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六十七章陆军新力量

第六十七章陆军新力量

第六十七章陆军新力量

湛蓝的天空中漂浮着零星的洁白云朵,明媚的阳光刺透云层照『射』大地,展翅翱翔的老鹰盘旋在天空之中,俯瞰着绿油油的草原上,昔日的一群群绵羊和牧人都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绿『色』的帐篷,一台台覆盖着伪装网的军车。

老鹰扑腾两下翅膀,飞得更高了,在阳光普照的好日子里它的视线非常好,没飞多久它便发现了草原上更稀有的情景,一座座低矮的山坡上,往日都是青草丛生、百虫争鸣,而如今已经变成了光秃秃的一个个山头,白『色』石灰将山头画上了一个大圈儿,中间一个大大的十字,没有对这个稀奇继续看多久,它继续飞翔,继续找寻自己的猎物。

“命令,红军陆航团,立刻前去攻击二号靶区。”

辽阔的蒙古草原上,正在上演的是中国人民军红蓝两军的直接对抗,双方没有摆开架势来直接对抗,而是在演戏导演组的调配下,一支集团军组建出一支精锐部队随即充当红军或蓝军,一场场精彩的比武竞赛在草原上不断上演,而今天轮到了两个集团军的陆航团直接对抗,对抗的首项题目——远程精准突袭。[]大国无疆67

红军陆航团某部收到命令之后,停放在野战停机坪上的一架架绿『色』涂装的夜鹰武装直升机,很快启动了引擎,桨叶很快高速旋转起来,嗡嗡的引擎声中,玻璃钢叶片划破了空气发出的呼呼声,扇起了停机坪上的灰尘,烟尘弥漫开来之时,一架架挂载着火箭发『射』巢的夜鹰武装直升机抬头离开了地面,一架接一架飞离了各自的野战停机坪,在长机的引导下向大概六十多公里外的靶区飞去。

十二架夜鹰武装直升机在草原上保持着六十米左右的低空飞行高度,躲避蓝军的地面雷达搜索,在飞行经验丰富的长机带领下,在茫茫草原上没有多少飞行路线校正参考目标的情况下,凭借丰富的导航仪器使用经验让作战飞行编队准确向目标飞去,同时由于草原上空低空飞行容易被浑然一『色』的草原造成视觉模糊,分不清飞行高度而酿成危险,无线电高度表、甚高频全向信标等仪器此时发挥出了作用,保持着无线电静默的低空突袭作战编队,以每小时两百三十公里的速度向六十余公里外的靶区飞去。

此次低空突袭设定内容是红军陆航部队,快速打击蓝军部队的冒进突前装甲部队,消灭这股嚣张的前出部队,打掉敌人的疯狂气焰。因此,此次出发的武装直升机,有八架携带的是五十七毫米火箭发『射』巢、另外四架带着多管速『射』机关枪,大口径火箭弹、合金穿甲弹,就是为了打击蓝军这股冒进的侦查先锋部队。

“雷达尚未发现目标,三号机和六号机立刻拉升侦查”

驾驶长机的两位飞行员,曾在前快速反应旅空中突击营里服役,参加过长途转场支援嘉义特种斩首战的他们,在武装直升机上的配合已经很有默契,坐在前座的是负责飞行『操』控的飞行员、后座的是负责『操』控最新装配在武装直升机上的低空雷达和使用武器系统的武器官,从出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三分钟,按照常理应该快看到靶区,低空雷达也应该扫描到布置在靶区内的“敌军部队”。

收到命令后,三号六号战机很快爬升到三百米左右的高度,两架武装直升机的武器官也在搜索着目标,没过多久便在屏幕上发现了一个个亮点,雷达发现了敌军的装甲车辆,同时机载无线电测试系统也探测到敌军忙碌的无线电信号。

“苍鹰六号通报,方向北偏南二十三度、距离十八公里,发现敌军。重复,方向东南……”

“苍鹰一号收到”

“苍鹰二号收到”

……

一架架直升机很快开始调整航向,阳光下的战鹰一架架倾斜了身子,向北偏南飞去,飞旋的桨叶切不断璀璨的阳光,留给草原一个个快速移动的黑影,在嗡嗡的嘶鸣中加速向目标飞去。

