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八十章 也算重要的人物

第八十章 也算重要的人物

第八十章也算重要的人物

金融危机的阴云如同一张巨大的薄雾笼罩于整个世界,夜晚中的黑『色』也愈显墨黑。曾经繁忙如织的浦东高新技术工业区里,即便是夜深之时也是机器轰鸣、车流如『潮』,而现在园区里的主干道上很少有车辆经过,路灯发出昏黄的灯光照『射』着道路,偶尔经过的一辆超长挂车车厢里也是空空如也,工业区里不少工厂如今都不再像往常一样不分白昼生产,受金融危机影响而造成的订单减少,让不少企业只需白天生产,黑夜成了歇息的代名词。

难得工业区里有如此静谧的夜晚,夜凉如水之中悄然悄然滑过一辆面包车,车子驶抵一家轴承厂厂门外,猛然一个急刹,吱的一声立刻稳稳停在门口。车上走下两个衣着该厂厂房的人,走到工厂铁大门外,门卫透过观察小口,看清楚了来人的证件,很快将铁门打开让面包车驶入厂区之后,很快将大门紧闭,一切又重归于寂静。

“人呢?”

“就关在三号仓库里,虎子看着呢”[]大国无疆80

“那娘们挺能扛,死活都不肯开口,就嚷嚷要见我们的长官,还说咱仨分量太低”说话者就是刚才为面包车开大门的执勤保安,领着面包车上的来人,很快去了他所说的三号仓库。

东光轴承厂有三个仓库,一号和二号仓库是最大两个钢混结构大型仓储库,工厂最近订单大减,三号仓库没装轴承,反倒被国安局用来临时装人了。吱呀呀的一串叫唤声之后,仓库厚实的铁大门被打开了之后又关上,空旷的仓库里响起一阵沁人心魄的脚步声。

实行自动化仓储的现代化仓库,一排排储物架如今全部空置着,房梁下方有可移动吊装平台,硕大的吊钩和钢索泛发出冰冷的『色』感,被绑在梁柱上的一女二男此时早已昏睡过去,只有一个相貌不扬且身着休闲服的男人看着这三人,拿着一把闪烁着摄命黑光的一八式手枪,在三个人周围绕来绕去,见到进来的三人略略点一点头后,便坐回了一个平板拖车上,做完劳心费神的警戒任务,他得休息去了,点着一支烟在一旁自个吧唧。

“这女的就是一号目标?”

“是她,川岛芳子,日本特高科上海特派官”

“不错啊,长得挺耐看的”说话者正是国安局上海分局负责人冷青龙,昔日在上海滩称王称霸的杜月笙就是他给收拾的,但杜月笙再怎么强悍,也没有被上司着重的一号目标值价。

冷青龙围着绑在钢混水泥梁柱的川岛芳子看了一圈儿,深沉的脸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转过身来拍了拍野林相一的肩膀,武汉分局特调过来的策反日间谍果真好用,也不费当初的苦心栽培,良好的训练和策反结果,让野林相一重回日本特高科之后混得是风生水起,而如今国安局是好一番努力,总算在其关键作用的野林相一努力下,里应外合完成了一号目标的抓捕,大鱼上钩了不要紧,还顺带抓住了两个不肥不瘦的鱼儿。

“这特高科也够腻歪的”

嘀咕一声之后,冷青龙的助理海阳蹲下来,展开了随身揣在怀里的文件资料,看了看昏睡过去的川岛芳子,首先是核对了一下相貌资料之后,这才念道:“川岛芳子,号诚之又名金碧辉,1915年生于日本,1932年派往中国,后日本武汉特高科据点暴『露』之后,回国隐藏一段时间,1936年重返中国后重新组织起日本在华谍网,本事和她的相貌一样不错”

站起身来,海阳站起身来,收拾好文件资料,走近川岛芳子端起她的脸庞,仔细看了看,转过身来对冷青龙点了点头,示意此女人正是一号目标。又走近绑在另外两根柱子上的两个矮胖男人,也不用『摸』出资料出来对比,直接拎起俩人脑袋,分别看了看之后,确认了是土肥原贤二和吉川猛夫两人。

“我们冲进去的时候,这三人正在玩大联欢,一女对两男,还真是够可以的”说着,担任看管任务的虎子吸完烟,把烟头掐熄灭之后放进了裤兜里,走到冷青龙面前说道:“头儿,你说这日本人咋好这一口啊?要是我,一男两女倒是可以接受,可一女对二男,那简直太他**恶心了”

