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八十九章 惹不起的中国(大更,求支持)

第八十九章 惹不起的中国(大更,求支持)

第八十九章惹不起的中国(大更,求支持)

一艘由新加坡驶抵繁忙的雅加达港口,客轮才刚刚停靠完毕还未系留的时候,两个身着浅灰『色』短裤、淡绿『色』上衣的白种人立刻跳上了客轮,根本不管旅客携带了什么东西,怀中的一个小箱子里装了不少过境税收票,逢人便收取入境费然后给一张纸张低劣的收票,并非是发票的东西『揉』捏起来就好比卫生纸一般邋遢,可这的的确确是要想进入印尼必须走的过程,要是货物入港那收到的纸会好一点儿,但价格却更高。

“真是毫无规章制度,这他**也算是贸易壁垒?”

拎起行李箱,看两个荷兰海关官员远去后,海阳狠狠的嘀咕了一声,这才跟着人群慢慢走下小客轮。码头上人并不是很多,倒是隔着老远的栅栏外,不少人举着各种各样的木牌,上面写着名字,在人群中没找一会儿,他便发现了一个头戴遮阳帽的人,他手中举着的牌子就是自己的姓名。

“我就是海阳”海阳走过去,没用多大的声音说道,而且是华语。[]大国无疆89

举着牌子的那人顿时脸上一喜,赶紧用生硬的华语回答道:“我是吉米,老板让我来接你的吉米”

说着,他就作势要翻越栅栏进来帮海阳拿行李。海阳是赶紧摇头,找到了出口后,也入乡随俗般的蜂拥『乱』挤,很快了出来,吉米这才冲了上去,接过海阳手里的行李箱,刚才他在人群里游刃有余的动作,还真让海阳感到一阵诧异,心里不免升起了一个想法,“荷属东印度的爪哇岛居民社会秩序难道是靠挤出来的?”

没有多想,吉米拎着行李在前面逢人开路,人群中的穿『插』之术那是相当之优秀,不一会儿就把海阳带到了人流较少的公路边,一辆有些破旧的而且灰尘不少的雅致轿车停在那儿,吉米很快将行李放进轿车后备箱,在海阳觉得这小子真是个接人的人才时候,吉米已经跑到了驾驶室左侧,瞧了瞧车玻璃后,里面的人很快数了两张票子给他。拿到钱的吉米美滋滋的向海阳挥了挥手,接着就离开了。

“原来是接人专业户啊”

嘀咕一声,海阳打开了后车门,刚钻进去还没坐好,就觉得司机特别眼熟,那高大的身子骨放在国内没什么稀奇,要在印尼这猴子遍布的地方,还真是特别显眼。海阳立刻退了回来,关上车门跑去打开了副驾驶位置的车门,这才钻进去,一把就把虎子的太阳镜给摘下来,关上车门的时候笑呵呵的说道:“我还真不知道原来是你来接我,还被刚才那小子当老板尊称,你大爷的”

“你才大爷的”虎子扭过头来,看着笑呵呵的海阳,一边发动汽车,一边说道:“早知道是来接你,我他**就该骑自行车来。”

“为哈?就你开着破车,难道别人会注意到你那伟大的公众形象?”海阳一边给自己系上安全带,一边回答道。

“你弄什么安全带啊?没来过雅加达啊?”

虎子也是最近才过来不久,结果却被叫来接人,这糊里糊涂之下竟然开了辆轿车过来,雅加达街头上从东看到西、从南走到北,一辆老古董般的雅致轿车足以吸引不少人的注意力。经过他的观察,骑自行车倒是更快,而且更方面,因为整个雅加达街区,简直到处都是菜市场一般,汽车是既耗油又费事儿。

