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七十二章 飞翔的梦

第七十二章 飞翔的梦

第七十二章飞翔的梦

湛蓝的天空下是一望无垠的大海,咸湿的海风徐徐吹拂,晃动的波涛中有两艘灰『色』涂装的战舰正劈波斩浪编队前进,雪白的浪花翻腾着细浪,拖着长长的航迹在海天之下一路前行。处在正中的一艘战舰特别的高大,与同出左右两侧的驱逐舰相比,他仿佛是夹在一左一右两个小孩中的巨人一样。

时间是1933年10月4日,如果说1930年的10月一日算是第一个国庆节,那么刚刚过完中国第四个国庆节的海军特遣训练舰队,此时的舰队已经今非昔比。曾经的训练航母已经留在了渤海湾,成了海军大连舰艇学院的最大吨位训练舰艇,专门用于为共和国培养包括舰载飞行员在内的合格航舰人才,而那时的南宁号、贺州号,两艘巡洋舰也回归各自舰队。

如今的特遣训练舰队的主要训练舰艇,是共和国海军“华夏名人”级的第一艘航空母舰“炎黄”号,在沪东造船厂还未将第二批次订单中的“汉武”号和“世民”号,这两艘航母服役之前,“炎黄号”航母最主要的任务不是加入东海或者南海舰队,而是为海军提供真正的航舰人才,让从军事院所里走出来的学生队伍,虽然经过一定上舰训练的他们,在“炎黄”号上成为真正的军事人才,让两艘在建航母完工之时,海军有足够的人才储备可供调用。

如何让学生队伍成为真正的战争高手?特遣训练舰队有许许多多的方法,尤其是针对那些属于海军新嫩的舰载机飞行员们,他们要想成为老鸟,就得多飞、多练、多战,高手都是用时间和金钱堆出来的,天才太少,渴望不经训练就能成为得力战将,显然这种荒诞的想法对军队而言尤为不现实,一切都应从实际出发。[]大国无疆72

由此,代号“老鸟”的飞行训练计划,在这一天按时展开。

“天高气爽,日子不错”

“但愿你回来的时候,也是这么说”接过签字生效的责任书,勤务技师长算是把战机交给飞行员了,临走之前技师长还想特意叮嘱小伙子一句话:“听着,我可听说你们今儿要对练的是空军的新嫩,虽然都是新人,但可别高兴得太早”

“大爷的,咱们海航何时输过?”编号021战斗机的飞行员余少峰在航校的时候最不喜欢的就是“菜鸟”和“新嫩”两个词儿,虽然忠言逆耳利于行,但他绝不喜欢有人在他耳边不停念叨,即便是负责为自己检修飞机的技师长。

“特遣舰队的飞行联队,何时又赢过?”技师长义无反顾的反驳到一句,辅助余少峰进入座舱里,同时笑着说道:“菜鸟对菜鸟,海航的规矩是第一轮必须拿下,不管航空参谋长给你们怎么说的,反正必须打得狠,我们之所以输掉太多轮次,就是因为海航的新手太畏手畏脚,深怕空战耗油太多回不了航母,实话告诉你,要真是你弄掉几架空军战机,就算迫降在他们基地,谁也不敢拿你怎样”

之所以要这番叮嘱,就是因为余少峰算是此次登上“炎黄”号航空母舰上,轮换训练航空联队里不可多得的一位天才,在航校里就曾多次与飞行教官对抗,总战绩虽然不利,但却能屡屡在恶劣情况之下强势反击得胜,用航校诸多教官的话来讲,余少峰不适合于打顺风仗,在不利背景之下将他『逼』入绝境中后,他反而能异于常人。

“放心,保证揍死那帮小**”余少峰非常有信心的回答道,待技师长离开起飞区之后,作为长机的他首先启动了发动机,排在他身后的战机也陆续发动引擎,一架架海航最新款的战斗机很快响彻一片,高速旋转的螺旋桨撕裂空气,战机轮子被牢牢卡死以防止起飞命令尚未下达便飞机起飞。而参加对抗的是一个特别编制中队,有八位未经大规模对抗空战经历,尤其是针对不了解的空军对手的飞行员们,即便有一位作用不大的长机带头,难免还是有点紧张的。

