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四十四章 平静

第四十四章 平静

“新竹市的战斗已经结束,目前我师正临时休整,待十一师机动就位之后,我军便可沿纵贯线向桃园进军!”

“空军基建工程司令部汇报,13日中午我部已经完成台中两座野战机场的修建,航空兵部队可以开始转场入驻。可供轰炸机、运输机起降的大型机场正紧张施工当中,能于48小时之内完成建设!”

“海军运输司令部报告,运往新竹港的快速货轮组已经在福州港,预计将在夜间9点抵达新竹港,卸货工作最迟将于凌晨一点结束。另外,第四批次运往台中港的大型滚装船船队已于上午8时从广州港出发,预计将在夜间12点抵达台中港,最迟完成卸货时间是凌晨四点!”

鹰潭的联合指挥部里忙忙碌碌,其热闹程度丝毫不逊于战场。在往来不间断的电报、电话中,指挥部更多的职能是在努力协调后勤运输补给工作,其次才是海空军的航空兵部队与地面部队的协调指挥,虽然具体的战场任务是有地面部队直接引导航空兵们,但在总体工作协调上,是离不开最高指挥部的。

“第二十一师和第十九师,他们目前到哪儿了?”庄家明抽着烟问道一旁的正准备调整沙盘上敌我态势形态的参谋。[]大国无疆44

“报告参谋长,第二十一师目前已经抵达土库,第十九师抵达云林。”

庄家明点点头后,说道:“立刻发电给第四军军长邓拉本,南线部队的攻势应该更积极一点。另外,要特别重视部队战斗力、尽量减低部队伤亡、注意和地下政工机构配合。还有就是,空军、海军航空兵回防部署已经完成,腾出了不少台湾战争专属打击力量,他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得到满足。”

说完,庄家明矗立在沙盘面前再次沉思,台湾本岛的战争属于陆地战争,在拥有充足后勤补给的情况下,第四集团军的攻防力量是难以想象的,而剩下的日军第五、第二师团根本不足为虑,但随着视线往东移,待在那霸港仍然还未有动静的日军海军主力舰队是个莫大的隐患。而军情局的报告称,日军参谋本部已经在动员本土的第四和第六两个师团,第四师团是精锐的大阪师团,而第六师团则是以穷凶极恶的熊本民众基础上建立的熊本师团,两大师团的战斗力是不容小觑的。

但是,日军调集增援部队需要时间,尤其是新集结的两大师团要想登陆台湾本岛支援作战,起码还需要一个星期。一个星期的时间足以让第四集团军『荡』平小小的台湾岛,毕竟台湾面积不足四万平方公里,除掉人迹罕至的高山密林地区,真正的主战场是已经被我军牢牢掌握的台湾西部大部分地区,而防守在南北两端的日军两大师团,要想等来本土的支援就必须要坚持一个星期,而且还是在增援部队不受任何干扰的情况之下。

因此,目前的形势对中日双方都很明朗。

对于中国这边,目前抓得最紧的就是努力进攻,争取早日将剩余日军部队消灭或者赶下海去,为此在第五师的书生中文网得出来,一个精锐联队驻守的新竹从十三日中午战事爆发到下午六点全部结束,六个小时解决一个做好了准备的精锐联队成绩不算优秀但至少不是很差。同时,中国方面是南北两线同时展开攻势作战,其依赖的就是现代化的后勤补给供应,依靠海运优势、借助抢修好的港口、铁路和公路,在拥有群众基础之上向前推进的部队完全不用担心后勤问题,只有用不完的物资,没有跟不上的补给。

在完成偷袭式轰炸、抢滩登陆作战支援、日军机动增援部队遮断轰炸等任务之后,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结束了高强度的战事进入了短暂的休整期,但他们的直属工程部队却没有丝毫的休息,在台湾岛已控制区域内修建大小野战机场,除了为接下来的陆地战事提供空中支援外,还有应对海上威胁的作用,这其中还包括登陆作战之后就自主行动的海军舰队在内。

