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十章 安分下来

第二十章 安分下来

“一直以来,我认为我们的双手肯定不会沾上同胞的热血,我们制造出来的子弹不会有『射』向自己同胞的那一天。我们都是一个国家的子民,我们都是炎黄子孙,我们都是黄『色』皮肤黑『色』眼睛的中国人。。。”

看着一地盖着白布的尸体,四百二十七具尸体整整齐齐地停放在空地上,四周站满了前来认领尸体的人,这些所谓的前清军人被陆荣廷改编之后,不少人还是在他的贪婪中获益了,成了一家人的不在少数。一场冲突,带走了四百五十八人的生命,人民军这边早已依靠士兵的铭牌辨别完毕,所有有家室的士兵也都发放了足够的安抚费。而剩余的这些“敌人”尸体,其身份的辨别工作还在进行着。

“把没人认领的,还是一并厚葬!”离开之前,张宇下达了这样一个命令。

“广西军『政府』的镇压行动未经袁世凯的同意,属于私自行动继而不受中央承认,而关于柳州人民的自卫作战,所谓的中央也并未谈过言失。或许这样的『乱』战在中国大地上非常平常,比如正在甘肃境内作战的白朗军和袁世凯的军队,他们一样是同胞,一样是中华儿女但同样兵戎相见,而且袁世凯还调集了更多的部队准备镇压白朗军。在二十世纪初的中国,随时都会发生这样那样的互相残杀,你不必牵挂于心!”

回到已经改名为广西临时自治『政府』的前中重集团办公大楼,张宇沉重的心依旧没有得以释放,但张雨生的一席话让他的心里稍稍缓解。“这样的内战,这样无休止的内『乱』,究竟他『奶』『奶』的什么时候头?”颓然地坐在大楼外的阶梯上,张宇背靠在梁柱上,望着天边的那片被夕阳渲染得通红的残云,思绪飞到了远方。[]大国无疆20

张雨生放下手中的报纸,上面的内容也就是一小点儿地方讲述了发生在广西的事情。晚风来袭,轻轻滑落的报纸无声无息跌在俩人的脚下,俩人一左一右地背靠在石柱上发神。“你说,咱们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我总感觉要是我们不出现在国内?我们要是不去招惹那个陆荣廷?我们要是听从他的各种安排指示?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

张雨生看了看说傻话的张宇,摘下花坛里的一朵花放在鼻尖慢慢吸上一口,然后再慢慢地将一片又一片花瓣剥落,直至看见花蕊才收手。“没有什么路可以再次走过,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发生过再次重来。生活就是一部长篇电视剧,每天都是直播,没有彩排当然也没有回放。”

“你仅仅是一个人而已,并不是万能的神灵,无法左右的事情太多,无法更改的故事也有许多。认真做好自己该做的,不要去管这其中会伤害到某些无辜,或许你不作为会导致更多的无辜离去,当你垂垂老矣的时候你不可能还会回想起曾经路上的种种风景,而你只会记得走完这条路得到了什么结果。既然我们选择了这条路,就应该一路兼程不顾风雨泥泞坎坷。”

“每一条路都有不得不走的理由,每一条路都有不得不坚持下去的方向!相信我,如果我们不出现,他们同样会有一天消亡,而且更多的人会无辜消亡。为了后者,我们应该这么做!当然,以后尽量少做,尽量。。。”

说完,张雨生站起身拾起地上的花瓣,然后拍拍张宇的肩膀走进了大楼。

“追求一个过程的路中,肯定会各个方面造成诸多的不便,甚至是伤害。一个人的快乐可能源自于内心的真实情感,但一群人的快乐与成功,就决定了要建立在一部分人的痛苦之上,包括牺牲。”张宇依旧低垂着头,看着地上的蚂蚁不断地拖拽着那已经变成尸体的小虫,一队接一队的蚂蚁不断涌来,纷纷围绕着那条美食转悠并且蜂拥着帮忙。“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归宿!”嘀咕完毕,张宇站起来仰望天空,舒畅之感重归于身。

时间的威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岁月的威慑也是世人绝对恐惧的。时间的消磨可以磨碎任何东西的棱角,如恋人的爱慕之意、仇敌的不共戴天,时间会消融掉生命中的点点痕迹,不管你信不信,人都会变得垂垂老矣,年少轻狂和天真幼稚都会被一抹抹皱纹取代,而这些都不是时间最大的给功效,它最大的作用在于令人忘却,忘却所有的东西,包括感情、创伤等等,当然也包括生命中曾经的故事。

