边却是坦克在前掩护『射』击,步战车跟随行进充当坦克侧翼掩护,而步战车运载的士兵们早已离开战车跟随进攻,有坦克和步战车的钢铁堡垒充当掩护,日军任何轻重机枪的反击都可以让他们躲过。

当第五师进攻部队离日军第一道防线不足两百米的时候,躲在战壕里的日军再也不能继续躲下去了,否则等候他们的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在挥舞着武士刀神情狰狞的军官指挥下,一个个士兵纷纷『露』出了脑袋,架起了三八步枪,很久没有发言的歪把子轻机枪也开始在机枪手的『操』控下开始『射』击,要抓住一切机会向山坡下的中国军队『射』击。

“『射』击!!”

鼻子下长了一撮黑『毛』的军官站起身来,抽出武士刀向山坡下的第五师挥去,口里的命令很快传至士兵的耳朵,三八步枪特有的枪声很快混杂着轻重机枪的连续『射』击声响彻一片,而山坡下的坦克、步战车身上立刻多了不少的小白点,当然还是四处飞溅的火星,看上去日军的枪械类武器根本对装甲兵器不起作用,完全没有阻碍进攻的锋芒。

日军的火力打击还未持续十秒,负责进攻一个小山山坡的坦克自己停在了离山脚还有不少距离的地方,然而在日军的噼噼啪啪的子弹敲击下,旋转了炮塔渐渐昂起了炮口,接着就是“膨”的一声,105毫米线膛跑炮口一阵青烟后,坦克自身微微一沉,山头上刚才还亮出武士刀命令进攻的军官以及他身旁的重机枪阵地顿时就被榴弹打成了稀巴烂,而后坦克接着向另一个喷冒着火舌的日军火力点发『射』炮弹,坦克炮权当有效直『射』火炮使用了。

“哒哒哒…”坦克的同轴机枪和高『射』机枪也很快响起,伴随着一阵阵破空声,正趴在坑道上打一发子弹拉一次枪栓的日军士兵赶紧低下了头,接着就是一个长点『射』打在了刚才他们『露』头的地方,如果不低头趴下,估计已经好几个人的脑袋成为两截。趁点『射』刚过,他们立刻抬起身来,接着瞄准、『射』击,然后就是给装甲车们擦出大片火星……

第五师这种山地进攻战术看上去非常呆板没有创意,凭借着装甲力量的优势和火力强大的好处,直接对十八尖山各个日军阵地采取强势进攻,根本不分主攻和佯攻,针对前沿的日军阵地采取的进攻力度几乎不分伯仲,即便是这样日军的步兵联队也是吃不消的。

没有反坦克武器、没有火炮支援,日军滨田联队打得非常吃力。看着中国军队在自己阵地前一字排开,活生生的一个个大靶子,但日军的步枪、轻重机枪就是无可奈何,反而被对方的车载武器打得死伤惨重,被压制得头都不敢抬起来,何从谈起打击那些接下来向山坡上日军进攻而来的步兵们?

在步兵战车机炮、坦克高『射』机枪和火炮、各级部队直属火炮等强大火力支援之下,抵达攻击出发位置的机步士兵们下车之后开始组织以班为单位的进攻。士兵们手持一八式自动步枪,在火力掩护之下,沿敌军防御火力间隙不断向前运动突击,一路上士兵们的跃进、匍匐等动作,单膝跪地点『射』、短点『射』等『射』击动作,交替掩护、轮次向前……

一连串的进攻动作看得日军是眼花缭『乱』,任凭自己的『射』击技术再高,在担心对方重火力打击之下还要对这些蹦蹦跳跳、身形不定的中国士兵们『射』击,对日军士兵们而言真的是个严峻的考验。不少以往十拿九稳的『射』击高手,在连续浪费了好几次宝贵的『射』击机会之后,终于知道精锐的第三师团为什么会败个精光,敌人不光武器装备领先,连单兵素质都是远远超过日军,后来他们才知道,原来军人也可以是职业化的,并且把当兵当成职业的军人又是多么的可怕。

眼看着阻挡不住进攻,抬起身来就会被山下的各种火力所覆盖,更致命的是那些进攻步兵们,一个跃进中的突然跪姿点『射』、一发急速『射』击的枪榴弹、一枚延时三秒后的破片式手榴弹等等,这些都是造成日军前沿阵地伤亡极其惨重的原因,更为致命的是没人敢去动轻重机枪,否则一颗颗致命的子弹将会飞奔而来,往往命中的不是眉心就是左胸。

“后撤,后撤!”明知道守不住阵地的日军,在未被狙击手爆头还幸运活着的军官们命令下,很快沿着交通壕向山顶最后一道防线撤退,这一撤退倒不要紧,不过后背却『露』给了进攻的中国士兵们。不少第五师士兵们立刻抓住了机会,也不做什么花样繁多的躲避动作了,把一八式自动步枪调成连续『射』击,机枪手们也不趴在地上『射』击,抱起机枪跟着兄弟们一起向山头上猛冲,一串串弹壳飞跳开来,一颗颗夺命的弹头向日军猛追而去。