代表可以起飞的讯号终于从信号官那里发出,高高竖起的红旗变成了一面不断挥舞着绿『色』旗帜,地勤人员很快将塞在战斗机轮子前的阻挡物拆去,然后快速转移至安全地域。不一会儿,为首的余少峰的战机很快在正高速逆风前行的航母上加速起来,两百余米长的飞行甲板足以让他起飞,沐浴在一片金『色』阳光之下,一架架战机陆续升空。

此次领队参与和空军对抗训练的余少峰,虽然挂着一个中队长的名号,但谁都知道这是一次命题为自由空战的对抗演习,参加对抗的空军也派出了一个差不多“不伦不类”的新手中队,同样是九架战机参与对抗,无僚机、无空中指挥或地面指挥,除了明确交战空域之外,其余信息为零,演习目的就在于考验飞行员们在群战的情况之下,如何最大程度发挥自己的空战能力、赢得自身队伍的胜利,这样的演习有可能是单机挑战敌人全体,也可能是群殴,反正就是一场名副其实的混战,所谓的长机不过是一个带路人而已。

同时还有一个情况值得注意,这一次虽然不是海空军之间的头一次对抗,不光是新人之间的对抗演练,现役作战部队之间也是常常互相切磋,当然老鸟们之间的演练题目就要高深得多,什么空中巡逻遭遇战、海上力量突袭战、舰队防空作战等等,题目虽然很高深,但却都是用服役多年的“飞雕”战斗机,而这一次的对抗演练,双方都使用最新款的战斗机——“游猎者”。

“飞雕”战斗机是共和国活塞式螺旋桨飞机中的首代大规模装备战机,服役以来战功卓著、成绩显赫,但随着共和国的航空技术发展,该战机的水平逐步与航空工业能力相差遥远,在首届珠海航空展上终于被推向了世界商贸舞台,而那时起海空军的航空部队就已经着手更换活塞式飞机中的最后一代,当然也是最顶尖的螺旋桨战斗机,它就是由改制之前的中航第一集团推出的“游猎者”。

相比于“飞雕”最大不足四吨的起飞重量、最快平飞时速四百八十公里、最大飞行高度九千米等『性』能,“游猎者”的『性』能就更为先进,从另一个层面讲,“游猎者”已经拥有了活塞式螺旋桨战斗机的极限『性』能,它必将是共和国航空部队走向喷气化之前,最为重要的一个过渡武器支柱。

“游猎者”基本『性』能包括外形尺寸数据,都和另一个时空的野马式战斗机很相像,可以说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游猎者”身上采用了更多的新材料和新加工工艺,其整体做工和航空材料上,都达到了非常先进的水平,能使空重三吨多、最大重量五吨多一点的“游猎者”,在一台『液』冷式1650匹马力的发动机驱动下,达到每小时450公里的巡航速度、每小时710公里最大速度,最大飞行高度也超过万米,航试数据最高飞行高度是一万三千米,不带副油箱的航程也有一千六百余公里,加载副油箱后将会更远。

这样的一款『性』能优秀的战机自然很快受到空军的重视,本是海军航空兵部队独立赞助研发的战机空军也『插』足进来,在1933年年初开始组建的两军航空部队中就开始陆续装备这一新型战机,可以说是当之无愧世界第一战斗机的“游猎者”,空军用它足以满足空战需求也具备了更强的对地攻击能力,而海军得到了加强版,即在飞机起落架、防护部件等做了加强处理和防化处理的“游猎者”,首次能将舰队的战斗机作战距离提升至300海里以上,而此次与空军的对抗演习地域,就是在距离特遣舰队二百七十海里左右的地方展开。

南海某海域上,一艘驱逐舰和一艘护卫舰慢速航行于该区域之内,他们除了要担负防止非相关船只误闯演习海域的任务之外,还有临时客串解救意外落水飞行员的重任,而真正担负演习指挥监管重任的,是“成都”号大型防空巡洋舰,演习的导演组就设置在该舰上,利用一系列设备,判别空中战斗中,谁被击落、谁攻击有效……

