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七十三章 老兵不死

第七十三章 老兵不死

第七十三章老兵不死

“这些年,钱没少挣,但日子可就过得不怎么样”

“为什么这么说?”

“也没啥好说的,来喝酒喝酒”

从人民军第一师以二期士官退役的姚万东,这辈子没有什么特别后悔的事情。如果说生命中有什么遗憾,那就是在有幸穿上那身军装的时候,没有在战场上留下自己的身影。曾经的一个小班长,而如今已经是浙江荣俊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的老总。[]大国无疆73

从1925年光荣退役,到1934年生意场上小有成就,再到1935年的如日中天,到了1936年就出现了人生之痛。中秋佳节之际,能幸运和曾经的手下们重逢于一起,此时的他已经在社会中闯『荡』十年,一位军队之中普普通通的班长,如何走到如今的百万富翁?

这其中的辛酸和坚持,只有他自己知道。在上海君豪大酒店,共和国境内最大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连锁,如此高端豪华的地方,姚万东宴请了曾经一个班的战友们,十二个人的步兵班,如今还有四个人身着军装,戴利、王定国、杨宏伟、尧郝。

“男人,有了烟,有了酒,就有了故事;女人,有了钱,有了姿『色』,那就有了悲剧”此日此时的姚万东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铁汉子,六块腹肌已经变成了十月怀胎般的大腹便便,身上的杀气少了,口袋里的钱多了,高昂的斗志减了,人生百态的阅历增加了。饭桌上摆满了玉盘珍羞,推杯换盏之间,所有的人都发现,老班长变了。

还在服役之中的四个人,其中戴利、杨宏伟俩人已经不在雄赳赳的第一师,更不在第一集团军,1928年陆军首次扩编之时,俩人就进入了第二机步师,都成为少尉排长,在部队中不断通过努力一直升迁着,而后更是在第二师整体迁入第七集团军,成为该军王牌师之时,俩人都已经是少校营长。

另外两位是当初考入军校离开部队的王定国,和通过考核加入了当初的快反旅的尧郝。

王定国还军校在读期间就来自国防部作战科的少校贾旭阳的助理,参加了中日台湾问题第三轮谈判,并在之后的停战协议签署做出了一定贡献,1932年毕业于昆明陆军学院之后,巧合的进入了第七集团军参谋部担任见习军官,少尉军衔。结束短暂的见习生涯之后,收到了国防部的一封调任通知书后,加入了国防部的作战科,之后又不满于办公室生活,如今正值调入驻于南京军区湖州的第八集团军,同时也相当于获得了一个短暂的假期。

而当初考入快反旅的尧郝,能进入号称人民军尖刀部队自然证明他的能力是相当不错的,事实也的确如此。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般的进入快反旅之后,兵王与兵王之间的竞争、学习,让他成长了也成熟了,当然也晋升了。也正是因为他的能力,快反旅在获得难得战争出场机会,空中突击营参加了嘉义战役中特种斩首行动,那次行动当中他便是该营营副。

昔日的快反旅很快在三零年的大扩编之中,并入一些新力量之后变成了战略反应军,空中突击营自然也是获得发展春天,成了共和国陆军当中唯一一支空中突击旅,当然也是战略反应军的头号王牌部队,而尧郝也在这支无团级单位的部队里,转正成为一位少校营长,正值婚假的时候,接到了老班长的邀请。

另外七个人退役至此,也是各有事业,虽然不及姚万东这般富态,但也是有体面工作的,部队里锻炼出来的坚强意志是他们受用一辈子的本钱,坚持不懈、永不向困难低头的奋斗,自然能够活得精彩。

“老班长的故事长又长,心思广又广,憋了一肚子的话想给我说,大伙看看,肚子都给憋成了圆形”

“这是哪儿跟哪儿啊,我这不是老婆离了又离,结果孩子一个也没捞着,到头来只好自个儿给自个弄上一个,就看死翘翘的时候能不能生下一个小畜生出来”姚万东说着,给每一个兄弟的酒杯都给满上,大伙是觥筹交错之后,长叹一声的说道:“可老子就觉得,死了之后生下来的肯定不是儿子,一准儿是一滩坏水”

