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八十八章 目标,南洋(大更,求支持)

第八十八章 目标,南洋(大更,求支持)

第八十八章目标,南洋(大更,求支持)

“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记得,当然记得”

陈嘉庚笑呵呵的回答道,晃动了一下手里的高脚玻璃杯,在日光灯的照『射』下殷红的葡萄酒泛发着显得很是特别,已经不是第一次回到中国的陈嘉庚,每次回来都是有重要商贸事宜要谈,而每次回国都会发现,中国的变化速度远远超于他的想象能力。

“今天是1940年10月1日,不知不觉间共和国已经十一岁了。”[]大国无疆88

“是啊,我们之间和合作也已经十年了。”

陈嘉庚,著名华侨企业家,1874年出生于福建同安县集美社,1891年时便渡洋前往新加坡谋生,起初主要在他父亲经营的顺安米店服务到1904年止,接着他集资7000多银元创建新利川菠萝罐头厂,之后又接管了日新公司的菠萝厂,完成他人生的第一桶金的挖掘工作。

橡胶从巴西移植到马来亚时,陈嘉庚立即改菠萝园为大面积种植橡胶,是华侨中最大橡胶垦殖者之一,也被称为新加坡马来西亚橡胶王的四大开拓者之首。而和他说话的一个人,曾是张宇内卫队副队长的谢逸,自从1919年和艾若琳成亲之后不久,又去了昆明陆军学院学习,毕业之后分到了广西军分区,退役之后就接过了家里的生意。

从一名军人转型成为商人,真正走向成功的人不少,但走得非常顺利的却并不多。很多退伍军人都需要很长时间来适应社会,完成自己的角『色』转换之后,要想拥有一份成功的事业,自然免不了一番艰辛奋斗。而谢逸则没有这方面的担忧,他家和艾若琳家本来就是经商大家,退伍回来的谢逸只花了两年时间便成功胜任了重任,同时他还为生意带来了军人特有的气质,那就大胆进取、绝不服输、永不言弃。

在商场上,看似咄咄『逼』人的谢逸其实生活中是一个很随和、很富有爱心的人,当年能成为张宇内卫队的副队长,其政治和心理素质是不容质疑的。陈嘉庚和他一样,也是一个锐意进取的猛士,同时也有很强的社会公德之心。有着共和国头号食品大王之称的谢逸,和有着南洋橡胶大王的陈嘉庚,两者按理说哪儿需要合作?在哪个方面合作?

事实上,陈嘉庚最大主业是南洋的橡胶产业,南洋丰富的农作物产品资源、香料、水果等都是国内需要的,而进取心十足的谢逸也并是不只做食品生意,他涉足的第二大生意项目就是橡胶化工。

能够有十年的长期合作,可不仅仅是两人生意关系密切、私人关系良好,最大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陈嘉庚是共和国东南亚战略经营的重要代表人物,而谢逸则是与之相对的国内帮手。

十年来,共和国的主要重心放在了国内的经济建设之上,对周边国家或地区的工作,也仅仅限于搭建情报网络,还未到扶植倾华利益阶层或团体,尚未达到足以左右他国局势、地区安稳的能力。

这些年来共和国周边也未发生较大事件,在三八年前都处于世界繁荣期中的世界,各地都处于轰轰烈烈的经济发展状态,要说共和国对东南亚的关系,那只能说是依靠其提供的廉价石油资源、工业原材料、金属矿石、农林产品等。

受共和国经济发展迅猛势头的影响,东南亚地区的经济发展也非常迅速,却同时产生了一个空前严峻的问题,那就是东南亚地区富起来的都是华人,当地殖民者和民族都未能获得较大利益,以英属沙捞越、荷属印度尼西亚为代表的地区,华人取得的成就越是显赫,由羡慕而演变成的仇视眼光就越狠毒。

以往共和国不重视东南亚,不仅是因为其重心放置于国内经济建设上,同时也出于共和国军事力量的不济,国家战略还仅限于战略防御,并未走向巩固周边环境方面。综合国力的增强,促成了共和国步入第二阶段国家战略的必然『性』,作为经营东南亚重要代表之一的陈嘉庚,为了商业、同时也为了领命,再次回到国内也就不足为奇了。

“上头的意思,你明白了?这次的任务可不简单啊”

