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十七章 挑战底线

第十七章 挑战底线

“冲突,是指双方对立的、互不相容的力量或『性』质(如观念、利益、意志)的互相干扰。”躺在床上的林学文正读着心爱的字典,从字典中他已经学会了不少的新字,并且学会了不少英文词汇和德文词汇,当然这一切都还得感谢他手中的字典,诞生于张宇之手的集繁体中文、简体中文、读音、德英两文的注释,之所以要用上英文和德文,那是因为集团内雇佣的不少工人都是德国人和以英文为日常用语的人,员工们学习各种语言是很有必要的,包括拿枪的。

“不就是干架的意思吗?干嘛要写得那么文揪揪的。”杀猪匠一直对林大学士的文揪揪倍感不适,所有人当中数林学文的文化成就最好,而他自然也就强势占据了老末的位置。

“所以你的识字考核能不及格都是有原因的,你要是这么写在试卷上,教官不给你个大叉才怪!”林学文习惯『性』地准备翻到下一页的时候,耳朵接收到了不该这时候接收到的讯息,那就是长鸣的警报。“我擦,快快快!!”意识到有事儿发生后,睡上铺的林学文立马将字典丢在了一旁,轰的一下就跳了下来,而下铺的杀猪匠也在收拾东西了。

两人是结成了学习互帮小组的,所以林学文跳下来很快整理好自己行装之后,也赶紧帮自己的队友石大勇整理行装。“肯定有大事儿发生了,警报一个劲儿地猛叫唤!!快点,快点儿!”一连连长唐仁辉最先装备完毕,赶紧跑来帮其他人整理,当然嘴巴也没有空歇。

一分钟后,中重集团保安公司的三幢住宿大楼就开始不断跑出全副武装的队员,而两分钟之后,占据了正南、北、西三个方向的三幢住宿大楼所围成的u型中心广场上,也就是平时收『操』之前队员们最后集结的广场、早训集结场上,所有全副武装的队员们全部到齐。而每一个连队身后的一辆辆绿『色』涂装卡车、吉普车也轰隆隆地启动完毕,随时准备迎接队员们的登车。[]大国无疆17

“今天,是检验你们三个月训练成果的时候。三分钟之后开始领取演戏弹,五分钟之后各连连长向营长领取任务单,二十分钟后必须全部奔赴任务地。”命令完毕,三个营的营长很快就跑步过来和张宇对表、领取任务单,而其余人也开始有序的领取弹『药』。二十分钟后,一辆又一辆的卡车和吉普车陆续驶出营区奔赴他们各自的任务所在地。

“清晨的阳光永远与跑步的汗流浃背生生相惜,夕阳的美幻肯定伴随行军的号角灿烂夺目。”在摇晃不堪的车内,才能认识一千个基本汉字的队员开始了调侃。

“想不到你的文学功底竟然如此深厚,当然脸皮的厚度也是如此。估计咱火力班的马克沁重机枪都奈何不了你的脸皮,班长肯定和我持相同意见,是否?”

瘦皮猴的狡诈依旧,不过说话已经不再带脏字儿,这可不能不说是一个极大的进步。“你们能不能安静一点儿,本来车子就摇晃得紧,还一个劲儿的吹牛鼓噪,要是有多余的劲儿就下车去跑步前进!”得到任务分配的班长肯定不愿意这会儿就打击众人的志气,留存更多体能以完成演习任务才是最重要的。

“吱!”的一声,一连的车辆几乎同时发出这样的叫声,随之所有车辆都全部停了下来。而后,从车厢不断跳下的队员们开始就近集合整队,在这一片丘陵地带展开伏击演习就是他们今日的主要内容,当然对手此时还不得而知。

