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四十九章 抢戏的空军

第四十九章 抢戏的空军

:晚上有事,早点上传上来。

“嘉义战役开始以来,我军从未要求空军支援,今天是个好日子,咱们要拿日军的骑兵联队开开荤,咱可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往后的日子里肯定用得上空军兄弟的,也为了感谢过去空军兄弟的帮忙,咱们今天这顿荤菜就把空军叫上,让他们也好热热身!”

孙绍夫安排完十九师侦察营伏击日军第二师团计划后,突然想到用一个营的兵力对抗一个整建制骑兵联队,为了确保十拿九稳就必须有所准备,二十一师和自己这边同样要面临城内日军步兵们的反击,没有多余的兵力可供调配,在这个时候他想起了嘉义战役中一直未登台亮相的空军,说是好东西自然要大家分享,但其实是孙绍夫为更快全歼日军骑兵联队做好周全准备。

按照计划,反击的日军骑兵联队主要目标直指十九师炮兵团所在地,也就是嘉义东城外的炮兵阵地成了日军趋之若鹜的香饽饽,为了好好迎接从阿里山余脉山区里出来,不再四处藏匿反而主动进攻的第二师团骑兵联队,整个十九师的侦察营已经做好了周全准备,甚至还知会了二十一师,别老想着和十九师抢肉吃。

第二师团独立骑兵联队编制有些怪异,没有大队这一级单位,直接编有三个步枪中队、一个机枪中队、一个炮兵中队,加上通讯、医务、兵器等用途的专属部队,官兵将近有一千多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和它们的名字相符合,他们是骑兵联队所以机动全部依靠战马、驮马,算是一个师团里战术机动能力最强的。赤井春海把宝贵的骑兵联队交给山口雄一,就是希望后者能灵活运用这支宝贵的机动打击力量,去完成一切非常关键『性』的行动。[]大国无疆49

微风轻轻吹拂着大地,静静的平原上放眼望去一片碧绿,荒废的土地上杂草丛生,在侦察营二连三班曾经逗留过的那个小山坡附近,用工程机械特殊施工过的稻田已经变了模样,一道道巨大的壕沟中停放着一辆辆待命的轻装甲化的武装悍马车,沟壑的顶部搭着棚子,棚子上盖着伪装网和野草,费尽心机的伪装就是要让侦察营的车辆得以隐藏,在炮兵团火炮阵地甚至几个预备阵地周围,都挖了大量的陷马坑和藏有官兵的战壕,无一例外,所有的一切都被完美的伪装起来,从远处看去十九师的炮兵们依然在认真的打*炮或者做着其他事情,俨然一副日军待宰羔羊的模样。

十一月份温暖的阳光照『射』着大地,湛蓝的天空上白白的云朵在阳光的抚『摸』下倍显韵白,偶尔掠过天际的鸟儿振奋着翅膀在活动,天地之间是那么的静谧与安详,骑着马儿成群结队的在这郊外游『荡』,一定是一件非常惬意的好事,而此时日军的一个骑兵联队的确是这样,在美好的里一千多战马结成标准的圆筒阵型,根本不管马蹄下是不是肥沃的田地,抱着骄傲的姿态雄赳赳的前行。

“联队长,旅团长来电询问我们是否已经到达指定位置?”

一匹战马飞速奔到阵型的最前端,好战的多田佑一总是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通讯兵的报告没有打断他的好兴致,牵着缰绳、半眯着小眼儿,他挥了挥戴着白手套的手臂,说道:“回电旅团长,我们已经就位,很快就能向中国军队的炮兵阵地发起突袭!”

信息很快以无线电波的方式以光速传递开来,在山口雄一得到回复后不久,孙绍夫也得到了相同的消息,俩人不约而同都产生了笑容,谁先死、谁会死、谁会哭,俩人眼前不禁浮现出自己所希冀的场景,而后几乎是在同时下达了内容不一的命令。

“联队长,我们是不是应该派出几个斥候前出侦查一下?”

“没什么好侦查的,在这一览无余的平原上,我的望远镜和我的双眼,都不会欺骗我的。”多田佑一冲自己的参谋扬了扬挂在脖子前的望远镜,然后挺直了腰板,抽出了雪亮的武士刀,扭头冲着身后的一队队日军骑兵们,大声吼叫道:“帝国陆军的勇士们,加速前进!”

