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八十五章 离别

第八十五章 离别

第八十五章离别

“你是来送别我的?”

“不是,我是来请教您的”

“坐”

张宇即将启程前往大西北,去全心全意参加到炎黄脊梁计划中,这件事情对中央高层而言已经不是秘密,他们都知道这是张宇自己的选择。安逸的生活并不是他所想要的,粗犷的西北才是他愿意的地方。孩子送进了寄宿制中央干部子弟校,自由的张宇和夫人黎晓冉,俩人都要去西北,正收拾着行李的时候,张宇的卫队队长通知他,新任国家元首周秦来了。[]大国无疆85

俩人在书房里相对而坐之后,黎晓冉端来了两杯热茶,然后退出了书房并关好了房门。装饰古朴的张宇书房里,书架上放满了各种各样书籍,从广西就开始用起的楠木书桌也被因多年的擦拭显得特别透亮,案头上不再像以往一样堆满了各种文件资料,如今只剩下张宇练习书法需要的笔墨纸砚,书房里只剩下俩人平缓的呼吸声。

“说吧,有什么要请教的”

良久之后,还是张宇开口了。他不知道自己费了多年培养出来的得力干将,如今遇到了什么样的麻烦,非得要上门亲自来请教自己。

“我是很反对您去西北的,这您是知道的”

周秦再次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在他的心目中,张宇是继他父母双亲之后最亲近的人,如果没有张宇一直以来的扶植、教导,昔日一个小小的市长,是不可能升任至最高权力宝座的。放眼全中国,随便找个人,他(她)肯定都是支持张宇继续连任国家『主席』,甚至是终身担任的。

因此,与其说是周秦以个人魅力加工作能力,赢得了国民的信任,还不如说是张宇受制于法制国家必有的法律条款,作为国家领导人的张宇理应更加尊重法律,是张宇让了一个位置给周秦施展才华。但周秦心里也并没有被人施舍的耻辱感,相反,他反而更加珍惜张宇给他的信任,也更想把握住难得的机会,在前所未有的舞台之上施展自己的领袖才华,为国家的繁荣、民族的复兴,贡献属于自己的一份贡献。

张宇一去西北,两三年之内肯定是不会回来的,至少在周秦任期之内,他不会出现在北京“大煞风景”,或者说是夺了周秦应有的“威风”。去西北,张宇一方面是为了更好督导事关重大的炎黄脊梁计划顺利的、完美的继续下去,另一方面也是去充实自己、提升自己,属于张宇的未来还很广阔,为了将来更好履行元首职责,他需要时间。

“我留给你的又不是一个烂摊子,有什么好请教的?”张宇喝了一口茶,抿着笑意说道。

“烂摊子算不上,但生意也不见得好做啊”周秦同样笑呵呵的说道,茶是雨前龙井,挺好喝的。

“我知道,这世界已经到了风云变幻的关口上,再往前走,自然是风起云变、局势多端。无从判断下一阶段国际局势如何变化的情况之下,我们有再多的忧虑也是枉然,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看来,您是知道我想问些什么”周秦微笑着说道。

“到现在为止,你身上还剩下最后一个『毛』病没有根除掉,那就是对重大事物仍缺乏自信心。以往凡事都有人为你做主,你可以大胆行事,而如今要自己面对一些更为艰巨、繁杂的问题,一丝一毫的犹豫不决都将产生难以估量的后果。你的心里总是在暗示自己,应该多向人请教,自己有可能是错的,其实很多时候即使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九成九的把握是正确的,但你依然很惧怕。”

“多年的锻炼成长,让你的能力和自信日臻完好,只有涉及到更重大的问题,才会激发出你心里的弱点。”张宇静静的看着周秦,摩挲着青花茶杯,说道:“而现在,你很不幸的发现,所有的事情都变得很重大,以往几乎难以察觉的弱点,却被无限放大了,感觉自己好像有些放不开手脚,加上我的即将离去,你就有些慌了?”

