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九十三章 谁敢抗议(大更,求支持)

第九十三章 谁敢抗议(大更,求支持)

第九十三章谁敢抗议(大更,求支持)

共和国首都朝阳区大街上,有一个巍峨的巨大建筑,不少人称之为汉白玉宫,因为那座气势恢宏的建筑,采用钢混框架式结构,以精心打磨的大理石修葺砖墙而成,大气的建筑飘扬着鲜艳的五星红旗,整条大街上都能看见,往来于这条大街的人,都尝尝观望这座大楼,因为它属于一个牛气的部门——共和国外交部。

年12月25日,西方传统圣诞节这一天的上午八点过,共和国外交部外的小广场上,飘扬的红旗之下,聚集了一群不该聚集的日本浪人,身着武士服、脚踏木屐、手持武士刀的他们,冲破了武警岗哨的阻拦,来到了小广场上,在国旗的升旗台周围坐下,手里挥舞着日本的膏『药』旗,叽里咕噜的讲着听不懂的话语,大街上很快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国人。

接着,几个浪人掏出了准备好的共和国国旗,当着不少围观的中国人面,将国旗扔在了地上,用着罗圈儿腿使劲儿的用木屐践踏了,其他二三十个浪人更是放肆的欢笑着,有一个脑袋上还系着月经布条的浪人,叽里咕噜的大叫着,冲上前去掏出了一把打火机,作势要将鲜艳的国旗点燃。

这时候,在街上的中国人彻底被激怒了,平时畅通的双向十二车道彻底拥堵起来。临近外交部大门口,看见了一切的司机和路人们,纷纷停车涌向外交部外的小广场,而更远的一些车主更是车子也难得熄火,直接打开车门窜了出来,越来越多的人涌向外交部,如果不是门口的几位武警奋力阻拦,估计成百上千增长的中国人会冲进去把那二三十个浪人彻底撕成碎片。[]大国无疆93

鲜艳的共和国国旗很快化为一团烈火,原本阻拦人群的几位武警不再阻拦人群,反而直接冲上前去,当场就把那几个焚烧共和国国旗的日本浪人,简单的几招擒拿格斗之后便死死的制服在地,紧跟着涌进来的共和国公民们很快将三十几个日本浪人团团围住,被武警制服的几个焚烧国旗的浪人也顿时失去了刚才的欢笑,取而代之的是呲牙咧嘴的摆出各种表情,仿佛在向周围的中国人述说这什么——“打我啊,有种就来打我啊”。

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和一位日本翻译很快在两位武警的陪同下来到了广场上,接警的首都公安也在很远地方就因超级堵车而将警车、防暴车等弃下,全副武装的武装特警和手持警棍、防暴盾的防暴警察,徒步奔行数公里之后感到了现场,很快在激动万分的国人和日本人之间形成了一道隔离墙,天空中传来了一阵嗡嗡嘶鸣声,紧急出动的空中巡警的直升机赶到了现场。

黎晓冉听到了丈夫无休止翻腾后的大喊,打开台灯后就看见了已经坐起来的张宇,满头大汗的他正木讷坐着,轻轻抚『摸』着张宇的后背,说道:“怎么了?做了噩梦?”

“对,几十年来的第一个噩梦”张宇说着,『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颓然的倒下后,仰望着天花板冥思,很久之后才转过头来看了看岁月已经悄悄爬上额头的黎晓冉,岁月留下的皱纹已经显示曾经的花季少女如今已是韶华不再,擦拭了自己额头的汗水,张宇说道:“别担心,就是一个梦而已”

“梦到了什么?能和我说说吗?”黎晓冉抚『摸』着张宇的脸颊,温柔的说道。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我梦见北京发生了很大的一件事情,就在外交部,就在中日之间……”

张宇断断续续的将梦里的场景说了出来,梦里他仿佛看到了国旗在烈火中化为灰烬,看到了激昂的国人与故意挑衅的日本浪人,还有强压心头之恨与之沟通的外交部官员,还有那些一脸坚毅但拳头早已捏出汗水的武警官兵。接下来到底会梦到些什么,张宇已经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更希望这仅仅是一场梦而已,生活中的纯属偶然罢了。

