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八十二章 老梁的美好

第八十二章 老梁的美好

第八十二章老梁的美好

“小兄弟,给我加200块钱的柴油”

京哈高速公路四平段的某处加油站里,一辆满载货物的超长半挂车司机把自己的油箱盖打开之后,数了三张十块的人民币给加油工作人员后便急急忙忙去了厕所,憋了很长时间的司机舒爽之后回来,走到车子跟前查看了一下箱装货物的捆扎情况,没发现任何问题这才走到工作人员面前,说道:“我说哥们,这油价咋又降回来啦?”

穿着中国石化红『色』工作服的加油工作员看了看戴着白『色』手套的司机,又看了看跟前这辆估计拉着好几十吨货的超长挂车,说道:“你大概不知道吧,从8月10日零时开始,中国境内的油价统一下调至原有价位”

随着汽车的普及,不仅是中国,全世界对石油能源的需求量是年年攀高,作为世界第一大原油进口国的中国,中石油和中石化除了大力拓展海外油田探索和开发力度之外,美国的美孚石油公司便是中国最大的石油供应商,其依仗的美国国内以及墨西哥、菲律宾等地区油田,为中国提供的原油单价都是以十桶多少美元计量。[]大国无疆82

在由美方引发贸易战之前,美孚石油公司为中石油和中石化提供的原油价格是9美元,换成*人民币也就是36元,每桶石油的价格也就三块六『毛』钱。要知道一桶原油可是近159升,除去了提炼、运输等附加成本,汽油和柴油的价格都远远低于二十一世纪的价格,几『毛』钱一升柴油,对于油耗子一般的重型汽车而言,常跑长途的司机们也会对油价涨幅很敏感,毕竟油价低,运费肯定也低。

“我常在大连和哈尔滨两地跑,三桥式牵引车外加十七米五的三轴低平板半挂后车,车货总重可达四十吨。不多这油耗挺高的,百公里下来三十多升油耗是没得说的,刚买没两年的车还没挣回本钱呢,可就指望着这油价别涨回去了”司机趁这会儿没多少车进站加油,就顺道借用了一下加油站免费提供的水泵,为自己车的水箱给满上。

“拉倒吧,都说你们跑大货的,每个月少说也是上千块的收入,可别守着咱哭穷另外,不妨给你提个建议,没事儿多听听新闻,中美两国已经商议好要组团在夏威夷召开中美商贸战略对话,这贸易战眼看就要结束了。知道为啥油价会跌回原位吗?还不是因为这事儿”

“得,你不信咱也没法,不过这建议倒是挺好”把水管递还给了加油工,司机拍拍皮实的大货车,攀上高大的驾驶室之后,启动引擎之后,还不忘给加油工作人员挥了挥手,这才驾驶着他的庞然大物慢慢驶出了加油站,经过匝道后回到了繁忙的京哈高速公路。

保持着六十公里的时速,司机突然想起了刚才加油站里的事情,淡淡一笑之后,打开了根本没动过的车载收音机,吱吱的一阵电磁『乱』流声音之后,音响里传出了一阵悦耳的声音,来自中央人民广播的整点新闻广播看来是被赶上了。

“现在是北京时间8月10日下午两点整,您现在收听的是中央人民广播整点新闻播报,我是主持人肖宜,首先为您播报的是来自全国各大城市的主要高速公路交通讯息播报。北京至哈尔滨的京哈高速、至乌兰巴托的京乌高速、至兰州的京兰高速、至昆明的京昆高速、至广州的京广高速和至上海的京沪高速,目前都是正常全线放行的。”

“由成都经武汉至上海的成武沪高速,一点许在重庆万州1段加六百米处发生一辆货车侧翻事故,事故目前还在处理当中,请经过该路段的汽车减速慢行。由昆明经南宁至广州的广昆高速,百『色』大桥依然是封闭施工当中,请要经过该路段的司机按照指示做好改走国道大桥经过的准备……”

“草,这中人广播也管得太宽了吧,隔了几千公里外的事儿都给通报”听到一长串交通新闻,司机狠狠的抱怨道,接着一条消息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播音员是这样说道的,“全国政协委员金丽月女士近日在上海浦东开发区调研工作之余,视察了朝鲜公报报社,和正在报社指导工作的朝鲜人民党党委书记崔大忠,就目前在华朝鲜裔工作和生活问题交换了意见……”

“草,交换意见?高丽棒子也配和我国领导人交换意见?”

