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九十四章 中德军贸(万字大更,求月末支持)

第九十四章 中德军贸(万字大更,求月末支持)

第九十四章中德军贸(万字大更,求月末支持)

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年2月13日凌晨…,情人节前夕的伏尔加河河畔,冬天留给大地的冰天雪地还尚未褪去,在彼尔姆至乌法的苏联红军防线前沿,便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轰响,好似春雷阵阵一般的响动还未传熟睡中的红军耳边,前沿观察哨更是彻底木讷了。因为他们看到视线的尽头,出现了一条粉红『色』的彩带,天空中传来一阵尖锐的呼啸,还未等他们发出炮击的警告,一枚枚呼啸而来的重磅炮弹便打破了大地的最后宁静。

发出了阵阵“呜~呜~呜”尖叫声音的炮弹,猛然的撞向了红军的阵地上,沉沉的黑夜中不时闪出一阵又一阵的剧烈爆炸亮光,在骤亮的那一刹那,可以看清前沿阵地上被炸得四处『乱』飞的木桩、铁丝网、沙袋,光影之中一座座营房也化为了四处飞溅的建筑垃圾,在里面休息的红军官兵顿时丧生在炮击之中。寒冬里不可能住进帐篷的他们,只能住进木质结构的营房里,何曾料想被他们英勇无畏的红军,早已吓破胆的远东军竟然能发起如此之猛烈的炮击。

精确的地毯式炮击犹如一张张巨大的割命网,死死的将苏联红军防线上的各个兵力聚集点笼罩起来,针对每一个目标的地毯式炮击,都有至少十门超过155毫米口径的榴弹炮参与炮击,由中国提供了大量火炮和弹『药』的远东军,还得到了他们一直想要的东西,那就是苏联红军的布防图,很显然能够发起如此精确炮击的远东军,得到了中国的无私帮助。[]大国无疆94

借助遥感卫星和照相侦查卫星,中国未派出一兵一卒进入红军阵地就已经把红军大体的防御布置清楚掌握,压根儿就不知道万里苍穹之上还有卫星这个东西的红军,加上对远东军的轻蔑,根本没有做也不知道怎么做反卫星侦查,他们相信只要固守前沿防线,在没有航空侦查的情况下,红军的布防肯定是远东军无法掌握的。况且,他们一直认为进攻者理应是红军,不可能是士气涣散的远东军。

天做孽犹可活,人作孽不可活。

技术上的差距带来了沉重的灾难,卫星侦察获取了足够的重要信息,考虑到了侦查会有一定缺漏,所以在中国的建议下,基洛科夫斯基的部队,即便有中国提交给他们的苏军防线布置图,他们依旧选择了大规模炮击,利用地毯式的轰炸彻底扫除侦查缺漏。

有粮食、有弹『药』、有兵力的俄远东军,一句话——“缺啥都不缺弹『药』”。犹如冰雹一般洗礼之下的苏联红军前沿部队,在从凌晨…至五点的猛烈炮击中,不少人在俄远东军两个小时的炮火准备中永生。

13日清晨六点,早已在炮火准备完成末期就开始向前运动的俄远东军十二个师,很快打响了反攻莫斯科的第一声枪响,十二个全部装备自动火力的轻步兵师很快突破了红军防线,组成两个巨大的进攻箭头分别猛刺于彼尔姆与乌法,战争爆发的消息很快被世界所知晓,志气高昂但训练不足的苏维埃红军,是否能够抵挡得住高度武装的俄远东军,世界还无心知晓,因为他们更关注另一件事,更为疯狂的大事。

德国在1940年便拒绝并破坏了西方国家商讨东欧局势的《洛迦诺公约》所有努力,希特勒坚决宣称他们是反对布尔什维克主义的,根本不可能和苏维埃合作,希特勒这一年年末于柏林接见波兰大使的时候,就表示他不仅支持德国不与苏维埃合作,还反对任何国家以任何形式与苏维埃合作。

希特勒知道,有些国家暗地里已经想和苏维埃合作,其早已经是跃跃欲试。这件事倒不是很严重,反倒是德国外交部部长,在1941年年初便邀约英法比意等四国大使,来到了威廉街并向他们宣布:德国建议签订二十五年的公约,莱茵河边界两边设非军事地带,订立限制空军的条约,各邻国之间签订互不侵犯条约。