原本像是在郊外旅游踏青一样的队伍,立刻热闹了起来,上千匹战马以各中队为集团慢慢展开、加速,但精锐毕竟是精锐,前进中的骑兵联队始终保持着完整的行进队形,没人说话、更没有人嬉闹,骑兵联队以一种经济速度向目标挺进,静谧的大地上出现了一种特殊的韵律,铁骑滚滚、杀气浮『荡』……

“还有十分钟进入我军伏击阵地,注意警戒!”

侦察营二连三班的薛成华以及他所在的侦察班,一连、三连、迫击炮连负责阻击日军骑兵联队,而整个二连尤其是他们的三十多辆悍马,自然成了此次伏击战中封口袋的主力,日军妄图偷袭的炮兵阵地前沿,一连、三连战士们手里的自动步枪,还有一挺挺轻机枪、重机枪,以及一门门迫击炮,都是收割日军骑兵联队的大杀器,还有一部分是真正的战场屠杀大杀器,他们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师长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么小场战斗竟然还把空军叫上!”

坐在悍马车里静静等候日军进入伏击圈的刘杰,很想不通干啥玩意儿要空军掺和一下,难道空军战斗机上的机枪威力要比自己『操』控的重机枪大得多?停放在大沟壑、头顶上还有棚子和伪装,命令下达之后所有的战车只需沿着退入沟壑的缓坡冲回地面即可,到时候二连主要的任务是利用防护力强的悍马车,用车载武器和步兵堵住日军后退之路,另外两侧已经有大壕沟、地雷阵等着日军骑兵主动突围,到时候孙绍夫邀请来的空军战斗机们就可以展开大屠杀。

可以说这样做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在平原地区阻击日军骑兵是很困难的,没有险要的地势可供利用、没有充足的兵力完成铁桶合围,更没有富足的时间充分准备,十九师能够做的就是在扛住城内日军反击的同时,让侦察营单独面对日军骑兵联队完成炮兵和火炮的保护任务,加入空军支援是为了最大化保障胜利的举措。

绕过了没什么异常的低矮山坡,日军骑兵联队离正忙得不亦乐乎的十九师炮兵阵地越来越近,城里的日军已经在零星反击,暂时处于防御态势的十九师前线官兵呼叫火炮支援的频率越来越快,虽然炮击的主要目标是开阔的街道或者建筑废墟,阻止日军反击的最佳方式就是准确的炮击,所以骑在战马之上的多田佑一通过望远镜看到了一个个中国炮兵班,正在各『色』旗帜和军官的指挥下,发『射』炮弹,每一门炮响多田佑一仿佛看到了日军尸体的横飞,心里既嫉恨的同时又窃喜得很。

还没等他高兴多久,负责为炮兵团防守的步兵们好像发现了日军骑兵联队,布置在阵地周围的步兵们开始集结起来准备对抗日军骑兵,但人数却非常少,而且显得很慌『乱』……这一切都看在多田佑一的眼里,他咧嘴一笑仿佛已经看到了一门门火炮和一名名炮兵毁在骑兵联队的枪炮之下。

抓住机会,多田佑一高高举起他的武士刀,雪亮的武士刀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一阵耀眼的闪烁,从上向下挥舞的武士刀和多田佑一的进攻命令同时进行,一匹匹战马在日军士兵的吆喝和鞭笞下加速奔跑起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惊恐的十九师炮兵们再也没有打*炮,在阵地上『乱』成一团,而防御的步兵们也打出零星的子弹,整个大地仿佛只剩下日军骑兵们的集团冲锋,轰隆隆的马蹄声汇成死亡之曲的前奏!

“八百米、六百米、四百米……起!”

