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七十七章 中国经济论坛

第七十七章 中国经济论坛

第七十七章中国经济论坛

年12月1日,共和国首都北京长城大饭店,自1933年首届以来,中国经济论坛每逢奇数年都在该饭店召开一次盛大的经济峰会,这一届已经是第三届的中国经济论坛,显然因十月份发生于美国而后波及全世界金融危机而显得意义非凡。

十月份金融危机爆发到迈进十二月,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整个世界的经济形势一日三变,作为世界经济体一部分的中国,也深受金融危机影响。因此,此次论坛嘉宾队伍中不乏国内著名企业总裁、经济学专家、大学教授等人物,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国务院派出了有史以来最强盛的队伍。

来自国务院直属的中国证劵监督管理委员会和中国银行监督管理会,商务部国际司和市场运营调节司、财政部金融司,还有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共计二十余位『政府』官员参加此次的大会,阵容之强大实乃罕见。

上午八点,主持大会的首都大学经管学院院长万伦志宣布了第三届中国经济论坛正式开幕,按照例行安排,大会并不会以某一个单位或个人为核心,论坛是真正的讨论大会,不过也并不是由始至终的讨论,会议当中会公布一系列的数据,其中大部分出自于国内金融研究单位的研究报告,以往这些东西都是昂贵的东西,而也只有在这样的论坛上才会公开分享。[]大国无疆77

首先公布的第一份数据是由上海立博风投公司拿出的一份报告,题目就叫做“浅论危机之前的世界经贸”,由该公司参会代表负责向大会讲述公司报告,并就自己的观点和到会代表很展开讨论。

报告指出,世界经济大繁荣时期始于欧洲结束,世界主要经济体美国、英国、法国等国家相继进入战后繁荣期。细分下来,美国依靠道威斯计划中对德贷款和国内信贷消费繁荣,法国依靠巨额战争赔款、获得工业和资源双富足的阿尔萨斯与洛林走向了繁荣,英国虽然在战争中也损失巨大,但瘦死的骆驼也有好几斤肉,依靠其广袤的殖民地域和厚实的家底也走上了繁荣期。

事实上,所有的繁荣严格意义上都是短暂而非长久的。人类进入大工业时代即瓦特发明蒸汽机所引领的工业**,在人类进入内燃动力时代中爆发了空前的战争,资本主义国家彼此为了争夺既得利益和势力范围而掀起的世界大战,战争带来了无尽的损失,让共和国具备了崛起的基础、美国具备取代了英国成为世界头号强国的实力,而这一次战争也变相让人类开始进入电气化时代。

电气化时代的汽车首先成为风靡世界的产品,原有的造船、纺织、煤炭等行业开始渐渐失去了原有的风采,从1910年开始,以亚美集团为首的汽车制造企业开始为全世界带来来自电气化工业时代的物质享受,至1937年为止,以中国汽车产业为首的世界汽车工业,已经为人类提供了两千余万辆汽车,尤其以西方强国为首的繁荣国家,更是做到了十个人甚至六个人当中,就有一个人有汽车。

汽车产业的进步,当然能够刺激世界的冶金、化工等飞速发。欧洲大战期间刺激了石油产业的空前繁荣,经过一段萎靡时期后,发展至1937年中页为止,已经具备年产10.5亿桶的规模,这其中除了人类迎来汽车时代极大刺激了石油消耗之外,还有来自中国的石油化工技术,新材料、新化工产品都来自于石油化工提炼,这都是消耗原油产量的大户。

汽车离不开的钢铁、铝、铜、橡胶等材料,以美国、德国、英国等为首的传统工业强国,在这方面的实力是相当之强大的,汽车产业所消耗的大部分原材料都是从这些国家进口。1929年之后,电气化时代迎来了真正的发展春天,原有的中国大型企业相继成为国有制企业,同时通过技术、资金扶持,共和国的民营企业开始大规模发展起来,家电产业不再是国有企业一家独大。