然而,这时候日军的狡诈立刻体现出来了。趁中国士兵们还未控制住山头阵地,一个命令立刻让后撤的部队前锋变后尾、尾部变主攻,严格的军事训练和苛刻的纪律意识是日军精锐步兵联队的主要特『色』,他们主动后撤的目的就在于放中国士兵们进来,让山坡下不能冲上山头的装甲力量优势彻底失去,短兵相接之间双方很快倾泻完自己手里武器剩余弹『药』,尤其是中国这边,不少士兵根本来不及更换自动步枪弹夹,经常在训练中玩这一套的日军士兵几乎就要冲到跟前,而且一边走一边退子弹,传说中的白刃战世界之王就要发威了。

“杀给给!”

日军负责前沿阵地的士兵穷凶极恶的表情配上不断波动的罗圈儿腿,端着长长的三八步枪从坡面反冲锋回来,咬牙切齿的表情似乎在向这边的中国士兵们说他们是近战的王者,会让中国人领教到他们的厉害,然而…

“妈的!”

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国骂一出口的同时一个打空自动步枪弹夹子弹的士兵,直接把自动步枪扔在了一旁,拔出自己的手枪冲着快要到跟前的日军士兵就是砰砰两枪,刚才还士气高涨不可阻挡的日军士兵,很快就颓然的倒了下去,双眼暴『露』、胸前正流血潺潺。其他士兵也纷纷反应过来,放弃了自动步枪,拔出了自己的手枪连续『射』击,本打算三人成组发挥日军白刃战优势的日军彻底被打蒙了,中国士兵竟然是一人一把手枪?

“砰…砰…砰…”[]大国无疆43

『射』击训练中百分之三十时间用在手枪『射』击的士兵们,非常喜欢这时候的『射』击。一队队发起反击的日军士兵竟然主动退掉枪里的子弹和自己准备白刃作战,中国陆军士兵们的训练中的确有格斗训练和白刃战训练,但军官们教导的第一信条就是相信手里的枪支,于是乎自动步枪用不上的时候,配备到每一个单兵的手枪发挥了巨大的优势,而且一八式手枪弹容十五发,情急之下加上日军那凶残的表情,不少士兵都是习惯『性』的对一个敌人扣两下扳机,两颗子弹同时『射』入体内的感觉可不是日本天照大神能够庇护得了的,威力本来就强悍的一八式手枪同时赠予日军士兵身体两颗子弹,当场毙命在所难免。

“老王头,机枪!!”班长连续干掉了四个日军之后,趁自己身边没有敌人,赶紧更换了自动步枪弹夹,还一边向正拿着手枪打得欢畅的机枪手吼道。

听到招呼,绰号老王头只不过长得有点招人待见的小伙子赶紧清空了面前的敌人,。接着日军残存的坑道,将一八式班用轻机枪的三脚架架在坑道边沿,熟练的换上一个新弹夹之后,立刻对着不断涌来的日军倾泻出了一串火热的子弹。

而就在这时候,连里的迫击炮支援也适时抵达,对日军进行了遮断式的打击,一枚枚迫击炮弹掀翻了不少急着拼刺刀的日军,而腾出手来的士兵们赶紧给自动步枪换上了弹夹,然后利用日军的阵地,向反冲锋的日军倾泻一幕幕弹雨。

“手榴弹!”一串连续火力打击之后,靠近士兵们的日军已经不多,而从山上正源源不断冲下来更多的日军,各个步兵班班长果断下令拿出手榴弹,通通延时三秒后这才扔了出去。扔完手榴弹,不管枪里还有没有子弹,全部更换了一个装满子弹的新弹夹后,趁着日军向下猛冲山顶日军轻重火力不敢开火的机会,士兵们越出战壕向上冲去。冲锋枪、自动步枪、班用轻机枪等清一『色』的自动火力打得日军抱头鼠窜……

日军根本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之下,中国军队竟然能统一协调的发动强势冲锋以应对日军的向下攻势,还没等各个火力点的人反应过来,坡度并不怎么陡峭、海拔也并不怎么高的山脊上很快出现了中国士兵们的身影,一个个端着自动步枪冲进日军战壕里就是一连串的『射』击,不少帝国士兵还没来得及用三八步枪『射』出一发子弹就被打成了筛子,一个个中国士兵像是杀疯了眼一样,相互之间互相『射』击或者更换弹夹,始终保持着不间断的火力打击。

眼看着一个中国士兵跳进了战壕,转过身来立刻发现了一脸惊恐的坂田,幸运的是那位中国士兵扣了扣扳机却不见子弹『射』出,明显是没有了子弹了,他立刻严格依照步兵『操』典退掉了三八步枪里的子弹,八嘎一声叫喊便要向中国士兵刺去,这一招他是志在必得。