“个人工事非常重要,保命的不是你头上的钢盔,而是那胸墙、那战壕、防炮洞什么的。”班长很快就招呼众人开始土木作业,而后方不远处排里的迫击炮班也在紧张的构筑阵地。

中重集团保安公司保安人员编制只有一个团的规模,采用经典的三三制作为基本编制构成,一个连有三个排和一个连指挥部,而每一个排都有三个12人制的步兵班和一个同样十二人制的火力班,所以瘦皮猴他们所在排里当然也有自己的火力班,而他们自己班上也有自己的一挺机枪,虽然马克沁够笨重不能作为班用机枪使用,但谁叫他们保安人员呢,以防御为主自然可以用上这么一个步兵大杀器。

而排直属的火力班可就和步兵班不同了,他们装备的武器除了柯尔特手枪是可以在海外购买到的,装备的迫击炮可就属于保安公司直属军工厂独创的。迫击炮独有的结构简单、制造便捷等特点,很快成为直属军工厂成立之后的第一项攻关产品,不到两个月时间就将两个型号的迫击炮生产测试完毕,之后就快速列装进了保安队。在测试中,迫击炮体现出来的快速装弹、28发/分的高『射』速、轻质量、简便『操』作等特『性』,尤其是它弯曲的弹道更是非常适合于打击隐蔽物背后的目标,当然其直接『射』击能力也异常卓越。由此,它很快成为保安队的作战利器,并很快装备到相应的单位之中。

正在快速布置炮击阵地的迫击炮班也就是六个人的一个小班,不过没人干轻视他们手中掌握的两门60毫米迫击炮,当然就更没有人轻视更大的81毫米口径的迫击炮、75毫米野战炮之类的东西了。这些东西放在这个时代的中国西部,简直是难以想象的大杀器,但这一切的的确确存在于小小的一个团之中。

演习很快就开始了,由一营一连装扮的运输车队沿公路由远及近地开来,而二连的任务便是快速伏击这支运输车队,当然一连的任务肯定是保证车队免遭突袭。

双方的“大战”很快以迫击炮的演戏弹炸中运输车,弄得排头和排尾的卡车不少的红油漆,这一信号立马标志这袭击与被袭击的演习正式开始,随后不断有迫击炮弹落入车队里而车队的运输兵们也很快跳出车内依靠车体进行还击,轻重火力也一并向山坡上倾泻。

橡胶做的弹头虽然不会致人丧命,但打在身上还是异常的有感觉的。尤其是那些带颜料的手榴弹、炮弹,只要被炸中肯定会在身上留下明显的“负伤”或“阵亡”痕迹,没有参与演习中负三营三连的队员就在双方之间当评委,随时把那些已经明显被炸成碎肉的队员罚出战场。

双方的交战时间并不很长,占据地理优势的二连很快就把车队消灭得干干净净,不过战力不弱的一连也给了二连半数的伤亡,一个被全歼一个差点被打散建制,这场演习和以往的结果几乎相同,不过另一个地方的而演习结果可就不同了。

二营的演习地点设置在了一幢幢已经画上了“拆”字儿的旧居民区,砖瓦房和茅草房鳞次栉比的拆迁区内,经过一定的改建之后成了二营演练城市攻防作战的良好场所。负责防守的是二营,进攻的自然是三营,负责当裁判的是一营的三连,战斗几乎和那边的野外袭击与防袭战同时开始。

“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这句话在这片‘城市’里看起来就不再适用了,防守的队员可以躲藏在房屋内、或者在重要地域建立阵地顽强阻击,当然也可以分散开来层层阻击进攻方,总之有很多种方法可以用来防守,但进攻的很多时候都处于明处,而防守的却在暗处,如此态势的攻防战肯定有利于防守,但规则的倾斜却让这一切改变了不少。

既然已经是城市防守了,那就说明进攻方已经确立了较大的战略优势,而防守方肯定会有许多的资源产生了匮乏之处,由此规则规定了进攻方的弹『药』是处于近乎无限状态,而防守的一方却要时时注意自己用一颗就少一颗的子弹或者炮弹。

较量非常的惨烈,到处都是呼啸而过的炮弹、狙击手的子弹,当防守的队员满身红颜料地结束训练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有些不公平,比如一发迫击炮炮弹扎进了一间茅草屋,结果里面所有的藏匿人员都会被判做重伤或者牺牲,而一个狙击手的子弹击中了一个战士的胸膛,留下了一个大大的红印,但却只被判为重伤,哪儿来威力如此之大的迫击炮炮弹?哪儿会有威力如此之小的7.62毫米子弹?