张宇的话如同阵阵雷击打在周秦的心坎上,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周秦,在工作能力上自然是绝对出『色』,但长期处于政工体系里的他,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缺乏对其他领域的掌控力和驾驭能力,就在年内发生的中俄两国超级军火贸易事件,表面看起来是一个共赢的结果,真正作为始作俑者的周秦,却没有读懂和掌握住领导人应有的艺术,说简单点,就是共和国中央大部分人都认为中俄军事贸易,应以互惠互利为主、不以较大幅度提升俄军实力为前提,但到了执行者周秦的手里,却变成了一件“讨好”军工单位和军队,向俄国“示好”的一个行为,暴『露』了周秦的不足之处。

好在后来张宇力挺之下,这件事情很快顺利解决,但周秦表现出的“战术上大胜,战略上失策”的领导行为,却更加加深了不少人心里的那个想法,那就是“共和国一定不能没有了张宇”。可事实上,对周秦知根知底的张宇才明白他的苦衷,一个国家领导人如果不能赢得最广泛人群和更多利益集体的支持,尤其是军方的力挺,那么这个领导人将会显得非常难堪和被动,所以周秦没有错。

“你应该明白一个道理,相信自己比相信别人更为重要。”

“刚才您的话,让我很受教”周秦扶了扶眼镜,端正好坐姿之后说道:“今日到来,一方面是为了给您送行的,知道无法改变您的去意,只好送上最衷心的祝福。另外,我很想听听您的意见,您可是一走就得好些年,对于偌大的国家而言,没人比你更爱她。”

周秦的话让张宇突然有些舍不得了,眼皮不自主的跳了跳,压下心里的小小波动,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答道:“国家发展至今,表面上看去已经是亚洲绝对王者,甚至放眼世界也难以找出匹敌之国,但实际上你我都清楚,积贫积弱半载的国家不可能在太短时间内就愈合过来,各方面的建设不能有丝毫的减速,更别说动摇。总结起来,我对你只有四点要求”

周秦听到这话,坐得更靠近书桌,甚至还像小学生一样,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笔记本和一支钢笔,看那架势像是要做一回老学生了。看到这么一个场景,张宇笑呵呵的摇了摇头,全世界能把这丫儿降服的,看来只有张宇自己了,周秦准备的时候,他也喝了一口茶,整理了一下思绪,这才娓娓道来。[]大国无疆85

“经济实力是百事之基,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放弃国家经济建设。金融危机貌似给世界带来了一次前所未有的灾难,但对于我国而言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西方各国自工业**之后,历经多年积累,其拥有的财富和国家实力,是我国还不能相比拟的。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美国赶超世界老牌资本主义强国——英国,用了多久?从十九世纪中叶便开始努力,直到二十世纪初才成功赶超英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这其中还有英国受欧洲大战的削弱因素在内,当然也有我自治区的作用力在内,否则凭英国实力,美国要想夺得世界第一的位置,起码还需二三十年。然而,史无前例的金融危机爆发了,各国纷纷陷入到了经济萎靡期,我国就应该凭借强大的国内消费需求、凭借世界领先的产业优势、凭借更为健全的经济体制,扎扎实实的走好前进之路上的每一步。这好比,全世界都在逆水行舟,不少国家甚至还在不断后退,只要我国向前一小步,那必将甩开世界一大步”

“能具体阐述一下这一点吗?”周秦果然做好了学生的本分工作,不懂就问的好品质溢于言表。

“我国受金融危机影响,造成一定损失的就是外贸出口。各国纷纷高筑贸易壁垒之下,还纷纷竞相刺激出口,各宗商品的国际市场利润前途堪忧,在这样一种背景之下,后退一步反而会发现更美好的发展前景。”

“您是说……”

周秦明白张宇的意思了,既然世界主要国家,在已经被中国视为传统的领域里大打贸易战,恶劣竞争之下已毫无前途可言的浑水,自然不能再趟下去。共和国这时候就应该大胆后撤一步,贯彻实施“抓大放小”的策略,乘机将已经失去竞争优势的领域大加改造,全面提升综合竞争实力。简而言之,就是各国都挣破脑袋想挤入被中国霸占多年的高利润领域,比如汽车、家电、制『药』、机械等,昔日高技术的东西如今已经成为普通货『色』,各国纷纷扶持其国内企业挤入这些行业里,将原本丰厚的蛋糕彻底分摊成零碎,并且这些国家还死死握住国内市场不放。

