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五十章 这有何难

第五十章 这有何难

“怎么样?老伙计!”

“感觉特困,好想大睡一觉,从北京飞南昌再接着飞台中,将近九个小时的辗转飞行,说不累那是假话,现在全身都是汗啊。”

林学文和总参特种部队特派飞行领航机组组长开着玩笑,从北京能快速准确的达到台湾台中,这领航机组的确是功不可没的。虽然从北京出发是阳光灿烂,到了台中已经是繁星点点,执行整个运输任务的飞行机组们算是完美交差了,但林学文所统帅的官兵们却还有更为艰巨的任务等着他们。

黑夜里的台中机场难得地灯火开放了一次,执行为快反旅空中突击营后勤运输的空军运输机已经在浙江金华和台湾台中两地之间跑了两次,从北京远程奔波而来的他们还没接收地面引导降落的时候,他们已经去执勤第三次运输任务了,也是飞行机组换班之后的首次飞行任务。而就在林学文他们的运输机刚刚完成卸载工作之时,天空中又传来了一阵阵嗡嗡声音,不可能是刚起飞的运输机组,那还能有谁?空中突击营的直升机机群已经在地面引导之下,赶来降落来着。

“从金华到南平再到厦门,从厦门横跨台湾海峡直到台中,将近八百五十公里的航空距离,出发时间稍稍晚于我们,但怎么现在才到?”[]大国无疆50

林学文正犯『迷』糊的时候,旁边的一个地勤技师转过身来,对着武装到牙齿的林学文说道:“这位司令,你就不知道了,这批直升机义务充当运输机使用,他们已经在台中和厦门之间飞了一个来回了!”

“那你知道他们为啥要飞一个来回吗?运输的又是什么?”林学文心急的问道,他可不想执行任务之时却收到空突营不能高效率出动的坏消息。

“这我就不知道了,司令要想知道答案,可以去问问引导着陆的导航员,或者直接问飞行员吧!”说完,地勤技师专心致志检修起运输机来,从北京飞到台湾来,将近两千公里长途飞行,飞机的状况到底如何以及恢复飞机的良好『性』能,这些工作可不是这时候都准备吃了夜宵、洗洗睡了的飞行员该做的事儿,他们搞地勤的就是忙这个。

没得到答案,林学文叫了一个少尉军衔的特种兵过来,让他把自己的包裹带到临时营地去,自己整理了一下仪态,大步向直升机临时着陆场走去,改明儿这些直升机就将转移到空军为他们腾出的专属基地去,这时候也只能将就着在此落地休整。

一架架武装直升机、运输机正盘旋着,在挥舞着荧光棒的地勤引导员指示下,慢慢着陆停下,轰鸣的引擎和呼啦啦高速旋转叶片,让整个由空军停机坪改成的直升机着陆场上热闹非凡,不久之后一架架直升机稳稳停靠在指定位置,坐空军运输机从金华赶过来的直升机地勤技师们赶紧就快步赶上去,接下来的工作将由他们来负责,而飞行员们则慢慢开始下机、集合。

“同志们,下面我向大家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这次任务的总指挥,陆军少将林学文。下面,我们有请首长给我们讲话!”

空中突击营营长高志军自己就是个武装直升机飞行员,飞行时间超过两千个小时的牛人,他是第一个安全着陆的,正指挥着其余直升机着陆的时候,看到了远远走来的一身标准陆军豪华装备的林学文,着陆完毕之后他召集飞行员们做任务小结,开口就把一旁如同标杆一样矗立的林学文拉进来,噼噼啪啪整齐的掌声之后,林学文不得不走到队列前来开口讲话。

“同志们,大家辛苦了!总参谋部分配的此次任务十分艰巨,也非常富有意义,我希望同时我也相信快速反应旅空中突击营的全体官兵们,能够非常完美的完成好此次任务!”本来林学文是想说,小伙子们跟来不了这边的特种部队飞行员们同样优秀,不善于表达更善于作战的他,还是选择了比较稳妥的官话,滴水不漏总比歧义百出好得多。

一阵掌声之后,林学文站在了一旁,而高志军中校一脸笑容的回到队伍前面,声音高亢的说道:“咱们快反旅就是军队里的一把尖刀,而我们空中突击营就是这把尖刀的刀尖,急、难、险、重的任务非我们莫属。今天带大家执行了一趟看似多余的横跨海峡飞行任务,除了完成了伤病员运输任务之外,我相信大家经过本次飞行任务之后,对台湾地区和海峡海洋气候都有了更多的了解和适应,同时也增强了我们的夜航能力,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希望大家好好休息,用最佳的状态完成首长交付给我们的任务!!”

