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九十一章 我敢卖,你就能买

第九十一章 我敢卖,你就能买

第九十一章我敢卖,你就能买

年既是希特勒在德国终于可以大展宏图的一年,也是斯大林卧薪尝胆终获成功的一年,罗斯福一系列的新政更是取得不错效果……但对于中国而言,俄罗斯帝国这样一个封建农业大国,被新上台的斯大林赤化之后,红『色』的北极熊肯定比病怏怏的北极熊更具威胁,而且是前所未有的巨大隐患,继小日本之后,中国周边再添重大威胁。

因此,虽然地处要地的兰州军区、北京军区、沈阳军区,本应该肩负起对日臻扩大,隐隐有取代整个沙俄而立的苏维埃负起国防重任,但以兰州军区为例,该军区只有第二集团军一支主力野战王牌军,北京军区也只有第一集团军,沈阳军区更是要肩负对朝鲜半岛上的日军不松懈的战备重任。

斯大林领导下的布尔什维克党在1940年10月中旬,就逐步完成了整个俄国东欧地区扩张动作,随着西伯利亚气候日趋寒冷,以及前俄罗斯帝国远东军区本身实力非常强劲,红『色』的扩展速度才日渐缓慢下来。

当然,追根溯源一下。为何斯大林为忌惮看似苟延残喘中的俄罗斯帝国远东军队?那是因为,虽然俄国和中国一向是睦邻友好,但有这么强大的一个国家作为邻居,双方即便自从勘定边界之后再无可能出现的军事纠纷或冲突可能,但俄军方也是不得不防。如此重任之下,远东地区的俄军实力肯定非常强劲的,其整体实力仅次于沙皇的莫科斯中央军队,并且能肩负如此重任的军队,其军事将领都是非常忠心于沙皇。[]大国无疆91

斯大林通过种种手段,获得了俄国东欧地区尤其是莫斯科中央军队,也就是沙皇专门用来巩固防卫首都的强大军队,但事实上布尔什维克党的军事实力和统治根基也是相当之脆弱的,上一次的翻盘梦魇至今还影响着斯大林等人的内心世界,从中国花了大价钱装备起来的中央军队,斯大林是铁了心要牢牢掌控于手中,算是为了应对将来可能再次出现的帝国主义国家围剿,也是为了将来好拿下远东地区做准备,这股精锐力量他是不得不耗费很多心机。

斯大林没能力也不敢进攻,加上自然条件也不允许,所以一时之间西伯利亚等地反而和平下来了。但反观俄罗斯帝国远东军队,自从汲取教训的斯大林反抗俄『政府』的第一刀就是将沙皇皇族全部铲除,避免上一次就因尼古拉二世逃脱而翻盘的噩梦再次重演。斯大林倒是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但俄国远东军队却失去了中央『政府』、失去了效忠对象了。

从10月下旬开始,俄国远东军队总司令所在的鄂木斯克就开始门庭若市,各方的游说人员都纷纷上门求见,门庭若市都难以形容司令部的繁荣景象。同样,无论俄国国内发生何种巨大变化,一切以最坏打算为出发点的共和国,还是向兰州军区和蒙古军分区增派了力量,将南京军区的第八集团军调至蒙古自治省乌兰巴托,将济南军区的第十集团军调至兰州,而第二集团军前出至新疆境内,向西可进哈萨克、向北威胁俄国新西伯利亚地区……而战略反应军则全面负担起第八和第十集团军变更驻防之后,弥补在黄海至东海一线出现的防务空缺。

俄国发生如此大的变动,引得中国不得不做出大规模的军事调动,各部队纷纷在两周之内全部抵达至目的地完成战备工作,警报虽然解除了,但却给中国提出的一个新问题,那就是广袤的中国、众多的人口,如此一个泱泱大国,最应该规模大、力量强的陆军常备作战力量竟然只有十大集团军,加上一个规模稍大的战略反应军,不到百万人的陆军力量加上海空军,堪堪完成防御『性』的国防战略,但要想具备向外发起局部战争、大规模战争,甚至是参与世界大战,显然这点力量看似是根本不够的。