如此一来,各国的企业就应该比谁更有技术和成本优势,全面『乱』套之下的国际经济中,共和国不应该犯浑,牢牢把握住时代前进脉搏、死死抓住高尖端技术发展方向,实实在在的提升各大产业的核心竞争力,看到的应该是更远的未来,而不是在乎一时之间的得失。

“政治方面,你的基层经验比我丰富得多,在如何构建和谐社会、打造服务型『政府』、促进社会发展等方面,我只能说你必须注重政治体系的干净廉洁。”张宇说话的同时,不断敲击着桌面,看得出他对贪官污吏之类的东西,很是反感。

“社会发展得越快、经济越繁荣,既是国家之幸、人民之幸,但也是『政府』之痛。如何杜绝贪污腐败的发生,我的意见是堵不如疏。长期以来,我们都在实践着一个观点或者说是想法,那就是公务员制度。我们在考虑到人民公仆的个人和家庭生活问题,同时也应该注意到的是,权利必须得到更为有效的制约和监督。”

说道这里,张宇看了看周秦,半笑着说道:“我知道你小子是新官上任,有三把火要好好放一放。就冲解决『政府』多年财政赤字这一事来看,肯定是要得罪不少人,但的的确确是一件好事情。”

张宇所说的就是周秦近日批准的一个中央文件,该文件的主要目的和内容都指向一个问题,那就是近些年来,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都与支出严重不符,多年的财政赤字必须得到有效解决。

为什么会财政赤字多年?这得看看共和国『政府』肩上的担子有多重。首先就是教育支出,可以说每年的教育支出占据了近一半的『政府』财政预算,实行全民义务制免费教育的共和国,每年都能有大量高素质人才加入到社会之中成为有用之才,但他们的成长却丝毫不花家里一分钱,处处都是『政府』开支、『政府』买单。

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甚至到研究生、博士生,共和国的教育体系里最大的特『色』不是教育体制健全和人才济济,而是『政府』财政压力实在太大。如果不分学生就读于哪里、受什么阶段的教育,把每一个学生每年的开支计成几百块,那么全中国五亿多人里,至少有上千万的学生由『政府』供养着,也就是说『政府』每年必须为教育,至少支出数百亿元,这是一个何等庞大的数字,它相当于共和国在西部每年都兴建十个大型水电站,或者说是修建上万公里长的电气化铁路……

然而,『政府』肩膀上的担子还不仅仅是教育支出这么一项。

排在『政府』支出榜上第二名的就是社会保障事业支出,作为全世界第一个打造覆盖所有公民福利保障体系的共和国,还是自治『政府』之时就已经开始有了这套福利系统,并不缺乏监管和实施经验,『政府』缺乏的就是继续下去的金钱。

不可能有人故意把自己的腿打折,让『政府』供养自己。不可能有公司希望自己的员工出事,然后自己损失点钱,扔给『政府』养着。也不可能有人愿意自己小病不断、大病常来,天天跑医院就为了给『政府』增加负担……即便是这样,高福利和高医疗保障,与公民缴纳的保障金相比,『政府』每年都得贴钱办事,长此以往下来,『政府』不是缺乏办下去的勇气,而是没有足够的金钱继续。

排行第三的就是公共基础设施建设。

要想富,先修路。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发展,修土路、筑马路、改大路、建铁路、做高速。基础设施建设中,最大的开支莫过于这些交通工程了,从蒙古草原到海上岛屿,从北国边疆到西部山岭,基础设施建设永远走在经济繁荣的前面,而建设所需要的大部分成本属于『政府』,受益却是整个国家。

当然,公共设施建设中不可能只有道路交通这一项,农村危房改造、城乡一体建设、环境污染治理等等,这都属于『政府』开支中的一部分,哪怕是在重要交通枢纽口兴建一个大型公共厕所,那都不可能凭空出现,都需要花钱。