“你以为这里是国内啊,我实话告诉你,这儿一没有交通法规、二没有交警部门,你就是用脚开车,只要没撞到东走西窜的行人,就没人管你”虎子指了指公路上到处『乱』走的行人,又指着自己的方向盘上的喇叭按钮,说道:“要在这里开车,喇叭最重要所以,我相信你明白这里为什么没有汽车4店了,不是因为荷兰人的横征暴敛,而是社会条件不允许……”

俩人嘀嘀咕咕的还是上路了,这一路走来还真是像虎子说的那样,得不停的按喇叭,要不然那些东走西窜的行人,根本不管这汽车是不是要撞伤人,都自顾自的四处走动。而且公路两旁随时可以见到那些黑黝皮肤的印尼人,有些还身着自己民族的服饰,在公路旁卖着不知名的水果,偶尔的一个行人驻足和他谈论价钱,那声音就好比泼『妇』吵架一般,公路上什么有时候会出现一个光着屁股的小孩儿,光着脚丫子在几个同样光屁股的小孩儿追逐下到处『乱』跑,本是黄『色』皮肤的印尼人有着比中国人更为黝黑的肤『色』,小孩儿如此、大人也是如此,老人们更是黑得就跟非洲人似的。

犹如蜗牛爬行一般,虎子俩人总算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来到了一间三层小楼前,下车后的海阳看了一下这栋三层楼房,很快发现了在一堆泛发着腐烂味儿的水果摊后的墙根下,一面很长的牌匾歪斜的倒在那儿,那个卖水果的印尼人带着不知名的眼光看着他,而海阳则更注意看破牌匾上面的文字,翻译成中文就是“达华旅馆”,但一根巨大的墙柱上却有挂着另一个牌匾,上面写着“恒力商贸公司”。

“就是这儿了,进去吧”虎子取出了行李,递给了海阳后在前面带头开路,没多少分量的行李根本用不着虎子这样强壮的人来拎,进入小楼一楼大厅后,远离『乱』糟糟、闹哄哄街市,耳根子总算是清净了下来。

“咱们就这么光天化日般的做工作?”

“你认为有人来注意我们是干什么的?要不是为了上头交给的工作,这地方难道也有咱们来的价值?荷兰人可不是把这里当成自己的祖国,压根儿就是把这里当成了榨取金钱的原始社会。可惜的是,这些印尼人根本不反抗,顺从得好像绵羊似的。”

“也对,这鸟不拉屎、素质低劣的地方,真没什么高价值目标,要是做了东西,咱们争取早点儿离开这儿”

将行李箱里的衣服取出来后,看虎子依然还未离开自己的房间,从行李箱里找出了一包烟扔了过去,悻然一笑的虎子这才退出了海阳的房间。一阵收拾后,海阳算是暂时在这小楼二楼的一个单人房里落脚了,刚准备打开窗户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的,结果还没打开就听到了街上小贩的叫骂声,赶紧死死关住窗户。

木讷了好一阵后,海阳习惯『性』的对房间进行了一下检查,确认没有什么高科技东西之后,又去洗手间抽了一根烟、洗漱之后,这才准备好好休息一下,在拥挤的客轮上他可是一直没得到休息,刚准备睡下就听到了敲门声。

行李箱里夹带的一八式手枪已经被海阳取下来,听到敲门声后,他掏出了枪来到房门侧,问道:“谁啊?”[]大国无疆89

“是老子”

“原来是你”海阳把枪收起来,打开房门后看到了端着一个餐盘的虎子,感激的说道:“你要是不端东西上来,我还真没发现饿惨了”

赶紧接过餐盘,放在床头柜上,虎子已经把房门关上,抽过一把椅子到床前,看着狼吞虎咽的海阳,抽着烟说道:“要不是看你给我一包烟的份上,大爷是不会给你准备东西的。这印尼人不吃猪肉,所以给你准备了萝卜烧牛肉和鲜鱼汤,另外忘了给你说了,这公司就是咱们的冒名壳子,这二楼以上的人都是咱们自己人,只不过最近都出任务去了,所以你没瞧见”

