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四十五章 进军

第四十五章 进军

“薛班长,你也在写信啊?”

“是啊,好久没给家里写封信了。排长,你的信写好了?”

“没呢!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下笔开头,看你写了这么长一截,说说怎么你怎么开头的吧!”

姜旭是中国人民军陆军第四集团军第十九师的一位普通少尉排长,其手下的兄弟都是跟了他好些年了,相互之间的友谊堪比亲兄弟。从登陆台湾之后,第十九师经历的大小战事不少,但他这个排无疑是很幸运的,只有三个兄弟轻伤,没有阵亡和重伤的幸运让他赢得了上级的称赞,在十九师整体表现优异之下还能够赢得上级的特别赏识,无疑为整个排的兄弟更为美好的未来打下了很好的基础,要知道他们可是随时顶在最前面的师属侦察营某连。

“我就是『乱』写一通,已经有三年零七个月没有回家,就是问问家里人好不好?父母身体是否健康?弟妹们学习成绩怎么样?自己现在一个月津贴不少,父母犯不着努力做农活……总之,我就是说自己现在过得不错,让家里人放心。”[]大国无疆45

薛成华是一名在中国军队中非常非常朴实常见的班长,他的学历并不高,一封普通的家书写不出那么多的文绉绉,但每个字都是一笔一画用心在写,每句话中都凝聚了他浓浓的思乡之情,在写信的同时,不断浮现于他眼前的总是年迈父母沧桑的脸颊、弟妹灿烂的笑容、家里房舍的青砖白瓦、家乡的一草一木。

“这行军帐篷还真不如房屋,没桌椅没床铺,连写个信都得靠双腿!”姜旭拍了拍薛成华的肩膀,让他屁股稍微挪一点儿,坐下后双腿盘起,看了看帐篷里都忙于写信中的三班战士们,咧嘴一笑后摊开了自己的笔记本子,偷偷瞄了一眼薛成华的家信开头,这才扒开钢笔盖子慢慢写起家信来。

“姜排,你这该不会是写信也带抄的吧?”上等兵吴迪写完信后,从家乡的幻境中回味过来猛然发现正偏着脑袋抄信的排长,站起身来走到姜旭面前,又看了看班长的信,这哈拉着笑脸说道:“排长,你还真在抄啊?这名字也能照抄?您也叫薛小儿?”

“啊?”被吴迪这么一提醒姜旭这才反应过来,抄起劲儿了连薛成华班长的信中的小名儿也抄上了。“我这不是难得给家里写信嘛,不知道咋开头就照着你们班长的写了一小段儿!好了好了,你们快点儿写,一会儿让班长收齐之后上交到我那儿去!”

“那个排长,你该不会生气了吧?”吴迪说着,从作战服的裤兜里掏了一包烟出来,递给姜旭一根,说道:“这信嘛,不就是自己和家里拉一些家常话,把自己心里想的写下来就行了,能收到信就让家里人感觉很好了,写的是些啥都不重要。那个问一下,这信啥时候能到我家啊?”

“你急个球啊!”姜旭吸了一口烟后,看了看其他正开心写信中的兄弟们,说道:“我早就打听过了,咱们前线部队的家信都是重要运输对象,从台湾到厦门这一段,空军的兄弟会帮忙代劳的,往后的邮路则是邮政局的专门负责,只要你们的地址、邮政编码没写错,保准儿和以往的速度差不了多少!”

听到这么个消息,吴迪『露』出了难得的一笑,说道:“空军的哥们还真是不错,有机会一定好生报答一下。从咱登陆开始到现在,感觉啥时候都有他们在帮助一样,弄得咱们陆军老大哥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了!”

“你想帮忙?”姜旭『摸』出了裤兜里的一包未开封的烟,丢给吴迪后说道:“那你就争取加入空军或者特种部队吧,指不定哪天就要你这个陆军出家的人才去营救飞行员,到时候可别给咱十九师丢脸!还有,你的烟既然被小鬼子鲜血浸泡过,就别抽了!”

离开之后不久,姜旭接着去其他班看了一下,转悠一大圈儿后收齐了信件这才去连部报道,说不定任务已经下达到连里。

“姜旭,来的正好,快坐下!”战场上没有报告和敬礼,姜旭进入了连部帐篷后正东西的连长冯廷远赶紧招呼他坐下,放下餐盒说道:“怎么样?战士们情绪还好?”