一声命令很快通过步话机传递至所有参与埋伏的部队指挥官耳朵里,随后在日军士兵们的注视下,离他们还有近四百米远的炮兵阵地前,原有的绿『色』田地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掀开伪装后的一道道战壕、一挺挺黑洞洞的机枪和自动步枪发出了死亡的邀请,而已经加速起来的一千多匹战马是不可能及时刹住的,多田佑一看到了中国军队的埋伏,略略扫了一下防御阵地的规模和兵力,『露』出一笑后反而更加放肆起来,很明显他认为那么一点点步兵是挡不住骑兵联队的冲锋的。

他或许是高兴得太早,不断挥舞的武士刀是最佳的军官证明,欢笑的脸部肌肉还在舒张的时候,从侦察营一连某位狙击手的一八式半自动狙击步枪里发『射』出来的一颗滚烫子弹,以难以察觉的自转速度飞窜进了多田佑一的脸部,强大的动能立刻转化为狂热的杀伤力,专用的狙击步枪子弹其恐怖的杀伤弹头将多田佑一的面部彻底毁了,强大的侵彻效果体现在他脑部的彻底稀烂和后脑勺的不翼而飞,红白之物飞溅于忽上忽下的马屁股之上,而他的尸体很快跌落于马,随着奔腾而来的战马,很快化为马蹄下的一团肉泥。[]大国无疆49

更多精准的子弹像暴雨之前的零星雨滴一样击中冲锋中的日军骑兵,一个个军官很快和多田佑一一样化为面目全非的肉泥,而气势雄浑的骑兵冲锋根本容不得半点犹豫和不决,作为常设师团精锐骑兵联队的士兵们,在失去指挥官的时候并没有半点动摇,坚决的拿出骑步枪向伏击的侦察营『射』击,虽然迎接他们的是更多的子弹,一挺挺重机枪、班用轻机枪、自动步枪发『射』出来的子弹像瓢泼大雨一样撒向日军骑兵,更多的日军跌落马下、而不少战马也中弹倒下,强大的惯『性』让他们一起扑向大地,然后让后面奔行不停的战马碾成碎肉……

“嗡嗡嗡……”头顶上的马蹄声渐渐弱下不久,一辆辆动力澎湃的武装悍马冲出了伪装壕沟,三十多辆悍马很快在日军背后排成了一条钢铁战线,动力强劲的柴油发动机发出仿佛要择人而撕的怒吼,在装甲防护下戴着钢盔帽、眼戴防风镜的机枪手们已经就位,哗啦上膛的金黄『色』子弹在静静等待怒放的那一刻,战马与悍马之间的终极对决即将上演。

“呜~呜~呜~”突然,从西南方向的高空之中出现了一架架战机,四架空军特派飞雕战斗机战斗机就像是在高空巡猎的老鹰,看到了地面上一群群待宰小鸡一样,他们是孙绍夫特意邀请空军过来会餐的,看到了一群快速移动的骑兵部队撞在了一条钢铁弹雨组成的铁墙上,而后面的骑兵还在妄死冲锋,机会相当难得。

俯冲盘旋下来,四架战斗机很快从侦察营步兵防线、武装悍马阵线之间区域笔直飞来,三架战斗机呈品字形掠进,第四架战斗机殿后收尾,仿佛一支夺命的毒箭箭头一般,在一队队日军骑兵惊恐的目光注『射』下,“毒箭头”开始喷冒火舌了。

最大平飞速度近五百公里的飞雕战斗机,此次前来助战每架战斗机都挂着一枚一百公斤特殊炸弹,由于军队弹『药』统一化,所以战斗机原有的二十毫米机炮换成了威力更大的二十五毫米机炮,虽然载弹量有所降低,但装满了弹『药』的四架战斗机足以带给日军相当多的惊喜。

长机的瞄准器里刚刚出现奔行中的日军骑兵,飞行员便毫不犹豫的开始倾泻火力了,两侧机翼里的四门机炮同时开火,硕大的机炮炮弹打中日军骑兵毫无意外会让后者变成两截,即便是比人肥硕得多的战马,也会直接分成两半,连坦克顶部装甲都承受不起的二十毫米机炮岂能是肉身动物能够承受得起的。