海陆空的共同努力就是在希望于一周之内结束台湾岛上的全部战事,同时还得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日军海军力量。完成台湾本岛的作战之后,不管日军是否有能力夺回去,日本『政府』都不得不承认战败的事实,否者他们只能选择全面『性』的对抗,然而这样一来却对双方都没好处,尤其是日本。

日本方面,陆地战场上根本挡不住中国陆军的进攻,第五和第二师团的处境岌岌可危,但日军高层包括昭和天皇在内都无法割舍台湾岛,于是乎日军能做的就是让第五和第二师团有力抵抗,为本土陆军部队和海军部队的腾出时间,倘若他们能够挺过一周,那么将会迎来海军掩护之下的大批增援力量。

当然,日军参谋本部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在接到由第五师团转发的日军第三师团全体玉碎报告后,他们就意识到了陆地战场上根本阻挡不住中国人,要想让陆军扛过一周的时间,除了让各级部队有力作战之外,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中国的注意力。

要转移中国的注意力,应该从哪儿下手?其办法只有从自身优势里寻找,算来算去只有两种办法。

第一个方法,打击中国军队的后勤补给线。即派遣海军进入台湾海峡切断中国的运输线。然而,狭窄的台湾海峡完全在中国空中力量的打击范围之内,日军舰队想切断中国的后勤补给线,最佳办法是毁灭海港,比如台中港。

白天是不可能的,除非昭和天皇愿意自己的军舰成为中国空中力量的移动靶。在夜间发起对海港的奇袭,通过舰载火炮毁灭港口设施、在港船舶等,这办法看似可以,但中国最不缺的就是运输船只和基建力量,大批的物资都囤积于舰炮『射』程之外,最不济让港口挨打,大不了打完了再建,动用囤积的物资,第四军的攻势依然可以保持一周以上,谁叫中国人最先发明了标准集装箱、快速滚装船等东西,台中港恢复吞吐能力之后就没见过港口歇息过,大量的物资囤积起来就是为了应对登陆部队被海上封锁……

另一个办法,即调动舰队巡弋于中国沿海,让中国时刻感受到海上威胁,不得不加强沿海防御进而降低对台空中增援部队力量,可对新竹地区的攻击战中,中国军队也并没有动用空中力量,而是借机休整,然而陆军还是单独完成了攻坚任务,并且损失率相当低……当然,还有一个歹毒且没法登上台面公开宣讲的办法,就是让日本海军主力舰队开赴中国沿海,发起针对一座较大海港城市的打击,必将给中国带来很大的损失,扭转战略上的被动局面。

如果日本主力舰队辗转航行,避开中国的岸基和海军侦查力量,出乎中国意料的出现于中国上海,在夜间发动一次时长达一个小时左右的炮火突袭,一艘战列舰比一个重炮旅团还有威慑的舰队拥有的可不仅仅是一艘战列舰,这样的舰队显然能够给中国带来难以估计的惨重损失。

可这样做,除了让世界各国更加鄙视日军之外,还会让更多的国家转而更加同情中国,更会刺激在台部队疯狂进攻,唤起整个中华民族团结一致的抗日热情,中日之间的战争将由地区『性』冲突演变成为全面『性』的战争。其之直接后果自然是日军第五、第二师团全军覆没一『毛』不剩,在台日本侨民们也会遭受到难以预料的迫害,而日本本土届时也将变得不再绝对安全。

归根到底,中国发起的解放台湾战争是赢得近乎整个中国的支持,解放台湾每一寸土地都受到当地人民的踊跃支持,国际社会也非常支持中国的统一战争,其目的自然是希望东亚地区出现一个能够和日本直接抗衡的国家,无论英美还是俄法,都希望日本在亚洲的影响力降到他们希望的程度,而台湾战争正是一个难得的机遇。反观日军方面,他们是异地作战根基不稳,仅仅依靠其愚忠的帝国军队显然是不能赢得人民战争的胜利。

