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六十五章 又迟到的大事儿

第六十五章 又迟到的大事儿

第六十五章又迟到的大事儿

“阿部君,你感觉到了吗?”

“惠子,感觉到什么?”正准备着午饭的妻子突然说话,把阿部多田吓了一跳,放下报纸后,看着皮肤白皙有着白鹅一般纯洁颈部和乌黑秀发的美丽妻子,好一阵压抑后才止住了心中的熊熊火热,说道:“我下午还要去见一个商人朋友,赶紧做饭”

“好的,阿部君”

惠子觉得刚才自己应该是敏感了,日本虽然地处亚欧板块和太平洋板块的交接地域,深处地震带上时常会有地震发生,轻微的摇晃并不算什么,一定是自己多心了,惠子坚持了自己的想法,继续为丈夫准备丰盛的午饭。[]大国无疆65

俩人又是一阵沉默,阿部多田认真的看着朝日新闻,而惠子则专心准备着午饭,但又一阵摇晃传来,这下阿部多田是真的感觉到了,第一时间里他想到了“地震”这个词,停下看报纸后,凝神静气地感受一下后,又好像不是地震的晃动感,心里想到:“上一次地震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1922年12月份支那境内的甘肃海原发生了里氏8.5级的超级地震,不过在支那『政府』的尽心救赈下没有造成严重损失,难道时隔八年,宁静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大日本帝国,会有大地震到来?”

摇晃了一下肥如猪头的脑袋,阿部多田否决了心里的揣测,有空就多看看报纸或者和妻子做做*情亲密动作,不应该用来想象不该有的灾难。

年9月1日,这一天是一个天气不错的星期六,日本东京地区街上人来人往,人群中还有不少中国制造的小轿车,繁荣的日本首都地区可谓是热闹非凡。还未到中午的时候,一座座办公楼里的上班族们已经在想中午吃什么,而在家里的家庭主『妇』们也在准备着丰盛的午饭,准备迎接外出工作的丈夫或者在外玩乐的孩子回家一起享用,阿部多田一家不过是这东京地区成千上万户中的一角而已。

上午11点58分,大地传来一阵难听的“嘎嘎”声,尖锐的声音仿佛是某个巨人要生生扭断一根钢条似的,在强大的扭矩作用下,变形的钢条只能发出难听的嘎嘎声,似乎已经快到崩断的边沿。整个东京地区的日本人都听到了难听的尖锐声音,还没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大地开始抖动起来了,一起一伏的样子好像是海面上的波浪,行走的人很快站立不稳摔倒在地,起伏不断的大地不仅是将人抛上了天空,而一幢幢房屋建筑、一辆辆汽车、列车等也根本不能自已,纷纷在剧烈的起伏摇晃中崩坍。

“地震”、“大地震”、“日本末日”……所有能够想到的词汇立刻从惊恐不已的人嘴里冒了出来,如同沧海一粟的人和建筑只能在大地的怒吼和颤抖中无所作为,而还能说出一两个词的鬼子算是很幸运的了,不少在街上和建筑里的日本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很快淹没在了地震的威力当中,有限的空地上很快聚集起爬来的幸存者,剧烈的晃动中人根本站立不稳更谈不上走路了,所以他们只能抱着惊恐的表情在地上爬行,街道周围倒塌的房屋不时将地上的人化成乌有,而聚集在所谓安全地区的人则只能眼睁睁看着亲人、朋友、路人,被瓦砾废墟所吞噬,垂死挣扎是毫无作用的。

时间停止在1930年9月1日11日28分,日本神奈川县小田原附近相模湾爆发的7.9级地震,因地处日本横滨和东京地区,又称之为关东大地震的它,在爆发的第一时间里便让城市成为人间地狱。绝大多数居民正在家做升火做午饭,突然到来的地震立刻让逃都来不及的人很快被砸死在房屋内,坍塌的木质结构房屋和反倒的火炉立刻遭遇,常说的干柴遇烈火上演了,缠绵开来的大火首先让废墟中的死人们成为烤肉,而逐步蔓延开来的大火,更很快成为梦魇。

