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五十三章 “伟大”的首相

第五十三章 “伟大”的首相

“必须有人为此做出合理的解释,必须!而且,就在今天,就在这里!”

昭和天皇犹如一个赳赳武夫一般,在御前会议上上串下跳,把一群大臣辱骂得垂头不动,丝毫动静都不敢有,深怕被气头上的天皇提出来责骂一顿,日本首相滨口雄幸、海军大臣财部彪、陆军大臣宇垣一成,十余位日本内阁高官和参谋本部高级官员、海陆军重要将领,在昭和天皇不断谩骂之时,只能选择沉默。

“11月12号开战,今天是17号上午9点,告诉我,我们在台湾短短五天时间里,失去了多少部队、多少土地,剩余的帝国勇士们,他们还有继续再战的可能吗?他们还有能力继续打下去吗?”

收到第五师团原口初太郎玉碎电报,接着山口雄一中将防守的嘉义失手,他本人也为国捐躯,再后来就收到赤井春海发出的固守待援电报,台北、基隆一线只剩下第五师团残余的一个联队,外加一个战斗力孱弱的独立特混旅团,按以往的损失速度,估计不够中国军队十个小时的消耗,所以台湾北线战事注定失利,而南线战场,赤井春海已经下令收缩防守,能令堂堂大日本帝国陆军常设第二师团收缩防线防守,其真正形势可想而知……这一系列的不利消息相继传回日本,昭和天皇要是再不骂娘,那才叫不正常。

“天皇陛下,我军失利主因可以从特高科发回的情报分析出来,我军首先失败在准备不足,没有预料到中国军队会主动登陆台湾作战、保持高强度的持续作战、以高消耗的现代化方式与我们作战。其次,我军失利在于指挥失利,不应该让各个师团划区而守,在台部没有统一高效的指挥,被中国军队各个击破是必然的。”[]大国无疆53

“最后一点,我军的作战装备明显不如支那人,前线部队报告,中国军队几乎人人一把机枪、一把手枪,不与我军白刃战、不与我军堑壕对垒,其火炮优势更是远远超过我们,第五师团长原口初太郎曾报告,参与进攻新竹的只有中国军队一个师,但其火力却比我们三个师团还要强悍,到了进攻桃园的时候,支那人调集了两个师外加一个重炮旅参与进攻,尤其是他们的第五师,更是一支高度机械化的部队,我们的坦克部队和第十一步兵联队未给对方造成任何损失,很快就在中国军队第五师的打击下全体玉碎,而他们从始至终一个中国士兵都没看到,都是强悍的坦克、步兵战车……”

陆军大臣宇垣一成娓娓道来,战争进行到此,日军的惨败是业已注定的了,宇垣一成早就有不再打下去的想法,这位政治倾向十足的大臣如今是看清了中日实力差距所在,固步自封的日本已经被十数年隐忍不发的共和国复兴党所蒙骗,而中日综合实力的差距已经在战争中体现出来,可以设想日本要是将自己唯一依仗的海军投入台湾战场,中国会再给日本带来巨大惊喜的,到那个时候日本不要再妄想大国地位,保住本土或许都成问题,但深谙政治的他明显不想当出头鸟,任凭在座大臣都有不能再战的想法,那他也不能是第一个跳出来的。

陆军大臣宇垣一成的解释,很快让刚才还蹦蹦跳跳如同猴子的昭和天皇安静下来了,反复踱步来来去去,走到日本内阁首相滨口雄幸面前,看见首相那衰老的脸,摇了摇头后走开了,来到海军大臣财部彪的面前,眼睛一亮后尖声说道:“难道我们的海军也不行了?我们强大的八八舰队还在港口里孵小鸡?”