司机再次狠狠的爆了一句粗口,是人都知道日本统治着朝鲜半岛,在鬼子的残暴统治之下,不少朝鲜人根本就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能逃到中国来的朝鲜人都是极其幸运的,可坏就坏在这些人自以为逃出了地狱就可以无法无天,尤其是朝鲜人心里的那种超强的自负心更是让人难以忍受。

前些日子,司机去逛了逛一个规模还算挺大的地下ji-院,十几个朝鲜妹子服侍人的本事儿还是挺不错的,但那个朝鲜老板可就不是人了。自以为逃到中国来挣了几个小钱,拿到了合法的工作签证可以长居中国,自以为不得了的他很是耀武扬威,一个劲儿的说大韩民国必将屹立于东方,大韩民国也将是世界第一强国………后来司机才知道,那老板当晚喝了不下半瓶二锅头的酒,这棒子怎么能受得了这样的高浓度酒精刺激,含蓄的酒话当中就吐『露』了新胜,身为亡国奴的他还能自吹自擂,司机就此开始对朝鲜人感冒了。

在他看来,朝鲜就是一个自古以来依附于中国的国家,和日本相比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距离中国更近一点,骄傲自大、不可一世的能耐可是和日本人难分伯仲。而如今,朝鲜被日本压榨得死死的,不可一世的朝鲜人成了日本矮子的奴隶,两个跳梁小丑在中国面前的倾心表演,只会徒增笑料罢了,但就是这样,朝鲜人民党和日本朝鲜统治机构也是非常卖力,反抗与镇压的流血冲突简直就和家常便饭似的。

所以,听到中国的领导人和朝鲜人民党之间的开始接触的公开消息,司机心里就有了小九九。他一边开车一边揣测,是不是朝鲜被日本人欺压得太厉害,中国这位当大哥的看不下去了?还是因为朝鲜人本身就要比日本人更为重要,共和国有心扶植起朝鲜半岛上的统一国家,比如朝鲜国或者是韩国。可想来想去,司机都受不了“大韩民国”中的“大”字儿,就好比对日本人自诩的“大日本帝国”中的“大”一样反感。屁大的国家还自称大国,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笑话。

关掉了收音机,司机专心致志的开自己的车,怎么说这趟货运的货主可是千叮万嘱过的,报酬高的同时他自然得尽心,他只知道自己是在为中国北方工业集团,一个企业和院校联办的某个研究单位送货,哈尔滨工业大学算是一所非常不错的重点工程院校,不少科研成果都有这所大学的份儿,不管车上拉的是不是大学研究所需要的实验器材或原料,司机都觉得自己应该尽心尽责。

8月11日早上七点,途中休息过的司机终于把货物送抵了目的地,中国哈尔滨工业大学里,一家名叫金属材料研究所的单位接收了他运来的货物。下货的时候,他才从几个研究员的笑谈中得知这批货的真实来源,这是由大连造船厂和鞍山钢铁厂联合,交给哈工大材料研究所的一个研究任务,这批货物就是给研究所实验的材料,据说是什么新型装甲钢实验材料,究竟还有什么内幕,司机就不知道了,也没那个心思去知晓。

领到了不菲的运费报酬后,司机把他的超长半挂车停放在了工大校园里,出了校门便取道去了邮政储蓄所,每收获一笔报酬都会为自己存下一笔还款钱的司机,正和柜台人员交流把钱存成三年死期的时候,司机身上的传呼机响了起来。

这可是6月份才大规模上市的高级电子产品,俗称bb机的东西已经出现就受到了市场的热烈欢迎,有了它就好比随身携带了一个电台似的。听到滴滴滴的提醒声,司机赶紧拿出了当初为了方便联系业务而忍痛购买的传呼机,上面一指宽的显示器上只有一句话,“如在哈,速致电吴。”

还以为是新业务来了的司机,赶紧办好了储蓄业务,也不去吃早饭了,赶紧找到了一家公话超市,笑呵呵找了一台电话,坐下后掏出了通讯本,找到了吴老三的号码,赶紧拨了过去,一阵忙音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洪亮的声音,对方几乎是吼着说道:“老梁啊,你给哈工大送的货到啦?要是有空就到我这儿来一趟,有紧急活干哦”