关东地区是日本工业发达、经济繁荣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本来就人口稠密且街道房屋建筑质量不过关,加上该地区距离震中实在太近,不足百公里的距离足以让关东地区直接感受到大地震的绝对真实感,没有掺杂半点虚假的强烈地震,自然能让建设在松软冲击平原上的木质结构房屋倒塌毁坏,狭窄的街道、拥挤不堪的房屋建筑、毫无秩序的城市布局,加上日本家庭正在烧火做饭,家家户户几乎都是火源的情况下,各个废墟的大火很快连接成片,让那些好不容易幸存下来的人立刻陷入了火海,yu火焚身的感觉也不及如此。

“八嘎,让开,让开”

强烈的震感刚刚过去,蔓延开来的大火很快成为毁灭一切的罪魁祸首,惊恐的幸存者们更加惊慌起来,地震已经造成了街道地下水管破坏,原有的消防设施早已不知踪影。被吓傻的人们被熊熊的大火唤醒了神智,慌『乱』开来的人群很快将狭窄不堪的街道堵塞,争先恐后的幸存之人带着家人、拉拽或背负着家财,很快将道路彻底堵死,在风势助长之下飞速蔓延开的大火很快将他们笼罩起来,原本想做一番努力的消防人员们,消防车不够用、地下水管又不通、消防设施一无所知,从水沟和水井里抽水起来的速度,根本比不上疯子一般的人群堵塞道路的速度,展开救援速度根本比不上火势扩大的速度,这下算是彻底精神崩溃了。

强烈的地震有撕碎一切的力量,大地在摇晃中张开了血盆大口,一条条巨大的裂缝仿佛噬人的恶魔,把慌『乱』中奔跑的人直接吞下,而正处裂开地缝上方的建筑则直接掉进地缝之中,缝隙里不断涌出地下水来,掉进地缝的人根本来不及扑腾几下,就被活活淹死甚至是被忽开忽闭的地缝给生生压死,掉进去的无论是肉体,还是汽车、房屋废墟瓦砾,都会被挤压变形,成为一块块肉饼或者铁饼。

当天灾遭遇人祸,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场景,日本人亲自为世人上演了真实的一幕。

事件——关东大地震,地点——日本东京下町区被服厂广场,参演观众——约四万日本人。事情经过如下:

突然到来的大地震爆发了吞噬一切的力量,在街上蜂拥逃跑的日本人群已经没有任何顾忌,他们心里只剩下跑、拼命的跑、盲目的跟着人群跑,四万多人的逃难人群力图躲避借助于大风不断蔓延的大火,他们的目标是被服厂宽阔的广场,他们相信在那里肯定不会遭受大火和倒塌房屋的威胁,于是乎,他们疯狂的跑、不断丢弃身上的累赘。

悲惨的一幕发生了,已经陷入癫狂的日本人根本没有了一丝一毫理智,这个地处在下风区的广场却是最危险的地方,但不断涌来的人群依旧坚信那里是安全的,在拥挤不堪的人群中奔跑速度显然是不能和借风而来的大火相比较的,大火很快将这个被日本人寄托希望的广场彻底包围,烈火重重、炙热烧烤,突然明白的日本人已经深陷更加癫狂的人群里,在尖叫、呐喊和哭叫的悲伤绝望之中根本无法移动半步,熊熊大火和弥散的烟雾终于让广场上的人失去行动能力,大火消耗了太多的氧气,燃烧产生了太多的有毒烟气,失去了正常呼吸能力的人渐渐失去知觉成为埋葬于火海的一个接一个肉体。

“啊~啊~”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呐喊声,伴随着人肉在烈火中熟透的吱吱声,怪异的肉香和焦臭味儿混合一起,不断升高的温度让幸存的人越来越难以忍受,也不知道是谁先带的头,已经没有了理智的日本人开始像下饺子一般跳进河中,希望借助于河水的冷却来避免被烤成焦炭,但是……

熊熊大火已经让地震中断流的河流成为一个个水塘,失去流动的水在炙热的大火烘烤下成为滚烫的河水,跳下河的人很快被烫醒了神智,高温的河水很快让这些人感受到别样的难受,逢年过节杀鸡杀畜生都会用开水把『毛』给烫掉,而这些主动跳入河里的人就好比被扔进了滚滚开水锅里的鸡鸭,撕心裂肺的扑腾之后很快被活活烫死在河里。