要知道,凡尔赛条约可是明文限制了德国不得在莱茵河西岸或者五十千米内的东岸设防,在这个地带里德国不得拥有任何军事力量,更不得有任何军事演习,甚至连可能会用来军事动员的设备都不能有。而德国提出要将范围缩小至二十五千米,算是对英法等国底线的一次试探。

还未等这些国家做出明确表态,就在基洛科夫斯基的俄远东军向斯大林的苏维埃红军发起大规模进攻的当天,希特勒就在天亮更晚的德国宣布一个重大消息——经德国国会授权同意,德国军队将重新占领莱茵兰,待完成重要城镇的占领工作后,德国将恢复对莱茵区的主权。

在国际舞台上销声匿迹十数年的德国,以做出如此高调的事情重返国际政治风云舞台,或许是因为出场太过于声势浩大,以至于英法等国很久之后才做出反应。

2月26日,当俄远东军进攻部队分别攻克乌法和彼尔姆,会师于切尔内,正准备向喀山进军的时候。西欧这边终于对德国重占莱茵区的事件有所反应,说是反应其实是指国际法庭正式受理法国的控诉,其实法国人的控诉早在16号就已经向国际法庭提交。

中间之所以要耗掉如此之长的时间,那是因为此事中途还被国际联盟行政院在伦敦举行的讨论大会所耽误,效率极其低下、组织效能严重不足的国际联盟,在近乎泼『妇』骂街般的针锋对骂之后,没有商议出一个好结果,随后才把事情扔给了海牙国际法庭。

德国侵犯莱茵区以及随后的设防举动,不仅仅是象征着德意志民族已经死灰复燃,还让荷兰、比利时、法国受到严重威胁。可惜的是,国际法庭不过是一个组织,仅仅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组织而已,德国的举动除了迎来一阵阵抗议声,根本没人跳出来大加指责甚至是干预。

正如德国外交部部长,也就是希特勒的头号喉舌纽赖特对因俄国国内巨大政变,而滞留在德国境内的前美国驻俄大使布利特说的那样,“德国『政府』的政策,非等到把莱茵区消化以后,在外交上不做任何积极的活动。”意思非常明显,德国把接着法国和比利时边界的国防线建设好之前,德国『政府』不会鼓励,而且会主动制止奥地利境内的纳粹党人暴动,对捷克斯洛伐克也会友善对待。

在布利特看来,纽赖特的这一席话,就好比一个已经雄心崛起的赳赳武夫,已经踏上了挣脱脚链束缚的时候,却厚颜无耻的说自己是支持正义、支持和平的。在另一面,却在暗中积极行动,从整备国内军事力量,扩大国家建设以解决就业,左右周边国家局势……

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纳粹党,已经显『露』出了他们狰狞的面孔,不断扩充和成长的军事力量就是未来他们噬人的獠牙,可悲的是英法等国却信奉着绥靖政策,任凭这只凶猛的魔鬼安然成长。

年4月1日,德国在莱茵区行使主权在各国看来已经是既成事实的时候,连连受挫的苏维埃的红军部队终于止住了退却的步伐,重整起来的红军很快和锐气渐减的俄远东军激烈碰撞,双方在喀山陷入了惨烈大战。

而就在这一天,从月初就于德国基尔港出发的一批特殊客人,经过多番辗转之后终于抵达了中国的天津港,随后这一行人便被德国驻华使领馆工作人员们接走,这批人当中就有一位曾经在中国而且是在亚美集团里工作过很长时间的中国朋友,他就是前德意志帝国陆军后勤某部少校,在亚美特种汽车公司研制坦克期间提出了很多中肯意见的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年,古德里安就辞职回国了,机缘巧合之下他获得了希特勒的赏识。在陆军装甲方面很有造诣,并且和中国有美好过去的他很快成为希特勒特派访华使团的陆军军事代表,与代表德国空军的戈林、代表德国海军的邓尼茨,一道组成使团里的三大军事代表。[]大国无疆94

“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度,连不可一世的拿破仑都称赞过她的伟大——沉睡的东方雄狮。”