所幸的是,中国军队走的是精兵路线,尤其是以士官制为根基部队组成,其核心用处就在于和平时期为部队留下精兵、老兵,一旦发生战事,一个优秀的士官可以带两至四新兵,如果更追求部队作战能力,甚至可以一带一。也就是说,中国的陆军部队完全可以在战时快速扩建出六至七个二线集团军,这类集团军可以作为前线部队的后备人才补充,也可以充当战场预备部队或者后勤部队,经过一定时间的训练磨合,同样可以成长为王牌部队。

共和国周边发生如此重大的形势变化,除了让共和国更加重视部队的四化建设之外,也给已经经历多年和平的中国军队提了一个醒,那就是战争其实并未远离中国,一直没有。但对于已经一分为二的俄国而言,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是让斯大林的红『色』苏维埃完成俄国统一大业?还是俄国远东军队揭竿而起,在国际资本主义国家的鼎力支持下再次武力复辟?

路,究竟在何方?对于西伯利亚及远东地区的千余万俄罗斯人而言,他们是不知道,但俄国远东军司令基洛科夫斯基,他心里应该非常清楚。

11月初的鄂木斯克的气温已经是零下五六摄氏度度,鄂木斯克西部千余公里的叶卡捷琳堡和车里雅宾斯克一线,就是苏维埃红军和俄罗斯帝国远东军队的对峙线。或许是寒冬的渐渐降临,犹如被打了鸡血的红军没有再像以往那样气势如虹横扫东欧大地,反而沉稳下来和远东军对峙着。

不少都是刚摆脱农民身份不久的红军士兵,都是在红军急剧扩大中加入进来的,毫无素质而言的他们却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火热漏*点,在可能生死存亡的前线、在已有些寒意的深秋里,红军士兵都是热情激昂的训练着,丝毫不把远东军的枪炮放在眼里。在他们看来,只要训练妥当、苏维埃统治根基加深、做好一定进攻准备,那么红军一定会所向披靡的拿下整个西伯利亚和远东。

不管前线究竟如何,在鄂木斯克这个地方,作为封建已久的俄国,只有一支航空兵部队而且所配置飞机都是购于中国。本是沙皇强大军力象征的航空兵却首先发生叛变,这上百架战机落入红『色』苏维埃之手,远东军第二大压力又来自于莫斯科中央军那支强大的装甲部队,两大巨压之下,远东军的气势可想而知。

当初购买于中国的大批先进装备,却沦为红军强大的基础,若不是苏维埃才刚刚崛起,各方面的掌控力度都非常之低,并且连那些航空兵、装甲兵自身都并不知道怎么最大化发挥先进装备的作战效能,刚从山沟沟里涌出来的布尔什维克党,又怎么能熟稔运用呢?

总之,远东军司令基洛科夫斯基的心里,对中国是又爱又恨,可仔细一想,当初向中国购买军火的是俄国自己,军火到俄国之手会有如何下场,自然就不是中国所需要担忧的。可如今,基洛科夫斯基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武力反抗红『色』的肆虐,赢得国际方面的支持;要么接受苏维埃说服代表的意见,放弃抵抗加入苏维埃,没有丝毫罪孽的他将被最高礼遇对待……

可谁能相信红『色』政权的承诺,回想起十月**暂时『性』之后,一时得势的布尔什维克党愣是对前沙俄『政府』的军事官员、『政府』官吏、资本家等,甚至包括投诚了他们的军官士兵,都遭受到了大规模的清洗。基洛科夫斯基甚至在晚上梦境中,常常梦到自己一方面被斯大林大家赞赏,而后却又被秘秘密处决。现如今沙皇一家老小全部被灭绝了,再也没有复辟的旗帜『性』人物,自己或将成为世界其他资本主义国家干涉俄国事务的唯一借口,只要赢得了更多的支持,尤其是来自中国的支持,战胜红『色』苏维埃,也不是不可能。

但,愿望归愿望,一边敷衍着斯大林派来的说服代表,一边又在焦急等待着来自世界其他国家的种种表态,甚至是派遣代表来商谈支持事宜,他一直希冀着某一天能接到来自中国的电报,即便是让他亲自到机场去迎接,他也心甘情愿。