喊着想爬上岸的人的遭遇更惨,蜂拥的人群是难以抑制的冲动恶流,在熊熊大火包围中的人们都想着跳进河里,知道河水已经成为开水的人却根本唤不醒那些疯狂的畜生们,反而被一个个挤下河里,然后成为垫在河底的饺子,而河里的人也癫狂的抓扯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然后使劲的把东西压在身下,脱离滚烫的河水,殊不知他们抓扯的、压在身下的,都是他们的同胞,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如此悲惨的现实在日本的下町区上演,四万多人中,绝大多数人成了火海中的焦炭或者河水里的滚水猪,和岸上的焦炭相比较,河里的尸体算是幸运的,他们被烫死之后还留了个全尸,虽然浑身脱皮水肿,双眼暴『露』、死亡前仍然在努力抓扯着周围的一切东西,死了之后都还保持着爪子样子的手势,绷紧的身体和惊恐的表情。岸上有不少既没有被烧死,也不是被烫死的人,小小的被服厂和体育场相结合的广场,怎能容纳几万疯疯癫癫的人,所以死去的很大一部分人,是被麻木的同胞给踩死于脚下的,当然也有直接给憋死的,尸体一堆接一堆、一层又一层,最上面的自然被大火所掠过变得面目全非,而底下的尸体则呈现着标准的踩死样子,惨不忍睹。

发生这样惨剧的不仅仅是这个被服厂和体育场,原本美丽的横滨公园在地震中成为不顾一切的日本人理想的避难所,但涌进的两万多人很快发现,避难所已经化成了一个炼狱,两万多人被烈火团团围住活活烧死,而跳进公园湖水里的人,最终的结局就和被服厂那里跳进河里的人一样,被滚烫的湖水直接烫死。[]大国无疆65

一场场真实的人间地狱在横滨——东京地区上演着,整个城市仿佛陷入了十八层地狱之中,死活不得、哀嚎遍野,被压在废墟之下的人绝望的哭嚎着,在煤气、房屋木材助长下肆虐不断的大火中渐渐失去了嚎叫的力量,滚滚浓烟和炙热大火足以让他们失去自我的同时,生命力渐渐失去,接着就成为燃料中的一部分,接着助长大火的疯狂。

城市中的人逃避灾难知道涌去广场或者公园,被烈火重围后知道跳入湖水或河流中避难,而靠近大海的人,在火海『逼』近的时候,他们本能的涌向沙滩,随着人越来越多便开始跳入大海的人,抱着海上漂浮物或者小船船沿希望躲过灾难。

人生就像一桌茶几,上面摆满了了杯具。

地震造成了海滩附近的油库爆炸,储存在油库里的十多万吨石油燃烧着流入横滨湾,石油浮于海水上层,也就是说海水根本无法阻止石油的燃烧,于是乎几乎整个横滨湾的海面上的石油燃烧成片,真正的火海酝酿成形了,那些跳入了大海企图躲避大火的人,此时反而陷入了真正的火海,在滔滔大火中自然是尸骨无存,不过在死之前少不了一番痛彻心扉的嚎叫,让沙滩上那些少有的幸存者们产生一辈子的心理阴影。

事后调查证明,此次地震中因地震造成房屋垮塌而压死的人并不多,大部分人都是死于大火,而幸存者之中大部分都深受不同程度的灼伤,用置身于人间地狱,也无法形容惨绝人寰的场景。

而就在浑浑噩噩之中的日本人稍加平复心情的时候,经常下海的渔民又听到了不该有的怒吼声,放眼望去,从海天相接的地方正有一堵翻腾在着的水墙汹涌奔来,“那是海啸,一个浪高十二米以上的海啸”,忘乎所以的日本人终于反应过来了,地震不仅引发了山体滑坡、房屋坍塌、河流断流,而最为恐怖的且已经在逐步靠近的致命威胁,就是威力十足、横行霸道的海啸,奔腾不息的海水有着强大的动能,任何挡在它们前面的东西都将被冲走,洗刷掉一切阻碍。