上一次开台湾战事御前会议的时候,海军大臣财部彪解释,由于战前和中国海军舰队的大规模对抗并且在东海举行了一系列规模很大的示威演习,所有动作都是要让中国知难而退的,但事实上把日军主力舰队折腾得必须休整的时候,中国军队却主动发起了进攻,进驻那霸港休整的日军主力舰队,以最快的时间完成舰艇检查、官兵动员、物资准备等工作,没有一个星期是没法出门的,动辄以万吨排水量衡量的大舰队可不是小舢板、小渔船说出动就能出动。

而且,从那霸港到基隆少说也有六百多公里,即便财部彪马上下令已经可以出港的战舰立刻离港出发,抛开杂七杂八的准备时间、不考虑进可能出现的中国海军拦截,尤其是中国的潜艇部队袭击,三百四十多海里的距离即便让舰队以三十节的最快速度赶去,也是十多个小时,而台北基隆的部队在这一时间里足够他们玉碎,要赶到高雄去就距离更长。总之一句话,海军即可出动,在台军队也难以逃脱覆灭的结局。

拿下桃园之后,中国的北线部队就已经合围台北、分兵进攻基隆,离桃园只有三十多公里的台北、离台北只有二十多公里的基隆,对于高度机械化的中国第四集团军而言,一个小时的突击距离比任何一段距离都要远。从花莲赶去的独立特混旅团不仅战斗力不行,而且能否抵达台北都是一个问题,说不定台北、基隆已经陷落,只不过驻守的部队发出的玉碎电报又一次被中国军队的特殊干扰设备干扰了,本土还未收到确切报告而已。

日本东京时间要比中国的北京时间快一个小时,昭和天皇召开的御前会议正进行的时候大概是九点过,而北京那边却才八点过,台湾那边还要迟一点,所以会议正在进行的时候,隐藏于普通民众之中的日本特高科幸存特工冒死发出了电报,发电报的特工自然难逃厄运,但也及时为日本本土带来了最新的情报,那就是“台北和基隆都已经失去,到处都是欢庆统一的台湾民众”。

这个消息还未呈上御前会议,在高雄坚持的日军第二师团赤井春海再次发回求救电报,中国军队的大规模炮击已经来临,炮火准备从天明一直持续着,丝毫没有降低的意思。大规模的炮击之后,自然是连续不断的进攻,这对于在屡遭轰炸和持续作战中,日军已经损失、消耗了很多物资,剩余的物资不足以支撑第二师团坚持太长时间……也就是说,用不着中国军队强攻,孤军奋战的第二师团失败的必然的。中国军队肯定将在17号,最迟不过19号之内拿下高雄,差别就在于他们是否尽全力进攻。

两个消息一并呈上于御前会议,正在猛烈发飙的昭和天皇再也不说什么了,像一只被打晕了的猴子没有了丝毫动静,小眼瞧了瞧身子在略略颤抖的几位大臣,他再也不想说什么了。良久之后,他突然问道:“海军部,战争爆发后动员的第三和第九师团,随同第四批物资应该是在15号傍晚离开东京湾的,现在这支船队在哪里?从东京到基隆不过一千余海里,就算是要到那霸中转,现在还没到那霸港吧?”

“嗨,陛下!”

财部彪狠狠的点头应道,这批船队运载着用于台湾战事的日军两个日军师团和一批物资,是战争爆发后日本『政府』筹集的最大一批增援部队和作战物资,好在船队速度并不快,而且一路上有军舰护送,更为重要的是他们要抵达那霸港后,在视台湾战事状况而做出反应,日本在台军队一直寄希望于这批船队的及时到达,所以拼命坚持、一直硬抗,就是想将战争拖延至一个星期以上,可现在船队还没抵达那霸,台湾本岛战事就要宣告战败了,日本要想夺回台湾,难道要对刚刚战胜过自己的中国军队发起登陆作战?相信没有比这更为危险的了。

“天皇陛下!”