谢逸示意陈嘉庚坐下再说,作为中国轩逸食品公司老总的他,上市公司把自己的总部设在上海,轩逸食品公司也不例外。谢逸自然在公司办公大楼里,有一间装潢不错的办公室。每次陈嘉庚回国,俩人都会一边品尝美酒,一边谈论事宜。

“我估算了一下,没什么大问题”

陈嘉庚接到的任务非常简单明了,那就是尽快向国内递交一份报告,调查报告主要是针对华人在东南亚地区的现状。这样的报告需要在很多方面实地调查、多方求证,尤其是国内非常重视的华人生存问题,即日益演变的排华情绪,或将演变成为大规模的排华事件,共和国需要掌握更为详尽的资料。军情局的调查或许不够充分详细,最好的补充自然是由长期在南洋生活的人来做,而生意遍布东南亚各地区的陈嘉庚,实力足够、势力宽广,特别适合为国内制作一份详尽的调查报告。

“我看并不是做报告这么简单,我们退一步想,为何会在这样一个关头让你回来,同时交给你一个莫名其妙得任务。要知道这样的调查报告,就算你老陈能力不错、实力不俗,国内有很多商业调查公司啊,他们的工作能力肯定比你还强,只要国内肯多花一点经费,保准儿弄出来的报告质量,远远高于你老陈做的。”

“你的意思是?”被提醒的陈嘉庚,立马把红酒杯放在了钢化玻璃茶几上,不再品酒。

“我接到的任务也很简单,那就是密切协助你的工作”谢逸说着,淡淡笑了一下,站起来为陈嘉庚把酒满上,倒满得都快溢出的时候,他这才停了下来,盯着陈嘉庚的双眼,说道:“我看上头并不是在给你我任务,而是在给我们警告我们就好比这酒杯,能力就好比容量,盛酒的就是上头,他们为何在知道我们装不下那么多酒,却一个劲儿的倒?”

陈嘉庚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谢逸放下了红酒瓶,以一个舒坦的姿势坐下后,半眯着眼说道:“换句话说,你我的作为让上头很不满,故意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任务来刁难我们,就是给我们一个警告——谦受益、满招损。”[]大国无疆88

这话说得再直白不过了,陈嘉庚很快皱起眉头苦想起来,自己和自己的公司,究竟在什么方面做错了?又是因为做错了什么,遭致这样一个警告?一阵思索之后,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而备受打击的东南亚经济,其原有的农林产业、矿物开采业、石油开采业等都纷纷出现不同程度的影响。

本以为中美两国达成经济贸易战略伙伴关系,进而会解除对南洋地区的贸易壁垒。而作为南洋重要商人的陈嘉庚,为了维护各方利益,当时不知道是哪根神经短路了,以南洋华人商业协会『主席』的名义,向共和国中央打了一份报告,当时的他认为南洋各地区虽然是法国、荷兰、英国等国的殖民地,但怎么说也是华人聚集所在,不说为了照顾各列强利益,为了这些在海外漂泊的华人生存,共和国也不应该对南洋地区筑起贸易壁垒。

这个想法甚至影响到了谢逸的判断力,谢逸也在陈嘉庚的多次电报说服下同意了,在三九年年末的时候,这份报告由回国的陈嘉庚特意递交了上去。本以为上面没啥反应的时候,这份报告的威力开始爆发了,而且恰恰发生在南洋局势愈加糜烂的时候,发生在陈嘉庚又回国内找谢逸商谈公司出路的时候。

“不知天高地厚的咱俩,想为南洋的华人出头。而上头顺水推舟般的给我们机会,让我们好好去做出头的准备。这个哪儿是咱们两个小商人能够做得了的?存心的刁难我们,就是在警告我们,有些事儿别管得太宽”

“那报告还做不做?”