办理好了入境手续后,使团就在德国驻华使领馆派来的车队接应下,乘上舒适的豪华大巴走高速公路由津进京,由于车窗都由帘布所遮挡,不少人想看一看中国的真实面貌,但愿望不能被达成的他们,只能听着由使领馆接待人员临时客串的“导游”介绍。

“我们可以从中国的身上,看到一个千年文明古国所拥有的悠长历史、光荣传统,绚烂的中华文明犹如一朵奇葩般绽放在世界的东方。而我们又能从她的身上读到人类工业时代的强大,林立高楼、不息的车流、成片的工厂、繁忙的社会,丰富的商品和强大的工业交相辉映,他们的成就早已超过伟大的德国,就像我们现在正行驶的高速公路一样,伟大领袖希特勒才提出国家建设计划的时候,中国绝大部分地区已经遍布各种各样的交通,航空、铁路、高速公路、基础公路、城市地铁或轻轨等等………古文明和现代文明的和谐交融——便是如今的中国。”

一路上,“导游”对戈林等人是隆重介绍了中国,尤其是介绍了中国传统而又强大西南工业区,新兴不久但发展好、形势好的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环渤海经济圈等地区,九州大地上似乎到处都充满着澎湃现代元素,让只有二十四人的特殊使团听的是如痴如醉。所有人都坚信了当初古德里安提出的意见,向中国学习现代工业尤其是现代军事工业的意见,已经在悄然之间被众人更加认同。

共和国首都北京很快迎来了这批特殊的客人,之前已有德国驻华大使提前报备的外交部,很快派出了专员前去欢迎这队必将为中国带来巨额贸易订单的贵客们,同时商议好了双方接洽时间、地点和人员,随后外交部将此事正式报备国务院,不久之后由工业部、国防科工委、国防部等几大部门,联合组建了一个接洽代表团,十二个人当中就有一位多次参加国际事务的人,他就是如今已是国防部中校军官的王定国,他将主要负责中德军事贸易谈判。

4月3日,经过一天多的熟悉和彼此了解之后,在德国使团的如实相告之下,中国方面自然获悉了德国使团此行的真正目的,那就是要达成中德两国经济贸易战略同盟关系,就像中美两国一样,但更主要的目标是中德两国将在为数不少的军事工业领域里展开“合作”。所以德国使团很快一分为二,由『政府』官员们组成的那一队很快和与之相对应的中国方面相接触,而另一队则是军事方面和中方展开交流。

军人,都喜欢少说话、多做事,以古德里安为首的德国军方和以王定国为首的中国军方,很快就体现出了军人的直接。

德国之所以要和中国展开军事合作,其合作自然是谈不上,不管是德国的莱茵金属公司、克虏伯公司、西门子公司、容克公司等,虽说在上天入海的各种武器研究生产上,都有不错的能力。但长期以来作为战败国的德国备受协约国压制,得不到军事装备发展与建设的德国,其军工企业自然日臻衰落,希特勒的及时上台可以说是挽救了一大批已经濒临破产的大批德国企业,可这些企业的能力却又和希特勒的壮志雄心不相符合。

为何以最短的时间,至少具备欧洲最强的军事力量,德国只能选择与当今军工最牛的工业强国合作,英法美等是根本入不了希特勒的法眼,在他看来只有在遥远的东方,那个神奇的大国、巍峨的民族,才能与日耳曼民族的德意志相比较,也具备合作的可能『性』,无论是在陆军、空军,还是海军的各种武器装备上。

非常直接的王定国,首先满足的是中国的老朋友,也就是古德里安的愿望,他首先让中德两国军事代表们从北京飞赴呼和浩特,参观正日夜不停生产中的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中北工业)下属的呼和浩特战车制造公司,但实际上王定国并未首先满足古德里安,但是两国代表齐聚北京市郊的一座空军基地,乘空军运输机飞赴蒙古自治省之前,德国空军代表戈林的愿望就已经得到小小的满足,因为他看到了中国空军基地里一架又一架的飞机,虽说大部分都是运输机,但中国空中力量的强大还是让他耳濡目染了一把。