刚才还庆幸自己没有跳入大海而最终置身于火海当中的人,此时才发现更恐怖的事情已经到来,海啸带来的一幕高大的水墙正以铺天盖地的气势向大地压来,因为大岛附近海底垂直移动了四百余米、馆山附近海底高高隆起,剧烈的海底地壳运动所催生的海啸自然能量十足,在日本人经受了强烈地震和恐怖地狱大火之后,大规模的海啸给他们带来了新的惊喜。

巨*将至,海滩上的人也不管城市是否还是一片火海,纷纷拔脚就跑,可在慌『乱』人海中的奔行速度能有多快?狰狞可怕的巨*仿佛十几米高的一块块排列整齐的板砖,将向内陆疯狂奔命而导致无数人被践踏而死的人吞进巨*里,每小时移动750公里的海啸巨*,速度比这时代的飞机都还快,岂能是长着短小萝卜腿儿得日本人能够跑赢的。

几乎是看到海啸巨*来临,然后转身疯跑,不一会儿巨*就到来,可以说整个过程可以说是瞬间的梦魇,不仅是人,连港口、码头停泊的船只都像是暴风中的树叶一样,被巨*卷走,或者咆哮着被抛入天空甚至是冲进内陆,接着遭殃的是那些还在熊熊大火中燃烧的房屋,稀少的幸存建筑和大量的废墟以及燃烧着的大火,很快在巨*中消失殆尽,海啸就像是一个饥饿极了的流氓,嚣张地把一切所撞见的东西劫掠一空,直到它冲了太远太远,所有的漏*点和能量都在不断的冲撞中消耗完毕,接着就开始颓然的离去,海水渐渐退去,带走了一切能够漂浮的东西,已经在海啸冲击中化为碎片的建筑,门板、木窗、船只残骸、尸体,海水退去的脚步中他们渐渐遗留下来变成垃圾,当大海啸宁静下来后,整个东京、横滨、横须贺等大小港口、码头、沙滩,都成了一个个超级垃圾场。

灾难退去,已经在大自然疯狂肆虐之下化为一片片废墟、坟场、垃圾场、万人坑的灾区,到处都有猛烈燃烧着的火点,硝烟滚滚遮住了东京地区的天空,透过乌黑的烟雾俯瞰大地,此时还能幸存的人才真正可称之为幸运,但他们的身上根本看不到幸运二字,衣衫褴褛的他们在浓浓烟雾和大火中幸存下来,脏兮兮的脸上充满了绝望和恐惧,原本繁荣的城市此时已经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稀少的幸存者们,围着一堆堆废墟哭泣,企图挖掘掩埋于废墟下的亲人,而有的人则木讷了,掩埋亲人朋友的废墟上还有大火燃烧着,即便有人不断的呼叫着,手无寸铁的他们也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人死去。

强烈的地震给这片日本最为发达的重工业区成为了垃圾区,整个大地上已经见不了几座完好的建筑,曾经构成繁荣城市的几十万栋建筑群,如今还能入眼的幸存建筑寥寥几座,而且几乎都是摇摇欲坠的超级危房,自诩为日本璀璨的江户文化也在地震中消失,悲观的人绝望之余只能感叹这场灾祸必然造成数十万人的伤亡、经济损失则肯定是不计其数。

而在幸存的几座建筑中,绝大部分都是各国在东京的大使馆,作为一个国家的形象象征,每一个国家的使馆区都是比较大的,而且必然会与周边建筑存在一定隔离距离,比如共和国的使馆工作区,离得最近的日本建筑都有五十余米,间隔区中间很大部分都是绿地。加上各国使馆的建筑,都是以当代最高建筑标准和技术建造,钢筋混泥土结构的使馆并没有在不到八级的地震中倒塌,因此在地震后仍然矗立于城市的就是这些大使馆主体建筑了,连日本天皇的皇宫也出现不同程度的毁坏,很久之后才传出日本皇族成员也毙命了三个。

灾难过后,中国驻日大使馆里的十余位幸存工作人员,看到已经面目全非的东京,不约而同感叹道:“天啊,这场地震一定比我国的海原大地震损失还要惨重”

