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五十二章 结束,嘉义

第五十二章 结束,嘉义

11月15日,台湾战争爆发的第四天,黎明的到来如同地狱迎来新春一样令人兴奋,已经残破不堪的嘉义小城里,第十九师和第二十一师将日军第二师团独立特混旅团残存千余名官兵团团围住,黑夜里不断传来的枪炮声和闪亮于夜空的照明弹,一同编制成一曲黑夜奏鸣曲,日军趁夜间组织反击、兵员调配和物资运输,白天里不敢做的都只能藏匿于黑夜当中,然而十九师和二十一师是不可能给予他们机会的,一次次反击被打破、出现于街道、废墟等地方的任何日军士兵都会遭到无情屠杀。

刺眼的阳光穿透薄薄的云层照『射』在城市上,吱吱燃烧的废墟里传来阵阵尸体的焦臭,繁华的街道已经面目全非,暗褐『色』的鲜血染红了街上的砖块、石头,散落的武器零件丢得到处都是,偶尔出现于街角的野狗,嘴里啃噬的一定是恶臭的尸体,嘉义战争才进行五十多个小时,给日军的感觉仿佛是过了五个月一般。

天空中突然传来阵阵嗡嗡声,躲藏在地堡或者有中国人做挡箭牌的房屋里的日本人不敢『露』头出来看天空中究竟是什么东西,藏匿于中国军队已控制地域内任何可能地方的狙击手们是开战以来造成日军官兵们死亡惨重的罪魁祸首,因此在白天没人敢『露』出自己可爱的身子,对于天空中飞来的飞行器,他们也没那个眼福欣赏。

“上尉,一分钟准备!”飞行员大声的对着机舱内的特种兵小队队长说道。

上尉比出一个了解的手势之后,转过身来对“力神”运输直升机机舱里的兄弟们,大声说道:“一分钟准备!”说完,他拍了拍机舱两侧,坐在机舱里脚却蹬在直升机滑撬,手持武器全神警戒的四个特种兵的脑袋。[]大国无疆52

经过抽调之后参与行动的只有五个行动小队,每个小队都是中队里的最优行动小组,每个小组都是十二名特种兵,每个人都是各有特长,但总体上还是细分了通讯、指挥、狙击、火力、爆破、尖兵等任务。

载着五个小队的直升机很快切入了航道,机群在两架武装直升机的引导下在铁路线上空飞行,飞过颓倒的城墙、一座座日军故意爆破来阻拦铁路线的建筑废墟后,不一会儿就快到嘉义火车站上空,机群不再超低空飞行,担负掩护和火力支援的六架武装直升机飞得最高,五架运输直升机稍稍爬升一定距离后就开始减速俯冲,机头略略向上、机尾下垂,向着各自的预停目标飞去。

“十米、五米、三米、一米,跳……”

直升机要在钢筋混凝土结构的仓库上空飞出了一个开口向上的抛物线,在飞行线路的最低点即离仓库顶楼最近,借助这样的飞行方式,特种小队跳下直升机最安全也最快。当然这样的小队是担负警戒的小队,还有负责强攻和搜索的特种小队,载着他们的直升机几乎是在铁道线上空、在两侧仓库区之间超低空盘旋停止着,在负责两边制高点控制的特种小队发来确认安全之后,直升机很快丢下两根绳索,舱内的特种兵很快机降下来,建立警戒防线、汇集所有队员,而后直升机很快离去。

“第一小队、第三小队已控制两侧制高点,第二、第四和第五小队正展开搜索,目前还未和日军发生交火。”各个小队的情况汇总后,跟随第二小队行动的一名通讯兵很快将情况通过背负在身上的通讯电台发送出去,让指挥部及时掌握现场情况。

兵力投送任务完成得非常顺利,日军白天是不敢行动,所以在火车站地区的机降行动没有受到日军的干扰,各个小队展开之后,这才渐渐进入到行动的第二阶段,搜索火车站、歼灭一切看到的敌人,最主要是消灭日军指挥部。

“筱一君,今天的早饭怎么又没有啊?”

