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四十八章 让谁笑

第四十八章 让谁笑

“呜呜呜呜……”

尖锐的警报突然响起,刺耳的声音以每秒三百多米的速度传递开来,一幢幢宿舍里很快热闹起来,尖锐的警报声就是战争来临之音,北京卫戍军区某基地里常驻的是总参谋部特种部队,没有惊慌、没有错『乱』,当战争来临警报响起的那一刹那,最少也有三年兵龄的特种兵们淡定的做着准备,整理个人装具、以小队开始集结、领取武器弹『药』、听取任务简报……一切的一切仿佛只是一场例行演习,但他们从来不把战争当成儿戏。

“十分钟后,我们将乘坐飞机出发,有问题没有?”林学文对随机抽调出来准备赴台执行任务的五个中队队长问道。

“没有问题!”

没有涂着怪异的『迷』彩,但脚蹬作战靴、身穿防割作战服、头戴防护头盔,挂着耳麦表示他们还带着单兵无线呼叫器,配有护膝、战术手套等等,没有携带武器的他们光是单兵装备就足以让人咋舌。[]大国无疆48

特种部队讲究的就是精确,十分钟后五个受命中队来到了机场,空军的运输机已经准备起飞,每个中队连同其装备、弹『药』由两架运输机负责运输,十架空军运输机很快起飞,向着中转基地江西南昌飞去,飞机将在那里做短暂停留,再直接飞往空军再台湾台中的基地,或将搭乘负责向第十九师、二十一师运输物资的纵贯线运营火车前往嘉义前线,当然他们也可以不在台中停留,直接从南昌飞至嘉义,然后跳伞着陆。

运输特种部队的空军运输机还未飞过河北境内的时候,在浙江金华待命的快速反应旅空中突击营已经集结起来做好出发准备,该营是隶属于中国陆军快速反应旅唯一装备武装直升机和少量运输直升机的空中突击旅,他们以直升机为武器,在多地形、复杂气候等条件下,可以充分发挥武装直升机的强大火力与机动能力,突击能力非常之强大,同时也可以通过直升机机降部队,比空投更为快捷。

又是空军的运输机负担起了该营机动后勤运输的重任,空中突击营集结完毕之后直飞福建南平的空军野战机场,该机场本是台海战事空中支援的二线机场,临时充当空突营的中转场,然后他们将直飞厦门、台中,空军为他们在台中腾出了一个野战机场充当基地,空军的运输机将直接往来于浙江金华和台湾台中,把该营需要的直升机维护设备与零部件、地勤技师、部分弹『药』等运抵台中,更多的武器装备将以快速运输船从温州运往台中。

空中突击营的装备之豪华,连总参谋部的特种部队都直呼难以匹敌。可以想象,当飞机在不少国家或地区人们的眼里都还是稀奇东西的时候,几年前的自治区就开始普及民用航空,而直升机也开始在民生领域崭『露』头角,比如在海原大地震中参加的救援行动。

随着航空工业的不断发展,尤其是电子设备、新型发动机,在新材料与新加工工艺同步进步之中,中国航空工业第二集团作为共和国最大的一个直升机科研与制造企业,从在地震救援中大显身手的z-01“竹蜻蜓”直升机,到“旋风”直升机,再到大量装备空中突击营的“夜鹰”武装直升机、“力神”运输机,中航第二工业集团始终走在直升机领域最前沿。

装备增压活塞发动机的竹蜻蜓能载一吨多一点点货,以一百多公里的时速飞行四百公里。而过度到旋风直升机时候,能运一吨半物资以时速180公里飞行五百多公里,快速反应旅当时最关注的就是旋风。旋风和竹蜻蜓,它俩都是装备使用活塞发动机,而装备涡轮轴发动机的真正意义上的直升机是“过渡”系列的试验用直升机,该系列直升机没有具体的飞行『性』能指标,中航第二集团在它们的身上大规模试验新发动机、新电子仪器设备和设计理念,是一个名副其实花钱找『毛』病的系列。

