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七十六章 风暴进行时

第七十六章 风暴进行时

第七十六章风暴进行时

世界有时候显得很大,有时候又显得很小。

大洋彼岸所发生的一切的一切,很快通过无线电波让全世界知道了爆发于世界金融中心美国的股灾。纽约股市最为疯狂的周四上午11点左右,所有股民都如身患重病般的挣扎之时,已经是深夜零点即将跨入周五的中国,不少人都已经处于深度睡眠之中。

“叮铃铃~叮铃铃……”

共和国元首府深夜里的安静,被一阵急促的响声打破,突然到来的电话声让元首府周围的元首内卫队执勤官兵们更加警惕,同时张宇也从睡梦中醒来,披上一件衣服后去打开了书房房门和灯光,张宇这才发现响个不停的是那座红『色』的电话,这家伙已经多年没响过的它,此时竟然响个不停,难道是共和国面临强敌入侵了?炎黄脊梁计划泄『露』了?或者是其他什么大事。[]大国无疆76

张宇顾不到多想,赶紧三不做两步走,冲上前去拿起了话筒,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了一长串声音,老半天后张宇才略略点头,同时回答道:“我知道了,通知其他几位,立刻召开紧急会议”放下电话,张宇『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太阳『穴』,接着又摁下了桌上的一个特别按钮,并说道:“准备好车,三分钟后出发”

关好书房后,张宇回到卧室里,此时黎晓冉已经醒来,她并不八卦的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儿,反倒很贤淑的为张宇准备好了衣服、鞋袜,俩人默不作声的收拾一阵,吻别了妻子之后,黎晓冉接着睡,而张宇则在元首内卫队的护卫下乘车离开了元首府。

国务院,紧急事务办公厅里此时聚集了不少共和国的高层人物,国务院主要领导、各部部长级干部等陆续抵达了办公厅,随后便在国务院办公大楼的一个中型会议室里,召开了高保密闭门会议,任何人包括张宇都被检查了一次才得以进入会议室。

“该来的终于来了,我还一直以为这锅水会沸腾下去呢”

“可不是嘛,最近这两年世界经济变化是日新月异,其中以美国、英国等传统国家的股市投机蔚然成风显得特别突兀,经济这鸡蛋已经被烈火烘烤太久,今儿算是彻底变黑糊了

“一天时间,股票价值缩水百分三十有余,这简直太可怕了……”

会议开始之前,列席会议的诸多高官们悄悄议论起来,交流着各种意见或者感慨,大部分人都以近些年来股市的疯狂和如今的滑铁卢般的股灾,感慨着世事无常,当然感慨之余更多的是一种担心,谁都知道如今全世界经济实现了初步的全球化,任何一个国家都属于世界经济体的一部分,不管是否同意该事实,来自美国的灾难如果遏制失败,必将影响全球。

“一切都是事出有因的”会议自然是首先以张宇发言为开端,他什么草稿也没准备,直接开口娓娓道来。

年12月份的我国人民银行给出了一份金融统计数据报告,报告曾显示在我国投资的国际金融资本已经下降到了一个很低的水平,欧洲地区的金融资本也在逐年减少,我们不禁要问,这些钱都去哪儿了?在我国最高峰时期和最低时期的国际投资资本相差达到了45亿美元,而对于欧洲而言差不多也是这一数字,将近百亿美元的资金不参与到我国和欧洲地区的有较好年回报率的实体经济建设,反倒是逐步撤出,这其中又是为何?”

“两个问题的答案非常明了,国际金融资本越来越向世界金融中心美国集中,它们不参与任何实体经济投资,也不涉足房地产、能源、运输等行业,大笔大笔的钱纷纷投入到了股票市场上去了。从去年11月份到昨天为止,在美国上市的所有股票股价几乎都翻了一倍,两倍、三倍以上的也不乏其数。”

“如此炒作的背后自然是为了博得恐怖的利润,我们也无法指认这些资本是在恶意破坏一国之经济,这属于投机商的正常行为,尤其是在美国毫无金融监管秩序之下,任何的炒作投机都是合法的。在座的都清楚这样一种高度的传销模式,到了最终其结局是怎样,我们也无从质疑美国金融政策的纰漏,我们现在应该做的是如何让我国脱离危险,天亮不久,上海的沪市、深圳的深市,我国最大的两大证劵股票交易所就会开市。”