钢混结构仓库里,日军将面向火车站站外的那一侧墙壁打了很多的洞,构筑了强大的防御体系,而仓库里的日军很明显是受罪的,不见白天黑夜,饥饿和干渴让不少鬼子兵都晕目眩,几乎快要死去的时候才能分到一坨没有拳头大的饭团和不足五十毫升的水,往往这样就是他们一顿的伙食,而十五号这天,早饭竟然也成了一个遥远的期望……

“没有了,我听说司令部的粮食储备只够我们两天了,早饭被免去、中午饭和晚饭混在一起在下午三点吃……”两人避开了日军士兵,在一个角落里私下交流着帝国军队面对的困境,显然目前缺吃缺喝成了日军最大的挑战,没有伤患就没有累赘,可没有吃喝就真的要命了。

“我们应该向司令部建议,不再为囚禁的中国人提供伙食,否则我们是要饿死的!”军曹狠狠的说道。

……

俩人的对话传入了仓库外靠墙隐蔽起来的特种兵耳朵里,一番手势之后该小队的特种兵继续向前搜索推进,不过又减低速度,避免被仓库里的日军发现,此时他们最主要的任务是找到日军司令部,在白天日军不敢贸然现身,更谈不上四处走动,这给了特种兵们很大的方便,尤其是缺吃少水弄得所谓的日军精锐师团官兵们一个个都精神不振,虽然不吃东西可以活三天,有水喝就能活七天,但考虑到这是惨无人道的高强度战争,对体能的消耗不不能够以普通日常生活来衡量,嘉义战争进入到了十五号,大部分日军就跟快断气儿的绝症老人一样。

嘉义火车站并不大,除了用于囤积货物的仓库剩下的坚固建筑并不多,用于储存为蒸汽火车加水的砖石结构水塔在就倒塌,还殃及了同样砖石结构的火车调度站,连隔壁很小的客运候车厅也被压塌,第五小队搜索到这个位置的时候,更加放慢了速度,按照情报嘉义火车站唯一的一个下穿隧道入口就在候车厅不远处,日军将火车站作为指挥部,时间仓促之间是来不及构筑完整地下交通网的,所以很多时候他们都是在夜间活动,因此第五小队只需细心寻找蛛丝马迹,找到日军在黑夜里来往所留下的痕迹,很快就能发现通道入口。

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五小队的斥候尖兵两人组发现了日军指挥部的入口,一个原本用于穿过火车站的地下通道,通道出口被精心整理过,不知道得还以为是一个被重磅航空炸弹留下的大凹坑,第五小队立刻联系上了第二和第四小队,在火车道对面搜索的第四小队负责封死地下通道的对面出口,第二小队负责掩护,第五小队负责攻入地下通道内。

“强攻器材准备”第五小队队长向队员们比出了一个特殊的手势,在第二小队散开布置好警戒线后,第五小队队员们很快为自己戴上了防毒面具,担负强攻手的三名特种兵取出了眩晕弹、闪光弹和高爆手雷,三个人一左二有的迂回靠近坑道入口,在队长发出强攻的手势之后,三人很快将手里的东西启动并扔进了入口内,三人立刻翻身躲避,一声巨大的闷响后,大地一阵轻微晃动。

戴着红外夜视仪的第五小队的两名突击手很快冲进了坑道内,在耀眼的闪光与剧烈的眩晕中,高爆手雷让守卫入口处日军机枪手当场毙命,同时让躲在坑道内依靠手摇式发电机供电的两名士兵也失去知觉,坑道内顿时陷入黑暗之中,还未等日军指挥部恢复秩序,被震晕了过去的日军当然毫无知觉,而有幸活着的人却什么也看不到,两眼『迷』茫、头晕目眩……而第五特种小队的两名突击手,他们却可以通过红外夜视仪把坑道内的场景看得清清楚楚。

日军的独立混成旅团司令部没有多大,一个能容纳载重汽车通过的地下通道,中部被拓宽了之后充当日军司令部,里面布置了床、桌椅和作战沙盘,靠近候车厅这边的入口处是他们的主通道,而另一头已经堵死,尾端空间全部用来存放军火和少量的粮食……夜视仪下的通道内日军官兵们踉跄的晃动着身子,拼命的『揉』搓着被闪光弹弄得暂时失明的眼睛,在狭窄空间内爆炸的眩晕弹和高爆手雷,没炸死多少人倒是弄晕了不少日本鬼子,那些幸存的胡『乱』的动弹着身子,还有人高声的叫骂着,听口气好像是说一定是大地震了。

然而,浑水『摸』鱼正是好时机,突击手根本没管那么那些人是否还有还击能力,两支冲锋枪瞬间打破了通道内的宁静,刚才已经用上了高爆手雷了,这会儿也没有必要加装消声管,喷冒着火舌的冲锋枪是噬人的利器,还没反应过来什么回事儿的日军官兵很快毙命在冲锋枪下,而后跟进的第五小队队员们更是扩大了战果,只有不到三十人的日军指挥部很快被杀了个干净,情急之下想拔出手枪反击的人是死得最快的,在夜视仪中他们的动作是那么的清晰明了,死得当然也是不明不白,他们弄不明白究竟是谁杀了进来、究竟是谁能在黑夜中杀人如麻枪枪要命……

