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四十六章 多么希望

第四十六章 多么希望

:明日周四,兄弟们双更支持起哈。

“当生活心怀歹毒地将一切变成了黑『色』幽默,我顺水推舟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流氓!”第十九师师长孙绍夫站在荒郊野外外,盯着铺在车厢上的嘉义城地图,脑子里已经把日本人的母系祖宗问候了几万遍。

“咱们这次要玩就玩个大的!”

“第二十一师要在下午四时左右迂回到位,前提条件是日军没有顽强阻击!”副师长李应元此时并不支持师长的大胆行动,翻开空军提供的航拍图,结合侦察营的侦查报告说道:“日军在嘉义城外围防线修得极少,两道很传统的坑道防御工事之后就是城墙了,摆明了是要放我们进城展开城市争夺战,如果我军……”

“打住,老伙计!”孙绍夫打断了李应元的话,示意警卫员收起地图资料,走上侦察营曾排查过的小山坡,说道:“我曾经说过,对于敌人,别拿他的脾气来挑战我的个『性』,那只会让他死得很有节奏!都到这时候了,要么忍,要么残忍,我们别无二选!”[]大国无疆46

年11月14日上午9时16分,中国人民军陆军第四集团军第十九师向占据台湾嘉义城的日本陆军第二师团特别混成旅团发起进攻,嘉义战役爆发标志是以该师直属炮兵团向日军外围阵地发『射』炮弹。

第十九师是一个精锐摩托化步兵师,炮兵团包括三个装备十二门122毫米牵引式榴弹炮的榴炮营,一个装备十二门155毫米榴弹炮的重炮营。另外每个团还有各自的炮兵营,虽然是十二门105毫米榴弹炮一个营,但综合起来的炮群火力还是相当之恐怖的。

日军第二师团是首次和中国陆军直接抗衡,在过去的日子里它经常打交道的是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部队,不过这样的打交道方式是单方面的,日军经常挨炸但却对天上的飞机毫无办法,因为他们没有高『射』炮部队,所以以往的战斗就是不对称的作战,也不知道和中国陆军交手,会不会还是单方面的。

从台中地区大规模登陆作战,到北线部队新竹之战,第二师团躲在台湾南部地区远离战场,对中国陆军的了解是非常之少,而通过第五师团的战情简报通告,只知道中国陆军的攻击火力相当之猛,炮火优势明显、单兵火力优势巨大等等,但究竟优势有多大,第二师团根本不知道。

因此,孙绍夫才自吹自己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流氓,专门对付侵入台湾的日军,力图打造一个黑『色』幽默的同时,他希望能让日军死得相当有节奏感。而第十九师的炮兵们,的的确确是让嘉义的日军感受到了节奏感,一种炮弹铺天盖地、炮声隆隆如雷,倒映在他们心灵里的是一曲战争之神吹响的死亡节奏,伴随着每一颗榴弹的爆炸,总会有人倒在死神镰刀之下回到他们所谓的天照大神怀抱。

“八嘎,中国人竟然有重炮旅参战,特高科的人是干什么吃的!”

第二师团特意组建的加强版步兵旅团是由山口雄一担任中将旅团长,一个旅团长的军衔挂的是中将,足以看得该部队是十足的精锐,但再怎么精锐的部队也不是钢板一块,在重炮如云的敌人面前,谁能承受得起?

“旅团长,现在我们不是怪罪特高科的时候,我们必须尽快找出办法,否则会有更多帝国勇士葬身于中国军队火炮之下!!”

设置在嘉义火车站的旅团指挥部此时相当之安全,通过以往战役的军情通告,日军知道中国人非常重视基础设施,希望战火不要破坏它们,火车站这样的地方更是重武器禁用的地方,指挥部设置于此,加上钢混结构的建筑可以说是相当之安全,但其他地方的日军可就没那个幸运了。

“东门外的工事群遭受到了最为猛烈的炮击,目前通往那里的电话线已经被炸断,最后一次通讯是在十五分钟前。我们的坑道工事明显修得不够牢固,传统的坑道工事根本不是重炮轰击下的对手。是否撤出部队,还请旅团长阁下尽快斟酌!”

“我们连对手部队规模有多大?装备如何?实力如何?什么都不知道,这仗打得真是大大的不好!”