“『操』你娘的!”那位士兵嘴里冒出了一句坂田听不懂的话,然后一个后撤步转身瞬间躲掉了坂田的突刺,坂田立刻靠近一步准备借势挥舞自己的枪托砸在敌人的脑袋上,但机会只有一次,那位中国士兵一个低身躲过了坂田的必杀计策,并在低身的瞬间拔出了腿部手枪套里的手枪,在坂田还想再用枪托敲回来攻击中国士兵正面的时候,他的后背突然冒起一丝凉意…

“砰”的一声,那位中国士兵手里的一八手枪冒出了一颗滚烫的子弹蹿进了坂田的肋部,高速自转飞行的弹头撕裂了他的衣服、皮肤,打断了一根肋骨后钻进了他的心脏,将心搅得稀烂之后动能不减还钻进了右胸的肺部,最后卡在了右侧身体的一根肋骨上,而事实上中国陆军里士兵们手枪『射』击的传统根本不是单发『射』击,往往都是冲目标连续扣动两下扳机,因此『射』入坂田体内的不止一颗弹头,另一颗几乎是沿着前一颗子弹的毁灭轨迹前进,但坂田已经没有知觉了,他已经像是放空了气体的气球倒下,临死的那一瞬间突然想到了北海道、想起了樱花、想起了妈妈……

而打死他的中国士兵待遇则不同了,跟着冲进战壕的两位士兵看了看沾了坂田火热鲜血的士兵,一个鄙视的眼神之后,很快扔来两个弹夹,接着搞死坂田的中国士兵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捡起地上的自动步枪,换上新的弹夹后,把手枪『插』回枪套,直接踩在坂田的尸体上继续进攻,等待他的还有不少像坂田这样一心近战拼刺刀的家伙去挨他的枪子儿。

“等等,别杀他!”

十八尖山之三号高地,是由一个中队的日军防守。三号高地是一个硬骨头,一个拥有近两百人的甲种步兵中队加强版,除配置步枪之外重武器方面配置了九挺机枪、十二门掷弹筒、两门迫击炮,在日军陆军编制里算是绝对的精锐,然而精锐之中却发生了不该有的事情,冲上山顶后的中国士兵们在打扫战场、清理活口的时候,竟然发现了一位活着的大尉,在整个阵地上日军士兵和绝大多数军官都玉碎了,第三师团没有给中国留下有价值的俘虏,但和第五师团作战中的他,却被一颗不远处的爆炸的枪榴弹炸晕了过去,从而失去了为天皇陛下尽忠的机遇。

一位正给每一个东倒西歪的日军士兵补上一枪的士兵发现了他,出于他是一位军官需要辨别一下身份、等级什么的,所以没有当场给他一枪,上报情况后把第二机步团三营的营长都给吸引了过来,这位营长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别杀了这位开战以来之间最高军衔的俘虏,按理说防守三号高地的是一个中队,最高指挥官应该是一位中尉,战场上的确发现了一位只剩下半边脑袋的中尉,然而突然出现在战场上的一位大尉,这可让这位营长惊奇了。

“趁他还没醒,赶紧把他制服了!”

营长知道和日军精锐师团部队作战是什么样子,日军任何残余力量都可能是一颗定时炸弹,从军官到士兵无论伤患与否,所以赶紧命令士兵把这位还处于昏睡中的大尉制服了,即左右两只手被拉来离开他的身体防止他拉扯藏在身上的手雷,然后束缚起来,接着就是捆脚,完成之后赶紧搜身,安全之后,一位士兵把自己换下的臭袜子强行塞进了大尉的嘴里防止他咬断舌头,而这一大动作彻底将昏睡中的大尉惊醒了。

“呜呜……呱…咕”

醒来后的大尉发现自己手脚都被捆住,吱吱呜呜的想说话,而且两颗眼珠因愤怒而暴『露』,脸上肌肉扭曲得异常难看,不断挣扎着四肢企图摆脱束缚,然而野战部队士兵们的捆扎岂能是他能够逃脱的,一阵挣扎之后眼里的愤慨渐渐变成了绝望,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个怪诞的念头,要不是联队参谋长的鬼命令,他这个小小的参谋根本不会到前线来,也就根本不会被俘虏。而后他的念头渐渐扩大,开始恨起更高一级的长官们,干啥玩意儿要把滨田联队弄来防守新竹,让他成了中日台湾战事开始以来首位被俘的中级军官。

世上根本没有后悔『药』吃,留给这位大尉的是该机步营特意指派了一辆装甲车护送他去师部,等候他的是未知的未来,而留给仍在其余山头顽抗的日军还是已知的毁灭,在强大的实力面前,早已脱离了血肉直接对抗的战争再也不是意志力为主角,当一个个高地接连被占领,第五师在各个山头建立了自己的防御阵地,借助强大火力优势轻轻松松打退一波接一波的日军反击后,再也没有人能阻止第五师在这些山头建立高『射』机枪、迫击炮等火力阵地,在强大的火力压制与封锁下,夺回原有山头对日军而言已经不可能,而随着第五师坦克团迂回到位之后,被包围的滨田联队离覆灭只剩下时间问题,或许对于整个第五师团而言,也只剩下时间问题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