“取下红外,换战术手电!”这时候通道内没有一个幸存的日军了,第五小队队长立刻让队员们取下了红外夜视仪,打开了自己步枪或者冲锋枪下挂载的的战术照明灯,动作快的很快开启了战术手电筒,十二支战术手电和枪支照明,很快让黑漆漆的通道内顿时亮了起来。[]大国无疆52

地下通道中部,一个内凹的地方俨然就是日军的指挥中枢所在。脑袋被削掉一半的日本军官大有人在,身中数弹全身数个血窟窿的人以各种姿势倒毙,坐在一个挂在墙壁上“武运长久”白底红字大幅前一把太师椅子上,能坐在那个位置上的日军中将山口雄一,胸口连中数弹,如同猪头一样硕大的脑袋被冲锋枪点『射』了好几发,其结果就是大半边脑袋成了地上的污垢,红白相间的东西打湿了他的将服,颓然地趴在桌子上鲜血滴滴答答,把他和一群军官们用来讨论的作战地图破坏了,但第五小队丝毫没有拒绝好意,赶紧收拾了作战地图后,几位特种兵为沙盘提供了照明,第五小队队长很快用照相机从多个角度将日军保存完好的作战沙盘给照了下来。

再用三分钟收拾了日军司令部有价值资料之后,取下了足以证明山口雄一身份的直接证明,比如割下来的带衔军装、一只耳朵、指挥刀、私人信件等东西,这些东西足以表明山口雄一已经毙命就够了。仔细搜罗一阵后,也把其他军官搜查一阵后,第五小队退出了坑道,临走之前还为该通道留下一个定时炸弹,通道主要位置都安装了高爆炸『药』。

出来后发现入口外的第二小队已经在阻击日军。清脆的点『射』声之后倒下一个接一个的日军士兵,发觉司令部或将不幸的日军守卫部队仿佛突然之间吃了好几斤牛肉似的,高度兴奋的端着步枪在轻机枪的掩护下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涌来,可惜布置在制高点上的狙击手们轻而易举将日军的重火力手打死,一个个军官更是被直接爆头,特种兵们下手没有丝毫的怜悯,『射』杀的部位无一例外都是脑部。

“行动成功,孙师长叫你的人赶紧出动,掩护我部撤离!”收到斩首行动成功消息后,林学文第一时间就是让十九师和二十一师赶紧侧击日军,防止日军蜂拥而去包围火车站里的特种部队,他相信训练有素的特种兵们肯定能坚持不少时间,但损失一个特种兵就足以让总参特种部队首次军事行动的完美带来瑕疵,同时也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这是当然!”孙绍夫想要山口雄一的脑袋已经很久了,特种部队成功的信号就是十九师发起又一次进攻的号角,二十一师的进攻也将随同展开,反击以消灭主动出现于街道的日军为主,并不是让两师官兵去冒死营救特种部队,让他们全身而退的早已经出发。

“哧~哧~哧~哧…”不敢在白天里出现的日军此时却如同一群群飞蛾一般出现,蜂拥的向火车站奔去,而一直外围担负警戒任务六架的“夜鹰”武装直升机,很快向火车站周围街道上忘乎所以往火车站冲来的日军官兵们发起攻击,挂载机翼两侧的两挺六管速『射』加特林机枪很快以每分钟上千发的『射』速向不知死活的日军倾泻强大的火力,机头下垂,速『射』加特林机枪很快在街道上划出两条密集子弹线,将一切敢于身处其中的日军士兵搅成碎肉。

负责运走特种部队的“力神”运输机群很快又回来了,不同到来的那时,多出了两架架运输机,而且还来了三架武装直升机,携带的都是清一『色』的57毫米火箭发『射』器,并且每一架运输直升机机舱外侧,都有一名『操』控速『射』机关枪的特种兵担负火力支援手,一架接一架的直升机以难以想象的路线俯冲、抬高机头减速,最后悬停于火车站内,在各个制高点、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一个接一个的小队完成登机,即便有漏网之鱼也被『操』控着速『射』机枪的火力支援手打成蜂窝。