山口雄一是个从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出来,通过自己努力一步一步走上中将的实干『性』人才,也正是因为他的务实精神,他深得赤井春海师团长的赏识,精锐旅团的最高长官就是需要冷静、成熟的人才,山口雄一被拉到这个位置上足见赤井春海的用意所在,守住嘉义对第二师团乃至整个台湾战略都有裨益,然而此时的山口雄一却被『逼』到一个很被动的位置。

中日之间缺乏相互“了解”,彼此的军事透明度都相当之低,人民军过去的军事行动都是严格依照轮番上阵各个磨练的规律,日本对共和国经济、政治、军事等各方面的情报侦察渗透起步相当之晚,共和国同样如此。但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形之下,在都不知道对方实力究竟如何的背景之下,两支军队激烈的碰撞就看谁的综合实力更高一筹。

“少年时不胆大妄为,试问英雄迟暮之时何来题材话说当年?”

“你又在嘀咕些啥子?老子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都还没见你考起大学!”

看着日军阵地硝烟弥漫,入耳的全是炮声隆隆,来自四川乐山的朱颜此时心里最寂寞,他最怕炮兵表演之后冲上去尽做些收拾俘虏的活,班里的鬼秀才一天到晚只知道『吟』诗作对,待在出发地准备发起进攻了,这小子依然在说些胡话。

“阳光温热,岁月静好。战争不来,我怎敢独自老去?”

绰号鬼秀才的陈士林是来自湖南常德,自小接受过一点私塾教育,进入部队之后除了严格的军事训练之外,和其他士兵一样还接受现代化的文化教育,古老而又璀璨的文化与现代的知识相结合,直把鬼秀才弄得是『迷』『迷』糊糊,尤其是在文学方面的造诣那是不敢恭维。总之,到了血火滔天的战场上还能抱着枪『吟』诗作对的牛人,放眼整个第四集团军十九师都只有鬼秀才陈士林。

“火力准备已经超过一个小时了,还要打下去?”[]大国无疆46

“忙着活,忙着死,小日本是忙着等死!”鬼秀才歪了歪脖子,满不在乎的看了看硝烟弥漫的日军防线,说道:“从天堂到地狱,我看日本人是路过人间。修筑简陋的工事还企图对抗铁流大军,这只是飞蛾扑火罢了。”

“飞蛾扑火,在浪漫主义者看来是美和勇气,在现实主义者看来是愚蠢和『自杀』!”朱颜不自觉的说出鬼秀才曾经说过的一段话,经常听鬼秀才念叨,他感觉自己都快成浪漫的现实主义诗人,说出来的话极富哲理与现实『性』,等同于矛盾或者纠结,俗称蛋疼。

“有钱败家,没钱拜神”,这句话也是鬼秀才说的,此时最能映照日军状况的就是这句话。有钱人可以激烈的、猛烈的、持续的打*炮,铺天盖地的炮弹就是用来扫清进攻道路的,其挥霍之举就是另个层面的“败家”;没有钱的人,一开始就会被富人打断进攻之矛,然后躲在战壕里捂住耳朵直呼天照大神保佑、天皇陛下万岁,在一枚枚炮弹轰炸中死去或者残废,心里念叨神灵的举动就是在拜神。

“没有准备就不要开始,没有能力就不要承诺!”

要上战场的时候,鬼秀才每次都是说这句话,他总是鼓励自己说他包括整支军队都是在打有准备的战争、有能力的战争,耳畔传来的炮声经过大脑分析后得出炮火已经延伸的信息,刚才还嘻嘻哈哈的表情换成了刚毅坚决,蹲在地上开始检查自己的自动步枪、刺刀、匕首、手枪、弹夹、急救包等等,完成之后拍了一下班长的脑袋上的钢盔,示意自己准备完毕。

“娘的,鬼秀才下次别那么用力敲,老子还没上战场就被你丫儿给敲出个脑震『荡』!”

班长转过身来就给鬼秀才一个警告,班长的一个小警告立刻成了班上其他人的笑话,大伙纷纷『露』出白牙咧嘴一笑,血战之前的紧张氛围一扫而空,换得的是十二个人聚在一起,伸出拳头叠在一起,异口同声的说道:“钢铁连,英雄排,猛虎班,呼~~哈!!”