“目标分配,三号、六号、九号、十号,由西至东双机成组,负责第一波攻击”长机很快分配了命令,通过雷达影像各架武装直升机很快明确自己的攻击目标,他们负责攻击的目标是敌军的防空阵地,而地面上自然不会有一座座高炮等着被武装直升机摧残,被画成攻击目标的山头就代表那是防空阵地。

三号和六号两架武装直升机搭配成组,三号在前、六号在后,在原有的飞行高度之上很快降低了低空掠进高度,几乎是超低空掠过草原,油亮的青草被吹拂得几乎闪着了腰,掠进的两架直升机很快到达理想攻击位置,不需要良好的默契,依靠完备的通讯设备,两架直升机一前一后相隔一定距离,为首的三号机很快急速拉升,到达一定飞行高度之后,飞行员压下机头,而后座的武器官火控雷达上立刻出现了靶区的实时影像,锁定之后为首的三号武装直升机武器官很快按下了发『射』按钮,而这时候紧跟于后的六号机也开始进入爬升阶段

“噗…噗…噗”,三号武装直升机的左右两侧挂载的火箭发『射』巢,一枚枚火箭弹很快被发『射』了出去,剧烈的爆炸几乎是瞬间降临在靶场上空,短短的一个小俯冲时间段里,左右两侧的短翼挂载的两个各有十九发火箭弹的火箭发『射』巢,所携带三十八枚火箭弹全部发『射』完毕,三号机很快拉平飞走之后,身后的六号机也达到了最佳攻击位置,俯压机头快速俯冲的同时,其携带的速『射』机关炮立刻开始发出怒火,一阵“嗤嗤嗤嗤”的连续『射』击声中,一枚枚金黄『色』的弹壳如暴雨般的跌落于地面,锁定于靶区的速『射』机关枪以每分钟超过千发的速度倾泻了巨量的弹『药』于阵地上空,彻底将防空阵地上可能的残余力量绞杀干净。

首波攻击的另外两架战鹰也完成得非常漂亮,干掉了敌军防空阵地之后,敌军部队彻底向攻击机群敞开了怀抱,犹如一个个脱光了衣服的美女,等候着强壮男人的临幸或者说是蹂躏。

“二号、四号负责敌军步兵宿营地,五号、七号负责敌军装甲车辆,八号、九号、十号编队攻击,十一号、十二号后补”

长机的命令很快下达,收到明确命令的武装直升机犹如打了鸡血的壮汉,看到地面一个个毫无防备的美女立刻『露』出狰狞的面目,不一会儿二号靶区内便响彻了各种大威力武器的欢畅声音,火箭弹、大口径机炮炮弹、速『射』机关枪密如飞蝗的子弹,很快将地面上的一座座帐篷、一辆辆军车撕成碎片,覆盖有伪装网的轻装甲武装悍马车,此时也成为豆腐做的一般被各种武器所捣碎。

残酷的对地攻击不到五分钟便宣告结束,所有武装直升机完成攻击任务之后,担负后补的武装直升机,朝着导演组预设的一个更小靶区飞去,在空中悬停的两架武装直升机很快瞄准就位,不同于执行标准跃进、俯冲的运动攻击模式,此时考验的是武装直升机的悬停攻击能力,类似于静止打靶的考核模式之下,十一号和十二号武装直升机的火力打击非常精确,连很少派上用场的航炮也“咚咚咚”的打出了一个个长点『射』。

完成之后所有打击任务之后,担负指挥任务的一号长机很快将利用布雷器在靶场内布置成雷场,当然这会儿投下的都是不会有任何危险的模拟地雷,不过在战场上投下来的地雷可就是货真价实的大杀器了。[]大国无疆67

红军陆航团参演部队,完成所有考核演练任务后,十二架夜鹰武装直升机扬长而去,花费了演习导演组三天时间布置的二号靶区便宣告成为垃圾场,报废的一台台军车以比导演组所想象的速度更快化为一堆堆零件,一座座模拟的敌军宿营和物资储备帐篷此时也已经化为乌有,战时防御的工事也被破坏得毫无价值,特别设置的打击目标也完美完成攻击,得到后方命令的突袭作战机群很快返场,上午的演习考核到此就告一段落。