于是乎,单一家庭电器之收音机开始增添越来越多的成员,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空调等相继成为人类家庭生活中,尤其是中产阶级、富人家庭里必不可少的东西,家电的产值也从1919年的3.5亿美元,经过十年发展到1929年才有6.85亿美元的产业规模,而经共和国扩展产业规模尤其是让民营企业加入之后,电气化工业中重要的家电产业真正进入了蓬勃发展期,到1936年年底为止,由共和国独领风『骚』的家电行业全球产值达到了20亿美元。

有繁荣就有衰落,新时代的到来,总会让旧时代成为过去。

中国经济强势崛起建立于抓住了电气化时代的技术制高点,尤其是在汽车、家电、造船、化工等领域拥有不可撼动的优势,与之相对的是西方世界在工业**之后建立的优势产业的衰落。

造船业是西方建立外贸优势、强大海军的重要支柱,冶金行业转为出口也是因为其国内的金属材料消耗量不足,尤其是造船业本是英国和德国的传统强大所在,虽然德国遭受了战争削弱,但英国的造船能力却没有下降,可关键就在于传统的船型、造船工艺和船舶品质,都与时代要求所不符合,以中国为首的造船工业,所推出的集装箱运输船、大型油轮、特种化学品运输船、滚装船、散货船等,从船舶设计、建造工艺与成本、市场需求等方面,都让传统强国的造船工业日臻显得落后。

《华盛顿条约》的签订更是让各国进入了海军装备缓慢发展期,缺少了来自市场的订单便罢了,各国的海军也进入了假日时期,这无疑是让这些造船企业雪上加霜。不是没有考虑过转变,可调整产业并非一日即可,不在乎其所需成本,也得考虑改造之后是否还会符合新一轮的时代要求,时间一长不少国家的造船企业就衰落下来。

同样受到影响的还有西方国家的以往强大的轻工纺织业,想当初之所以有坚船利炮轰跨中国闭关锁国政策的鸦片战争,就是因为中国传统的田园家庭式自耕自纺以及对外政策,不利于已经经历工业**的西方扩展市场、赚取巨额利润。可进入电气化时代之后,以传统的蒸汽驱动、内燃驱动都显得落后,最新的电力工业和更好的纺织机器,让纺织产业也变得不再是劳动力超密集型产业,中国以以往难以想象的形态为世界呈现了纺织工业新时代形象。

轻工纺织再也不是单一产业,中国建立了一系列民族品牌,纺织材料也不再局限于棉花、蚕茧,石油化纤、复合材料等也成为服装、鞋袜等所用材料,而中国不同于以往的西方纺织强国,并不以单一的纺织产品销售为主,多元化和品牌化的服装鞋袜成为促进纺织工业的蓬勃发展,当然也把西方强国所依仗的最后领地宣告失守。

如果说工业领域竞争不及中国也罢,传统农业产品上西方也是优势不再明显。

中国也是农业大国,建国之后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国家大建设,其中自然有利于农业长久发展的水利工程,加上如火如荼发展起来的化肥工业和现代农牧业科技,共和国的长江流域、黄河流域和东三省,都成为产量巨大的粮食区,蒙古成为最大的肉类产品生产区,这些农牧产品除了满足于本国消耗之外,也挤入国际粮食市场。

从1935年的统计数据观测来看,肉类产品南美洲的阿根廷、智利等国家具有一定市场占有率,而美国也不容小觑。但是在小麦、大豆、玉米、稻谷等方面,随着农耕技术的进步,单亩粮食的产量增幅远高于人类日常生活所消耗能力,每年高达65亿美元的农作物产业市场也接近停滞。

总之,由上海立博风投公司提供的报告中可以看出,在世界经济领域里,共和国掀起了一连串的崛起风暴,不说夺回了近代史上中国惨遭西方凌掠而去损失,至少也是在经济领域里成功跻身世界经济强国行列,当然从自治『政府』创建算起,中国只经过了短短二十余年的发展期,建国之后才进入全面蓬勃发展黄金期,如此之短的时间里在世界经济领域里强势崛起,所引发的次生影响也是很大的。