“货刚刚送到,听说还是什么实验材料,就跟以前你送的一样,还得谢谢你给我介绍这趟活,改天一定请你喝酒。对了,刚才说有活干,说吧,从哪儿送到哪儿?”姓梁的司机非常干脆,他的车技和车况都是很好的,而且证件齐全、驾驶经验十足,只要不是危险化学品和违禁运输品,他都能接单子。[]大国无疆82

“是这样的,我在东区这边的交管站有熟人,他给我透『露』说这交管所前两天接到了一个任务,他们需要征调一百五十辆重型牵引车以及有经验的驾驶人员,任务为期一周、报酬不错,咱俩都是熟人,愿意做就吱一声”电话那头的声音依旧是那么干脆。

“一百五十辆?谁这么大手笔?难道是军方有什么大动作?”梁师傅心里有点嘀咕了,这返程空车的油耗钱还没找到谁出的时候,重磅大活就砸在了面前,而且自己只需出牵引车头和本人,对半挂车后车体而言可没半点磨耗。

“是啊,和上次一样,咱们多半是去拉坦克”

“又是运送疙瘩(暗指坦克)啊?”

梁师傅也不是头一次和军方合作了,军队里不可能养着昂贵的重型运输车辆,和平时期只维持了较低数目的车辆配备,如果有更大点的常规任务便会通过铁路机动,或者是在民间征集重载车辆,这也算是藏“兵”于民吧,不过这个“兵”只能是指技术出『色』、经验丰富的汽车运输兵而已。

“对,从哈尔滨送到黑河去,据说是中北集团公司和军方连同,与老『毛』子做的一单生意,要是愿意去就给个准话”电话那头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估计身上还肩负着好几辆重载车的招揽任务。

“行,有事就呼我”言毕,梁师傅挂掉了电话。

走出公话超市,梁师傅心里的喜悦溢于言表,这给军方干活的酬劳虽然不是很高,但胜在不欠账、不拖欠、不抵赖、不讲价,只要价钱谈好之后,只管服从军方的安排便是,该吃饭的时候吃饭,该开车的时候开车,自己车子的油料补给工作都会有专派的士兵给做了,还能近距离看到不少的大杀器,实乃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好活。

心里痛快之余,老梁也顾不上吃早饭了,赶紧转身回到公话超市,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当然没有提及自己具体要做什么,美滋滋的抄道去了一家川菜馆,点上几个小菜之后还美美的喝了一杯冻啤酒,这才悠哉悠哉的回到了旅馆睡觉,车子寄存在哈工大停车场里,给足了二十四个小时的停车费,老梁可没有浪费的打算和习惯。

第二天下午,老梁就在吴老三的招呼下,驾车来到了哈尔滨东区交管所,只见交管所外的原有的双向六车道,已经只剩下双向四车道了,左右两个靠边的车道都已经停满了数目众多的重型载重汽车,老梁是好一阵忙活才找到一个位置将车停好,又在吴老三的带领下,一群熟识的司机们被领进了交管所,每逢这样的任务都会由交管所方面特意交代一番然后才统一前去军区或者某个单位,这事儿老梁熟得很。

果然按照梁师傅的猜测一样,被喋喋不休的交管所某个领导好好洗脑一阵之后,一百五十个司机的耳朵这才得了空闲,而后大伙驾车在两辆军车的一前一后带领下,来到了沈阳军区哈尔滨军分区的某训练基地,将各自的牵引车头解放出来后,司机们很快接到了重任,去中国北方工业集团公司位于肇东境内的一个大型维修基地,由俄罗斯帝国军队向共和国订购的一百五十辆出口型坦克已经装载就绪,就等着这些重载牵引车把他们送到俄国境内的赤塔去。

俄国向中国购买了大批武器的事儿,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沙皇复辟以来,俄国从上到下都经历一次痛彻骨髓的大洗礼,原本影响力十足的布尔什维克党早已在『政府』的多番迫害之下辗转于地下,并且实力日渐缩小。与之相对的是沙皇不断加强其封建统治,与世界各国竞相发展现代化的主流相悖,倒行逆施之下反而将俄国带入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封建式王国。

长期以来,俄国的工业得不到发展、教育得不到进步、军事得不到提升,所有的一切都在向历史前进的相反方向进发,而这恰恰符合沙皇『政府』的意愿,他们希望通过强权政治维护其封建统治地位,所以他们不需要聪慧的农民,只要农民们保持温饱水平愚昧得不可能造反便是;不需要健全的现代工业体系,这会引发各种各样的阶级矛盾,十月**的梦魇还历历在目;他们还不需要强大的军事力量,要知道当初『逼』迫沙皇下台的就是全副武装的士兵们。当然,他们还有更多的不需要,只要能威胁到封建统治地位的东西,他们统统不需要,要是能一口气倒退三百年,那就更符合他们的意愿。