“哒哒哒……”清脆的自动步枪点『射』声吹响了进攻的号角,第十九师先发部队向嘉义城东门的进攻在上午十点半正式打响。

日军防线采取的是一线多点式结构,即一条防线上,会有很多的火力支撑点,火力支撑点之间相互交叉掩护,而防线之间纵深不长,但交通壕却很完备,并且在主要防线之前两千米左右有大量的火力堡垒(据点),面对这样日军这样一种其步兵『操』典教科书模式的防御,第十九师主要是借助炮火优势,重点消灭其有生力量、瘫痪火力点、打断其各个防线之间的联系,通过强有力的火力打击,已经让日军嘉义城外的防线崩溃,原有完备的坑道工事、沙垒火力点等已经被一百毫米以上口径榴弹炮弹清洗得差不多,等十九师步兵们发起进攻的时候,能够投入的火力点和日军士兵并不是很多。

“『射』击,『射』击!”

日军第二师团从未与中国陆军交战,其呆板的静态阵地防御战术已经在中国军队的火力优势面前显得相当落后,没有更为积极有效的对策应付之前,中国军队已经进攻过来,在这个时候日军防线上的残兵们不得不在指挥官的号令下顽强阻击。依然是老套的挺身指挥,抽出武士刀、冲着进攻部队、大喊『射』击命令,然后被这边的狙击手或者重机枪给撂倒……和这些胆大妄为的指挥官同样命运的还有那些机枪手们,九二式重机枪几乎是谁动谁就死,打着打着日军士兵们几乎没人敢去动那些重武器,仿佛在战场之上有幽灵一般。

对付呆板的战术没有惊心动魄、曲折离奇的战术,在强大的火力支撑下第十九师官兵们不断向前推进,轻重机枪、迫击炮等武器无时无刻不提供着强大的火力支持,趴在战壕上打一枪拉一下枪栓动作缓慢『射』击频率低的日军,根本阻挡不住十九师的进攻步伐。眼看进攻部队越来越近,甚至不少日军士兵已经能够看到钢盔下中国士兵们的表情刚毅的脸庞,但他们却发现自己无法阻止他们的步伐,自己打出一颗子弹,别人最少还自己一梭子,甚至一颗枪榴弹。

“八格牙路,上刺刀!”关键时候还是老兵们充当了重任,在中国进攻士兵们快要进入手榴弹投掷距离的时候,赶紧扔出了一批手榴弹阻止进攻,接着就拔出刺刀上在步枪上,三五成群的跃出战壕向中国军队发起近距离冲锋。

“趴下!”

鬼秀才正打得欢畅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换上一个新弹夹,日军士兵突然冲出战壕,哭狼嚎般的端着刺刀晃动着萝卜腿儿向自己冲来,情急之下立刻拔出自己的手枪正准备『射』击的时候,身后传来的机枪手的喊叫,立刻趴下捂住耳朵,而机枪手乘势把一八式班用轻机枪架在了鬼秀才背上,这种战术他们经常演练熟得很,接下来自然是机枪手对着冲过来的日军一个扫『射』…

“吓死老子了!”鬼秀才也不站起身来,接过朱颜丢来的一个弹夹,在钢盔上敲了一下后顺利上膛,接着开枪掩护机枪手换弹,然后和朱颜一起在机枪手的掩护下,顺利冲入日军战壕里。

“突突突突……”冲入战壕里的俩人根本不管日军是否有活口,看到了人体就是一梭子,管它是活的还是死的,而几个刚才没来得及跟着大部队发起冲锋的日军士兵,呲牙咧嘴的准备涌上来干掉两人,却被跟进来的猛虎班其他战士逮住,几梭子飞来身上立刻出现了几个血窟窿。

“要干掉那个堡垒!”