在呼和浩特战车制造公司,古德里安等人参观了二二式主战坦克的生产全过程,甚至还被邀请进入到了刚完成制造的一辆崭新坦克里,去亲自感受了一把铁甲战车的雄浑脉搏,已经在中国军队里频临淘汰的二二式主战坦克,之所以还让中北工业的呼和浩特公司继续生产,那也是有原因的。

年3月6日成立的印度尼西亚共和国,一个多民族组成的共和制国家,其国防军急需的大批装备都由中国负责制造,没收了大量殖民者财富并且出售国内各种资源开发权,其国防军装备大部分都是共和国即将更新换代的,比如印尼国防军组建其唯一坦克团所需要的二二式坦克,那肯定得由好保留着生产线,并且是唯一一家的呼和浩特战车制造公司来全权负责。

本以为赚印尼人的钱,正好用来为公司更换新装甲战车生产线的该公司,没想到很快收到了总部发来的好消息,在中国军队里已经落后的东西,又成了另一个国家军队眼里的香饽饽,而且这个买主非常多金,精心准备的呼和浩特战车制造公司,知道王定国带着古德里安等人莅临的时候,这才知道原来大金主是德国。

不管怎样,倘若其产品能赢得德国军方的赞同,那么中国就将再次打开欧洲的武器市场,和平多年的欧洲将重新成为中国武器的舞台,而功臣就将是呼和浩特战车制造公司。想到会有如此大的功绩,该公司很快同意了德国人的所有要求,印尼国防军不能看的,也给他们看了,比如发动机调试环节。

大受感动的古德里安,很是激动的给戈林等人介绍中国汽车工业的强大,还顺带介绍了当年他在柳州时,作为亚美集团的亚美特种汽车公司武器军事参议代表的过去,把当年中国是多么辛苦制造二二式这种必将领先世界数十年的陆地霸王,其先进的炮火系统、机械系统、动力系统,以及完美的『操』控『性』能和维护『性』能,古德里安对二二式坦克的赞赏甚至连一旁的中国翻译都自愧不如,毕竟古德里安也是这代坦克的缔造者。

看完战车工厂之后,王定国又带着这一行人再坐飞机飞赴了乌兰巴托。当初为了应对俄国境内爆发的严重内『乱』,中国人民军第八集团军从南京军区千里调派到了蒙古自治省内。儿这个集团军不是共和国陆军系列里的重装集团军,其坦克师的装备恰好是二二式,不过是改进型。

王定国带古德里安等人,是去看看装备二二式坦克兄弟的第八集团军,是如何演绎装甲战术的,当然当天估计是运气不好,古德里安等人只看到了一个坦克团内部的实弹打靶训练,可即便这样德国军方也是激动不已,在野外打靶可不仅仅考究的是官兵的作战素质,战车的『性』能也受到苛刻考验。

冬日寒冰才刚刚化解不久的蒙古草原上,轰隆开进的战车几乎像是在泥泞不堪的田地里越野机动一样,在古德里安等德国军方的注视下,该坦克团的坦克愣是在自然条件恶劣的背景下,娴熟『操』控坦克完成了十余公里的奔袭,对沿途设定的目标进行了各种姿态的实弹『射』击,而且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真是太过瘾了”在飞赴陕西的飞机上,古德里安非常高兴的和王定国坐在一起,兴奋的表情仿佛是一个天真的小孩,意外得到了一大把糖果似的,笑呵呵的挨着王定国坐着,拍着后者的肩膀,激动而又热情的说道:“王,真是太感谢你的坦诚开放了”

淡淡一笑,王定国礼貌的拉下古德里安的手,握了握说道:“我们彼此都是朋友,你甚至是参与过该型坦克研制的功臣,理应受到尊重。”

“不不不,我想说的是,在回到中国之前,我在欧洲不少国家看到过的坦克,都是一团狗屎”

古德里安看了看后座的那些军官们,戈林正目不转睛的看着窗外,努力的向下看,仿佛是在探究此时飞机究竟飞了多高,而邓尼茨则是一脸严肃的在整理笔记和相片,另外一些德国军工企业的代表们,则是满脸兴奋的讨论着,中国的军官和技术顾问们也在闲聊,整个飞机机舱里很是热闹。[]大国无疆94