“做,怎么不做?”谢逸站起身来,端起酒瓶就敞饮起来,灌饱了酒水后,颓然的长啸三声说道:“退伍不褪『色』,我这些年一个脑筋往钱堆里钻,就算做了一点功德事,但也对不起曾今穿过的军装啊”

“照你这么说,我俩当初是会错意了”陈嘉庚也站起身来,拍了拍谢逸的肩膀,苦笑着说道:“关键就是你我根本没弄清局势,南洋究竟是谁的南洋?国家如何制定南洋经营战略?所有的问题,还轮不到我们这些商人来指指点点,况且我们本身就不具备指点的能力。”

听了这话,谢逸总算是让陈嘉庚明白了这其中蕴含的道理。几个月甚至几年前,包括现在,东南亚都是跟着殖民者姓的,荷兰、法国、英国、美国等四个国家,把东南亚各大地区分割得很干净,而且自从世界经济论坛以失败告终之后,各资本主义国家纷纷加强了自己殖民范围的掌控力度,他们摆脱经济危机就指望着殖民地能够源源不断提供廉价材料,以及宽广的市场。

在这样一种背景之下,不管是不是为殖民者的利益着想,还是为了在外华人的考虑,任何可能有利于列强的行为,都是受共和国反感的。如果东南亚是中国的势力范围,那情况就好说了,估计用不着陈嘉庚等人多言,共和国一定会尽心帮助华人华侨们。可惜的是,东南亚还并不是中国的,共和国参加的经济贸易战争,是全球范围内的超级大战,不可能因为东南亚这么一块小地方,就放弃了整个世界。

而如今,为何又有强烈的转变呢?

原因可不仅仅是共和国国力增强,对周边地区掌控、建立共和国和平周边环境等的欲望,已经随综合实力的增加而足以胜任,共和国的商贸早就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而隐忍这么多年之后,共和国的大国影响力也必须走出国门,开始影响亚洲。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金融危机已经在改变了各国对东南亚的战略,华人在东南亚各个地区拥有的影响力逐步赶超了这些殖民者。商人是无利不起早,殖民者岂能不是?当华人的成就超过他们想象的时候,当华人的财富让他们觊觎的时候,华人的日渐危险,却引出了共和国进军东南亚的机遇。这倒也验证了那句商场俗语——“危险与机会相生相随,风险和回报同为孪生”。

究竟华人为何引起了各方反对,甚至是排斥,其实这应该从华人在当地的经济利益说起。

从十七世纪开始,在中国的沿海一带,尤以福建和广东人为最多。他们背井离乡远赴南洋,以荷兰东印度公司为首的殖民者正拓展势力范围的时候,他们的到来恰恰弥补了劳动力的不足。在已无法回国的背景之下,华人们为了在海外生存,充分发挥了中国人勤劳刻苦、聪明智慧的特点,从矿工、伐木工、农场工等职业开始做起,逐步在南洋扎下了根。

十七至十九世纪,这一时间段里殖民者们对东南亚各地区的攫取,主要是粮食、香料等农林产品,尤其是各地的农业经济,更是当地人、殖民者都非常看重的香饽饽。但作为有着上千年封建农业大国历史的中国人而言,在别人看来非常困难和繁杂的农耕种植,到了华人的手里简直就是赚钱的工具、很轻松的事情。长此以往,华人对东南亚的贡献,开始显著体现于农业经济。

但,当历史快进入二十世纪的时候,华人们的生存观念和方法开始有了显著的改变。已经积累多年财富的他们,开始体现出优秀商人的本『色』。

农业虽然是东南亚各地区,当地土著和殖民者生存、贸易的基础,甚至可以说农业的发展已经决定了不少地区社会的结构和进步。华人们的新思路给当地带来了新的发展,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土地信贷制度。

华人直接向当地人放款,提供种植原料、种子,或者说是资金。由当地人在其土地上种植稻米或烟草之类的农作物,收成之时在根据契约,以农作物抵贷款偿还交付给华人。这种方式看起来绝对是聪明绝顶的,但事实上这样的契约却把当地人变成了华人的“财产”,也就是指:华人控制了生产的源头进而控制了农业经济,华人可以轻松调控农作物价格,便控制住了当地的经济命脉。

早期的排华事件,其根源就是不少当地人的村社和居民,反对这样的土地信贷和占有制度,对利益紧抓不放的华人,不知不觉间将当地人给挤入了无法生存的地步,经济战争中虽然华人胜了,而现实中却遭受到了当地人的一致排挤。

而排挤华人原因之一土地占有制度,则是指华人在当地的非法占有土地现象。中国人对土地资源的渴望是经过千百年锤炼的,来到东南亚之后自然将这种渴望化成了实际行动。华人们在当地,以当地人的名字登记土地所有权,但实际的主人却是华人。曾经还发生过一个笑话,就是一位当地『妇』女的名下有不少土地,但事实上这女人还并没有通过合法结婚手续与华人结婚,可那片土地的的确确是华人的。控制了土地资源之后,紧跟而来的自然是刚才讲过的土地信贷制度。