“大伙积极『性』都很好,没啥问题!”姜旭看了看连长放在由铝合金框架结构搭成的小桌上的饭盒,经过了急行军后宿营完毕,这会儿正值半夜时分,连长的夜宵依然是泡面。

“没去叫炊事班,将就着吃!”冯廷远笑呵呵的说道,俩人还没接着说下一句,连里其余各级军官都纷纷到齐了,冯廷远也不吃泡面了,直接把饭盒放在了地上,摊平一张地图后说道:“按照上级命令,明天我们的目标是嘉义!很明显这个交通枢纽中的小城市是一个必争之地,目前我们能够得到的情报是驻守该地的是日军第二师团的一个加强旅团,航空侦察发现了日军在嘉义外围布置了两道防线,城里的中国人已经没多少,整个小城已经变成了军事堡垒。”

“日军企图通过嘉义阻挡我军南下之路,二十一师和我十九师将合同进攻嘉义,力争二十四小时之内拿下这个小城。”连长看了看周围基层军官们,没有一个『露』出惊讶的表情,这让他很满意,继续说道:“嘉义地处平原,日军妄图依靠小城阻击我军,最能依仗的就是军事堡垒化的嘉义城。换句话说,我们要做好城市作战的准备!”

“我看,日军外围防线是一个试探,其真正目的正是希望和我军近战、展开城市巷战,这样可以让我军的炮火优势失去,让战事陷入焦灼不仅可以让他们达到阻止我军前进的目的,还能给我军带来重大伤亡损失!”姜旭特意看了看嘉义的航拍照片,对照着地图后思索一阵后说道。

“看来大伙心里都很明白狗日的小算盘,即便它们心里有万千算计,我们还是照打不误!”连长把航拍照片收起来,换上一张大比例城区图后说道:“记住,这次任务很有可能第二十一师会直接绕过嘉义奔袭台南拦腰切断日军,负责攻击嘉义的很有可能只有我们师……”

“等等,连长,为啥说是可能?二十一师到底要执行什么任务,没有明确吗?”一个排长大胆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这我真不知道,负责驻守嘉义的是一个日军加强旅团,将近一万人的兵力是不容小觑的。我师一万多人攻击一座将近一万人防守的城市,很明显兵力相当吃紧。”

连长也是两个小时之前才知道嘉义城内的日军兵力急速增长的,日军第五师团滨田联队在新竹的惨败给日军敲响了一个警钟,也给第二师团一个很好的提示,在中国军队的进攻面前,必须积极寻找有利因素克服自身不利因素,比如借助地形、利用城市、增加兵力等等,第二师团的赤井春海特意加强一个旅团来防守嘉义台南一线,其防守核心自然是放在嘉义。

台南的防守兵力只有一个中队,而且还是来自于第二师团另一个旅团的。加强旅团全部放在了嘉义,这样的安排无非就是希望借助城市战、兵力优势抵挡中国军队的进攻步伐。攻坚战的攻防双方的比例是很高的,攻方为了胜利必须有高出对手至少两倍的兵力优势,而现在第十九师可能要单独面对日军一个加强旅团防守的城市,再强悍的部队也会皱眉头。[]大国无疆45

“那二十一师就更不能走了!除非他们是想绕过嘉义,然后和我军共同完成合围……”

“二十一师究竟要怎么打,团级以上干部才知道,无论二十一师怎么样,我们都应该相信自己才是!”冯廷远也知道将近一万日军防守的嘉义很可能是中日台湾战争开始以来,继台中港以来又一个硬骨头,第十九师迎来的第一个艰巨考验,但第十九师要想继续南下就必须打下嘉义,不管他是不是硬骨头,狼牙棒始终会敲下去!

“还有,告诉大伙一个好消息,上级下达通知,即日起恢复和空军的通讯联系,我们又可以呼叫空中战术支援了,而且战机不再是从大陆飞来,台中地区的空军多个野战机场已经投入使用,战机的滞空时间将会更久、我们的战术支援将来得更快。”

“这个消息足以抵得上第二十一师要和我们并肩战斗的消息了!二十一师可能不来,但空军可是言而有信的!”