“知道知道,所以才叫你这么一个行动组的人来接我,我以后是犯不着担心了。”

海阳大口吞咽着米饭,印尼出产的稻米还真有一股特别的香味儿,加上国内早已饮食多样化,不吃猪肉也没啥不适应,不到三分钟就把一菜一汤和一大碗米饭消灭干净,这才舒舒服服的打了一个饱嗝。

“这是最近我们工作点的工作日志,你先看看”

虎子递给了海阳一份软面文件,海阳接过来后快速浏览了起来,两分钟后便知晓了大概。将文件还给虎子后,掏出烟来给自己点上,吞云吐雾后,说道:“看来这局势有点日趋紧张之势啊,那些华侨商人们都明确表态了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听其他同事说,这些华侨很多都是在这儿生存了几代人了,他们是舍不得离开的,而且不少人还反过来质问我们,为什么国家不对他们商贸开放?”

“屁话,他们交税给荷兰人的时候,就只知道自己祖辈都是生在这里的。情势危急了,就知道自己身上有中华血统了。”海阳有些激烈的说道,狠狠吸了一口烟后,暴戾般的说道:“最他**讨厌这些杂碎了”

“他们当中也有不少好人,他们也知道开办华人学校、医院之类的,心里有祖国的还是不少”知道海阳不了解事情,虎子想极力辩驳什么,但却有不好表达,『摸』了『摸』脑袋后,说道:“那些一直没有改掉中国名字的,不就证明他们心里还有祖国吗?而且改了姓名的,也不见得就不是好人啊”

“算了,不想和你争论这些没用的是非既然咱们来了就得办好事情,国内已经是第二次催促我们发回确切的报告,这对于决策层很重要”

“这我知道”虎子轻描淡写的回答道海阳的话,两人很快又陷入了沉默,彼此吸着烟默不作声。

晚上十点左右,工作点外出的十一名特工全数返回了小楼里,作为国内最新指派过来的最高领导,海阳将除了警戒人员外,包括自己在内的十二名特工召集了起来,在小楼的地下室里召开了一个简短的工作会议。

枯黄的灯光下,烟雾缭绕。海阳提出工作要加快进度的事情,让很多人感到非常为难。不少人在国内的时候,就是一起工作过的同事,国安局本来就更侧重国内,贸然之间派到印尼这个地方来,在毫无背景资料、前人经验的情况下,为了达到工作目标,所有人都很是努力了。

“也不知道军情局那边怎么样了”

会上有人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立刻有人回了一句,“听说他们也遇到和我们一样的麻烦,人生地不熟,事儿太不好办了。”

“很多印尼人,根本就不理睬我们华人,工作很难开展。就算是装成本地人,也会被人识破,反而更不利于工作”

不少人发表了各自的意见后,问题又交换到了海阳手里,而海阳此时也是一头雾水,要说共和国对周边地区没有情报网络渗透,那是说假话。什么越南、老挝、印度、朝鲜半岛等地区,情报网络早已搭建完毕而且效率不错。但构建时间最晚、实力最弱的就是荷属东印度和英属沙捞越这些地区,原因无他,就是因为这地方华人来去是自由,但要想真正融入当地社会、密切和本地人的关系,那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出效果的。

可偏偏最没把握的地方,却接到了最急切的任务。军情局和国安局联合行动之下,事情还是显得很难办,如果当地排华情绪稍稍好那么一点儿,估计事情都不会如此难办。

“一号至四号,你们继续去接触华商,尤其是那些在本地根基很深、很有年头的华商,作为交换,我们可以与之合作,但要根据我们自己的能力,别承诺太多、太过”

“五号、六号、七号,继续尝试渗入荷兰东印度公司,我们需要掌握第一手情报,如果办成了我亲自为你们请大功。”海阳准备增大力度,抽着烟分配起工作来,给一到七号分配了具体任务后,又对坐在他左侧的人说道:“八号、九号,你俩继续在外围探查,其他人和我组成特别组,着力调查本地的黑恶势力,能有接触或渗入则更好”