“我在法国见过雷诺ft-17坦克,那玩意儿就跟贵国的拖拉机似的。一门八毫米口径的机枪和一门37毫米的火炮,最厚也不过16毫米的装甲,两三米长宽的体积,还有一台三十多马力的汽油机……反正,整个就一蒙皮拖拉机似的,却也被该死的法国人称之为坦克,要是他们能看到中国的二二式坦克,看到那105毫米的粗大炮口,我想他们一定会惊讶得吓出『尿』来。”古德里安非常亲近的和王定国说着悄悄话,私人『性』质甚重的谈话中古德里安夹杂着非常浓厚的对法鄙视情绪。

“这么说,贵国是对我国的坦克很感兴趣了?”王定国笑着说道。

“的确是这样”古德里安非常诚实的说道,他相信即便是伟大领袖希特勒来到中国,也会选择完美无瑕的二二式坦克,压低了声音说道:“但是,我想我们不会购买成品坦克,我们更愿意购买整套生产技术,甚至是一颗与之想相匹配的螺母制造技术都要包含在内。”

听到这话,王定国心里虽是乐开了花,但面部表情却表现得非常沉重,他有些惋惜似的说道:“作为朋友,我不得不建议你,包括你所代表的国家,趁早放弃这个想法”说完,王定国就赶紧支开了古德里安的话题。

4月8日,德国军事代表团正式参观了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的陕西飞机制造公司(陕飞),这一次激动的人轮到了戈林。他亲眼见证了一架架先进的战斗机是如何被制造出来的全部过程,毫无保留的陕飞甚至还让戈林亲自驾驶了一架活塞式单座教练机飞上蓝天,感受一下中国航空业产品的优秀。因为他们正在制造的作战飞机,是要销售给美国陆军航空兵和印尼国防军航空团的,共和国空军和海军所需要的先进飞机,制造线都在成飞和沈飞,也快要对生产线进行大规模调整的陕飞,就等候着买单的人出现,戈林的到来便刚刚好。

占据中国天空多年的蓝鹰运输机和飞鸟、飞雕、飞燕等系列的作战飞机,都已经到了淘汰的边沿,从1930年的首届珠海航空展上就开始大规模向世界推销这四种飞机的中国航空企业,绝大部分企业已经进入喷气式飞机时代,只有部分航空制造公司的下属企业,仍然保留着原有的生产线,毕竟广阔的世界仍然断断续续的涌入成品订单,陕飞旗下就有两家工厂便属于这一类。

如果1941年年底,当完成了印尼航空部队和美国陆军航空兵的订单,都还未能迎来机遇,那么陕飞必将把旗下的四款飞机生产线全部出售给刚成立不久的中国商用飞机公司,然后陕飞将全力生产更先进的飞机,而商用飞机公司则买来为世界各国,无论是军方还是民间,提供四款飞机的各种演变型号。

然而,戈林的到来让陕飞不再需要走到最坏打算的那一步。不止是戈林,连容克飞机公司获悉陕飞有出售飞机制造生产线以及配套技术的时候,也显得特别的激动。从1930年开始便大肆从中国购买飞机的欧洲各国,尤其是英法两国,都已建立了很强大的航空部队,德国要想赶超两国必将付出更大代价,然而能够获得完备的生产线和制造技术,这必然是一个难得的天赐良机。毕竟,有实力买飞机的肯定比不上自己能够造飞机的。

4月11日,终于轮到了邓尼茨激动的时刻了。屡次催促王定国的邓尼茨希望早一点去参观中国的造船企业或者是海军部队,看着古德里安和戈林等人,纷纷获得了满意的答复,他自己显然是愈加焦急。在11日这一天,他们终于坐上了从先飞赴上海的飞机,此行参观的目的地是中船工业的沪东造船集团,中国海军扩建计划早已完成,没有大吨位的水面舰艇正在建造,但却有邓尼茨喜欢的远洋潜艇正处于建造之中。

在沪东造船集团里,邓尼茨还是第一次知道了一个名词,那就是“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即英文简称aip的先进技术。中国正在建造的常规远洋大型潜艇,不同于邓尼茨所想象的那样,不是船型艇身而是更先进的水滴型,不是单层耐压钢板而是双层复合高耐压钢。光是其下潜深度就足以打破邓尼茨的想象极限,而最优秀的一点就是,中国的潜艇已经突破了传统常规动力潜艇固有的缺陷。