为此,他甚至让士兵们精心打理好自从用来给中国航空企业向俄国交付飞机转场使用过,且已经废弃很久的机场,甚至派遣一队士兵每天观察天空,一旦有飞机飞来就立刻上报;让通讯兵时刻接受、翻译来自各方发来的电报,只要有中国的都赶紧送给到他手上。但是,半个多月过去了,中国没有丝毫表态,除了在1940年8月份斯大林宣布苏维埃中央『政府』成立之后,中国外交部仅仅是表示了对此事继续关注,其他再无对俄国的相关讯息。

等待是最为漫长的煎熬,毫无希望的等待更是无休止的触心痛楚。基洛科夫斯基知道,冬天会慢慢来临,但一定会慢慢离去,当明天春暖花开时,将会是远东军与红军对战之日,倘若毫无外援,远东军如何坚持下去?要真是这样,还不如趁早放弃。

11月5日,就在基洛科夫斯基快要丧失最后一丝信心的时候,一位名叫韩元的中国人来到了远东司令部。如果是以往,卫兵一定会将此人驱赶,但基洛科夫斯基一直在关注中国的事情,已经在司令部成了一个公开的秘密,甚至连斯大林的特派代表都知道,他所要努力说服的对象,正焦急的等待着什么。

韩元的到来很快将日夜沉醉于伏特加的基洛科夫斯基燃起了希望,最近他又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中国的帮助下,开创了一个新时代,功名利禄都不再是他所缺乏的,一国之领袖的他为此永垂不朽于历史,但美梦醒来,除了发现内裤上湿了一团之外,一切都还是那么的现实………韩元的到来,真的是给了他一个莫大的希望。

“我是代表中国进出口贸易集团俄国分公司而来”[]大国无疆91

在铺着鲜红地毯的会议厅里,燃烧着的壁炉发出红彤彤的火光,给装潢豪华的会议厅里增添了不小的暖意,而古典『色』彩十分浓厚的红木装饰上,光亮的油漆面上甚至泛发着点点火光,整个会议厅里只有韩元和基洛科夫斯基。

“欢迎你,来自中国的朋友”说着,基洛科夫斯基主动走上前去,和韩元紧紧的握了握手,蒲扇般的大手包含着温暖,握着韩元的手,咧着大胡子的他说道:“我一直很喜欢中国朋友,随便坐”

话语间,满嘴的酒气扑鼻而来。韩元悻悻然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端起刚才还没喝上几口的解百纳,淡淡抿上一口后,直言不讳的说道:“将军和中国是有很好合作关系的,和我集团之间的合作一直非常美好,此次冒昧而来,是由一单生意要和将军商量,不知是否方便?”

中国进出口贸易集团的俄罗斯分公司做的是什么生意,普通人民可能不知道,但基洛科夫斯基可是非常清楚。一直以来,该公司就是中俄之间贸易的桥梁,民间的贸易大多涉及生活商品,没什么重要『性』的自然不说。但该分公司却长期承担着为俄国提供中国产的各种各样大型机械设备、车辆,也就是说前俄国『政府』和中国之间的大单贸易,几乎都是该公司促成的俄,甚至中石油俄国境内尤其是在秋明一带的大规模矿产勘测、中俄两国达成世界瞩目的军火贸易,该分公司的贡献不可磨灭,甚至连不少俄军高级军事将领、『政府』官员等的灰『色』外汇收入,大部分贡献都是来自于该公司。

作为该公司客户经理的韩元,很少负责和重要任务的直接接触,很多时候甚至要故意回避这类接触,大部分事宜都是公司的本地人代办,这也有韩元上门求见,还差点被卫兵驱逐的事情发生。但此时自然不是说那些小事儿的时候,基洛科夫斯基很快将韩元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并让卫兵们禁止让任何人靠近他的办公室。

“我非常喜欢你的直接”俩人刚一坐下,基洛科夫斯基就赞扬了韩元。

“我也很喜欢和你这样的直爽之人合作,我相信你已经从巨变中清醒过来,非常明白现在的局势,也很清楚你我之间可以拥有的合作”

“我现在只想知道,我”基洛科夫斯基指了指自己的心窝,然后淡淡的笑着继续说道:“现在的我究竟在中国的眼里有何价值?我知道,贵国在策划印尼独立事件上,是有成熟的、成功的经验,现在我就不妨告诉你,明确得告诉你,我和斯大林不可能走到一块儿,而且是绝对”