第一道防线刚刚落入中国军队之手,布置在日军第二防线上的一个个炮火打击之下幸存的碉堡立刻喷出长长的火舌,几个碉堡之间相互掩护『射』击,根本没有间隙死角存在,打得进攻部队是身子埋在战壕里根本不敢抬头,一个个点『射』打到坑道面上溅起的石块、沙土纷纷扬扬,把鬼秀才在内的不少士兵弄得一脸灰尘。碉堡的存在有力的阻止了进攻的步伐,必须想办法敲掉它。

在连续扫『射』一段时间后,『摸』出了日军『射』击规律的钢铁连火力排战士,抓住日军『射』击的间隙,两个士兵一组且一前一后,扛着火箭筒的士兵快速趴在战壕上瞄准日军机枪碉堡,身后的士兵快速为他解除保险,一拍发『射』兵的脑袋后快速蹲下并捂住耳朵,发『射』兵按下发『射』扳机,火箭筒尾部一股火苗快速喷出,一枚冒着白烟高速飞行的火箭弹迅速钻进了日军机枪碉堡,猛烈的爆炸立刻让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堡垒化成了一片火海,机枪零件和人体碎片四处飞窜。

“报告旅团长阁下,前线部队报告,中国军队进攻中使用了很多不知名的武器,他们好像人手一把轻机枪、每个攻击小组里都有『射』速更快的机枪和威力巨大的一种类似于我们掷弹筒的枪榴弹掩护,对于我们的机枪碉堡更是用一种自己直线飞行,还冒着白烟的武器,碉堡在它们的打击下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什么?冒着白眼的武器?”山口雄一又有骂娘的打算,不过没有说出口,而是话锋一转向参谋长命令道:“我军最大的近战优势不够明显,而坑道防御难以抵挡中国军队攻势,看来我们得改变战术!”[]大国无疆46

山口雄一是一个战术大家,从基层部队逐步走到中将旅团长足以说明他的能力是相当出众的。日本是一个善于学习积极学习的国家,大和民族在自我认为有前途的事物面前,其积极学习的热情是相当之高的,明治维新就是他们在被列强撬开国门之后,自认为落后而积极学习西方的实例。但是现在,在没有明确对方实力之前,也根本没有学习的对象,山口雄一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积极调整战术,扬长避短尽力将胜利的天平转向己方,争取赢得战争的胜利。

日军步兵战法源自于西方,其核心就在于发挥机枪火力,无论是在进攻还是在防御,日军特别强调利用机枪和步枪的协同『射』杀能力,最大化杀伤敌人有生力量,不过日军特别重视士兵的步枪『射』击能力,机枪使用不够重视是受迫于他们稀少的资源和不够强悍的后勤。同时机枪本身也有极大的缺陷,无论是九二式重机枪,还是大正十一年式轻机枪。

在和中国军队作战中很多时候,理应发挥重要作用其实正是这两款机枪,但事实上他们的发挥并不理想。大正十一年式轻机枪是根据法国1909改进的,『射』速虽然不错,能够达到每分钟五百发以上,『射』程也在一千五百米左右,采用6.5毫米乘以50毫米尺寸的制式弹威力也挺好,虽然打不烂沙袋,但是打人还是可以的。

但是,其固有『射』击问题造成该枪环境适应能力差,在有灰尘环境中非常容易卡壳,因此很多时候在猛烈的炮火中进攻的人民军往往遭受不到日军强大火力阻击,并不是日军『射』手没有掌握这种难以控制重心、后坐力又挺大的机枪,真正原因就在于日军的轻机枪已经卡壳,没办法『射』击又谈何组织火力阻击中国军队的进攻。

比轻机枪还不如的就是他们的重机枪,具备轻机枪所有缺点,还非常笨重难以冷却、润滑困难,可以说在防御战中日军首先输了战术,其次就是装备,尤其是装备上的缺陷是非常致命的。日军在参谋长所描述的“中国军队人手一把轻机枪”的火力打击下,在岌岌可危的情形之下却发现机枪卡壳,步枪『射』速又根本上,炮兵们发言不久就被对方严重打压摧毁,只剩下近战拼刺刀一条路走,可惜的是还没冲到跟前就被自动步枪、手枪等消灭干净。

“在装备不如敌人之情形下,我军只剩下夜战优势可发挥。城市巷战对于敌我都是野战部队的双方而言是公平的,但我军有着熟悉地形的优势,因此我们应该放中国人进来,和他们大打巷战!”

下完命令,山口雄一看了看表,还是青天白日的上午,无从谈起夜战,但战争还得继续,即便混成旅团陷入重围,为了执行师团长下达的坚守命令,日军只剩下城市作战一条路走,否则无法阻挡中国军队的进攻。但用野战部队进行大规模城市巷战,中日两军谁能更胜一筹,山口雄一真的很难做出准确预料,他多么希望现在是黑夜,多么希望日军也能有中国军队那样的装备,多么希望……!~!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