所以说,华人们的成功,只是将在中国传承了上千年的“地主—佃户”农业经济模式,成功的改头换面之后弄进了东南亚,并且得到了很好实施。既然中国历史上能爆发出很多次农民起义战争,那在东南亚也就会发生当地人反对华人的排华事件发生。

经过了土地风波之后,华人们很少再涉足农业经济,聪明的华人很快又找到了新的突破口。[]大国无疆88

东南亚拥有非常好的自然资源,古老的卷烟业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所以在东南亚发展轻工业是大有前途的,最直接的优秀实例证明,就是以陈嘉庚等为代表的华商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他们不像老一辈甚至更久远的华人先驱们,在农业经济上获得了成功,却又遭受到了别人的快速抵制。以陈嘉庚等为代表的现代商人们,他们则是在工业领域上书写文章。

二十世纪初,华人在东南亚各地开始兴起大办实业,华人们的方式方法归纳起来只有两种。其一就是自己坐不改名的就是企业的主人,另一种就是华人通过投资或者贷款,间接控制的企业。

这两种企业模式都非常原始,华人们主要是通过签订契约,将生产任务承包给当地人,由当地个体家庭完成劳动任务之后,华人按契约价格进行回购,这一种模式主要在卷烟业和染布行业。而其他行业同样也是多多少少用到了这种方式,其最大好处自然是华商们降低了生产成本和压力,坏处自然是当地人又成了靠华人吃饭的工人,其身份也只是从以前的佃农变成了如今的工人而已。

就和控制农业经济一样,华人们总是凭借高出当地人的智慧头脑,根本没有参与具体的、繁重的生产劳动过程之中,却支配了生产、销售,乃至整个市场经济。这样的弊端所造成的恶劣影响,甚至抵消了华人在当地的经济建设、沟通了当地城乡经济和商品活跃的功绩,也把以往华人们辛苦开荒拓耕的功劳遗忘。

人们更多看到的是华人们“不劳而获”,还掌控着他们的命运,不少人甚至坚持认为,华人们就是『操』控着商品市场和原材料市场,随意调控两个市场便可以获得巨额收益。而且,华商控制的领域还不仅仅是轻工业,通过大规模的土地购买和兼并,华人们在东南亚各地建立了大片大片的橡胶种植场,有数不胜数的矿场(主要是锡矿)、林场、农场,在渔业领域里也是影响力十足。

可当地人看到的只是一个片面现象,他们不知道华人为何要如此作为?其实是因为华人无法获取长期合法据有的土地,在法国、荷兰等殖民主义者的疯狂盘剥之下,华人们不得不获取更多的利润,除却掉殖民者高额度的盘剥之后,华人们才堪堪可供生存。

其实真正坐享其成的不是华人,而是殖民者,可关键是殖民者往往以统治者的身份,有时候帮助华人,有时候帮助当地人。他们维持平衡的主要原因就是,他们需要当地人去创造财富,他们也需要华人去代替“收取”,以及利用华人们聪慧的头脑开拓更多的利润渠道。而他们则只需要牢牢捏住华人便可以获得长期的、稳定的收益,在东南亚数以几十万计算的华人,也就是被殖民者这样长期玩弄于鼓掌之间。

但是,殖民者们似乎忘记了一句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本以为他们可以在这样一种良好的平衡中获得永久『性』的稳定收益,荷兰东印度公司便是其中之一。可他们千算万算根本没有预料到金融危机会爆发,犹如晴空霹雳之后的全球股市大跌之后,紧跟而来的是世界各国在经济调控中的胡作非为。

全世界的经济秩序一时之间全部『乱』套,作为原材料和初级工业产品出口地的东南亚地区,开始受到金融危机的严重影响,虽然遭受直接损失的并不是殖民者,但危机却造成了原有的平衡体系失稳。原因无他,华商们的企业再也赚不到钱,他们怎么去盘剥?华人们的企业无法动工,当地人的就业如何解决?以往在他们的调控之下,当地人都是与华人关系紧张,而如今身为统治者的他们,却做不到统治者应有的政治作为,如此发展下去,很快他们就将成为众矢之的。