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况且基洛科夫斯基本身对于斯大林而言就没什么可怕的。他的家人、财富,都在自己势力范围之内,自己走上和斯大林的对立,没有丝毫的惧怕可言,倘若真的失败,中国是不可能拒绝有上亿身价的他一家以政治避难的借口进入中国,所以随时都能逃得掉的他,根本不怕红『色』头子斯大林,反倒是一直臆想着自己能战胜斯大林,反正沙皇一家早已死翘翘了,他来开创一番基业也不是不可能。所有的关键都回归到一点,那就是中国是否支持他。

“还忘记说了,近日以来我收到了不少国家发来的秘密电报,有英国的、法国的、德国的、日本的等等,他们无一例外都支持我坚持下去,可我非常讨厌只开空头支票的,我相信一直信奉互赢互利的中国,不会给我带来坏消息”

“那我也为你坦诚”韩元说着,站起身来将自己有些厚实的风衣掀开,将裤子上的皮带给解了下来,放在了基洛科夫斯基的书桌上,指着那个皮带扣以及长长的皮带,说道:“这里面夹着一个小型窃听器,它能够将周围十米范围内的声音全部录下来,然后发送给周围不超过两千米的中继站,然后再发送回我国。所以,刚才咱们的对话对于我的头头而言,是全程直播的。当然,这个是备用的”韩元解下了自己的手表,放在了桌上。

看到这两样高级间谍用的东西,基洛科夫斯基先是心头一愣,但很快『露』出了笑脸,说道:“就让它们这么放着,咱们接着谈”完了,他还主动给韩元敬了一杯酒。

“你现在迫切希望得到的是道义上的和实际上的帮助,我非常理解你心情”韩元将酒杯放在了桌上,手指轻轻的拨动酒杯,说道:“我国可以在外交上声援你,和其他世界主要国家一道坚决支持你,这是道义上仅有的也是最大的给予。实际上的帮助,我们有两样东西。”

“第一样我们已经做到了,我国已经调遣军力加强了北部地区的‘防御’,任何时候都是苏维埃红军的巨大威胁,但我们军队的存在只是一种潜在的对您支持,绝不会踏入贵国一步。第二样东西,那就是物资和军火贸易,你知道我们的军火和物资也是工人们辛苦劳作而来,白白援助的事情我们……”

“这我知道”基洛科夫斯基打断了韩元的话,他的身子微微向前倾,隔着书桌让俩人的距离更近了,给韩元的酒杯满上的同时,说道:“我就知道中国朋友绝不是来放空话的,那我就实话告诉你,我很担忧红军的航空部队和坦克部队,当初从贵国买回的军火被一分为三,莫斯科中央部队要走了三分之二,而我只得到了三分之一,并且整支航空部队都归中央所有,但却造成了红军有了自己的航空兵。”

“所以…”

韩元并未点破话题,他等着基洛科夫斯基自己说出来,毕竟这次会议可是现场直播之中,指不定中国进出口集团的邓华林总裁、军情局重要代表、『政府』高官等人就正耐心听着。

“我希望得到更多的实际支持,但我财力有限,不可能短期内全额支付”

基洛科夫斯基自然知道中国人做生意,与很有信用的自然可以分期付款甚至是以物易物,但更多时候尤其是金融危机爆发之后,越是高级的东西,就越喜欢硬通货,黄金、白银、矿权、古董等都是硬通货,可军火贸易不是在菜市场买卖白菜,动辄上亿的超大贸易,以及后续而来的大量军事行动,还有很多很大的消耗,远东军的战备等级虽高,但储备物资不足、军饷不多,让基洛科夫斯基投入全部身家,估计也难维持和红军的长期斗争。

“我相信不少国家会给予您一定支持的,而我们之间的合作也可以继续谈,我国可是有一句古语——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只要我们能卖,您就一定能买”

韩元不知不觉将邓华林当初在欧洲的大战期间,对英法代表说的经典话语用上了,当时英法联军正是艰难的时候,世界头号军火贩子的邓华林就用这么一句给英法联军吃上了一颗定心丸,“只要我们能卖,就一定能买”,其意义可比“只要有买,就有得卖”的境界高多了。不仅自己有实力卖东西,还得有实力为买家解决资金困难。