往后排名的,自然就是军事开支和『政府』行政开支。这两样东西是必不可少的禁锢之地,尤其是还承担着为共和国机密科研计划,“冒名顶替”般领取『政府』预算的军事预算,即便遭受太多质疑眼光,那也得闷声往下咽,况且国防军事建设事关国家安危、民族兴亡,军队的正规化、职业化、现代化的三化建设,任何一项都不能松垮下来。『政府』行政开支自然就不必赘述,以高福利、高待遇著称的『政府』待遇体系,有效杜绝贪污腐败的同时,也给『政府』财政带来很大的压力。

林林总总加在一起,『政府』的开支不可谓小。相比于有限的财政收入,依靠公有制企业利润上缴、合作制企业分红、工商业税收,这三项即便加上城市土地出让之类的,『政府』的收入项目就比支出项目少,收入的金额更比支出的需求少。

面对这样一种局势,如果还能连任至第三届的张宇,自然会动手解决这一问题了,可惜的是他没有了被人诟病的机会,刚刚走马上任的周秦,得到了一个强大的国家以及一个快要穷得叮当响的『政府』,他不得不冒天下之大不韪,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第一把火就烧到了教育上,第二把火点着了社会保障事业和公共设施建设上,第三把火就要在工商界里开源节流。[]大国无疆85

在国内已经实行多年的全民义务免费教育制度,本来教育部就已经考虑多年、论证已久,在无所畏惧的周秦推波助澜下,顺利改了一个名字,叫做“全民义务制教育”,将以往所有教育阶段的费用由『政府』统一开支,变成了『政府』只负责小学、中学、大学,三大阶段的教育成本费用,职业教育的费用不再涵盖其中。

也就是说,在三大阶段里,学生们的生活费用和学杂费用,都由家庭开支,『政府』不再是包吃包住的大户人家。幼教自然是由家庭负全责,而且家长们也乐意负起全责,而升读研究生和博士生的,『政府』同样只负责教育成本费用。

如此一来,不仅『政府』可以每年减少上百亿的财政支出,还变相拉动了人民消费支出。打个比方,以往由『政府』负全部责任与义务的时候,学生们的衣食住行什么都要『政府』买单,而以后学校都是寄宿制、学生的衣食住行都需要家庭买单,富了很多年的中国人,加上消费力不错的青少年,国内消费需求陡增成为必然,社会生产也在悄然之间拉动起来,经济也就进而繁荣起来。

当然,并不是削减掉教育开支中的一部分就能免除掉『政府』身上冗杂沉重的包袱,周秦放的第二把火就是调高了公民上缴社会保障福利金的金额,砍掉了以往头疼脑热的医务开支都需要『政府』给予补贴的局面,而与之相对的当然是国家最低生活保障的较大幅度提升。同时,在公共设施建设和管理上,周秦的第二把火也是火势燎原。

将更多的工程承包给民营企业去做,确保工程质量和建设周期的同时,也将部分公共设施交给民营企业经营管理,进一步缩减『政府』工作规模和人员编制,同时提高了公共工程效益回报。比如让民营企业进入铁路、航空、公路、能源(主要是电力)等运营管理,比起处处都要『政府』费心费力,效果好得多,至少仅凭降低贪污腐败所带来的损失,公共工程所带来的社会效益都比以往显得更好。

这两把火放下来,『政府』的财政支出压力明显降低不少,而第三把火的放出,则是为了进一步缓解压力的“骂名”举措。

长期以来,共和国为了刺激工商经济发展,对民营企业所征收的税率都是非常之低,甚至在一些领域里,从事进出口贸易的企业,每年不仅享受低税率优惠,出口退税补贴之类的还享受不少。调高税率征收标准,不仅可以增加『政府』财政收入,也能对一些重复『性』建设项目、高耗能高污染企业,增添一道隐晦的限制『性』措施。

当然,此举一出自然是遭到了不少骂名,受惯了恩宠的中小企业尤为反应激烈,可事实上也并没有增添他们多少负担,带来较大生产成本的电力开支和运输带来的油费开支,上涨的时候这些企业没有唧唧哇哇,但税率一调就开始出来唱大戏,除了想博得『政府』关注和同情之外,别无它意。

有了这三把火,共和国『政府』的财政收支才能得以平衡,甚至还能每年结余出不少钱出来,毕竟世界头号工业制造强国的名声,可不是吹出来的。但,这三把火却真正的让周秦的名声变得有些狼藉,虽然他并没有做错什么。

“我要和你谈的第三个问题,就是军事建设方面。”说道这里,张宇站起身来,到书架上取回一份世界地图,铺开在两人面前,在周秦有些诧异的表情下,他指着一个地方说道:“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吗?”