同样,几乎就在海军特遣舰队派出了参演队伍的同时,在共和国空军阳江基地里,双跑道上分别停放的五架和四架战机,长机最先起飞之后,很快以双机编队起飞的方式离开地面跑道,在机场上空完成飞行编队之后,也很快向演习空域杀去,担任演习裁判载体的成都号大型防空巡洋舰定时发出一阵特定频率的电讯号,提示参演部队的演习地域准确位置。

双方差不多都是一个小时左右的飞行之后,很快抵达了演习空域,首先是海航部队的参演战机陆续低空同场,并通过公共频率,让裁判组确认海航参演战机、飞行员的准确资料,完成之后则快速离去,接着就是空军的低空通场和资料确认。

10月4号,早上9点许,代号“老鸟”的空中对抗演习正式开始,参演双方都是在公开透明的作战背景之下,面对面的展开空中格斗交战,没有偷袭、没有预警,双方飞机各自在飞抵演习空域东西两侧边沿的时候,导演组一声“开始”命令下达,双方的飞行员都以最快的速度将副油箱抛掉,然后加速爬升同时搜寻对手位置。

海航和空军的参演飞行员虽说都是部队新人,但并不代表他们在驾驶飞机上也是新人,在航校里都经过严格飞行训练的他们,缺乏的只不过是在部队里的高强度训练和高仿真的模拟实战,没有实战经验的他们,加上加入作战部队不久,这才被挂上“新人”的名号,其实个个都是飞行老手了。[]大国无疆72

演习刚刚开始,各方的长机就单独作战,而其余八架战机则很快组成双机编队,抢占高度之后不久,双方都很快发现了“敌人”的位置所在,因此演习当中首先开始的竟然是一场高空空战,飞行速度都相当之快的情况下,双机编队中的长机和僚机都是默契协同,看来在航校里就是经常做搭档的他们,又遭遇到了另一批互成搭档的对手。

首轮交锋双方都无一伤亡,而交错之际双方不约而同选择了降低飞行高度,在高空之上展开空战很难命中对手的同时,也充满着无数的变数,却又极耗体能。降低飞行高度之,双方来到了中低空空域里,相隔很远距离的双方很快像骑兵作战式的冲向对手,不过这一次双方都选择了分散作战,以双机编队为一个单位,各自追逐一对目标,显然是在各自领队长机安排下做出的选择,真正的空战这才开始。

“苍狼,我被咬死,我被咬死”

海航参演队中的一架战机向僚机发出请求,空军的一架战机根本不用双机编队战术,也不顾身后危险,盯着驾驶着四号战斗机代号苍狼的海航飞行员紧追不舍,被紧紧咬住的苍狼做了几个急速转弯动作,又是一连串的急速爬升、横滚,都未能摆脱对手的追击,此时所谓的双机编队作战看来已经变成了单对单的捉对厮杀。

使劲搬弄着『操』作杆的苍狼,嘴里嘶吼着“啊~啊~啊”的声音,身后的敌人紧追不舍已经让他快要癫狂,悄然之间已经快要『逼』近尾部的敌机再不躲避,只要敌机飞行员摁下武器按钮,『射』出的曳光弹一旦击中自己的机体,在装在飞机上的光敏元件和攻击判别装置都将向导演组发出被击落的讯号,而海洋上的防空巡洋舰也是有雷达设备的,可以对攻击有效『性』进行辨别确认,而发起攻击的战斗机其『射』击照相机也会忠实记录下『射』击时的情景,因此没哟侥幸可言的苍狼只能拼命的摆脱、避免被攻击的命运。

一声嘶吼之后,苍狼的战机很快做出了一个极具意义的横滚,飞机以机头和机尾的轴线做出了连续的陀螺运动,身后的敌机显然意识到自己的追击速度再保持下去,肯定会超过对手反而成为被攻击对象,同样做出了减速动作。

眼见敌人没有上当的苍狼,赶紧改出横滚状态,一个短促的俯冲之后立马改平,反向侧滚一下后,恰好对准了太阳所在的位置,他想利用太阳光线干扰追击对手的视线,爬升过程中他不断做出了机动动作,让对手的视线更为模糊,然后摆脱对手。

“我~草”