“那你是害怕了?”黎晓冉回想起刚才满头大汗的张宇样子,心里非常担心。

“怕,我那不是怕,我那时激动”挥舞着拳头,张宇义正言辞的说道:“梦里我只是一个不存在的旁观者,发生的一切就好比一场电影呈现于眼前,任我激动万分也毫无用处。”

“这么说,你要是在梦里的现场,那肯定会更激动了?”黎晓冉笑呵呵的说道。

“那是必须滴”

俩人有说有笑之间在妻子的安慰下,张宇平复了心情后安静睡下,接下来再也没有做梦,一个好觉睡到了自然醒,简单洗漱之后用过早点的张宇,来到了属于自己地下基地里的办公室,而妻子黎晓冉则去了基地里的员工家属生活区,她在医院里当义工。

张宇上班这才没两个钟头,他正埋头研究于这些日子来,基地里打开的第一个大型集装箱,本来怀有极大好奇心的科研专家们,在箱子打开之后就更加激动了,但张宇却被气得无语了。原以为是一台三十世纪先进机器的他,却发现重重防护之下的集装箱里,竟然装着一台二十一世纪中期的一台大型数控铣床,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幸存下来的它俨然在三十世纪里变成了几百年前的老古董。

而如今,这机器却成了共和国科研专家们的香饽饽,他们纷纷惊奇于世界的奇妙,在外星人遗留下来的飞船上竟然发现了如此先进,但却与他们身份不符的先进数控设备,他们无一例外再次相信了张宇的解释,就像当初张宇和他们说这飞船是外星人遗留在地球上的一样,所有人都坚信这艘飞船的主人,肯定是收藏家,否则不可能用那么有较强防护力的合金大型集装箱来装盛这么一台相比于他们落后几百年的东西。

无语的张宇正在审批着专家们拟定的拆解计划,在科研领域里共和国已经具备了另一个时空两千年左右的世界顶尖水平,这些可爱的科学家、科研学者们还在不断努力、不断进步,2050年左右的高智能数控设备的偶然得到,在不能拆解宝贵的星际飞船前提下,肯定是宝贵的科研对象,整个拆解和研究计划,愣是被专家们讨论了不下十次,生怕以后的那些箱子都是空空如也似的。

对着计划书,张宇愣是狂笑了近五分钟,他正在经历的事情不得不让他好笑,他笑自己的飞船里竟然运载着那样的古董,要真是在太空时代里估计只能作为古董稍显价值不菲,要真是作为生产设备,那还不被人笑掉大牙。

但事实摆在他的面前,对于他那个时代已经过时的东西,在这个还是1940年的世界里,在科学水平已经在另一个时空千禧年里,已经是世界顶尖的共和国,也是宝贝级别的东西。用科研专家们的话来讲,这台设备的出现,必将极大促进共和国计算机技术、人工智能、机械工程学、材料科学、电工电子等领域的又一次长足进步……因此,张宇心里即便有万千的想法,也只能憋在办公室里长笑不已,其他时候自然还是继续鼓励科学家们再接再厉,保准儿剩下的几百个箱子,会开出一个比一个珍贵的东西。

当然,其实他大笑的对象是他自己,打开箱子之前他最大的心愿是获得三十世纪的先进机器,但事实却告诉他,或许二十一世纪的老古董,更加适合于此时的中国,他正笑着自己的轻狂无知和短浅见识。

还没等他笑完,书桌上的一座蓝『色』电话便叮铃铃的响了起来,以前当国家元首的时候他桌上只有蓝『色』和红『色』,而如今他桌上同样有两部电话,一个蓝『色』、一个粉红『色』。蓝『色』的自然是正常工作往来,而粉红『色』的则是远在北京的儿女或家里打电话过来,再也没有了象征着发生了国家大事的血红『色』电话。[]大国无疆93

笑呵呵的在计划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盖上了自己的印章,张宇左手随意的接起电话,话筒里很快传来一阵声音,脸『色』一变的张宇赶紧把文件收拾好,关上电话后急急忙忙跑了出去,直奔收发室的他接到的电话就是收发室打来的,说是从北京发来了一封加急传真,顾不得工作人员整理后送上门来的张宇,直接去了收发室亲自收取传真。

呜呜呜……传真机慢慢吐『露』着印有黑『色』五号宋字体的资料,传真机周围十米范围内只有张宇一人矗立在哪儿,其他人都自觉的离得远远的。而张宇这略显焦急的等候着传真机,突然之间感觉这机器速度实在太慢了,北京方面怎么不发电报?两地之间建有互联网络的,又为何不直接把加密消息发送过来?这些问题张宇顾不得思考,此时此刻的他只想等着传真机赶紧吐完。

终于等到急件,张宇以极快的速度浏览完了内容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嘀咕道:“咱还真成了未卜先知?”