然而,好运不长、命途多舛,金融危机的旋风刮遍了整个世界,长期以来以农业大国、资源输出大国自居的俄国日子渐渐不好过了,代表社会最高利益阶层的统治者们,深受金融危机的影响,面对全球紧缩的矿产资源和农牧产品需求,俄国境内的社会生产日渐凋零。眼见快不行的时候,美国号召全世界的十大国齐聚一堂共商大事,俄国派出了一位特命全权大使参加大会,同时还首次向中国进口一大批现代化武器以更新其精锐部队的常规装备。

为何如此?答案很简单,出于镇压可能出现的民变,被皇家牢牢掌握的精锐俄军,需要淘汰掉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武器装备。在获悉全世界都在发展空中力量、装甲力量之下,俄国军方找到了中国,安安稳稳发展了二十多年的沙皇还是挺有钱的,一口气就向中国北方工业集团公司,订购了五十万支一八式自动步枪、五万挺一八式班用轻机枪以及一万三千挺重机枪,弹『药』更是以亿发为单位衡量,这些枪子弹『药』当然不是中国军队用过的。

最重要的是,俄军获得了中央高层的同意,订购到了一批中国陆军轮换下来,准备进行现代化改装的装甲车辆。

共和国陆军本打算在四零年,开始为全军更换新一代的武器装备,小口径无托突击步枪将取代一八式自动步枪、新型主战坦克和装甲车系列将取代二二系列……可金融危机的爆发让共和国的财政预算之军费开支大大降低,没有钱的陆军只好将现役武器进行升级改造。

大量装备于中国陆军的二二式主战坦克,原计划是在三九年年底完成全军部队现役坦克的升级改造,在俄军表『露』订购意愿的时候,恰恰还有不少坦克未进行升级改装,北方工业集团公司里还囤积有部分未升级的步战车和装甲运输车。

有人愿意购买使用过不少时间的旧车,陆军当然满心欢喜,很快答应了北方工业集团公司的请求,那就是由该企业出面将这些坦克简单修理、检查之后卖给俄军,获得的收入全部由该企业支配,而军队得到的将是同等数量的新型装甲车辆。

看上去,好像是北方工业吃亏了,可事实上俄军出价不低,一辆二二式主战坦克连同一百枚各型炮弹和部分零部件,俄军给出的单价是两万七千美金。北方工业出售给俄军两百二十四辆坦克、三百零七辆步战车、一百二十辆装甲运输车,还有一定数目的自行火炮、装甲救护车等车辆,北方工业完全可以在这个单子上大赚一笔,然后把同等数目和类型的新型装甲车辆交付中国军队使用,既向军方再次推荐了自己的新产品,也进一步淬炼了其武器生产线,况且他们还能赚上一笔。

加上俄军向中国一航集团订购的两百架战斗机、一百二十架俯冲式轰炸机,以及三十二架运输机,这些看似已经在中国严重过时的武器装备却成了俄军眼里的香饽饽,一口气买下如此多的战机自然还需要大量的武器弹『药』、维修器具和备用零部件,甚至一航还答应为俄军培养其飞行员和地勤技师。

犹如暴发户一般的俄军,碰上了急需生产订单的中国军工企业,那好比干柴碰上了烈火。于是乎,这次缔造了继欧洲大战之后,世界军火交易第一大单的就诞生在中俄两国之间,总价将近三亿美金的梦幻订单成为现实。[]大国无疆82

这不禁让人想起了首届珠海航展的时候,中国航空企业一口气拿下了近十亿美金的超级大订单,在世人眼中是传统强国的西方国家纷纷向中国订购飞机,不管规模如何已经够令人振奋,但十亿美金的恐怖数字砸下来,不少人还是头晕眼花了好些年。

而就在中国军工企业们强强改组之后,当初的十亿订单也成为过去,期盼多年的大订单再次垂落在中国人的肩上,而这一次缔造这个幸运的就是多年未在国际舞台上显山『露』水的俄国,相比于首届珠海航展的近九百架飞机,俄国军方一出手便拿下了四百余架飞机,这样的大手笔还不仅仅是对航空武器的需求上,其在陆军常规武器装备的订购量也让人惊叹。