“我们可以尝试去调查28年的印尼反荷斗争势力,咱们都知道那次印尼人反荷兰斗争,虽说规模和影响力都很小,但足以证明在印尼人当中还是有开明之人。当初在苏门答腊岛上的勿拉湾、实武牙、巴东等地区,爪哇岛上的巴达维亚(雅加达的前称)、井里汶、三宝垄等城市,都曾爆发过大大小小的印尼人反抗荷兰统治武装斗争。”[]大国无疆89

“荷兰人想把矛盾往华人身上引,那我们就把祸水往他们身上泼。既然印尼人中不乏明智的反殖民者。短暂的利益当前,敌人的敌人就是可以合作的人,我们可以与之展开多方面的合作。”海阳顿时有些兴奋起来,不过略略一想后这才认识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在荷兰疯狂镇压下的反殖民者组织或势力,究竟是否健在都是严重问题。

好像是看出了海阳的担忧,刚才开口说话的那个人继续说道:“这些天来我一直和一个叫做朱诺的印尼人合作,他告诉我自从那次失败之后,不少反殖民势力都分崩离析,有的藏匿于民间渐渐成为无从察觉的普通人,也有的沦为黑恶势力作恶一方,还有的自然是在后来荷兰人的反复清剿中成为反殖民起义的殉葬品。不管如何,至少证明了一点,那就是印尼人本身还是比较反对荷兰人统治的,他们只需要一个组织、一个有力的后援、一个引起矛盾激化的导火事件……”

“你有多少把握?”海阳不是一个拖拉的人,直接开口问道。

“如果上头能加大合作的力度,我敢保证有九成的把握”

“这么高?”

海阳有些诧异,他知道九号的工作能力不错,刚才所谓的“合作力度”,也就是指到时候共和国到底能够为反殖民组织,提供什么样的援助,以资金、武器、生活物资等为代表的援助方式,量不同则体现出不同的力度。

“荷兰人近些年对印尼控制力度日趋下降,以往之所以强度很高,那是因为印尼能够源源不断为他们带来效益,但金融危机爆发后,荷兰国内遭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印尼这个地方再也不能为他们提供新鲜的生存鲜血。近些年来,各地区的荷兰统治者几乎是在各自为政,只以捞钱为目的,对民间的监管力度日趋下降……”

“看来,我们缺少的就是一个英雄式的印尼人物”海阳最后总结道。

年12月2日,荷兰东印度公司发布最新的一部法律,正式禁止华人企业清退工人、降低工资,同时在原有税赋的基础上再次调高百分之十。同时声称,从苏门答腊岛到爪哇岛,再到加里曼丹岛,整个印度尼西亚都深受华人所控制,公司为了保护印尼各民族生存利益,必须向控制着印尼经济命脉的骄蛮华人,做出严正的处罚,否则让华人企业继续紧缩工业生产规模,那么整个印尼社会就将动『乱』不堪。

消息一出,不少华人的企业就开始遭受到当地人的冲击,尤其是企业因订单减少、生产规模紧缩而裁掉的工人们,在别有用心的煽动者带领下更是群情激昂,打砸抢的事件很快爆发,世界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德国、俄国等国境内的政治巨变,对于发生在印尼这个小地方的动『乱』事情根本毫无知晓,事件持续升级,最后演变成了印度尼西亚境内各大城市的大规模动『乱』。

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名叫印度尼西亚民族解放组织的机构,突然以国际明码的方式向全世界通告荷兰东印度公司残暴殖民印尼的过去,同时支出该组织在1928年组织的大规模反殖民运动,是符合印尼人民实际需要的正义之举,而近日爆发的印尼排华事件,是由荷兰东印度公司故意导演的惨剧,妄图转移社会矛盾、维持自己的长期统治。最后,该组织宣称他们将誓死抵抗到底,反抗殖民统治、反对种族迫害……顿时各地掀起了大规模的武装反抗暴动,使用武器大多是日制和德制武器,并非中国制造。