“知道,波斯湾”

“就是波斯湾”张宇的中指狠狠的敲击了一下桌面,以放大了一半的音量说道:“对一个国家经济繁荣而言,和教育一样很重要基础,会是什么?是能源,是不可再生资源中最为宝贵的石油波斯湾有我们需要的海量般的石油,整个还如原始社会般的非洲都有丰富的石油。”

接着,张宇又指了一个地方,没问周秦便自己说道:“这里是哈萨克,再往北走是俄国额尔齐河流域,那里有个叫秋明的地方,哈萨克和秋明同样蕴藏着石油。你也知道,我国不少地方同样有石油,但咱们不能开采出来,咱们当代人不能吃儿孙辈的饭”

“这我明白,我也坚决支持”

周秦自己就曾参加过国家战略储备资源封存计划的制定,以大庆的石油、山西的煤、两湖的稀土、四川的铁矿、新疆的油等等,不少地区都发现了喜人的资源蕴藏,但无一例外都被封存起来,变相造就了中国乃世界第一资源进口大国的名声。有外人甚至为此戏称,要想把中国的工业繁荣毁于一旦,只需掐断中国海外能源与贸易通道即可。

“亚洲这个澡盆子是在太小,咱们民族要想在新时期里重现繁荣,就应该抢占科学技术高峰的同时,掌握住影响人类前进脚步的能源。具体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但必须注意的一点就是,将壮大化加入后的军队四化建设,不能有一刻松缓。眼见世界快风云变幻之际,不能让亚洲这个澡盆子里还有猴子『乱』跳”

张宇的话说得再直接不过了,当初共和国处处忍让,是受制于实力不济,而如今在亚洲这个舞台上,中国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老大级别人物,就不能再让小人物上蹿下跳。接下来张宇讲述的第四点,就是关于国际关系上的。

“有句话说得好——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张宇收起地图的时候,类似于调侃般的给周秦说道:“一山难容二虎的道理千古传承,没有直接利益纠纷的中日之间迟早也难逃一战,这一战必将同甲午战争一样,决定谁将是亚洲之王。和小日本之间的斗争只是无伤大雅的大国举动,亚洲范围内警惕日本,同时建立牢固周边环境;世界范围内,拉上美国,不能成为众矢之的。”

“您的意思是说,世界走向多极化将成为必然,紧跟而来的不是风平浪静,而是世界巨变?”

周秦反问一句,他不是穿越者,纵然聪明绝顶,但也不可能预知未来。而作为穿越者一大优势就是,不管历史如何变动,穿越者始终能以常人不可能有的观察角度,判断出历史发展的方向,就好比张宇能轻轻松松知道,自金融危机爆发,到如今的糜烂,之后会是些什么?

他自然知道德国和日本之类的国家将走向彻头彻尾的军国主义化,急剧膨胀的大国欲望和倒行逆施的战争行为,都是军国主义化国家转移社会矛盾的拿手好戏,进而挑起第二次世界大战成为必然的趋势。张宇唯一看不懂的就是俄国这个国家,指不定藏匿多年的布尔什维克党哪天就把沙皇给推翻了,在中国身后冒出一个强大的北极熊出来,这可有些难办。但在把握大趋势方向上,张宇肯定胜过周秦了。

“不管世界如何变化多端,只要强大的实力才是决定最终胜负的关键。”张宇没再坐下去,一口气喝完了茶盅里的茶水,有意送客的他,对着会意的周秦,最后说道:“临走前,送你一句话——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

言毕,张宇转身而立,面对墙上那幅巨大的中国地图默不作声,周秦则默默退出了书房。当天下午…,张宇和其爱人飞抵兰州………!~!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