随后,他便自顾自的离开了机要文件收发室,回到自己办公室之后将门牢牢锁住,静静的坐在藤椅上仔细看着传真急件,一字一句的研究起来。消息很冗长,但内容很简单,其核心意思就是自中国印尼大撤侨之后,中国站到了亚洲民族解放运动组织这边,而后各国就开始无休止的向中国施加外交压力,平均一周之内就能收到两次外交照会。

更为严重的是,各国在华侨民很快在各地滋事,当然也算不上是惹是生非,他们就是到中国的一些『政府』机构外,要么静坐抗议,要么发起示威。而就在今晨七点许,一群日本侨民冲破了外交部武警岗哨的阻拦,在外交部大楼外发起抗议活动,同时放肆的焚烧共和国国旗、对着周围的武警和共和国公民大放厥词,于是乎群情激昂的中国百姓涌了进去,随后就和日本抗议浪人们发生大规模的肢体冲突。

严重的『骚』『乱』事件引起了整条大街史无前例的交通堵塞,之后的一切场景和过程都如同张宇的梦境一样,在警方力量的介入下,双方很快被分隔开来,外交部也立刻派出了官员和日本抗议浪人当场沟通,在冲突中不少人受到轻伤,这部分人也很快得到了救治。

所以,张宇收到的传真急件可以说是半个多小时前,在外交部外发生的真实写照,只不过在开篇加入了近段时间的共和国外交风云,而且部分事实也和张宇的梦境不相符合,但大体上竟是非常相像,这也是为什么张宇要感叹自己竟能“未卜先知”。

将传真急件绞碎、焚烧之后,张宇无奈的摇头说道:“噩梦,常常是现实的真正写照”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对于如此之大的严峻事件,北京方面给了自己优先的知情权实属不易,但并不代表着张宇会去指指点点。

在他看来,共和国随着综合国力的增长,在国际事务上急于展示自己能力,急于摆脱各国强加于中国身上的固有蔑视,急于赢得各国的尊重,在很多事情上都显得非常急切,原因自然是中国被压迫得太久,翻身之后的中国自然急于证明自己、证明真实的自己。整个国家都是如此。上位者们再怎么克制,也会深受一定程度的影响。

世界自那次不欢而散后的世界经济论坛后,便已经开始走向多极化发展,各国各自为政的前提下,但在大体方向上各国还是很有共识的。在对待斯大林红『色』苏维埃再次春风吹又生的事件,在对共和国大张旗鼓对着一个弱弱的荷兰在印尼大做文章的事情上,不少国家都体现出了一定程度上的团结和忍让,而如今中国要在他们传统的利益上动手动脚,他们不得不有所作为,“树大招风”的道理便真实写照了如今共和国的现状。

既然在口头上、在力量上,不少国家都难以和中国这个亚洲最强地头蛇相抗衡,但并不代表着他们会束手就擒,一直叫嚣着让日本人还钱的英国和法国,当亚洲民族独立运动组织大出风头之际,再也听不到他们『逼』迫日本『政府』的声音,反而是默契的团结起来让中国毁掉那个威胁到他们殖民统治的组织。

民族独立是正义,但正义并不代表利益。

中国一方面对亚洲民族独立运动大加支持的同时,却又和担当压制统领俄国人民独立的布尔什维克党,阻碍俄国人民独立的罪魁祸首俄国远东军开展火热的军事贸易,虽然挂着中俄两国正常军事贸易的“狗头招牌”,但实际上还是为了现实利益这块“大羊肉”。

两头都抓、两手都硬的中国,却不知一只手已经伸到了以英法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地盘里,既然中国能为了利益而有两种不同作为,那么他们也自然可以为了殖民地这个现实利益和中国好好的闹一闹,偶尔举荐出一个代表来,和中国翻一下脸,也是无伤大雅的。