张宇话锋一转,指头敲击着桌面,淡淡的说道:“造成危机的原因我们不必再深究,当前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做好迎接前所未有的金融灾难准备,我希望在座的各位领导不应该抱有任何的侥幸,美国的『政府』如果真要是能把灾难处理干净,也就根本不会有股票的疯狂了。而我国的金融市场虽拥有健全的监管体系,但并不保证投资者不会受美国股市灾难影响而做出一些不理智选择。”

接下来,会议交给了共和国证监会主持,随后在会议上发表意见的还有国务院特聘的一些经济学专家,会议探讨了共和国如何处理由美国金融灾难所引发的一系列事故,并开始统一协调各主要『政府』部门的相应应对措施,最糟糕的结果就是美国的金融灾难酿成了世界金融危机,共和国不得不面临全球金融萎靡之后带来的出口业大幅缩水、外贸企业受灾严重,进而导致的一系列连锁反应……

这些可能『性』都很大的事情,中央『政府』都不会忽视掉,旱涝保收、未雨绸缪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做,会议上很快通过了以前制定好的应急措施文件,由张宇签字生效后,很快发布至共和国各省市相关部门,短短数个小时之间,共和国已经做好了迎接世界金融危机的的最坏准备,把侥幸留给了其他国家或个人。

次日,如同夜里紧急会议上所说的那样,有些事情是不可阻止的,况且共和国『政府』也没有封锁美国爆发股市大灾难的消息,已经早已融入世界经济圈的中国是不可能不受到美国影响的,作为世界金融中心的美国,在他身上爆发的股灾必将在世界范围内引起连锁反应,这也是必然的。

深市、沪市照常开盘,两大股票交易所很快反映出股民们的信心不足,得知纽交所发生超级大灾难的不少投资者,很快开始抛售手里的股票纷纷撤离股市。受严重不利因素影响,投资者的疯狂在上午十点达到了最高峰,沪市和深市的交易记录器和行情自动显示设备,都渐渐跟不上最新变化,首先遭遇股民们抛弃的就是共和国那些全球化企业,汽车、轮船、化工、航天等板块相继严重下挫,各大企业股票很快宣告停止交易,而这时候能源板块的股票也大受影响………

关键时候,证监会挺身而出,其经济犯罪科和当地公安密切配合,立刻对股票市场里散布各种谣言的人实施了抓捕,造谣生事、制造公众恐慌的罪名自然是免不了,而后证监会召开了新闻发布会,称中国股市一切正常,股民们应该理智。

事实上,当恐慌蔓延成为一种瘟疫的时候,任何阻挠的措施都显得是那么的多余和毫无用处,就算各上市公司紧急披『露』了其特制年报和相关经营业绩数据、公司财务状况等,投资者们依然癫狂不已。受此影响,到25日下午两大交易所关闭为止,筹集资金回购部分自家股票的所有的上市公司,其股票收盘价都创造历史最低,当日的两大交易所交易次数也创造了新的记录。

相比于纽交所的直接崩溃,中国这边也仅仅是散户大规模撤资而已,部分大户还是力挺『政府』的,更没有什么跳楼『自杀』事件发生。[]大国无疆76

不过,大洋彼岸的第二日就不同了,1937年10月25日,是纽交所里每一个股民都应该铭记的日子。

经过24日疯狂的股民们,在一夜之间仿佛都年老了十岁,股市刚一开盘就上演了抛售大战。投资者们已经顾不上血本,更大规模的抛售屡见不鲜,一只单股最高售价曾达到423美元的股票,到了这天下午的十点二十五分,持有着竟然同意经纪人的建议,在32.49美元的价位将四千多股抛售了出去,其中缩水的资产可想而知。

而曾在股市中扮演过常青树的亚美集团的股票,此时也被疯癫的投资者们当成了白菜,连同中国东风汽车、建设工业集团、中国吉安、中船工业、中重船舶等,一大批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股票都没有幸免,在投资者眼里此时纽交所里的任何一支股票都不得信任,只剩下抛掉、尽快抛掉的结局。

“黑『色』的周四,疯狂的周五”