不得已之下,华人的不少企业纷纷开始裁减工人、下调工资。一系列的问题,很快犹如第一块早已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一样,很快接踵而至。

在剪不断、理还『乱』的纷『乱』局势中,各资本主义国家国内陷入动『荡』与萧条当中,根本顾不了这些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膏腴小地区,试问在全球范围内的大萧条当中,只能提供工业原材料和初级工业产品的地区,还有何用?企业动工率严重不足的前提下,开挖更多的矿产、生产更多的橡胶……都只会让原材料价格更加低廉。

当矛盾威胁到自身安危的时候,最好的办法不是解决矛盾,而是转移矛盾。很显然,后者的速度更快而且更有效果。

在被『逼』到危险境地的殖民者,很快想出了办法挣脱危险。他们最直接的做法就是勒令华人企业停止裁减工人、恢复生产、禁止下调工资,蛮横的命令根本不顾及这些企业是不是有订单,没有生产任务而要强行生产,这不是摆明了让华人承担责任吗?

被『逼』无奈得不少华人企业家很快将工厂倒闭,变卖掉所有的资产之后移民回国,这一种人为数不少,但不少企业家的的确确是舍不得自己奋斗多年,甚至祖辈艰苦创立下来的基业,尤其是较大规模的一些企业家,更是不愿就此放弃。

危险关头终于有人想到了祖国,但中国自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就和世界其他大国一样高高筑起贸易壁垒,要说东南亚华人企业生存危机,其主要原因之一就包括作为世界头号工业原料进口大国的中国,其工业产品入境时都全世界征收惩罚『性』关税,既然是贸易战就得讲究你来我往,所以输进中国的原材料和初级工业产品,也遭受到惩罚『性』关税征收。

大国之争,最先死的自然是小鱼小虾。可实在找不出办法的华商们,根本无法和残暴的殖民者沟通协调,已经将自己『逼』上思路的殖民者或许正等着他们去自动缴械投降。因此,华商们很快以各种方式向共和国求救,在全球范围内的大萧条背景之下,中国不可能为了东南亚十几万家华商中小企业,就首先敞开了贸易闸门,那岂不是又将国内的上千万家企业于不顾?

在十几万和上千万家企业之间,在少部分人利益和数亿人利益面前,共和国别无他法只能选择保持冷峻。而后的世界经济论坛,世界上主要的十大国家的最高领导人齐聚一堂却未能商议出任何结果,反而是闹得不欢而散,各国就此更加加大了贸易战的力度,中美两个大国也结成贸易伙伴对抗世界其他贸易团体,硝烟四起的世界经济大战中,首先挂掉的自然是以德国、俄国等实力不强国家,像各国殖民地、小国之类的则早已尸沉大海,各国都叫苦不已的时候,金融危机开始触底反弹了。

触底反弹的缘由非常简单,德国、俄国、意大利等国家在金融危机中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政治巨变,新上台的『政府』或党派无一例外都走向了高度集权化的中央政治,换而言之就是世界上除了日本之外,又增加了好几个军国主义化国家。可惜的是,触底反弹的是大中型国家,像东南亚、南美洲等地区,金融危机的疯狂还在继续。

“我想要不是因为我是桥头堡的身份,估计我这时候已经是十几万家倒闭华商企业中的其中一员,可以看到的是南洋局势已经日臻糜烂,殖民者随时可能对我们华人动刀,否则遭殃的肯定是他们自己。但是……”陈嘉庚非常颓丧的说道。

“没什么好但是的,你想想,要是华人不遭劫难,共和国谈何有借口进入东南亚?相反,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排华事件会造成一部分人的利益丧失,但却会给整个华夏带来巨大机遇。权衡之后,我们更应该抓大放小”

“那我立刻启程回去,好好为共和国入主南洋唱一出好戏”陈嘉庚脸上『露』出了一点点笑容,还夹杂着不少无奈的神『色』。

“不是唱一出好戏,而是搭一出好戏”谢逸纠正陈嘉庚的说法,没那个能力就用错词儿。

送别陈嘉庚后,谢逸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对着墙上那幅巨大的世界地图矗立着,死死的盯住东南亚地区,嘴里反复念叨着当年还是内卫队副队长的他,常常听到张宇说过的话——“没有准备就不要开始,没有能力就不要承诺”。