很显然,日本则是被英法两国推出前台的演员,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扮演着中国敌人的日本,自然做起惹恼中国人的事情来,那肯定是十拿九稳的成功。但可惜的是,日本人煽情煽得太离谱,在各地随便抗议抗议就罢了,怎可冲进象征着中华民族尊严与脸面的外交部,还在那儿弄出焚烧国旗的疯狂行为,是可忍孰不可忍之下,参与行动的日本浪人们没被中国人活活打死,已算侥幸,当然还得感谢同样恨死他们,但却不能妄自动手的武警出动得快、介入得及时,否则会怎么样,看当时中国人愤恨的表情就能得出结果。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远在新疆沙漠深处的张宇自然是无能为力,有些事情就应该让当局者们去历练历练,当然小日本的这处闹剧算是让张宇在心里又记下一笔账,迟早有一天他会让日本,以及日本身后站着的支持者们,品尝品尝得罪中国的下场,毕竟来而不往非礼也。

“局势已经得到控制,受伤的也得到妥善救治,社会秩序已恢复正常……”

外交部部长萧奈天,正满头大汗的和国务院总理张雨生对话,很少会汗流浃背的他这一次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倒不是被日本人给吓得,而是为在此次事件中被日本人严重羞辱,外交部必定自身也有一定责任。

“详细的调查报告就不用给我了,你就直接说说,那些抗议的日本浪人到底说了些什么,烧国旗的事情就不必赘述了”电话那头的张雨生,声音洪亮的说道。

“这个……”

迟疑了一下的萧奈天,在极短的时间里脑子已经飞快运转了好几圈儿,刚才总理的话无疑是在给他自己打气,无论此事究竟如何严重,『政府』内部绝不会有人因此背黑锅,要遭罪的绝对是日本人,由始至终没有一个中国人有罪,这无过错之人当中必定包括外交部部长萧奈天。[]大国无疆93

“他们主要是表达严正抗议,声称朝鲜早已归属大日本帝国,是日本固有的领土之一,任何国家都不能将朝鲜半岛分割出去。另外,他们还声称,一直奉行绝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竟然做出言行不一的行为,时时刻刻都做着违背外交诺言的卑劣行为……其中夹杂着一些肮脏的谩骂,加上他们的放肆行为,所以引发了不少国人的过激行为。”

“下午一点有一个中央委员的紧急会议,到时候你也来参加”

张雨生听取了萧奈天的简单汇报后,没有当场给出指示,倒是做出一个让萧奈天难以预料的决定。不管如何下午会上会有如何一个决议出来,萧奈天首先想到的事情就是让秘书进来,自己亲自担任紧急事件处理组组长,以最快速度整理所有“日本浪人大闹共和国外交部”事件的相关资料,随即派出了代表赶赴了日本驻华大使馆,为共和国以扰『乱』社会治安、非法集会、打架斗殴、违法共和国国旗保护法等等名义,简单解释将所有日本浪人拘禁起来的理由。

而后,他又派出专员去沟通新闻媒体,在资料整理完备后将在上午十一点召开了电视电话新闻发布会,会向社会公众通告了上午发生的严重事件,同时也会披『露』共和国对此事的初步处理,以及后续阶段将会采取的种种措施,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向全世界宣告——共和国坚决抵制并反抗任何形式的威胁,针对共和国和平局势和国家稳定的行为都将受到严肃处理。

正所谓人生就是一场戏,国家就是一幕剧,精彩的剧情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外交部这边的新闻发布会还没开始,派去和日本大使馆方面沟通的专员代表也还在路上,在日本驻华大使馆外,已经发生了大事情。

得知日本浪人在共和国外交部狠狠羞辱了一番共和国的不少国人,很快在日本驻华大使馆外聚集起来,人群急剧扩大的速度超乎想象,从周边蜂拥而来的不少国人很快在大使馆外叫骂起来,但并不会像日本浪人一样冲破阻拦进入使馆区。

毫无准备的国人也自然没有事先准备好日本国旗,而且共和国连日本商品都少得很的情况下,不可能有日本国旗出售。

于是乎,有人赶紧从布店里买了一块白布,再弄到红『色』油漆,以最快的速度在白布上泼墨作画弄出了一团红,一幅日本“国旗”很快制作完成。随后,红油漆还未晾干的日本“国旗”就被国人们到处挥舞,接着自然是扔在地上疯狂踩踏,最后不成样子的日本“国旗”很快被点燃……

