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五十一章 谁死 (续)

第五十一章 谁死 (续)

第五师坦克团是一支纯正的坦克部队,基本战术单位是三个坦克营合计九个坦克连,一个坦克连由三个排组成,每排四辆坦克加上连部两辆,即14辆坦克构成一个坦克连,加上营部、团部还各有两辆坦克及一辆坦克指挥车,所以该坦克团拥有着包括四辆指挥车在内共计138辆坦克,加上其直属的自行火炮营、维修保障连,该团是真真意义上的“履带式”作战团。

可惜的是,日军发起进攻的部队当中只有可怜的二十四辆蒙皮坦克,将近一比六的比例叫人如何能够分得均,也就是说第五师坦克团将近六辆坦克去对付日军一辆坦克,僧多肉少的局面之下团长陶伟果断下达命令鼓起全团士气,能者上、弱者下,他可不希望第五机械化步兵师光是凭借其他几个机械化步兵团就把日军给打趴下了,再往后,哪儿来这么好的装甲兵锻炼机会?

硝烟滚滚、沙土弥漫,第四军进攻桃园的出发阵地很快变成了阻击阵地,第十一摩步师在看热闹,和他们一起的还有第四军炮兵旅,此次参与装甲会战的仅第五师一家,而细分下来之后第五师派出的只有一个坦克团和一个机步团,日军在进攻当中派出了步兵跟随坦克进攻,而第五师自然也不甘落后,派出的是一个以步兵战车为主要作战装备的机步团跟随坦克团行动。

天气晴好,万里无云,大地上一片热闹。日军第五师团放弃了固守,主动向第四军发起进攻,这既是秉承了他们很有历史的进攻传统,也是在困难局势之下不得不做出的举措,他们的目的自然不是寄希望于一次进攻就能歼灭或者击溃中国军队,而是『逼』迫第四军遭受一定损失而不得不后撤。真要是死守在已经破烂得不成样子的阵地上等候第四军发起进攻,那与等死是没有区别的,固守是死、后退可能晚死,第五师团只剩下进攻一条路走。

“嗡~嗡~嗡”巨大的引擎声是坦克团二二式主战坦克发起进攻的死亡之曲,桃园周边地区并不是丘陵密布,近乎于平原的地形非常适合于机械化部队作战,一辆辆雄赳赳的主战坦克高昂着火炮,碾压着一切敢于阻挡的东西,履带翻腾搅起一堆堆青草和泥土,裙板上沾满了泥巴,上百辆主战坦克一起进攻发出的轰鸣声晃动着大地,站在几公里外都能感觉到大地的震动。[]大国无疆51

“呜~轰”一辆坦克首先冲过了一个小山丘,嘶鸣的引擎让坦克轻而易举冲上了山丘,而后巨大的惯『性』让它在空中滑翔了一小段距离后轰然落地,坦克优良的机械『性』能让它只是在坠地之后一个小小的自沉,然后又威猛的向前冲去,而日军那边的坦克『性』能明显不如二二式,如同一头头缓慢爬行的蜗牛,日军的步兵都是以步行的方式跟随前进,反观第五师的部队,坦克团冲锋在前,紧跟在后的履带式步兵战车也不甘落后,甚至隐隐有赶超主战坦克群的态势。

“最前面的一连注意吸引日军坦克,二连、三连守住我营两翼。团长说了,他会指挥一营和三营完成两翼包抄……”坦克团一营营长收到陶伟的命令后,立刻明白团长是要包了这群鬼子的汤圆儿,明白团长意思之后,他立刻在装甲指挥车里向全营官兵下达了命令。

“一营的小伙子们,都加把劲儿,咱们要活活把日本鬼子给撕碎了!”担负左翼迂回的是坦克团一营,而跟随他们的是机步团的一个主力营,不到十五吨的二二式步兵战车可谓是轻便得很,一营的行动完全跟得上,而且该营还不满足于担负坦克的护卫工作,他们车上的25毫米机关炮也是能力超强的,有着“战场大扫帚”之称的自动供弹机炮,也是日军蒙皮坦克的噩梦。