安葬冲突伤亡人员的事情很快就如同流沙一样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对于深处这样『乱』世的绝大多数人而言,或许他们应该感谢这么一场冲突,命运的年轮正是因为这场突然出现突然消失的冲突而改变,生命的时光逐渐拨云见日。

年4月15日,人民自治『政府』正式在柳州成立,包括南宁、桂林、玉林、湛江、梧州等地的市『政府』也相继成立,数十万人顿时陷入了欢庆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日子到来,而渐渐忘却了在此之前的炮声隆隆。4月20日,海南的市人民自治『政府』也成立了,更多人开始读懂这一切的发生,当然更多人也愿意这样的发生,所以当众人不知不觉之间,两个自治『政府』迎来了他们的“合法『性』认证”。

刚刚开始沿袭于亚美集团的五一劳动节大假,从遥远的东方传来了一则难得的大消息。5月1日上午九点整,袁世凯正式公布了中华民国临时约法,正式废止了前‘临时约法’。并且扩大了总统权利,改责任内阁制为总统制。并撤消国务院,设政事堂于总统府且命徐世昌为国务卿。这些消息都西南边陲的人而言并不重要,关键的一大消息就是袁世凯正式承认广西省的人民自治,当然关于琼崖道更名为海南并以市级地区并入广西省,也同意了,但关于广西境内的复兴党和人民军的“合法『性』”,并没有给出任何说辞。

时间的流逝是极其飞快的,就在众人还在为两大组织的“合法『性』”问题担忧的时候,5月20日袁世凯又颁布了一部法律,“地方保卫团条例”的出台主要目的是为了加强地方统治,当然也为人民军确保了“合法『性』”,而复兴党也仅仅作为人民自治管理的一个大组织而存在。

如此种种的事情相继发生,其实对于真正的主人翁而言,并没有产生半点影响,自治『政府』成立之后不久,张宇俩人又开始了各自的工作。人民军肯定是需要扩军的,而那些所谓的俘虏也需要编进基建工程队伍进行一段时间的劳动改造,其中最为重要的莫过于人民军扩编之后的兵力配置和防区划分。

张宇的工作再怎么忙,其实也不如张雨生的半点。以前仅仅只是管理一个集团而已,而一次冲突之后很快变成了一个人口众多的大省,光是广西一个省就有近1800万人,而海南岛作为一个特别市也拥有将近两百万人,所以不同于以前仅仅管理数万人的大企业,现在张雨生要开始对千倍于集团的人负责,所需要做的工作相当的多。

旧时代的一个省,其实很多时候都是没有明确各自行政管理区域的,尤其是在半封建半殖民的中国,作为从来就没多少人过问的西南边陲,就更没有多少人惦记这里。不少乡村居民都一直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不管是不是陆荣廷上台或者人民自治『政府』强势登位,他们都不会太关心官爷们的变化,唯有家里的一亩三分地才是关心的重点。

张雨生没有打算去轻易改变这种模式,而且也没有那个能力去管理广袤的乡村,唯有控制住境内各大城市、重要地区,通过慢慢的经济渗透和政治宣传,然后才逐渐获得整个两千万人的认同。由此,为了控制各大城市,张雨生必须要做的就是先将各个地区紧密连接起来。

以南宁、柳州、玉林三大城市为中心,修建四通八达的公路网。而海南岛上则构筑一条环岛公路且建设海口和三亚两大港口,原本广西只有一条防城港-钦州-南宁-柳州的货运铁路线,并且从柳州通往桂林的铁路也一度因为和陆荣廷关系僵硬之事而停工,恢复施工之后能很快建设完毕,腾出来的铁路建设力量将投入到以柳州为中心的“横”行铁路,即从广西西部的凤凰山旁的南丹经河池和柳州之后,一路向东抵达重要城市贺州,继而再以贺州为建设出发点一路向南开进,直至连接上梧州、玉林和湛江甚至修到和海口隔海相望的雷州半岛末端徐闻。当然,这条干线还会衍生出很多分支,要和柳南线互通也就要求又要修建一条“横行”铁路,将南宁和玉林联系起来。

如此以来,通过铁路和公路网,广西整个东部地区和沿海地区都将慢慢处于密集的交通网覆盖之下,各大城市和乡镇之间可以通过快速有效的交通方式实现沟通联系,这对建立整个广西稳固统治的人民自治『政府』而言,非常有必要。当然,大量的铁路公路修建都是属于劳动力半密集型产业,对于沿线周边的经济发展也是大有裨益的,这也是为稳定统治打下基础的另一重要原因。

“除了各重要城市的政治建设工作,我还需要军力上的保证!”