暴戾的人群很快在紧急赶来的防暴武警的劝解下散去,但在日本大使馆外留下的一片狼藉却深深映入了该地区其他国家大使馆人员的眼里,中国人的疯狂行为由始至终都映入了他们的眼里,他们难以想象这是毫无准备的中国人做出来的好事儿,如果他们像日本浪人一样有准备,那么此时的日本大使馆估计已经被踏平了,甚至还会有更疯狂的行为。

共和国外交部的特别新闻发布会的广播、电视直播紧跟而来,当然外交部也得知了在日本大使馆外发生的事情,很快在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的稿子里,就多了一条劝解国人冷静的内容。而外交部的特派专员也很快和日本驻华大使完成了简单,更富例行公事含义般的沟通。

下午一点,中央委员会紧急会议在以周秦为首的中央高层参加之下很快开始,首次出席这样一个高层会议的萧奈天,首先向列席会议的委员们介绍了情况,随后便退出了会议,退出之前,他特意看了一下多媒体屏幕上的张宇,以远程视频模式参加会议的张宇似乎看起来比以前更精神了,让萧奈天感到一丝莫大的欣慰。

“既定政策,不能因稍遇阻抗便畏足不前,我们应该注意到的是,各国因我国支持反殖民组织一事,做出种种抗议反对行为,这实乃正常。导演今晨之事的日本不过是一跳梁小丑罢了,此事的处理严格依照法律……”身为元首的周秦,很快做出了一番部署。

“我们还必须注意到,在此事中我国国民的激进表现。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民族主义的利与弊,更应该注意到我国最近相应政策已在国际上引发的连锁相应。外交上的竞争、道义上的辩驳,实乃都是国家综合实力的较量。种种迹象表面,大国之间的勾心斗角,已经是各国矛盾与利益走向尖锐化的预兆,在这样一种情况之下,疲于应对是被动的、消极的……”

“我反对这个意见”身在新疆的张宇说出了自己的声音,多媒体屏幕上的张宇一脸坚毅,说道:“一直以来,我们都坚信以发展国家实力、努力提升国民素质为重大前提,在任何的国际形势之下,我们理应更为注重本国利益。我们所采取的任何一项国际政策,都是符合我国利益与战略,并和多方需求符合的合理行为,支持基洛科夫斯基也好,支持亚洲民族解放运动组织也罢,都是为了进一步拓展我国战略空间为重大前提。”

“在这样一个前提之下,我们采取了一系列的实际措施,在付诸行动的同时,我们就已经开始承担随之而来的风险或坏处。”

视频会议那头的张宇,同样能够通过屏幕看到会议上的委员们,当然他更多时候是观察着周秦,很显然他的一席话已经让周秦知晓自己的意见,不用自己说得太细,周秦大概也知道张宇是反对他继续高歌猛进的。

“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在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中,没有退让、猛进、强硬、软弱之分,只有是否在坚持着自己的发展战略的分别。任何行为,只要符合国家民族利益,只要符合国家长远发展战略,那都是好的、正确的,应该支持鼓励的。反之,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忍气吞声。”

“我支持张宇同志的意见”以国防部部长身份出席会议的庄家明首先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他也注意到了周秦略略跳动一下的表情,但还是坚持说道:“我们不应该在乎别人怎么想、怎么做,关键在于我们自己是否对得起人民、对得起国家;我们不应该看到各国大肆反对我们的既定政策,更应该注意到的是坚持完成战略,我们可以获得的好处;我们不应该看到世界反对我们的现状,更应该注意到世界已经多极化的情况……”

例会的委员们,都对世界局势是非常明晰的。无论是在欧洲已经开始兴风作浪的希特勒,还是正积极备战的斯大林,包括雄心勃勃的小日本,以及仍在金融危机中挣扎的美英法。

其中最为瞩目的是希特勒,此人成为德国最高领袖之后,在突破凡尔赛合约限制、强势走进军国主义化等方面上,希特勒统帅下的德国已经让欧洲甚至世界为之瞩目,三十来年前欧洲大战爆发之初,欧洲大地上的种种迹象已经在希特勒的导演下再次重现,欧洲是否会再次因德国的民族主义而战火纷『乱』,现在判定还为时尚早,但大体方向上已经不少人看好希特勒,看好德国。