“建设路十八号的世荣茶厅是据点,按理说这二楼应该是他们休息的地方,可没想到竟然是他们谍报人员内部互相欢愉的好去处。另外,收缴的电台、机密文件,已经用另一车送回总部,就这三人实在太重要,没敢运回我们的窝,深思熟虑之下只要启用了一个备用藏匿点”

“没事儿,咱们的地方还说不定被人盯上了”冷青龙拍了拍行动组骨干绰号虎子之人的肩膀,吩咐到海阳,说道:“你立刻联系上海警备司令部,就说我们需要他们帮忙”

接到命令后,海阳立刻将身上的一个拳头大小的东西取出来,抽出一根长长的天线后,摁下了几个键后,拨通了一个电话,传说中的蜂窝移动通讯系统被首先装备的国安局和军情局,海阳手中的东西也就是俗称移动电话的东西,不过他所用的是经过通讯加密而且说的也是密语,除了国安局自己,当今世上再也没人能够破译刚才海阳所说的是些什么?给谁说的?短短二十秒不到的通话时间,连定位都难以实现。

不到十五分钟,上海警备军区就派来了三辆防暴装甲军车,还有军区特种侦察营十几位战士一同过来,用冷青龙的话来说,警备司令部给足了国安局的面子,让国安局辛苦了好几年的核心犯人得以在重重保护之下离开藏匿点。

长江口中著名的崇明岛,四面环水的岛上有一座军事基地,日本就算知道其重要的间谍人员被国安局抓捕,要想解决也得问问在这个基地里的一千多名全副武装的中国军人是否同意,确保万无一失之下,冷青龙等人才将川岛芳子三人关押在了这座基地里的一个地下冷藏仓库里。

寒气『逼』人的储藏库本是用来储备蔬菜用的,没过多久昏厥过去的川岛芳子等人就醒了过来,在国安局特工攻入他们据点的时候,使用了眩晕弹和爆震弹,当场就被震晕了赤身三人,当时还保持着很怪异的**姿势,虎子等人是好一阵恶心的同时,给三人又是打针又是穿衣服,『逼』人的冷气很快让昏睡的三人醒来,但映入三人眼帘的不再是榻榻米上的春『色』漫无边,而是一排排放满蔬菜铁架子,还有不断冒着冷气的通风口,以及站在他们面前的三个中国人,以及更远处两个身着『迷』彩服全副武装的中国士兵。

“把这两个男的弄到另一个储藏库去,对了,放猪肉的那个冷冻库不错,这土肥原贤二和吉川猛夫都长得好生肥壮,应该受得起”

冷青龙让虎子和海阳俩人,一次一个的把土肥原贤二和吉川猛夫分别架走,由始至终两位士兵都保持着高度警戒,精锐的帝国常设陆军师团都不是中国陆军的对手,更何况她这样的女流身份,根本没有逃出去的希望,川岛芳子非常明白这一点,而看到毫无表情的冷青龙,川岛芳子心里更觉凄凉。[]大国无疆80

“没有反驳,也没有辩解,看来你挺上道的”冷青龙冷冷的看着川岛芳子,将刚刚带进来的一张行军折叠椅,展开之后舒舒服服的坐下,凝望着因寒冷而脸『色』惨白的川岛芳子,乌黑的秀发低垂如瀑,有那么几分美女样子,可谁知道心窝子却比炭黑还黑上几分。

“我不会让你品尝咱们中国的酷刑手法,咱们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吗?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可我告诉你,像你们这种到我国来,不做正当生意、也不观光旅游,更不留学或上班工作,一天到晚就知道想鼓弄点我国机密回去,到底有啥好东西值得你们喜欢啊?”

掏出一包烟来,冷青龙给自己美美的点上一支,狠狠抽上一口后说道:“你们不是挺喜欢动不动就用什么支那来形容中国吗?不是忒热爱用支那猪来说咱中国人吗?堂堂大日本帝国咋能落到这样的悲惨境地,靠偷窃我国军事、政治、工业技术等等机密来称王称霸,还有啊你们日本不是挺高产的啊?一天到晚裹着睡衣睡裤,随时随地就准备轰轰烈烈造人的,咋能派个娘们到咱们中国来四处刺探情报?”

冷青龙是越说越有劲,站起身来走到川岛芳子跟前,端起她的下颚,怒视着说道:“老子自从听说你们对计算机这东西很感兴趣的时候,就知道你们迟早会对上海的共和国国家计算机中心下手,怎么样?看到了传说中的计算机了吗?知道咱们华夏名人级航母详细技术资料了吗?你们是反反复复渗透、多方下手,什么计策都干使,就差让你们大日本皇军过来把中国掀个底儿朝天。你们还真是狂妄啊,大白天的就敢在繁华街道茶厅聚头,还白日宣yin弄得是不亦乐乎,还真把我们中国的特工人员当吃软饭的啦?”