6月10日,在南宁、玉林、梧州、贺州、桂林、河池、百『色』、湛江、海口、三亚,广西人民自治『政府』所管辖的十个重要城市市级『政府』机构建设完毕,这些市『政府』成立之后并没有向百姓征收任何赋税的义务,反而是要大力团结当地人民群众,积极修建四通八达的公路网,力争实现村村通上小碎石路,而重要乡镇之间的公路也要修建完毕并且更好,当然这些工程修建『政府』都会给予补助。『政府』第二阶段的任务也是与民生相关,那就是将各地农村的一些孤寡老人、无助孤儿汇聚起来,建立专门的福利机构赡养。第三个任务便是建设各地的水利工程灌溉工程,农民都是靠天吃饭的日子必须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变。[]大国无疆20

种种惠民工程都围绕着一点,那就是绝不让百姓出一分钱,且所有工作都围绕百姓利益而来。当然,这些举措说好听点就是惠民工程,而难听一些就叫做收买人心。不管怎样,新上台的人民自治『政府』,有足够的财力和物力支持繁杂的众多“收买人心”工作。一条由城市包围农村、经济互溶、交通互联等等行政之路逐渐被验证是正确的,而这条稳固统治的基本战略也被自治『政府』一直用到新中国成立,甚至在以后的各种工作中都是围绕这些出发,包括金融大萧条时候的拉动内需。

“我知道你需要一定军力把守那些重要地区,可关键是我现在没人可给你!”张宇对着问上门来的省长张雨生,只好如实相告目前的种种困难。“咱们起家的时候只有一个团,改建成*人民军之后不少人都需要转变角『色』和思想,而且目前我们扩建出来的编制也需要他们去充当骨干力量,至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所有建设,而要具备战斗力就是更远以后的事情了!”

人民军成立之后,从各地招募了近五万名热情似火的青年,经过层层挑选,部分体弱之人被淘汰进技术学校参加工作培训,也有部分人经过一定驾驶训练之后加入到各地建设的工程队伍之中,而剩余的三万名青年还是完全超出了张宇的要求,就算是将以往的那个团所有人都当做士官使用,每两个人带一个班,也就是一比五的互帮训练,那也只能接收掉近一万来人,所以剩余的人就只有两个选择,第一就是离开刚建好的军营,回到地方上或者参与工作培训后快速找到一份工作。第二就是留在军营里,经过艰苦的训练之后达到一定的水平加入部队,当然也可以加入基建工程部队。

“新兵军事训练也就是两个月左右,你的干嘛要三个月?就算是三个月的漫长训练是为了打下更好的基础,可后面咋还需要那么多时间磨合?”张雨生非常希望能尽快派驻部队到个重要地域,防止袁世凯或者隔壁的唐继尧等人突然袭击。

“我向你保证,九月中旬就可以将部分部队开赴你所需要的重要城市。”张宇看着占地有四个足球场大小的一号训练场训练中的士兵们,非常有信心地对着大哥说道。“还真像你说的那样,咱们中华儿女就是够强悍,天生的勤劳简朴,尤其是身体素质更是没得说,不过就是这身高有点。。。”

“大伙都是满怀着参军卫民的漏*点而来的,你最好别令他们失望了!”张雨生也是非常满意地看着挥汗如雨的众人,枯燥的队列训练并没有什么,但是对于二十一世纪的人而言估计走上一天就会反感、走上一星期就几近崩溃,要是能坚持住两个星期并且期间还穿『插』各种训练内容,比如夜里的紧急集合、早晚武装越野等等,估计很多人都会疯掉的,后世的大学生军训就是非常明显且有力的证据,然而在这里却看不到有人半分的抱怨,或许是每天能吃上肉、蛋、蔬菜、香喷喷的米饭,都已经能让他们满足,当然也会有其他的原因存在。