日军为了快速突入炮兵阵地而排成的骑兵冲锋阵线在俯冲战机的面前,仿佛是一条宽阔的目标线,机炮不停的喷『射』出夺命的炮弹,四架战斗机从日军骑兵联队冲锋阵型上空掠过之后,已经给该阵型留下大片大片的残肢断臂、大块碎肉,而后一个转身,四架战斗机很快排成一个更为怪异的阵型,从空中俯视观察,构成飞行编队阵型的四架战机构成了梯形的四个顶点,间距更小的两架战斗机几乎是机翼要相互接触了,而跟在后面的两架战机之间间距就要大得多,连守在炮兵阵地前沿的侦查营营长都不知道这四个疯子一样的空军战斗机飞行员要干嘛。

答案很快揭晓,飞回来的四架战斗机以怪异的梯形队形再次接近日军骑兵冲锋区域,突然之间滞后的两架战斗机也就是梯形底边两顶点、飞行间距还挺大的它们,挂载机腹的特殊炸弹脱离机体开来,以一种抛物线的姿态撞向地面,还没弄清楚此举有何意义的官兵们,突然发现那两枚做抛物线飞行的炸弹撞在了地面上,轰然之间凝固汽油弹炸裂开来,两团巨大的火球猛烈崩裂开来,一朵朵燃烧着的粘稠燃烧剂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飞溅开来,而这个时候飞在最前面的两架战斗机也投下的特殊的炸弹,炸弹还未触地爆炸的时候,四架战斗机已经快速脱离火海,飞在至安全地域后摇了摇翅膀,向陆地上的兄弟们示意一下后便飞走了,殊不知他们刚才干了些什么。

特殊的队形和极快的飞行速度,让投掷凝固汽油弹的战机没有受到大火的丝毫影响,包括低空扫『射』在内,四架战机在交战空余逗留时间不到十分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但他们带来的影响却是极大的。

“燃烧弹,是燃烧弹,看样子一定是凝固汽油弹。”

四团炸裂开来的火球瞬间将日军骑兵冲锋区域笼罩了很大一部分,因爆炸而四处飞溅的粘稠燃烧剂,像是狗皮膏『药』一样粘在任何东西上都猛烈燃烧,一队队躲之不及的日军骑兵和战马被溅上了不少,猛烈的大火迅速燃烧扩大起来,痛苦的惨叫和哀嚎顿时响彻大地,日军士兵痛苦的脸庞像是扭曲的麻花一样难看,痛苦的跌落于马下后疯狂叫喊嘶鸣,撕心裂肺的灼烧弥漫于心间,痛苦得只能倒在大地上不断翻滚企图熄灭身上的大火,但像是有万能胶水一样的燃烧剂扒不下来,反而让身上更多地方燃起大火。

“啊~~妈妈呀~啊!!”

痛苦哀嚎的日军士兵惨叫着脱掉身上沾满火苗的军装,脱衣的速度远远赶不上火势扩大的速度,疯狂的在地上打滚,丝毫不顾忌身后不断冲来的战马,而那些皮肤上沾了凝固汽油的士兵就更惨了,拼命的扒自己的脸颊想把那些油腻粘稠的燃烧剂扒下来,但很快手上也沾上了,熊熊大火立刻在皮肤上猛烈烧起来,危急之下不少人主动拿出了刺刀,直接把燃烧的手臂砍下来,甚至有人直接用刀割脸,或者举枪『自杀』。

痛苦的不仅仅有日军士兵,那些沾上了燃烧剂的战马同样经受不起灼烧,痛苦的哀鸣伴随着发疯似的狂奔,撞到了不少痛苦的日军士兵后还在疯狂奔行,跑着跑着就突然扑倒在地,抽搐之后口吐白沫,任凭烈火在身上熊熊燃烧,肥壮的战马渐渐成为马肉,一股股特殊的香味儿弥散开来,掺和其中的还有日军尸体烧成焦炭、野草燃成灰烬、武器弹『药』殉爆装『药』燃烧的味道……

躲过了战斗机扫『射』和燃烧弹的幸运日军还是有不少,看到这种人间地狱的场景已经彻底失去了此时正在打仗的觉悟,使劲勒住缰绳停止惊恐得狂奔的战马,稍稍的木讷立刻成为瓢泼弹雨中的一个马蜂窝,俗称被打成了筛子,看到这样的场景原本在炮兵阵地上演戏的炮兵们驻足不动了,他们没有举起武器『射』击,而是静静的看着在火海中的日军士兵和战马,侦察营官兵的武器仍然在不停的开火,一颗颗子弹和一枚枚炮弹仍在日军人群中发挥作用,这时候战斗已经不是消灭日军,而是为他们解除痛苦。

“子弹上膛,『乱』枪扫『射』!”