一直沉默着的滨口雄幸开口了,接连的战败如同一针针催化『药』剂一样注入他年迈的身子,失败让他心惊胆颤恢复活力的同时,却又给他的心灵带来无尽的刺痛,这位伟大的日本首相一直以来都是忠贞的爱国者,他无比希望大日本帝国能够强大威武,可他更注重实际,发展经济、减少军事投入等,他一直在做,可固有的畸形化军事政治体制,让他的努力很长时间得不到应有的空间和机遇,赳赳武夫们一直妄想教训不知好歹的中国人,像甲午战争一样再次击败中国,赢得大笔战争赔款和长远利益,再迎来一次伟大的腾飞机遇。

可事实到底如何?中国军队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日本人,什么叫做社会的进步?什么叫做综合实力决定战斗力?什么叫做军民一家亲,万众一心?团结的力量让中华民族焕发生机,刺醒中国人的不是中国复兴党,而是日本帝国主义发起的侵略战争让中国人感到了统一的必要『性』、感到了团结的重要、感到了军事力量的作用。

总而言之,这场战争已经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必要,否则玉碎的不仅仅是第二师团,还会有更多的师团、更多的帝国勇士、更多的日本青年填进战争这个大窟窿,为的仅仅是一个在日本看来鸟不拉屎、只产稻米的穷小岛,何必呢?于是乎,在天皇陛下认识到自己错误的时候,滨口雄幸知道自己应该站出来,枭雄会改错但都不会承认自己犯错,历来君王都是如此,所以需要主动承担战争的责任的人,非他莫属。

“天皇陛下,臣认为和支那关于台湾岛之战,我们没有必要再打下去了。中国古人有云,天时地利与人和,都是战争的主导因素,中国军队打过台湾海峡登陆宝岛,数十万台湾民众箪食壶浆一路相迎,而我军却是背井离乡异地作战,得不到本土的及时支援、得不到丰富的物资补给、更没有广泛的群众支持,天时地利与人和,我们都没有!”滨口雄幸此时可谓是声泪俱下的在御前会议上奉劝列席会议之人,尤其是昭和天皇。

“我们与支那之间的战争,损害了两国关系,但却促进了西欧各国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主要国家,正义的战争让中国人民团结起来,更让这些只注重现实利益的国家加强了与支那人的贸易合作,数亿人的市场向世界各主要国家开放,降低了各国通货膨胀率、有力促进了经济的持续进步……同时,战争也让中国国内大面积出现抵制日货行为,我们的工业产品没有了中国市场,何以长存?”

“而如今,台湾基隆港已经失去,即便我们想将战争继续,也只能让船队绕道前去高雄港,可关键是中国军队已经在今天发起进攻,赤井春海的第二师团能否坚持到明天、后天,甚至更长时间,我们根本不知道。可我们清楚的是,我们的船队现在都还未抵达中转站那霸,要想继续驶抵台湾高雄港,起码需要整整两天时间,试问我们的海军大臣财部彪,中国海军再弱,难道他们会眼睁睁看着我们的船队驶入战区抵达高雄吗?为了解放台湾,中国陆军可以拼死拼命,有谁知道中国海军不会死拼到底?”

“请问我们的陆军大臣宇垣一成,就算我们的船队顺利抵达高雄港,面对刚刚击败过第二、第三、第五,三个精锐师团的中国军队,我们的部队能够顺利登陆吗?我们能够打败万众一心团结统一的中国人吗?原口初太郎报告,中国的空军和陆军极其强悍,我们没有的先进武器他们全有,是帝国勇士们的血肉之躯强硬,还是中国人的铁甲战车厉害?是我们的手动步枪厉害,还是中国人的飞机大炮利索?”[]大国无疆53

滨口雄幸说着说着已经越来越少用支那来形容中国了,在他看来中国和日本之间的差距已经不是一两年,不同的政治体制、不同的国家发展战略、不同的地域资源形势,都让中国具备快速成长的资本,然而日本没有,可惜的是在中国以自治区为代表不断崛起的时候,日本『政府』却满眼看到中国所谓的中原地带军阀混战不已,长辫子、裹脚小脚、狗奴才、懦夫之类的词汇依然不绝于口,而现在呢?中国军阀混战之地再弱、再穷,凭借其西部强大的实力,弱点反而成了发展的刺激点,强弱结合之后的中国也比日本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滨口雄幸深知,政治上,日本的君主立宪制是一个完全错误的制度,没有摆脱天皇影响的日本政治时时刻刻受到君王的强大影响。经济上,日本明治维新之后学习西方的工业体系,创办的一系列工业,冶金、造船、纺织、军工等等,可什么都没有学好学全的情况下,日本却又拉起了一支强大的军队,将社会生产力和主要财富集中在军事开支上,华盛顿会议主张全球大国裁减海军,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大呼反对就可以看出这些人是多么的愚蠢。