最后离开的是仓库顶楼的特种小队,他们登机的时候,武装直升机已经对周围的日军展开火箭弹攻击,一枚枚高速火箭弹将火车站周围彻底化为火海,滔天火海之间爆炸开来的火箭弹高速弹片无疑是致命的,而等日军冲破火力封锁达到火车站之后,留给他们的是一片狼藉,进入地下通道的日军很快欣喜的发现了一个红灯闪烁的东西,根本看不懂那些一串串跳动的数字,交给军官之后不久,还没弄清它是定时器、还没找出通道周围固定的高爆炸『药』,猛烈的爆炸突然到来,瞬间将地下通道给炸塌,日军储备的弹『药』扩大了爆炸效果,剧烈的摇晃如同大地震一般彻底将日军的指挥部『荡』平,日军宝贵的物资储备成为火海中的燃烧物,或者被坍塌掩埋。

而导演这一切的五个特种小队已经安全乘机离开,地面日军首次见到了直升机,也认识到了这种飞行机器的恐怖,而参与遏制日军疯狂行为的第十九师和第二十一师官兵们,也见识到了这种装备的威力巨大,直升机进入战争高尖端武器装备之时,斩首行动也渐渐成为军事热点。

随后,林学文指挥五个中队的特种兵们,借助日军无法抑制的机降战术,将嘉义城日军掌控区域分割开来,第十九师和第二十一师分别组织不同区域的专属行动部队,在心理宣传攻势之下,同时协同特种兵们的破墙入屋解救人质战术,将日军控制的各个要点逐一拿下,清除掉残存日军,并把同胞们疏散至城外难民点,分发粮食、搭建帐篷、医疗疾患、心理辅导等工作很快展开,惨烈而不激烈的嘉义之战在11月16日下午四时宣告结束,出于未知原因而投降的日军有四百五十人,另外九十多民日军伤兵,五百多日军成了开战以来第四军俘获的最大一批俘虏,当然也是最饥饿、最口渴的一群俘虏。

相比于北线部队,第十九师和第二十一师是不能比较的。作为第四集团军王牌的第五机械化步兵师和第四军最强悍的摩托化步兵师,再加上了集团军直属众多部队,尤其是战力恐怖的炮兵旅,能在14号几个小时之内干掉日军第五师团主力,对于只为于桃园东部三十多公里外的台北,当天晚上就完成了合围,第五师抢占了基隆港,15日下午就消灭了日军第四十一联队,收复了台北尤其是重要港口城市基隆,彻底打通了纵贯线北线。

16日上午,就当南线部队快要完成嘉义这个硬骨头战役的时候,第五师以常人难以想象的突击速度奔袭台湾宜兰,十六日下午嘉义之战结束的时候,该师已经和日军驻**立特混旅团打得火热,到傍晚七点过,用坦克和步兵战车和一支连炮兵联队都没有的地方守备旅团作战,有点大炮打蚊子的第五师已经开始收拾俘虏了,相比于日军常设师团官兵的硬气,长期驻守在台湾欺压在台湾百姓脑袋上作威作福的特混旅团,他们的战斗素质、投降速度和常设师团根本没法比。

也就是说,南线部队堪堪完成一个较大规模战役的时候,北线部队已经获得全胜,第四军军长邓拉本留下第十一师和第五师坦克团留守台北、基隆地区后,第五师出征宜兰之前就让炮兵旅返回台中,准备支援南线作战,到十六日晚九点的时候,该旅已经以铁路和公路两种机动方式返回到了台中,预计在十八日可以做好支援南线战事准备。

南线的战役速度已经让第四军和台湾战争最高指挥部有些不满,第十九师和第二十一师也自知没有颜面,所以第十九师送走了林学文的特种部队,谢绝了林学文留下来辅助他们继续进攻的好意。

空中突击营的好意同样被拒绝了,两个师已经决定要打出自己的面子,嘉义之战已经让孙绍夫等人感觉不爽,请求海军陆战队派一个营押来解走了日军俘虏,十九师开始了短暂的休整,而没有经受多少劳累的第二十一师在十六日晚上八点,连夜向日军已经放弃的台南进军,不到八十公里的距离很快走完,占领一座被日军劫掠一空的空城之后,第二十一师再也走不动了,他们需要救助当地居民,日军撤离之前为了更好防守高雄,劫走了很多生活物资,第二十一师只好在台南边休整边救助当地同胞。

十七日凌晨三点,休整过后的第十九师赶了上来,各自留下一个营负责台南地区防务和治安秩序维持,等候后方派来的政工队伍进驻,安排完这些之后,两师连夜向高雄进军,高雄距离台南并不远,日军把重点放在了城市防守和港口坚守,不到五十公里的距离对于摩托化部队而言最大的阻碍是公路桥梁被炸毁,即便这样于十七日拂晓时分,十九师和二十一师已经抵达高雄外围,不过并没有急着发起进攻,连夜不停机动的他们需要时间休息,但赤井春海可不这么想,日本的本土也不愿再多想。!~!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