听到这话以及后面更加热烈的掌声,特种部队出生的林学文真有些受不了,在特种部队里只有命令与服从,根本不像这种常规现役部队,官兵们的关系和战斗力都需要紧密的团结与不断的鼓励,特种部队里更多的是依靠艰难的训练和真实的兄弟情感,在常规部队里不可能真正做到“不抛弃一个战友,不放弃一个目标”,人走人留对于常规部队而言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而一旦进入特种部队,那就注定与自己的搭档成为对子,在任何艰难困苦的训练与作战中,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兄弟、把自己的信任交给兄弟……

“常规现役部队是依靠多兵种协同、全体官兵团结、武器装备先进等拥有强大战斗力,他们能执行部队应用方面的多重任务,而特种部队是依靠高超的单兵个人素质、依靠团结紧密的生存精神,在任何作战背景之下完成看似不可能的任务。也就是说常规部队靠大集体,而特种部队靠个人或者兄弟。”

林学文脑海里突然闪现的念头,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误,反正他看着面前的这群天之骄子,突然想起了在临时宿营地里的那帮兄弟,每一个人都有属于各自的集体,每一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归属感,对家庭如此、对工作集体也是如此,此刻林学文看到小小的一个空中突击营如此团结。

林学文突然好想回到自己的营地,去看看那些多年来生死与共的特种兵们,说不定完成任务之后,就再也看不到某些人的面孔。而眼前的这支部队,他们是常规部队,更是常规部队中的骄子,死伤对于他们而言或许是有些遥远,死伤个别战友对于一个大集体而言波澜不会很大,但死伤对特种部队而言却又是如此之近,伤亡对于特种部队在感情上而言如同失去亲兄弟。

和个别飞行员简短交流了一番,林学文匆匆回到自己部队的临时营地,刚走进自己的临时指挥帐篷里,通讯兵就走近上来说道:“头儿,陆军第十九师通报,下午四点许,他们在空军的协助下消灭了日军的骑兵联队,扫清了后顾之忧。另外,我们的营地已经建设完毕,所需的直升机紧急着陆场已经完工,我们所需要的情报也准备就绪,就等着我们赶过去了。”

“还有什么消息没有?”林学文放下自己的头盔『摸』了『摸』自己的平头,端起水杯畅饮一口说道。

“暂时没有!”

“那你这样,立刻去联系军情局相关人员,让他们即刻起把破译的台湾日军每一份电报都递交一份给我们,顺便联系一下海军陆战队的王司令,告诉他我要借东西!”林学文有点霸道的说道。

“头儿,能说说借什么吗?”

特种部队里大部分是军官很少有士兵,只有很少一部分新加入特种部队的士兵还挂着几期士官的军衔,大部分都是尉官甚至校官,军衔是对士兵能力和荣誉的一种标志,特种部队更是一支崇尚荣誉与使命的钢铁部队,而打从第三集团军特种侦察营开始就跟着林学文的通讯员,也是一位上尉技术官了,在无线电通讯方面能进入特种部队可见其能力之强,当然也可以从他和林学文言谈之间看出关系之硬。[]大国无疆50

“现在还不知道,你只需要问王淼生司令,他愿不愿意借,答应下来了我们再去海军陆战队里挑!”

林学文的霸道是不无道理的,接下来要执行的任务非常艰巨,机会只留个有准备的人,而灾难也能止于未雨绸缪,执行此次任务中空突营和十九师都会竭尽全力帮助,但他还有一些放心不下,总感觉有些地方没做好准备。

林学文的请求很快传递至海军陆战队司令王淼生的耳朵里,没有半点犹豫他便答应了林学文的请求,而消息传回的时候,林学文正在临时宿营地里和一群准备休息的特种兵们聊天拉家常。

“等了好多年,终于等到了该我们出动的时候,这心情是激动加兴奋啊!你说是吧,头儿?”