经济上,当世界已经走到了电气化时代,以石油化工、无线电广播通讯、汽车、家电等为主要产品代表的现代工业由一直被日本所蔑视的中国所引领,中国制造的高尖端技术产品开始在全球市场掀起热浪的时候,日本却还在沉『迷』于构筑其强大的八八舰队。这也就直接导致了中国空军发动对在台日军大规模空袭的时候,不少日本军人竟然还没见过飞机、落下来的炸弹还以为是什么稀奇玩意儿。

综合实力领先进而带来的军事实力强大,直接演变成了新战术变革与发展。日本军队用着一场欧洲大战时期的战略战术,不知天高地厚的去对付中国军队的现代战争战术,结局已经看到了,精锐的一个常设师团还不够别人十小时消耗,一个全装满员步兵联队固守完备工事,死亡时间也只以多少小时计算。

滨口雄幸甚至已经联想到了日本的海军要是踏入战区一步,中国军队又会以什么样的现代化手段对付骄狂无边的日军,大炮巨舰已经被各国从理论上证实是没有发展前途的,这方面日本海军也是深有体会的,真不知道开战以来一直出人意料的中国军队会不会又出什么新花样,做掉日本最后的依仗。所以,海军舰队不能开赴战区,运输船队也还是不要去台湾,否则两个精锐师团未经一战就石沉大海可就真的超级杯具了……正是考虑到这些,滨口雄幸才鼓起勇气向昭和天皇,以及诸多大臣军人解释——不能再战。

“我相信在座诸位,都是忠心于天皇陛下的,都是一心为了大日本帝国强盛的。然而,看看现在的我们,仔细地看看、想想。我们很多『政府』部门,我们很多的地方富豪,包括我自己,诸位可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发现什么,陆军部?海军部?请问两位阁下,御前会议召开之前,各部官员是坐什么车赶来参加会议的?”

“如果诸位还坚持说是美国亚美集团的华睿轿车,那就给死拉拉滴,这些我们日本无法制造的小汽车,包括东京不少地方使用着的汽车,都是中国制造的,没空调的不坐、没有真皮座椅的不坐、没有车载冰箱的不要、没有舒适感的不行……诸位可曾想想咱们日本,能够制造这样的汽车吗?”

“诸位家里的收音机、洗衣机、冰箱、空调、烤炉,甚至是浴缸、马桶,不要以为购买的是美国商标产品,其实那是中国企业在美国的组装公司,各位喜欢茶道的同仁心里更加清楚。假如有机会,诸位去中国看看,尤其是从中国西部的新疆一直看到广西、广东、两湖,包括日新月异的上海。中国的企业何其之多,中国的工业何其强大,中国的实力何其雄厚,他们的产品大多都是本土制造、贸易国组装、全球销售,这样好处究竟有多大,我还没做深入研究,古老的中国正以一种全新的姿态向世界开放国土、向世界展示自己,而我们却还要坚持和这样的一个国家打下去吗?”