日军的前进速度虽然慢,但第五师这边的速度可谓非常之快,参加装甲会战的两军之间本来只间隔了十余公里,二十分钟不到两军的前锋就只相差两千米左右了,日军八九式坦克的57毫米火炮,『射』程虽然有五千米以上,可炮弹初速太低,不足四百米每秒,所以即便是用上穿甲弹也难以在两千米距离上击穿50毫米厚的钢质装甲,更别说二二式主战坦克上百毫米厚的前装甲。共和国陆军装备的二二式主战坦克,装备的是105毫米线膛炮,两千米距离上非常容易打穿100毫米以上装甲,在白天作战使用穿甲弹甚至可以在两千米距离上击穿400毫米左右的钢质装甲。

日军惊恐发现中国军队的坦克太过于硕大魁梧,光是那恐怖的炮火口径就让他们感觉到后背发凉,为了保证作战效果就不得不缩短两军交战距离,发挥他们57毫米火炮的威力。而正面面对日军坦克的是一营一连,他们最主要的活就是吸引住日军,保证其余部队的迂回包围成功,至于什么时候开火,一千米左右都不算晚。

黑烟滚滚、引擎嘶鸣,晃动的大地随着两军之间距离的渐渐缩小而愈加震撼,跟随在日军进攻坦克身后的日军士兵们惊恐的发现,对面的中国军队竟然一个人也看不到,清一『色』的装甲车轰隆隆的向自己碾压过来,一种仿佛要将一切碾碎的震撼感让他们悄然之间不知不觉便躲在了坦克后面,深怕看见那些吃人的机器,手里的三八式步枪紧紧握着,不少人还捏了捏身上的手榴弹……

“还有一千二百五十米……”

“通知二营,狠狠的打击日军前锋,将其黏住同时让机步团负责掩护,坚决不让日军士兵靠近我方坦克。一营和三营不必继续迂回,向日军后方斜向突击,切断日军后撤之路,具体作战让他们自己琢磨!原则只有一条,必须把这股日军给吃掉,尤其是那些蒙皮坦克!”坦克团团长陶伟狠狠的说道。

急停、瞄准,坦克团一营顶在最前的十辆一字排开的二二式主战坦克,通过无线电协调指挥,几乎同时急停下来,坦克稍稍往前坐了一下后恢复了平衡,而主炮经过略略调整,一阵清脆的“膨~膨”声之后,十辆坦克的炮口冒出一阵青烟,全身往后稍稍一沉,『射』出的穿甲弹已经轻轻松松穿透了日军八九式坦克的前装甲,炙热的钢铁『射』流让坦克内的日军顿时归西,威力削减不少的穿甲弹还钻出了第一辆坦克,狠狠的撞在百余米之后的日军第二梯队坦克上,或者将躲在坦克后面的日军士兵给钻个透心凉,飞溅而出的金属『射』流和坦克破片也让步兵们遭了秧。

“我滴个神啊,小日本鬼子的坦克也忒不禁打了吧,一营的兄弟十发十中,已经有十辆蒙皮坦克趴窝了。营长,我们直接『插』过去吧,否则汤都没有了!”一营的指挥车里,通过潜望式观察镜看到了刚才那一幕的参谋,赶紧向营长说出自己的建议。

“联系机步营,我们要去吃肉,他们去不去?”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之下,营长果断的做出决定,团里的决定很大程度上是让各营自主发挥,只要有机械化步兵的掩护,就算是正面强行突击进攻他都无所畏惧。

一营很快做出了调整,紧跟他们的机步营也快马加鞭调整方向,向日军斜向冲去,负责正面进攻的坦克团二营和机步的一个营又快要打开杀戒了,坦克发『射』之后机动躲避间隙里还要重新手动装弹,可那些步兵战车上的机关炮却不会那么麻烦,自动供弹的大杀器立刻响彻一片,咚咚咚的大口径机关炮瞬间将已经成为废铁的日军坦克打成一堆烂钢铁,而那些躲藏在后面的日军士兵们也没有放过,机关炮『射』速虽然不快,但胜在威力巨大,被一颗二十五毫米机关炮炮弹命中的人别想还有全尸。