“立刻清点人数,上报损失”共和国驻日大使此时自然是这群人中的最高长官,招呼驻日的武官立刻清点使馆工作人员人数,看了看已经有些歪斜的使馆大楼,大楼楼顶上空的五星红旗此时仍然在迎风飘扬,不过原本矗立在使馆大楼楼前的旗杆已经倒下了。

收拾起跌落在地的国旗后,武官报告使馆无一损失,而接下来众人自然立刻开展自救工作,清理使馆内的通讯设备、医疗设备、粮食储备等,确认使馆大楼还能继续使用后,立刻启用无线电台,向国内汇报了东京发生大地震的事情,同时简单报告了所见到的灾情以供国内评估。之后,使馆工作人员找出了完好的机密文件,将其中记录有共和国近日居住往来于东京地区的人员统计出来,结果是令人沮丧的,将近有一千多共和国公民在地震的时候居住于东京,绝大部分是来日经商。

再次上报这一情况后,使馆立刻派出联络队,辗转前去东京地区各大酒店、旅馆,来日经商的共和国公民都会在大使馆登记自己的常住地点,在酒店和旅馆里常住的人是很多的,而要想找到这些在大地震中的中国人,使馆工作人员们需要耗费不小波折。不过聪明的武官很快想出了一个办法,大地震已经让东京地区绝大多数化为废墟,方圆几公里之内,大使馆的使馆大楼已经成为最高建筑,让鲜艳的五星红旗高高飘扬,足以让那些在地震中幸存的同胞能找到使馆。

正在蒙古自治区考察的张宇首先是收到国家地震局的紧急电文,发生在日本关东地区的大地震让中国东北地区和江浙一带都有明显的震感,从海原大地震中成长起来的国家地震局能力不俗,很快确定了地震震源和等级,并把情况通报给了国家领导人,而张宇收到这个消息后不久,西方主要国家也收到了各国自己地震机构的通告,都知道日本发生了大地震,但都还没做出任何反应,更不用说停下手中的工作或者夜间休息而去召开关于日本地震的任何紧急会议,只当成一次普通的地震灾情通报而已。

日本当地时间下午一点过,包括共和国在内的各国驻日本东京大使馆都发回了地震电报,简单的地震灾情通报中,已经能够让各国领导人知道,这次日本是遭受到了超级大灾难了。接着自然是纷纷指示大使馆,尽量搜集地震灾情信息、找寻幸存的本国同胞、做好使馆的安全防范工作,地震必然酿成严重的灾难,而比灾难更为可怕的是,那些在地震中失去了家园而无家可归的灾民,饥饿、寒冷、伤病等以及被灾难所摧毁的神智,都会让灾民成为极具威胁的恐怖人群,灾难过后犯罪率将会是一个恐怖的数字,所以没有丧生于地震,反而命丧灾民之手,那可真的杯具了。

地震发生于9月1日上午,而被地震严重影响效率的日本『政府』做出积极反应已经是这一天的下午六点,日本昭和天皇紧急召开了御前会议,这位能力不俗有壮志雄心的天皇,除了为地震中的严重损失略略感到悲观之后,很快发挥起日本最高领袖应有的职能,召集幸存的『政府』官员商议救灾事宜,会议很快决定了恢复灾区通讯,除了明码向世界通告东京发生大地震一事,还派出数百只信鸽用于联络各地方,命令在大阪的军队火速向东京地区开进,展开救灾之余,担负起城市巡逻任务,杜绝那些借灾难混『乱』而发不义之财的人。

没有积极可靠的应急机制和救援措施,态度非常积极的昭和天皇所能发挥的作用还是太低,在地震中直接丧生的十多万人和不知所踪的人都已经不需救援,但对那些失去了家园已经无家可归的十多万灾民,此时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缺医少『药』、没有食物和清洁的饮用水,更没有安全的栖身之所躲避随时到来的余震,伤患之人会很快病情加重直至死亡,而幸存的人也会很快面临饥饿和瘟疫。