从1936年年底就开始演变成为世界第一大牛市的美国股市,在十个月的时间里吸引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美国公民参与其中,在最为疯狂的1937年9月,只要行走在街头,擦皮鞋的、卖报的、开出租车的,社会中的大部分人员仿佛都是一个股票专家一样,街头巷尾无一不是谈论着股票的最新行情和最佳股票购买组合,但如今股灾爆发了,十个月左右的疯狂化为了两天时间的疯癫,其他国家的股市同样没有幸免于难。

一时之间,如果是共和国的股市崩溃,共和国的经济命脉和社会秩序也不会遭受太大影响,毕竟能在股市里玩弄股票、享受心跳感觉的人毕竟占少数,中国人的传统理财观念也与股市的投机相悖,所以即便两大股市的风云变幻不会造成国家动『荡』,但美国却又不同了,几乎是全民参与的金融繁荣,金融灾难也该人人共享,受股票市场发生严重灾难影响,对社会而言,不仅仅是时常发生投资者绝望跳楼『自杀』那么简单,社会生活秩序也已经被扰『乱』。

年10月27日上午九时,美国『政府』白宫新闻发言人召开发布会,称正在旧金山考察的总统将于近日回到华盛顿,并且总统已经下令就周四纽约股票交易所内所发生的一切进行调查,总统会在更下一周召开全美广播讲话,通报调查的结果以及挽救股市的方案,但在此期间,美国国内禁止一切股票债务的买卖,包括国债。

美利坚『政府』的强势出头很大程度上挽救了消费者的信心,而继美国之后,刚刚担任英国首相的麦克唐纳也在面见英国女相之后,接受记者采访时发表了三分钟的讲话,短短的讲话内容和美国的如出一辙,『政府』将挽救股民的收入于水火之中,并且允诺将尽快给予股民们一个合理的交代。

和老牌帝国主义国家不同,共和国一直没有就股市的动『荡』发表任何的看法和言论,有不愿提及姓名的经济教授,在接受《商务报》记者的采访时,声称:股市的涨涨停停都是股民们的选择,股市存在着极大的风险,股民们在合法的前提下,有权利采取一切自认为有利于己的投资行为,当前处于世界金融紧急特殊情况之下,共和国相应金融机构会展开相应的工作,而国家肯定会调查恶意的、违法的投机行为,并需要时间收集证据、制定应对计划和措施,但总体而言,共和国经济发展还是健康有序的,不会受来自股市的影响。

年11月2日,美国总统胡佛的全美广播讲话中,抨击了那些恶意在股市里制造恐慌的犯罪分子,并着重声称『政府』将进一步调查发生在10月24日和25日的交易细节,同时表示美国的国民经济是稳定有序的……一大堆废话之后,总算是让美国大部分人晚上睡了最近两周来最安稳的一觉。

但现实往往是极具讽刺意味的,11月3日重新开市的纽交所,并没有同胡佛总统所说的那样强势反弹,之前下降的工业股票并没有止住下跌的势头,道琼斯工业指数已经跌到了四岁幼童数数的极限,即不到百位。从381点飞流直下到98点的疯狂,详实的数据彻底的表『露』了工业股的疯狂,之前就被大肆抛售的股票此时更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击,股民们只要卖得出,根本就不看价钱就出手。

如此狂『乱』的局势,很快带动了之前还不怎么跌落的公共事业股票剧烈下降,包括稳赚不赔的能源、运输、银行等企业公司股票都出现了大幅度的急剧下跌,“疯狂周五、黑『色』周四”中本以为已经跌倒极限的股票,终于被股民们创造出了更低的交易价格,白菜仿佛都比股票值钱了。

恐慌如同瘟疫一样迅速开始蔓延,被严重吹大的经济泡沫的迅速破灭,直接产生的冲击波便让数十家公司在11月3日下午就宣布申请破产保护,而4日的中午饭已经没多少人愿意吃了,大部分人都在银行外排队等候取现,接着到6日下午两点十五分为止,美国的372家银行宣布倒闭,有1098家企业直接关门,员工们连昔日老板的身影都没见着,估计老板已经卷款逃离了,工厂设备、原料等等什么都不要了。

发生在美洲大陆的“瘟疫”比传染病还要蔓延迅速,次日在中国上海、深圳,法国巴黎、德国柏林、英国伦敦、荷兰鹿特丹等地区股市,几乎都像是吃了泻『药』一样一泻千里如注,而且连续几日不间断。各国『政府』终于意识到股市危机一定会像发生在美国的景象一样,将会迅速蔓延到其他行业,最终造成国内的经济凋敝。