在“过渡”系列试验直升机上,中航第二集团用于各种试验就烧掉了将近两千万元,不菲的开支总算换来了成果,它们就是“夜鹰”武装直升机、“力神”运输机,空军有意建议总参部建设空军的陆地部队,即使用直升机为主要武器,遂行低空、超低空作战任务的部队,但后来愿望落空了,在构建新的兵种之前,快反旅这块试验田最先品赏到了美味。海军也曾在努力做直升机代替水上飞机成为战舰标准战机配置的试验,即在作战舰艇上开辟专门的直升机机库和升降平台,用直升机来代替水上飞机执行空中侦察、巡逻、反潜等任务,但这种试验不是一两天就能出结果的。

因此,在新的应用方面拿出可以令人折服的数据之前,早就装备过旋风直升机的快反旅,很快已经把两款直升机玩得忒熟,尤其是用武装直升机进行超低空空中突击演习中,更是屡屡创造好成绩,就连加强了防空力量的装甲部队都被一个小小的空中突击营给经常洗刷。

面对高来高去神出鬼没的空中突击力量,不少人又想出以快之快的办法,即让科研部门发明更为先进的防空武器,比如单兵用的或者车载的防空导弹、火控计算机与雷达结合的智能防空炮、更为先进的低空雷达等等,否则装甲部队在面对超低空打击的时候,根本没有办法应对。

这样的演习结果甚至让几个集团军的军长们引起了注意,在他们看来无往不利的装甲部队怎么突然在快反旅里成了废材,不过后来被总参谋部打了回去,在没有确切论证结果之前,谁也不许造谣生事。可事实上,建立在人民币基础之上的空中突击营战斗力的确是非常强大,以至于出于军事预算有限只能给快反旅装备一个营,再多了陆军其他部队就没钱了。

之所以强大,是因为造价不菲的“夜鹰”武装直升机、“力神”运输机能力出众,尤其是“夜鹰”武装直升机,如果不是电子设备和复合材料方面不能和二十一世纪的水平相当,那在其他方面上“夜莺”武装直升机完全可以和另一个时空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的武装直升机一比高低。当然,没有实现数字化的夜鹰综合实力的确远不及后世的,但放在这个时空里,它的出现已经标志着共和国直升机领域已经远远领先于世界。

夜鹰武装直升机由中航工业第二集团统领制造,由涵盖数十所科研院校、以万计算的科研学者所组成的泰山计划鼎力支持,是一个定义为中型,能在树梢高度左右执行战场遮断、用于消灭地面固定和机动目标的武装直升机,也是人民军装备史上第一次引入“武装直升机”概念的实物,它的六个挂架能够挂载1.6吨左右的武器弹『药』,即挂载57毫米多管火箭发『射』器、25毫米机炮、布雷器等,在共和国技术实力还达不到相应高度之前,它不像后世的武装直升机可以挂载反装甲导弹、空空导弹之类的先进武器,因而要加载更多的电子设备,比如敌我识别、数字化控制系统、激光拦截与告警、红外干扰与反辐『射』等,但没有这些设备并不代表夜鹰多出来的空间和载重就能有更多的弹『药』携带量。

和后世的武装直升机设计思想主流一样,中航第二集团同样很注意直升机的实用『性』能,所以也采用了防弹玻璃、合金座舱、高防护且自封闭油箱、重点部位高防护等,要在敌人机枪扫『射』之下存活下来防护能力不得不强,事实上共和国的工业实力肯定不能和另一个时空的二十世纪末相比较,同样的设计思想却因不同的工业水平带来不一样的产品,比如防弹玻璃,显然要具备同样的防护力,夜鹰的只能更厚更重。同样是零高度弹『射』座椅,夜鹰的显然要魁梧且庞大笨重一点……