因此,日本方面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依照第五、第三师团能否扛过一周的时间为限,扛过了则证明台湾属于日本还是有希望的,那派遣更多的军队、投入更多的力量是必须的。如果没有扛过,那日本集结起来的部队将很快返回原地,日方将归还中国的台湾岛屿及澎湖列岛等,但条件必须是偿还日本在台利益,默认琉球群岛、朝鲜半岛等地区的日方统治权。换句话说,日本希望用一部分利益换取另一份好处。

事实上,日方这个想法很早之前就被中方所知晓。早在中日关于台湾地区归属权问题第二轮谈判的时候,双方在英法美三国的调节下谈了很长时间,在此期间谈判双方代表自然和各自『政府』高层频频沟通,出乎意料的是隶属于前国安局的密码科调集近百余名大学高校数学教授和学者,调集了国内顶尖的密码学专家,而且该机构配置了最新最好的计算机,用了整整一周的时间完全破解了日方密码,也就是在那时中方高层下定了主动发起台湾战争的决定,因此才有后来的战区划分、外交通告等,其目的就在于告诉日本,中国和日本一样都不希望发生全面战争。[]大国无疆44

第三次谈判的破灭是必然的,用当时萧奈天的话来说,日本是一个极其古怪的国家,自明治维新以来,其国家实力的确在不断增长,但政治体制的畸形、国家教育的怪诞、民族意识的扭曲,多方面的原因造成了日本有种夜郎自大固步自封的国家意识形态,进而影响了整个日本各个阶层。滨口雄幸首相再怎么聪慧,也无力改变其日本即成畸形的国家意识形态。换而言之,日方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按照当时共和国的外交策略,为了在不影响国内经济建设的基础上,共和国是极其希望避免战争的,并且也有做出赞同日本谈判底线的准备。可日本人的面子思想作祟,没有在谈判中『露』出底线,自然也就让战争无可避免。

事实发展至今,日本的“死要面子活受罪”终于得以实现了。其第三师团的覆灭让世界目瞪口呆的同时,也给日本敲响了一个警钟,但已经木化的脑袋并不是警告就能唤醒的,必须把它弄疼了它才会苏醒过来。于是乎,军事行动还在继续……

13日夜间8点,经过短暂休整的第四集团军第十一师正式接替第五师“入驻”新竹,该师接替了第五师的防务之后,也差不多在那个时候,从台中至新竹的铁路线正式恢复运行,腾出手来的第五师经过为期三个小时的超级短暂休整,主要是补充弹『药』、油料、医『药』等,跟随而来的还有一支工程部队,他们需要抢修被日军破坏的新竹市旧港的基础设施,完成对火车站的改造、建设物资囤积仓库等,不过这些工作都不是第五师、第十一师这样的野战部队需要担心的。

第五师没有在新竹市里过夜,沿公路继续向台北地区突击直至占领了重要铁路枢纽湖口后,布置完防御阵地这才进入夜间休息。第十一师将在13日夜里留宿新竹,次日将离开纵贯线,沿新竹、杨梅方向挺进,与第五师形成两路交替进攻的态势直『逼』桃园。另外,第十一师还有一个重要任务,那就是引诱在新竹战役中仍未『露』面的日军装甲力量。

北线的战事进行的很顺畅,而南线的第二十一师、第十九师两支部队可就有点为难了。在日军第三师团防区内还不错,毕竟该师团很快被歼灭了,根本没来得及破坏交通设施,然而往南走进入日军第二师团防区后,日军防御力量虽然没有了,但是铁路、公路却是被破坏得一塌糊涂,这对要在台湾西南部河流纵横密布的两大摩托化步兵师而言,交通不便成了阻碍进军的最大障碍,可并不会是阻挡他们前进的决定『性』因素,经过艰苦跋涉和在第四军工兵旅的帮助下,两个师是不紧不慢向前赶,即便这样他们也于13日下午7时许分别抵达了土库和云林,其作战主要目标直指台湾西南部重要城市嘉义。