从1938年2月份签订订单,一直到8月份,共和国的东北、西南等地区军工企业都是忙忙碌碌的,飞机的交付倒好办,直接让俄国的飞行员在中国空军的护航下驾驶飞机飞回去便可,其余装备再通过铁路运输便是。而陆军武器的运输交付可就不简单了,本来俄国订购的东西就是被中国陆军折腾多年的“老家伙”,北方工业不得不对很多车辆进行部分翻新、维修,但相比于升级改造而言还是轻松许多。

在俄军的不断添价催促下,北方工业首先交付的是步兵武器,紧接着才是装甲车辆的交付,但麻烦的是俄国的封建化实在搞得太好,除了一条破破烂烂的远东铁路之外,其地面交通基础简直让人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动辄二三十吨重的主战坦克如何运到俄国去?在铁路运输繁忙得很的情况下,俄军又反复催促,如何更快将这些铁疙瘩运到俄国,这倒是一个特别恼人的难题。

最后,俄国答应由他们支付汽车运输费用,但其需要的部分武器装备必须运抵俄国境内的赤塔,过了赤塔的远东铁路已经多年未修缮,而中国通往黑河等地的铁路又在进行电气化改造,所以中国方面只能通过尚未电气化改造的哈尔滨至呼伦贝尔铁路线,将货物运输到呼伦湖北边的满洲里中俄边界,然后再由汽车运进俄国,甚至可以在铁路繁忙不堪的情形下,直接用汽车承担全程运输任务,要知道中国境内早已修建好了战略高速公路路网,从哈尔滨经齐齐哈尔到呼伦贝尔草原都有高速公路,汽车运输不在话下。

为了赶在远东寒冷的冬季到来之前,俄军是宁肯出大血的。从哈尔滨到赤塔两千多公里的公路路程,虽说只有一百五十辆坦克需要用重载汽车运输过去,但这些能拉动几十吨重货物的汽车,每百公里的油耗可都是三十来升柴油,单车一趟就需要八九百升柴油,俄军愿意支付这一百五十辆重载汽车的往返费用,光是运费都需要支付十多万元。

因此,这样的运输任务在老梁和吴老三这样的司机看来,就是一起集体宰肥羊的好事儿,最多不超过一个星期的活,就能在油费、过路费都由他人买单,甚至还给自己垫付一笔汽车磨损费(毕竟进入俄国境内后路况不好),白白赚近千块钱的好事儿,只有傻子才不愿意。

8月14日拂晓时分,从中国北方工业集团公司的黑龙江省肇东某工业基地里,在一辆武装悍马车的引领下,一百五十辆重载挂车缓缓驶出该基地大门,每一辆挂车都载着一辆覆盖了书生中文网以及封闭遮挡住部分位置的坦克,超大型车队中还有三辆油罐车和一辆维修车以及两辆随行护送军车。

这样的大型车队引得不少车辆纷纷靠边停车避让,轰鸣的大马力引擎和长长的车龙相得益彰,犹如一条铁龙一般缓缓行驶在肇东工业开发区主干道上,在高速公路方面也是打开绿『色』通道直接放行,朦胧的夜『色』中,铁龙正式踏上了北去的道路,车队渐渐在高速公路上加速起来,而在齐齐哈尔火车站里,一辆满载着各种武器弹『药』的货运列车也驶出了站台,它同样是驶向北方的。

当天空中『射』出第一道万丈光芒,大地从沉睡中渐渐苏醒过来,遥远的东方已经沐浴在新一天的阳光之下,而代表着罪恶与惩罚的中国制造军火,希望把它们弄到西欧去稳固自己封建统治的俄国,本是一个强国的他们,急需的东西却还在路上。

大国崛起,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道理是永恒不变的真谛。

没有永恒的强大,也没有亘古不变的繁荣,只有不断进取的民族、不断奋斗的人民,这样的国家才能真正强盛,这样的民族才会屹立天下,即使老梁只是中国一小民,但谁也不能否认他的身份,那就是中国人。

“想不到堂堂老『毛』子也要买我们中国的军火,真是世事变化无常啊”

再次开车上路的老梁,美滋滋的抽着香烟,吞云吐雾中驾驭着重载挂车,车窗外的风景飞逝而过,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这一章写得有些匆忙,左边脑子是水,右边脑子是糊,一摇晃就成了一团浆糊了。以小人物的视角反映大事件的章节没写好,请海涵。另外,中午还有一章,是补上周欠大家的加更章节。!~!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