余少峰正紧紧咬住一架空军战机,嬉笑着正准备给他一梭子的时候,这架战斗机仿佛屁股上长了眼睛似的,立刻一个转弯动作让自己的『射』击意图落空,然后又是一连串的横滚,差点就让理智不清的余少峰上当,反复折腾几下之后又有『射』击机会的时候,对手竟然做出了相当之标准的筋斗动作,差一点点就让对手翻盘的余少峰不得不怒骂一句。

激烈的空战进行到了第十七分钟,飞行技术很不错的参演双方,『射』击技术却不敢恭维,反反复复的纠缠之后,总算有一架战斗机喷冒出了一串曳光弹并顺利的击中了对手的战机,导演组通过低空雷达看清了刚才的情况,确认了战机发出的被击中讯号有效,于是乎很快那家被击中的战机腹部的一个储烟装置,立刻开始喷冒红『色』的烟雾示意自己被击中。

“苍狼,苍狼,你小子开门红了啊”余少峰瞥了一眼那架冒着红『色』烟雾正退出战场的空军战斗机,其身后的那架战机编号余少峰相当清,就是代号为苍狼的座驾,这小子最喜欢得是进攻,演习开始后反而被对手紧追不舍弄得毫无脾气,抓住一个机会成功反击,算是为海航其余战机打出了气势。

“一架而已,还有更多呢”苍狼有些小兴奋的回答道,同时开始搜寻另一个目标去了。

“草”

余少峰听到苍狼的回答,气就不打一处来,赶紧把杂念扔在一旁,专心致志的捕获自己紧追好一会儿的狡猾对手,俩人已经从高空缠绵到了低空,在对手的死死奔逃之下,余少峰甚至和对手在超低空上连续机动,海洋上紊『乱』的气流让战机的飞行状况有很多的不确定因素,作为海军航空兵舰载飞行员的余少峰自然不怕和对手在海面上玩耍,要真是让他到内内陆去,在山峦起伏的地域和对手搞这种惊险动作,借余少峰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不熟悉地形的情况下贸然追击,死得惨的很可能是自己而不是滑溜溜的对手。

又是一番苦痛折磨,余少峰总算让对手明白了在海军航空兵面前,采用超低空掠海战术是多么的愚蠢,三个长点『射』之后,狡猾的对手终于冒出了红烟,而这时候公共频率里也传来的一个声音:“海航一号,做人用不着这么绝吧你把老子从万米高空一直追到了海面上,你不累吗?老子刚才差一点点就冲进海里喂鲨鱼了,有种下次咱们到陆地上去较量较量?”

余少峰听到这话,知道是刚才被自己击落的空军长机说的话,悍然笑着说道:“空一号,彼此切磋一下而已,何必那么赌气呢?我可是答应了我的技师长,不揍下一架战机,我回去可就得自己保养飞机,没想到你成了我枪下亡魂,实在抱歉了”说着,余少峰飞抵空一号的身旁,振振翅膀之后,向高空爬升而去。

“有机会咱们再切磋切磋,不信搞不死你丫的”空一号狠狠的说道,气愤的关闭了公共频率后调整至队内频率,一阵嘶吼道:“各位兄弟,谁要是把海一号给我揍下来,我老常请他吃大餐”

吼完,空一号关闭了讨厌的发烟装置,成为空军第二架被击落战机返回基地去了,当然带着很多的不甘和不爽,尤其是在选择超低空脱离战术上的失策,让他在担心飞机是否会冲入海洋的时候,还得小心屁股后的敌机,结果自然是被人抓住了机会,干掉了菊花还喷冒着红『色』的“血『液』”,那滋味儿简直不是一个大老爷们儿能承受得起的,不发泄发泄简直难泄被爆菊之恨。

空一号刚走不久,海航这边也出现倒霉蛋了,参演编号为七的一架战机,在作出摆脱追击的横滚战术动作上未完成到位,改出的时候正是敌人等候的良机之时,瞬时被一串串曳光弹所包围,不用导演组确认便知道这架战机已经宣告击毁,要真是在战场上估计已经被打成蜂窝了,当然其机载的对抗装置也忠实的发出被击落的警报,发烟装置也是一个劲儿的冒着红烟雾。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短短的半个多小时的空战里,击落成绩中,海航最终以五比四略略胜出,不多的油料已经不足以支撑双方继续空战,在导演组通过公共频率宣称海航获胜之后,双方剩余战机互相摇晃机翼致敬之后,各自踏上了返航之路。