在商场上拼搏厮杀太长时间的姚万东,看似富态的人生之中有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故事,感情上的不顺利尤其令他痛心,而就在邀请诸多战友兄弟再聚首之前,他的公司接到了上海海关总局的通知,勒令其收回对日三菱公司出租的一批设备,这批设备涉嫌违反中国海关总署相关规定。揪心的不是损失的金钱,可悲的是这件事情压根姚万东就不知道,换句话说他根本没有和日本人做生意,哪儿来的勒令通知?

此事自然是说来话长,而且故事是相当老套。其核心就是姚万东的公司里出了小人,在姚万东忙于家庭纠纷无心过问公司之际,做出了一些姚万东这位退役军人坚决不会做的事情,中国和日本一朝为敌,军人之间仇恨永存。接到海关通知的时候他一气之下就把离婚协议给签了,顺便把公司里的小人给炒了,如今和昔日的战友重聚一堂,曾经在一个澡堂子泡澡,有过坦诚相见经历的兄弟自然无话不谈,也成了他倾诉心事的港湾。

“这么说,小日本这些年来对我国的渗透挺厉害的啊”听了大半天姚万东的故事,王定国半眯着眼的说道,在部队里不怎么喝酒的他,此时已经红光满面,但不至于语无伦次。

“可不是嘛,咱们国家这些年的发展是相当之迅猛,从东北到南海,到处都是一片朝气蓬勃的景象,有人说人与人之间可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而咱们的祖国才是真正的厉害,一个上千万平方公里国土、近五亿人口的大中华,也做到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可发展就发展的好处,也有坏处”退役后做着外贸的一个人向在场人等简述共和国的变化,引申出事件的主要原因,有些义愤填膺的说道:“日本作为中日台湾战争的战败国,在战争中尝到了失利的滋味儿,更明白了低估咱们这个老祖宗的坏处,于是乎,他们就千方百计想完整认识到如今的中国、学习中国,尤其是我国强大的工业。”

“这么说你知道很多这方面的事儿?”尧郝最擅长的事情就是统兵打仗,但这涉及到祖国利益的事情,不管懂不懂都想了解一点儿。

“这话说起来就长了,咱们再干一杯,好好给各位兄弟说说这其中的厉害”说着,十二个人又是一阵推杯换盏,而后这位外贸高手才慢慢说起共和国这些年来的大变化,尤其是一些有趣的事情。

说话者首先是从中国完成统一开始说起。[]大国无疆73

年中华大地上发生了两件大事儿,第一就是军阀混战多年的中国结束了纷争,在复兴党和人民军的努力下完成了大陆统一。第二件事就是赢得了中日台湾冲突胜利,真正做到了中华大地重归一统。

年,共和国开始进入高速发展期,其标志**件就是在广东省境内连续举办的两届现代化展览大会,在深圳的举办的第一届中国现代工业成就展,在珠海举办的首届中国珠海国际航空展,一直被认为闭关锁国、固步自封的中国,以一种新颖的出场方式,让中国以一种崭新的形态展示于全世界,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中国开始以一种世人惊叹速度迅猛崛起。

年年初到1934年年末,这三年时间恍如过往云烟,神州大地发生了许许多多的盛世奇迹,有共和国除西藏之外所有省份铁路、基础公路、战略高速公路等基础交通工程全部竣工,有东三省工业实力赶超湖广的疯狂之举,自然也有中国军事工业集体大调整,频频为中国海军爆出极品装备令人称奇,最令人疯狂的就是1934年6月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成功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制造强国,同年中国的人均年收入突破两千元大关。