“看来你挺好动的,都上床了还擦枪,那支枪肯定也要擦,就不怕憋不住『射』了出来?”林学文和中尉开了一个玩笑,营帐里的其他几位特种兵听出了意思,脸上都『露』出各种各样的笑容。

“不怕,咱还是处哥呢,不会憋不住的!”放下擦拭得油亮的一八式自动步枪,连同榴弹发『射』器、手枪、匕首、刺刀等都擦拭得干干净净,冰冷的武器散发着嗜血的寒光,但他的主人却心情坦『荡』的开着荤玩笑。

“头儿,你说咱们特种部队怎么会干起武装警察部队的活?城市作战与解救人质相结合,小日本可是一下子给我们出了两个难题,要让我逮着山口雄一那小子,非得把他脑袋给撬开,看看里面到底是豆腐渣还是水,只有脑子进水的人才会干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去他娘的武士道!”哗啦一声,一个擦拭完自己匕首的特种兵直愣愣的躺下来,自动步枪也被当成了老婆似的,靠在他的左边一同休息,半眯着眼看着转来转去的林学文,说道:“头儿,听说日本的武士刀不错,我一定要一把好的,到时候千万别让我上缴哟!”

林学文点点头,正准备给钻进睡袋的他来上一脚,通讯员来了,叮嘱一番之后他回到了指挥部,拿到了陆战队司令的同意电报,脸上总算是『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狰狞的脸部伤口让他显得特别嗜血,叫上通讯员向机场的空军后勤部借了一辆车,很快向驻扎于台中,即负责守卫港口和纵贯线铁路物资运输通道的海军陆战队指挥部开去,他需要借调海军陆战队的步战车、装甲救护车、医疗救护人员等,第十九师答应了会为任务提供全程支持,但毕竟前线部队作战自己也有伤亡,十九师师属医院已经饱和,为了避免意外发生,他需要充实前线的医疗力量,海军陆战队自然成为首选。

和王淼生安排完海军陆战队特派医疗救护组,即三辆步兵战车、两辆装甲救护车、两个救护组以及额外增加的四名医术精湛的医生,该救护组当夜就开始出发,到十九师师部医院后再休整,最迟在明日中午完成一切准备工作。

安排完医护力量之后,林学文心里的石头算是落地了,残酷无情的战争中谁也不能预料会发生什么事情,做好一切该做的准备是应该的,所以林学文回到空军机场后又去空中突击营询问了一下情况,得知飞行员们已经休息、所有直升机状态良好、士气不错等情况后,林学文这才回到自己的营地准备休息,而这时候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两点。

清晨的起床号是一阵巨大的轰鸣声,空军在台中最大的机场即林学文等人入驻的机场,每天早上都有共计二十架的轰炸机起飞,他们例行执行对高雄、基隆等港口以及两地日军兵营、仓库、集结地等目标的补充轰炸,总之就是要让两地的日军始终处于被动挨打局面,让两个港口始终处于瘫痪状态,让日军得不到本土补给,逐步削弱其反抗力量及斗志……所以,巨大的轰鸣声自然让难得睡一个懒觉的空突营和特种部队官兵们从睡梦中醒了过来,按照计划他们要在九点整才出发去距离台中八十余公里之外的嘉义,既然醒了就没有再睡的道理。

起床、洗漱、收拾东西、吃早饭……15日清晨,总参特派特种部队第一次没有晨练,而空突营的官兵们也在做着准备,武装直升机开始挂载武器了,把特种部队护送至嘉义前线回来,他们就该转移到专属基地里去了,而后就会一直以那个基地为根据地,对特种部队在嘉义的任务提供快速支援。

八点过,16架在机场停机坪上一字摆开的“力神”多用途运输直升机已经开始装载货物,特种部队以及他们需要的武器装备、弹『药』物资等将这些运输直升机负责运输至嘉义前线,吊装和机载两种方式都有。十九师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一个小型机场,而参与护送任务的只有四架“夜鹰”武装直升机,它们已经开始挂装火箭弹、机炮、多管速『射』机枪等。

九点整,四架武装直升机慢慢离开地平线,然后低垂着脑袋慢慢向中高空飞去,一架接着一架,而后才是十六架运输机,不到十分钟所有飞机就已经离开了机场向嘉义飞去,四架武装直升机中有一架飞在最前面、一架飞在最后,另外两架在飞行编队的左右两侧护航,八十多公里的距离对于时速在两百公里以上的机群而言不过是二十余分钟的事情,如此之快的速度甚至让人觉得可以直接奔赴高雄去,让赤井春海那小子先尝尝特种部队的厉害,但此次任务仅限于山口雄一,所以即便只有二十余分钟的短暂旅程,空突营依然要飞、特种兵们依然要坐,为了机降任务两者都需要适应。

“偶滴个神,这就是传说中得空中突击部队?还真他娘的先进豪华啊!”