整个世界依然是一头雾水的时候,12月6日,中国外交部部长紧急会见了荷兰驻中国大使,义正言辞的向荷兰提出警告,萧奈天在警告中声称,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做法是违背人类道德的禽兽行为,更是置中华民族人权于不顾的蔑视行为,中国对此次事件保持高度关注,同时保留进一步行事权利,必要之时共和国会启动海外侨胞应急保护机制。

就在荷兰大使对中国海外侨胞应急保护机制这东西还没弄明白的时候,各国总算是知道了在印度尼西亚这个小地方,狗胆包天的荷兰人竟然做出了触中国人逆鳞的行为,冠冕堂皇上的话可以说本次事件是排华事件,真实反映局势的就是由荷兰东印度公司发起的一次赤lu『裸』的对华人打砸抢的恶劣行为。

驻华的荷兰大使经过好一阵紧急学习后,总算知道了中国外交部部长萧奈天口里所指的“海外侨胞应急保护机制”,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个应急机制是在1940年6月份,由共和国『主席』周秦批准的一份中央文件。该文件主要是应共和国不断增强的国力,在整个世界范围内不少中国人在海外从事各种各样的工作,为了进一步增强保护海外侨胞以及海外机构的利益,共和国制定了一份应急保护机制,该机制囊括领事保护机制、特别撤离机制、强制干涉机制。

领事保护机制就是很早之前共和国已经用过的,也就是在日本关东大地震之后,驻东京的中国大使馆很快启动了该机制,对在东京的中国侨民进行了各方面的周全保护,最后甚至组织了力量撤离了这些侨民。那次行为也是得到了各西方大国的鼎力支持和表扬的,因为他们也参与到了撤离其侨民的行动当中,之后各国之间也达成了一个备忘录,就是让领事保护机制合法化,虽然尚未加入国际公约或者国际法规当中,但各国都予以了公开同意或者默认。

而特别撤离机制就是指在某些地区,没有领事馆的情况下,侨胞遭受到了人身和财产上的威胁,或者已经遭受到了损失。共和国可以组织多样化的力量,组织侨民撤回本国『政府』,而该机制最早的宣讲是在1937年的共和国『政府』工作报告上,时任国务院总理的张雨生就在工作报告中提到:“要切实维护中国公民在海外的生命安全和合法权益。”

而在1939年年中,外交部部长萧奈天指出:“共和国外交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其任务之一就是维护中国在海外同胞和法人的合法利益,尽一切努力提供以人为本的外交服务。”他的阐述中还多了一个词,那就是“以人为本”,这个词在强制干涉机制中体现的尤为突出。

第三个机制是对领事保护机制和特别撤离机制的补充,其主要前提就是中国在外同胞和法人遭受到了严重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威胁,为了切实保护人民安危,共和国在必要之时可以采取多种方式的行动,确保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该机制说白了,就是指只要有人敢对中国人或者法人下手,那么中国可以对该国或者该地区采取多种方式来拯救他们,无论是军事威胁,甚至是军事行动。

三个机制合为一体,就变成了被中国国家元首正式签署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海外侨胞应急保护机制”,萧奈天直接当着荷兰驻华大使的面,说中国在必要时刻就将启动该机制,其另一个层次的意思就再明显不过。如果排华事件继续,那么轻则中荷两国正式断交、中国组织大规模的撤侨,重则中国采取军事行动……

当赶回使领馆的荷兰大使,紧急发回国内的电报还没被译出来的时候,中国驻荷兰大使已经向荷兰外交部递交了离境通告,因为中国『政府』决定将中荷两国的外交关系将为代办级,中国驻荷大使已经没有继续留在荷兰的权利,他将启程返回中国,而很快荷兰驻华大使在二十四小时里不动身主动离去,也将被中国驱逐出境。