此刻的他,是多么希望能力足够的共和国已经做好充分的准备。

远在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一个高保密的地下研究基地里的张宇,一个莫名奇妙的喷嚏几乎溅了他手中图纸不少口水,专心致志正研究着如何打开自己星际货运飞船里卸下来的第一个集装箱的他,根本没想到会有人念叨自己。

“一定又是哪个人在咒骂老子”

张宇骂骂咧咧着,直接用袖子拭去了喷溅在图纸上口水。该图纸是由基地里唯一的一台大型透视扫描仪,扫描出来的集装箱内部结构图,看样子里面是一台大型机器零部件,可关键是怎么打开这用了基因密码锁的集装箱箱子,倒成了一个很难的问题了。

通过强制手段破解的方法有两种,第一就是直接用高温的氢氧焰直接切割开采用了太空时代合金制作而成的集装箱,在有了内部扫描图的情况下,应该不会伤害到内存货物的安全。另一种就是直接用超级计算机来破解锁住集装箱的基因密码锁,可共和国目前运算速度最快的超级计算机,每秒运算速度超过了五十万亿次的,共和国目前只有十台。

航空航天、重型造船、地震监测、气象分析、银行系统等,共和国最为重要的一些部门都分去了一台,炎黄脊梁计划里三大基地刚好只有三台,还剩下一台都是在位于上海的国家计算机中心里。要想用基地里的超级计算机破译三十世纪的基因密码锁,张宇觉得还是直接硬『性』破坏好一些。

下定决心之后,张宇给副总指挥打去了一个授权电话,让他们即可动手切割开集装箱,看看你们到底装的是什么先进机器,在荒无人烟的大沙漠里,费心费力建设出一个大型地下基地,专门用来研究他的星际飞船,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其运载的几万吨重的集装箱。

之后,他又打开了一份由共和国中央书记处发过来得近期国情通报,算是一份近期来中央所处理的大事通告,张宇把它搁置保存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看。奉行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张宇,不会过问周秦的种种作为,但并不代表他不了解国家大事,翻开通报文件的第一页,他就看到了一个红头文件,其标题就是“关于领导亚洲民族解放运动的若干意见”。

张宇定了定神,赶紧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副眼镜,仔细看了一下红头文件顶角的红『色』星星有几颗,数了数刚三颗星,这玩意儿也就代表着这份文件,不管是原件还是副本都属于三极保密文件,除了原件会被封存二十年,所有副本都是看完之后必定销毁的,张宇的兴趣一下就被勾起来了,这张宇很久之前想做而不能做的事,让周秦给捡到彩头了,还真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文件内容很简单,就是讲述国家元首周秦在9月10日、11日,连续两天接见了来自哈萨克、印度、越南、老挝、柬埔寨、朝鲜等民族独立运动的秘密到华代表,在接见中难免有一些会谈交流,期间周秦表示了中国作为亚洲大国,又是率先完成民族独立运动的国家,成功挣脱了帝国主义的殖民压制、获得了民族的独立解放,共和国在这一方面是值得各周边民族学习借鉴的。

同时,中华民族历来和周边地区民族睦邻友好,在数千年的历史中结成了不解友好关系渊源,中国也作为负责任的大国,对正义的事业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扶持……之后,周秦主持了12日得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这份文件的主要内容既是周秦在过去两天之中讲述的内容重点,也是在扩大会议上陈述的一些重要意见,其核心议题自然就是指“亚洲民族独立运动,既是共和国扩大国家影响力的机会,又是建立良好周边环境的机遇。”

这样一个运动,表面层次的头衔自然是民族独立解放运动,深层次的东西则是中国要重新扶植起亚洲各个小弟的运动。共和国要跻身世界大国,没有良好的周边环境,没有为数不少的盟友支持,大国之路肯定是行不通的。尤其是在亚洲这样一个澡盆子里,作为头号大国的中国不将周边民族紧紧捆绑于一体,将亚洲经营为一个牢不可破的中国势力圈,那就太对不起自己的大国身份了。

张宇看完了整个通报文件之后,用一个特制的粉碎机将文件资料绞成碎片,然后才将其焚烧,看着文件化成再也没法复原的灰烬,笑嘻嘻的自言自语说道:“这小子的确挺会做事,可就不知道他是不是做好周密部署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