两千元的人均年收入,是何其恐怖?简单计算一下便可知道其中的厉害,世界主要各国都是金本位,即货币价格与黄金挂钩,而实际上大多人都以本国货币对比美元来做直接换算,一盎司的黄金等同于三十五美元即一百四十元(人民币),而另一个时空的2009年,每盎司黄金价格在四百五十美元左右,最发达的美国,其人均年收入是三万余美元,相当于这一时空的九千三百多元人民币。

而共和国在1934年年中的人均收入,已经有两千元。两千与九千之间看起来差距还很遥远,但应该注意到的是,共和国的西藏、青海、蒙古等地区是标准的不发达地区,并且共和国才建国不到六年的时间里,就实现了人均年收入达到小康水平的好成绩,如果保持这样的高速度,四年之后,估计共和国成为全世界最发达国家肯定不是问题。

事实上,绝大多数国民都已达到甚至略超小康水平的共和国,已经在悄然之间成为世界头号强国,要知道在资本主义国度里,财富绝大部分是掌握在少部分人群手里,构成国家的主体是广大的人民、而不是稀少的富人。而对于共和国而言,更大的利好事情还在后头。

由于1929年是共和国建国之年,之后经历解放台湾战争,尤其是面对全国各地区急需建设、更需要一个稳定环境,直到1930年中页共和国才宣布选举制度的正式事实,即从1930年到1934年,这四年算是以张宇为首的共和国中央『政府』的第一个执政期。

而后在1934年中页到来之前的全国人大代表会议上,张宇以近乎全票再次当选共和国元首,以张宇为首的中央『政府』将继续执政到1938年。这样的选举结果符合了广大人民的意愿,同时也充分反映了这一时期共和国公民们的心声,而之所以会有几乎全票中的“几乎”两个字,是因为当天的人大会上有几个人没有到会参加选举,否则很有可能是全票再次当选。

高效而富有民愿的『政府』保持了一贯的高效率和顽强作风,继续带领了共和国创造更为辉煌的成绩。

当然,这并不是这群老战友聚会所需要讲的。给姚万东、王定国等人介绍这些事情的是俞洪,一个做了些年份外贸生意的他先把共和国这些年的大致变化讲了一下,接着又是一阵推杯换盏,这才继续把话题继续。

“大伙别看当今世界很太平,其实并不是大部分人所看到的那样。这些年来不少公司都和老班长的一样,不知不觉中就着了道。”俞洪看了看周围老战友们都聚精会神,清了清喉咙说道:“我们国家注重的是发展实体经济、侧重建设消费型市场,简单说就是建设良『性』循环经济,消费和生产创造之间产生相互作用,共同构成社会的良『性』发展和进步,这种国民经济无疑是最好的,这也是我国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缘由。”

“而我们看看其他国家如何呢?建立在高污染、高投入、低回报的资源型经济结构是很脆弱的,这其中不乏老牌资本主义强国,当然这也是工业**之后,世界工业经济发展的主要模式所在,这其中不乏鲜明的例子。至今仍然金融紊『乱』的德国就不说了,法国借助于凡尔赛条约获得了阿尔萨斯和洛林,折腾了好几年也快达到发展瓶颈。英国、意大利这些国家就不用多说,世界都已经进入电力工业时代了,日不落帝国至今都还在吃着祖宗创立下来的老本,广阔的殖民势力范围勉强支撑起了战后繁荣。”

“而所谓的世界第一强国美国,其蓬勃发展的经济势头确实很强大,可仔细一看就能发现问题,其势头猛的有什么呢?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双双称雄于美利坚,强大的工业制造能力被绑牢在了房地产市场上,经济的增长仅仅依靠资源出口,可这样的增长速率远远抵挡不住来自房地产市场繁荣的诱『惑』,从『政府』到寡头、平民,经济泡沫在全社会的鼓吹下越来越大,五彩斑斓的泡沫看上去的确是挺美好的,可就是不知道破了之后会是啥后果。”