“地震发生在日本繁荣的关东地区,受灾最为严重的东京和横滨地区,百分之八十以上房屋毁于一旦,大火和海啸增大的地震损失,估计将会有三十余万人伤亡、十余万人无家可归,经济损失在三百亿美金左右,我国在日本东京人员目前聚集于使馆的已有三百六十人,其中六十余人受不同程度伤病,还有六百余人去向不明,目前正在紧急搜寻当中……”

张宇看着由共和国驻日大使馆发回的第二封加急电报,除了感叹世事变化无常,海原大地震迟到了,而如今本以为早已不会发生的关东大地震仍然发生了,不过发生时间已经和另一个时空大不相同,有很大程度上的延迟,比海原大地震还发生得晚一些。[]大国无疆65

然而,除了感叹之外,张宇更多的是思考这次损失惨重的地震,会给日本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失去了最为繁荣发达的横滨——东京工业区,而且大使馆发回的损失预估高达三百多亿美元,遭受如此之大损失,日本的国家综合实力必将大大下降,这样一个事情会给日本『政府』的政治和军事带来何种影响?会给世界带来何种影响……

张宇第一时间并没有考虑到,共和国是否应该在日本面对如此灾难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地震虽然是人类面对的共同灾难,但八点五级的海原大地震又有几个国家伸出援助之手,那一次的灾难全靠张宇俩人的预知能力和预先做好的各种准备,加上地震发生后的努力救援,倾尽了所有力量才将危害降到最低程度。

而当时所谓的世界大国,美利坚、英格兰、日本等等国家,他们根本没有任何表示,当时的亚美集团收集了一份地震发生之后的华尔街日报,上面只用了三指宽的篇幅通告了一下中国发生了超级大地震,如此之大的灾难发生之后,没有人给予救援、也没有人给予同情,自治『政府』全凭自己的能力力挽狂澜。

而如今,日本大地震了,而且不同于海原大地震,此次地震发生在人口稠密、工业发达的日本关东平原,一个凝聚了日本工商业精华的横滨——东京工业区,一个日本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核心地区。如此之大的灾难必然带来前所未有的危害,面对这样一种超级人道主义灾难,世界各国是否仍然会冷眼以对,认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再怎么说也是邻居的共和国,又应该持怎样的态度,有何种作为?如果世界主要国家都帮助救援,共和国是否应该摒弃中日台湾冲突的前嫌,帮助日本『政府』度过难关?

日本和中国虽说是一衣带水,而且日本曾在中国灿烂的封建文明时期作为重要的附属国和邻邦,日本的许多方面都学习于中国,比如建筑、文字、武术等,可以说日本在近代以前一直是中国的徒弟,虽有明朝时期的倭寇袭扰沿海的不愉快之事,但也不能忽视掉日本是中国附庸小国的事实,和朝鲜王国、琉球王国一样。而进入近代之后,满清『政府』的无能,让日本这个自以为经明治维新后实力大增想造反的学生,在屡次的赌博中赢得了中日对决的胜利,渐渐助长了这个学生翻身做亚洲老大的气势,可事实上日本这个国家永远没有做成老大的实力或基础。

中日台湾冲突就是一个老师教育学生的明证,霸占着老师东西的学生不愿归还,只能中国这个老师给扇了几耳光,收缩手脚后力图苦心经营朝鲜,使之成为其一部分,摆脱限制其走向大国的稀少国土面积和匮乏资源两大条件,可还没在老师给的耳光中醒悟透彻,超级大地震又来了,这无疑给综合实力并不强大的学生,压上了一副难以承受的重担。

试问,当日本这个有些不听话的学生遭殃之时,中国这个千年老师,应该做些什么呢?

不帮助,共和国保持和世界其他大国同样的态度,自然不会有任何不良影响。帮助,那么共和国的救灾或将成为帮助日本走出困境的稻草,谁也不知道这些脑子有问题得倭贼是否会把救援的物资钱粮当成未来发动战争的本钱,况且中日之间才结束大规模战争冲突不久,共和国国民心中对日本的愤慨之情还未得以解除,如果将救灾演变成养虎为患,那可就不好了。

因此,在世界各国都还未做出表态的时候,共和国也保持着观望态度,甭管他小日本鬼子此时是否水深火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