处在安全位置的演习导演部派出了侦查队去核查演习效果,得出的结论是令人满意的,很快通知了十余公里外的蓝军部队,让他们来为自己已经全军覆没的“前出部队”收拾收拾。高效率的战场指挥通讯很快将各级命令传达开来,蓝军很快有一支小分队带着一辆辆越野军卡来到了靶场,入目所见的情景的确令人震撼和惋惜。

要真是活生生的军队,遭受这样的蹂躏,恐怕真的全军覆没了”

地面上散落着各种各样的零件、残骸,而在这些已经化为垃圾的战场零碎中,还有攻击直升机留下的反步兵地雷,假如是实战中,急急忙忙赶来增援的敌军部队,会很快发现战场上有大量的礼物等候着他们,捡起那些在演习中毫无威胁,大小、形状、『色』泽等都会让人忽略不计的模拟地雷,如果是在战场上,冒冒失失进入战场的他们此时已经遭受惨重损失了。

“好好的悍马车,结果被打成了蜂窝了,钨合金航空穿甲弹的威力还真他**强大啊”

戴着战术手套的一位士兵,抚『摸』着曾经象征着无敌与强悍的武装悍马,被多管速『射』机关枪几乎拦腰打成了两截,沿着武装直升机低空掠进的攻击线路,瓢泼大雨一般的子弹将悍马车从车尾到车头,打出了一个个粗大的弹孔,阳光透过这些弹孔照进废置的悍马车里,诞生出一根根金『色』的光柱。士兵心里或许在想,真要是战争中乘坐装甲车,却遭遇了敌军的武装直升机攻击,估计这时候被打成筛子的还有士兵的肉体吧。

“『奶』『奶』的,当陆军长上了翅膀,牛气起来,劲道也忒强了吧”负责为红军部队收拾摊子的战士们,一边抱怨着武装直升机的威力强大,同时也期待轮到自己这边的陆航部队考核的时候也能有很好甚至更好的表现。

收拾完靶场残骸,蓝军部队的运输团将已经没有丝毫作用的废铜烂铁全部拉走,演习不是战争,不可能把垃圾留给美丽的大草原,可这来回布置一阵,结果红军陆航部队让蓝军的雷达防御成为摆设,突破了蓝军的防空网之后让地面部队成为一群挨宰的羔羊。这下不少官兵总算明白为什么部队要实行集团化和合成化,没有高度统一协调的各方面力量,在一个不再是光靠两条腿、一杆枪就可以让陆军称王称霸的年代里,遇到更高一层次的敌人,最终的下场就会和重载越野军卡货箱里的垃圾一样。

次日,规模更为浩大的演习开始了,此次充当主角的就是蓝军部队了,纯陆军进攻的固有模式已经被改变,空军和陆军的空地协同也显得非常陈旧老套,新的进攻模式已经演变成为地面机械化装甲部队,在可中低空快速支援的直升机部队掩护下,新的空地协同作战模式得以实现。

在辽阔草原上,蓝军装甲进攻部队坦克、步战车隆隆开进,跟随在装甲车辆后的步兵们,充分利用装甲车辆的火力掩护和防护堡垒用途,利用手里的自动步枪、机枪打掉一个又一个目标,用木质结构搭建而成的模拟敌方装甲部队、固定的堡垒目标,在坦克的主炮、步战车的机炮打击下很快消灭干净,而一个个隐藏的暗堡步兵们用火箭筒、喷火枪等武器消灭掉,担负前进支援的武装直升机机群,适时利用机载武器打击敌方有生力量、装甲目标,掩护蓝军装甲部队的快速突进。

硝烟滚滚、战火喧天,蓝军部队的快速进攻势如破竹,空地协同之下的快速突进能力得到充分的展现,而一直呆在后方没有发言的炮兵部队,则由始至终提供着强大的火力打击,进攻之前的炮火打击覆盖,最近才大规模列装各集团军炮兵部队的火箭炮也大展神威。