当时的邓华林就是以英法两国交回中国一定数目古董,中国交给他们等值军火,这样一种手法达成了不少贸易单子,可以说英法两国能够赢得欧洲大战,除了他们本身的经济实力很强,黄金白银储备丰富之外,大英博物馆和凡尔赛宫里的中国文物够多也是一大原因。而如今,邓华林的徒弟韩元又给俄国远东军长官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他自然也是有能耐、有准备的。[]大国无疆91

“除了我们希望将军同意我国力挺的亚洲民族解放运动,代表之一的哈萨克能够独立自治之外,还有一个事情就是秋明发现石油了,当然还有更多的商量余地。”

韩元直言不讳的说出了条件,这两个东西可是值不少价钱,他心里还有一个为基洛科夫斯基增产的计划,那就是将中俄两国很久之前签订的边界勘定条约作废,将中国的国土范围真正实现满清时候的那般波澜壮阔,从西部的巴尔喀什湖到东部的鄂霍次克海,共和国需要实现更多的领土回归,而不是当初以蒙古的不独立,换取阿拉木图以西、黑河以东等地区的俄国继续统治。

换句话说,如果中国能将疆土范围实现满清时期的中国疆土范围,那不仅仅是巴尔喀什湖可以回归中国,连斯塔诺夫山脉东南(外兴安岭)都将重回中国怀抱,还有海兰泡、共青城、海参崴、库页岛等等。这些地区的回归,对于中国而言其历史意义和长远国家利益,都将远远大于可能为此支出的巨额花费。

韩元甚至知道,如果基洛科夫斯基能够同意共和国收回这些地区,那么秋明油田中国可以不要开采权,光凭这一点就能让中国给予他莫大的支持,如果再加同意哈萨克自治、秋明油田有偿出售,那么中国给予他的支持将达到前所未有的地步。因为相比于红『色』的北极熊,中国更需要基洛科夫斯基。

“可我现只有四十万不到的兵力,并且军心涣散”

基洛科夫斯基显得有些为难,他听完了中国的两个合作条件,以及一个扩产计划,心里大喜之余表示的不是反对,而是深感自己实力的不足。

听到基洛科夫斯基这么说,韩元心里的石头算是落地了,他知道对于中国而言收回那些地区事关重大、意义非凡,但对于土地广袤得世界第一的俄国而言,把这些原本属于中国的土地还给中国,还能换得一些利益实在不错,基洛科夫斯基难以拒绝如此好的条件。

“如果您同意我们的条件和为您打造的优秀计划,那么您的四十万军队,将毫无后顾之忧”

韩元的话中,用到了三个“您”字儿,这倒是让基洛科夫斯基更显自己十分重要,想起了斯大林许诺的种种条件,什么授予终身荣誉称号,什么衣食无忧、子女无愁,什么必将肩负重任、地位显赫……所有的条件加起来,还不如基洛科夫斯基同意中国简简单单的一个条件所能得到的回报多,而且基洛科夫斯基反复斟酌了一下那句“毫无后顾之忧”。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将给予很大很大的支持,甚至作战所需要的一切武器装备、战争消耗等,都将由中国为之买单?要想和红军作战,甚至是消灭掉红『色』苏维埃,这必将需要无数的消耗,战争这个无底洞竟然也愿意主动来填,基洛科夫斯基更是对中国另眼相看起来了。

“将军,你不需要相信我,只需要相信‘中国制造’四个字便可。”韩元站起身来,伸出右手紧紧和基洛科夫斯基握住,并说道:“坦克、飞机、大炮、枪支、弹『药』、医『药』、食物、军服等等,只要您需要,我们都能提供”

“我相信,中国是世界头号工业制造强国,我没有什么不可相信的”基洛科夫斯基满脸的笑容,心里的巨大喜悦溢于言表,紧紧握住韩元的手回答道。

离开了远东军司令部,韩元将翻开了衣服看了看自己的皮带,还有手上的腕表,根本没有加装什么窃听器材,真正的窃听器材在他鞋里,但真正意义上的成功,却是在心里,他知道,自己没有辜负师傅的教导——“对于军火商而言,世界上不能没有了流血冲突,更不能没有了伟大的战争”。

况且,这样一种战争,正是共和国所希望的。十万吨甚至百万吨、千万吨的军火,都不过是过眼浮烟罢了。更何况,只要有需要,世界大国之一的中国,工业制造与生产能力世界第一的她,甚至能为之提供上亿吨的军事物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