而后,由北京盛蓉国际经贸公司经济研究所,提供了一份名叫“蓬勃中蕴藏的危机”报告,负责向大会讲述他们的研究成果和对国际金融的研究心得,其报告的主要内容相当简单,也非常直白的阐述其核心议题。

报告列出了很多的数据反映其报告议题,首先阐述的对象就是世界头号经济体美国。[]大国无疆77

欧洲大战之后的美国,其繁荣并不建立在新工业蓬勃发展之上,因中国在电气化工业时代里独有的优势,其经济结构首先做出调整和转变的就是美国,依靠于和中国大批企业长期合作的良好关系,实行自由化经济的美国渐渐没有人愿意在相关领域里和中国企业对抗,更多的是转向于资源开发、矿产冶炼、交通运输等行业,尤其美国强大的石油化工和金属冶炼,让美国成为中国最大的工业材料供应国。

同时,美国也是最先发现能有力刺激经济蓬勃发展的房地产行业,这一双刃效果十足的行业一旦被社会认同于战略支柱『性』产业之后,危机自然就不远了,而事实上在1937年10月份之前,没人知道房地产这东西竟然会有如此之大的破坏力。

年是中国建立电气化工业领域强势基础的重要年份,也是西方各国转变经济增长模式的关键之年,以美国为首的经济强国,在信贷领域首先发现了新大陆,通过分期付款次贷消费,有力的刺激了民众的消费欲望,而且金融巨头在证劵投机中赢得了高额利润,社会财富开始高度集中起来,可庞大的资金却找不到出口。

亚美集团的宏远地产在进*房地产开发上的利润回报,在美国是空开的秘密,依靠银行贷款、『政府』土地和政策支持,宏远地产可以说是用别人的钱、用『政府』的土地、招低廉报酬的工人,以最小的代价换来了巨额的利润,与之相配的银行、『政府』、材料供应商等纷纷获益匪浅。

正所谓有样学样,在工业制造领域里不能和中国企业们一争高低的企业,在投资领域找不到出口的巨额资本,辗转之余终于发现了一本万利的房地产市场,原本沉积得无法动弹的巨额资金和社会力量,开始逐步向房地产市场集中,一栋栋房屋的修建背后,产生的是巨大产业次生利益,企业和投资商获得了不菲的经济效益,而扮演关键角『色』的『政府』,也得到了他们所希望的经济增长所带来的政绩,私下里官员们更是获得了房地产开放商们提供的巨额好处。

作为北京盛蓉国际经贸公司经济研究所报告研究主体的美国,在这一方面极具代表『性』。

虽然有着世界工业主要原材料供应国之称的美国,限制于世界人民的消费需求有限,工业制造领域对原材料市场所形成的供求关系变动幅度是很小的,从1930年到1937年之间,西方国家经济增长繁荣主体之一的原材料市场,百分之…五的增幅成绩都依靠于房地产市场的繁荣,房地产市场兴荣之中自然离不开钢铁、水泥等,两者一荣俱荣是很直白的道理。

事实也的确如此,从1929年到1937年,中美贸易交易额一直在58亿美金左右徘徊,中国出口的工业产品在世界范围内物美价廉、竞争力十足,获得足够贸易逆差大部分都被『政府』用于公共建设尤其是教育,中国的财富绝大部分集中于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年增幅在百分之八左右的成绩傲立于世界,但被严格限制了的房地产行业,却显得不足以和自由横行的美国等国家相比。

而同样保持每年国民生产总值以百分之八点七左右增加的美国,因最主要的经济增长体是房地产行业,高度集中的资本虽然可以创造难以计数的财富,但却在长此以往中让国民经济畸形化起来,分期付款销售成为时代主体,任何东西都可以典卖或者抵押,甚至可以以物换物,这就是这些年资本主义经济增长的新方式。