因此,不像后世的武装直升机要搭在种类繁多、功能齐庆的电子设备的夜鹰武装直升机,总的算下来其实自重、速度、爬升率等方面没啥差距,原因就在于夜鹰少量的设备却具有更重的重量,继而造成载弹量堪堪符合中型武装直升机的需求,但随着技术的进步,夜鹰的兄弟、子孙,肯定能有各种先进设备和武器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即便是这样,可装备超高频电台、甚高频电台、高频电台,有机内通话系统、无线电罗盘、无线电高度表、甚高频全向信标、自动驾驶仪等等设备的夜鹰也是很先进的,能够做到战术级通讯引导、相互协同行动,以近两百五十公里的时速可以做到作战半径三百公里,它能够发『射』的大口径火箭弹、大口径机炮炮弹如钨合金穿甲弹,这些不仅是步兵们的噩梦,连装甲部队中的坦克、装甲车都得躲得远远的,否则天灵盖被掀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而力神运输机却不仅仅可用来做单一的运输任务,是一款中型多用途直升机。在快反旅里,它是一个多面手,不过很多时候都习惯于发挥它的运输『性』能,比如在机舱口架上机枪同样可以为乘坐该机遂行机降任务的部队提供火力掩护,客串武装直升机使用,其骄傲的资本就在于『操』控『性』强、功率储备足、维护简便,可以说搭载不同设备之后它可以摇身一变成为不同用途的飞机,运输物资、人员,或者巡逻、通讯联络等等。

三台涡轮轴发动机为它提供强大动力,机身后部的『液』压『操』纵尾舱门可让1.6吨货物或者同重车辆驶入,腹部有五百公斤吊重的挂点,挂载钢索以调运物资或者专用吊舱执行其他用途,可在机舱增设座椅运载27名乘客,折叠座椅后又变成了救护飞机安放十五副担架或伤员,以近六吨的最大载重起飞,能有以每秒六米左右的爬升率、两百多公里的时速,达到八百余公里的航程,是空中突击营深爱的多面手。

由于空中突击作战方式是一个新的课题,所以在快反旅中唯一存在的空中突击营是一个很另类的部队,它从实验『性』质部队走到快反旅的火力支援类部队已经可以说是实力所致、规模所限,换句话说在当前的整个世界和快反旅面临的可能『性』任务面前,该营显得因过于先进而显得有些“多余”,所以总参谋部直属特种部队司令林学文提出要快反旅调该营执行战场支援任务时,快反旅旅长郝林海没有皱半点眉头,反而看到了整支快反旅出任务的希望,并多次嘱咐空突营一定要好好表现。

事实上,被林学文抽调来的空突营编制是很大的,仍然有实验『性』质的该部队配置了三个空中突击连和一个运输大队、一个后勤保障连,不含营部战机和官兵在,核心装备是27架“夜鹰”武装直升机和16架“力神”运输直升机,其人员、武器装备、飞机维护设备及零部件等都可以以空运方式机动,这也是快反旅的共同特『色』,当然也是林学文要求他们一同前去执行任务的理由之一。[]大国无疆48

话又说回来,不管空中突击营的装备如何先进与奢华,在此次行动中,他们依然是被林学文当做支援力量使用,不过该支援力量之强大与任务的艰巨『性』是相符合的,否者也不会把动用如此顶级的作战部队。后方力量在进行积极的调动,身处前线的部队也不是毫无作用的,他们也在积极行动。

“报告师长,侦察营报告他们已经发现日军混成旅团的骑兵联队藏身之处了!”

“侦察营好样的,老子正是有气儿没处撒的时候,总算冒出一个出气筒来!”

孙绍夫接过通讯兵手里的电报报夹,自己看起电报内容起来,被山口雄一那厮折腾得脸青鼻子黑的孙绍夫立刻换上笑容,打不死城里的一大群日本小强,孙绍夫还是有能力干掉一个骑着马儿的日本小矮子的。

下午四点,嘉义城里的爆炸声依然不减,十四号中午十九师打掉了日军嘉义城城内沿防线,再往城中心走,日军的固定工事群和被改造的房屋建筑里,已经有了不少无辜的中国平民,也正是因为有他们存在,十九师没有继续进攻下去,反而放弃了不少已控制城区,这样做自然是避免交战中造成同胞的无辜伤亡。

然而,日军常设师团之所以是精锐就是作风顽强、敢打敢拼,然而也有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基层军官权利和欲望都太大,他们渴望战功的急迫心情是山口雄一弹压不住的,他们需要更多的杀伤敌人、建立功勋,因而非常崇尚进攻和战术反击,这也是日本常设精锐师团的一大通病。