坐在悍马车里的薛成华等二连官兵,从头到尾看到了整个空军表演的全过程,没有惊叹、没有害怕,他们仿佛看到了一幕人间地狱突然呈现于眼前,滔天大火、炙热高温、难闻气味儿、罪恶嚎叫,一切的一切都是人间地狱必备的原料,可现在明显不是欣赏空军表演成果的时候,稍稍的木讷之后取而代之的是一连串的『射』击命令。

“噔~噔~”一辆辆悍马车上的重机枪开火了,包括刘杰在内的所有重机枪手只知道在悍马车慢慢前行的时候,按下扳机不停的转动枪口,向那些在地狱中挣扎的日军士兵和战马扫『射』,12.7毫米的重机枪子弹威力巨大,一颗子弹足以打死一匹战马更能将人活生生打成两截,但此时此刻机枪手们是在不停的倾泻弹『药』,被打成一块块碎肉是很明显的结果。

幸存的日军士兵很快被打死、死去的日军很快化为火海中的一部分,渐渐的嘉义平原上枪声停了、炮声也停了,嘉义城内的日军反击作战也没了,枪炮声渐渐消停,硝烟飘渺、惨叫空灵,战争的罪恶此时渐渐被宁静所取代,小小的嘉义城安静了,炮兵阵地前沿的伏击阵地也安静了,噼啪作响的小火仍在传出战争的残酷嘶鸣,没有派上用场的雷场很快被工兵们整理干净,干完活的侦察营官兵们围着一片修罗地狱面前,原本绿油油的大地此时已经成了黑底『色』,能燃烧的都烧完了,只剩下红彤彤的枪管、炮管、刺刀……也还能见到不少的血肉模糊的残肢断臂,这些是二连的重机枪手的杰作,其他步兵们都静静的坐在悍马车里看完了一切,就像是在欣赏电影,真实而又恐怖的血腥大片。

“看到这个场景,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我妈给我烤红薯!在煮猪食的时候,把鲜嫩的红薯放进灰堆里,猪食煮好之后,放进去还是红皮鲜嫩的红薯已经变得皮子黑黑的熟透的烤红薯,好香,好像!!”

刘杰背靠在悍马车上的防护钢板上,刚才被打红的重机枪就在他面前,但他眼里只看着那片修罗地狱,取下防风镜和钢盔,活动了一下酸痛的手腕,脱下战术手套,刘杰『揉』搓了一下火热的脸,一声长叹,没有半点呕吐的意思,因为他是职业军人,更是一名中国军人。

“战争本来没有罪过,一点一滴的杀戮逐渐让双方的仇恨扩大开来,究竟是谁更残忍、谁更有错?算了吧!”取下头盔,薛成华靠在悍马车上,掏出裤兜里的香烟,给每一个兄弟散上一根,休息之后他们还得干活,收拾这片修罗地狱。[]大国无疆49

“日本人在把我们同胞当成挡箭牌的时候,就应该意识到他们会有更悲惨的下场!”孙绍夫乘车来到修罗地狱现场时,看到的已经是部分场景,另一部分已经被侦察营清理了,像耕种一般把地给犁了、盖上了运来的泥土,而没有被整理的地方,依然在无声的诉说战事的惨烈。

点上一支烟,孙绍夫向在场的官兵们致以胜利的笑意,看到那些忙忙碌碌的十九师官兵们,再看看地上化为灰烬的日军官兵和战马,把燃着的烟扔在了地上,作战靴使劲的碾压之后,香烟陷进了泥土里再也看不见,看着那斜挂在天上的太阳,说道:“军人心中疑和平,军队永远信战争。”

“师长,从天堂到地狱,日本人路过人间!”李应元再丢给孙绍夫一支烟,笑眯眯的说道:“可惜啊,空军本是配角儿,但转瞬之间却成了主角,好强大的抢戏做派,抢得好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