“八嘎,我们的真的需要打下去吗?”滨口雄幸的演讲口才非常之好,昭和天皇等人已经听得如痴如醉,丝毫没有觉悟到这是一次关于战争的御前会议,反倒是又一次明治维新般改变日本面貌运动的提前酝酿,甚至不少官员、军官都在回想自己家里的一切,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仿佛渐渐浮现于眼前,“中国制造”一词愈加清晰。

“我不知道诸位有没有研究过中国建国之后的工程大招标会议,来自十余个国家的数百家企业、财团参加了招标会,我们日本帝国也有企业财团加入。公开招标的结果向全世界公布,稍加分析之后就可以知道,其实中国除了缺乏建设资金,其他什么都不缺。人力资源、技术储备、公司企业、『政府』监管等等,每一项工程吸引的大部分是外来资金,而不是建设力量,他们用着别人的钱建设自己的家园,损失一小部分暂时利益,却收获了整个未来。试想一下,我们大日本帝国之内,有这样的人才吗?我们的『政府』会有这样的雄心胆略吗?”

“最后,我不得不提醒道诸位,和中国开战,我国发起了战争动员,前后调动了五个师团的陆军力量,征调了绝大多数民间航运力量,动用了很大一部分战争物资储备,可结果呢?中国没有进行任何的战争动员,社会生活和建设依然有条不紊继续进行着,单凭依靠中国常规军事力量和军工企业,我们就已经处于失败边沿,试问,这样的国家发起战争动员,我们胜算能有几分?”

“因此,我建议立刻通过第三国发出和平谈判意向,不为了保全接近崩溃边沿的第二师团,也为了更多的帝国力量不至于白白损失,重启中日第四轮谈判,尽快说明我方底线,如果中方答应,则战争停止,我国撤回在台一切军事力量和侨民,现有在台利益全部充作赔偿……”

“尽快组成办事组,在谈判结束之后,划分中日实际边界线、重塑日本在华形象、构建中日正常外交关系,最为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全面重视起中国,从哪里失败跌倒,就应该及时反思、学习、改正,再从哪里站起来!大日本帝国能让明治维新成为走向工业强国之变革点,也能让中日台湾战争成为帝国挤入现代强国的转折点!”

滨口雄幸往日浑浊的眼睛在此刻突然显得异常清澈闪亮,二十世纪前半页最为优秀的日本内阁首相在这一刻注定要改变历史,他的话、他的分析、他的忠告和劝解,所有的一切都娓娓道来合乎实际,让在场之人毫无反驳之力,能在这样一个时刻鼓起勇气来,抛弃在高雄苦苦坚持的第二师团,做出壮士断臂之举,也只有这位二十世纪初日本最伟大的首相才能做得出来。

如果历史没有发生改变,这位日本作风强硬的伟大首相会成为日本走向穷途末路的一个核心人物,金融危机导致日本外债重重、社会生产凋敝、人民群众缺乏购买力导致日本经济持续下滑,被迫让无数日本女『性』走向世界各地,以出卖自己的身体为日本换得宝贵的外汇,可这样的收入又怎能抵挡得住金融危机的冲击。

能够统领日本走出困境的滨口雄幸,时任日本内阁首相,他果断采取和罗斯福一样的政策,削减军事开支、扩大贸易出口、改革货币制度等等,可惜的是他所面对的是一群被军国主义冲昏了脑袋的日本激进分子,被佐乡屋留雄刺杀之后,日本毫无悬念的走向了彻底的军国主义扩张之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中虽然成了一大主角,可带来的影响和恶果又是何其惨痛。

张宇等人的到来逐步改变着历史,到了1929年的时候历史已经被改得面目全非,滨口雄幸统帅的内阁虽然很大程度上受制于日本天皇,但还不至于受到军人太多的干涉影响,历史也证明这一次的御前会议是滨口雄幸政治生涯的巅峰之作,但是滨口雄幸无法改变日本畸形化的政治体制和军事制度,更加无力左右日本国家意识形态畸形化的必然『性』,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干好自己这一首相任期,尽量做好首相该做的事情。

换句话说,滨口雄幸并没有改变什么,由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固有缺陷所引发的金融危机虽然迟来,但威力和规模更加空前巨大,他的作为无非是让日本比另一个时空的实力要强大一点,在转向军国主义化后能够酿成更惨烈的结果,只是让注定要在历史中消亡的日本,有更长的时间苟延残喘,同时也让第二次世界大战有了发展加强版的日本,而变得更加恐怖、惨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