用于装备军级部队有验证之意的的130毫米轮式火箭炮,定向系统由19根无缝钢管构成,上下两排各有十根和九根固定于箱形桁架上,定向管后上方都装有弹簧闭锁挡弹装置和导电装置,利用车载大功率蓄电池供电,发『射』130毫米固体燃料涡轮式火箭弹,火箭弹初速每秒32米,最大飞行速度超过每秒四百米,最大『射』程十公里,发『射』间隔在半秒左右,也就是说在战场上快速机动到位的火箭炮部队,能够在十几秒之内将火箭弹发『射』出去,单车的一次『性』火力打击足以覆盖两个足球场的面积,将距离十公里左右的敌军阵地彻底笼罩在一片火海当中。

参与装甲快速突击任务并不是火箭炮的专长,没有在此次演习中上演太多的奇观,一枚枚高速火箭弹冲天而去,喷冒着火舌、拖拽着长长的烟柱刺入天际,而后呼啸着坠入大地酿造出地狱烈火,这样的场景自然是炮兵部队所期盼的,但等他们登台表演的时候,已经是演习进入阵地攻坚阶段,在打击地方移动装甲目标上,能够集群覆盖大片区域的火箭炮没能派上用场,但是针对敌人固定防守防线、阵地上,铺天盖地的火箭弹令人如痴如醉,硝烟弥漫、弹片横飞,力图用连接成片的固定工事群阻碍装甲突击部队进攻的敌军,遭受到了火箭炮部队的猛烈打击。

一次又一次的演习,不管结局是好是坏,按照演习方案一直按照应有项目继续进行,为期一个月的草原大练兵演习终于以一个不分胜负而落幕,也直到这个时候,在演习中一直扮演者红军或者蓝军的部队,才知道自己的模拟对手是谁?是谁一直在和演习导演组密切配合,不断给自己出难题、用怪招?

年度的首次草原大演习,直至落幕的时候,演习导演组才通告双方的真实身份,扮演蓝军的是来自兰州军区的第二集团军,而扮演红军的则是从沈阳军区赶赴过来的第六集团军,很明显在装甲部队运用上,老牌的第二集团军显得非常成熟,虽说参演部队是从集团军全军抽调组建而成,都显得有些不够默契,但精锐毕竟是精锐,在勉强不分胜负的状况下,第六集团军的官兵明显感觉自己的技战术还是不如老牌的第二军,双方的交流大会随后在草原展开,单兵个人之间的友谊比赛也拉开帷幕,比赛狙击、体能、搏击等等,甚至草原上的特殊足球比赛也开展起来,辛苦了一个月的两军部队聚在一起好好热闹了一番之后这才返回各自驻地。

第二批参演的部队自然也不会告知详细信息,但刚刚离去的第二军、第六军却知道,即将发生在草原的激烈碰撞是一次空前的盛会,抽签决定参演号码、导演组随机决定参演两部队的演习模式,没有人为后台『操』作的情况下,竟然发生了一次杯具中的杯具,第二批参演部队,一方是共和国顶尖王牌,作为最强力量而担负北京军区卫戍任务的第一集团军。一方是共和国陆军中的特别部分,从快速反应旅升格而成的战略反应军,其在装甲力量运用、空地协同、空中突击作战等项目上,都有着不俗的力量。

这两支部队究竟会在草原上上演怎样一个演习场面,究竟是陆军老资格王牌部队强悍,还是装备豪华、官兵配置一流的战略反应军更胜一筹,连刚刚结束演习、总结完得与失的第二军和第六军高层领导都纷纷表示要留下来观战,看看共和国陆军最强力量之间的巅峰碰撞,吸取宝贵的经验教训对自己集团军的成长也是有利的。更何况,此次意料之外的大演习,把共和国元首张宇也表示,到时候他也会过来观看。而两支参演部队,则完全不知自己的对手是谁,也不需要刻意知道对手是谁,只知道老子一定是天下第一就行了。

铁流滚滚、钢铁雄狮,从北京卫戍军区奔赴蒙古演习场的陆军第一集团军特编参演部队,在接到演习导演组发出的战争命令之后,此命令相当于是共和国西北部发生大规模战事的真实战争命令,视战争和演习同等重要、命令就是号角的第一军,在十二小时之内完成了部队的重装集结,铁道部启用了应急运输机制,第一集团军的参演部队快速组织在保定火车站重型装备装载工作,大型装备将通过铁路机动的方式抵达战区,而机械化步兵部队和陆航团则通过铁路和空中机动的方式向战区开去。