最容易被人蔑视的自然是日本,自从亚洲大陆上的中国创造了令世界为之惊叹的和平崛起模式后,其取得的伟大经济成就和强大工业实力,更是直接让曾经风光无限的日本显得晦涩许多,许多人谈论亚洲的时候,更多的话题是关于中国,而非日本。

但雄心勃勃的日本可不是一个甘愿埋没于历史的国家,上至日本昭和天皇,下至日本海渔民,矮小的日本人随时都是一群赳赳武夫,不光是念叨着大日本帝国万岁,还在多方面积极做着证明自己世界大国的准备——积极扩建海军。日本的军国主义化已经不是秘密,海陆空三方面力量都在疯狂发展的他们,尤其注意发展他们的海空力量,在中日台湾冲突中被狠狠羞辱过的日本皇军,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快速崛起,并恢复那颗被中国人伤害过的小心灵。

“矛盾就像火『药』,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桶。经济全球化没有让各国消除火『药』,反而缔造出了金融危机这么个好噱头,各国的利益矛盾开始被无限放大,火『药』的制造速度越来越快,当整个世界都充满了火『药』时候,摩擦出来的小小火星,都会引发世界大战。”这小段话,是张宇离开北京的时候,给委员们留下的一个忠告。

而如今,世界这个火『药』桶里火『药』还并不是很多,摩擦就已经开始,可以预想到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国与国之间的多重竞争将愈演愈烈。等火『药』足够、等火『药』桶盛满、等适当的摩擦恰好出现,世界大战,或将不只是一个传说。

会议上,张宇发表的最后一个意见很像家常调侃,他说道:“低调做人,高调做事。面子丢了可以找回来,甚至加倍。但前进的方向丢了、命丢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次日,共和国外交部举行例行记者招待会,会上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回答了记者很多的问题,在涉及到发生在共和国外交部外一记在日本驻华大使馆外的一系列事件上,该发言人声称所有的肇事者都将受到共和国相关法律的惩处,共和国在这一方面是坦诚而又公开的。

因此,无论是在共和国外交部外闹事的日本浪人,还是在日本驻华大使馆外做出过激行为的国人,都将受到以治安管理法为主的法律惩处,不少人将为此被拘留教育十五天、处一百元罚款,但日本人由于非法冲击了共和国『政府』机关,并焚烧了共和国国旗,依照共和国的国旗保护法和刑法,这些日本浪人将受到至少十年左右的有期徒刑处罚,而且不得保释。同时完成拘留和服刑之后的日本浪人,将以最快的时间被遣送出境,并以不受欢迎对象列入禁止授予入境签证。

但就以为法国记者问道为何中国焚烧日本“国旗”之人,却不会遭受任何惩处,大部分人都只受七天的拘留教育以及一百元的治安处罚金,这个问题的回答就颇为艺术『性』。该发言人声称,中日两国并未签署任何形式的法律引渡条例,在大街上焚烧自购布匹的国人,虽然触犯了消防法规,但已经接受了消防机构教育,以后他们再也不会在大街上焚烧遗弃的垃圾,况且日本『政府』并未颁布国旗保护法,共和国没有任何理由处罚在街上踩了并焚烧了自家白布的公民,因为他们已经接受了足够的消防知识和法规教育。

这样一个回答,真的是让不少外国记者当场爆笑,堂堂大日本帝国的国旗竟然到了中国人的手里,就成了垃圾。虽说是自行购买的白『色』布匹和红『色』油漆,但制作出了的东西的的确确和日本的国旗近乎神似,但日本『政府』尤其是领事馆却根本找不到任何理由向中国『政府』抗议,难道中国人不能够烧掉被油漆“毁掉”的白布?难道在中国的大街上烧掉一块破布,根本不可能把使馆给引燃,还需要日本使领馆来大声抗议?

在共和国外交部外做出种种侮辱共和国行为的日本浪人,共和国没有秘密关押并处置他们,反倒是让公安机关依法向检察院提起案件移交,然后由检察院向共和国最高法院提起了公诉,在世界各国记者们的瞩目下,检方律师搬出了共和国的一大摞法律法规,这些早就熟知于人心的法律,其中最牛的当然是刑法和国旗保护法,最轻的也是治安管理法,公审大会在1940年的最后一天完成。

次日,也就是1941年1月1日的世界主要各大国家报纸上,头版头条就是——“谁敢抗议?”!~!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