不能在水下长时间航行,必须定时用通气管为舰艇内输送新鲜空气,让柴油机工作之后为蓄电池充满电能以便能够在水下潜航。很显然,这样的方式不仅会带来巨大的噪声,还因需要长时间浮出水面航行而增大了暴『露』机会。这一点也一直是潜艇作为隐形杀手却还是被人诟病的固有缺陷。然而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技术的运用却消除了这个缺陷,常规潜艇将能以以往难以想象的潜航航行和速度极限,真正成为隐形杀手。

可惜的是,沪东造船集团给邓尼茨画的是一个大大的饼,因为该集团明确告诉他,这项技术虽说已经经过验证,并且要运用该技术的相应潜艇就在船台上制造着,但究竟会不会成功,而且究竟会有怎样的一个『性』能,会怎样改变海军潜艇部队的战术,该集团目前也是一无所知的,中国海军要想获得先进的潜艇,也至少还等三五年。

看似虚无的画饼其实早就成为共和国海军潜艇的主力装备必备技术,要真是没有这种技术,共和国的潜艇部队怎么可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秘密给当初印尼的反殖民武装运输了那么多的武器装备,还不是由外海装载然后躲过荷兰海防巡逻,再秘密潜到交付地点,反复多次之后反殖民武装便具备了很强的战力了,因为他们得到了相比于殖民者更多更好的武器。

由此,便可以想象,要是没有安装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技术的潜艇,要策划出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儿,肯定还需很多周折。而沪东造船集团之所以要忽悠一下邓尼茨,摆明了就是要证明这项技术的来之不易,从另一个层面上告诉邓尼茨所代表的德国海军,技术中国已经有了,要想得到起码得出一个称心的价钱,否则根本就没门。

之后,邓尼茨自然参观到的不是有aip技术的潜艇建造,而是1921年前中重造船集团以1904年德意志海军从沙俄购买回的三艘“卡普”级潜艇之一为基础,发展出来了中国的首款潜艇,即“甲”级近海潜艇,最大排水量不超过一千吨的甲级潜艇伴随着自治区海军走过了十多年的成长路程,1932年开始研究的乙级潜艇就是在甲级的基础上,结合海军潜艇部队官兵们的意见和共和国的新技术而研究设计,于35年推出了首款乙级潜艇,随后该级潜艇陆续替换服役十余年的老式甲级潜艇。

邓尼茨看到的就是一条正在建造的乙级潜艇,虽说未能装备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到那该级潜艇也是非常先进的,同样邓尼茨也获得了随意参观的机会,非常兴奋的他甚至穿上了船厂普通造船工人的服装,进入已经在安装电气设备的潜艇内部体验一下。

4月15日,参观完了具体军工企业的德国军事代表们,又在王定国等人的陪同下参观共和国的工业城市和重工业基地,重庆、武汉、广州等地区陆续飞了个遍之后,『政府』方面的谈判也结束了参观之旅,彼此更加了解之后的双方,已经到了坐下来好好谈谈的时候。

在北京长城饭店里,中德两国洽谈会在5月1日如期举行,会议没有被冠上“中德经济贸易洽谈会”或者是“中德两国军事贸易交流会”之类的头衔,只有一个朴实的名字。

会议首先由德国方面提交了合作报告,24日就结束了全部参观访问活动的德国使团,在与国内保持频繁通讯的同时,闭门研究了数天合作报告,最后由希特勒亲自敲定的报告终于在这一天呈上了会议,参加会议的中国代表有十四人,每一个人都是各自领域里多年的老手,但接到德国人递交过来的报告也是心里猛震一下,因为这份报告简直就是德国要搬空中国工业“先进”技术的告白书。

按照希特勒的设想,中国在传统的钢铁、冶金、造船等领域里实力强大,在汽车、飞机、武器装备、电子等领域里也是世界第一,但德国其实根基也是不差。同样聪慧的德国人不缺乏研究这些技术、具备这些能力的条件,匮乏的只是时间。德国愿意以非常实惠的价格,向中国购买十七个领域里的三千多项技术,还包括坦克、飞机、潜艇、舰船等方面成套的生产线与制造技术。