当然,这些训练的规则肯定存在不少有问题的地方,但通过这样的训练的确让不少人快速学会了适应战场,将平时所学快速结合实际情况来使用,对于快速提升一支部队的战斗力非常有利,这种训练方式一直延续到共和国成立之后经历的各场大战,野战军的野外作战、警备军的城市作战、公安部队的城市反恐作战等等也都是当前这些训练慢慢改进以后的进化版,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这边的军事训练搞得如火如荼,而那边的第一届政党大会开得也是热烈异常。在美国立业之后不久,张雨生俩人就直接地对所有华工都表明了如此作为的目的,无非就是信不过国内的各种政党、军事团体,确立了依靠自己的力量建立一个强大的共和国的目标,不少人也是在那儿以后更加努力的工作,而等到了今天,等到了回国的各种发展态势都比较好的时候,建立政党的事情终于在集团成立了两个月后提上了日程。[]大国无疆17

年2月25日,以“科技强国、教育固本、全民共和、复兴中华!”为政治目标的复兴党,确立了以建立高效行政的『政府』体系与法制健全的法治社会、建立科技与工业稳步进步、建立医疗教育与公共福利事业有力发展、建立经济与社会民生和谐进步、建立强大国防与文化繁荣的新中国奋斗纲领,当然更多的内容就和全世界其他政党的成立没什么两样了,党的章程、组织等等内容都严格依照张雨生的多方剽窃内容而制定。

总之,政党的成立并没有令张宇感到兴奋,反而有了更多的责任感,不过令他最感兴趣的还是党章里的那一句“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这句话才是他最需要的。

演习结束之后,特意安排完队员们的清洁工作之后,张宇还是习惯回到军工厂去看看,毕竟自从和陆荣廷的那次不欢而散之后,张宇就已经有了随时要和他发生大规模冲突的思想准备,但除了思想准备,还需要自身实力的强大才行。集团改组、柳州统治权的夺取、政党的成立之类事务张宇肯定是不擅长的,这些还是张雨生的内行,而他则需要做的就是监督好集团的各项生产正常进行,重点关注保安公司和军工厂的发展。

保安公司什么时候正式变成正规军是张宇不知道的,但他知道保安一旦改名为军队,那所有的意义都不一样了,尤其是中重集团在柳州在整个广西的地位和形象问题都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广大民众富裕起来的带头人将很快成为他们的统治者,而一直相处融洽的集团工作人员也快变成『政府』工作人员,当然这些变化估计只要一些时间就能让广大人民适应,但前提是中重集团有那个能耐让别人允许进行这一切改变,其中最大的障碍自然是陆荣廷。

军力继承自前清的陆荣廷,其实对于地方的管理和影响并不大。集团的调查结果反而显示不少人民群众愿意跟着集团脱贫致富,也不愿意承受军阀『政府』的无休止盘剥,所以一旦广西发生政治动『乱』,广大人民群众肯定是站在集团这边的,不过令人难以忽视的还是出自于陆荣廷的军事力量。

辛亥革命之前,满清在广西的军力只有六十三队巡防队,士兵两万人。其中陆荣廷只有十七支并且驻扎在偏僻的南宁,实力远远不及当时驻扎在桂林的王之祥,但是上天垂怜了他,让他得势当上了总督之职,经过一定整合之后他便拥有了着两万人的部队,自然是广西境内最有战力的成建制土匪,桂林和南宁是他的主要驻兵地点,但此时非常不幸运的是柳州恰好卡在了两地之间,而柳州却经过一年多的经营业已变成亚美集团的地盘,甚至是铁路公路沿线的不少地区也是集团的忠实支持群众。