临时充当十九师抢修的直升机机场护卫部队的十九师侦察营二连,在接到贵客要来的消息后,以最严整的军容和最高的防范要求将机场周边警戒起来,看了看自己乘坐的悍马,在整个十九师里是最棒的,但再看看空中的直升机,刘杰一下子就知道啥叫差距了。

“啥时候咱们也能坐一回直升机?”

一架架运输直升机开始降落,而四架武装直升机则扩大了防御范围,那挂在机翼两侧的武器可不是一般化的杀人利器,真要是对付一架轻装甲化的悍马车,用不着火箭弹、机炮什么的俄,就那多管速『射』机关枪能以每分钟上千发的『射』速让一辆悍马化为一堆废铁。薛成华『摸』了『摸』自己班上的悍马车,再看了看空中悬停的“夜鹰”武装直升机,只能摇头感叹。

第一个跳下直升机的是林学文,很快他就被十九师师长接走了,随同他离开的还有他的通讯、参谋等人员,孙绍夫已经在其师部反复研究由十九师牵头制定的三份作战计划,就等着林学文来敲定或者否定,而其他特种兵们则很快下机、帮助物资卸载等,最后机场里只停下八架力神多用途直升机,其余八架运输机又在四架武装直升机陪同下返回台中空突营专属基地机场,他们剩下的工作就是等候特种部队的召唤,及时提供运输和火力的支援。

“这次我一共带了五个中队过来,陪同过来的还有快反旅的空中突击营,我们要利用机降手段突袭日军在火车站的指挥部,需要他们的运输机运输,至于武装直升机则是提供火力支援和战场遮断任务,确保我们能脱离虎『穴』。那个海军陆战队的特派医疗救援组,就是考虑到你孙老弟的医护力量有限,特意借来以防万一的,十九师受伤的兄弟同样可以救治……”

“其实我们十九师是有能力拿下嘉义城的,二十一师在南线提供的掩护足以确保该地日军覆灭的必然『性』,咱们缺的就是应对日军无赖战术的手段。”孙绍夫说着,带着林学文到嘉义城城区模拟沙盘前,指着一些尚存建筑物说道:“纵贯线铁路贯穿该城,但日军已经通过爆破城墙和沿线建筑斩断了铁路线,火车站成了一个诸多民房之中的孤岛。”[]大国无疆50

“今晨六点至此,我军和二十一师的合围推进速度降到了最低限,进攻部队甚至能够听到民房里同胞们的喊话,乞求我们不要再进攻,否则被囚禁的国人就将遭到屠杀或者误伤!经过昨日下午的反击失利之后,加上其骑兵联队的覆灭,城内日军现在已经不足两千五百人……”

孙绍夫在一旁不停的介绍城内的情况,对日军这一战术他虽是恨之入骨,但却有显得无可奈何,一种有力量十足的拳头却只能打在棉花上的痛苦感觉。而一旁的林学文,则是一脸专注的看着火车站以及周边地区的地形地貌。

“战役计划我们自己有,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火车站的确切情报,山口雄一的指挥部到底设置在哪里?周围防御兵力、武器装备、反应时间等我们都需要有了解,尤其是山口雄一的指挥部位置准确与否,将关系到我们斩首行动能否成功!”林学文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已经把军情局关于嘉义方面情报的底儿都给捞了。

“嘉义火车站在纵贯线上算是一座中型的火车站,作为交通枢纽上的一个商业小城,该火车站有四座钢混结构仓库,因为有八条停车车道和一条行车主干道,所以要在火车站两侧穿行,应该有地下通道。其他的房屋建筑都不够防护要求,所以我们认为最有可能改成指挥部的就是地下通道,能够很好避免我军炮火袭击的也就是它了!”

孙绍夫的话让林学文表示满意,立刻指着沙盘中的火车站说道:“我希望立刻安排我的人参与到十九师的进攻当中,主要目的是全面对火车站完成一次侦查,我希望孙师长能够给予密切配合啊!”

“这有何难?赶紧让你的人换装吧!”孙绍夫热情的和林学文握了握手,然后笑呵呵的跟着林学文去安排工作,他非常期待十九师侦察营未能完成的侦察任务,放在总参特种部队手里迎刃而解,包括解决山口雄一那畜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