第一军的重装部队将走京广铁路抵京后转走张家口,过乌兰察布后进入蒙古自治省境内。而同样待在河北境内的战略反应军重装部队,在石家庄完成集结后,走太原、榆林后改为北上,经鄂尔多斯后进入蒙古自知省境内。

第一军作为重装集团军,除掉陆航团可以空中机动之外,其余部队需要经高速公路展开千里公路不停歇机动直至抵达战区,而战略反应军就不同了,他们是轻装甲部队,绝大多数装备和人员都可以通过空军运输部队的帮助直接空运至战区,但此次演习并不让空军参与,因此他们仍需公路机动,不过陕西、山西等地投入使用已久公路网和高速公路,足以满足两支部队的机动需求。

按照要求,战略反应军如果在空军的辅助之下,是应该在二十四小时抵达共和国主要地区的部队,但没有了空军的帮助,他们和第一军一样,是属于正规装甲集团军,需要在一周之内抵达共和国可能出现的战区。趁着两支部队战略机动的时间,导演组则担负起重新布置演习场的任务,争取参演部队抵达之后不久,如期开展第二批次草原大演习。

这一次的演习盛况比起第一次的差距并不大,也谈不上更为激烈壮观,两支部队都倾尽所能发挥自己的技战术素养,每一项考验几乎都是完美完成,真正意义上的平局便诞生于这两支部队手里,但第三次的演习可就不同了,被抽到的是共和国最擅长山地作战的第三集团军,而另一支则是标准的共和国新建集团军第十军,第十军也不是重装集团军,两支部队又是经过一番耗费奢靡的转场到蒙古来,山地集团军对抗高度摩托化的集团军,第三军硬是凭借自己的顽强老辣,展示出官兵素质的优秀同时,还把他们对陆航团的成熟运用完美展示,在与有装甲部队参战的第十军对抗中,在平原战场上顽强的获得了一个平局。[]大国无疆67

在第四次和第五次即最后一次演习之时,这两次演习空军和海军陆战队派来了观摩代表,参演的部队首次分出了胜负,虽说差距不大,但足以让演习部队之间增进相互了解、也锤炼了部队的远程机动与现代化作战能力,在一定程度上也让空军和海军陆战队认识到,陆军始终是老大哥,任何时候都不可忽视地面战争的重要『性』,而陆军积极学习运用新装备、探索研究新战法,积极的态度让空军和海军深受感染。

看似有些英雄迟暮的陆军在不断的积极向上,作为共和国军事力量建设重点的海军和空军自然也能落后。陆军各部队陆续完成归建,重新整合之后很快根据在演习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展开针对『性』训练或改进,尤其如何让新装备、新部队真正融合于整支集团军,发挥出其应有的战斗力,这个问题必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共和国陆军发展的重要课题。

而大受感染的海空军则也很快照样学样,海军和空军很快开说着手筹划新的对抗演习计划,在原有的对抗演习基础课题之上,像陆军一样,给部队设置一个又一个未来实战中可能会面对的难题,比如新的地形是部队不熟悉的、强烈的电磁干扰让部队的通讯指挥不畅、不同部队应战争需求而快速糅合而成的新部队如何解决战术统一协调问题,诸如此类的艰难课题都很适用于海军和空军锻炼部队的成长。

实战是锻炼部队最好的机会,但真正当实战到来的时候,就意味着是惨烈的战争。不可能恶意发起战争而只图锻炼部队的共和国军队,只能通过更新更先进更实用的武器装备、更多更好的演习锻炼、更丰富更翔实的实战模拟训练,才能真正做到“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当然,谁也不知道,共和国如此苦心费力磨砺军事力量、打造强大的国防实力、增强国家综合实力,是为了将国防事业做得更好,还是出于其他目的,唯一可以知道的事实就是,共和国每一天都有新的变化,每一年都有新的成就。年复一年的泣血成长之后,必将是一个能让世界为之颤抖的东方大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