嘉义是台湾岛西南地区的一座核心城市,拿下它无疑等同于打开了西南战场的局面,接下来的台南、高雄所属权都将决定于嘉义之战谁能胜利。而第四军南线部队前锋距嘉义不到三十公里,假如距离再短一点,口径再点儿的榴弹炮都能直接在部队驻地轰击嘉义日军了。

日军第二师团又名仙台师团,从创建之初到现在,参加过残酷的甲午战争威海卫攻坚战,是一支非常崇尚荣誉感的部队,师团长赤井春海可不像短命的第三师团长小泉六一,从1927年他便开始担任该师团的最高指挥官,两年多的时间里足以让他对部队长短所在相当了解,他更加知道嘉义对于台湾西南部地区防御的重要『性』。

嘉义市位于台湾西南部嘉南平原北端,北回归线经过该市,在全市的地形上除东边一部份属竹崎丘陵地带外,其余均为肥沃之平原,地势由东向西缓降,地形平坦广阔,按理说这样的一座位于近乎平原地区的小城市根本没有坚守的可能,但是一路南下,日军更加难以借有利地形防守。

嘉义南部的台南,南部东高西低,主要地形是平原,且台湾岛最大的平原就在此地,也就是说台南是无法坚守的,一旦嘉义被中国夺回,那么日军不得不撤回台南的驻防部队以免白白浪费宝贵的兵力,集结于一处力图创造奇迹。而再往南,就是高雄。

高雄无疑是第二师团最后的坚持,丢掉了高雄无疑丢掉了半个台湾。高雄,它西扼台湾海峡,南临巴士海峡。虽然市区多为冲积平原,地势较高处也只在西子湾北侧,西侧紧临海岸,有标高355米的高雄山,在左营东侧、莲池潭东北侧,有标高233米的半屏山。相比于嘉义的重要『性』、台南的难防『性』,高雄从战略上和实际地形上,都成为日军第二师团最后的堡垒所在。

但是,认识到三个城市重要『性』并不代表有了防守办法。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但第二师团目前能做的、必须做的就是死死的防守,最不济也应该坚持一周直至本土增援力量抵达高雄港。可惜的是,赤井春海手里可用兵力实在太少,两个步兵旅团共有四个步兵联队联队,即第四、第十六、第二十九、第三十等四个步兵联队,加上骑兵联队、工兵联队、炮兵联队、辎重兵联队、卫生队及野战医院等,不到三万人的部队却要防守三个重要地区。

负责嘉义、台南地区防守的是一个加强步兵旅团,赤井春海能做的就是把骑兵联队划分给该旅团让它成为一个加强版的步兵旅团,在平原地区作战有了骑兵联队增强机动优势。剩下的一个旅团及炮兵、工兵等联队,他全部拿来防守高雄,尤其是在轰炸中很幸存不少的炮兵联队更是他心爱的法宝,也是他准备坚守一个星期的希望所在。

分兵防守犯了兵家之大忌,但赤井春海根本顾不了那么多。在他看来,每一位加入帝国军队的官兵早就有了为天皇陛下玉碎的觉悟,为了让本土准备得更为充分,用牺牲一个旅团来换取时间是值得的,毕竟将近一万人的部队,即便全是猪也该让中国军队忙活好一阵,况且赤井春海从来没把自己的部队当成猪看待。

赤井春海的决定,不经意间促成了中日双方军队首次在平原地区展开的大规模厮杀。现代化的摩托化步兵师与日军依照欧洲大战整备出来的精锐步兵旅团,而且还是个辖骑兵联队的加强版步兵旅团。两支军队将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会上演什么样的激烈战事,在29年11月13日这一天肯定是看不到的。

“暴风雨来临之前,总会是怎么平静!”中国陆军第二十一师某位高级军官在视察部队夜间防务时候是这样说的,在他心里早就知道明天会是一场滔天大战,谁能在嘉义这个平原地带驰骋疆场,还看明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