“我告诉你,要不是你们一直以来没有获得足够的情报,没有得到足够让你们死去的我国机密,我们还真得继续让你们快活,没办法啊,谁让你们能力差,搞机密情报的能耐实在让人不敢恭维。我是一天到晚对着关公老爷三叩首,多希望你们早点弄到好东西,否则咱只能以治安处罚条例抓捕你们,普通的盗窃罪哪儿能镇得住你们这些大人物——来自东洋的贵客?”

冷青龙劈头盖脸的一阵唾骂,算是把心头之气好好给泄了一回。北京那边发命令过来,让他死活都得让这些重要目标一个不落,他是盼星星盼月亮,就差让某些机构主动泄密给日本间谍了,结果这些无能的家伙一直没那个能耐,直到事发之前都没能从中国搞走一份有价值情报,要不是这次日本间谍想对国家计算机中心下手,行动计划、人员和武器装备,都足以让川岛芳子等人死个几百次,冷青龙还真找不到理由抓捕这些日本间谍。

“我真忘了一件事,现在是1938年7月15号,再过不了几天,前去夏威夷参加经济峰会的各国首脑就要出发了,我国的最高领导人也会前去。这金融危机可真够邪乎的,连你们堂堂大日本帝国也经不起折腾,民生凋敝、失业陡升、金融紊『乱』、社会动『荡』,敢情你们帝国连咱们中国也不如啊?不是一直叫嚣着自己厉害得很吗?金融危机算个鸟啊,富强的大日本帝国不是咬咬牙就挺过去了吗?怎么现在反倒是一副死样,就快气绝身亡啦?”

阴冷的冷藏库里气氛更冷,冷青龙由始至终也坚决不让川岛芳子有辩解的机会,也不透『露』自己的意图,如今人赃并获的情况下,有千万个理由把这三个人秘秘密处决了,可国安局精心筹划一阵,可不仅仅想得到三具死尸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策反这三个人,尤其是川岛芳子的价值将更为巨大,谁叫这娘们是日本贵族身份,有个好干爹就是命好,到了现在也能为她的苟延残喘增加上几分重量。

但是,对这本来就是日本特高科骨干级三个人的审问工作没持续多久,土肥原贤二和吉川猛夫很快成为该基地废弃的一台绞肉机加工对象,生成碎肉之后连同机器一起被送进上海市郊的垃圾填埋场,与万千生活垃圾一起腐烂。而作为重点策反对象的川岛芳子,中途有意同意国安局的要求,但之后企图逃跑被当场击毙,随后尸体也被当成基地部队的生活垃圾,一同掩埋了事。

事实上,一直在上海境内“为非作歹”的不仅仅是日本人,朝鲜人也是不甘落后。

年3月,因日本禁止在学校内使用朝鲜民族语言,朝鲜半岛境内掀起大规模的反抗运动。柳宽顺等青年学子发表了重要的三一独立宣言,并把独立宣言传遍全朝鲜。然而,这些独立活动自然被日本警察疯狂镇压,三一运动也最终以朝鲜人血流成河而告终。

但领导这一活动的韩国独立运功领导人逃了不少人出来,分赴海参崴、上海和汉城成立了临时『政府』,甚至在中国上海并称为大韩民国临时『政府』。该『政府』当时是赢得了以孙中山为首的护法『政府』承认,但人民军解放上海成立新中国之后,共和国『政府』一直未对该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的有效『性』作出表态,一方面是因为当时中国正和日本谈判台湾和平回归中国事宜,甚至有日本得朝鲜半岛、****收回领土的打算,毕竟朝鲜半岛也不是中国的领土,高丽棒子也不是共和国的公民。

而另一方面,则是该临时『政府』一直权限小、实力有限,根本不够资格和共和国『政府』谈论国家大事,共和国没有以非法集会之罪解散该组织,就已经算是看在中朝人民一衣带水、历来友好的份上,尤其以前的朝鲜半岛上的国家,无论哪朝哪一代,都是中华的附庸国,小弟有难,到大哥家里躲一躲,当大哥的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只要不惹是生非就行了,说不定某一天大哥还能有用上小弟的地方。

然而,台湾问题最终以武力解决告终,这场战争让日本人输了个屁滚『尿』流,也让朝鲜人看到了复国的希望,谁叫昔日有些落魄的中华老大哥,如今已经一扫阴霾重整雄风?如此局势之下,当小弟的不得不狐假虎威狗仗人势了。