空军的加入立刻让众人放下了担忧,日军仓促建设的嘉义军事城明显不是空地协同作战的对手,不少人当场就开始憧憬十九师成为机械化部队该多好,那城市战中坦克、步战车都是绝对利器,可惜的是第十九师还是一支摩托化部队。不过,有了空军的快速支援,众人对这场仗的信心已经很高涨,甚至希望第二十一师别来抢肉。

次日拂晓,阳光尚未穿透云层照『射』大地,第十九师已经启程上路,过大林进民雄后渐渐进入嘉义平原地带,广阔的平原上公路上拉起一支长长的行军队伍,太阳已经高高挂起,温和的阳光洒在大地,一辆辆军卡拉拽着各种口径火炮,队伍中还有一辆辆悍马,车流在嘉义平原慢慢前进,前出三公里的师属侦察营清一『色』的悍马武装车为大部队开路。每一辆悍马车上都架有一挺12.7毫米重机枪,坑坑洼洼的公路上行驶让车身忽上忽下,黑洞洞的重机枪口也晃动不停……

“今日阳光灿烂风和日丽,广阔的平原一望无垠,可惜的是没有风吹草低见牛羊!”

刘杰是薛成华班长手下的一个普通上等兵战士,平时最大的希望就是和班里另外一辆悍马车武器『操』作手吴迪比一比谁更会玩弄重机枪,一个侦察班配置两台轻装甲化的武装悍马车,十二名战士刚好一车六人,如此豪华的配置放眼全世界也只有中国军队才如此阔气。没有强悍的汽车工业实力,是没办法弄上这样的配置的,自然也没法让刘杰这站在三面焊有装甲防护钢板的武器台中唧唧哇哇。

“信不信老子给你一脚!”叶海明最不喜欢的就是刘杰这样唧唧哇哇,他是班里的狙击手,大战在即他正眯着眼养精蓄锐来着,这兴奋过头的刘杰老是吵人清梦。

“车速放慢一点,还有十几公里就快到嘉义了,注意警戒,完毕!”

班长薛成华通过车载无线电通告了后面车子的行进速度,都快到日军跟前了,还没有一丝一毫反应,这样的大战氛围仿佛空气中凝固了万斤水汽一样让人朦胧,而且还透不过气来,连刘杰这样的叽歪达人此时都不出声了,在摇晃前进的悍马车上专心『操』控着重机枪,一旦发现目标或者遭遇敌情,他是首当其冲的但又是必须最快反击的。

侦察营的车速放得更慢了,而远远跟在后面的师大部队也是车速放慢,行驶不到五分钟之后,侦察营二连三班即顶在最前峰的两辆车子停了下来,头车副驾驶位置上坐着的薛成华留下了两名充当司机的战士和负责火力支援的刘杰、吴迪俩人,其他人跟着他很快相互掩护之下爬上了一座公路右侧的小缓坡,这也是他们进入嘉义以来见到的有利制高点,虽然是一座最高不过三十米的小缓坡。

山坡上野草丛生,三班的战士散布开并保持警戒,而薛成华和副班长石小磊一开始根本没有拿望远镜直接观察远方,而是让全班在草丛中静静待了一会儿后,这才慢慢抬起身子来查看了一下山坡周围环境,确认安全后这才慢慢拿出望远镜观察,而副班长石小磊也掏出地图,对照方位后说道:“我们现在距离嘉义城不过11公里,空军的航拍侦查图显示日军第一道坑道工事是在城外两公里处,那么我们再往前走几公里就能看到嘉义了,怎么到现在还没见到日军?难道他们就真待在在城里等我们去打?”

“我看未必!”薛成华把望远镜递给石小磊,指了指山坡下公路右侧的一些脚印,说道:“你仔细看一下,那些脚印有问题!日军一定有骑兵,而且数目还不少,他们曾到这山头来侦查过!”

“日军肯定有骑兵部队!骑兵是不可能用来守城的,他们一定在嘉义周围转悠,就等着抓住机会冲击我军要害,可这一望无垠的平原上,哪儿能藏大批骑兵啊?”

石小磊摇了摇头后,看了看地图上的标识,猛然发现一个特殊的地方,嘉义平原东部接阿里山、玉山山脉,嘉义平原内的众多河流如八掌溪、朴子溪、北港溪等也是从山脉中流出的,大山余脉森林密布,日军把骑兵藏于其中非常方便,等中国军队进入城市和日军苦战的时候,这支生力军它不用加入残酷的战争,只需驰骋于平原,很容易打断十九师的后勤供应线,同时还能给部队造成不小的心理压力。

俩人一阵商量,很快撤回车里汇报了情况,在进入内燃机风行的军事机械化时代,骑兵虽然已经失去了战争主角的地位,但谁也不能忽视它们的存在。!~!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