“日本呢?吹嘘自己是世界综合国力前三强,而在我看来,日本的真正实力尚不如我国的东三省,稀缺的岛国资源根本无力支撑起日本的工业化发展,整个国家只能建立在资源进口、外贸出口之上,可他们一直赖以为生的外贸出口型经济,遭遇了咱们祖国这样一个强大的制造大国,毫无优势可言的他们,同时还遭遇到了百年难遇的大地震,经济没有崩溃已经算是幸运。要想摆脱这样的困局,办法的确是有,但很明显不适合于日本。”

“你就别弯弯绕绕的,直接说小日本有啥打算?有啥阴谋?不就行了”姚万东非常想知道,自己着道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刚才我也说到了,1930年日本的经济没有直接崩溃,算是幸运中的幸运。这其中不乏因为日本『政府』内的那位能力很强滨口雄幸首相,在他统领下的日本内阁支撑起了摇摇欲坠的日本经济。而日本如果要重新繁荣起来,首先就是这样一个内阁『政府』必须继续高效、强硬下去,其次就是要对日本的工业经济下大力气整改,没有建立健全的工业体系是畸形化的变态式繁荣,要想和我国展开竞争赢得生存空间,就得对既有的轻重企业加强其核心竞争力、建立健全人才教育体制,转变经济增长方式。”

“换句话说,日本不应该在制造业和我国直接对抗,他们没有足够的技术基础、产业链、人才储备,压根就不是我们的对手,即便通过低三下四的手法,从我国走私一批先进制造设备、偷学一些管理经验、剽窃一些核心技术,但这些都是无根之萍,关键是一个国家的自主创新能力必须过关,而这就要求必须具备强大的教育能力和『政府』执政能力,可日本这个国家,『政府』做梦的本事儿挺大、执政的能力倒很菜,从关东大地震的灾后重建包括当年的救灾行动中,都可以看出这样的『政府』即便有再强悍的首相也是白费劲。”

“可惜的是,唯一能够让日本免于灾祸的滨口雄幸首相已经被人给刺杀了,新上任的首相大力鼓吹中国威胁论,力图以军国主义摆脱国内疲软的经济形势,转移国民注意力的同时,还不忘从中国这位老师手里偷偷『摸』『摸』弄些好东西回去。”

“这些年,我国的海关边防打击走私的力度是越来越强,对日贸易出口的限制是一年更比一年高。就好像老班长的公司,申报一批可通关的物资,其实暗地里会夹杂很多东西,如果我没猜错,海关让老班长拉回去的物资当中,肯定有很多东西与海关申请报备资料上严重不符。鱼目混珠就想糊弄过关的手法虽然很落后,但风险较低、回报很大,相比老班长公司内部的内鬼曾经做过很多次这种事情,否则绝不会让老班长收到勒令通知书,而后又接到了取消外籍员工雇佣资格的通知。”

“是啊,我也是最近才知道那狗日的竟然是日本人,当年招聘的时候明明拿的是美国护照,说他自己是美籍华人,回国创业遭受打击,萌生成为上班一族念想,看人也老实,尤其是叽里呱啦的英语说得是非常流畅,我让公司的一位老员工去考验了一番,的的确确是地道的美国口音,还夹杂着西海岸的味儿,我也就信了。这些年他也的确为公司挣了不少钱,从业务员升到了销售部主管,到后来我遇到了婚姻纠纷这档子事儿,就把大权一并给了他,之前也是很多事情我从不过问。可谁想到现在酿成了这样一个苦果”

“看来老班长一定还蹲过黑屋子?”王定国对国家安全局是不感冒的,照兄弟们的说话,这次班长的公司是差点触犯了海关总署的逆鳞。

“你说呢?”姚万东两眼一怒,给自己的酒杯满上,猛灌下肚后说道:“我在黑屋子里被问了很多,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我也说了。不该说的东西,是指事情以来,我明白了公司里有间谍这件事儿,国安局肯定一直知道却没有提醒过我,所以当场我就骂娘了。”[]大国无疆73