早在1932年年初,这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就派出了专员,特意携带礼物去拜访了上海市市『政府』主要领导,阐述了该组织的意愿和目的,无非就是想让上海市『政府』当个中介,好歹也让北京那边的中央高层了解中国的上海,还有这么一个流亡于他国『性』质的临时『政府』存在。

但是这消息一出就如石头掉进了大海一样毫无踪影,一点儿声响都没有。不甘心的该组织立刻想出了办法,他们在1935年年中的时候,向上海市市委递交了一份申请,其核心内容就是申请借中华之地建立朝鲜人民党,能够合法聚集其民众、宣讲其政治主张和理想抱负。这个申请被通过了,改头换面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总算可以合法借居在中国了。

平平淡淡过了几年,这朝鲜人民党也的的确确揽到了不少在华的朝鲜人,发展出了不下一千人之多的政党规模,建立了专门宣讲其政治奋斗目标、倾述日本在朝鲜半岛上残暴统治、表达朝鲜人民渴望复国等意愿的《朝鲜公报》,其影响力就更大了。动不动就申请要集会游行、要在日本领事馆前静坐抗议、要到共和国首都人民代表大会上去请愿,好歹中国和日本早就恢复正常邦交关系,并且近些年来中日贸易开展得相当不错,可高丽棒子们这样的折腾,试问谁能受得了?

私下里,日本的的确确是四处刺探共和国的情报,但好歹也是一个国家。暗着不行也就可以明着来,自己不会造的东西,只要共和国肯卖,那就用不着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况且随着金融危机的加深,共和国在出口商品限制和关税上都有很大的开放,以往日本不能够买得到的东西已经能够用硬通货购买,中日两国的贸易关系非但没有受金融危机影响,还略略有所攀升。

国与国之间,只注重利益而非情感,朝鲜和日本对于共和国而言,日本目前的价值更大一些,中国要想摆脱金融危机,光靠扩大和拉动内需来解决是不行的,而承认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等于是变相破坏贸易合作关系,这时候的取舍之间,自然更加着重日本而非朝鲜。但是,一旦日本失去了应有的价值,比如持续深入的军国主义化,那中日共同利益问题就另当别论了,扶植起朝鲜人民党的价值就会凸显万分。

因此,在世界大国主要领导人齐聚夏威夷共商大事之前,高丽棒子的行为无疑是在让共和国难堪,收到高层的指示后,冷青龙就知道所谓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其实就是一个最爱没事儿找事儿的主,他们的游行示威、静坐抗议,每年都得来上一两回,日本人看腻歪了,不少国人也觉得没趣,面对帝国主义的奴役统治,中华人民已经用事实告诉了所有的人,拳头里出真理、枪杆子里出政权,光靠嘶吼、静坐等同于什么都不做。

年7月19日,无疑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在1933年4月完成建造,10月正式加入共和国海军现役装备体系的中国第一艘战列舰“泰山”号,成为共和国海军东海舰队旗舰的同时,也让世界大国之中国告别了“无战列舰的海洋大国”名号,随后共和国海军向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增订了两艘同级战列舰,分别命名为“嵩山”和“黄山”。[]大国无疆80

两艘战列舰的建造速度相比于“泰山”号可就快多了,在建造泰山号战列舰期间积累了丰富经验的中船工业,同时开建两艘满载排水量四万多吨的战列舰,只用了三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建设任务,和共和国第二和第三艘航空母舰,即“汉武”号和“世民”号同时加入海军装备序列,当然在面对各国海军质疑声,尤其是签订了华盛顿海军条约的日本反对声中,共和国宣布近期已无舰艇建造计划,共和国海军奉行的是战略防御,而非恶意要打破地区平衡……

年5月7日,共和国东海舰队和南海舰队正式成了各自舰队里的主战舰队,“泰山”号和“嵩山”号两艘战列舰,连同“汉武”号航空母舰加入海军东海舰队。而加入南海舰队的则是“世民”号航空母舰和“黄山”号战列舰。“炎黄”号航母则继续担任海军特遣训练舰队的主力舰艇,当然也有后方战备之重任。

之所以说7月19日是一个特殊的日子,那是因为共和国最高领导人张宇,在这一天乘坐共和国东海舰队的“泰山”号战列舰,从青岛出发正式启程前往夏威夷参加博鳌世界经济峰会,以这样一艘巨无霸作为出行工具,去参与意义重大的经济峰会,对曾在甲午海战中败北的中国海军而言意义巨大,对整个中国而言更是意义非凡。

但,中国的大国影响力才刚刚开始显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