而且,面对步步后退也可以说是不得不后退的中国进攻部队,山口雄一这个老畜生也自以为绑架中国平民的战术得当了,通过适当的反击造成中国军队更多的伤亡,进而削减中国军队的进攻力度,以达到坚守的目的,所以他也倡导反击,而且这一次反击力度还不小,他们甚至动用藏匿于外围的骑兵联队,希望能通过骑兵偷袭十九师的炮兵阵地,打掉为帝国陆军带来无穷噩梦源泉的中国炮兵部队。

山口雄一甚至在通过无线台发布反击作战命令的时候,甚至已经臆想到精锐的骑兵联队,铁骑滚滚、刀光闪闪、枪响人倒,第二师团精锐的骑兵联队一定能将十九师的炮兵们杀得东奔西逃、把一门门炮全部炸毁……试想没有了火炮的中国军队,必将陷入更加困窘的境地,大日本帝国的陆军勇士们一定能坚持到胜利,甚至消灭在嘉义的全部中国军队。

然而臆想就是意-『淫』,山口雄一完全没有想到他的电报发『射』出去究竟意味着什么,首先就是把自己的指挥部在哪儿暴『露』得一览无余,通过成熟的无线电定位技术,山口雄一的老巢设置在嘉义城内的火车站成了“公开的秘密”,再次就是把骑兵联队带入了覆灭的深渊,没有山口雄一的命令,十九师无论如何在短时间内是找不到故意躲藏的骑兵联队了。

现在倒好,骑兵联队非常自主自愿的奔向十九师炮兵团所在地,殊不知那里已经有个大口袋扎好,就等着一匹匹战马、一个个矮子往里面钻,孙绍夫这个自诩为流氓师长的强人,他更愿意知道是侦察营的武装悍马车强悍,还是日本骑兵联队的东洋战马利索。

最后,他的反击命令让一个个靠中国平民做挡箭牌避免覆灭消亡的日军官兵们,离开了挡箭牌冲向了死亡,让本身非常几千号人守卫小小一个嘉义城兵力非常充裕的他,反而很快陷入了兵力捉襟见肘的境地,为中国军事史上的首次斩首行动完美成功可以说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当然现在的他正意气风发的调动部队,离死亡还剩下不少时间呢!

“日军的反击时间是在下午3点15分左右,各级部队要做好应对准备,小日本子竟然大胆妄为的主动出击,咱们非得把日军打出血来不可,否则根本对不起冤死在炮火之下的同胞们!”孙绍夫紧握着拳头,狠狠的说道。

“离日军反击还有两个多小时,我想日军的骑兵联队此时已经从藏匿地出发,正向我们炮兵阵地赶来,其发起攻击的时间也应该和城内日军的反击时间相同,同时对我军展开进攻,假如我们不知道日军即将反击,那后果可能就有点严重了!”

李应元知道基层部队官兵此时心理情绪非常之大,愤怒可以使部队战力倍增,但也容易造成过失『性』失误酿成巨大损失,然而就在官兵们急需发泄的时候,日军主动找上门来,这种好事儿真的是打起灯笼也难找。

“二十一师发来消息,他们已经在做相应准备,并询问我们能否有能力吃掉日军骑兵联队,是否需要他们增援?”孙绍夫看了一下通讯兵递给的电报,一脸坏笑的看着沙盘说道:“在日军全线反击之下,我们用来对付日军骑兵联队的兵力的确有些少,但我相信师侦营搞掉一群小矮子是十拿九稳的,要不然在二十一师兄弟面前我们可就丢大发了!”

“要是真打不掉日军骑兵,我看侦察营也用不着挂着尖刀部队的号子了!”

“那是,真要是打不掉,我只能让林学文将军的人过来表演表演,好好羞死那群自诩为兵王的小伙子们!”孙绍夫一脸诡笑的说道,他和山口雄一一样已经在脑海里浮现出胜利的场景,也不知道老天会让谁笑到最后。!~!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