正被德国这么一个祸害弄得头皮发麻的和荷兰『政府』,压根就不知道希特勒这个牛人会做出什么样的旷世奇举威胁到荷兰的生存,国内经济形势也是一团糟,本以为解决一点殖民地内的小矛盾没什么了不起,但却给自己惹来了一个超级**烦,鬼才知道以前被人称之为“东亚病夫”的中国,竟然真像拿破仑说的那样——“东方雄狮已经觉醒了”,睡了太久已经饿得不行的雄狮竟然找到的第一口早餐就是荷兰,而且荷兰还是主动送上门去充当美食……传说中的绝顶杯具,也莫过于此。

12月7日,行政效率被前所未有提升了一大节的荷兰『政府』,正准备召开新闻发布会宣称发生在印度尼西亚的事件,荷兰『政府』将尽快派高层调查组前去调查,坚决还中国人民一个满意结果的同时,已经勒令荷兰东印度公司收回那部该死的法律,待调查结果出来之后,一定将排华事件的始作俑者和犯罪分子严正处理……但是他们的效率在共和国『政府』的面前,简直就是太小儿科了。

在荷兰『政府』连夜准备次日新闻发布会时,更早天亮的中国北京已经传出了一个大消息。共和国海军南海舰队近期将在中国国海域之内的曾母暗沙海域之内,举行为期三天的海军演习,演习代号和禁航海域都给公布出来,其中演习代号别具多重意思,名叫——“雷霆壮志”。

同时公布的还有参演的军舰,共和国南海舰队的“世民”号航空母舰、“黄山”号战列舰,以及数艘大型巡洋舰,还有特别编入的“炎黄”号航空母舰、新型两栖船坞登陆舰、远洋补给舰等大型舰艇都将参加演习,演习或将增加一些新的部队。按照共和国海军的说法,本次演习不针对任何国家和势力,是中国海军为了检验部队远洋作战能力的一次例行演习………

同时,中国外交部再次召开了大型记者招待会,会上不知道中国外交部是以什么手段得到的照片,一张张发生在印度尼西亚各大城市境内的『骚』『乱』照片,尤其是华人遭受迫害的不堪入目的照片顿时引起了轩然大*,不少人一开始还质疑这些照片是杜撰出来的,但之后他们全部都闭嘴了。因为照片当中不少取景都是印度尼西亚城市里的地标『性』建筑,共和国不可能为了污蔑荷兰『政府』而在短时间内制作出如此『逼』成的惨烈照片。

紧急事实上,这些照片的确有很多掺假的成分在里面,西方各国对印尼也不是特别了解,各国记者更不会冒死进入印尼,而这些照片当中的一部分是真实拍摄于印尼境内,通过数字通讯卫星把数据发送回国后,国内再由图像专家利用计算机进行一定幅度的修正,也就是传说中的p技术处理,增强了照片的感染力和悲惨度,主要目的自然是为了让这些没法亲身进入实地的外国记者,看到惨烈的照片后更加卖力的宣传。

很快这些照片就被外交部的工作人员悉数收回,之后很快就被处理掉。而后外交部部长萧奈天亲自主持发布会,称中国已经组织了排华事件调查团,已经于12月6日晚连夜从广州乘飞机出发,他们将以最快的速度飞抵越南,再转飞新加坡,最后乘英方船只快速赶赴印度尼西亚。

第二条消息就是中国已经将中荷两国外交关系将为代办级,中国『政府』已经在广州、湛江、香港、高雄等大型港口城市,紧急征集了三十余艘大型客轮,组成第一批赴印尼撤侨的船队,同时希望荷兰殖民者和印尼民族解放组织,尊重即将撤离的中国人,而第二批大型船队正在征集之中,紧急召集的中国各大企业在新加坡可用船只,已经作为先遣船队向雅加达出发。