针对这样的情况,各国纷纷采取了不同的策略。

之前放了高『射』炮的胡佛总统,很快责令幕僚们拿出了对应策略,对应这因为恐慌心理而造成资本经济小小紊『乱』。一定运筹之后,美国方面具体的行动展现在了人们的面前:

美联储宣布将向数十家银行注入足够资金以保证人们的兑换,暂时关闭美元对黄金的兑换业务,并且保证美元的绝对价值,配合一系列国内各大商品价格的『政府』指导销售价,终于缓解了人民内心恐慌不已的境况。

美国各大企业巨头也纷纷拿出自己的挽救方针,尤其以石油、钢铁、铁路、海运等企业为代表,几乎每一家上市的大型公司都拿出大量资金回购自家股票以稳定股价,直到此时都还没有宣布倒闭或者破产的他们,实力自然是毋庸置疑。

种种的措施很快让银行的挤兑风波平静下来,而部分企业也重新获得订单开工生产,失业人数逐步减少,一切仿佛就要重归平静了。

一直没有采取任何经济干预行动的共和国『政府』,终于也在11月7日上午9时,财政部和人民银行证券监管委员会连同召开了广播和电视同步直播的新闻发布会,这算是针对近两周的狂『乱』的经济局势,『政府』所做出第一次回应。会上财政部提前公布了1937年的财政报告,证监会公布了对10月25日股票市场急剧波动的调查报告,同时国资委还将国有大型企业资产状况进行了一个披『露』,特意将一批上市公司资产披『露』不详的企业公开批评了一次,并表示在美国上市的共和国大型企业目前经营状况良好,受股市影响不大……

事实上,在10月24日和25日发生的股市大灾难,包括在11月3日的彻底大疯狂,都深深震撼了美国财团巨头们的心,作为左右『政府』金融决策最有力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作为控制美联储最大的且并不轻易公开『露』面金融巨头,首次将各大寡头,尤其是摩根财团、洛克菲勒财团、以亚美集团为首的中国企业帮等召集于一起,私密会议达成了一系列的秘密协议。

各大巨头之间消除了隔阂和彼此的怀疑,即使各大巨头都多多少少参与了导演金融灾难,赚取了空前暴利的同时,却没有预料到会造成如此大的灾难。而如今每年各巨头之间很默契的刮羊『毛』行动,也就是互通消息以控制股市涨停,来搜刮股市资金的在美国合法、在中国严重违法的内幕交易行为。[]大国无疆76

来自世界各地尤其是美国股民身上的大笔股市投资资金,早已在涨涨停停中被巨头们搜刮很多很多,抬高股价、吸引股民进场、猛然下跌、迫使股民们割肉离场、最后低价回购自己股票,一整套简单的割羊『毛』循环看起来是很简单无常的,可反反复复之间不知不觉就导演了整个股市的繁荣,继而助长了寡头们更大的野心,不管是不是刮得太狠,进而导致了金融灾难,现在各大寡头们都应该积极面对。

无论是谁,此时自然都不敢胡『乱』动弹。金融灾难虽然不是他们一手导致,但空前繁荣的营造过程中有他们推波助澜的身影,这是无法抹去的,况且这在缺乏金融监管秩序的美国是属于合法的行为,最对不起的自然是寡头们的良心而已,股市本来就毫无感情、毫无人情可言,况且这些寡头们也不过是为了让利益长久,这才聚在一起想法消除危机而已。

但就如何消除危机的措施上,各大巨头之间又产生了不同意见,以美联储为首的金融巨头们,坚持应该以金融手段恢复为主,而以实业界为首的巨头们,则更为关注受危机影响,美国国内乃至世界将会出现的消费力下降、市场空间萎缩等,将会对工业生产带来空前影响,所以他们坚持应该恢复实业生产为主。

寡头们不是统一的『政府』机构,况且『政府』内部也可能出现不统一不和谐的意见,组成了联合体却也没形成什么统一意见,倒是进一步观望的态度保持了高度一致。而金融危机的爆发,如果短时间内无法消除,寡头们将失去很长一段时间的安逸日子,既然享受了大起,为了不至于享受大落的感觉,寡头们承受一段萎靡的日子也不是不可以。

观望等同于不作为,不作为的结果就是什么?没人知道,历史却会见证这一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