“这次冲突中,部队装备的几样新式武器发挥除了优秀的作用!但这些都是官兵们的言论,你究竟是怎么看的?”张雨生当然知道这些武器究竟是怎么来的,而且其中还有他不少的功劳,但另一个时空里大放异彩的武器是不是在这儿发挥正常,张雨生自然想知道最高指挥官的答案。

“通用机枪和班用机枪都参与了冲突中的所有作战行动,经过一系列验证,虽然两者都是第一代,但发挥出的火力优势是我们的以少胜多之战胜利的一大支柱,而野战速『射』炮和迫击炮也被证明是极其优秀的武器。。。。”张宇说着说着,就感觉自己好像不用这么说。“对了,这些东西都是你极其熟悉的,他们能发挥出多好的作用你心里比我还清楚。这么转悠我的话,是不是有其他的企图?”

对于小弟的这峰回路转的反问,张雨生只好笑一笑之后答道:“你肯定知道这会儿的欧洲是怎么样的一个局势,各国的军火库堆满了弹『药』、士兵们热情高涨、资本家们跃跃欲试而政治家和将军们也是信心十足。就差一点点火星就能引爆欧洲各国之间沉积已久的矛盾。如果按照正常的历史发展,你我该明白会发生什么了,我们又该做些什么!”说完,张雨生就不再站着看训练,而是坐下来喝起茶等张宇的回答。

“我说你怎么要那么心切地要让武器生产尽早大规模化,军工厂的利润平时是看不出来的,不过真的是战事一起,估计那一门榴弹炮的利润就可比一辆轿车的利润大得多了。”说道这儿,张宇非常高兴地坐下来,看着大哥说道:“迫击炮这东西不能出口,这东西要是弄到一战的战壕对垒战中,那估计几年的僵持岁月就没那么久了。两款机枪都可以出口过去,毕竟它们都还是第一代,『性』能虽然稳定但还是有不少问题的。火炮、弹『药』才是咱们出口的重点。”

张雨生对于小弟的一番话,只是悄然一笑并不作答。良久之后,微微皱着眉头才说道:“战争,消耗的不仅仅是武器装备。士兵们也是人,他们需要被服、医『药』、食物、香烟等等,运一辆运输卡车到欧洲的利润,远远没有运输同样重量的『药』品、武器利润大。当然,战争来临了我们的轿车生产和拖拉机制造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我已经让美国那边调整生产力量,开拓食品加工、军用被服等等战略物资的秘密生产,而腾出来的轿车制造人才都已经转移到卡车生产,战争对于后勤运输的要求是巨大的,咱们的卡车也会有巨大的市场。”

“那你究竟想做什么?光是安排好亚美集团的事务,咱们本土的呢?这第一次世界大战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怎么还是想着帮老美刺激经济发展?”张宇越说声音越大,幸好这里距离训练场还有一定距离,而伴随着训练场阵阵口号声估计也没人听得清这里说的内容。

“我是打算好好利用这次机会,至少要让我们本土建立起基本的工业体系。咱们现在缺乏电力,没有电力就不能开设工厂制造商品。我们缺少各类型的技术人才,没了人才怎么发展轻重工业。所以,我们本土需要的不是急切的爆发准备,而是稳定,稳定好各地的局势且慢慢建设基础工程,比如电力工业、造船工业之类的。总不能没有电还想开工设厂大赚战争财,没有运输船还想将商品远销欧洲?所有的问题都归根到一点,那就是地方的稳定。所以我才来问问你什么时候能让各地的稳定更有保障!”

张雨生的意思张宇算是彻底明白了,有了广西和海南岛两个资源丰富人口众多的优势,大哥是一心想在此建立一个完整的强大的工业体系,钢铁、石油、化工、医『药』、军工等等都想趁一战的时机慢慢建立发展并且希望壮大,而事实上两地也的确具备这些资源优势和人力资源,所以唯一担忧的就是左右的邻居,不安分的军阀永远都是让人不安的。

不能主动进攻的人民军,肯定需要做的就是主动防御,让内部能拥有一个平安的发展领域,以求获得中华民族追赶帝国主义列强的最好时机,所以最需要做的不是更加激进,反而应该安分下来,彻彻底底的安分下来,踏踏实实地做一些该做的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