空军的返程是最简单的,空军基地里动不动就是一两千米长的宽阔跑道,只要不是绝对菜鸟或者航空小白,都能将战机顺利降落下来,但对于参加完激烈空战的海航飞行员们,等候他们降落的地盘,和空军的机场比起来简直小了不是一点半点,两百余米长的飞行甲板只有三十余米宽,从高空看下去,仿佛一个火柴盒子在水面浮动一样,而这个火柴盒子恰恰是他们要驾驶战斗机降落的地方。

虽然活塞式螺旋桨飞机最低飞行速度不会很快、自身重量也不大,对起降距离要求不大,一百余米的距离足够让他们完成起降,可航空母舰不是陆地机场,航母保持着一定的航速,同时也有很常见的浮动摇摆,降落过程中需要舰载机对准航母飞行甲板中线,保持一定速度和着陆角度,这一过程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绝对不是一件轻松之事。在航母上起降训练过多次的余少峰等人,经历了激烈空中对抗的他们,浑身都是汗水、精力也是消耗殆尽,此时必须要打起十二分注意力,否则不仅是完不成降落继而迫降海面,很有可能是机毁人亡的结果。[]大国无疆72

飞行员们自然都深知此时降落时期提高注意力的重要『性』,纷纷打起精神起来,做好这走钢丝一般降落过程。在领队长机的安排下,很快按照剩余油料由少到多的顺序,一架架战机陆续在炎黄号航母上的着舰指挥官的指引下顺利完成着陆,而未着陆的战机则担负周围空域警戒任务,余少峰是最后一个完成降落的飞行员,而等他顺利降落于航母之后,早已等候在一旁的地勤人员和飞行员们,很快把走下座舱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的他高高抛起,庆贺海航“菜鸟”部队们的开门红胜利。

“喔~喔~”

飞行员和地勤们,都挂着灿烂的笑脸,将余少峰抛向高空,欢呼着初战胜利的喜悦,接着就是代号苍狼的飞行员艾永成,每一个击落了“敌人”战机的飞行员都受到了这样的礼遇,每一个人都是从未知走向了解,再经过淬炼之后才能成为高手,新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让自己从新手成为老鸟的勇气,而让人升起无比豪情斗志的就是每一次小小胜利和成功之后的鼓励,简单的群欢方式却能让劳累一上午的所有人都心满意足,无论是在天上作战的飞行员,还是在航母上听着飞行员们各种各样队内通话频率直播的人,从他们登上同一艘航空母舰开始,就注定他们会是一个彼此协作、密不可分的集体,胜利属于舰队里的每一个人。

一阵阵欢呼声夹杂着呼呼的海风,在炙热的阳光暴晒之下,显得是那样的高亢热烈,下午的对抗训练是由另一中队出战,余少峰中队的参演战机相继通过升降台送进机库里,飞行员们办妥交接手续后便去休息、吃午饭了,而地勤技师们则开始对战机进行检修保养,以保证明天的深入内陆的对抗训练中,这些战机同样保持优秀。

泛白的浪花紧紧跟随在战舰身后,海风让战舰上鲜艳的五星红旗迎风招展,上午11点45分,“炎黄”号航空母舰上的广播送来一阵清晰的通告声。“中午饭已经供应,下午的训练按时开始,担负巡逻执勤任务的是海蛟三号和四号………”飞行甲板上忙忙碌碌的地勤工作人员们,开始为即将升空的战机做着准备。

“小时候,我有一颗蓝『色』的梦,长大后我就在天空中飞翔,牵着彩虹,我是一只吉祥鸟,穿过风雨,我是一只勇敢的鹰……啊~啊…”炎黄号航空母舰上,地勤技师们和即将起飞执行任务的飞行员哼唱着飞行员之歌,做着飞机起飞准备。

两架执行特遣训练舰队防空警戒任务的战斗机很快相继升空,担负中午时间舰队周围戒备任务当然也是另一种层面意义上训练科目的他们,矫健的身影在碧空中『荡』漾,共和国年轻的天之骄子们正展翅翱翔,翱翔在那湛蓝的天空和韵白的云朵里,翱翔在碧波浪涛之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