“我公司每年上缴了多少税款?为国家的发展做出了多少贡献?到头来被狡猾的日本间谍给摆了一道,从始至终知道一切的国安局却在一旁笑哈哈看戏,看着我遭殃就是为了逮间谍们一个现行,然后驱逐出境。到头来,知道一切的他们,还把我弄进黑屋子里问这个、聊那个,好像我才是日本间谍头子似的,至少也给他们看成了养虎为患的坏人。”

“对了,走之前,我还骂了一句,大概是这样的。”说着,姚万东站起身来,扯着喉咙模仿当时的场景,喊道:“想当初老子为国为民扛枪打*的时候,你这些丫的还在学校里念圣贤书再说老子是间谍头子,老子非得找一帮老兵把你们国安局的大楼给拆了不可,怀疑到老子的头上来,也不看看老自己家里挂了几面红旗、有几个军功章?你大爷的。”

“然后呢?”

“然后自然是摔门而去,不过走之前还得把那茶给喝光了,黑屋子里冷气一直开着,寒气『逼』人得紧,有热茶不喝那才叫没种没胆,咱又不是罪大恶极的犯人,干啥玩意儿要害怕。”姚万东一扫之前的不爽,和老战友们拉拉家常后,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恢复了红光满面的样子。

其他人见老班长终于恢复了正常,堂堂大老爷们岂能被郁闷而憋死,大伙纷纷小杯换大杯,畅饮了一番之后个个犹如火烧了脸一样,好似猴子屁股一样血红血红。

“我说,各位战友,我们酒已经喝得够多了,不能再喝了,再喝可就得出事儿了”

王定国深知自己今天放纵了一把,喝得已经不能再多了,真要是趴下去了,他可就没法回部队招待所了,即便这样子回去,也得招人稀奇的眼光,堂堂军人岂能如此酗酒,可的确是高兴,遭受白眼算个鸟。

“对了,我可得给大伙提个醒我俞洪这辈子虽然还没弄出多大的事业,但有些事情经历得比较多,脑子里活泛得很,今天喝多了也别说我是在说糊涂话。”俞洪放下了酒杯,突然之间显得特别有军人仪态,端端正正的坐着,其他一些人也立马端着姿势听候俞洪发话。

“我国的经济发展保持着高速发展的态势,这很好也非常棒。但是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泡沫已经膨胀到了很危险的境地,随时都有破灭的可能,而我估计危机首先爆发于美国的可能『性』最大,随后便会形成一场声势浩大的全球『性』金融灾难,我国也会遭受一定损失,但我国并没有危机根源,遭受的仅仅是金融灾难的冲击影响。”

“现在是1936年9月份,今天又是中秋佳节,所以大伙高兴了咱就多说几句。我估计,真要是爆发了灾难。首先引起注意的就是在场像我一样搞外贸生意的兄弟,我国受金融灾难影响,出口业会遭受很大摧残,大批依靠于外贸出口的企业将生存艰难,而我们也会深受其害,目前已经到了收手不做、转投其他行业的关键时期。”

“不瞒大伙,前些日子我才拿到复旦大学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在毕业庆典上我们的经济学主讲就给我们当期学生提了醒,世界经济已经到了一个关键时期,不久的将来或将发生前所未有的金融灾难。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我们私下讲述的,老师的意思很简单,自然是让我们毕业之后能利用自己的才学,在灾难中赢得胜利。话又说回来,一所普通高等院校的老师都能预测到危险的降临,享受着国务院津贴的那些强人肯定早就知道,大伙不妨从最近这些年来国家的种种经济政策中就可以看得出究竟”

俞洪让诸位兄弟打起更高的精神起来,好好听他的念叨。

“一直以来,国家践行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自由制度,充分发挥市场主体中企业的自主『性』,『政府』一直是扮演着服务者的角『色』,其职能和其他国家的『政府』很不相同,除了在军工、能源等重要部门还有『政府』的强大影响之外,其他经济领域全部开放。同时,各位想想,我们的生活中,阻碍我们家庭富裕起来的因素有哪些?”