于是乎,从美国开始、在英法壮大,一股强大的房地产发展风暴席卷全球,连中国在内都没有“幸免”,本来只有居住和部分商业用途的房地产,竟然能被炒作成为国民经济增长主体地位,可真实的情况并非如此,房子越修越多但房价却越来越贵,构成社会主体的普通人民便遭了秧,“房奴”一词风靡世界的同时,金融泡沫日渐张胀大。

与美国相应的是英国和日本,从1929年到1937年之间,英国工业生产总值只增加了不到百分之十,煤炭、造船、纺织等传统工业无一例外都深陷困境,与之相对的是房地产开发、金属冶炼、建筑材料等行业的繁荣。

从1922年到1936年的统计数据显示,英国的每年贸易额都在75亿美元以上,但英国在国际贸易中的却一跌再跌,从22年的百分之十四到36年的百分之六,十四年的时间里贸易由顺差转为逆差,1936年的逆差高大7亿英镑。

贸易逆差越来越高,促使英国贸易保护主义力量越来越强。对各种工业产品进口增收的从价税一年更比一年高,与之相对的是英国走私行业的空前繁荣,从汽车、家电到武器、黄金、鸦片等等,已经被拜金主义和享乐主义腐化的资本主义老牌强国之一的大英帝国,关税的增幅远远抵不住犯罪率的升高,30年上台的保守党取代工党之后,为了让逆差下降,增收更高的税收率,几乎就要给中国扣上倾销大罪的时候,这才发现真正房地产市场的繁荣好处,学习美国走上了新发展之路的英国渐渐放缓贸易保护主义扩大化,其经济结构也有了质的变化。

老牌资本主义强国还能在失去竞争力的时候快速找到出路,而根基本来就浅薄的日本屡屡遭受重大打击,其一直依靠的造船业、采矿业、机器制造业、粮食出口业等贸易额逐年下降,逆差逐步扩大至1928年的15亿日元,作为日本重要市场的中国逐步从孱弱之国变为经济强国之间,日本妄图借台湾一事阻止中国崛起,但闹到最后损失惨重的却是他们自己。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从1929年开始,在国际市场上屡屡遭受重创的日本终于迎来了更大的灾难,造成了数百亿日元损失的关东大地震让日本萎靡的经济形势雪上加霜,没有办法之下的日本,只好向英美等国家大举借贷外债,而后创造出比英国还疯癫的贸易保护政策,几乎断绝了国际工业产品进入日本市场的念头,而对外贸易持续下降的英美等国却没有发言反对,毕竟日本采取高强度贸易保护措施,受伤最深的是制造强国——中国。

而后,日本借助疯狂掠夺朝鲜半岛资源,不管是人力还是矿产,纯粹将朝鲜族当成大和民族的奴隶使用,加上借贷而来的大笔外资通过扶持国内企业财团,辅以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以三井、三菱为首的日本财团渐渐具备较强的工业实力,依托庞大的海外进口资源,兴盛起来了一整套矿产资源冶炼工业,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大向中国出口金属材料的国家,其国内也遍修铁路、公路促进就业,而这时候日本才进入真正的繁荣期,但谁知好梦不长,1937年的金融危机气势汹汹的袭来了。

从两家公司的研究报告中都可以看出一个共同论点,那就是当今世界的经济发展是极其不协调的、不平衡的,金融危机的酝酿从人类进入电气化时代那一天就已经开始,以中国为首的电气化工业强国,与老牌工业强国之间的强强对话,产生的巨大金融冲击和负面影响,直接体现于消费能力的不均衡『性』。

西方世界的资本主义制度,让财富聚敛于少部分手里,而作为电气化工业的各种新奇产品本是物廉价美的好东西,经过各国不小的贸易保护主义过滤之后,进入西方世界市场里就成了昂贵的奢侈品或价格不低的东西,因此对于中国而言,出口业绩限制于西方世界人民消费能力有限。

同样,西方世界国家受制于竞争力不足,而走上了另类的发展途径,借助于房地产市场的兴荣带动了经济的发展,但却并不是进步。财富更多的集中于少部分人手里的时候,社会矛盾愈加激烈、明显,囤积多年的资本遭遇发展瓶颈之后,纷纷转入了金融市场,加速了全球金融泡沫的破裂速度,其直观反应就是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在各国金融市场尤其是股市里的疯狂式繁荣,像美国这样的国家,更是做到人人渴望一夜暴富的境地,试问这样的畸形化经济体,能够健康长久吗?