本来担负侧面迂回包围的一营和三营很快完成了调整,他们距离日军侧翼实在太近,不足六百米的距离上,坦克行进之中一营三营快速急停、瞄准、开炮,然后突进躲开日军火炮,而在坦克行进间隙之内担负跟随掩护的步战车也可以『露』脸了,步战车的左右两侧都开有『射』击孔,步战车上的机关炮零星发『射』着夺命之弹,而车载步兵们则通过『射』击孔向日军跟随步兵们倾泻着弹『药』。

一百多辆坦克几乎是围歼二十四辆日军坦克,坦克之间的真正对战没有持续五分钟便宣告结束,二营成了此次坦克会战的最大胜利者,但其他两个营也收获不小,完成突进合围之后,将近一个联队的日军士兵们成了盘中菜,可以想象在一堆堆已经化为熊熊燃烧废铁的坦克之间,日军第十一步兵联队残存士兵们在各级指挥官的命令下,躲藏在弹坑、浅沟等地方,仓促构筑防御阵地,掷弹筒、迫击炮等像是挠痒一样,而轻重机枪的子弹也是给装甲战车们点亮一串串火花而已。

一直以来没有派上用场的第五师坦克团自行火炮营总算可以闪亮登场了,他们紧随于正面突进的二营背后,122毫米榴弹炮的威力可是不小的,装甲自行化的榴弹炮采取的是自动供弹,几乎是收到炮击命令后的第一分钟内便展开就位,两分钟之内便打出的校正炮弹,三分钟之后便是炮群集体怒吼了。

日军第十一步兵联队是第一支覆灭在装甲部队怀里的日军成建制部队,在被团团围困的情况之下,他们的轻重武器根本对参与围困的步战车、坦克构不成威胁,而坦克炮、机炮、步战车车载步兵单兵武器等等,俨然就在第十一步兵联队周围构筑起了一圈钢铁堡垒,堡垒之外的自行火炮营则畅快的炮击着,这样的单方面屠杀让没有炮兵的原口初太郎气得吐血,让第四军的其他部队尤其是炮兵旅更是摩拳擦掌,要不是刚才对日军炮兵阵地出力太猛,这会儿邓拉本军长一定会让他们参加到定点打击的实战训练当中,考虑到以后还有战事,所以该旅只能眼睁睁看着坦克团的自行榴弹炮营屠杀日军步兵们了。

原口初太郎在关键时候又做出了一个愚蠢的决定,第五师团骑兵联队上千名官兵、战马被他勒令去拯救被围困的十一联队,可以想象一群高速冲锋的骑兵部队向一支武装到牙齿的装甲部队进攻是何等的惨烈,在近战距离之外重机枪、机炮像是死神的镰刀一样收割廉价的生命,步战车里的步兵们只需要在『射』击孔里瞄准『射』击即可,远了直接点『射』、对幸运的日军骑兵则用自动步枪扫『射』……

炮火准备持续了十五分钟,而后坦克团和机步团便交替着向中心合围前进,一路上用坦克的同轴机枪、高平两用机枪,机步团更是首次在实战中充分发挥步战车『性』能,机炮的远距离重点目标清除、车载步兵们的移动状态『射』杀,步坦协同进攻之下第十一联队很快崩溃,在奉劝投降无果之后,在一串串重机枪、机关炮和狙击手的点杀之下,日军十一步兵联队很快从地球上抹去了,屡屡准备焚烧联队旗都在狙击手『射』杀之下宣告失败的十一联队,被完整缴获联队旗便正式宣告他们成了继滨田联队之后,日军第五师团第二个成建制被除名的精锐联队,史上最悲哀的一个协同坦克进攻的步兵部队。

紧接着下来遭殃的便是桃园残存日军,原口初太郎剖腹『自杀』之前向驻守在台北的第四十一联队发去了死守的命令,并让驻守在花莲的独立混成步兵旅团,让他们放弃防守台湾东部,快速增援台北、加强台北防守。并向东京发去了诀别电报,第五师团的覆灭只剩下时间问题,而在嘉义地区、高雄挣扎的日军第二师团,他们的未来又该在哪儿,赤井春海仍在苦苦等待本土支援,殊不知他们所参与的战争已经是高度现代化的战争,每一天都有新的战事、新的局面,毕竟台湾这个岛实在太小太小,两军共计十余万的部队搅合于一个岛上,一周之内便知道结果一定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大国无疆51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