所以,在张雨生不断挑战陆荣廷底线的时候,他可能只需要动动嘴皮子、笔杆子就能成立政党、改制集团、收取民心等等,但最终要迎接陆荣廷脾气爆发的却是张宇,所以他不得不好生利用手里的一千多号人,一比十的兵力比例只能让张宇另外想办法弥补自身的劣势,而最好的方式就是提高单兵素质和武器装备,军工厂就是张宇努力方向的所在地。

“经过多次演习证明,迫击炮和马克沁机枪都是十分有效的作战武器。而迫击炮的『操』作简单、火力强大、『射』速和部署速度快捷等等特点,都是十分符合未来战争发展的。”张宇看着一门门崭新的刚下生产线的迫击炮,很是满意地对着身旁的王汉明说道。

迫击炮的整个发『射』过程的原理异常简单。在发现并瞄准目标后,将迫击炮弹从炮口滑进炮管,依靠其自身质量使炮弹底火撞击炮管底部的撞针、或者依靠其自身质量滑至炮身底部,待『射』手『操』作释放撞针后,撞击炮弹底部底火。底火被击发后点燃炮弹尾部的基本『药』管,随后捆绑在弹体外面附加『药』包内的火『药』亦被点燃。虽然炮弹与炮管之间有一定的间隙以保证炮弹滑落,但是弹体外部的闭气环仍能形成极大的膛内压力,推动炮弹出炮口并飞向目标。

迫击炮的这种简单的发『射』原理决定了迫击炮弹不能与炮管紧密贴合,因此不能依靠膛线使炮弹产生旋转以稳定其飞行方向,转而使用尾翼稳定装置来保证其飞行姿态。所以往往战事一起,炮手可以很快就把炮管、底座、支撑机构等架设好,略略调试之后便可快速发『射』,所以这样的武器自然能成为二十世纪初步兵作战利器,也自然成了二世为人的张宇俩必须先搞出来的利器,而且继承于亚美集团的中重集团并没有令人失望,很快就完成了60和80毫米两个等级的迫击炮武器设计、制作、试验、量产。

“迫击炮好是好,不过就是炮弹的威力和『射』程不令人满意。热兵器时代还是要考验交战双方的火力打击力度和速度,而火炮自然是不可或缺的主力。”张宇心里一番计较之后,停下了抚『摸』迫击炮的手,继而对着王汉明问道:“我们的步兵炮弄得怎么样了?”

“柳钢提供的钢材完全其强度和耐压度能够符合迫击炮和轻型火炮的炮管制作要求,但105毫米以上口径的火炮炮管却不能制作,满足不了太大的膛压要求。不过钢铁公司已经开始集中力量研究更好的炮用钢。。。”

军工厂刚一成立,集团就迅速调集了不少技术能手来组建属于共和事业的第一座军工厂,化工、钢铁等公司也大力支持武器的生产制造,王汉明也就是在那时开始成为军工厂的负责人,而他上任后不久便接到了两个任务,第一是解决步枪和子弹的问题,第二就是各型大炮的研制生产,有了运输车辆到欧洲销售的船队从欧洲运回来的各国各型火炮作为参照,工厂的进度很快,不过还是遇到了瓶颈,那就是材料问题。

毫米野战炮、155毫米榴弹炮等等都可以暂缓发展,咱们这会儿的对手连机枪多没有几挺,弄那么多大炮没什么用!还不如先设计出自己的步枪和轻重机枪为好,对了,你去把他们几个叫过来,我这儿有些图纸咱们一起研究研究!!”

一直以来,张宇就在不断的做着剽窃的事情,一来二去都形成习惯,当然这次也不例外,毕竟习惯都已经快要成自然了,一时半会儿还真不想改变了。当然,在这些事儿的时候张宇根本就不用顾忌大哥的所作所为,用他的话来说,那就是双方都不是好人。一个贪心不足蛇吞象,结果遇上一个存心滋事甚至要夺地盘的主,那最后的爆发也就是因为一点点小事儿,然后就是闹得不可收拾,最终一放倒下而另一方站起来。

张宇就是希望倒下的不是自方,当然最好不是自己这边,要不然之前忙碌的功夫全白费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