记者们除了唏嘘中国强大的海洋运输力量之外,更多的是心里升起一个疑『惑』,刚才海军部的新闻发布会上,海军的发言人并没有就印尼境内的排华事件发表任何言论,究竟海军是否会在撤销行动中扮演关键角『色』,不少人都十分期待。

萧奈天并没有让记者们等候多久,第三个宣布的消息就是,目前在印尼境内的中国侨民有近24万人(杜撰估计的数据),在特别敏感地区也就是印尼反殖民组织武装叛『乱』地区的有将近10余万人,这样一个比例主要是因为华人在印尼大部分都集中生活于城市,而反殖民武装组织的暴动行为也在城市,幸运的是并不是所有的城市都有暴*。

而第三个消息的核心就是,为了确保撤侨行动的成功完成,共和国海军将派遣军舰全程护航,同时也邀请第三国舰艇随同监督。

这第三个消息等同于没说,大家都知道受金融危机影响,各国纷纷降低了军费开支,英国远东舰队一直窝在国内没有开赴新加坡,美国的太平洋舰队基本是在美国最大的西海岸海军基地诺福克休整,雄心勃勃的军国主义国家日本也不可能为中国人卖命。

而荷兰这么一个小国家,又怎么可能万里迢迢的派出军舰来亚洲监督中国的撤侨行动,况且他们哪儿有大型军舰可以远赴重洋来亚洲?中国海军本来就是亚洲双雄之一,倘若荷兰人真是要阻止中国撤侨,估计中国海外侨胞应急撤离机制中的第三样就会被贯彻实施了。

当中国外交部的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不久,中国『政府』为了几十万海外侨胞开始运筹帷幄、各项工作如火如荼展开,荷兰『政府』的外交通告才姗姗送到中国外交部萧奈天跟前,而他们的新闻发布会来得更晚,谁也没法阻止中荷两国的外交交恶了,但更多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中国究竟会怎么撤离侨民………

年12月9日,中国撤侨先遣船队刚刚抵达雅加达港口后不久,第一批大型撤侨船队已经驶到南海南沙群岛海域。中国海军筹备的“雷霆壮志”演习的参演军舰也相继汇合,很快为第一批大型撤侨船队分来了“南宁”号巡洋舰作为护航舰艇,随同船队前去雅加达。

12月9日这一天还发生了一件令人感到不解的事情,印尼反殖民组织再次以国际明码向全世界表明他们反抗荷兰人的殖民统治是正义的事业,是理应得到各国尊重与理解的行为,该组织号召全印尼人团结统一起来,拒绝与荷兰殖民者合作,友善对待为印尼带来经济繁荣的华人,同时也声称不少华人祖辈生存于印尼,早已成为印尼的一份子,致力于建立统一的印度尼西亚共和『政府』的反殖民组织,愿意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打击荷兰殖民者的残暴统治。

最后该组织做出了一个特别怪异的行为,他们声称绝不会主动进攻中国撤侨组织、中国侨民,甚至不会将战火引到撤侨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个殖民组织的豪言壮语正让不少人为之感动的时候,一个名叫亚洲民族解放组织的又跳了出来,以在上海为根据地的朝鲜人民党更是声音最大,他们表示将坚决支持印度尼西亚的民族解放运动,同时号召全体朝鲜人都支持印尼、学习印尼,誓将反日殖民斗争进行到底。

『乱』套的事件已经让不少人分不清究竟的时候,欧洲的一大狂人希特勒又跳了出来,他义正言辞的痛骂殖民主义的种种不是,坚决支持中国『政府』为了维护海外利益的正义之举……

“疯子年年有,最近牛人更是多”

对于世人而言,更多的是期待着这些活蹦『乱』跳的组织究竟会玩出什么花样,而作为世界主大国家而言,他们则更加关注小小的印度尼西亚究竟能演变成何种结果,同时他们也得到一个共同的结果,那就是——“幸福的中国人,惹不起的中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