换做是购买实物,那么根本用不着『政府』和军方出面,德国人要多少就直接和中国进出口集团商议便可,几十亿上百亿的订单,该集团还是能够吃得下的。在以往的共和国对外军事贸易中,也就是该集团充当开路者和急先锋,拿到订单后再在国内向具体企业分配订单,所以国内的军工企业不需要满世界找买家,中国进出口贸易集团就是良好的中介。

但是,此时此刻的中德两国,可都不是普通的军事组织,而是实力都是不俗的大国,德国人的大胃口是不能够让中国进出口集团满足的,尤其是涉及到很多领域里的合作洽谈,只能由『政府』和军方出面。

但是,谈判并没有像双方所预料的那样,中国更愿意卖实物产品,坦克飞机大炮无论多少都可以,因为中国一直都对世界各国敞开供应各种各样工业产品,武器也是产品,生产技术一直是共和国维持暴利所必须坚决保密的。而,德国人却一心要技术,他们希望这些技术能够买回国后,结合他们自身的优势,打造出属于德国的强大国防工业……

双方都明白,或许分歧并不是在于中国不愿意出售这些早已被中国成熟运用的各宗技术,脑子正常的人都知道一直在科技领域里高歌猛进的中国,肯定有更为先进的技术,而且在参观过程中中国的企业和军方,甚至是『政府』都有意无意的透『露』这些技术的优秀,还有就是这些技术要是被德国所掌握,可以获得的远大前途。一系列的举动,摆明了就是在给德国人透『露』这些东西可以卖,价格和技术将会是同样的优秀。

“我们谈判的前提条件,我务必再次重申”挥舞着德国提交的报告书,王定国义正言辞的对着谈判桌对面的德国代表们说道:“中德两国在多方面的合作,其主要目标是为了实现德国的工业发展与防御『性』军事力量增加,同时也为我国提供理应得到的回报。合作,应该是坦诚互信而又彼此共赢的。”

“但是,贵国提出这些技术所有权都将一并转让给贵国。在军事技术上,试问我国如何知道贵国会和平利用这些技术,我国一贯坚持的军事贸易宗旨就是平等贸易、互惠互利、尊重主权、旨在防御,尤其是‘旨在防御’这一点上,我国的军事贸易一直奉行为购买国提供先进且适用的防御『性』武器,坚决反对用于侵略”

三千多项技术中,主要有三类。一类是明确的军事用途技术,比如装甲战车制造技术、作战飞机制造技术等,这些大宗技术下又涵盖了很多技术分支,就像坦克制造中有装甲材料、焊接工艺、火炮制造、动力系统等等,分属技术特别多。

第二类技术则是含糊不清的,就像柴油机制造技术,谁都知道大功率的柴油机可以用来充当战车的动力,甚至是军舰的常规动力,也可以用在民用重载汽车、拖拉机、发电机等方面。第三类则是很明显的民用技术,比如汽车成套制造技术以及配套设备,矿山开采、石油冶炼、交通工程机械等。

很显然,德国一旦将拥有了这些技术,其综合工业实力将很快提升一个台阶,工业制造水平将远远超过英法等西欧国家,当然制造规模还得看德国实力究竟如何。因此,如此重要的技术,而且是中国愿意出售转让的,为何双方还会有分歧,归根到底根本就不是未来技术运用,甭管德国人是买回去修桥筑路、开工设厂、狂造军备等等,王定国等人最在乎的是这些宝贝般的技术,德国是不是有能力买。

“钱,虽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这句话非常贴切的形容了谈判双方此时的尴尬,很显然一心要快速走向国家崛起之路的德国,满心欢喜的来到中国之后,发现了自己的愿望可以得到满足,却在要掏钱的那一刻,发现钱包里并没有几个铜板,哪儿买得起一个比一个精贵的宝贝技术。

一分钱能够难倒英雄汉,也自然能让中德两国合作显得异常晦涩,可聪明的德国人,还有他们那伟大的希特勒首领,自然有解决问题的办法。!~!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