“孩子的教育问题、父母的养老问题、意外伤害问题、医疗保障问题、吃住起居问题,我们的生活当中有无数的开支项目,更有无数的消费需求,但我们往往却只有一份工作,为了满足开支只能降低消费需求。『政府』则在其间扮演关键角『色』,教育由『政府』承担、养老和医疗保障由社会福利负责、意外伤害由参加的保险公司力扛,而我们只需要为衣食住行等负责,而这些恰恰就是消费的需求所在。”

“消费与创造是完美共生的结合体,我们的经济发展建立在外贸出口和内部需求上,『政府』调动了有着庞大人口基数我国公民消费欲望,在不断的消费刺激下工商业的发展愈加进步,其标志就是我们的城市越来越大、越来越繁荣,直观表现在第三产业的繁荣之上,庞大的进出口业绩又成为我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主因之一。但与此同时,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究竟是在如何发展繁荣的呢?”

“工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催生了英国、德意志、法兰西、美利坚等资本主义工业强国,这一时期最大强盛特点就是大生产化,冶炼、纺织、造船等进入了飞速发展时期,但世界已经进入电力工业时代,以汽车、收音机、电视机等为首的新工业产品开始风靡市场,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业失去了原有的核心竞争力和利润来源,短时间之内要想保持企业生命,只能投资其他领域、选择合作或者接受被兼并改造的事实,事实上这些国家找到了新方法,那就是进入房地产行业,一个类似于传销的经济繁荣,彻彻底底的虚无主义。”

“话又说回来,关于经济危机必然爆发论我学识尚浅不可分析得恨透彻,但可以明白的一点是不久将来的金融危机,将会是工业**以来,人类从内燃机时代过渡到电气工业时代的一次大规模灾难,这是一次大浪淘沙的过程,弱小的国家、企业、家庭、个人等等,都将在淘沙的过程中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淘沙之后,将会震『荡』出大批新兴力量,我国将乘势崛起、我国的企业也将迎来更为美好的春天,但是,请注意这个但是”

“从危机爆发到解除影响,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少承受不起如此大灾难的国家将走上极端、企业将会破产、家庭将直接致贫甚至是家破人亡。但是,俗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物降一物。金融危机虽爆发于资本主义国家固有经济制度缺陷,但也并不是无『药』可治,只是治疗起来的时间太长、『药』效与损失之间差距太大,与其采取正确措施走出困境,倒不如走上极端拼死一搏,这才是可怕的。”

“而最恐怖的是什么?就是在危机当中,不想从自身角度根治危机祸源,反而被一些极端人士所利用,将危机灾难和民族意志相互结合,以走向极端的方式摆脱困境,军国主义化的的确确能够最短时间里让疲软的国家经济刺激起来,相信到时候除了我国之外很多国家都会走上这条路,比如我们隔海相望的日本,还有已经动『荡』不堪的德国,他们真要走向军国主义化道路,那可就置全世界于危险当中。”

“由此一来,第二次世界大战便不可避免。而且,如果说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一次利益纠纷,那么影响人类世界最为深远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我国必将成为主角。我想咱们这些退役多年的军人不会重上战场,王定国、尧郝、戴利、杨宏伟,你们四个会参与到人类世界规模最大、最为惨烈的世界大战中,这次大战不再是大浪淘沙的过程,而是世界建立新秩序的过程,也是我国真正走向世界头号强国的浴火涅槃的蜕变过程,”

“最后,我想说的是,不管我们身在何方、做着什么工作、有啥样的家境、遭受过何种不幸和冤枉,我们都别忘了我们曾经是中国军人,我们身上更流淌着中华的血『液』,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时刻谨记鸦片战争以来中国近代史的奇耻大辱。泱泱中华、巍峨华夏,岂能为他人所长啸于天下?”

俞洪的话刚刚说完,十二个人不约而同的站起身来,围着大圆桌纷纷伸出自己的右手叠在圆桌中央,异口同声的说着当初各奔东西时候的呐喊声:

“老兵不死,斗志永存泱泱华夏、巍峨中华,岂能为他人所长啸于天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