答案自然是不能,金融危机的恐怖『性』和巨大破坏力已经在世界各地上演。

年10月24日至12月1日为止,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世界经济已经风云变幻。到11月中旬为止,以纽约股市暴跌开始的金融灾难蔓延至全球,短短的半个多月时间里,全球各类股票、期货等价值缩水1600亿美金,最依靠于房地产行业而繁荣的国家此时成了损失最为惨痛的,比如美国。

最新数据显示其倒闭银行已经突破五千家,黄金外流数量已经达到了一百多吨,遭受疯狂的挤兑风暴,迫使整个银行系统直接崩溃,从西海岸到东海岸,资金链还属正常的房地产企业动工率低的可怜,一家家以往不可一世的房地产开发商早已成为银行的追债对象,但他们哪儿来钱款抵债,房子都还没修好、修好的也没人全额购买,不得已之下只好把烂尾楼交给银行,再『逼』债就是要让他们集体跳楼『自杀』。[]大国无疆77

受银行、房地产等影响,钢铁冶炼、建筑材料等企业也陷入到灾难之中,动工率严重不足之下,农业价格也是一日三降,居民消费力日臻萎靡之下,以食品加工为首的轻工业领域也大受影响,失业率不断攀升。

作为世界最强大经济体的美国都已经如此,作为世界最强工业制造国的中国自然也是大受影响,以工程机械车辆设备、机器设备、船舶等为首的重工业产品订单下降幅度较低,但汽车、家电等产品销售业绩却一日不如一日,从大连到珠海,以往整个中国轻工业最为繁荣也是外贸出口最强盛的地区,绝大多数企业都相继出现出口业绩下滑、企业动工率不足的状况。

整个世界经济在止不住的滑入深渊,各国至今都尚未达成共识,甚至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在这样一种情况之下,暂且只能各家自扫门前雪,中国的企业期待着『政府』拿出有效的应对措施,而『政府』也在进行周密的部署和工作调整,这场波及世界的超级金融大危机中,中国不是孤立的,『政府』采取的任何一项措施都将具有不小的影响力。

共和国数个权威经济部门都参与到中国经济论坛中来,和企业、投资者和热心公民们一起探讨金融危机之下的各种局势,以及应该采取的可行『性』措施,当然最为关键的是听取来自国内各大民营金融企业的精辟认识、意见和建议,这些都对『政府』出台积极有效的处理措施大有裨益。

年12月6日,第三届中国经济论坛成功闭幕,来自国内一千六百多家企业的商务精英们,和数十家金融企业的金融高手们同台博弈并交流各自经验,而这一次更重要的是探讨世界金融危机,尤其是危机之下的中国应该何去何从。而这一次,也是这些民营企业在『政府』面前展示魅力和能力的大好机会,难得有如此多中央部门加入的论坛,从始至终都充满了激烈的讨论,各方竭尽脑力互述意见的同时,更多的是让『政府』知道这些企业能力也是强大的,应该更受重视的。

12月15日,证监会(中国证劵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简称)发布最新的上市公司年报披『露』意见,而国家海关总署也下发意见通知,称或将降低共和国进出口征税比例,部分企业还将获得退税补贴。多方面的措施都是为了缓和企业资金困难,保证这些企业不受金融危机影响而导致大规模的人群失业,但真正的解决措施尚且还在制定当中。

现实却又是残酷无比的,中国还能在危机中暂时力挺住,但其他国家不见得能够顶得起,真正的金融大动『乱』即将开始,人们自然普遍关注并拭目以待,各国究竟在危机面前究竟能不能各显神通,让这一次史无前例的金融大灾难成为记忆中的过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